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神風流史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三卷 風月無邊篇 第一章

  第二天是緹婭大嬸把我們叫醒的,她是來叫我們去吃早餐的。我睜眼一看,外面的太陽已經老高了,這時芬妮和希麗婭也打著哈欠醒來了,三人手忙腳亂地穿好衣服後走出房間,發現緹婭大嬸正坐在門檻上,看見我們三個一起走出來,緹婭大嬸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芬妮和希麗婭不由自主地粉臉微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們小三口還真能睡,我都來看過好幾次了,你們一點動靜都沒有,所以我把你們叫起來,要不然早餐都快變成中餐了。」緹婭大嬸笑吟吟地說道:「你們快去梳洗吧,我等著你們。」向緹婭大嬸道謝之後,我們自去後面的浴室洗漱不提。

  在艾蒙德大叔和家吃過早餐之後,芬妮和希麗婭就被緹婭大嬸拉到房裡,說起了悄悄話。我則和艾蒙德大叔在屋門前閒聊著,話題自然離不開「洛亞村」,離不開芬妮和希麗婭,離不開芬妮的父親和伊科叔叔三人的這次不幸的事故。歎了一口氣,艾蒙德大叔對我語重心長地說道:「芬妮和希麗婭這兩個孩子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她們母親死的都早,從小就沒少吃苦,如今她們的父親也都不在了,你就成了她們今後的依靠了,維爾,大叔是個直性子,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希望你不要見怪。」

  「大叔,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不會怪你的。」我對艾蒙德大叔說道。

  「那我就直說了。」艾蒙德大叔定定地看著我道:「維爾,雖然我猜測不出你的來歷,但是我知道絕對不會是像你和芬妮、希麗婭自己說的那樣簡單。大叔雖然沒有見過什麼大世面,但是看人卻從來不會走眼,維爾,大叔也不想知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只希望你能答應大叔一句話,從今以後一定要好好地對待芬妮和希麗婭這兩個苦命的孩子,大叔也就安心了。」

  「大叔,這點請你放心,我已經在芬妮和希麗婭的父親墳前發過誓一定要好好照顧她們兩個,我維爾是說話算話的人。」我笑著說道。

  「嗯,大叔相信你能說到做到,而且我也相信你有能力,能夠帶給芬妮和希麗婭她們幸福。」艾蒙德大叔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維爾,大叔雖然猜不透你的來歷,但是大叔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好孩子,所以大叔有件事情要想拜託你。」

  「哦,大叔有什麼事情需要拜託我的,您儘管說。」我一時之間想不通艾蒙德大叔能有什麼事情需要拜託我的,所以有些詫異地望著他。

  「其實我不拜託你我想你也一定會這樣做的。」艾蒙德大叔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之後,然後向我解釋道:「我想跟你說的是克勞迪婭母女四人的事情,你也已經知道了克勞迪婭和伊科之間的事情,大叔我跟伊科情同兄弟,這次伊科遭受不幸,大叔和你緹婭大嬸傷心之餘,更憂心克勞迪婭母女四人今後的生活。我能體會到克勞迪婭為什麼想離開」洛亞村「,一方面她希望離開這個傷心之地,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茱迪、黛麗、艾米她們三個的未來著想。維爾,你也知道克勞迪婭為了伊科而被整個家族所不容,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多年,但是以我的經驗來看,克勞迪婭母女四人這次回去能夠得到家族諒解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樣一來,她們母女四人的處境就可想而知,所以大叔想拜託你的事情就是,希望你能夠她們母女四人需要幫助的時候,伸手拉她們一把。」

  「大叔,原來是這件事情啊,您就是不說,我和芬妮、希麗婭也絕不會坐視不理的。說心裡話,我對克勞迪婭阿姨能夠為了愛而拋棄一切的勇氣十分欽佩,就算沒有芬妮和希麗婭這層關係,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我笑著說道:「何況還有芬妮和希麗婭,她們也決不會讓克勞迪婭母女四人受到半點委屈的。」

  「這我就放心了,本來我和你大嬸還勸過克勞迪婭,要她們母女不要這麼著急地離開,因為我們擔心她們母女回到加裡森城後的處境,現在有你們三個,我算是徹底了放下了心中的石頭。」艾蒙德大叔感慨地說道:「維爾,兩萬金幣對於你來說可能算不了什麼,但是對於我們」洛亞村「這樣一個偏僻的小山村來說,就是一筆了不得的巨款了,要不是你們回來了,說心裡話,我真不知道到時候如何向貨主交待。」說到這裡,艾蒙德大叔停頓了一下道:「維爾,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們,但是又一直沒好意思問。」

  「哦,什麼問題?」我笑著說道:「大叔您就儘管問吧,如果我知道的,一定告訴您。」

  「嗯,是這樣的,從昨天到現在,我就一直很奇怪,按照我寄信給芬妮的日期,你們應該是收到我的信沒多久,但是你們怎麼能夠在昨天就趕回來呢。」艾蒙德大叔遲疑了一下,終於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對此我早有準備。

  「原來是這個問題啊,其實說穿了也沒有什麼。」我笑著說道:「大叔,您一定聽說過」天星魔武學院「的院長丹特」大魔導師「吧,我們就是在他的幫助下,才能一下子從加裡森城移動到」洛亞村「的,這下您該明白了吧?」我當然不能把事情告訴他,只好拿院長來頂替了。

  「哦,原來是丹特」大魔導師「啊,那就難怪了,我就想啊,你們也沒有長翅膀,怎麼能一下子從加裡森城飛到我們」洛亞村「?」艾蒙德大叔解開了心中的疑惑,大笑著說道。

  「你們兩個大男人說什麼,說得這麼高興?」緹婭大嬸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她身後跟著粉臉通紅、滿面嬌羞的芬妮和希麗婭。就在我錯愕間,緹婭大嬸湊在艾蒙德大叔耳朵邊,低聲說了幾句什麼,只見艾蒙德大叔不住地點頭,口中連聲道好。

  只見緹婭大嬸笑吟吟地對我說道:「維爾,我剛才已經問過芬妮和希麗婭了,你們還沒有正式成親,所以我們想出了個主意,想給你們辦個婚禮,芬妮和希麗婭已經同意了,我想你不會反對吧?」

  原來是這樣,難怪芬妮和希麗婭一臉嬌羞的模樣,這就難怪了。不管從哪方面來說,我都沒有理由拒絕,而且緹婭大嬸也是出於一番好意,於是我只得紅著臉道:「既然芬妮姐和希麗婭都同意,我當然也沒有理由反對,只是太麻煩大叔大嬸了。」

  「一點也不麻煩,其實這也不是我一個人想出的主意,今天早上,你們還沒起來的時候,我就跟貝冬妮婭、克勞迪婭等人合計過,我們都猜測你們還沒有正式成親,所以想出個為你們三人舉行婚禮的主意。這也算是給我們洛亞村的鄉親們一個機會報答你們小三口吧,而且芬妮和希麗婭也是我們洛亞村土生土長的,現在她們的父母都不在了,由我們給她們作主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緹婭大嬸笑著向我解釋了來龍去脈,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

  中午的時候,克勞迪婭阿姨家擺了數桌酒席,這是她們母女臨離開「洛亞村」前答謝鄉親們的酒席,艾蒙德大叔、緹婭大嬸還有我和芬妮、希麗婭自然也參加了這告別宴席。宴席上艾蒙德大叔正式宣佈了晚上將在芬妮姐家為我們三人舉行婚禮的事情,這條消息一下子讓整個山村沸騰起來,我和芬妮、希麗婭三人自然成了大家恭喜的對象,面對如此眾多熱情洋溢的鄉親,即便是臉皮厚如牆的我也招架不住,更不用說芬妮和希麗婭她們兩個了。

  夜幕終於降臨了,芬妮姐家張燈結綵,佈置得煥然一新,大廳裡紅燭映著大紅的喜字,將喜慶的氣氛烘顯無疑,窗格上、大門上、牆壁上也都貼滿了喜字,一場有些特殊的婚禮就在這樣的氣氛中拉開了序幕。艾蒙德大叔充當起了婚禮的司儀,高聲說道:「婚禮正式開始,現在請新郎、新娘進場。」

  充當伴郎的是貝冬妮婭阿姨的大兒子,而充當伴娘的竟然是茱迪和黛麗兩人,我和芬妮、希麗婭在他們三人的陪伴下,緩緩走了進來,人群自動向兩邊分開,將中間的通道空了出來。艾米和村中的幾個小姑娘手提花籃,在我們從她們身邊經過時,不斷地向我們拋灑著鮮花的花瓣,我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景。因為真正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婚禮。

  在艾蒙德大叔簡單地介紹之後,我將兩隻「愛之戒」戴在了芬妮和希麗婭的無名指上,在眾人的歡呼鼓掌聲中,我和芬妮、希麗婭深情擁吻,將婚禮推向了高潮,這也正式宣告了芬妮和希麗婭成為了我維爾。蘭迪的妻子。然後艾蒙德大叔和緹婭大嬸、村中的幾位長老分別發表了簡短的講話,自然是祝福我和芬妮、希麗婭白頭偕老之類的話,然後婚宴就開始了。

  屋裡屋外一共擺了十桌,有意思的是這些酒菜是各家各戶分別準備的,作為今天的主角,我和芬妮、希麗婭自然少不得要到每桌去敬酒,不過鄉親們似乎早有默契,沒有絲毫地為難我們,可能是擔心我喝多了吧。即便如此,婚宴還是十分的熱鬧,最高興的當然莫過於小孩子了,他們高興地爭搶著糖果,在這樣喜慶的氣氛當中,不會有誰去責備他們。

  在不到一個時辰之後,婚宴就匆匆結束了,這當然是鄉親們的一番好心,不想打擾我們三人的新婚之夜,連通常婚禮的必備節目「鬧新房」也取消了,只是由村長艾蒙德大叔代表村裡的鄉親說了一番祝福和感謝的話,然後由緹婭大嬸帶頭,在村裡的阿姨、小姑娘們的簇擁下,將我和芬妮、希麗婭送入了新房。

  紅燭在靜靜地燃燒著,昨天我們三人睡過的床上已經面目全非,雪白的床單、繡著紅色喜字的全新被子、繡著鴛鴦的枕頭,一切都顯示出了與昨天完全不同的一種氛圍。看著床邊坐著的兩位新娘子芬妮和希麗婭,我的心中充滿了溫馨的感覺。芬妮和希麗婭面帶嬌羞地看著我,希麗婭突然「噗哧」一聲,嬌笑了起來,我走到床邊,坐到了兩人中間,伸手將二女攬入懷中,然後笑著問道:「希麗婭,你笑什麼?」

  希麗婭嬌羞地道:「我在想啊,我和芬妮姐這青菜蘿蔔是不是能夠合你的胃口,不知道你這吃慣大魚大肉的是否會喜歡?」這小妮子,這個時候居然還記得當初的玩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