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淫者

本文最後由 lesson842 於 2010-4-9 14:55 編輯

            第一章 淫妖狐

  很久以前,这里出现了一直妖狐,九只尾巴的妖狐  

它所到之处,山崩海啸,摧毁村庄、居民,一切的一切  

那时候,有种职业叫做忍者,他们能利用五行的力量攻击,他们的责任是保

护村庄,保护居民。   

  为了阻止妖狐的肆虐,忍者们站出来,参加了这场战斗。

  但妖狐的实力太过可怕了,纵然忍者的数量很多,仍阻止不了妖狐的步伐。

  最后,一个伟大的忍者出现,并用自己的生命封印了妖狐,他就是,第四代 火影大人。

  「不可能,我堂堂九尾妖狐,怎么会被你个小小人类打败,不可能!……」

  随着声音较弱的咆哮,妖狐那庞大的身躯,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封印着九尾的纹章,就静静的留在一个黄色头发的婴孩的腹部…… )

  ************

  「啊哈哈哈嘿!」

  一个身着橘黄色运动装的小男孩将上衣盘系在腰间,露出里面一件黑色的半袖T恤,黄色的头发七棱八翘的竖在头顶,

一副蛤蟆样的护目镜遮住额头。手中 还提着半桶油漆。特别的是,这男孩的左右脸颊各生着几道浅浅的毛发,远远看去,

肖似抓痕又有些类似猫的胡须。

  「你站住!鸣人!」两个身着忍者装束的成年男子在男孩的身后紧追不舍,挥舞着手臂的同时,

还不时的开口怒斥那个被称作「鸣人」的男孩。「你看看你 做的是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今天一定要抓到你」 ?  

  「少罗嗦!」男孩坏笑着在从一个屋顶窜到另一个屋顶。「我做的事情你们 ,

敢做吗?」

  「三代火影大人,不好了!」一个忍者跌跌撞撞的跑到一名正在书写着毛笔

字的老者身边,那老者微微一愣,将笔停住,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鸣人又惹

什么麻烦了?」 :

  「是的,但是……」那忍者气急败坏的说,「这次他是在历代火影大人的石 像上乱涂,而且……用的是油漆!」

  「哎……」这老者摇摇头,因年纪过大而在眼下堆积的皱纹抖动几下,叹口气,远远的望望四代火影的石像,摇摇头,也没再说什么。

  「别跑,鸣人!」两个忍者追到拐角,飞快的窜过一个有一个屋檐,这时,

拐角边的木栅护栏上突然浮出凸起的一块,鸣人将与木板同样颜色的方形布块一 丢,嘿嘿一笑,「两个笨蛋。」 

 「喂!鸣人!」鸣人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吓得他猛得蹦起一人多高,在空中蹬了几下腿,咚地一声跌坐在地上。

  鸣人抬起头看看来人,这人鼻梁上的一道横向的伤疤格外的醒目,鸣人怒道,

「伊鲁卡老师,你不要这么吓人好不好!」伊鲁卡一把将鸣人拎起,「现在是上 课时间,你在这干什么呢!」

  ************

  伊鲁卡将鸣人捆个结实丢在教室的前头,双手环抱说道,「听着,鸣人,你 上上次和上次的考试全部

  不及格,明天就是毕业考试了,你还有时间去外面恶作剧,有没有点紧张感 啊!」

  「哼。」鸣人张张鼻孔,哼出一声,将头扭到一边。伊鲁卡大怒,头上暴起 一条青筋,一咬牙,

扭过头对着坐在下面的众多学生大吼,「今天进行变身术的)  

练习考试,都出来站一排!」

  下面异口同声,「什么!?」

  「快站好快站好!」伊鲁卡拿过记录的名单,叫道,「春野樱。」

  一个粉红色长发过肩的美貌少女穿着一领深红色的旗袍,应了一声,向前走

了一步,双手在胸前结了一个简单的手印,轻轻的一声「嘣」,一阵白烟将她笼 在其中,

等白烟散尽的时候,一个「伊鲁卡」出现在原本的位置上,虽说细节

上有些瑕疵,但的确很成功了,伊鲁卡满意的点点头,「伊鲁卡」又在一团升起

的白烟中变回春野樱的模样,她文静的一跃,「耶!成功了!」  

  同时,她内心中的另一个声音夸张的一挥手臂,「一定会成功的嘛,挖哈哈 哈!」  「宇智波佐助。」

  「啊。」下面一个男孩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他一头黑色的硬发,如同鸣人的

头发一般竖在头上,却不似那般杂乱。蓝色的高领半袖衫背后印着一个好似扇子

的形状,白色的短裤只挡到膝盖以上,他将双手从短裤里抽出,如同刚才一般, 又一个「伊鲁卡」取代了他。 b:t^QX  

  「啊……」伊鲁卡盯着面前的另一个自己,竟找不出一点瑕疵,他愣了一下,   

应了一声,「好,很好。」边提笔在记录单上写下了「优秀」。

  「下一个,漩涡鸣人。」  

  「真是让人不爽啊。」一个讲头发咋成一束的男孩较之刚才的宇智波佐助更懒洋洋的说道。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大套袖女应道,

「就是,这都是你的错啊。」 鸣人双手掐在腰间,「恶狠狠」说了句,「我无所谓。」  

 不远处一个短发的腼腆少女穿着乳白色的短小装束,点弄这手指,两颊微红,  

自言自语道,「鸣人君,加油啊……」

  他结印,大吼一声,「变身!」无数淡蓝色的能量束结成半球形将他裹在其 hzDFi(OB  

中,能量的风波将周围人的衣襟带动了起来。  

  白烟,消散。

  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不是「伊鲁卡」,而是一个梳着

美少女战士发型的性感裸体美女,虽然脸上的几条胡须样的毛发还在,但却给那  

魅诱的面庞有增添了几分另类的美感。  

  「嗯……」裸女轻轻的呻吟了一声,对着伊鲁卡就是一个飞吻。

  「呃……」伊鲁卡脖子深得老长,两眼一直,两条鼻血激射而出。

  裸女又变回鸣人,他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看到了吧,这就是「色诱术」哦!」

  伊鲁卡此时已找到两截纸巾塞到鼻孔里,转过身对着鸣人大吼一声,不要胡乱创造这些无聊的忍术!」  

 ************  

  火影石像,鸣人,伊鲁卡。

  「给我全部打扫干净,不然你别想离开!」伊鲁卡蹲坐在石像上,低头看着

下面不停擦拭着石像的鸣人,说道。   

  鸣人一撇嘴,气道「好啦,这有什么,反正我也是孤身一人的。」  

  伊鲁卡一愣神,目光忽然柔和了很多,他揉揉下巴,「啊,恩……鸣人啊」 }

  鸣人一歪脑袋,不耐烦的斜眼看着伊鲁卡说道,「又是什么事啊!」 <?m 1  

  「嗯,如果没有事的话,等你全部擦干净,」伊鲁卡微笑着说,「我请你去 UR%d? Nh  

吃拉面吧!」   

  一听到「拉面」,鸣人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双手按到抹布上,大叫一声,  

「是!我一定会认真工作的!」

  傍晚,一乐拉面店。

  「嗯,鸣人」伊鲁卡吞掉嘴里的拉面,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   

难道你不知道火影大人是什么人么?」 j

  「当然知道!」鸣人一口喝干碗里的拉面汤,「基本上说呢,得到火影称号

的人,是村里的第一忍者,对吧。其中第四代火影,就是从妖狐手中救出了全部 村民。」 *2j[UIZak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伊鲁卡夹起拉面放到嘴里,追问道。

  「总有一天,我会得到火影称号,并且,」鸣人将筷子很有气势的一甩,「

我会超越所有前代火影!我要让村里的所有人都承认我的实力!」

  伊鲁卡想看到鬼一样看着他,好半天才将剩下的半根面条吸入口中。  

  「不过呢,老师,有件事拜托你一下啦!」  

  「嗯,」伊鲁卡疑惑,「什么事?再来一碗么?」

  「不是,不是,」鸣人坏笑着指了指伊鲁卡头上的护额,「能不能把您的木叶护额借给我一下……」

  「哦?这个?」伊鲁卡推推护额,「这个可不行哦,这个是成年的象征,要等你毕业之后,等明天的毕业考试之后吧!」

  「切,小气鬼!再来一碗!」

  一阵欢声笑语中,村庄里的人沉浸在一片安详和谐的气氛中,却不知沉睡多 7ZV1DX  

年的淫妖狐,已经开始渐渐抬头了……

                第二章   

  现在毕业考试开始,被叫到的人到隔壁的教室去。这次考试是分身术。「伊鲁卡拿着一份名单,铿锵有力地说道。

话音未落,鸣人已用手捏起自己的脸来,  为了带上那个护额,今天他都没有带那个招牌的护目镜。  

「啊……分身术,这是我最不拿手的忍术啊……」

  他睁开眼望望桌子上码放整齐的一排排木叶护额,又暗一咬牙,「不行,毕业考试一定要通过,没问题的!」

  伊鲁卡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鸣人,该你的了!」

  「啊啊?是,马上过去!」他将裤腿卷起一点,踏着一双深蓝色的露指忍履,

应了一声,跟着伊鲁卡到了另一间教室。 qr,AN]B  

  「我一定能行的!」鸣人撇撇嘴,护额反射的金属光亮极其了他的斗志,一

双湛蓝的眼球射出坚毅的光芒,他双手结印,微微蹙起的眉头被几缕金黄色的头

发遮住,蓝色的能量逐渐在他身边形成。 C"/o|!=aR  

  一霎时,鸣人觉得精神似乎有些恍惚,自己似乎离开了地面,漂浮在空中。 pBDO6  

  良久,双脚才重新触地,湿漉漉的,有水。 P]hS7U  

  他睁开眼睛,惊奇的注视这面前这完全陌生却又似曾相识的一条石壁走廊, dWJ/ Z  

几盏昏暗的油灯孤零零的挂在一边,给这封闭的空间带来几点微不足道的光明。 :zB"#10  

  「这里……是哪里?」鸣人抬起头看着周围,熟悉的感觉愈加膨胀,冥冥中 Iw"VL]i[  

似乎有种力量在驱使着他向前走。鸣人忧郁了一下,跟着心中的感觉迈开了双腿, k*%Fufrp  

「哗哗」的水声真实而又有些梦幻。 $r9~6c  

  自己不是在考场吗,怎么会到这个奇怪的地方来?怀揣着无数的疑问,他已 79/j~%vav  

绕过几个岔路,从一扇门中拐了进去。 MPm%]%|c]  

  一扇高大的金属栅门,巨大的锁孔处贴着一张写有「封」字的符纸。门后静 U^f^Ju  

悄悄的一片,黑洞洞地看不真切。 R.`D$rgb  

  「呵呵,小家伙,你终于来了……」正当鸣人迷惑之时,一个幽深的声音从 Lq2~Qg  

栅门中飘出,那声音连绵不绝,让人有种为其下跪的畏惧。 *#2 c^  

  「你是谁!」鸣人从腰后的忍具袋中掏出一把苦无,警惕地问道。 3nz6QV  

  「我是谁,哈哈!我是谁……」两只直径比鸣人的身高还长的巨大眼珠从黑 v ls|E0=(  

暗中显现出来,血红色的眼珠中立着两条细长的瞳孔,那不是人的眼睛。「我就 LtpRhu  

是你啊,小朋友……」 gOdWG,;s  

  「你……」鸣人把苦无紧紧地捏了捏,刚要发问,那双巨大眼睛的主人却先 Xnn=i  

开了口。 A}` :v H  

  「多年前的妖狐之战,你一定知道吧。我一时轻敌,被一个叫什么「四代」 qj `3  

  的毛头小子给封印到了你身体里。所以现在,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 Qp bh[ ;:  

「莫非说……」鸣人大吃一惊,「你是妖狐……」 @-1xv  

  「没错!」尖尖的嘴巴也浮出了黑暗,尖利的牙齿上残留着几滴涎水,「我 /82 K3`^  

就是你们所说的妖狐啊……」 Gm%|d<g%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鸣人虚空挥舞着苦无,似乎在驱赶着什么看不 7Y>jjG(TKl  

见的东西,深深的恐惧蔓延了他的全身,妖狐,那可是夺走了村子无数上忍甚至 J$ yZ7w<  

四代火影性命的存在啊,自己一个还没毕业的忍者学校的学生…… _0h9AQ#  

  「我对你做什么?」妖狐似乎精神极其失常,尖利的爪指用力地拍在金属门 wFgM GI  

上,「有这个该死的封印在我能对你做什么!?」鸣人有点吓傻了,呆呆地看着 `x.(|x  

发怒的妖狐,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手中的苦无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掉到了地上。 7it5>&  

  好长的时间,妖狐才慢慢平静下来,「呵呵,小家伙,别害怕,我不会伤害 6%iS;`FI  

你的,相反,我还会帮助你呢……我问你,忍者使用的能量你知道是什么么?」 OY[u  

  「知……知道,是查克拉。」鸣人弯腰捡起地上的苦无,将它放回忍具袋, >ywFcYd-  

他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你说要……帮我?帮我什么?」 j<N@ev  

  妖狐没有理会鸣人的文字,自顾自的说道,「查克拉都有各自的属性,这个 +4TPqYW  

世界的九只尾兽是九眼冥王的身躯上诞生的掌管世间查克拉属性的生物,而我, idCVik^,  

就是其中地位与实力最高的九尾,九尾淫妖狐。淫是世间所有生物的本性,是所 ?*j/st<r[c  

有属性中最高贵的。 4fR}0hUt$  

  「也就因为如此,淫属性查克拉可以模拟所有属性的查克拉,同时还有自己 |SX0P r  

的一套淫遁术。而我在你的身体里,所以说这份力量,既是我的,也是你的。」 ]uRQD$@  

  情窦未开的鸣人哪里懂得「淫」是什么东西,所谓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只停留 VHT8bN^l  

在亲吻一层面上罢了。 4r?UUAD  

  「那么那么,你把你的力量借给我,我不就能通过分身术考试了吗?挖塞… )[Sxl5*  

…」 & _k:+VS  

  「……塞你个头啊,白痴啊你。」九尾一怒,「我这么强大的查克拉就被你 f&934  

拿去考一个什么分身术?再说,就你现在这种肉体实力,强行接受我全部的查克 $C z5Z*P  

拉,你就等着爆体而亡吧!」 :u(7y8 [O  

  鸣人此时也收起了对九尾的恐惧,他失望地挠挠头,「那……怎么办呢?」 mj82Cdm  

  九尾狂笑一声:「分身术而已,那种垃圾忍术你就不要学了,对于即将在我 (*%5uu+  

淫妖狐的帮助下站在世界顶端的忍者来说,那种忍术会不会都无所谓。」 I2 3Us>3  

  鸣人呆呆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站在世界顶端的……忍者,是说我吗?」 ^@e7ZFi  

  九尾对着铁门又是一巴掌:「有这个封印,想帮别人我帮得到吗?」见鸣人 5aWh.):Dw  

兴奋得裂开了嘴角,九尾忙泼了一盆冷水上去,「虽说在我淫妖狐手中,资质什 > {&uoKe  

么的不成问题,但这个时间还是会很漫长的,按照你现在的实力,小鬼,你离傲 <mTli"O  

视天下还远着呢。」 7 M +o<  

  九尾顿了顿,呲出满嘴的尖牙,嘿嘿道,「现在,我先把你的查克拉属性重 i1..]  

塑一下。」 dbgZqq %  

  「啊?……啊!」鸣人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剧烈的疼痛感就瞬间将他包围起 2D&Z/h[cZ  

来,他仰面跌倒在水中,那种疼到骨头里的感觉,那尖锐的叫声,鸣人甚至听不 W Mat]<I9  

出是自己的声音。 ABV.8iK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九尾张狂的笑声与鸣人的尖叫重叠在一起,回 _~7*4d3  

荡在金属门的两侧…… i5B;WvN2  

  在那不会减弱的疼痛中,时间似乎是个虚无的概念,也不知过的多久,那疼 S3eFdl)  

痛感才缓缓得消退了,鸣人因肌肉绷紧而弓起身躯软倒在水中,他大口大口地呼 zwu iyv  

吸着潮湿地空气。九尾也收起了笑声,「小鬼,感觉一下你体内的查克拉吧!」 xK]Q0+ ^P  

  鸣人打着晃从地上站起来,双手结印,让查克拉在体内流动,他清晰地感觉 WZqZ{A+"H  

到虽然体内的查克拉量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却显得比以前更活泼,更有力。 P )TfF}o  

  「呵呵,你这小鬼天生查克拉就很多……」九尾伸出手指指自己硕大无比的 lOC^>bDfr  

脑袋,「我现在把淫分身术的使用方法传到你的脑袋里,这种分身术分出的是实 geg.tRCU  

体,不是残像。」 ng0x,kwt  

  鸣人眼睛一亮,「实体?」 bILNI6  

  九尾张了张鼻孔,哼了一声,「分身实体就让你激动成这样了,你们那些什 9Z<oDmO  

么影分身水分身沙分身的,不也都是实体?只不过,那些分身受到打击就会失效, .AIo:t9<  

淫分身的话……不受到等同于致死本体的攻击,是不会消失的……」 gfzw7%x*K.  

  「那不是相当于第二条生命……」鸣人本就是一个欠思考的人,一听说有这 VrtP  

样的忍术,已经开始在铁门外摩拳擦掌了。 Bo:T bVo/  

  「第二条?按照你现在的查克拉量,分出千百个分身应该是没问题的……不 >eu/+QW  

过,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淫分身术也有一个缺点,不过这个缺点或许也可以说 9b{r<QiR5j  

成是优点……」 aM$:"cH  

  鸣人兴奋地问道:「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cO y  

  九尾怪腔怪调地笑了几声:「一单你使用超过自身二分之一的查克拉用于分 m1j8e{*3  

身的话,就会引发淫欲,到时候,没个浪货在身边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1>=X?  

  「淫欲是什么?」鸣人挠挠一头黄色的头发,不解的问道。 <Le  

  九尾呵呵一笑,「你不知道就算了,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你现在的二分之 5U+J|SoS/  

一查克拉分身大概是200个,除非万一不得以,或者身边有女孩,否则不要分 +XX !T  

出200个以上的分身,知道了吗?我可不想你把自己弄死了,我堂堂淫妖狐也 S/)v.  

要跟着陪葬。」 Z*U9%. -  

  鸣人虽然不理解,不过仍是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头一晕,一个站不稳跌坐在 >1}N6tDv-N  

地上,脑中清晰的浮现出一些文字和图像。九尾又在一旁插话,「这里的时间和 n3= q  

外面是不平行的,不管这里过多久,外面的时间都不会走任何一秒的,你就放心 B]I [<:d.  

练吧!不过,也别练太久哦……」 VY{^M`ze-  

              第三章 说明会 T+G}+Na]  

  蓝色的查克拉中隐约带着几点猩红,冰冷中透着妖媚。 X 1k K  

  “淫分身术!”随着鸣人的一声断喝,查克拉瞬间升腾起来,几声轻轻的爆 y"pV}  

响,又四个‘鸣人’出现在他的左右,都还保持这结印的姿势。 uz-IJ/p(z  

  “喂,小鬼。”九尾眯起眼睛懒洋洋地看着分身成功的鸣人,“你要是这样 x1k.Tx  

在外面大吼淫分身术,保准第二天就有那个什么‘禁止滥用忍术部’给你抓走。” @Z 0!.],N  

  鸣人解除忍术,几个分身在白雾中消失。他直起身抖了抖手,“那要喊什么 R9Oh2M  

呢?” ^o`#"~-  

  “你白痴啊,不喊不就完了?”九尾伸出那长长的指甲在金属门上挂了一下, PD=<YIbzF  

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你用那个什么色诱术的时候,不也什么都没有喊嘛……” 1j6(.  

  “哦,哦”鸣人点点头,“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 0:0G%v*]  

  九尾晃了晃巨大的爪子,“走吧走吧,你以后想叫我,心里默想我就好,如 )E2[/b~W  

果你想回到这个‘训练场’来,我会拉你进来的,记住,我堂堂淫妖狐的查克拉 BoWNkl  

最重要的能力,还是模仿……” 9#T{l  

  九尾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鸣人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双脚离开了地面,再触及 ` ,wo`  

地面之时,已经是干燥的木质地板了。 $Nk5!XQKN+  

  鸣人扭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干的,一点潮湿的迹象都没有。心里又怀疑自己 ;1V Ea<  

是不是做梦,但脑中淫分身术的使用方式却历历在目,清楚的告诉他那不是一个 "XvL1);R  

梦。 (l2&Q =Q;  

  “鸣人,鸣人?”坐在伊鲁卡旁边的副监考水木老师见鸣人发愣,轻轻地叫 }?fw[I{?  

了几声。“啊?哦……哦!”鸣人回过神来,上齿一咬嘴唇,双手结印,心中默 B0:u>U5t  

念淫分身术,没有喊出任何声音。 F!!GUmmHP  

  顺利的几声脆响,四个分身连同本体在教室中站成一排。伊鲁卡惊讶地‘咦 O=7+04  

’了一声,心中奇怪,这鸣人的分身术不是一向只能分出一个趴在地上毫无用处 ^lFB82  

的分身吗?怎么这次…… ~eAgbL  

  鸣人兴奋地解除分身,跳上伊鲁卡面前的桌子,“怎么样,怎么样!伊鲁卡 PCB(a27  

老师,我合格了吧?快快快,护额护额!” 1f6LY!DyG  

  “呃……嗯!”对于刚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能分出四个分身已经是比 0f!P9GI  

较优秀的成绩了,伊鲁卡自然不能说什么,若是他知道鸣人分出的是实体,还不 ~mxvZ%)x  

一定是什么表情呢,微笑着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护额,戴在鸣人的头上。 >g?s/cxe  

  “好诶!”鸣人跳下桌案,双手不停地摸着头上的护额,“谢谢你啦,伊鲁 YoZ1):  

卡老师!”一溜烟,跑出了教室。 %4Yh0 ITS  

  只是鸣人和伊鲁卡都没注意到,一旁的水木涨成猪肝色的脸。 !W1I%pH  

  ***    ***    ***    *** K[up@!%n;  

  清晨的阳光倾斜着射入窗口,催促着鸣人挣开眼睛,他推推头上黑色的睡帽, TekAl  

懒洋洋的从床上爬下来。 Y .-6|m  

  镜子旁的日历上画着一个醒目的记号,说明会,九点。鸣人看了看日历,有 wH:F$  

侧脸看了看一旁静静摆放在桌子上的护额,会心的一笑。 d]u(Uw)<>  

  帮助鸣人成功毕业的淫查克拉,随着主人欢喜的意志,充沛地在经脉内流淌 v~sW&i17  

着,而鸣人自己却不知道,自己的胯下之物在淫元素的作用下,一点点的壮大, C^U%GCZ/"  

早已突破了这个年龄应有的大小。 ~SXe _Hj=J  

  小樱穿好那身招牌的红色旗袍,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粉色的长发,她将护额 }jZ>c9:#  

戴在原本发带的位置上,从长发中穿过。“小樱啊,快点去学校哦,9点快到了!” |J$)o,JEql  

小樱妈妈的声音传来,她答应一声,回归头对着镜子文静的一笑,无形中却又另 M/6UQy,)  

一个声音在咆哮:我是一个忍者啦,挖吼吼吼吼! 7qGftbpX4  

  拉开门,清晨的风将旗袍的前摆微微吹起,小樱将长发揽在耳后,拐过小巷, -x{kgmS  

却迎面碰见了自己的宿敌,“井野啊,早上好啊,哼哼哼!”小樱带着一年扭曲 AsCr_  

的笑容,阴阳怪气地打着招呼。 vH`J|{kD  

  山下井野,小樱的情敌,穿着一身蓝色的劲装,长长的套袖一直拉到手肘, (l%|7x V  

她听到声音,猛一抬头,毫不示弱的回应道,“啊,这不是小樱嘛!这么巧啊。” QXS Atj;  

  “是啊!今天就是说明会了,要分组的哦,不知道谁会和佐助一组呢!”小 jsvlGN*F  

樱和井野竟并肩走在路上,她目视前方,平静地说道。 byG,^IG  

  “那还用问,一定是我啦!”井野夸张地一笑,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mhpU!_}  

“哦?我可不这么认为哦!”小樱一扭头,和井野看过来的目光对在一起,隐约 a6g<WcO  

间空气中似乎擦出几星火花,井野回瞪着小樱,脚下的步伐也一点点的加快。小 ({r@h?RuC  

樱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输给她,两个人就这样你超过我,我超过你,越走越快,最 !e2| zOZ-  

后竟似狂奔起来,带着一溜的烟尘停在学校门口。 8zmerJ  

  “呦,小樱,井野,早哦!”两女刚刚停住脚步,就见鸣人阳光般的笑脸迎 I QN!;  

面出现。井野盯着鸣人头上的护额,夸张地一咧嘴,“鸣人,你也毕业了?” I=S6  

  鸣人眨眨眼睛,“我毕业很奇怪么?”,小樱和井野这两个宿敌竟同时点头, ,C8klgd  

“很奇怪!” C0*lP>  

  鸣人:…… 7B*5$!d  

  ***    ***    ***    *** >UTV+MwHid  

挤满了人教室,气氛有些压抑。这次的分组可能是成为中忍前的任务和训练固定 {S<bx9|_5  

模式,也是极其重要的,不容人不紧张。 9_EE v  

  伊鲁卡双手背在身后,严肃地说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忍者了,但你们只 :uLy;W!Y  

是新手的下忍,分组之后,你们将三人一组,跟随一名上忍老师执行任务!” jKT?&P g  

  “三人一组?”鸣人一愣,井野对小樱‘嘿嘿’一笑,“三人一组哦?竞争 WDFdWoRg  

力很大哦,不知道谁会和佐助一组呢!” oaL lT%o  

  小樱扭回头,“是啊,不知道呢……”,她心中的第二人格却大吼一声, cE";,_s  

“当然是我和佐助一组啦,你一边呆着去吧!” QX/0r c BH  

  宇智波佐助,以第一名成绩毕业的‘天才生’,带着一副和井野很像的蓝白 F`%gpS3jG=  

色套袖,“三人一组,吗?其他人只会碍手碍脚的吧……” SOJ/A|(  

  鸣人则看着天花板发着愣,“我,还有小樱,另一个人呢……” w.l+|q }  

  “安静!”伊鲁卡将手中的名单一抖,“为了平衡各组实力,我们做了如下 {KK%<D  

安排。” 7QhWA>1  

  “第1班……”,“第2班……”,……,“第9班……” =Td*6.5-b  

  “第10班,漩涡鸣人!”,听到伊鲁卡的念道自己的名字,鸣人的心脏似 5sV> vl  

乎暂停了一瞬,他放在腿上的手抓了抓自己橘黄色的运动裤,几点汗水从手心流 8W]neLjCn  

下。 Pn~yBTl<A  

  “……春野樱!”,紧跟着第10班的第二个名字从伊鲁卡的口中蹦出,鸣 s79xWsVW  

人都来不及松一口气,兴奋地举起双臂,“耶!和小樱一组诶!”一旁的小樱却 AdHDk Z  

将脑袋一垂,“怎么和这个白痴一组……” q[VXEb  

  “不要吵不要吵,”伊鲁卡对着鸣人挥挥手,“安静点你,第10班最后一 LNY  

个人,山中井野。” 0<ZZIi:  

  “什么!?”不但是小樱,连井野也站了起来。两人对望一眼,“为什么要 $5; wNx  

和她一组!” %%~RsD&  

  伊鲁卡按按额头,叹口气,“哎呀,这样分组是有原因的,本来呢,是想让 hV<?lW^&  

鸣人,小樱还有宇智波佐助一组的,但是由于鸣人的毕业成绩出人意料的优秀, 85d@ +}r<  

竟然以仅次于佐助的第二名毕业,所以临时改变了决定,井野属于心灵攻击型, >kP7  

而鸣人属于近战型,小樱呢,各方面成绩都比较优秀,你们三个搭档是很合适的。” >LhD$l"  

  小樱和井野气呼呼的对视一眼,用力跺着地板走过来,分别坐在鸣人的左右, XdDEUP!  

还不忘用鼻子狠狠的‘哼’一声。鸣人不解地看看左边的井野,又看看右边的小 KLW,k^%  

樱,眨眨眼,“怎么了?” 4Om> T!j  

  伊鲁卡轻轻咳嗽一声,“第10班的老师是上忍卡卡西,明天早上九点你们 010{kv[CX  

会和他见面的。以上分组完毕,等下去下面自行和自己班的成员熟悉一下。现在 =8vS9]g 0  

解散!” g,FF:>xjv  

  ***    ***    ***    ***傍晚,伊鲁卡仰面躺 )aW^c/g }  

在床上,鸣人对分身术的突然精通让他觉得很奇怪,难道鸣人真的能一夜之间变 P?G# k>  

成天才? ORpSuE)k{  

  “妖狐……”伊鲁卡想起自己被妖狐夺去性命的父母,再想想鸣人,不禁摇 Md]jS{@/  

了摇头。 3Db38y,i(  

  “咚咚咚”门外急冲冲的敲门声将伊鲁卡从沉思中带出,“伊鲁卡,伊鲁卡, R$NNkGE  

快出来!” g( K&  

  伊鲁卡意识到可能是有大事情,赶忙跳下床拉开门,就见一名中忍站在门口, $9v #At  

面部扭曲,近乎是吼一样的说道,“快,快到火影大人那里集合,水木偷走了封 F+U]yqN  

印之书!” "n2 ?$  

  “什么!?” wMUZp^  

  而此时,在村边的树林里。 :u.ID7}YB  

  鸣人睡不着,九尾给他的能力让他成功的毕业,他便理所当然的把分到小樱 &1~G2Ai  

一组也列为九尾的功劳。是夜,鸣人想起自己从那个似水牢一样的地方出来后, *$WSaSRZ  

就在没和九尾说过话。想到这,鸣人在脑中轻轻的想着,“九尾?九尾?” w I6_7;  

  不出意外,九尾的声音懒洋洋的在鸣人的脑中浮现,“哟呵呵,小鬼,想起 WmL10eq  

我来啦……” *!7I1f  

  “那个,谢谢你帮我毕业……”鸣人还没把这句话‘想’完,九尾硬生生地 Pd; EaS  

打断了他,“毕业?算什么,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成为最强的忍者,然后统一这 =fn`I=!  

个世界。” _]+yJw0}  

  鸣人的性格,绝对不会说‘办不到’‘我不行’一类的话的,他从床上坐起 ceE> ,xB  

来,轻轻一笑,“是啊,九尾,那我们就以成为火影作为第一目标吧,走吧,我 :n?&dNiB.  

们去树林修行……” `*7<|NEx  

  耳朵外是沙沙的树叶声,脑中是九尾阴森的说话声。“小鬼,要成为一个实 @=K5eOM  

力强悍的忍者,你的基本功都不行……” o,^Fzh  

  鸣人一愣,“基本功,是指忍步和手里剑一类的东西吗?”,九尾嗯了一声, 2Y`"$  

“我好歹也在你身体里关了十几年了,你的手里剑什么水平我还是知道的,在你 ;[ErcYbw  

这个年龄来讲还算不错,但是精准度和力度都还是远远不够。” E>2&5  

  “那……怎么样算是够呢?”鸣人回手掏出一只手里剑,对着面前的树身用 PM. ;|  

力一掷,手里剑没入树干一寸左右,微微颤动几下,从树冠上摇下几篇树叶。九 X)LjuxqEa  

尾轻蔑的一笑,“如果是那个叫什么四代的毛头小子丢这只手里剑的话,不用灌 4g9LDS >bL  

注任何查克拉也起码能把这棵树刺穿。” U"}h0tY  

  “咕咚”一声,鸣人用力吞了一口口水,“灌注查克拉?查克拉可以灌注到 .8KMlfl8T  

手里剑上?” <53SXy  

  “小鬼,你对查克拉的控制还不到位的吧,现在你试着将查克拉凝聚在脚底, H}r`Z  

然后顺着这棵树走上去。”九尾又是轻笑一声,“我想,那个叫卡卡西的老师不 YoveQmn  

久也会让你们做这个训练的……” C|},8  

  “走……走上去?”鸣人不可置信的抹了抹略显粗糙的树干,“这几乎是垂 -$ Q Xpk  

直的啊!” `r[iOG,!  

  “在脚底凝结的查克拉有粘着作用,真是的,你个小鬼连这都不知道。”九 yaB#6*80  

尾抱怨地吼了一声,“还可以通过凝结查克拉在水上行走的。怎么,小鬼,觉得 aBgqLkmW  

自己做不到?” NWIEg4v(  

  鸣人最受不了这种激将法了,“谁说的!这种简单的事情,我不用练就会!” `mE,  

他拔出树干上的手里剑,闭上双眼努力地将查克拉运行到脚底,尽量让查克拉停 ]xFQ @0|U  

留在脚下,“走!”,鸣人大喝一声,猛地抬起左脚踏在书上,紧跟着右脚伸出, TFFQKs5K  

又向前买了一步。 t`YG:%  

  还算不错,鸣人整整在垂直的树干上迈出三步,脚下的查克拉渐渐控制不住 [V9c$rbNp  

了,一个走神,双脚失去了对树干的抓力,‘咚’地一声,鸣人从两米多高的地 xz+o(37  

方掉下来,种种地摔在地上。 {:*B!#h  

  九尾嘲讽地大笑道,“小鬼,你不是说这很简单么?不过,如果有个人能在 !v%K :]@Fd  

你面前走一下这个树就好了,那么你一定能学会的。” 7-YTpN*X7  

  鸣人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尘土,听到九尾的话愣了愣,“为什么?”,九尾气 po=l$  

愤地呵斥一声,“你拿我堂堂淫妖狐的话放耳旁风啊?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淫 vU)}~jNl?  

属性查克拉最重要的能力是模仿,不论是什么样的查克拉运行和控制,主要在你 jq_kdFG  

面前用过一次,你都学得会,当然,你查克拉的量不足以施术那就另当别论了。” VS D#_".@  

  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所有,都学得会……什么!那我不是成……天才了?”, :YF&H,  

九尾在鸣人的心中点点头,“算是吧,不过让你自己练的话,和你以前那个吊车 z],Aq;_1  

尾的样子是没多大区别的。” ^HEfY1gk  

  现在的鸣人,真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了,“那么那么,我不是可以很轻松 Vp/ADA  

的学习所有忍术……” OXnD2{U  

  “……不行,”九尾冷冰冰地给鸣人泼了盆冷水,“要成为一流的忍者,总 8B+W)JZR  

使用别人的忍术怎么够,你必须学会自己努力和创新,否则绝不会成功的!” ZZGmu  

  “哦……”高兴了一般的鸣人笑容还僵在脸上,他垂下手想了想,暗一咬牙, tt5O)cjXA  

面容上的表情又变成了坚毅,“就是,我怎么能依赖别人的成功,今天晚上,一 &,x.F{.25  

定要走上这棵树!” _~KU>D  

  “慢着小鬼,”九尾警觉的插了一句,“你身后七点钟方向,有人。”鸣人 T"ei k7  

刚想回头,一支手里剑凌空飞来。幸而鸣人有了九尾的提醒,也算有心理准备, !ku;mx  

他伸出右手还握着的那支手里剑,反手一拨,将那支气势不算强大的手里剑打落 _C h  

在地上,同时猛地转身,将手里剑挡在胸前做出战斗的架势。 R3Z#{-  

  “不错嘛,我还以为你躲不开呢!”树后笑着绕出一人,紫色的短衣,套袖, amN:9} N  

配上亚麻色的长发,山中井野。 N ian>G{  

  鸣人松了口气,“井野,我要是真躲不开,你就要了我的命咯?”,井野嘿 m&P19Lo7  

嘿一笑,“怎么会呢,鸣人大天才,我扔的是我们在学校用过的训练用手里剑啦, g!##WN}>T  

没尖没刃,伤不了人的。”鸣人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手里剑,果然。 d)9L@_x  

  “话说回来,你怎么来这里了,井野?”鸣人这才将手里剑放回忍具袋,信 k^Z/-w|M  

口问道。“你呢……”井野走到鸣人身边,伸手摸了摸树上被手里剑刺出的痕迹, b9c/ kIh  

“一个人在训练啊。” r-BOGLE!%L  

  鸣人点点头,“嗯,睡不着。”。“我也一样。”井野用手指扣弄这树上的 2JGvJxj-  

凹印,似很无聊地回答。两人也不知改说些什么,一时僵在那里,气氛有些尴尬。 Y;Rm{x+C  

  九尾的声音再次在鸣人的脑中想起,“又有人来了,这次杀意很重,可能是 (j< )$j  

敌人……这边。”鸣人一惊,顺着九尾指的方向看去,黑暗中似乎有身影一闪, Yeffv  

紧接着一个和鸣人身高差不多的巨大飞镖旋转着向两人飞来。鸣人一把推开井野, >Ti 7Gp?f  

自己就地一滚,飞镖斩在身后的树干上,险些将整个树斩断。 r%*GUV  

  “呦,不愧是忍者学校第二名毕业的好学生呢。”那身影几个跳跃,站在两 S5 _R@O  

人面前,露出那张熟悉而有些扭曲的脸,“能在无防备的情况下多开我的飞镖了 x(|sm1mzI~  

……” H DD@2$  

  鸣人愣住了,“水木老师?怎么……你……”,“……谁是你水木老师!” )7o ~*(o1  

水木的脸扭曲得变了形,“伊鲁卡那个白痴,居然给了你及格,居然还是第二名!? uM|+Fr(  

他父母都被你这个妖狐杀掉了,他还护着你,白痴!”他摸摸背后背着的一个巨 RGu1BTd  

大的卷轴,“有了这封印之书,我就能加入别的忍村,收到尊重,一人之下万人 h_3YQG!Z  

之上,哈哈……!” ,:/0J>^I  

  水木不理会鸣人听到‘他父母都被你这个妖狐杀掉了’时候突然阴沉下来的 Q-p@nF7wm  

脸色,仍然自顾自的说道。“到时候,什么权利,地位,都是我囊中之物,到时 <&qh  

候我领兵回来踏平你们木叶村,杀光你们这群白痴!哈哈哈……” "1*MFh}o  

  “你说什么,伊鲁卡老师的父母怎么了……”鸣人的面部表情一点点的狰狞 Z3f^ q%Z  

起来,手指被他捏得咔咔作响。“哦,你还生气啦?”水木就像心理变态一样, +h{e0d  

怪里怪气地嘲笑着,“你这个妖狐,你不知道吗?你就是那个十几年前破坏村子 XQtA2i  

的妖狐!,伊鲁卡的父母就是被你杀掉的,伊鲁卡是个孤儿,你难道会不知道?” 9Kp=A  

  鸣人猛地抬起头,瞳孔有些拉得细长,他双手接起淫分身的印,“我……杀 dJ@1HLb  

了你!” A[`MFN- d  

  “就凭你,你杀……”,后半截的话,水木说不出了。鸣人没有喊忍术的名 Q5 -O_~G  

字,但几乎失去理智的他完全忘记了什么二分之一查克拉的规定,全身的查克拉 cP*)q&!m  

汹涌而出,足足四百多个实体分身将水木团团位置。无数的‘鸣人’齐齐上前一 7o)vk67  

步,“我,杀了你!” =A&g, Qn[  

  无数的拳脚交加,哪怕水木在耐打,也顶不住近千只拳头的亲密接触,只不 Uz4]l  

大功夫,双眼渐渐向上翻去,心脏也停止了跳动。鸣人还在不停的捶打,直到将 @# 3D  

水木的尸体打得几乎全身骨折,他才收住了拳头。 $cy~$ X  

  分身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了,井野在一旁看得有些呆了,这……如果鸣人是这 M+$[;H*h~  

样的实力,那么毕业的分身术考试,他完全可以第一名的啊! J!_C^,7#  

  耗尽了查克拉和体力的鸣人身体一晃,井野回过神来,快步走上去扶住鸣人, -K$6EuB^t  

“鸣人,鸣人,没事吧?” DH}VlQ5%  

  鸣人点点头,刚想说自己没事,但他抬起的目光看到井野光滑的粉面时,因 P$8$L~9s  

为淫分身术超额使用带来的淫欲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他的胯下之物迅速将裤子 q)xo-lcb  

顶起,鸣人不知从哪来借来的力气,一翻身就把井野压倒在地上。 vZ&WW9Mnf  

 “鸣人,你干什么!鸣人!”在井野的叫喊声中,紫色的衣服碎片在空中拼 X-Wo]BJ,I  

成一条弧线,飘悠悠地下落着…… YVFIR2</c  

      OzP JM7  

             第四章 观音之慈悲 EE7_{yD= l  

  “鸣人,鸣人,你干什么!”井野被鸣人死死地压在身下,四肢挥舞挣扎着, }~{qmzL>  

她浑身的衣服被鸣人一‘爪’扯得粉碎,几片紫色的残布飘落在两人的身上。鸣 WNp #OGz  

人那双原本蓝得清澈的眼睛此时却变得诡异的血红,细长的瞳孔在眼眸中竖立, 7z6UisYGm  

简直是一双缩小版的九尾眼睛。 [ ^+$*I  

  被淫欲侵心的鸣人按住挣扎的井野,急躁地将裤子拉下,那根甚至比一般成 .5?fu31t  

年人还要粗壮的阳具涨成紫红色,粗壮的血管好像苍龙一般盘曲其上,总是久经 !kqr 6rM  

情场的熟女看到,也要打个寒战。 ,i3>l  

  模样恐怖的阳具撞入井野的眼中,不等她惊呼出声,失去理智的鸣人哪里顾 =IpEyl  

得到什么前戏和温柔,阴茎顺着井野平坦的小腹滑下,粉嫩的阴唇被阴茎顶开, ;yTo?c.ik  

无助地蠕动着。 .Q&NX:  

  死命的向前一顶,撑开,再撑开。下体被强行贯穿的痛楚让井野四肢痉挛地 5,B]l=s (  

抽动,“痛……鸣人……别……”,鸣人双手按住井野的臂弯,仰面朝天长啸一 ]9r,#z  

声,似狐啼,又似狼啸。鸣人一口咬在井野雪白的脖颈上,阴茎猛地加力,整根 $]s^;W  

没入到阴门里,猛烈的抽插使鲜血从两人交合的位置潺潺流出,有被夺去处子之 0CB"cL  

身的精血,也有被鸣人粗暴的侵入擦破阴道流出的鲜血。 ]h nEx  

  井野双腿痛得不能动弹,也不在蹬踢了,腿部肌肉紧张的绷紧,不自然的盘 Q V #-  

在鸣人的身上。“鸣……啊!轻点……轻点鸣人!”井野疼的浑身一阵阵的颤抖, P^]mO^Z4  

本能的将鸣人抱紧,“啊!痛死了,我要死了……啊!” D 3y11Ej)  

  鸣人的牙齿一点点的刺破井野的白皙的皮肤,红色的血滴涂上了鸣人的嘴唇, 0)kD,ur|  

与血红色的眸瞳呼应在一起,更让他显得妖异,恐怖。伴随着鸣人愈加猛烈的抽 :{(1H)  

插,井野的下体的疼痛渐渐被麻木所取代,不那么钻心了,她只觉得自己的下半 %%"rt83h|  

身不是属于自己的,一点点地变得感觉不到腰部以下的存在,只是鸣人不停的撞 X?S9n[c4~  

击让她的身体不停的攒动着。 B|,yv8v$CT  

  “鸣人,你……你怎么了?”疼痛的麻痹让井野总算有力气微微抬起头,当 q<`_R7C~`  

她看到鸣人眼中闪动着的血红,吓得一抖,战战兢兢的问道。鸣人哪里还有残余 hsNJ=  

的理智来理会井野,只是长啸一声,阴茎更加猛烈的抽动起来。 %UWe!9AV  

  “一秒钟六次,呵呵,小鬼,不赖嘛!很有做淫影的天赋啊,哈哈哈哈!” : 4gfKj  

  九尾透过鸣人的双眼饶有兴致地审视着外界的一切。 Wa1qoI 9  

  井野见鸣人不回答,再看看他失去理智的样子,也猜到他可能是被什么东西 h)+#?J  

控制了心神,作为心灵忍术家族一员的井野,自然知道这种乱心的忍术有多厉害, UOJt:c  

反正挣扎也挣扎不开,她干脆紧闭双眼,太过迅速的抽插已经让她的下半身完全 b
^|j|A  

麻木,森林里又变得静悄悄的,在粗壮的鼻息声中,只有一根肉棒在两瓣肉壁中 vtv`o h  

飞快的抽插着。 ]-m[)<P  

  “破万次抽插了,哈哈,小鬼,即使你现在停下来,这女孩半个月也走不了 ixZ:YWQPG  

路啦……”九尾淫荡的笑声再次在鸣人脑中想起,带着幽幽的回音,做了鸣人活 P (9}S  

塞动作的注脚。 8s> CvfEP  

  ***    ***    ***    *** + zg- {  

  时间不知也不知过了多久,在强烈淫欲支持下的鸣人终于达到了精关,一声 ?{ *ev /  

尖利的长啸,肉棒在井野那有些变了形的阴道深处跳动几下,射出了那珍贵的浆 _>5o?|  

液,随着精液的喷发,鸣人的眼睛也一点点的变回蓝色,理智一点点地回到他脑 7CF:{- +i  

中。 D@3Mt~W  

  “我……我在做什么!?”鸣人猛地向后一跳,慌忙将半硬的阴茎装进裤子, !L)Z5$  

“我……我做了什么……井野,井野!?” ~k R[ X~  

  井野大字型软在地上,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睁开眼看了一眼鸣人, |zXxX+jFW  

勉强地张开嘴,轻轻吐出一句,“我会恨你一辈子的……”说罢,便无力地闭上 +2msBp  

了眼睛。 oSaWnG  

  九尾阴森地一笑,“恢复神智了,小鬼?呵呵,居然抽插了十万多次,若是 -jH8{[L  

没有什么治疗的话,这小女孩精致的小肉穴估计要报废咯。”鸣人大急,“你… -<xqG 6  

  …你让我做了什么,我以后要怎么见井野啊!“ Oxo9i:#?V  

  九尾无辜地摇摇头,“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哦,我和你说得很清楚,超过本体 [P_~c{XcZ  

一半查克拉进行淫分身,是会引发淫欲的……”,“你……”,鸣人气急败坏地 ,m:% a.  

想要说什么,却被九尾打断,“先不要和我吵架了,这个叫什么水木的居然偷了 m<<8&{C  

木叶的封印之书,等下肯定有忍者搜过来,你先带着这小女孩藏起来给他治治屄 Gb-wt/W5  

吧!哈哈哈……” Q5l;eOi  

  鸣人此时也没心情问封印之书是什么了,他弯腰从地上抱起赤身裸体的井野, X;YLw?Wc  

跳上一旁的树枝,身形几闪就消失在在从林中。当然,他没忘记地上那些散落的 M2C1B0o  

衣服碎片。 aIS( S.4.X  

  跑出很远,直到鸣人觉得找不到这里来着,才将井野放下,靠坐在树上,关 h9C)"fE2  

切的问,“怎么样,井野……我,我不是有意的。” y-q/# &  

  下体麻木的时候,井野还没觉得有什么,等到此时麻木感缓解了一点,剧烈 e-NX`k-l  

的酸痛才一波波的袭上大脑,她皱着眉,从鼻孔哼出几个音节,算是回答鸣人的 ~7hNO!/*-  

问题。井野的玉门已经被鸣人插得变了形,红肿得有些扭曲。鸣人用眼角扫了几 CDH+r  

眼,狠狠地吞了下口水,双手也不知道改放在哪好了,“井野,对……对不起。 TNnyw>*  

  我真的,真的不是有意的。“ l[H^-:2h  

  鸣人恶狠狠地对着脑子里的九尾说,“九尾,赶快教我个治疗忍术,明天一 xAoh`rHRf  

早还要去见老师的,井野这样怎么行!再说……再说我也不能让她的下体废掉。”, iC<.t* -4m  

九尾啧啧嘴,“想不到你个小鬼还挺会怜香惜玉的,我这里低级的忍术没有,只 UjRa9o@g  

有高级的治疗忍术,嗯……这个丢给你吧。”九尾话音刚落,鸣人只觉脑中亮光 G2h8k]1  

一闪,一个忍术的详细资料清晰地印刻在脑中,似乎他已经将这个忍术用过了几 RDj)OHQO  

千次的经验积累在脑中,“观音之慈悲,好,就是这个了!” M H$v9che  

  鸣人按照脑中的‘经验’,查克拉在体内复杂地绕了几个圈,凝结在手掌上, ?9 ?hl  

一点貌不惊人的绿光笼罩在他的手上,鸣人红着脸将手伸到井野的两腿中间,让 @B%Kg&gv  

绿光接触着井野下体撕裂和肿起的部位。 D|?mnB0~l  

  很奇怪的,井野突然觉得下体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V1f|i,  

那种舒服到浑身每一个细胞的感觉让她睁开了眼,面前的鸣人脸色有些涨红,但 )6Yzm~  

还是认真的将温和的查克拉贴在井野的下体。一瞬间,她竟看得有些呆了,鸣人 xLmfw@6EU  

的身后似乎浮现出一尊闪耀着金色佛光的观音,正伸出手爱抚着自己,对自己微 =|Qlg^[k  

笑。 z
)aEq%  

  “呵呵,小鬼悟性不错,只是虽然我把什么什么的经验放到你脑子里了,你 U mS/V2  

的身体还是第一次用,查克拉控制还不算太稳定,时强时弱,虽然效果差了点, qjeu>:;%g  

不过已经比那些烂的治疗忍术要强也很多了……”在九尾不温不火的说话声中, Tx<Rj1R)  

鸣人的治疗也接近了尾声,绿色的光芒渐渐黯淡,鸣人将手拿开,露出一直重新 mu<rMXf%  

恢复精巧美妙的小穴,撕裂的伤口复旧如初,连残留的血茧也被一扫而光,“井 M N 89I  

野,觉得怎么样?” F%rS<)AVs0  

  井野呆呆的点点头,现在的她虽然体力仍然虚弱,但下体的肿胀完全消失了, )IG]G_  

而且……似乎连处女膜也被修复如初,“鸣人,你……你的治疗忍术这么厉害… (@4LuV  

  …“ $gS u!Hd  

  鸣人脱下自己橘黄色的运动装裹在井野身上,勉强将井野的私密之处遮起, <V_UPM02  

“对不起,井野……” %m$ R  

  远处,水木的尸体旁,闪出几个人影,其中一人上前摸了摸水木的颈动脉, +jvS0!6  

微微摇摇头,启动了挂在耳朵上的无线电,“报告火影大人,发现水木与封印之 J}XSb2|  

书,不过……已经死亡。” f@Pbs ]Y  

—————————————————- 1 LtS  

        第五章 旗木卡卡西 eYJq@48  

  一如既往的晴天,空荡荡的十号教室里,小樱,鸣人,井野三人 `PCc [[VP)  

  百般无聊的坐在第一排,鸣人时不时的拉开门,看看走廊的左右 6g ~Iv  

  。 fD=ZD{ 4h  

  “鸣人,回来做好啦!”小樱搭做在桌边上,冲着四处乱跑的鸣 "KXc|&G  

  人喊道。“但是但是,为什么只有我们第十组的老师还不来啊? + L "6w<  

  “鸣人回过头,”其他小组的人都和他们的老师不知道跑到哪去 ,PEaydwQ?  

  了,连伊鲁卡老师都已经回去了!“ :Fj6 lN91  

  小樱微闭起眼睛,“我也不知道……”,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 ECn _]  

  一阵奇怪的木器接触声,她忙睁开眼,“登一下,鸣人你在做什 #i g l|>c  

  么!?“ =5`89+  

  “嘿嘿嘿嘿!”鸣人搬过一张凳子,坏笑着将一个黑板擦架在门 g?qg/5gU  

  缝里。“迟到的家伙就是不对,小小的惩罚他一下!” `=Bb85?4  

  小樱故作气愤的喘口气,“真是的,我可不知道你干了这事情哦 |# >B.  

  ,和我无关。“内心的那个人格又开始大吼,”这种东西我最喜 Hu>>j_tW  

  欢了!啊吼吼!“ fdqH"BnBc  

  “不过,”一直没有说话的井野插过话来,脸色有些微红,“上 +Y Avq  

  忍应该不会被这种无聊的陷阱打到吧……“ >we^:  

  “嘣”,黑板擦轻轻落下,砸在一颗刚刚伸进来的脑袋上。话还 M_LG,mP  

  没有说完的井野拉着一脸的黑线看着半个身子探进屋子里的上忍 fxdb: `He  

  。 Gms9i_K~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我阻止过鸣人了,但是他不停我的呢! _476meg  

  “一旁的小樱赶忙给自己辩护,一副无辜至极的模样。 ZBo ^x  

  护额上,一头歪向一边的灰白色头发,整张脸遮在一张面罩的下 NXrN==  

  面,只有一只右眼露在外面,这个老师弯下身拾起地上的黑板擦 >%7Mw4m  

  ,“嗯,怎么说呢,我对你们的第一印象嘛……”他揉了揉下巴 H>Q/y sNp  

  ,“蛮讨厌的……” +odwo#Rs  

  不理会鸣人三人郁闷的表情,卡卡西挥挥手,继续道,“OK,以 ,#cO1|+2  

  后由我来做第十组的老师,为了以后更好的合作,大家先来自我 !@*zKI+p  

  介绍一下。“卡卡西顿了顿,见三人都不搭话,”咳,那么我先 wk#d[^!  

  来,我呢,叫旗木卡卡西,兴趣爱好不想告诉你们,理想什么的 0si|`t)I  

  呢……暂时还没有。好了,该你们了……“ #wH1g4q~  

  “这样一来……”小樱扭过头对鸣人说,“我们知道的,不是只 c7}.n<5HA  

  有名字么……“,”嗯嗯,嗯嗯“鸣人一副赞同的模样点点头, mzl;clfV  

  听到卡卡西的话,没什么大脑的他推推头上的护额,抢先开头道 L@eH%a[%  

  ,“我先说我先说,我叫漩涡鸣人,兴趣是拉面,梦想是成为火 !^!#^Hd4  

  影!“ 2 ";4<7r,  

  卡卡西饶有兴致的看着鸣人,心下喃喃道,“哦?这就是那个九 /Pw/wN%  

  尾小子咯,还蛮有趣的……“ LPZ5w]v0;_  

  “我叫春野樱,兴趣……是某个人!”小樱微红着脸兴奋道,同 b7 J! 4  

  时还斜起眼睛撇向一旁的井野,若是往常,井野早要跳起来和小 4)}yA>w  

  樱争执不休了,奇怪的是,井野却一直脸色有些发红的低头坐在 % K7Ky  

  那里,对小樱的话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小樱讨了个无趣,收回斜 i]Sc%R vV  

  视的目光,撇撇嘴,叫道,“井野,该到你了!” LY=h8r6  

  “啊?”井野似乎有些走神,听到小樱叫声,她猛地反应过来, OFfzI  

  “啊!抱歉抱歉,我叫山中井野,兴趣是……暂时没有。” W%5$`x  

  “什么?”倒是小樱有些愣神,井野的爱好,没有?她不是自己 Y^ILB2)  

  的‘忠实’情敌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主动让步?一旁的鸣人望 _$B yAnC  

  向井野的目光有些歉意,不过还好,这柔和的目光落入卡卡西眼 6}.r>  

  中,被当成了同伴间的关心。 6eOm9_p  

  “那么,”卡卡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深色的脸罩挡住了他无良 GB4!]T?1  

  的笑容,“既然都介绍完了,第十班就此成立,不过,你们要通 3N}MyVJii  

  过我的测试才行哦!“ zC4i*nyX?  

  鸣人一愣,“测试?什么测试?” l&3(Meb  

  “很简单,”卡卡西将手伸进口袋,摸出两只铃铛,“等下测试 qqsA*xI  

  开始的时候,你们要从我的手中抢到铃铛,如果没有通过,那么 k1BbKUV  

  ……就会被打回忍者学校!“ uU)"5+{JW  

  三人吞口水的声音,很响。 (X~ xj}h  

  村外的树林边,潺潺流过的小河敲出的欢快乐章,此时鸣人几人 =sz9d{:  

  也已无心欣赏了,卡卡西手中的两个铃铛带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 C 4~ FI  

  ,毕竟,回到忍者学院这个打击,足够大。 3q}1n8A?3  

  “卡卡西老师,我们有三个人,”鸣人满脸的紧张,“为什么只 d2_P>.0e^  

  有两个铃铛啊?“ AY3IdE  

  卡卡西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哦,你说这个啊,那就是说, <Et%AN7  

  你们当中一定会有一个人,回到忍者学校。“ -wjoe.zb6  

  又是一阵寂静,鸣人有些激动的问道,“可是,为什么我们当中 D=lUKn[aE  

  要有人回到忍者学校啊,我们不是毕业了吗?“,”啊……“卡 ) ]=Lru  

  卡西晃了晃手中的铃铛,“这个是我规定的,顺带跟你们提一句 HA>?IjX_  

  ,我接受的小组,通过的人数是,零。“ 1[L!n  

  不再给鸣人几人发问的机会,卡卡西继续道,“没什么问题的话 E0z d-/X  

  那就开始吧,记住,忍者要学会隐藏自己的气息。若是我轻易的 bV ,7D-  

  知道了你们在哪里,那是绝对不可能拿到铃铛的。“ 3(a(?nZ  

  鸣人点点头,闪身钻进一旁的树林,小樱和井野各自闪到不同的 n}kchdxY  

  位置,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气息。卡卡西稍微奇怪了一下,“看来 TY2:WV&  

  这个九尾小子不想他们说的那么神经大条啊,我还以为他会站在 <>qd$TD Z^  

  我面前大吵大嚷的要铃铛呢……“,其实若要是依着鸣人,还真 qdAY4/  

  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还是多亏的九尾在暗中恶狠狠地提示了一 `k4$[W;_  

  把。 Z6D7N/3k  

  “小鬼,我觉得卡卡西应该不是真的要你们拿到铃铛,以他的实 ?^%a <~Y  

  力,若是不想让你们拿到,估计是根本不可能拿到。“九尾对这 |)P.}q!lK  

  个卡卡西也是知道那么一点的,知道他的实力在上忍中也是很高 DTUK h b  

  的了。鸣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啊?不想我们真的拿到 B2/km`5[  

  铃铛,那他想要干嘛啊?“ G/1+Ma*n  

  九尾透过鸣人的眼镜撇了撇将铃铛挂在腰间,手中拿着一本‘亲 Y! 7P  

  热天堂‘看得津津有味的卡卡西,“应该是什么团队精神吧…… d/(2{Y|d>  

  木叶的忍者就喜欢搞这个。“ x#vjc,>S=>  

  畜生的牛犊不怕虎,刚刚毕业的鸣人还没有能够理解团队精神那 =4qL4~4STe  

  个精神高度,他不解地问,“团队精神?什么东西?” .d.*T?5WU  

  “狗屁东西,”九尾嗤笑一声,“我从不相信什么团队啊精神啊 .Y`G|;`  

  的,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什么团队都是口头说说而已,想当 u7XVRKm&  

  初那个木叶毛头小子能封印我,也的确是那个封印术强得可怕, T=h7/G|  

  和那些杂七杂八的团队精神一点关系都没有。“ xWbA2-WU0  

  “可是,”鸣人用九尾告诉自己的方法将自己的气息抹得一干二 *(n f  

  净,“卡卡西老师若是要考察我们的团队精神,我们若是没有符 ;tz5  

  合要求,不是不能通过嘛?“ `vDP  

  九尾狂笑几声,“你真的拿到那个铃铛,不也是通过嘛。”,鸣 hud &#G  

  人又被九尾弄得愣愣的,“你不是说拿不到……” 1PG/a~  

  “笨蛋,”九尾嘶吼一声,“我是说你们几个拿不到,有我堂堂 oR-iWk  

  淫妖狐帮你,你可能拿不到吗?“ v U  

  “但是,那就会有一个人回到忍者学校,”鸣人又想起自己对井 c^hwh P$  

  野的暴行,浑身有些不自在,“她们两个我都不想……” %#bb- 4g5  

  “嗯……这个倒是的确,那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妞,丢了就可惜 (5`"+"jQ}  

  了,不过,三人一组是既定的,如果少了一个,就构不成小组了 bd`F]e`  

  ,如果你真的拿到了铃铛,估计这个卡卡西也没什么话说,会让 m|1pJEWiV  

  你们三个都通过的,“九尾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还有小鬼,你 `Q#a^,]B  

  最好能逼他把那只眼睛露出来是用,这样你就能用淫查克拉模拟 *W CbPeF  

  他的写轮眼了。“ bd 0H;  

  “什么什么,写轮眼?”鸣人情绪一动,差点把气息泻出去,“ |!aBniD3  

  写轮眼?那不是佐助他们宇智波一族的,那个什么,血继限界么 3Hs}:X F  

  ?可是卡卡西老师,不是旗木……额,血继限界也能模仿?“ V9T <#  

  九尾不耐烦地啊了几声,“具体的我也不大知道,毕竟我在你这 ;*DKw/A  

  里封印了十几年了,不过据说是他的一个姓宇智波的朋友临死移 Q%[a Zf:;  

  植给他的……另外血继限界这种东西算什么,除了九眼冥王大人 bc)voo <u;  

  ,这世间的一切没有我淫查克拉模拟不了的东西,不过你的查克 Gr<06%oMe>  

  拉量够不够用这些东西,可就不一定了……好了好了,别说这么 !kg&GKovO  

  多了,小鬼你想想怎么拿到铃铛吧。“ <(>E:g$SVC  

  鸣人再次点点头,双手结印,一个淫分身瞬间出现在身旁,淫分 0WUhu +(O  

  身掏出几把手里剑和苦无,甩手就扔向了卡卡西,自己也飞身跟 8q0LNh  

  在这些忍具后面射了出去。 aZ(k !  

  卡卡西眼睛都没有从‘亲热天堂’上移开,脚下微微一动,身形 ax0b>  

  一闪就将几把忍具闪了过去,同时抬起没有拿书的那只手,一把 pzi3n$  

  抓住了淫分身击来的拳头,信手一甩,就将淫分身甩出两丈多远 l~=YB~[1  

  ,打着滚摔在地上。 g[I/ZTY  

  如果鸣人经验很丰富,见过很多忍术的话,凭借那种模拟的能力 HH>`vQF5X  

  ,那么他的这个分身一定不会发愁没什么忍术用,但是现在,鸣 $XN?R|J  

  人会的除了淫分身以外还真的就没有什么了,淫分身挥着拳直线 kMnWu:  

  的攻击了上去。 nH:)th~  

  “直线攻击,如果你的速度不是比对方快上无数倍的话,是不会 ?/*DG l  

  有什么效果的。“卡卡西再次抓住了淫分身的拳头,一下子扔到 1%p )?e{1  

  了一旁的小河里。 ye({PG  

  “哈哈,小鬼,这种程度的攻击,你连中忍都伤不到,怎么可能 ynN[4Mg  

  从上忍身上拿到东西。“九尾用嘲笑的目光看着被卡卡西丢来丢 =[4 ea  

  去的淫分身,讽刺道。鸣人也狠狠的回了句,“还说呢,你说要 ?N Wruq  

  帮忙,也没给什么实质性的帮助,现在还不是我在夺,若不是淫 t65k!xhn,  

  分身要承受等同本体致死伤害才会消失,我的本体恐怕现在已经 tkJ=#  

  遍体鳞伤了!“ amrsPa;sCo  

  “哟哟哟,小鬼,不要这么性急嘛,不过我脑子里真的是没几个 n@u&#yEN  

  忍术,凭我以前的查克拉量,只要直接释放查克拉就可以了,根 0?-<Ml~P`  

  本不用什么忍术啊幻术啊这种东西的,只是有些淫遁术和比较高 dHm.nc|aR  

  级的术了,“九尾好像故意逗引鸣人一般,说了前一段很诱人的 ]/p ep`N  

  话后,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惜这些高级术需要的查克拉都比 2[RmY  

  较多,不是你现在的查克拉控制能力能用的。“ $nnnyUE{N  

  “那你要怎么帮我,不是就让我用分身不停的打来打去吧?”鸣 Lm/:k]Xj[G  

  人也显得有些急躁,甚至想本体参战,却被九尾喊住,“你这小 7q1~$>b9  

  鬼怎么不懂玩笑呢,我堂堂淫妖狐难得开个玩笑的……“见鸣人 >F rlghy  

  要急,九尾忙道,“停停停,我不和你这无趣的人幽默了,帮助 QtC4:T  

  是吧,送你套体术好了……“ xj>}t*");  

  体术,顾名思义,是靠身体技巧来打击敌人的一种手段,比较高 +aR# W~  

  级的体术可以借助查克拉获得更强大的打击能力,比如木叶村日 6L4P9b  

  向家族的柔拳,便是利用查克拉封住敌人的穴位,使之失去战斗 Z83 $U(i2  

  的能力。 zj<-_j  

  若是说出去,肯定不会有人相信可以在一瞬间学会体术,但鸣人 r3)Ozw  

  与九尾不一样,九尾是直接在鸣人的脑中加入东西,就像是使用 9b*hD7DMc  

  了无数次一般,大脑会直接习惯这些东西,并且条件反射的带动 =Qbee|wx  

  身体执行,不过肉体强度和适应程度,就是没办法的东西了,只 Z37.8j.z  

  能靠鸣人练习。纵使这样,也是极其可怕的学习方法了。 T/t>^kH[H  

  混沌手,传说中从中国的道教传来的恐怖体术,虽与柔拳一样, S*|.Nzu_  

  都是使用八卦乾坤的道理,但却不知比柔拳高明了多少倍,以静 YHcvPzik  

  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在自己的八卦中,一切都是混沌的,体术 SNO+c  

  使用者的一举一动都是天道的必然,因为这种体术原本是使用一 f<h+h6o@  

  种叫做真气的能量,与查克拉不大一样,所以传过来之后,变成 {/^0a<  

  了一种无查克拉辅助的纯体术,但那威力,也是恐怖至极的,要 eFbGyzX  

  知道,施力的方法决定作用的效果,一个完美的力量使用,可以 CY lgY  

  用一成的力量将十二成的力量压制。 U FDw~p  

  从河中爬出来的淫分身,亦感受到了本体脑中多出来的东西,也不再像 Y Q+?/.5  

  刚刚那般横冲直撞了,而是散步一样的走到卡卡西面 ~)hUdO{  

  前,看似软绵绵的点出一指。 [Fn_zsz3,  

  就在一旁隐藏气息静静观察的小樱和井野以为鸣人胡闹的时候, 5[W`G#c/  

  卡卡西却突然脸色大变,将手中的书丢入口袋,猛一转身,堪堪 iM8!=V  

  夺过了淫分身这刁钻的一指,可分身脚下微微一错,身形便巧妙 hFUoI#t  

  地挡在了卡卡西变招的位置上,并指为掌,点向卡卡西的胸口, (Zs_#n=5  

  卡卡西被淫分身这两招毫无破绽的攻击逼得退步可退,只得伸手 Gf8@3m  

  招架淫分身的刺来的四个指剑,淫分身见卡卡西防御,手微微一 EAOlA_H  

  晃,将进攻的路径偏移了肉眼难见的一点点,轻轻的击在卡卡西 ;|Y(CLf  

  伸出的手掌上。 rhu?1Vw  

  这一点找的又多精准,只有卡卡西才有最深刻的体会,这就像是 GL 2w.6AR  

  一面坚固的墙,只消找到它的重力点,一点钻头就可以让它崩塌 d?Q*B  

  。 THU>bLvQ  

  卡卡西的双手顿时被卸去了力道,淫分身转手向下一探,摸下了 itC^+bz3  

  卡卡西身上的两只铃铛,轻轻的捏在手里,故作帅气甩了甩硬硬 1l_Gr/W  

  的头发。 e`jR,Byz]  

  “夺铃,完成。” ;!.TH)I:  

—————————————————- (dtA1bh:f  

  第六章 写轮眼 /AF #d%q|  

  “哈哈,卡卡西老师,你也不过如此嘛!”鸣人的分身一手提着铃铛,另一 ~ k$8=2M  

  卡卡西正正护额,一滴冷汗从额角留下,刚刚鸣人的两次攻击,技巧与角度 e-/FuHZ  

实在太过完美了,若不是自己的速度和力道远远强过他,恐怕……卡卡西想了想, qnmrO]lr  

故作悠闲地开口道,“哟,鸣人,你拿到的是铃铛吗?” 9W|`ko  

  “什么?怎么可能不是铃铛?”鸣人一愣,下意识的将两只铃铛拿到眼前, U% zC>y1  

还没来得及看仔细,就听到‘砰’的一声响,两只铃铛在手中变成了两块普普通 4FWX<]4K  

通的石子。抬起头再看卡卡西的腰间,两只铃铛依旧在那里摇晃,发出清脆的响 Ut85&U  

声。 F=Fy!nB0  

  鸣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正发愣,替换术这个名字卻沒有任何征兆地突 w&o1<I!2)  

然出现在他的脑中,他愣了愣,脱口而出道,“替换术?” ke,ieq)0$  

  “哦?你居然知道替换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间,卡卡西脑中的吊车尾鸣 6H~cTGG!![  

人形象被整个推翻,他眼前的鸣人,简直就是一个极品的天才忍者。既然知道替 4d$D}IHh  

换术,那么能使用到什么程度呢?卡卡西暗想,他左右手各拿出一直苦无,冷不 J:_3S"3_z  

防对着鸣人将右手的苦无丢出。 m6+KL8G  

  苦无正中目标,钉在分身的胸口上,一旁躲在树丛里的井野惊的用手堵住了 Vc F fl0  

嘴。而卡卡西那只露在外面的右眼却露出了几抹笑意,左手苦无虚空一挡,一声 u}C3^Q(M  

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中彪出几星火花,鸣人的身形显露在空气里,同时,那个受伤 }*f}+c$  

的‘鸣人’随着一团烟雾,变成了一块圆木,那把苦无正插在木桩偏上的位置上。 yp>@9853  

  “用得近乎完美,”卡卡西微笑着将苦无收起,“听你学校的老师说,你是 QE/i+04{  

一个吊车尾学生,不过今天发现,似乎不是这样的,莫非你在一直在隐藏实力?” .owUp^  

  “这个……”鸣人一时也不知说什么,稍微楞了一下,一掌攻向卡卡西,以 m @ 3tUJ  

掩盖尴尬的气氛。 Z).%(@:  

  卡卡西也认真了起来,鸣人的身体明显跟不上意识,在速度上落后了卡卡西 n}H[/;03  

一大块,但技巧上却比卡卡西强了许多,一时间两人打了个平手,难分上下。虽 JV^K}i  

说鸣人难以伤到卡卡西,但他的目的仅仅是那两只铃铛,卡卡西护住铃铛的同时, ;MA:`   

无形中也就吃力了一点。 N,nR~(2P=  

  “嗯,有意思……”卡卡西猛地退出十几步远,“虽然我不知道你的这套体  

术是在哪学来的,不过真的很厉害,但是你的速度和身体似乎都跟不上技巧啊…

  …“卡卡西把护额推到额头上,露出一直嵌着一条骇人伤疤的左眼,他缓缓  

将左眼挣开,露出一只血红色的眼镜,三只勾玉在瞳孔周围环绕,怪异非常。”   

不知道用了写轮眼之后,你这不完全的体术还能否坚持得住呢?“   

  写轮眼的确有它的神奇之处,露出左眼的卡卡西与刚刚判若两人,出拳愈发

的诡异,往往在鸣人攻击之前,就封住了他的招式。鸣人心中着急,招式也渐渐

杂乱了起来,冷不防被卡卡西一脚踢在胸口,还没来得及用替换术,整个人已经   

倒飞了出去,随着尘土在地上带起一条宽宽的痕迹。 e)rQS7Yd  

  “鸣人,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但对于强者,还远远不够,不要骄傲,这次的  

测验算你们几个合格了。”留下一句话,卡卡西的身形一闪,消失在鸣人眼前。  

  仰面躺在地上的鸣人分身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眼珠一转,两只三勾玉写轮眼   

旋转着取代了原本蓝色的眼眸,“写轮眼,这感觉真好……”

  ***    ***    ***    ***   

  井野神情有些恍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整个测试,她和小樱完全没有露面,

只是鸣人一个人和卡卡西老师的缠斗,虽说最后鸣人被卡卡西老师踢飞,但鸣人

的实力仍远远的超过了她的意料,伸手摸摸脖子上鸣人咬破的痕迹,思绪似乎又

飘回到那个夜晚…… 4 f_n<he  

  “井野,井野?在想什么?” [H.ra#0R|  

  “呃……呀!”井野回过神来,正看见鸣人笑眯眯的站在面前,顿时羞得红  

晕满面,“没……没什么。”鸣人关切的扶住井野,“怎么,不舒服么?”,井 (

野摇摇头,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道,“没,没有,身体恢复得很好……很好 ;:,  

……” zhYR  

  井野的脸越来越红,残留在体内的淫查克拉感受到宿主的情绪波动,开始活  

跃起来,一波波突如其来的快感让井野软倒在鸣人的身上,粘稠的淫液拖着长长

的,从她努力夹紧的双腿中滴落,“井野,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鸣人感

受到井野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下意识的抱紧了她。男性的气息嗅在井野鼻中,

反而更刺激了内心不断升腾的欲火。

  “鸣人……我……我好热……救救我……”井野挣开涣散的眼睛盯着鸣人,  

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鸣人焦急的询问着,可是半清醒   

状态的井野哪里能说清楚问题。“小鬼,你怎么这么笨的!?你再这么拖一会,

你这个小老婆怕是要烧坏身体了。”九尾的话竟难得地有些指责的味道。“那,

那怎么办。”鸣人抱着井野剧烈颤抖的身体,也有些不知所措。九尾的回答倒是  

很简洁,“抱回家,做爱。”,“什么!?”鸣人诧异不已,九尾接着解释道,  

“你上次在她的体内残留了一些淫查克拉,他们引发了她的淫欲,除了阴阳调和 `  

别无他法。另外,你上次的暴力恐怕给这女孩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和阴影,这次温  

柔一点。” l;BQ |FG  

  “哦……哦,”鸣人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应了两声,抱起井野跑向家里。只

可惜越忙越乱…… I}CfA.b  

  “鸣人,这么急?呃,这不是井野么,她怎么了?”鸣人在拐角迎面与小樱 碰了个正

,鸣人的脸抽动了几下,支支吾吾地对付了两句,就越过小樱急冲冲 "

的跑了过去。 B++uqx>  

  小樱看了看鸣人慌张的背影,忽然发现地上留下了几点水迹,她弯下腰用手  

指挑起一点问了问,奇怪的气味让她皱了皱眉,对鸣人的行为更加怀疑,“不行,

得跟上去看看,鸣人今天太奇怪了。” 9fkLD/  

  鸣人拉开门,将井野顺过门来,刚然回头,小樱伸手按住了没来得及关上的

们,“说,你们两个想干什么,行为太奇怪了!”鸣人急的团团转,怀中的井野

用难以听清的声音喃喃着,“鸣人……热……我要” JrQVecEf  

  不管了!鸣人狠狠一咬牙,也不管门口的小樱,转身飞快的跑上楼,回手关

上卧室的门,轻轻地将井野放在床上,紧张地解开井野凌乱的衣服。双手涨满了

血液,滚烫滚烫的。 `PN"`Jpm  

  虽然鸣人上次和井野有过一次经历,不过那毕竟是在鸣人失去理智的情况下,

如今的他可是清醒的很,怎么能不紧张。诱人的女体一点点的暴露在空气中,鸣

人脱下了自己的那身橙色的运动装,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缠在床榻间,鸣人狠狠地

吞了一口口水,将自己的肉棒顶在井野的小穴上。

  两片阴唇自然的张开,肉棒顺着狭窄的通道一点点的滑进少女的体内,被观  

音之慈悲修复地处女膜显然不能阻挡鸣人这杆凶器的入侵,随着井野一声轻叫,  

她的第二次处女身宣告破碎。

  肉棒一直深入到井野的花心,一团团温热将鸣人包裹起来,他兽吼一声,下

;体缓缓地抽动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井野觉得自己仿佛要溶化了一般,沉浸在浓  

浓的快感里,一声声醉人的娇啼从她口中咛出,飘满屋子,亦飘到门外。

  趴在门边的小樱从锁孔将两人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井野的呻吟似有着   

魔力一般,钻进小樱的耳朵不肯出来,看着井野那欲仙欲死的表情,她的手不自

觉的伸向下体擦抹起来,不大一会,处女的淫液便沾湿了一大片衣服。  

  她的鼻息一点点的凝重起来,屋内两人发出的声音成了最好的催情药,小樱  

将身体靠在门上,不住的用手擦摩着自己的下体。可鸣人在慌忙之中并没有将卧  

室的门锁死。 yZG*$ 8  

  “吱呀”,门轴猛然转动的声音,失去支撑的小樱一下子冲进门来,摔倒在 [eDH6  

地上,一只纤手还停留在玉户上…… <@k+S,(N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