綻放的嬌妻 2

綻放的嬌妻 2

在放鬆膀胱的時候我一直在想,此刻他們在外面幹什麼?是不是已經進入了

主題,還是依然在那裡纏綿?一直幻想著不同的經歷,不同的過程,會覺得自己

興奮、刺激。但真正走到這一步,卻發現要親眼看到深愛妻子在別人身下婉吟,

是那麼讓自己難受,內心那種酸、苦、妒混雜在一起,感覺很複雜,我突然有種

要放棄的感覺,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不行!" 我感覺自己要在這種難受

中爆炸,猛的推開門,準備將預想中激情的兩人強行拉開時,卻發現,妻子衣裝

整潔的坐在那裡,表情有些淡然,彷彿什麼事也不曾發生。而不遠處,耀表情有

幾分尷尬的坐在一邊,有些手足無措。

    " 怎麼了?" 與預想中的不一樣,這讓我感覺就如炸彈就要起爆卻找不到引

線一樣無處著力。

    " 姐姐說她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 耀訕訕的。

    " 沒事沒事,先唱歌。" 我安慰耀。耀有些不好意思的重新去點歌,整個KTV

的氣氛開始有些沈悶。

    " 怎麼了,老婆。" 我將老婆擁在懷裡,輕聲問她。

    妻子搖搖頭,沒說話。

    " 對耀感覺不好?" 我又問。這種感覺很奇怪,明明自己已經決定要放棄了,

卻發現老婆自己先準備主動退出時,我反而開始勸她。

    " 你難道就這麼希望自己的老婆變成一個淫蕩的女人?" 妻子擡起頭有些淡

漠的看著我,眼角還帶著一點淚花。

    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 邁出了這一步,將來我們怎麼辦?我們的家怎麼辦?" 妻子繼續問我。

    " 這跟家沒什麼關係,就是一次經歷而已。" 我有些勉強的回答。

    " 就是一次經歷?你想過經歷的後果嗎?" 妻子有些氣憤,語調不由自主的

高了些。

    看我們起了爭執,耀趕緊走了過來。

    " 大哥,姐姐,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千萬別因為我影響到你們。我本來也

就是覺得跟大哥聊得蠻來,所以才想見見他,誰知道會讓你們鬧不愉快了。真對

不起!" 耀萬分歉意的向我們夫妻深深鞠了個躬," 我這就走。" " 這跟你沒關

系,要怪也是他的問題。" 耀的愧疚讓妻子有些不好意思," 日子過得好好的,

非想些這些烏七八糟的東西。" " 我也沒想什麼烏七八糟的東西,來的時候我不

就說了就是見個朋友嗎。" 我強辯到。

    " 是嗎是嗎?就是見個朋友你會幹出剛才的事?那是老公該做的事嗎?" 被

妻子說的沒話說,我只好耷拉著頭,聽她的數落。

    耀則一直在旁邊帶著歉意的替我說好話。

    眼看著要邁出那一步的這場聚會就這樣尷尬的散場。好在對耀,妻子還是有

著基本的禮貌,將耀送回酒店,回去的路上妻子一句話都沒跟我說。

    沮喪的回到家,胡亂洗漱一下,我就上了床,拿出IPAD來玩。過了一會兒,

妻子從洗手間走出來。

    我帶著幾分心虛和忐忑的看著她。

    " 看什麼看?" 妻子沒好氣的瞪我一眼。不過早已對她熟悉的我從語氣中可

以聽出,雖然有些生氣,但並沒有發火,這讓我心裡鬆了口氣。

    " 別生氣了。" 我有些討好她的。

    " 懶得理你。不知道腦子一天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妻子白了我一眼。

    " 也不算。我這不也算是想調劑下夫妻生活嘛。" 看出她沒發火,我語氣上

開始有些輕鬆起來。

    " 你還說!" 妻子又惡狠狠的。

    " 好好,我不說,我不說。" 我尷尬的不再搭話。

    " 那你後面準備怎麼辦?" 沈默了一會兒,妻子忽然問我。

    " 什麼怎麼辦?" 我有些莫名的。

    " 你就把小耀一個人撇那裡了?" " 那還能怎麼辦?" 我帶點無奈的。

    " 你們這些男人怎麼這德性。" 妻子有些看不慣的," 別人大老遠的來了,

朋友也走了,你露下臉就閃人,也太那什麼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什麼人

呢。" 如果換以前,我立馬會覺得有戲,興奮異常,不過現在,我也知道那只是

妻子的天性如此,善良。

    " 那要不我明天陪他去XX?" 我試探著問。XX是我所在城市附近一個有名的

古城。

    " 隨便你。" " 你去不?" 我又試著問。

    " 我去幹嘛。你們狐朋狗友讓你們去自在還不好。" " 一起去嘛,就當週末

放鬆一下。" " 不去。" " 去嘛。你也看到了,耀也不是那種烏七八糟的人,從

本性來講,還是個相當不錯的,值得交朋友。其實他來的時候,自己也講了,就

是來交朋友的,不為別的事。" " 哪有你這樣當老公的。" 語氣上,妻子基本已

消氣了。

    " 好啦好啦,是我不對,我知錯,我悔過。" " 你也知道啊?" 妻子嗔我一

句。

    " 知道,知道!" 我趕緊點頭," 去吧去吧,你想想XX可是艷遇天堂,就我

兩個大男人萬一到酒吧裡經受不了美女的誘惑,幹出點什麼壞事來,這很有可能

哦,本來就欲求未滿……" "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我去就是了。" 老婆終於點了

頭。

    直到現在我還在想,老婆當時為什麼會點頭,我也就那麼一說,並沒有想到

她會答應,畢竟對於一個曾經當著老公的面摸了自己乳房的男人,怎麼說也會有

些尷尬吧。或許是因為在這方面,結了婚的女人已不是太封建?也或者因為耀本

身的紳士,讓妻子對他還是有幾分好感。總之,當第二天早上我們夫妻敲開耀的

房門時,讓耀大吃一驚,然後驚喜的招呼我們進門。而妻子似乎也忘記了昨天的

尷尬,很自然的跟耀交流著,這讓我們三人彼此間的尷尬瞬間消散,氣氛也漸漸

活躍起來。

    接下來的一天,大家玩的很開心,耀的陽光和風趣時常逗得妻子哈哈大笑。

妻子也漸漸放下了一些姿態,變得放鬆起來,也許因為這是老公以外唯一摸過自

己乳房的男人,老婆偶爾還會有著一些其他異性朋友間不可能出現的隨意和親暱。

比如,為了證明我年紀大了,她會讓耀背著她和我比賽短跑;她會跟耀一個陣營

的跟我在河邊打水仗;甚至,在夕陽快落山的時候,她會同意讓耀從背後輕摟著

她背依斜陽的留下回憶。我發現,很多時候我就是拿著相機追拍著他們的快樂。

看得出妻子很放鬆,也很快樂,彷彿在追尋年輕時的愉悅。

    隨意的找了家飯館吃了晚飯,走出來時,天已完全黑了,這時我接到出發前

預訂酒店前台的電話:因為剛剛接了省裡一個領導團,原來預訂的兩個標間只能

給我們一個了。我氣得在電話裡跟對方吵起來,嚷著要去投訴她,耀趕緊勸我,

說自己另外找一家酒店。我告訴他,現在旺季,沒提前訂房間,現場要訂的可能

性太小了,而且價格還高得離譜。耀說沒關係,大不了在外面溜躂一夜,或者找

個洗浴中心在裡面睡一夜。正僵持著,老婆發話了:" 一間就一間,反正就是一

個晚上。耀睡一個床,我們睡一個床。" 於是就這樣很莫名其妙但真真實實的定

了下來。

    解決了酒店,我們找了一家酒吧開始了新的活動。酒吧文化近幾年才開始在

XX興起,但已有了很大的名氣,尤其對一些來此旅遊的孤男寡女,更是解決旅途

寂寞的一個好途徑。當然對酒店不是很好的我來說,進酒吧講的只是氣氛,而因

為工作的原因,我也很知道一些好玩的酒吧遊戲,配上活躍的耀,桌上的氣氛馬

上就熱烈起來。期間,另一個桌的幾個年輕男女見我們玩的熱鬧,也主動要求加

進來,一時間,酒吧裡一片喧嘩。老婆也彷彿回到了年輕的時候,跟著打鬧、起

哄、拼酒,甚至在幾個年輕人要求耀跟他表姐喝杯交杯酒時,主動拉起耀來喝。

而在幾個小美女的哄鬧下,我也喝得有了幾分醉意。

    忽然一陣急促的鼓聲打斷了大家的嬉鬧。我擡起頭時,看見不知什麼時候,

耀已站在了酒吧樂隊的中間。

    " 下面這首譚詠麟的老歌《夜未央》,獻給我至愛的大哥和姐姐!" 不可否

認,帶有幾分醉意的耀將這首老歌演繹的淋漓盡致,以至於原本喧鬧無比的酒吧,

那一刻除了那悠揚纏綿的歌聲,再無其他一絲雜音。

    當一句" 雨中路遙遙夢裡風蕭蕭彷彿中你在微笑" 漸漸的結束這首歌時,全

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在司儀宣佈接下來是慢舞時間的話語裡,耀走到妻子身邊,極為紳士的向妻

子伸出了邀請的手。妻子笑著將手搭在他的手上,站起來……

    從酒吧回到酒店時,已是淩晨1 點多。或許是玩樂的喧囂讓人仍然持續的亢

奮著,雖然3 個人都是微醉,但精神依然抖擻。進了房間,3 人依然站在房間的

陽台上談笑。位於山坡上的17樓陽台正可以將整個古城的夜景盡收眼底,在絢麗

的夜燈照耀下,陽台多了幾分綺麗。見妻子與耀談性正濃,我決定先去洗澡。總

感覺會發生什麼的我乘他們不注意,將致於720P高清攝像狀態的卡片式照相機偷

偷放在了陽台側面的一角,既對著仍在交談中的兩人,又可以通過陽台另一邊的

那面落地大鏡子拍到另一個角度的情況。

    這個澡我足足洗了有近半個小時才出來。,出來時看見兩人還在陽台,都沒

說話,彼此間還隔著一定距離,貌似什麼也沒發生,但那種很詭異的沈默讓我知

道肯定曾發生了什麼。

    " 我洗好了,快去洗澡吧。" 我故做不知的對兩人說。

    " 哎,那我先去洗了。" 耀有些閃爍的先去了浴室。妻子也跟著沈默的進來,

準備換洗的衣服。我乘機找個借口到陽台收回了偷放的相機,回放著錄下的情景。

    奇怪的是,前10分鐘兩人都還在正常的交談著,難道真沒發生什麼?我有些

奇怪,正準備關機,下一幕卻有了變化。

    不知什麼時候,兩人由面對面的斜依著陽台欄杆交談變為了面向古城方向的

並排交談。然後耀短暫的離開接了個電話。妻子一個人扶著欄杆欣賞著古城美麗

而沈靜的夜景。不多時,耀接完電話回啦,或許妻子面對古城的那份恬靜也感染

了他,他沒有走過去,而是半靠著房門欣賞著妻子的背影。

    彷彿覺察到耀那帶著幾分炙熱的目光,妻子回首看他一眼:" 怎麼了,在那

兒發呆。" 耀笑了笑:" 這麼看過去,姐姐真美。" " 背景18,前面80吧。" 妻

子開玩笑的說。

    " 不是因為背影,而是因為此情、此景、此人的氛圍。" 耀趕緊分辨到。

    " 小屁孩,懂什麼。" 妻子取笑著他。

    " 誰說我是小屁孩。" 也許因為一句" 小屁孩" 刺激了耀,讓耀有些不平,

他走過去,從容但堅定的從背後擁住了妻子," 事實會證明我是一個男人,純爺

們。" 他在妻子耳邊輕輕說,說完在妻子耳垂邊輕輕吹了口氣(這是相機錄不到

的,後面妻子告訴了我經過)。

    " 別。" 妻子抓住他的手,試圖離開他的懷抱。

    " 姐姐,讓我抱抱,我不要求別的,只想抱抱你。" 面對耀的堅持和請求,

妻子猶豫了一下,放棄了,就那樣靜靜的依靠在耀的懷裡。兩人沒有交流,彷彿

在欣賞夜景,又彷彿在思考期待著什麼。

    又過了幾分鐘,耀似乎忍不住了,從背後在妻子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妻子抖

了一下,但沒有拒絕。於是耀開始輕柔的親吻她的臉頰、耳垂、頭髮,對於他的

親暱,妻子沒有抗拒,而是輕輕閉上了雙眼。

    妻子的默認讓耀信心倍增,他親吻的力度開始加大,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一隻手在她腹部隔著衣服撫慰,另一手在片刻徘徊後,伸進了妻子的下衣擺,他

沒有急著直達目的地,而是在妻子腹部輕撫,畫圈,待兩隻手都毫無阻隔的接觸

到妻子平滑的腹部並沒有遭到妻子的抗拒後,他的右手開始向上轉移陣地,但依

然沒有伸進妻子的胸罩,而是在她胸罩下方一點點打轉,偶爾似乎是不經意的在

她胸前拂過。妻子依然彷彿沒發現似的閉著眼享受著這份寧靜和曖昧。

    終於,妻子默認的鼓勵讓耀大著膽子將右手從她胸罩的下方擠了進去。

    " 不要!" 要害部位的被抓讓妻子有些驚慌,緊緊抓住了已毫無遮掩的握著

自己右乳的手。

    " 姐姐,你難道你不知道你對少男是有著多大的誘惑嗎,我都要快瘋了。"

也許是耀的甜言蜜語,也許是酒精的迷醉,又也許是丈夫在洗澡自己則在門外與

別的男人親熱禁忌的刺激,讓妻子沒有再多的堅持。

    在相機和旁人看不見的上衣裡面,妻子的胸罩已被耀從乳房上翻了上去,曾

經被我獨享的那對飽滿白嫩的圓乳在另一個男人的手中不斷擠壓、變換著形狀,

耀的一隻手在妻子的乳暈上劃著圈,另一隻手的手指飛快的撥弄著她另一隻乳房

的乳頭,而後迅速的將整只乳房握在手中把玩。身體的刺激和禁忌的誘惑讓妻子

有些迷失,她幾乎癱靠在耀的身上,右手返身抱著耀的脖子,任由耀在她的乳房

上做著各種動作,並不停的在她脖子、耳垂、臉頰上親吻,甚至將自己的耳垂含

在口中用舌輕輕佻逗。

    妻子在耀的大手下終於忍耐不住,猛得回過身,雙手捧住耀的臉,主動吻了

上去。通過相機的鏡頭可以清晰的看見,妻子的舌是主動伸進了耀的口中攪動著,

旋而退出來又被對方飛快的追擊進自己的防區,妻竟然那麼主動的將對方的長舌

含在口中糾纏。

    耀有些狂熱的親吻著妻子,並將妻子的上衣撩到她的胸上部,右手在她雙乳

間來回的遊動,左手則從背後伸進了妻子的牛仔褲腰帶。被前後夾擊的妻子幾乎

一下子癱軟下來,更激烈的回應著耀的親吻,甚至把舌伸出讓耀含住或在外面挑

逗。

    錄像裡,妻子的喘息越來越粗。而此時,耀已半躬下身,右手抓住妻子一隻

乳房將乳頭急急的送入口中,左手則乘勢將妻子的整個臀部收入手中,也許是大

手在自己緊身牛仔褲中的動作有些難受,妻子竟然自己解開了牛仔褲的前扣,此

時,那道淡淡的拉鏈已形同虛設,由於是躬著身,耀的手在妻子的牛仔褲裡可以

伸的更長、更遠,甚至遠到從妻子雙股間觸到了前面。

    " 啊" 妻子忽然一聲低呼。

    此時,她右乳的乳頭正在耀的舌尖來回跳動,而她的雙腿間,可以看出一個

物事在其中動來動去。

    妻子半佝僂著身子,身體似乎想往上伸展脫離某種挑逗,但在劇烈的刺激中,

雙腿又漸漸分開,反而呈往下坐的姿勢,她矛盾的回應著耀的挑逗,口中低低的

呻吟著。

    終於,耀也受不了了,急匆匆的去拔老婆的褲子。

    " 不…不行" 妻子似乎突然反映了過來,拚命掙扎起來。

    " 姐姐,我要你,我一定要要你。" 耀撥開妻子手,試圖去脫她的牛仔褲。

    " 不要!別這樣。" 妻子掙扎的很劇烈,讓耀竟然一時無從下手。

    " 姐姐,我們該做的都做了,就差最後一步,為什麼不讓我們順其自然。"

" 不行!這是不對的,前面喝了酒,我們已經犯錯了,不能再錯下去!" 在這樣

的掙扎中,妻子竟然還把牛仔褲的扣子給扣上了,讓我後來很是驚訝了一段時間。

    而就在掙扎中,浴室裡的流水聲停了下來,這讓耀也不敢再有進一步的動作,

只能停了下來,於是也就有了我走出浴室時那貌似相敬如賓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