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爸爸.搞上媽媽

晚上十二時左右,本已睡著的我被吵醒了,出去大廳一看,原來是爸爸回來了。爸爸帶著一大文件回來,爸爸本來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可是經常要加班至深夜才回家。

爸爸看見我便說︰「浚浩!替爸爸沖一杯咖啡好嗎?爸爸今晚還要繼續工作呢!」說完爸爸便走回房間。

「好啊!」我說著。然後看見爸爸走回房間內,便去沖咖啡。

沖好了後,我走到爸爸的房中,看到媽媽已經熟睡,爸爸就坐在工作桌上埋頭苦干。我把咖啡放在桌上,說︰「爸爸,這咖啡不太熱的,可以喝了。」說完我便走回自己的房間。爸爸聽到我這麼說,便拿起咖啡大口的喝著。

過了十分鐘,又走到爸爸的房間中。我走到爸爸的桌子前,看見爸爸已經睡著了。我輕聲叫了數次,確定爸爸已經睡著了,便脫光衣服,走到床上,躺在媽媽的身上,雙手在媽媽身上亂摸,又不斷的吻著。

很快媽媽就醒過來了,媽媽伸手想去除下眼罩(媽媽經常戴著眼罩睡覺的)說︰「老公,回來了嗎?」

我抓著媽媽的雙手,裝著爸爸的聲音說︰「no。」跟著我繼續去搓弄媽媽的雙乳。媽媽可能覺得不除下來也沒關系,便不再想去除下眼罩。

我把媽媽的睡裙拉高,然後再脫下媽媽的內褲,跟著趴下去,翻開媽媽的陰唇,輕輕的舔著。媽媽脫下自己的睡裙,又把自己的胸圍脫下,抓著自己的乳房搓弄著。

「唔…唔…老…老公啊…啊啊…你…你舔…舔的人人家很…很舒…舒服啊…啊…唔…唔…啊…啊∼」

我一邊繼續輕輕的舔著,一邊伸手去輕搓著媽媽的陰核。

「啊……啊……對……對啊……啊啊……好舒……舒服啊……噢……噢……啊啊……啊……噢∼∼∼」

媽媽愈叫愈大聲,而且淫水開始慢慢的流出來,我把兩只手指插入媽媽的陰道里挖弄。

「啊…啊……好……好老公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再……再挖……挖弄了啊……快……快些…給…給我吧…人…人家…很…很癢啊……」

我趴在媽媽身上,然後低頭和媽媽濕吻。我把賓州在媽媽的陰唇上輕擦著,媽媽立時抓著我的賓州往自己的陰道內插。

我心想︰「媽媽!是自己抓著我的賓州插的啊!」

媽媽把我的賓州插入她的陰道內,跟著雙入按我的屁股上,說︰「好…好老公…快…快些動吧快…快啊∼∼」

我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賓州全插進去。

「噢啊∼∼啊…啊……好……好……好漲…好漲啊……噢……噢……好……好啊動……動啊……快…快些啊…啊…噢啊…好粗……好……好硬啊……啊好……爽……爽啊……老……老公啊……啊……噢啊……很…很久沒試…試過這麼…這麼爽了…啊……啊……好……好啊……快、快些……再快些啊……」

(我也很爽啊!媽媽!)

媽媽雙腿纏著我的腰,雙手摟著我的頸,然後伸著舌頭來吻我。我邊和媽媽濕吻著,邊大力的繼續操著。

操了數百下後,媽媽便喘著氣呻吟︰「啊……啊……噢……噢啊……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噢……爽……爽死我了……啊……老公……老公啊……你……你操……操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噢!啊……啊啊……老公…老公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

我聽媽媽這麼說,便減慢抽插的速度,又再和媽媽熱吻著。吻了一會,我就把賓州抽出來,跪在床上,看著媽媽身子軟軟的大字型躺著。我把媽媽的身子反轉,雙手抓著她的腰,把她弄成像母狗般趴著,然後把賓州從後插入媽媽的陰道內,快速的抽插起來。

「啊……啊……老……老公啊∼∼∼人……人家很累啊……你……你不累的嗎?先……啊……先……噢啊……先讓人家……噢……噢噢……休息……一會兒好……好嗎?啊……噢啊……啊∼∼∼」

我插的性起,當然不會停了,抓著媽媽的腰,繼續大力的抽插著。媽媽聽不到我回答,便把眼罩除下來,轉頭看著我。我看見她想除下眼罩的時候,想要阻止也來不及了。

媽媽一轉頭,看見操著她的竟是自己的兒子,大吃一驚︰「啊∼∼∼阿……浚浩……你∼∼∼」

我沒有理會她,只是繼續的操著。

「快……快停啊……浚浩……你……這……我……你……快……快停啊!」

「怎麼啦,媽媽,我操的不爽嗎?剛才不是爽翻天了嗎?」我笑著說。

「你……這……這怎麼可以啊……我……我是的媽媽啊!(例行的對白!^_^)」「那又怎樣啊……」我繼續操著媽媽說。「這……這是亂倫啊!」

「亂倫又有甚麼關系呢!我爽時媽媽又爽啊!」我邊說邊用力的操著。

「不……不成啊∼∼噢……啊噢……啊∼∼∼阿…浚浩……你……你乖乖啊……你你先停下來好嗎?」

媽媽嘴里雖叫我停下來,可是我卻感覺到媽媽的陰道愈來愈濕,淫水愈來愈多,好像很興奮似的。

「媽媽,不要再說了,現在不是很爽嗎?的淫水愈來愈多呢!真的舍得我現在停下來嗎?」我笑著說。

媽媽像被我說中了心事似的,急急的說︰「不……不是的……你……你快停吧!」

「媽媽,剛才也操了那麼久了,亂倫嗎?現在『不亂也亂了』。不要太介懷了!媽媽∼∼」

媽媽聽到我這麼說,知道再說也沒有用了,好像認命似的垂著頭,默默的再繼續讓我奸淫。操了百多下後,我把賓州抽出來。媽媽松了一口氣,轉身跪在床上,又準備訓話一番。可是我不待媽媽說話,一把摟著她,和她吻起來。

媽媽掙扎著︰「唔……唔唔……唔∼∼∼不……不要啊!」

「媽媽!看看,我的賓州還硬硬的啊∼」說完我把媽媽推倒在床上,趴在媽媽的身上,又再繼續的奸淫她。

這樣面對面的奸淫,媽媽好像受不了,又再掙扎著。我抓著媽媽的雙手按在床上,然後慢慢地一下一下的大力奸淫著。媽媽雖然被我抓著雙手,可是仍然掙扎著,這樣令我更興奮啊︰強奸著自己的媽媽……

再操多百多下,我便在媽媽的陰道內射出來了。我躺在媽媽的身上休息著,媽媽用力想將我推開。

「怎麼啦?媽媽!」

「你……你太可惡啦……竟……竟然奸淫自己的媽媽!」

「媽媽,誰叫身材這麼棒啊……引的我的賓州每天也硬的發痛啊!而且看,爸爸每天回來不是有大堆工作要做,就是立即睡的像死豬一樣。經常要靠自己『搞掂』,我怎麼忍心媽媽這麼辛苦呢!想想,剛才不是很爽嗎?很久沒試過這麼爽了,是不是?」我一邊玩弄著媽媽的雙乳一邊說。

「可是……這…這……唉∼∼」媽媽想想米已成炊,便不再說甚麼。「讓我起來吧……媽媽想去洗手間。」

我把媽媽抱起來說︰「媽媽,我陪去。」

「媽媽去小便啊∼∼∼不用你陪啊!」

「沒關系,反正我也想去。」

走到廁所後,我把媽媽放在「馬桶」上。

「浚浩,你這麼眼定定的看著媽媽干嘛!」

我在媽媽面前蹲下去說︰「我想看看媽媽小便是怎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