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遊戲2-母子篇

  快過年了。

  自半年前與妹妹發生不倫的戀情後,年輕的我們尚還懂得安全的重要,但只要

一有機會,我們就毫無節制地縱慾著,妹妹也許是受男性荷爾蒙調和,身體也就愈

加豐潤,唯一的壞消息是我們的功課退步了許多。

  一日,考完月考,與同學在學校球場打了一場球,回到家,媽媽因為輪班休息

,所以正在廚房做晚餐,媽媽穿著一件長袖連身洋裝,我叫了一聲,她沒發現我的

歸來,於是我走到廚房。

  「媽!」

  「唉唷!你嚇死人了,家豪」媽媽一顫陡地回頭叫道

  媽媽從沒有這樣過,我隱隱發現媽媽眼角有著一些淚痕,心想不妙,有事發生

,是發現了我跟妹妹的事?還是功課退步的事?腦海中急速的閃過道:

  「喔,媽媽,對不起了」我走上前在媽媽臉頰上親道。

  「嗯,考完了,噯唷!全身濕答答地,快去洗澡,等一下妹妹回來就吃飯。」

媽媽本想伸手抱我,但是剛碰到我手臂全身黏渣渣地於是推開我說道。

  我準備回房間拿換洗的衣服,腦海中仍然有解不開的結,回頭看媽,媽媽也正

在看我,那眼神;好怪!

  洗完澡出來,妹妹也回來了,飯菜都擺好在餐桌上等我一起開動,嗯!媽媽的

拿手好菜:人參雞、紅燒蹄膀、清蒸石班……………

  「哇!今天怎麼了?媽媽,有事哦,媽媽陞官了?」

  「沒事,只是想到很久沒有做給你們吃,難得今天我有精神,所以就做了。」

媽媽看著我道。

  只是,我發現媽媽很少動筷子,大部份時間都看著我,我跟妹妹相對看了一眼

,匆匆吃完準備收拾,媽媽阻擋了我們,要我們回房做功課。

  腦子裡太多????讓我靜不下心來,妹妹假裝問我功課走進我房間,也帶著

滿臉狐疑地問:

  「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正欲回答妹妹,忽然一陣敲門聲打斷我們的講話,我去開門,媽媽站在門口,

看著妹妹道:

  「玲玲,你功課問好了?」

  「問好了。」妹妹趕忙回她房間去了。

  媽媽走進我房間坐在床前道:

  「關上門,來!坐到這兒來。」

  心虛地關了門,坐在媽媽身旁,不敢擡頭看媽。

  「家豪,你擡頭看媽,我問你,你愛媽媽嗎?」

  媽媽伸手抓住我的手。

  「媽!我當然愛媽媽。」我擡頭堅定地說。

  「你會離開我嗎?」媽再問。

  我用雙手環抱著媽媽說:

  「媽!我不會離開你,我永遠不會離開媽。」自從與妹妹玩過禁忌遊戲後,不

知何時起,居然對媽媽也懷著與媽媽做愛的幻想,如今那熟悉的味道又回到眼前,

我閉上眼。

  媽媽也反手緊緊抱著我,把頭靠在我胸前夢囈般地道:

  「家豪,不要離開我,你走了,叫媽媽怎麼辦?你跟玲玲是媽媽的心頭肉,沒

有你們我只有死路一條囉,家豪,不要走!」

  「媽!我沒有要走,我不會走,也決不會走,我會永遠陪伴你。」我安慰著媽

媽,其實我心中也確實這麼想。

  媽媽一聽,興奮的擡起頭道:

  「真的!無論什麼原因你都不會離開媽?你永遠不會離開媽?」

  我以為媽媽怕我結婚,於是道:

  「媽!我發誓無論什麼原因我都絕對不會離開你跟妹妹,我愛你!我愛妹妹,

我永遠愛你們!永遠在你們身邊。」

  媽媽聽我這麼說臉上立刻泛起光彩,站了起來往我臉頰親了一下。

  「媽!到底什麼事,你為什麼說我想離開你?」我忍不住想問仔細一點,因為

我想媽媽絕不會在這個時候講我的婚事才對。

  「你爺爺生病了。」媽媽低聲道。

  「媽,自爸爸死後,這麼多年來都跟爺爺家沒有來往,這爺爺生病跟我離開你

根本就是兩碼子事,怎麼會扯在一起?」我還是沒瞭解。

  「家豪,你爺爺得的是癌症,已到末期,你是他陳家的長孫子,奶奶他們想要

接你回爺爺家去。」

  聽到媽媽這麼說,我才恍然大悟,但也引起我的不快,我站起來道:

  「媽,這些年來…………我還是別說了,我姓陳,是爺爺長孫,有什麼事,我

會盡一份心,做我該做的,但我長大了,回不回去由我作主,不是由他們決定。」

  媽媽眼眶含淚,微笑地站起來,走到我面前雙手圈住我脖子,踗著腳將頭貼在

我肩膀道:

  「家豪,你終於長大了,我知道你不會丟下媽媽的,我好高興喔。」

  「媽,小時你沒有丟下我們,現在我更不會丟下你,媽,我愛你!」我閉著眼

將媽媽抱個滿懷,迷戀著那氣息。

  「家豪,我太高興了,我也愛你。」媽媽咽嗚著道。

  媽媽那熟悉的味道陣陣傳來,不由自主地胯下老二有了一絲變化跳動著,媽媽

似有所覺,稍縮了一下屁股,用手指在我背上輕輕掐一下,然後在我耳邊說:

  「小壞蛋!」

  這句話還有那耳邊熱熱的口氣讓我心中一蕩,不由我下身猛頂,雙手一壓媽媽

屁股,我老二就頂在媽媽小腹上。

  「噢,家豪。」媽媽好像也蠻享受著這奇妙的時刻,仍然閉目抱著我。

  「媽媽,我愛你,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我輕輕在媽媽耳邊道,然後微微地

吹氣,牙齒輕輕咬著媽媽耳朵,舌頭輕輕刮過,媽媽身子一顫

  「嗯」

  我雙手則在媽媽屁股上摸揉著,雖然是入冬了,但因在家裡,所以媽媽雖穿著

長袖洋裝,但質地不厚,可以感覺媽媽那小屁股上薄薄地三角褲,這時,我老二更

脹了,低下頭輕吻著媽媽的小嘴,媽媽身子一抖,睜開眼推開我呼吸急促地低聲說

道:

  「家豪,我是媽ㄝ!」

  我知道如果這樣就算了,以後不可能再有機會了,我仍然抱著媽媽的屁股,然

而媽媽也沒有要真掙脫我懷抱的意思,我低頭小聲道:

  「媽,這些年你辛苦了,也受了許多屈辱,如今我跟玲玲都長大了,以後這個

家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媽媽雙手仍然掛在我脖子上,我們像跳舞似的轉圈圈。

  「小壞蛋,你怎麼一輩子照顧我?」媽媽作狹地問。

  「媽,這不簡單,你做我老婆呀。」我也作狹地說。

  「啐!神經。」媽媽放下手,停下腳步輕聲斥道。

  我想說話,媽媽怕我難堪,連忙阻止了我說:

  「家豪,媽媽愛你,可是現在什麼都不要說了,我們的談話到此,我要去洗澡

了。」說完轉身走出我房間時,回頭看見我頂起的褲襠,紅著臉微笑地幫我關上門

  我脹著老二,不知怎麼辦,也許聽到媽媽進了浴室,妹妹神秘地跑了進來,看

到我的樣子,便笑道:

  「哥,你要上媽?」

  我受不了發脹的老二,連忙吻著妹妹,我知道妹妹小姨媽剛過也是妹妹的安全

期,我雙手快速地脫下妹妹的褲子,手指熟練地滑進妹妹小屄

  「嗯……哥………輕一點…嗯」

  妹妹的小屄立刻春潮氾濫,我將妹妹放在書桌上,拉下自己褲子,將老二頂入

妹妹的小屄,妹妹輕哼一聲:

  「噢」

  妹妹雙手在我背後掐捏著。

  也許是媽媽在家令我們緊張吧,我沒以往水準的一半就洩了。

  匆匆整理了一下,妹妹臉上紅潮漸退,我把剛才的事情,從頭到尾講給妹妹聽

  「哥,你是不是想上媽?」妹妹一付曖昧的笑容問道。

  「想又如何?媽不會答應的。」我無奈的說。

  「哥,這點你就笨了,媽媽怎麼可能向你表示可以嫁給你。」

  「玲玲,你的意思?……………」我急促地問道。

  「我相信媽媽剛剛被你逗得受不了了,為了避免在兒子面前出醜,所以只有趕

快離開,我們現在去浴室門口偷聽一下,說不定媽媽正在………」看到妹妹詭譎地

眼神,作狹的笑容不由心中一楞「這小鬼心思很多」,妹妹拉著我踗手踗腳地來到

浴室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