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片攝影師手記[六至十一章]

A片攝影師手記(六)

作者:林彤

他們走后,整個片場一下子變得冷清清的,只剩下我一個人,熄掉射燈,卷好電線,替攝影機蓋回布罩……做完了一切善后工夫,拿起鎖頭,正想關上電源總掣出門回家時,忽然想起,隔壁新影棚不知拍攝完了嗎?沒有我在旁邊照應,肥波不要出大亂子才好。新影棚裡水靜鵝飛,不見半個人影,看來他們這邊的拍攝進度比我們那邊還快,早已曲終人散,所有工作人員都已離場歸家了。見有幾盞燈還在亮著,我轉身去到電源總閘前正準備推上開關,眼角無意中瞥見從浴室裡透出一絲微弱的燈光,依稀還聽見好像有人在裡面的聲音。是誰這麼勤勞,逗留到最后才走呢?我好奇地走過去一看究竟。哪料眼前看到的情景讓我大嚇一跳,原來竟是薛莉!我趕忙縮身躲到門邊,不動聲色地向裡面窺視。只見薛莉一腳站在浴缸中,一腳踏在缸沿,左手撐開陰唇,右手則把手指插進陰道裡摳,姿勢似足了剛才羅紫蓮欲求不滿時自己手淫的動作。意料之外遇上這麼誘人的淫糜場面,我全身的血液頓時一下子衝向了胯下,陰莖立馬就勃硬了起來。看著夢中情人在自己眼前做著我只有在夢境裡才能見到的旖旎春色,不禁呼吸加速、汗冒心跳、大腦缺氧、雙腳發軟,身子輕浮浮的站不住往前一晃,額頭重重的撞在了門框上。

「誰?」薛莉聽到響聲停了下來:「誰在外面?」我見瞞不過去,只好現身出來,尷尬地答道:「莉姐,是我。」「啊,原來是彤哥,你還沒走呀?」薛莉不愧是見慣大場面之人,不但毫無靦腆之色,還神情自若地跨出浴缸向我走過來:「哎呀,有彤哥你在就好了。」她似乎毫不介懷自己是赤身露體,一把拖著我的手就往佈景棚中央的大床走去。我心噗通噗通地猛跳,她該不會是欲火中燒,找我充當臨時炮友吧?正這麼想著,薛莉已往后一仰,躺倒在床上,一手一邊扯開陰唇,將陰戶端端正正地朝著我:「余順那家夥不知怎麼搞的,晚飯前拍插蠟燭那組戲時,竟弄了些什麼東西進我裡面,我剛才在浴室洗澡時自己摳了好一會,卻怎樣也摳不著。你幫忙試試,看能不能把它弄出來,有東西藏在裡面,渾身都不自在。」嘿,原來是這麼回事,我還以為飛來艷福呢!于是平伏一下心情,俯身湊到她腿間,仔細地向陰道裡觀察。薛莉雙手已經把小屄掰開得闊闊的,裡面任何生理構造一目了然,難怪萬千影迷在銀幕下對此小丘淺徑那麼癡迷,小電影皇后這個銜頭可真是名不虛傳。只見兩片如玫瑰花瓣般鮮艷的小陰唇展苞怒放,該皺的地方皺褶,該滑的地方平滑;一粒赤紅色的陰蒂又大又脹,玲玲瓏瓏地佇立在頂端;陰道口粉色嫩皮層層複層層,呈環狀堆砌在肉洞進口,把守著小徑通幽的大關;尿道口深埋在陰戶中央的嫩肉裡,像捉迷藏一樣讓人幾乎找不出來;最下面便是灰碣色小屁眼,盡管曾經開發,但此刻仍像一圈緊縮的橡膠髮箍,彈性充沛依然。

「怎樣,發現到什麼了嗎?」薛莉微微昂起頭問,我趕忙收斂一下情緒,再次將視線專注在她陰道口,「你用手指伸進去摳呀!你手指比我長,一定能摳得到。」薛莉見我尚在猶豫,乾脆抓住我的手指往她陰道插進去。哇!極品!極品!光是伸進一根手指,已經可以感受到陰道壁的壓力,若這時被她夾著的是我的陰莖,真不知會舒服成怎樣!我將手指越伸越入,接近陰道末端的位置時,指尖果然觸到了一粒軟中帶硬的物體,我不太確定那是什麼,只好運用陰力小心地、慢慢地將它往外摳。薛莉的陰道並不乾燥,那粒東西剛剛摳出一點又滑開了,我手指一出一入地摳挖著,無形中做著捅插式的活塞動作,加上拇指在外面要壓著陰戶借力,更有如在按揉著陰蒂,不一會下來,薛莉已被我弄得芳心大亂,俏臉飛滿了紅霞,陰道裡自自然然分泌出不少淫水,顯得更形濕滑,使我摳挖得愈加困難。我這份差事有如在向薛莉調情,那粒東西還未摳出來,薛莉已被我挑逗得性欲飆升,不由自主地「啊……啊……」低聲呻吟起來,十指緊緊抓握著床單,大腿一張一縮,彷彿欲念難捺,在情人身下輾轉求歡一般。好不容易我終于把那粒藏在薛莉陰道深處的小東西一點一點的摳了出外,拿起來大家一看,原來是顆凝固了的蠟粒,想必是余順在演戲時先滴蠟,未清理完畢就又將蠟燭插入薛莉陰道,以至把這顆蠟粒推到了陰道底端。

薛莉嫣然一笑:「真的很感謝你啊,彤哥,要不是你幫我把它摳出來,我今晚就別想入睡了,呵呵,說不明天還得要去看婦科醫生呢!」說完將視線移到我胯下:「看來我對你還有點吸引力耶,嘻嘻!」我隨著她的目光往自己身下一看,臉上刷地熱了起來,褲襠前高高的撐起了個大帳篷,想來陰莖由浴室門口勃硬起后就一直沒有軟下來過。我不好意思地伸手進褲袋裡將陰莖撥到一旁,雙眼不敢直視著薛莉,口裡支支吾吾都噥著:「事情搞定了就好……嗯,時間不早了,明天還要開工……我先走了。」薛莉微笑著把我拉到床沿,將手按在我胯下那個大包包上:「我今晚總算能夠睡場好覺了,可你這樣回去真的睡得著嗎?」她的纖纖玉手在我大帳篷的頂端輕輕揉動著:「育!硬成這樣,為了報答你對我的幫忙,替你鬆弛一下吧!」不待我表示可否,她已動手拉下我的褲鏈,解開皮帶,將外褲褪了下來,她隔著內褲按住雞巴搓揉了一會,忽地抓住褲頭一把扯下,憋了老半天的鐵硬雞巴嗖地彈出來,像支小剛炮般高高舉起,在她面前不住點頭。薛莉握著雞巴套動了幾下,擡頭向我嬌媚一笑:「彤哥,本錢不小啊,尤其是這個頭,挺大挺硬的。」說完就張嘴一口將我的雞巴含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