淫術煉金士11

第十一部 帝都招親上篇 第一章 女皇重臨

  前這:最近已經不斷趕稿了,每日最少也寫四千字以上,打得手指有些痛,人也麻木了但依出版的流程看來,八月可能趕不及,唉今個月底還要飛去美國工作,大約是一星期左右,回來還得要趕稿趕稿趕稿∼∼∼之前看了風月的回應,哇……連水貼在內居然是一百三十??

  記得在原始風月上,好幾篇文章加起來也沒有這個數量……嚇死我了……

  很掛念小月啊,你快點滾出來吧∼^0^

  重重迷霧深鎖,瀰漫著一片的詭異。

  距離海外大陸珍佛明,約六千海哩遠的一個小小巖礁島上,霧氣迷濛,怒潮擊岸,能見度非常低,如此環境最適合用以隱藏軍隊。一千名灰衣壯漢在火把的照耀下,包圍著一個高過十尺的祭壇,在祭壇的四周跪著三名魔法師,三名司祭,與及一位身穿大紅袍,手執骷髏魔杖的死靈法師,聯合施行不知名的法術。

  沒有發出特別的聲音,但一千名灰衣漢子卻倏然分開讓路,顯示出不弱於精銳軍隊的訊號傳達技術。一員身披藍色輕凱,灰色披風的男子從兩排人牆中走過,此人皮膚黝黑,鷹鼻隼目,頷下留著虎鬚,前額光禿,後腦卻束著一條長長的辮子,左臉上有一顆小黑志。

  此漢子雖不算高大,但卻肌肉賁脹,手臂粗如小兒腰,受他一拳恐怕連蠻牛都被打死。跟在他身後有四名灰衣人,合力擡舉一枝碗口般粗的霸皇長矛,矛頭是彎曲的蛇型鋼刃,單看其體積已知非常人能舉起。之後的還有數名形相各異的人物,有文質彬彬的,也有高大軒昂的。

  千名灰衣漢肅然起敬,這名長辮男子正是他們的首領,縱橫大海超過二十年的「海盜王」真洛夫。真洛夫是前沙加皇朝的皇族旁支,亦身具一半獸人族血統,其手下的猛將當中,亦不泛沙加皇朝的臣屬後人。

  一年前,武羅斯特帝國的海藍飛雁軍團,跟珍佛明島國的自衛海軍艦隊,合共出兵二十八萬圍剿真洛夫的十萬海盜。由於兵力懸殊,真洛夫兵敗山倒,折損超過四萬人。然而該戰雖然敗北,但真洛夫損失的只是召募回來的海盜,自家的精銳戰力卻保持完整,其手下四大猛將和七大統領皆全身而退。

  真洛夫負手望向祭壇,說:「巴納,已經足足兩個月了,還沒完成咒術嗎?」

  在真洛夫旁邊走出一名駝子,說:「大王不必擾心,移魂秘法需時甚長,但是已進入最後階段,相信不用半個月將會結束。」

  「駝子」巴納是真洛夫依賴的謀臣,原是珍佛明相當出名的煉金術師,由於天生畸形的身體,故此他畢生鑽研各種人體和靈魂的煉化技術,希望改變醜陋的容貌。為了研究人體煉成的奧秘,巴納曾屠宰數以百計的人命,而且製造過不少可怕的肉體怪物,亦因而招來珍佛明魔法師聯會的通緝,走頭無路下逃出海外投靠迪矣裡皇國。

  在迪矣裡逃亡時,巴納曾經協助黑魔導士。梅菲士施行邪惡可怕的移魂術。可是兩人發生爭執,梅菲士趕跑了巴納,獨自佔有一具年輕美男子的肉體,從而得到回復青春的機會。離開梅菲士後巴納轉而投靠真洛夫,為新主研究沙加皇朝的古老法術。

  真洛夫問道:「新招降的海龍殘餘如何?」

  「海龍的二萬二千人安插到不同的支隊,初步已跟我軍成功融合,相信不出幾個月,我們的海軍將可回復舊觀。嗯,可是屬下收到一則消息,海虎跟帝國方面秘密來往……」

  真洛夫冷哼一聲,道:「若不是正事要緊,本王早就剝下他的皮來。我吩咐你召募的魔法師團如何?」

  巴納發出毛骨悚然的陰笑,說:「嘿嘿嘿嘿……有錢使得鬼推磨,任何人都可以招攬,屬下已依照吩咐組成兩師正規的魔法師團,隨時可供大王差遣。」

  巴納說:「「青龍」將軍已成功混入招親大會內,定能破壞索瓦德贏得比賽。可是……請恕屬下直言,我們何不乾脆在帝國境內解決索瓦德,屆時珍佛明和武羅斯特必然勢成水火,我們就可以……」

  真洛夫伸手阻止巴納說下去,笑道:「雖然「青龍」的才智武技俱高,但陪同索瓦德皇子的是珍佛明大劍聖。高安東,想進行刺殺簡直是妙想天開。」

  「可是妖精族的大劍聖。龍煞嗜酒如命,每次佳釀興典例必參加,到時兩名大劍聖必然撞在一起……」

  真洛夫搖頭道:「不會出現你所想像的情況,龍煞和高安東關係微妙,就算比試亦只會點到即此,不會造成大傷害。反而威利六世健康日差,兩名皇子蠢蠢欲動,以赫魯斯的實力亦肯定嘗試挑戰皇權,加上北方新勢力崛起,只要我們靜心等待,一定有可剩之機。現在我唯一顧忌的,就只有那個臭婆娘天美!」

  提到天美之名,即使強悍的海盜王,又或是殘忍的駝子煉金師,甚至他們身後一班經驗豐富的海賊們,全都面色顯得不自然。上次一役,最少有兩萬人是死在魔導士。天美的究極魔法底下。親身體驗過究極魔法的可怕,即使真洛夫再勇猛,也一樣深深畏懼天美。

  魔導士。天美可算得上是一位傳奇人物,傳聞她乃雷神之後,身具一半神族的血統,堪稱當代大陸,甚至全世界最強大的魔導士。雖然天美八百多歲,但對於神族來說她仍然年輕非常,在帝國南方人民眼中是完美和力量的象徵,即使顯赫有如赫魯斯,亦只屬神之一族的後人。帝國南方有天美坐鎮一日,真洛夫也休想從海藍飛雁軍身上討便宜,除非另一名傳說中的魔導士甦醒。

  此時祭壇之上發出一陣美麗的藍光,壇下的祭司和魔法師們也加緊輸送法力。在祭壇中央放著一張白床,床上躺著一名女子。在層層華麗的衣衫下,仍露出她比普通婦女豐滿更多的曲線,高隆的豪乳,窄小的纖腰,圓大的盤骨,還有相當肉感的手臂和長腿,真正是一具成熟至滴汁的女性肉體。

  「吸精娘娘」侏葉。沙加。

  在侏葉旁邊有一副棺木,這棺木以金泊漆在上好木材所造成,即使年代久遠仍然沒有毀爛。在棺中躺著一位雪白頭髮的老婦,皮膚滿佈皺紋,穿著金絲玉片的瑰麗衣服,戴帶堂皇的珍寶飾物,雖然她年事已高,但體型曲線仍稍稍顯露她年輕時代的豐滿,骨格甚至跟侏葉十分相似,在她外露的手臂皮膚上還刺著不少古代的咒術刺青。

  「魔女皇」隡蒂蒙?!

  出乎意料之外,隡蒂蒙在歷史上已是兩千多年前的人物,雖然她的軀體老弱如百年人瑞,但從她仍有少許血色的皮膚可以肯定,她絕對是有生命的。可能是出於相同的皇族血脈,隡蒂蒙和侏葉的相貌雖不同,但卻擁有一脈相承的身型體態。

  壇上異光突然暴閃,同一時間人形閃動,早有四名彪形壯漢以驚人反應及速度擋在真洛夫的身前,他們是沙加皇朝的屬臣後人,亦是海盜皇核心戰力的其中四名統領。巴納笑道:「大家不用緊張,看來移魂術快將完成。只要隡蒂蒙女皇甦醒,天美就再不足懼,可惜的是……」

  真洛夫淡然道:「可惜什麼?」

  巴納道:「可惜找不到三大信物,否則以「黑書」的力量,就能輕易將女皇陛下的靈魂送進侏葉的體內。」

  真洛夫沈吟半響,忽然顯露出殺氣說:「想必是侏葉將信物送給了亞梵堤,藉此影響女皇活復的儀式。「黑書」和「白金戰象」皆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黑狼魔法捲袖」,無論如何都要從亞梵堤那小子手上奪回來。巴納,你那個移魂之術不會有問題吧。」

  巴納心中一跳,但面色卻沒有變化,說:「請大王放心,梅菲士已經成功過一次,屬下也一樣可以。」

  真洛夫的眼尾瞄一瞄巴納,人家是成名幾十年的黑魔導士,你這死駝子怎能跟他相提並論。就在他的眼光移離祭壇時,碰巧漏失了一個小小的畫面。

  當真洛失提到「亞梵堤」的名字時,侏葉原本陷入沈眠的身體竟出現反應,左手的手指微微活動了一下,嘴唇略為啟動,腦中浮起一個自信又帶點淫賤的男性容貌。當侏葉快將轉醒之際,沈默兩千年的隡蒂蒙首次發出似吟呻又似咀咒的聲音。祭壇的異光倏地劇盛,侏葉的意識被隡蒂蒙強凝的精神力壓制,兩人的身體亦水平地浮上空中。

  重重的霧水包圍祭壇急速旋轉,雲層產生雷電,直擊在侏葉和隡蒂蒙之間,電光粉碎了她們的衣服,一老一少的裸體竟慢慢地重叠起來…………

  「啊!!!」

  半夜時份,我不禁從惡夢之中驚醒,真是一個嚇死人的惡夢,好驚呀!

  睡在我身邊,一絲不掛的百合也被我驚醒,睡在床下地毯帶著狗環,被一條狗煉鎖在床腳的沙碧姬亦醒過來,擡起頭來注視著我。百合問道:「主人,你沒事嗎?」

  「沒事,只是發了一個好可怕的惡夢。」

  百合呼了一口氣,露出白潔的牙齒笑起來,玉手撓著我臂彎,一對小乳球貼著我臂上,說:「主人一定是擔心度麗仙小姐了,她的情況經已轉好,不會有生命危險。」

  我不禁按一按心口,猶有餘悸說:「不是啦,我剛剛夢到自己縮陽,真是超恐怖啊,不知是那個衰神咀咒我。」

  百合大吃一驚,面色也白了起來,大叫道:「縮陽?!為什麼發這種不祥的夢呢?」

  「咦?」

  「怎……怎辦,主人不能縮陽啊,百合以後怎過!對了,讓百合幫你夾它出來!」

  「喂!發夢而已,不用認真!」

  百合突然暴走,拉著被子想侵犯我,道:「不行啊,太可怕了,絕對不要,不用夾的就用煙熏它出來。」

  我的弟弟又不是淫蛇,用煙怎麼熏出來?我趕緊抱著百合輕拍她的大腿,吻了她的臉蛋,安撫道:「乖,發夢而已,雞雞還在啊,我又不是老頭,怎會無無聊聊玩縮陽。百合最乖最聽話的,好好睡覺吧。」

  「真的不會縮嗎?」

  「當然不會,百合你治療度麗仙也很累了,乖,快點睡吧,主人錫錫。」百合乖乖地躺下來,我為她蓋好了被子,她才合上眼睛繼續睡覺,沙碧姬也繼續在床腳下安睡。

  真是的,到底現在是誰發惡夢呀?

  可是那個夢還真古怪,剛才我夢見一個面目蒙糊的女人,五官看不清楚,但她長著一對頗眼熟的大奶子。正想跟這爆乳娘玩乳交時,赫然發現魔槍縮了進去,那女子的身體也漸漸消失。那時心內掠過一陣很強烈的痛楚,好像失去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似的,比起跌錢包還要痛多十倍。

  真是一個不祥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