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春色

自從我發現姐姐的書包里有避孕套的秘密之后,我就開始打她的主意。

  我姐姐曉棠,那年18歲,剛剛上大學,長得像海棠花一樣豔麗迷人。她從

小就是我性幻想的對象,我時常在浴室里偷聞她洗澡后換下來的內褲,並用它裹

著小弟弟手淫。當然我不會像黃色小說里寫的那樣變態,把精液射在姐姐的內褲

上——那也太離譜了,不被發現才怪!

  有個周末,爸媽帶著妹妹月蕾去鄉下外婆家了,只有我跟姐姐兩個人在家。

她千方百計想哄我到外頭玩去,給了我二十塊錢,叫我晚上和同學一起去看電影

《聖戰奇兵》。

  我心里當然明白她的真正用意,假裝答應了,並說看完電影還會去同學家里

玩,可能要到晚上十一點多才回家。其實我根本沒去什麽電影院,在大街上逛了

半天,花光了二十元錢,然后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殺了個“回馬槍”,偷偷溜

回家中。結果被我發現姐姐在她和妹妹睡的房間里正跟一個男的激烈地做愛。

  姐姐把門關得緊緊的,我只能非常艱難地從鑰匙孔里(好在那孔眼還算比較

大)看到一丁點兒。從小眼兒中可以看見姐姐騎在那男的身上,那豐滿的乳房正

一個勁地上下顛動;奶頭紅紅的,像兩顆小草莓。

  姐姐平時可是一副文靜端莊的淑女模樣,沒想到叫起床來也這麽騷!雖然還

沒有毛片里那麽誇張,但那哼哼唧唧的呻吟也確實淫蕩得可以,把我聽得面紅耳

赤、陰莖勃起,差點兒沒噴在褲子上!

  我在門外一邊聽一邊手淫,直到他們結束爲止。爲了不被姐姐發現,我又悄

悄出了門,到街上轉了好幾圈。看(聽)了剛才的一場活春宮,我的心情久久不

能平靜,浮想聯翩。

  直到十二點鍾我才回到家里。姐姐還沒睡,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現在

可一點看不出來她剛剛才和別人干過!她裝模做樣地問了我一些“怎麽這麽晚才

回來?”、“電影好看嗎?”之類無聊的問題,我編了個謊搪塞過去了。

  等我洗完澡,姐姐已經回房睡覺去了。我一個人看了會電視。“英超”放完

已將近一點了,倦意漸起,我也準備回房休息。經過姐姐的房間時,我又想起了

剛才聽到的他們做愛的聲音。不知出于什麽動機,我伸手輕輕推了一下姐姐的房

門,沒想到竟沒關上,一下就推開了。黑暗中影影綽綽可以看見姐姐睡在床上,

身上穿著一件深色的睡袍。

  我一時頭腦發熱,竟決定去偷奸自己的姐姐!我悄悄潛入她的房間,坐到床

邊,先只是試探性地用指尖摸了摸姐姐的小腿,見她並無反應,這才漸漸向上移

動。慢慢地,手摸到了她的屁股上。我沈住氣,按兵不動,發現姐姐確實睡得很

死,膽子就大了。我直接把手指從她內褲檔部的邊緣插進去,一下子就摸到了她

的陰部!

  哇!毛茸茸、熱乎乎的一片軟肉!我興奮得不得了,小弟弟立即把褲子頂得

高高的!

  摸了一會兒之后,我膽子越發大了,竟輕輕擡起姐姐的屁股,把她的內褲一

點一點脫下來,一直脫過膝蓋,挂在她纖細的小腿上。

  姐姐也許真是太累了(剛才體力消耗過大?),睡得特別死,內褲都被我脫

掉了,居然一點感覺也沒有!連我都感到很吃驚。當然更多的還是歡喜。我把姐

姐的兩條大腿輕輕搬開,成爲一個不大的角度,但已經足以讓女孩子隱秘的私處

暴露在外了。

  我的左手探入姐姐的腿間,按在那柔軟豐厚的陰唇上,盡情揉弄扣摸。啊,

好舒服!好痛快!我感到越來越強的快感正從下往上升起,直沖腦門。

  姐姐的陰毛很茂盛,自高高隆起的陰阜以下,成一個倒三角形,細軟微曲的

絨毛密密地長在大陰唇的兩旁,摸上去好像是陰部外面還罩著一層薄薄的輕紗似

的。

  我耐心地把姐姐的陰毛理順,使它們不再糾纏在一起,然后用兩根手指各搭

住一片大陰唇(哦,按上去好有彈性!),輕輕用力,把那肉縫分開。只見一片

鮮豔的肉色印入眼簾:小陰唇是粉紅的,又薄又嫩,微微豎起;肉洞口,邊緣光

滑,向下微陷,大小有如我的一根手指;周圍的紅肉細嫩之極,而且似乎飽含著

水分,用力一掐就會擠出花蜜來!還有一粒小小的肉色珍珠,應該就是女孩子最

最敏感的陰核了。

  我忍不住把左手的中指輕輕插入姐姐的陰道。前面的指尖先進去,可以感受

到肉洞口的張力和溫暖,還有一點濕滑。慢慢地,慢慢地,半根手指進去了,軟

綿綿的肉壁緊緊夾著指肚,那感覺很奇妙。

  一開始我還真有點擔心插得太深會不會把手指戳到姐姐的子宮里去(可見我

還是掌握了不少性知識的),把姐姐最嬌嫩的器官給弄壞了,但等到整根手指全

插進去以后才發現根本沒事。我也不清楚姐姐的嫩穴到底有多深,而我現在究竟

到達了哪個部位。女孩子的身體對我來說畢竟是神秘的。

  我開始用手指在姐姐的陰道里抽插起來,好像毛片里常見的那樣(說實話,

當我看毛片時,我覺得這個動作非常猥亵,也極其無聊)。越插越快,越插越潤

滑。手指上漸漸可以感覺到淫水的濕潤和黏滑,那奇妙的汁液也不知是從哪里滲

出來的。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光用手指不過瘾了,而且時間寶貴,我還得抓緊在姐姐

醒過來之前辦完我一直都想干的那件事。我把手指從已春潮泛濫的嫩洞里抽出,

只見指頭上附了一層薄薄的透明汁液,有些黏稠的感覺。啊,這就是姐姐身體里

釀造出的花蜜!讓我嘗一嘗女孩子的淫水是什麽味兒吧!

  我便把手指放到嘴里去吮吸,只覺得淡淡的,好象也沒什麽太特別的味道。

我剛想采取下一步的行動,突然發現姐姐竟然正睜大眼睛看著我!這一驚非同小

可,我簡直嚇得靈魂出竅!小弟弟也馬上就軟掉了。姐姐是什麽時候醒來的?怎

麽我一點都沒發現?都怪自己剛才太忘形了,哎!這下可怎麽辦哪!

  姐姐拉上自己的內褲,一下坐了起來,一言不發地看著我,那眼神把我盯得

心里直發毛,不知道她會怎麽樣。我想解釋幾句,可有什麽借口可以脫下自己姐

姐的內褲對她做那種事呢?難道學色情小說中那樣,說“我實在是太好奇,想看

一下女人的身體”?

  這死寂般的沈默空氣真讓我難受!終于還是姐姐先打破了僵局,她說:“你

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你就不怕我告訴爸媽?”

  我也不知道是突然從哪里冒出來的勇氣,支吾了一下后,竟然說出這樣一句

話來:“你要是告訴爸媽,我就也把你剛才在家里做的事告訴爸媽!”說完我大

膽地擡起頭看著她,大有一種豁出去了的感覺。

  姐姐聽了我的話臉居然一下子就紅了:“你……你都看見了什麽?”

  我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講了出來,還告訴她我早就發

現了她書包里藏著避孕套。姐姐聽了,一時怔在那里,再說不出話來。

  我發現我居然在不知不覺間掌握了主動權,事情的發展真是奇妙!我越說越

大膽,最后竟然一臉無恥地對姐姐說我也想在她身上初試一下男女之間的秘密,

反正她也已經不是處女了,就算跟我多做一次也沒什麽。

  姐姐半天才開口說話:“可是……我們是姐弟啊……不可以那樣的……”

  “姐弟有什麽關系?只要我不射在里面,又不會有事。完了以后誰也不知道

的。姐姐,算我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想……”

  “不是姐姐不肯,可……可我們那樣是亂倫呀!弟弟,不可以的!”

  “書上很多人都這樣的,有什麽要緊呢?人家姐弟都可以做,我們爲什麽就

不行?”

  “傻弟弟,書上的故事都是編的嘛。”

  “我不管!我想要!姐姐……我想要你!”

  “要不……姐姐用手幫你弄出來吧。”

  討價還價了半天,最后兩人都做了讓步,姐姐用手指和乳房(把小弟弟夾在

她乳溝中間摩擦)幫我釋放了出來。乳白的精液噴在了她乳房和脖頸上,看起來

顯得十分色情。

  之后我又要求姐姐脫下內褲,打開雙腿,讓我看個仔細,但姐姐堅決不同意

我開燈,所以我雖然把鼻子都湊上去了,可還是沒看出多少名堂來。

  我當然也不會錯過舔姐姐陰部的機會,但可能是因爲姐姐的草叢比較茂盛,

舔起來不十分過瘾,嘴里老是咬到那細卷的陰毛,舌頭也不能深入到陰唇里去,

只好在外圍遊弋。

  姐姐看來似乎也被我舔得挺舒服,又發出了剛才的那種哼哼唧唧的呻吟,淫

水也汩汩直流。我把那些據說營養豐富的愛液全都舔了個干淨(味道麽,說不上

來,反正也沒有傳說當中那麽美味可口),弄得鼻子上、下巴上全都是又熱又滑

的半透明黏液。

  后來我又恢複了,要求姐姐用嘴給我再來一次。她起先不肯,經不住我的糾

纏,總算同意了,但要我先去洗干淨。我忙去浴室洗了,然后這次姐姐真的用嘴

幫我弄了出來。我第一次領略到人生那美妙無比的感覺!

『后記』

  那是我16歲時發生的事。16歲,多麽美好的年紀呀!

  我和姐姐的這種親密關系一直維持了很多年,直到后來她出嫁才宣告結束。

說來你也許不信,其實我跟姐姐一直都沒有真正發生過肉體的交合,她每次都是

用手指或嘴巴(有時也用乳交或腿交的辦法)幫我釋放出來的,但從來也不肯讓

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陰道,哪怕只是進去一點點!

  我熟悉姐姐的全身,無數次的舔過她的陰部,也用手指丈量過她的內在深度

(姐姐甚至同意我用人造陰莖幫她手淫),但就是沒能和她真正血肉相融!只是

有一次(是哪年夏天呢?),我趁她在午睡,險些得逞,但姐姐及時醒來了,在

她的反抗之下,我的小弟弟徒勞地在陰道口磨蹭了半天,終于還是沒能插進去。

爲了這,姐姐還跟我大發脾氣,一個多星期沒讓我碰她呢!

  現在姐姐已經是一個兩歲男孩的母親了。她和丈夫、兒子住在市區的西部,

差不多每逢月底的那個周末(當然還有節假日),他們都會到我父母家來,全家

人坐成一桌吃一頓團圓飯,氣氛十分融洽、和美。

  姐姐美麗依然,性感依舊,和少女時相比,現在更增添了幾許少婦的成熟風

韻。當我們圍坐在餐桌旁時,我和她的目光偶爾會相遇在一起,我們便非常隱蔽

地交換一絲笑意——只有我們知道這其中的溫馨、甜蜜以及祝福。

  那是只屬于我和姐姐的秘密——關于我們美好的青春。曾經高高濺起的浪花

已經消失,生命之河依然平靜地向前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