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絲襪老師媽媽

美麗的絲襪老師媽媽

             (一)擁擠的地鐵

  終於到家了,進了家門,脫掉銀色的高跟鞋,換上水晶拖鞋,也不顧什麼形

象了,身子一軟,重重地躺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想起今天下班後的遭遇,詩蕓腦

子裡一片空白和迷茫,淚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來,還好今天家裡沒有人,不然被

他們問起原因,自己怎麼說得出口啊!算了吧,再也不要想起這件事了,過去的

就讓它過去吧,別讓今天的遭遇毀了自己幸福美滿的家庭和生活。但願自己一輩

子都不要再回憶起今天所遭遇到的恥辱……

  今年才36歲的李詩蕓,是市三中的高中部的語文老師和班主任,是三中所

有正常男人的夢中情人,只要不看身份證,誰都不會相信她已經是一個初三男孩

的母親了,1米65的身高,兩條美腿又直又長,卻有著成熟少婦該有的圓潤,

腰部以下的屁股卻渾圓豐滿,大腿和小腿沒有一絲的贅肉,皮膚光滑細嫩。不算

矮的身高,再加上兩條沒有絲毫瑕疵的美腿,卻被一雙只有35碼的小腳支撐著

全身的重量,一雙美腳沒有絲毫的死皮和褶皺,特別是那晶瑩剔透的腳趾,剪得

非常勻稱整齊的趾甲,帶著一絲淡淡的桃紅,包裹著腳趾,襯托著白皙的腳面,

簡直美得無法讓人來形容。再從屁股往上看,那羸弱的腰身,讓人這麼都不會相

信,她已經早為人母了,由於生小新時是順產,再加上自己保養得很好,所以在

她的小腹上,居然沒有任何的贅肉和妊娠紋,皮膚自然也是光滑白皙,感覺連絲

緞都掛不住,順著這美妙的腰身再往上,就是那能引起所有男人那如狼的色眼關

注的傲人乳峰了,足足有著36F罩杯的巨大乳房,那白皙的皮膚上還透著淡淡

的青紅色血管,這麼大的乳房,在36歲時還沒有一絲下墜的跡象,仍舊高傲的

挺立在胸前,而且還微微的上翹著,更奇妙的,是在那雙驕傲的乳峰上,點綴著

兩粒泛著剔透桃紅色的乳頭,比那些年輕少女的乳頭還要嬌小,漂亮,真的不敢

讓人相信她今年已經是36的年齡了。

  再看看她那張吹彈可破的小臉上,精細的五官分佈在自己最該在的位置上,

特別是那挺拔的鼻樑下那可愛的小嘴,潔白的牙齒沒有一絲瑕疵,再配上那小巧

粉嫩的舌頭,讓人有一種吮吸的衝動。那長長的睫毛沒有經過任何化妝品的修飾

就已經太美了,一雙會說話的眼睛,讓人看了就不會忘記。還有那耳朵,小巧粉

嫩的耳垂。還有那白皙的脖頸,不化妝已經是那麼美。

  每次走在大街或者商場上,都會引來無數的回頭率,有剛剛才懂得男女關係

的小屁孩,有年輕人,學生,中年人,外國人,還有許許多多已經雄不起的糟踐

老頭,這都會讓和詩蕓同路的老公劉亮,兒子劉新又驕傲又氣憤,驕傲的是自己

的老婆、媽媽是如此的出眾,自己在她的身邊都覺得沾了光。氣憤的原因嘛,當

然是因為吃醋了喲,自己的老婆、媽媽再漂亮,也只能自己擁有,其他人看她的

眼神都是那麼的下流,恨不得都剝下她的衣服,狠狠地幹她。特別是這座城市特

有的四季如春的特色,讓喜歡穿高跟鞋和肉色絲襪的媽媽天天都幾乎穿著漂亮的

裙子,使得自己的身材更加的挺直,那高傲的胸部也更加高傲的挺立在胸前。

  擁有這樣漂亮迷人的老婆,做為老公的劉亮自然是精心的呵護著,只要自己

在家,是一定不會讓詩蕓做任何家務事的,為了老婆上下班方便還按揭買了一輛

小汽車送給妻子代步,以免去老婆去擠公車和地鐵的辛苦。為了多賺錢讓自己的

老婆和兒子生活得幸福,還不得不接受公司經常的出差任務,賺取不菲的差旅費

以補貼家用,一家人就這麼幸福,和睦地生活著。這樣美好的日子已經過了十四

年了,自從在大學裡和劉亮認識、戀愛、結婚、生孩子、直到現在,擁有詩蕓的

男人就只有劉亮一個男人,這讓劉亮感到特別的自豪,所以工作起來也是廢寢忘

食的,再加上詩蕓的善良,賢惠,使得整個家庭一直在健康的成長著,兒子也沐

浴在這溫馨的家庭環境中,學習成績非常好,這也讓身為工程師的爸爸和老師的

媽媽感到特別的自豪。可是,這一切美好的生活,卻因為剛才在地鐵裡發生的一

幕,重重地打擊了詩蕓的心,如果不是因為剛好自己班上的班長顧建在那節車廂

裡的話,自己還會遭受多大的屈辱,真的是不敢想像,還好沒有失身,這已經是

最大的幸運了……

  已經6點鐘了,丈夫今天剛好出差去了,兒子又因為要上攝影興趣班,再加

上兒子一再對自己囑咐,不要在學校透露兩人母子的身份,所以都是讓兒子自己

坐車上學放學的,就沒有接送過他,想著兒子就在自己眼皮下學習著,雖然才上

初二,卻連高一的課本都能看懂,再加上又在自己執教的市重點中學裡上課,兒

子以後的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他的班主任可是三中的張長根校長啊,一向以教學

嚴格而著稱,兒子在他手上,自己很放心,聯想到張校長經常在開班主任會議時

經常表揚到小新,卻不知道小新就是自己的兒子,自己也要裝著不知道的樣子聽

著,真的很搞笑。「哎,終於把試卷批改完了,顧建這次的語文考試又是全班第

一名,全年級第二,這孩子真的不錯,一定要好好的培養,將來一定是個有大出

息的有用之才」看看表,該走了,兒子等會還要回家吃飯呢,自己得趕快回去做

飯了。

  「李老師,怎麼這麼晚還沒有走啊,你看天色都這麼晚了。」門衛老王頭殷

勤地打著招呼,「我現在就走,老王,看天氣,可能晚上要下雨,你晚上巡邏的

時候可要帶把傘呀,校園這麼大,萬一走一半,就下雨,被淋病了就不好了,再

見」,聽著這溫暖的關心話從漂亮的李老師的嘴裡說出來,看著穿著超薄肉絲高

跟鞋的李老師漸漸走遠的背影,老王頭使勁地嚥了嚥口水,鼻子努力地聞著隨風

飄過的淡淡女人香,摸了摸漸漸隆起的褲襠,不捨地走開了。

  「這個老王頭也真是可憐,老婆去世得早,孩子也沒有,親戚都在外地,早

就沒有往來,自己一個人孤零零地生活著,要不是張校長可憐他,他連這個門衛

的工作都沒有,張校長人可真不錯啊,五十幾歲的人了,還親自帶班,心腸也好,

跟著這樣的領導干,工作起來都很愉快」。

  「嘟」的一聲,遙控器打開了停在校園停車場的汽車的控制鎖,打開車門,

先把右腳伸進去,再擋著裙擺,以免坐褶皺了,再把左腿慢慢地伸進去。詩蕓從

來都是這樣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最喜歡的肉色絲襪被鉤破了一點洞或者脫絲,

以免影響到自己的形象,再說,這些絲襪都是丈夫出差到日本買回來的最好的絲

襪,全是各種肉色的絲襪,那種薄,那種透,那種光滑的感覺,是國內任何廠家

都生產不出來的。「噗噗」,「怎麼了?怎麼發動不起啊?」再試了試,還是不

行啊,怎麼都發動不起,「只有明天找維修廠的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今天沒有

辦法了,只有做地鐵回家了,還好出校門不遠就是地鐵站,出地鐵到家也很近,

只有5分鐘,到家也應該很快的」。關好車門,提著背包往地鐵站而去。

  「咦,李老師,怎麼不開車呢,你還有事嗎?」看著李詩蕓又往校門走過來,

已經走進門衛室的老王頭急忙迎出來,慇勤地問著詩蕓,「哦,老王,我車子突

然發動不了了,只有坐地鐵回家了,再見。」又是一陣香風吹過,老王頭貪婪地

聞吸著,呆呆地看著詩蕓遠去的背影,呆住在原地,一直到詩蕓消失在他的視線

之外。

  看著車站熙熙攘攘的人群,詩蕓皺了皺眉,「怎麼這麼多人啊,自己才開車

1年多,原來也不覺得會有這麼多人坐車啊,沒有辦法,擠就擠吧。」

  地鐵來了,隨著洶湧的人群,詩蕓一下子就被擠進了車廂裡,車廂裡早就沒

有座位了,到處都是人,而且人越湧越多,一下子,車廂裡已經擠得滿滿噹噹的

了,還好,自己站在了一個角落裡,不會被四面八方的擠到,不過後背就沒有辦

法了,只能承受著人群的擠挨了。

  車門終於關上了,地鐵開始慢慢啟動起來,隨著慢慢啟動的地鐵,周圍抓不

到扶手的人群開始左右搖晃起來,反而沒有剛上車的時候那麼擁擠了,不過還是

人貼著人的,車廂頂上昏暗的燈光好像有點接觸不良,一會亮一會歇的,本來度

數就不大,車廂裡本就昏暗,如果遇到它歇的時候,本就在地洞隧道裡穿梭的列

車就更是伸手不見五指了。

  「怎麼回事,啊,是誰?」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臀部被人有意無意的撞到,覺

得不對勁的詩蕓想回頭看看是誰,到底是無意還是有意,可是,卻被身後的人死

死地抵在自己身後,回不了頭,沒有辦法,只有當他是無心的吧,這世界上沒有

這麼多壞人吧,善良的詩蕓只有這樣安慰著自己。可是,現在感覺不是被什麼東

西撞到了,而是感覺是一隻手在屁股上輕輕地觸碰著,「啊,怎麼辦?現在,自

己可是個老師啊,不能被這樣的色狼侮辱啊,可是自己一叫,卻會讓這麼多人知

道自己被一個色狼輕薄,還要上派出所去作證,萬一這件事被傳到學校,自己還

怎麼呆下去呢?只有委屈一下自己了」。

  「嘟」,地鐵到站了,身後的手停止了觸碰,詩蕓正想舒口氣,卻被湧進的

更多的人流一下擠到車廂角落的最裡面,更是絲毫動彈不得了。「李老師,是你

啊!」,詩蕓一看,這不是正是自己班上的顧建嗎,「是你啊,小建,怎麼這麼

晚還沒有回家呢,不是早就放學了嗎?」「今天放學早,我回家把飯做好了,剛

才給爸爸送去了,現在正準備回家呢,老師,你不是有車嗎,怎麼來擠地鐵呢?」

「老師的車子壞了,沒有辦法,就只有坐地鐵了。」「是這樣啊,我爸爸正好在

一家汽車修理廠工作,明天我叫他幫你看看是怎麼回事。」「那謝謝你了,小建,

我正愁沒有辦法呢,車廂裡太擠了,你到老師前邊來吧,免得擠倒了。」「好的,

李老師。」由於顧建的手裡還提著便當盒和一包書,沒有辦法握住吊環,詩蕓好

心地把顧建讓到自己胸前,一看顧建矮瘦的身材,頭才挨著自己的頸子這點,真

的是好心痛,都讀高三了,可這孩子身體卻那麼單薄,哪天和他家人見個面,囑

咐一下,給他增加一些營養,不然到最後衝刺階段,身體萬一吃不消,就太可惜

了。

  隨著地鐵的再次啟動,詩蕓和顧建說著班裡的事情,就在這時,詩蕓又感覺

到,那只討厭的魔手又動起來了,而且……而且膽子和動作越來越大,現在那隻,

手已經不是在輕輕地碰著自己豐滿的屁股,而是整隻手掌緊緊地貼在上面,緩慢

地摸著,這感覺,真的讓她覺得好噁心,好難受。

  魔手觸摸的力量越來越大,撫摸的半徑越來越大,現在已經是隔著一步裙把

整個屁股都摸遍了,隨著撫摸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手掌心的溫度也越來越高,透

過裙子和絲襪的阻隔,已經將火熱的慾望傳遞到詩蕓的屁股上,就像直接撫摸在

豐滿圓潤的屁股上,那力量,那溫度,那感覺,已經快將詩蕓屁股的皮膚烙紅,

「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老公可從來沒有這樣摸過我,好舒

服的感覺,真讓人受不了啊!怎麼辦?」,此時的詩蕓,臉上已經有了淡淡的紅

暈,還好這該死的車燈忽明忽暗的,這下還幫自己解了圍,可是這手真的是太討

厭了。為了躲避這該死的惹得自己有感覺的手,詩蕓只得往前移了一小步,這下

可遭了,本來自己豐滿的巨乳離顧建還有點距離,這一移動,不但沒有擺脫身後

的人對自己的侵襲,反而把自己的巨乳直接貼在了顧建的頭部,而身後的男人不

但沒有退步,反而是跟著詩蕓往前挪動了一下,更加緊湊的挨著詩蕓,剛才自己

還可以動彈一下,現在可好了,胸前是顧建的腦袋,屁股後面是那該死的男人,

自己再也動彈不得一下了。

  地鐵繼續前行著,身前的顧建昏昏沈沈的,好像是隨著地鐵運行的抖動已經

睡著了,頭一會往後仰,一會又往前靠,直接就靠在了詩蕓那豐滿的巨乳上,他

是自己的學生,怎麼好意思提醒他呢,這樣真尷尬啊。身後的男人又開始蠢蠢欲

動了,可是,現在的感覺跟剛才又不同了,怎麼會多了一個粗大的手指在頂著自

己,隨著輕微的地鐵抖動,一下一下地頂在自己屁股上,不對,這是……心裡一

陣驚呼,這好像是那男人的陽具,他怎麼這麼大膽,在這麼多人的車上,他居然

敢這樣的放肆的對待自己,啊,怎麼越來越粗,越來越大,越來越燙了呢?現在

詩蕓已經可以肯定,在自己屁股上動著的東西絕對是那男人醜陋的陽具,可是,

他的陽具怎麼會這麼大,這麼長,還這麼燙呢,隔著裙子,詩蕓從他對自己的侵

襲來判斷,那傢夥的陽具足足比自己的老公大一倍,那火燙的程度,是自己的老

公從來沒有過的,啊,自己到底是怎麼了,不但沒有舉報他,還忍受著他對自己

的侵襲,而自己心裡居然還拿他的陽具跟自己深愛的老公來相比,這到底是怎麼

了?自己怎麼會有這麼下流的想法呢?

  身後的男人透過昏暗的燈光看著眼前的美女,貪婪地聞著美女身上的肉香,

看到她對自己對她的侵襲絲毫不敢反抗,心裡真的是得意急了,好久沒有遇到這

麼好的貨色了,剛才在車站等車的時候就瞄上了她,以為自己大不了過過手癮而

已,沒有想到還會有這樣好的運氣,她居然不敢吼叫,今天是玩定她了。藉著列

車的搖晃,迅速掏出自己那已經腫脹得難受的老二,抵在美女那豐滿圓潤,充滿

肉感的屁股上,盡情地蠕動著。

  忍受著火熱陽具的蠕動,心裡卻越來越感到躁動,小建的頭靠在自己胸前,

隔著白色襯衫和超薄胸罩,觸碰著自己碩大的乳峰,一動一動的,輕輕地摩擦著,

就像一隻手在愛撫著自己聖潔的乳峰,雖然動作不大,很輕柔,但那酥到骨子裡

的感覺,卻更讓人銷魂,感覺到自己的乳頭在慢慢地挺立,胸前也像著了火一樣,

滾燙起來,有時候,小建的嘴還會貼在自己最敏感的乳頭上,輕輕地吮吸一兩下

又離開,那若即若離的滋味,真的讓自己好難受。自己再也無法控制的情慾,下

體已是一片汪洋,感覺那洶湧的愛液已經流出了。

  就這樣頂著美女的屁股,身後的男人已經覺得不過癮了,一隻手抓著頭上的

吊環,一隻手緩慢地摸到詩蕓一步裙的下擺,慢慢地往上提起,提起。終於,詩

蕓那漂亮的肉色一步裙被那男人提到了腰間,自己那穿著超薄肉絲褲襪的修長美

腿就這樣被暴露在身後的男人和身前的顧建面前,自己還渾然不覺。下定了決心,

男人終於鼓起勇氣,顫顫巍巍地把自己的手伸向身前的美女,直接摸在了那光滑

的肉絲大腿上,順著大腿,緩慢地上下撫摸著,那火熱的手掌,靠在那超薄的包

芯絲褲襪上,那超薄的褲襪,哪裡能抵得住這火熱的手心,溫度傳到詩蕓的大腦

裡,這才讓她驚覺起來,「太過分了,居然把我的裙子捲起來了,直接摸在我的

大腿上,這可怎麼了得,不行,一定不能再讓他這樣下去了,我要報警」正準備

張嘴報警的詩蕓,突然被胸前又一陣暢快感打消了才燃起的理智,本該張嘴吼叫,

卻輕輕地發出了「啊」的一聲輕吟,胸前的巨乳因為顧建在昏睡中的觸碰,越發

的腫脹,變大了,那乳峰上兩粒小小的櫻桃,此刻因為極度的興奮而翹立起來,

那超薄的胸罩,此刻已被崩緊,要不是這些內衣都是名牌貨,恐怕早已被崩斷了,

胸罩和襯衫此刻彷彿已成為了多餘的累贅,真恨不得自己的老公此刻就在自己面

前,狠狠地搓揉自己那碩大的乳房,盡情地吮吸自己那兩粒已經硬得不行的櫻桃,

可是,可是,這是自己的學生啊,如果自己現在報警,固然可以為自己解圍,但

被自己的班長看到這一幕,以後還怎麼面對他呢,他可是自己最喜歡,最引為自

豪的優秀學生啊,算了吧,還有半個小時就到站了,自己再忍受一下吧,一定要

忍住,一定。

  詩蕓咬緊了牙關,繼續忍受著身後男人的無恥撫弄,現在,那只魔手已經不

像剛才那樣小心翼翼的摸著自己,而是肆無忌憚的上下其手,撫弄著自己的大腿,

而且,越摸,越靠近自己大腿中央那引人遐思的禁區,就快到達那已經氾濫成災

的桃源洞口了。「不行,不能讓那骯髒的手觸碰到自己最神聖的地方,從小到大,

只有自己最心愛的丈夫能接觸到自己那最寶貴的私處,不能讓丈夫以外的男人碰

到,千萬不能……啊!啊!可是,怎麼自己的腿越來越無力」,想努力的夾緊自

己的大腿,不讓拿罪惡的手往洞口處再伸去,可雙腿卻不聽自己大腦的使喚,不

由的被微微分開了一隻手掌的距離,終於,私處一熱,隔著自己的絲襪和內褲,

那充滿熱力的手,已經準確地按在自己的洞口處,,一根手指順著絲襪襠部的條

紋和丁字褲那細細的襠部,一前一後地慢慢抽動起來。「啊!不行,好難受,快

停手,不能這樣啊,天啊,誰能救救我」,眼角已經慢慢地溢出了幾滴淚水,可

伴隨著這巨大的羞恥感的,卻是心中熊熊燃起的慾望之火。「小姐,這樣很舒服

吧,千萬別叫哦,免得你的學生看到你淫蕩的樣子哦,好好地享受吧,我會讓你

快樂地到達高潮的,呵呵呵呵……」已是雙眼迷離的詩蕓,耳邊突然聽到一陣蒼

老嘶啞的聲音,「啊,居然是個老頭子在對我非禮,我是不是太軟弱了啊,不能

這樣,請別再弄我了,求求你了,快住手啊,啊啊啊,不行了,怎麼今天我的愛

液這麼容易就流了出來,怎麼會流這麼多,啊……」洞口處的手指抽動的速度越

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詩蕓已經顧不得胸前的顧建了,隨著對方手指的抽動,

雙腿更加的無力了,現在已經不是顧建靠在詩蕓身上了,而是詩蕓主動地把自己

的嬌軀緊緊地靠在顧建的身上,那漂亮的絲襪美腿也緊緊地靠在顧建穿著牛仔短

褲的腿上,那薄得幾乎透明的肉色絲襪,怎麼保護得了詩蕓那嬌嫩的大腿和小腿,

被顧建腿上的腿毛一刺激,更是騷癢難耐。

  身後的男人越來越得意,光用手指抽動已經不能滿足自己的獸慾,「嘿嘿,

漂亮的美人兒,很爽吧,等會還會讓你更爽,等等哈」,正沈浸在愛慾中的詩蕓

已被折磨得慾火難耐,只想快點結束這罪惡的快感,可是,隔著自己絲襪和丁字

褲正快速抽動的手指卻突然停止了抽動,一下就離開了自己那已是淫水氾濫的桃

源洞口,從雙腿之間抽了出去,「啊」!也不知是因為那罪惡的手已經離開了自

己的私處而解脫,還是因為正要到達高潮的時候對方卻停止了動作而惹起的哀怨,

詩蕓可愛的小嘴發出了一聲輕輕的歎息。正在迷茫之際,耳邊又輕輕地傳來幾句

話,「別著急,小寶貝,我馬上就來了,會讓你舒服的,你聽,我正在舔著你那

香香的淫水呢……」,果然,耳邊又傳來一陣吸吮的聲音,「他,他竟然會這樣

做,老公可從來沒有這樣過啊,他居然會這樣做」。

  「準備好,小寶貝,我又來了」。

  「啊!這是?好粗,好燙,難道這是……" 「怎麼樣啊,小寶貝,這下舒服

了吧,我的雞巴還讓你滿意吧,快用你的絲襪美腿夾緊我的雞巴啊,我會讓你舒

服的,呵呵」

  「真的是他的陽具,這怎麼得了,怎麼會有這麼粗壯的陽具,跟老公比,簡

直要大一倍還多,這還是在我的股間動,如果真的交合,我的小穴怎麼能容納這

麼粗大的陽具啊?不行了,求求你,別再折磨我了,快停止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好燙,就在我的小穴口磨著,不能再這樣了,我又老公,

又孩子的,又家庭的人,我是個老師啊,怎麼會受到這樣的待遇啊?我怎麼了,

怎麼越不想,淫液卻越來越多啊,他肯定感覺到了,真是羞死人了,他一定會以

為是我在挑逗他,可是,明明是他在折磨人家啊!我的裡面好癢啊,像有無數的

小蟲在爬一樣,好難受,啊,啊,啊……快點到站吧,我快受不了了,小建啊,

你怎麼還不醒啊,老師正被壞男人欺負啊,救救我啊,小建!啊,啊,啊,你把

老師的乳房擠得這麼緊,害得老師不能動彈,啊,啊,啊,胸部也越來越漲,好

想老公你啊,快來揉我的玉峰吧,你最喜歡這樣的啊!啊,不,別再動了啊!」

  由於絲襪太薄,太光滑,再加上自己淫水的浸濕,使得身後男人陽具的抽動

越來越順利,男人那巨大的雞巴靠在詩蕓褲襪的襠部,越動越順滑,那巨大的快

感已經愈來愈強烈,那如雞蛋般大小的巨大龜頭,挨著這大腿最嫩的部位,那張

開的馬眼已經流出了些許的淫液,看來,詩蕓的美腿對男人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大,

才十多分鐘,男人已經有要射精的衝動,腰部也越動越快。羞恥中的詩蕓在快感

中也察覺大男人陽具的變化,那話兒已是越來越粗,越來越燙,看來,他快射精

了,自己終於要解脫了……

  沈浸在美妙腿交中的詩蕓,突然腦中又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怎麼自己的身

前腿上又有一根手指在動,不對,這不是手指,透過薄薄的絲襪,能感覺到布料

的質感,「難道?難道?這是小建的陽具,他還沒有醒啊,怎麼他的陽具會變大

了,難道他已經醒了,而在裝睡嗎?還是?還是在做青春期的春夢啊,不好了,

小建的嘴怎麼在我乳房上吮吸啊,別這樣啊,小建,啊,乳頭被他碰到了,這該

死的襯衫和該死的超薄胸罩,害得小建的嘴都能碰到我的乳頭,別動了,小建,

老師的乳頭已經挺立起來了,別動了啊,真讓人受不了啊,啊……」

  身後男人的雞巴越動越快,眼快就要射精,行進中的地鐵突然劇烈的抖動了

一下,車廂裡的人群發出一聲聲驚叫,詩蕓也沒有站住,往前面一撲,全身的重

量一下子全壓在了顧建身上,「咚」的一身,顧建的飯盒落在了地上,「哎喲」,

終於,顧建醒了,看著身前臉泛桃花,春光滿面的老師,驚奇地問道:" 李老師,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臉好紅哦。」

  「嗯,老師,嗯,沒有什麼,嗯,啊,啊,不舒服,快,嗯,嗯,嗯,到站,

嗯,嗯,了,我要下車了,啊,嗯,哎……!」

  聽到學生和老師的對話,男人終於停止了抽動,剛才那一下劇烈的抖動,居

然沒有讓自己的雞巴離開身前美女的大腿之間,一感覺,居然是美女的絲襪大腿

把自己的雞巴夾得緊緊的,在那抖動中都沒有分開,可是,美女要到站了,只要

自己天天在站台上等著,總會遇到她的,下次一定不能剛過她。慢慢地抽出了自

己的雞巴,不捨地放回自己的褲子中,對著美女的耳邊輕輕地說:「下次再會吧,

美人兒,希望你不要忘記今天這美妙的感覺喲,要想著我的大雞巴喲,哈哈」

  聽到男人這樣的話,詩蕓的心總算是慢慢地平靜下來,可是心中又有一點淡

淡的失落,大腿根部還有不知道是那個老男人還是自己的淫液順著自己的大腿,

絲襪,慢慢地往下流著。

  「我還有兩站才到家,那老師再見!」

  列車終於到站了,「小建,明天見。」隨著再見的話聲,也不顧旁人詫異的

目光,詩蕓逃也似的離開了車廂,快步往家走去。

  「孩子,你好,我的孫子要上高中了,請問你是哪所中學的啊?」一個老頭

和藹地問著顧建。

  「你好,爺爺,我在三中讀書。」

  「哦,謝謝你了,孩子。」

  「不用客氣」。

  「三中,三中」,老人突然眼睛一亮,隨著擁擠的人流下了車。

  「今天真是美妙的一天啊,沒有想到,居然有個如此漂亮的美人被我撫弄得

高潮連連,好久未曾雄起的雞巴也能挺起來了,真的是奇跡啊,哈哈,那個學生

叫那個美女老師,她肯定就是三中的老師了,哪天去查查看,到底是誰,她好像

我那漂亮的兒媳婦啊,而且也在同一所學校當老師,真的是想不到。不想了,一

想到詩蕓,想到詩蕓那漂亮的容貌,碩大的咪咪,還有那穿裹著肉色絲襪,穿著

漂亮高跟鞋的美腿,我就忍不住會想把她狠狠地干在自己身下,為了不出醜,害

得自己不敢隨便到兒子家裡去玩了,哎,孽緣啊!」

  「吱」的一聲,開了門,剛才電梯裡那幾個鄰居的看著自己的眼光好奇怪,

不管了,終於到家了。詩蕓伏倒在客廳的沙發上,淚水再也忍不住,嘩嘩地流了

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