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麓百貨商店 3/4

  兩個星期以后,我在兩個女孩子的攙扶簇擁下,回到了山麓,回到了自己的家。

  好象隔了一個世紀那麽久,我不在的時候,兩個女孩子一個看店,一個照顧我。

  我也算是享盡齊人之福了吧。

  “今天一定要慶祝,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說。

  “剛拆的線,你別再胡鬧了。”明明說。

  林倩在給我們削蘋果。

  “我神武不,連麻藥都沒打,堪比當年關云長啊。”

  “是啊,那你現在讓我捅捅傷口好不好。”

  現在的我,還不敢做一丁點大的動作,第一個星期,每天被巨大的疼痛折磨著,止痛針也沒少打,但是在兩個女孩子面前,我不能沒面子,所以,我一直都微笑的面對,在巨大的幸福面前,我滿心的感激,所以,我當然要微笑面對。

  “那你捅吧,讓你看看什麽是男人。”我笑著說。

  她當然不會捅,她用手輕輕的撫摩,眼神里充滿了憐意,眼睛又紅了。

  “別感傷了,我們都不是挺好的嗎,好明明,笑一個。”

  明明又看了看認真削蘋果的林倩。

  “可是倩妹妹……”

  “我,沒事沒事,我可逮到機會大干一場了,好久沒碰過男人了,嘿嘿。”她頑皮的笑,這一笑,把明明弄哭了,“姐姐,沒事了,別哭了!”林倩的聲音象個乖寶寶。

  我示意林倩不要管她,女孩子遇到什麽難過的事,最好是先讓她哭個夠,然后再采取下一步的安慰對策。

  明明擦著眼淚,又摸了摸林倩的臉,這個動作換來的后果是,兩個女人開始抱在一起哭。

  情況好象有點複雜,我也沒什麽辦法,我想,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吧,應該是這樣子。

  因爲我的傷,我們又把時間調回了原樣,早八點到晚七點。

  我身體恢複的速度特別的快,因爲心情好,半個月,我就可以下地做事了。

  第二十八天的時候,我感覺完全恢複了,人也胖了起來。

  肚皮上的疤痕,要永遠的跟著我了,也好,這樣讓我覺得自己還陽剛一點。

  一轉眼,除夕夜還有兩個星期,時間過得還真快,我總害怕,第二天起床的時候,看見自己的白發。有時候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有點毛病。

  這個時期,是一年里最忙碌的時候,常常貨都上不到。

  因爲這件事,今年下手儲貨的時候已經晚了,被其他那幾個半死不活的對手趁機撈了一小把,也行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就當做善事好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吧。雖然並不是甘心的。

  明明家里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來,問她什麽時候回去。

  林倩一直和姥姥說假期在這里打工賺學費。

  最后我們三個研究了一下,二十九閉店,各回各家,初四再回來。

  到處洋溢著過年的氣氛,來買貨的熟人都在問我們打算怎麽過,我們告訴他們,回家團聚呗。這個時候的人,看起來又和善又可愛。

  小年那天,兩個女生非要我帶她們放鞭炮,我說她們是小孩子,她們說我是老頭子。

  我還真是好久沒放過這東西了,鞭炮噼里啪啦的響,她們捂著耳朵,臉上洋溢著迷人又喜氣的笑容。

  又要過年了,每個人又都長了一歲,兩個女孩子會變得更美麗,我也會變得更成熟,回想這一年的經曆,一幕一幕的在我腦海里浮現,明明的到來,林倩的到來,山麓和我的變化和我們之間的故事。

  每個笑容我都記得,每一滴眼淚我都記得,每一次纏綿我都記得,親愛的明明,可愛的林倩,我在這里,偷偷的祝福你們………希望你們每天都這麽快樂,不,是每分每秒都快樂!

  “喂,都放完了,你傻站著干什麽啊?”

  明明的聲音把我從情緒里拉了出來。

  “哦,你們過瘾不?”

  她們互相看了一眼說:“不過瘾,再來!”

  三點多一點的時候,我們就收工了,每個人做了三個菜,白酒啤酒葡萄酒,把小飯桌擺得滿滿的,女孩子天生就是藝術家,要是我擺,一半的菜都擺不下。

  屋子很溫暖,不光是溫度。

  “干杯!”碰杯的聲音清脆動聽。

  林倩站起來,說,“我提一杯。”

  我們笑著看著她,把酒杯舉起來。

  “感謝,英俊的小山哥和美麗的明明姐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非常非常開心,非常非常滿足!”然后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光,“好辣。”她又頑皮的把舌頭吐出來,小模樣特可愛。

  “該你了,什麽大山小山的那位。”明明說。

  “我是總老板李小山,當然要壓軸了。”我說。

  明明無奈的看著我,遇到這樣的男人,該怎麽辦呢?

  “感謝小山哥和林倩妹妹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我,謝謝你們,我希望,我們永遠在一起!”說完也把酒一口喝干!

  我和林倩開始鼓掌,與其說贊賞,還不如說起哄。

  “該我說了,我就一句話,認識你們之后,我知道了,什麽是幸福!”

  兩個女孩子看著我把酒喝完,眼神里都是感動。

  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得暈暈忽忽的,剛才還是分賓主落座的席位現在卻擠到了一起。

  屋子的溫度開始升高,兩個女人開始吐氣如蘭,我的心和雞巴也一起跳了起來。

  明明眼睛迷離的看著我,伸手就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含到嘴里吮吸,完全不顧及林倩的存在。林倩的眼睛冒著火焰,可是我看得出,她在強行的控制著,她倒了下去,好象是要睡去的樣子。

  “不知道某個人還願不願意過來打下手了。”她吐出雞巴,擡頭對我說,臉上挂著淫蕩的笑容。

  我的心劇烈的跳動著,明明啊,你要干什麽?

  林倩一下子坐了起來,怯怯的看著明明,眼神里的欲望,就快掉了出來。

  “來吧,沒關系。”明明微笑著看著她,笑容里寫著鼓勵。

  林倩用撲的動作飛過來,先是在明明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后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一圈一圈又一圈,我有點不知所措。

  事情我已經不能控制,欲望已經吞噬了最后的理智。

  兩個女人象兩只吃一根骨頭的狗,舔吸著我的雞巴。

  明明含著雞巴的時候,林倩就含住我的陰囊。

  我有種從腳跟爽到后腦的感覺,這種只有在電視里才能看到的畫面,今天,奇迹般的被我遇到了。

  兩個女孩子的口水把我的雞巴、陰囊、大腿內側、陰毛都弄得濕濕的。

  我用手把兩個女孩子的上衣全部脫掉。

  兩對雪白的乳房,以各自的節奏搖晃。

  林倩的乳房碩大而飽滿,明明的乳房渾圓可愛,我一只手抓住一只,狠狠的揉搓林倩,輕輕的揉搓明明,兩個女人開始呻吟,這呻吟,刺激著我的神經。

  強烈的快感讓我迷失,我仿佛看見,在很遙遠的年代以前,就有我們三個在屋中同樂的景象。

  我把明明的頭擡起來,和她熱吻。

  林倩順著我的雞巴往下吻,舌頭掠過大腿,小腿,一直舔到每一個腳趾,明明用手套弄著我的雞巴。

  太久沒有做愛了,我仿佛已經失去了調情的耐心了,我粗暴的把明明按到床上,狠狠的用雞巴插她。明明大概也是如此,小穴把雞巴包得緊緊的,還少有的開始迎合我的動作。林倩從后面抱住,用碩大的乳房摩擦著我的后背,一只手在自己的陰蒂上使勁的揉。

  屋子里的氣氛,變得淫靡不堪!

  我兩只手把明明的乳房弄出各種的形狀,雞巴和陰道壁激烈摩擦的快感一陣陣的麻木著腦海,明明的小穴異常的濕潤,源源不斷的流淌著淫水,林倩又把舌頭伸進我的屁眼,舌頭的攪動,差點就要了我的命,我感覺爆發在即了。

  “啊……啊………啊……”明明似乎也是臨界點了,她的身體顫動起來,這是她高潮的征兆。

  我們幾乎同時射了精,射精后的我們,緊緊的抱在了一起,林倩把被子拉過來,三個人一起躺了下來。

  我放下明明,和林倩親吻,抓她的乳房,給她口交,最后用手指把她送上了高潮,她高潮時候的表情又把我的雞巴弄硬了。我還從來沒在這麽短的時間內恢複過呢,我又把雞巴放進林倩的小穴中抽插,林倩好象也沒想到,睜開眼睛看著我,眼睛里,充滿著情意。

  我被她的眼神感動了,這和上次在飯店里母狗發情的眼神完全是不一樣的。

  “倩,舒服嗎?”我一邊插一邊問她。

  “嗯……舒服……死……了………不……光……舒……服……還……幸……福……”

  “哥哥……插……死……我……了……我又……要……來……了……”

  我真的還沒插幾下呢,她又高潮了,我又掉過頭去插明明,又插了不知道多久,我們誰也沒射,就停止了。

  三個人在被里,大口大口的呼吸,兩個女人用身體把我擠在中間,四只乳房全都放到了我的胸膛上,我感覺呼吸都有一點困難了,不過,那感覺真是沒法子形容了。我對自己說,男人做到這個份上,也算是沒白活了。

  我想抽支事后煙,可是兩個胳膊被兩個女人的頭一人占了一個,我還很享受現在的溫存,不願意把胳膊拿走。明明好象知道我的想法,起來拿了支煙,放到我的嘴邊,她把火機給了林倩,林倩感激的一笑,把我的煙點著了。

  可是,新問題又來了,她們還是一人占一個胳膊,我只能完全依靠嘴了,兩個女孩子看我的樣子,嘿嘿的笑了。

  “我們不要讓他彈煙灰,看看一會落到哪里。”明明提議。

  “嗯,這個主意不錯哈!”

  她們改變了姿勢,每個人用兩個胳膊挎住我一只胳膊,然后又用乳房把它壓在身下。

  當煙灰掉到我臉上的時候,屋子里爆發了一陣歡笑,兩個女孩子舉起手做出了勝利的手勢,而我卻在心里做了一個比她們更得意的同樣的手勢!

  她們一個一個的睡著了,我的胳膊還嵌在她們的乳房中間。

  我卻怎麽也睡不著,我想任何一個男人在這個時候都會無法入睡的。

  這一年的小年,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個,奇迹!

  我有種預感,一場激情的風暴,就在這個冬天,降臨!

第四章 今年煙花特別多

  二十九的時候,我們三個分別回家過年。在長途客車站,兩個女生都掉了眼淚,我是抱完這個抱那個,所有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很怪異,他們打破頭也想不明白我們之間的關系,連我自己都想不太通,何況是只看了一眼的路人呢?

  我家比較遠一些,因爲要開店,父母把本市的房子給賣掉了,搬回了老家。說實話,我虧欠他們太多太多,從小到大我花錢就不少,比一般孩子可能要多很多,家境隨著我的成長而越來越差。好不容易熬到我快畢業的時候,可是我卻被學校開除了,沒有辦法,父母只好把家里所有的積蓄和房子拿了出來,搬回了親戚比較多的我們原來住的那個小縣城。

  這兩年,每次回家我心里都特別難過,這一段路程,在我心里怎麽也走不過去。

  到家的時候,父母還是老樣子,讓我的心稍微寬慰了一下。或許,人生下來真的是不平等的,或許,他們生我,本身就是個錯誤。但是他們不會埋怨,不會袖手不管,比起孩子們是否成龍成鳳,他們更在乎自己的兒女是否安康幸福。看著他們一天比一天多的皺紋,我就心如刀絞,沒有辦法形容這種苦澀,沒有辦法形容。

  “小山啊,聽說生意特好?”老媽笑著問。

  “聽我說的吧,我們還欠別人錢不?”

  “還欠你老姨三萬六,她說不著急還。”

  “你要能周轉過來就趕快還人家。”爸爸說。

  我點了點頭,說沒問題。我把這一年的經營狀況給他們大致說了一說,他們已經不象第一年的時候那麽上心了,他們只是告訴我:“你覺得好就可以了。”

  我給老姨打了電話,拜年寒暄以后,要了一個可以寄錢的卡號,我才發現,還錢也算是一種揚眉吐氣吧,從此以后,我的腰板又可以直一點點了,找回一點曾經丟失在風中的尊嚴。

  老爸帶老花鏡的樣子特別好玩,他的眼睛以前可是巨好的啊,他的手藝也是一樣的好。一切都平淡得和過去沒什麽兩樣,話也不是很多,吃完了以后,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了。這時候,電話響了,是林倩。

  “小山哥,猜猜我是誰?嘿嘿嘿。”

  “你是‘淫賤’。”這個音和林倩真的還挺象,我笑著說。

  那邊傳來咯咯的笑聲,我猜她一定是龇著兩只小虎牙吧。

  “你真是壞死了,呵呵,你到家了嗎?”

  “嗯,你呢,姥姥還好嗎?”

  “好著呢,身體特結實,出去打麻將去了,剛學的。”

  她的語氣特別的開心,我微微的感動了一下,她外婆還不知道林倩的事吧,不過她可以不必知道,我會把她的外孫女照顧得很好的。

  “好好陪陪姥姥吧,別惹她生氣,知道嗎?”

  “知道啦,我會聽話的,對了,小山哥。我想,我想把事實告訴她。”

  “別啊,善意的謊言,她那麽大歲數了,說不定還爲你驕傲呢。”

  “可是,可是我不想騙她,我長這麽大就沒騙過人,看到姥姥,我感覺話好多次都到嘴邊了…………”

  聽了她的話,我沈默了好一會,林倩啊,我怎麽總忘記,你只有二十歲啊。

  “聽話吧,別說了,以后的事情,交給小山哥來處理好了,嗯?”

  “嗯,好吧,聽你的。”她的語氣已經沒有開始的時候歡快了。

  “你是不是忘記什麽話沒說了?”我笑著問。

  “嘿嘿,小山哥,過年好啊!”

  “林倩妹妹過年好,幫我問候姥姥。”

  “嗯,那我挂線了,明天夜里再打給你。”

  “好,拜拜。”

  這個電話剛收線,明明的電話又來了,我看著來電顯示,心里一甜,臉上卻有一絲苦笑。

  “李小山!我給你打電話,占線,給林倩打電話,也占線,你們是,奸夫淫婦!”她的語氣超可愛,我真不知道世界上還有沒有比這更可愛的語氣和聲音。

  “是啊,我們在電話里做愛了,哈哈!”

  “哎,佩服死我們的總老板了。”

  “家里還好吧,有沒有問起我啊?”

  “好啊,問起你?媽媽連你的名字都不記得了。”她邊說邊笑。

  “大事不妙啊,以后要好好在丈母娘前獻殷勤了。”

  “你可別,我媽這幾天就帶我相親去了。”

  “什麽!你……”

  “嘿嘿,開玩笑的,以后你不好好對我,我就讓媽媽給我相親,而且我們這里,打我主意的男人可以輕松平掉咱們那個小店啊。”她聽到我著急的語氣,顯得那樣的開心。

  “哈,你想讓我再挨刀子嗎?”

  “去,大過年的,不許說這種話,不過年也不可以,以后都不許說!”

  聽了她的話,我的心好象有股暖流漾出來,瞬間流到身體里的每一個角落。

  “對了,你怎麽會讓林倩…………”

  “這個啊,說來話多著呢,回去我們再細說好了,過年好,大色鬼,真是便宜死你了!”

  “過年好,親愛的。想你!”

  “你就嘴好,哼!”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是那麽的溫柔。

  “真的想你,明明,安心的過年,回去后我們繼續一起努力,記得我說的話嗎?”

  “記得,好好的過,好好的生活……”

  她沈默了,我知道她在想什麽,每個人對幸福的期望都是一樣的,當兩個人爲同一個目標努力的時候,那種幸福,就開始釋放能量,足以填滿所有的不幸!

  收線了,我的腦海突然出現了兩個女孩乳房搖動的情景,我覺得自己還真龌龊啊,男人,真的永遠是兩個半身結合著思考的嗎?

  靜下來的時候,我開始回想過去所發生的一切,明明第一次來的時候那個表情,第一次做愛的時候那些呻吟,下棋的時候,吃火鍋的時候…酒店里的林倩,商店里的林倩,雪地里的林倩……

  她們每個人都給我這樣那樣的側面和樣子,我在她們心中又是什麽樣子呢?又有多少臉孔讓她們回味呢?我們以后該是一個什麽樣的局面,難道我真的可以同時擁有兩個女人嗎?

  我總覺得這樣的心情有些惴惴不安,卻又覺得異常的刺激,還是那句話,想不通的問題,就交給時間,time will tell…………

  洗完澡之后看了會書,看看自己屋子里的小電視,诶?N年沒看過電視了,把這個拿到店里怎麽樣,還有影碟機,都拿去,對,還有我從小就開始收集的黃書黃帶黃碟,我看著這些東西發呆,這些,在我的青春期謀殺了我多少精子啊,我又看了看我的右手,心思不知不覺的飄回了那個年紀……

  那時候我很害羞,看見女生就臉紅,班里有個女生叫小遠,姓岳,對,就是她,岳小遠,長得象天使一樣,我想我這輩子再也看不見那麽美麗的女人,比我看到的任何一個明星都漂亮好多倍。每次放學,跟在她后面的男生足可以和古惑仔里的大場面相媲美,我是最末尾的那個。我從不敢和她說話,不敢正面看她,我只能以最隱蔽、最神秘的方法注視她,她笑起來那能量足以讓我毀滅!

  一天,我值日后出門,基本已經沒有幾個人了,我發現她和一個男生在角落里接吻。

  那個男生也是我們學校著名的少女殺手,看著她紅紅的小臉,我的心痛得要命。

  我閉著眼睛往家跑,想要忘記剛才的一切,可我忘不掉,忘不掉那刺痛感,無比的失落就象潮水,把我淹沒。

  她怎麽會這樣子?我開始鄙視她,強烈的鄙視。

  我用手狠命的套弄著自己的雞巴,腦子里想著她在我身下淫蕩的表情!

  “我要操死她,操死她。”一個聲音來自心底。

  “小山,操死我,操死我。”一個聲音來自幻想。

  在這樣既痛苦又刺激的夾擊下,我的精液射得好遠,那是我有手淫記憶以來最激烈的一次。之后我就哭了,淚水也流了,精液也流了,那一刻,我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真的我,我分不清,是愛她,還是恨她,反正,她的影子始終揮之不去。

  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因爲分文理科,她被分到了文科班,我見她的次數就少了,但是,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注視著她,沒有因爲見面的減少而停止。

  一個星期天,那時候一周只有半天假,就是星期天的下午,我決定上街去買點參考書。

  正在書店挑書的時候,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

  我轉過去的時候,臉刷的一下紅到了脖子,這不是……她嗎!

  “你不會不認識我了吧,把眼睛瞪那麽大干什麽?”她說的、笑得都那麽自然。

  我的心卻撲通撲通的在地震!

  “我,我……來挑書,你也是嗎?”我用了一生所有的力氣才說出這樣幾個字,看著她的眼睛我就覺得頭腦發昏,強烈的暈眩!

  “廢話,來這里不挑書干什麽,我告訴你個秘密,絕對好消息!”她笑得那麽的甜,至于她說什麽,我根本就沒聽見。

  “喂,你有聽我說話嗎?你怎麽啦?”

  “沒,你說什麽?”

  她把眼睛眯成一條縫,說:“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啊,我看我說出來你就完蛋了,你那麽害羞!”

  “什,什麽……”我支吾著,想她要對我說什麽呢。

  “我的好朋友,江月,那個頭發很長的美女,她,她看上你了,呵呵!”

  她仔細的打量著我,我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就有點蒙,江月是我的初中同學,很一般的女生。上高中后很少說話,連借個筆什麽的交集都沒有,她也和小遠一樣分到了文科班。

  她看了我好一會,沒有辦法的點點頭,“你還真是……木頭人啊,我今天才仔細看你,突然發現,你長得也挺好看的嘛。”

  就是她這樣輕描淡寫的一句稱贊,把我從人間送上了天堂。

  “這……這……”我的臉有多紅我自己都能感覺到,燙得聲道都在發緊。

  “怎麽樣,你怎麽想的?”

  “我……不知道,我要回去了。”

  我怕我不走就會有更糟糕的表現,至于江月,壓根就沒在我腦海里出現過。

  “喂,你等一下,你等……”

  我聽見她在我后面喊我,我沒有停,出來就是一路的狂奔,家在哪個方向我都忘記了,我滿腦子都是她剛才的樣子。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實在跑不動了,坐在路邊的水泥台上,一個人發呆。街上車來車往,人來人去,這一切,都和我無關,我在想我的天使,我們今天終于有了一次還算象樣的對話,不管是爲了什麽,這足夠我幸福好久,好久的了。

  后來我接到了江月的情書,很言情的那種,什麽在初中的時候我就默默的喜歡你,可是一直不敢說等等的,我就注意了其中的一句,那句是這樣的:

  “小遠鼓勵我,讓我和你表白。”

  我把情書其他的部分都撕掉,就留下了小遠這兩個字。

  我又開始手淫,我開始想象小遠象書上碟上那樣的吃我的雞巴,而且還很陶醉的那種表情。

  “射到我嘴里,求求你,射到我嘴里。”她淫蕩著哀求!

  “好吧,成-全-你!”

  一聲大叫后,一切恢複平靜,出現我眼前的,只有小遠兩個字!

  我給江月回了信,表示可以考慮一下,我有兩個目的,一個,是可以接近小遠,另一個,說不定可以破掉處男之身呢。

  后來我和江月真處了一段時間,我親她的時候,總把她想象成小遠。

  我經常帶她去錄象廳看錄象,在情侶座里摸她的乳房和小穴,江月總是任由我擺布,我想要做什麽,她都不阻攔。有好幾次出來的時候,她褲子的拉門還開著。

  有一回,錄象廳里放毛片被我們趕上了,江月害羞的躲在我懷里看,我的雙手在她的大胸上抓個不停,在摳她下面的時候,她分泌了好多的淫水。電視里那個外國女人正在吮吸碩大的雞巴,我抓著江月的手,讓她握住我的雞巴,她的手和身體都在顫抖。

  我讓她輕輕的撸,然后把舌頭伸到她嘴里肆無忌憚的攪動,這刺激對一個什麽都不懂的高中生來就象是一股巨大的電流,我覺得江月的意識已有點模糊了。

  “你學那個女的,幫我裹好嗎?”我在耳朵邊上對她說。

  “我,好髒啊,不要。”她一邊喘息著一邊說。

  “求你了,要不我生氣了。”

  她一聽我要生氣,就不再拒絕了。她蹲下去,把雞巴放在嘴里,我知道我好多天沒洗澡了,而且剛才還剛撒了尿,不過她還是學著電視里那個女人,把雞巴放在嘴里,來回的吞吐,錄象廳的情侶包廂是三面封閉的,我在縫隙里還能看到別人的表情。

  雞巴在她的嘴里來來回回,速度很慢,我爽得都快短路了,沒過一會,就撲哧撲哧的射精了,那種心情,我感覺就是用手指碰一下都會射的!

  我聽到她的咳嗽聲,大概有一點嗆到了。她含著我的精子不知道怎麽辦,仰起小臉看我。

  “咽下去,吐出來會有味道,別人該知道我們做什麽了。”我發現我真的挺壞!

  她艱難的把精子咽了下去,表情有點茫然,她的心情大概很複雜吧。

  出來沒走幾步,她就吐了,吐得滿地都是。我把她送回了家,她一直都沒說話,表情茫然的樣子,看得我有一點的心痛,我知道,我根本就不愛這個女孩,那個瞬間,我覺得自己太卑鄙了。回家的時候,我洗了好長好長時間的澡,想到白天的一幕,雞巴又硬了起來,我一邊自責自己一邊還想操她,心情矛盾。

  后來,我開始慢慢冷落她,她哭了好幾場,有幾次在小樹林里主動的替我口交,還大口大口的把我的精子吃下去,她說只要不離開她,什麽都可以。

  我的心軟了,反正也快畢業了,再說,我也不想讓小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

  高考結束的時候,我提出和她分手,她哭了,眼淚象決堤的水。

  她說她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了,最后,她問了我一句:“你真的喜歡我嗎?”

  我該怎麽回答呢?要說喜歡真還有點,只是喜歡她給我口交罷了。

  我沒有回答她什麽,頭也不回的走了,不過她哭泣的臉對我影響很大,從那天起,我發誓,再也不能這樣子了,不能這樣對女孩子,這樣對愛情!

  臨走的時候,我給小遠寫了封情書,把我想對她說的話都寫在了上面,我已經不期望得到什麽了,我只想對自己的這份感情,有個交代!

  她也在本省上大學,不過去了另一個城市,她沒有給我回信,以后,就再也沒有她的消息了。

  哎,我長歎了一口氣,回到了現實,手里還拿著黃書和黃碟,我想,大概每個人年輕的時候,都會等待一份愛情,葬送一段愛情,這個,或許就是青春的烙印吧!

  天亮的時候,我是被鞭炮吵醒的,街上根本就沒什麽人,家家門口都煙霧缭繞的。我覺得索然無味,我又老了一歲了,人要是永遠年輕該多好啊,我沒東沒西的想著,幫著老爸老媽做飯做菜,其實我也幫不上什麽,三口之家過年不過是多弄幾個菜而已。父母露出了久違的笑容,這時候媽媽說了一句:“小山啊,你看你也不小了,給你介紹個對象吧,怎麽樣?”

  我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在心里偷笑。

  我說:“媽媽,兒子一起娶倆行不?”

  “這孩子,媽跟你說正經的呢,象我這個年紀的人都抱孫子了。”

  我心想,我難道不是和你說正經的嗎?

  我想了好久好久,說:“找女朋友的事就不用你老費心了。”

  “是不是已經有了?”媽媽的笑容一下子堆到了眼角。

  我沒回答,只是神秘的笑,媽媽干等我張口,我就是不說話。

  “這孩子,到底有沒有?你……”

  “你就別管了,孩子的事交給他自己解決吧。”老爸說。

  媽媽歎著氣,我感激的看了老爸一眼,老爸好象還不怎麽太領情。

  晚上接到了兩個女生的電話,她們幾乎用的一樣的口吻和語氣說過年沒勁,想回去。

  我的腦海里又出現了兩對乳房搖晃的景致,晃吧,晃吧,晃吧,我比你們還想回去啊!

  ***    ***    ***    ***

  一轉眼,初四到了,我匆匆的和父母告了別,告訴他們,沒事的話就過我那去,有住的地方。他們只是點頭答應著,又千叮咛萬囑咐了說了很多,可是,我的心,早已經飛回了山麓。

  “過得怎麽樣?”我問她。

  她抱著我,雙腳還來回交替著擡起一只,放下一只,弄得我東倒西歪的。

  “沒勁透頂啊,對了,我回去和他們下棋,全都不是我的對手啦。”

  “你不是退出棋壇了嗎?怎麽又重出江湖了!”

  “誰說的,我只是不和色狼下了而已,我怕以后生個孩子,小孩拿著一個棋子來到人世!”說完我們哈哈大笑,我們還在抱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誰也不願意分開。

  “對了,有個問題我一直想不通,就是……”我還沒等說完。

  明明的眼睛有一種洞察一切的光芒,“是不是關于林倩……”

  我點了點頭,我好象知道她的心意,我想在這個問題上,我和林倩都沒什麽大問題。

  “咱們邊喝邊聊。”她拿了兩罐啤酒,幫我起開,每個人喝了一口。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明明說。

  我點頭,說:“來者不拒,有問必答!”

  她把頭發輕輕掠到耳后,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緩慢和優美的,充滿了女人的味道。

  “親愛的,你愛我嗎?”她用很深的眼神望著我,那是容不下謊言的眼神!

  “那還用說嗎,當然愛,非常非常非常愛!”我肯定的說。

  她笑著點點頭,說:“這就足夠了……

  她喝了一口酒,臉上挂著迷人的绯紅,她的動作緩慢而優美,我不覺的看呆了。

  “小山,我跟你說過,是你改變了我,你還記得嗎?

  “嗯,我記得。

  “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表姐結婚的事吧?”

  “嗯,當然,那是我們第一次分別。

  “我表姐和表姐夫認識了不到半年就結婚了,是別人介紹的,你也許會說,不是很多人都是這樣子嗎?”

  我點了點頭,的確是這樣,對普通人來說,並不是每個人都是爲了愛情而結婚,有很多人只是爲了安定罷了。

  “如果我不認識你,如果我們不能相遇,大概我也會是這樣子。我表姐比我大六歲,結婚的頭一天晚上,她告訴我,女人到了一定的年紀還沒結婚的話,就會一天比一天空虛,面對各樣的問題,曾經的自己,也是千挑萬選,高不成低不就的,現在,已經失去選擇的權利了,至于愛情,已經不在考慮之列,只要自己不討厭,不十分討厭,對方物質條件過得去,就是結婚的前提,這,大概就是女人的悲哀吧。”

  “怪不得中國有那麽多不幸的家庭呢?”我插嘴道,我看她的樣子有點兒沈重,準備調節一下氣氛,她並沒有理會我。

  “我覺得我很幸運,真的很幸運,能遇到你,並且和你有了感情,這幸福讓我不安,我覺得自己有點怪,呵呵,每天都在期待著幸福,可是幸福來了卻又無所適從,我擔心我們之間有問題,我想了可能出的各種各樣的問題,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人,也知道你也喜歡我,可是我就是這樣子,這樣子不安。”

  “終于有一天,你跟我說,讓我們好好的過,好好的生活,這簡單的一句,打消了我所有的疑慮,我開始覺得自己好傻,爲什麽要想那麽無聊的問題呢?”

  “后來,林倩來了,她是可憐的人,也很可愛,沒有心機,她有著特別的曆史,這一切,讓我對她有種很難講的感覺。我覺得你們發生肉體關系只是遲早的事,當我把她留下來的那一刻,我就有這個心理準備了,我小心的觀察著你們,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我甚至想好了發生之后我怎麽處理。”

  “怎麽處理?”我問。

  她狠狠地瞪我一眼,說:“把你的雞巴割掉。”

  我知道她在開玩笑,這樣正是我想看到的,我不想看她掉進情緒里出不來。

  “如果真有那麽一天,我想告訴你,無論你怎麽樣,我都愛你……”

  我突然感到鼻子有點酸,眼淚在眼圈里打轉。

  “再后來,就發生了雪地遇險的事,這件事,讓我想通了好多的事。”

  “我看著你躺在病床上,心疼得要命,人生是如此的無常,我爲什麽還要這樣子不安呢?如果那一天你沒有醒,我怎麽辦呢?我發誓以后不再想無聊的事情了,能夠和你開心的過一天就是一天,過一個小時就是一個小時,一分鍾,一秒鍾,哪怕只有一個瞬間!”

  “還有林倩,她舍身救我,讓我感動,我知道她這樣做,主要的原因還是爲了你,因爲在她心中,也希望你愛的女人不受到傷害,她這樣的想法讓我覺得渺小,她的愛才是真正偉大的啊!”

  “那時候,我在心里已經接受了她,雖然我很矛盾,她還是個特殊的女孩,我就這樣想,就當她是我們的一個寵物好了,就是這樣子了。”

  明明趴在我懷里哭泣,我的眼淚也掉了下來,原來在她的心里,走了這樣一段心路,每人都有苦澀,有些苦澀真的是外人很難了解的。

  “喂,沒分開幾天就哭天抹淚的,你們不象話啊,哈……”林倩突然在這個小屋子里出現了,小臉還凍得通紅。

  “誰說我掉眼淚,我可是铮铮鐵骨的鐵漢!”我憤憤的反駁。

  她過來把我的一點眼淚沾到手指上,笑著說:“難道這是精子嗎?”

  她的話把明明逗笑了,我把她按到床上,打她的屁股。

  這麽打我覺得不過瘾,我把她的褲子、毛褲、襯褲、內褲全部褪下,啪啪地打著還有點涼的雪白的大屁股!

  “哥哥別打了,哥哥饒命啊………”林倩發浪似的求饒,惹得明明捂著嘴大笑,剛才還沈重的氣氛一下子輕松起來。

  林倩的陰戶已經完全的暴露出來,上面居然隱隱的有了點蜜液。

  我伸出舌頭,拔開外陰,直奔小穴。

  “啊……好舒服……小……山……哥哥……舒服…………”

她的屄開始分泌大量的淫水,順著我的舌頭流到我的嘴里,她真是何時何地都容易興奮的類型。明明的臉有點微紅,笑著看我們的動作。

  我把手指插了進去,由輕到重的摩擦著她濕滑的陰道壁。

  “啊……哥……我……好……插……我……吧……我……要……雞巴……”她的屁股搖晃著配合著我手指的頻率。

  “哼,想要雞巴?沒那麽便宜!明明,拿根火腿腸來,要粗點的!”我笑著說,明明瞪大了眼睛。

  “什麽……火腿腸?你……”

  林倩也笑了,但是居然還催了明明一句:“姐姐……快……去……吧………要……粗……的…………”

  明明被弄得沒著沒落的,說了一句:“真是服了你們了。”就拿了一根中等的火腿,但是這個還是比我的雞巴大了不少。

  我把皮扒掉,用火腿在她的屄外邊摩擦,用她分泌的愛液把火腿打濕。

  “插……啊……插進去!”她亢奮的大叫。

  我一點一點的插了進去,明明的眼睛充滿不解的看著,看著火腿腸被林倩的屄慢慢的吞沒。

  “啊……好……充實…………”

  我開始抽插,速度越來越快!

  “啊……啊……爽……用力……插……插……我…………”沒一會,她大聲的嚎叫!

  “我……要……去……了……去……了……”她在火腿腸的攻擊下達到了高潮,我把火腿腸拔出來,上面滿滿的都是她的分泌物,我的雞巴脹得厲害。

  我要明明過來,她聽話的過來了,我摸她的屄的時候,發現也已經很濕了,我笑著看她,她把我的雞巴放在手上套弄幾下,把我按到床上,坐了上來。

  林倩喘了一會,過來把著我的雞巴對準明明的小穴,很容易的進去了。

  明明閉上眼睛,忘情的動了起來,林倩扶著她,幫她用力。

  我伸手抓住了明明的乳房,明明也叫了起來,只不過她只是啊個不停。她做愛的時候很少說話,不象林倩那樣,懂得如何刺激男人,不過她溫熱的小穴已經夠讓我爽了。

  我配合著她的動作,不一會,我就射了,我的精子射進她的子宮內,她也被打得達到了高潮,慢慢的,在我們的交合處,好多液體流了下來。

  我滿足的躺在床上,明明趴在我的身上喘息。休息了一陣,我先洗了澡,她們兩個后洗的,本來想一起洗的,但是廁所太小了。

  我出來的時候看到了那根還在發著亮光的火腿,我靈機一動,去廚房做了個火腿炒雞蛋,又做了兩個小菜,她們出來的時候,飯菜也已經準備好了。

  明明過來用手抓了一塊火腿吃到嘴里,邊吃邊說:“行啊,勤勞的人值得鼓勵!”她邊吃邊看著四周,突然眼神里露出了驚恐的表情。

  “剛才那根火腿腸呢……”她問。

  “哪根啊?”

  “就是和林倩妹妹…………”

  我指了指盤子,笑著說:“你現在吃的那個就是啊,怎麽了?”

  明明憤怒的大喊了一聲:“變態。”然后拳頭像雨點一樣飛來。

  那盤菜,她再也沒動一口!!

  ***    ***    ***    ***

  初六的時候,朋友把電視和影碟機捎了過來,兩個女孩歡天喜地的趕緊把電視支上了。

  可是,新東西帶來的驚喜遠沒有麻煩多,明明喜歡看買辦之家,林倩喜歡看背叛愛情(人魚小姐),我喜歡看歐洲足球聯賽,大家研究后決定,她們每個人看一集,我可以在結束的時候聽一下比分。

  白天的時候,我們想想都覺得好玩,一天就那麽點空閑時間,還要搶來搶去的,我說:“再不,把電視放外面吧。”

  她們說:“你如果不嫌寒碜你就放吧。”

  我想想也是,過一段時間不行的話就買個大的,反正現在有錢。

  慢慢的,所有的鄰居陸續的回歸,一切又恢複了往日的樣子,以老張、趙夢爲首的熟客們又開始在店里出沒。每個人都好象胖了好多,精神也不錯,看來過年還是有點好處的。也有打麻將打得臉變色兒的,有的是輸變色的,有的是累得變色,芸芸衆生,都以一個新的臉譜迎接著新的一年。

  晚上睡覺的時候還是我在中間,三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倒有兩個不覺得擠,因爲我單薄的身體還承擔著一部分原本屬于床的任務。

  明明睡得還算老實,林倩卻總是變換著各樣的姿勢。

  每天起來,我都要拎著兩個麻掉的胳膊下床,不過我是起來得最晚的,起來的時候基本什麽都不用做,當然她們也不會讓我比她們晚起多久的,女孩子叫人起床的花樣比做愛的方式多得多。

  如果覺得電視無聊,我們還可以打打牌,只不過,無論玩什麽我都沒贏過,因爲根本就沒有什麽規則,規則都是她們定,不管我抓什麽,都是大爛牌!

  新的一年,我們三個研究了一下,決定應該擴大一下規模,所以外面又加了一個貨架,本來尚算寬敞的大廳一下子也顯得擁擠了。

  我們唯一的共同嗜好就是關門的時候數錢,明明數十塊以上的,林倩數一塊到十塊的紙幣,我數硬幣。硬幣清脆的響聲和紙幣刷刷的響聲都很動聽,錢這個東西雖然買不來幸福,卻是幸福的基礎!

  第二天,我見到了久違的朋友,亮子,他帶著他女朋友丁檬一起來的,“我來砸店了,老板給我滾出來!”

  明明和林倩看著我,我臉上驚喜的笑容告訴她們,老朋友來了。

  “我靠!”“我靠!”“我操!”“我操!”我們兩個說得一個比一個響,三個女的看著我們,都露出了善意的笑意。

  “我說亮子,你就不能換個漂亮點的女朋友?”

  “李小山,你活膩歪了,找死啊!”丁檬凶巴巴的說。丁檬,論長相嘛,一般人,和美女搭不上邊,但是個性超強,亮子和她比就象個小姑娘。

  “嘿嘿。”亮子只是笑,不敢接茬,我們三個不大的時候就認識了,他們也算青梅竹馬吧,以亮子的條件,找什麽樣的美女找不到,但是就是看上她了,緣份這東西,想想還真挺玄的。

  “那邊兩位哪個是嫂子?”亮子問,眼睛看著她們。

  “都是。”

  “日,和你說正經的呢,我好給嫂子請安啊。”

  “他還能有正經的!”丁檬插了一句。

  我指了指明明,亮子上去就鞠了一躬,說:“嫂子大人在上,受小弟一拜,嫂子真是大美人啊!”

  明明的臉一下就紅了,不知道說什麽好,用無助的眼神看著我。

  “別鬧了,幾號回來的?”我問。

  “二十九啊,我回來那天晚上就來看你了,可是你不在,回來那天我們倆都睡著了,結果手機還丟了,真他媽的。”

  “我說給你打電話發短信的你怎麽也不回呢,在北京過得怎麽樣?”

  “混呗,混出來回來就是副科,以后老弟我罩你。”他笑得很得意。

  “哎,千好萬好不如老爹好,羨慕啊。”我說。

  這句話倒是實話,他和丁檬兩個小破專科生,工作啊,培訓啊,都是他老爸一手安排的,本來打算想讓他們出國來著,據說要一百萬,這小子說啥都不去,只好去北京了。

  說是培訓,不過是爲了快點提升走走過場罷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過沒人敢說就是了,就象娛樂圈里用身體換角色一樣,就象給主刀醫生送紅包一樣,你也做他也做,也就形成一個灰色規律。

  就在我們說話的時候,丁檬和明明、林倩也開始用眼神交流,不過女孩子看女孩子,不是比穿戴就是比相貌,而且觀察得還細呢,一個再完美的女生在另一個女生眼里照樣可以挑出毛病,我想,這三個人估計已經把該比的都比過了吧,想到這里,我心里偷笑了一下。

  “這店不錯啊,檬檬,你怎麽沒把大包拿來,咱們裝點東西火車上吃。”亮子說。

  “沒事,還跑了他了,一會我出去叫車!”丁檬說。

  “你要把店搬走是不是,見過狠的,沒見過比你還狠的。”

  “你才知道啊,不知道我是丁扒皮嗎?”

  我們三個你一句我一句的閑扯,聊了聊彼此的狀況,明明出去買了菜,兩個女生就躲進廚房了。

  “那個大個子女生是誰?也挺好看的。”亮子說。

  “你眼睛挺毒啊,我說親愛的老-公!”丁檬的語氣好象要吃人一樣,看著亮子那副可憐樣,我真是想不通,這個女人到底哪里好呢?

  “那個,是明明的干妹妹,關系特好,正好也沒事做,就過來幫忙了。”

  亮子突然趴到我的耳邊說:“你和嫂子干過沒?”

  我也在他的耳邊說:“每天都干。”

  “明白明白,厲害厲害。”

  “喂,你們兩個說什麽見不得人的話呢?鬼鬼祟祟的。”

  “沒什麽,沒什麽。”我們兩個解釋。

  丁檬噘起小嘴,露出一點不滿。

  這時候,菜已經做好端了上來,吃完之后又是一頓胡侃,直到下午,兩個人才離去。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我還真有點舍不得,想著我們曾經在一起那麽多年,幾乎就沒怎麽分開過,走上社會以后,卻好久也見不到一次,是不是人一旦有了事業和家庭以后,朋友就變得疏遠了呢?大概是這個樣子吧。

  我問她們對今天來的兩個人印象如何,結果一致評價:亮子胖乎乎的,挺可愛;丁檬長個苦瓜臉,小眼睛,大下巴,反正印象不怎麽樣。

  “亮子叫你嫂子你怎麽不搭理人家?”我笑著問明明。

  “哪有,我被問蒙了,不知道說什麽好了。”明明說。

  “你們認識很多年了嗎?看樣子很熟啊?”林倩問。

  “那是,光屁股就在一起了,小時候鄰居,然后是同學,這些年都沒怎麽分開。”

  “亮子怎麽看上丁檬的?一點都不般配。”

  “這個問題嘛,王八瞅綠豆呗。還是我有福氣啊。絕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綠豆!”話沒說完就被兩個女生一頓暴打,差點就沒吐血!

  晚上,電視不知道抽什麽瘋,一會好一會不好的,也不能怪它,年齡差不多和我一樣了,幸虧是日本的老産品才挺了這麽多年的,換現在的估計早不行了,兩個女生一會你打一下我打一下的,怎麽打都是那樣子,明明一生氣,干脆就給關了。

  看著她們百無聊賴的樣子,看來又要找我打牌了,我突然想到我帶了好多本黃書呢。“大家呆著沒事做,看看書吧,充實一下自己,活到老學到老嘛。”我嚴肅地說。

  “哪有書看啊?你在說夢話啊。”明明說。

  我從包里翻出七、八本書,每個人發了一本。

  她們接過去一看,表情就象吃了蒼蠅。

  “這就是你說的學習學習?”一個說。

  “還活到老學到老,我還以爲是什麽知識類的書呢。”另一個說。

  “別廢話,哪位小時候學過朗讀的,給大爺讀一段聽聽。”我得意的笑著。

  或許是我這個提議真的不錯,或許也實在是沒什麽干的,更或許很多事情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明明說:“下面,請聽配樂詩朗誦,《小美今年十七歲》。”然后俏皮的咳了幾聲。

  我和林倩啪啪的鼓掌。

  “music!”明明不滿的說,我趕緊放了音樂。

  “小美-今年-十七歲了,她總覺得-下體-癢癢的…………”明明深情的朗讀。

  “日,你別跟讀《海燕》似的,聽起來好惡心。”我氣憤地說。

  “就不就不,有-一-天,她,把-手-放在-陰蒂-上-,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

  “姐姐最好把動作配合上。”林倩笑著說。

  “good,這個主意非常美妙。”

  明明瞪了我一眼,把手放在自己陰蒂的部位上,假惺惺的揉著。

  “啊-啊-啊-啊--”她一邊讀一邊大笑起來,我們兩個看得肚子都笑痛了。

  “不行不行,換人換人,把氣氛都搞砸了!”我讓林倩換明明下來。

  林倩走到前面,明明笑著坐到我身邊,我提議干念也沒什麽意思,不能進入境界,干脆就讓林倩扮成小美來自述!

  “我叫小美,今年十七歲。”她用極其發嗲的聲音,而且把平舌的地方說成翹舌,翹舌的地方說成平舌。

  我和明明也給她鼓掌。

  “有一天我把手放到自己的陰蒂的部位,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啊啊,好舒服,我好象發現了女人最大的秘密,我又把手指放到屄的里面,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動作動作。”明明也沒忘記這個。

  林倩笑著把自己的褲子褪了下來,真的把屄露出來,左手拿著書,右手用手指把自己的屄扒開,手指向里面延伸著。

  她跪在地上,一邊手淫,一邊朗讀。

  這下,可把我倆給看傻了。

  “我的……下……體……開始……分泌……黏黏……的……液……體,我…加……快……了……速度……”

  林倩大概天生就有種表演的欲望,她大概已經進入角色了,她的下體在燈光的照射下,愛液閃耀著點點光芒。

  我的雞巴快要把褲子頂破了,我把它掏出來,給明明使了個眼色。

  明明紅著臉,伏下身把它含到嘴里,她的唇滾燙滾燙的,緊緊的包住我的龜頭,慢慢的,林倩讀的什麽我已經聽不清了,巨大的快感把我帶上了云霄。

  我隔著衣服抓明明的乳房,手插進明明的褲子里摸她的屁股和小穴。

  林倩一聲大喊,達到了高潮。

  她趴在地上喘息,我在她的刺激下也崩潰了,精液撲哧撲哧的在明明的嘴里散落著。

  “你射得好多啊。”明明一邊擦著嘴角一邊說。

  “順手方便了一下!”我笑著說。

  “去死,你騙誰啊,當我白癡啊。”

  兩個女生笑著手拉手去了廁所,我點了一根煙,仔細一想,明天不是十五了嗎?好久沒出去吃了,自從那次出事以后。

  她們兩個洗了也不知道多久,才有說有笑的出來。

  “明天十五,出去吃怎麽樣?我請你們吃好吃的。”

  “不去。”明明說。

  “不怎麽想去。”林倩說。

  看來兩個女孩對上次的事還有點心悸,不去就不去吧。

  “那明天怎麽過啊?總得和平常有點區別啊。”

  “這個嘛,明天我們每個人寫首詩,增加點節日的氣氛。”明明說。

  “可是姐姐我不會啊,小山哥應該很擅長吧。”

  “哪有,擅長早寫了,擅長的話我天天寫詩贊美你們兩個,誰知道明明怎麽想的啊。”

  “妹妹,沒事,會寫字就行了,姐姐今天突然詩性大發。”

  “我看是獸性大發吧。”我笑著說。

  明明一下飛了過來,趴在我的身上。臉上挂著本來想惡狠狠但卻嬉皮笑臉的表情。

  “那我就給你發一個看看,看招,看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