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的宮小路一家

爸爸:宮小路瑞穗 37歲179CM、60KG、B80W58H80 媽媽宮小路梨花36歲175CM、55KG、B90GW58H97 姐姐宮小路七實18歲177CM、53KG、B87FW55H91 長男宮小路冬芽16歲177CM、65KG 次女宮小路梢16歲175CM、54KG、B85EW56H90(與長男為雙胞胎)

(一)妹妹小梢

我是宮小路冬芽,家裡面有爸、媽、姐跟我和我的雙胞胎妹妹五人,今天是我讀書的學校聖應學園的休業式,七月底休業式一完就是暑假了,我跟妹妹小梢站在台下聽著台上的理事長致詞,理事長也就是我的父親瑞穗,今年三十七歲,父親總是那麼的溫柔漂亮,柔順的長髮披到腰部,瓜子臉,水汪汪的大眼睛,細如彎月的柳葉眉和長長的睫毛及紅潤的櫻桃小口,雖然穿了西裝,但是如果說他是男人,恐怕沒人會相信吧!

而我的妹妹小梢長得跟爸很像,但是頭髮只留到了肩膀,而且臉還有些稚氣未脫,還綁起了兩條馬尾,而且胸部有85E那麼大。

休業式完了以後,我跟爸、妹坐上了車回家,妹妹在車上就迫不及待的脫掉了我的褲子,撫摸起我的男根,用紅艷的小舌頭開始舔舐,再用嘴巴含住我的龜頭,一上一下的運動起來,我的肉棒勃起後跟爸爸的一樣大,有二十三公分長,直徑有六公分粗,龜頭像個雞蛋那麼大,妹只能含住前端三分之一,但是也讓我爽到極點了。

爸爸一邊開車,一邊笑說:「小梢,不要那麼急,回到家以後就讓你哥幫你破瓜,你看你哥的肉棒那麼大,一定會讓你體會到高潮的滋味的。」

小梢說:「爸爸都不幫人家破瓜,看到爸跟姐和媽在搞的時候,人家心都癢死了,只能自已用手摸不然就讓哥舔我的小妹妹,人家也好想要像媽姐一樣,被插得小妹妹又紅又腫,然後被又熱又燙的精液射進子宮一直淫叫呢。」「而且在學校聽姬宮家的小椿講說,她們幾個姐妹早在八九歲時就被家裡的大人給破瓜了,聽得我好想也被破。」

爸爸笑著說:「今天你不就能被哥哥插了嗎,哥哥插完你爸爸再用大肉棒搞你,我們兩個人今天一定會把小梢搞得爽翻天的,不管是哥先上你我再上你,看是要前後洞一起來,還是兩根肉棒一起插進你的小穴,你要怎麼玩我們都能滿足你。」

「對呀,小梢,我們家的規矩是女人不滿十六歲不能破瓜,男人也要十六歲才能真正的跟女人性交,在這之前都只能口交,哥哥也是忍很久了,今天總算能跟你和媽跟姐性交,我等一下一定會好好的把你操到上天的,而且接下來有一個半月的暑假,要被肏還怕沒時間嗎?」我淫笑著跟妹說。車子很快的開到了家,三個人一進家門,就看到媽媽梨花跟姐姐七實在玄關等著我們了,媽媽穿上了護士服,胸前的扣子沒有扣上,胸口兩個90G的乳房就這樣露了出來,有一個李子那麼大的粉紅色的乳暈跟小巧的乳頭已經在發脹了,裙子很短等於沒有看得到裡面沒有穿內褲,而是穿上了一雙白色的吊帶襪,黑色的陰毛跟肥厚的花穴就這樣顯露在我的眼前,腳上穿了一雙白色高跟鞋,姐姐則是穿了一身純白的網球運動裝,腳上也是穿了一雙白色運動用棉襪跟白色球鞋。

「歡迎回家,小梢去換裝來玩吧,小梢要不要換什麼衣服呢?」媽跟姐說

「我不要換衣服,就穿著學校制服被操,爸跟哥一定也覺得學校制服很漂亮吧。」

爸爸說:「學校的制服是我親自設計的,怎麼會不漂亮呢,你看上身的白色水手服,下半身的粉紅色百褶長裙,黑色的大腿襪,冬芽看了一定很有性趣吧。」

我說:「當然了,爸爸的眼光是一流的,妹妹穿了這樣我早就每天都想操她了。」這時我伸出雙手去撫摸媽媽的雙乳,在她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媽聽完了就跟爸說:「哥哥老公,今天人家想讓你穿那件紅色旗袍幹人家,好不好嗎?」爸聽了就笑著說:「又想玩偽百合嗎?那就來玩吧,我去換衣服。」

然後媽又跟媽還有妹交待了幾句話,我們大家都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媽媽小聲說:「等一下大家要記得幫冬芽這個忙哦,我好想看你們爸被自已兒子上會怎麼樣,媽雖然寫過那麼多近親相姦的BL文,但是真正BL子父今天還將要第一次看到而已呢。」姐也說:「我一定會幫冬芽的,爸長得那麼美,平常又把我們幹得那麼爽,今天也該讓他體驗一下被幹的滋味了!」

我們宮小路家族,從很久以前就是近親通婚了,因為我們家族是很特殊的一族,並不是普通人類,雖然外表看來跟人類完全一樣,生理構造也相同,但是據說我們家族始祖是神話中跟天造大神一樣是神話中傳說的人物,天皇就是天造大神的後代,但是他們那一家族因為長久以來都是跟普通人類通婚,已經變為平凡的人類了,我們這一族如果要保持住自已的特殊能力,就一定要近親通婚才行,所以一直以來,都是近親通婚,這幾樣能力第一是性能力,我們家的男人肉棒都特別大,一般人最大也不過16公分長,但是我們家族裡可以長到20-25公分長,龜頭最大可以像鵝蛋那麼大,而且射出的精液有平常人的十倍那麼多,女性的陰道被肏多少次都不會變鬆,永遠像第一次的緊度,淫水跟陰精的的量也是一般女性的十倍之多,並且男女性的各種體液都帶著一股香味,不會讓人覺得有任何的臭味,還可以決定自已什麼時候要受孕,並且交合再多次都不會累,男子可以無限制的一直射精達到高潮,一般人類就不行了。第二樣能力是青春不老,可以到死去時,都不會變老。第三樣能力是可以和植物溝通,我們會說植物的話,植物也聽得懂我們說的話。第四樣能力是家族的面貌男的特帥而女的超漂亮,但是爸爸好像是個異數,長得不帥反而像個美女,媽媽已經很漂亮了,但是跟爸一比還是被比了下去,媽跟姐被爸爸操時總是有一種自已在搞百合的感覺,後來媽跟姐就要爸爸去做了幾十件女裝,穿上以後跟媽跟姐做,更有百合的感覺。而爸爸跟媽媽是親兄妹的關係,爸媽18、19歲時就生下了姐姐,後來又生了我跟妹,而姐姐在二年前被爸爸破了瓜,每天跟爸媽搞三P,實在讓我看的心癢癢的。

尤其我家的學校聖應學園,裡面的學生跟教職員全部都有近親相姦的經驗,所以在學校也常跟同學們交換自已如何跟家人性交的心得,我班上有一對兄弟西園寺影月、陽月兩兄弟,是一對同卵雙胞胎,長得十分的俊美,他們在家裡就幾乎每天互操對方的小菊穴,後來他們父親知道了,也加入了跟他們一起三P,他們父親也是我們學校的日文教師,也長得十分的美貌,如果說我的爸爸相貌是溫柔婉約型的,那他們兄弟的爸爸就是妖艷嫵媚型的,日本自古以來就懂得男色,所以西園寺家兄弟就鼓勵我說:「理事長那麼美貌,你到能真正性交的時候就一起把理事長給上了吧,男色的滋味實在是十分的過癮呢!我們保證你爸爸試過以後一定天天跟你做的。」

所以我剛剛要媽媽叫爸爸去換上女裝,在我跟家裡所有女性性交以後,我也要把爸爸給上了,想到爸爸那不輸女性的白裡透紅的肌膚,細瘦修長的四肢,完全沒有一絲贅肉的腰身,小巧緊實的雙丘跟那裡面的粉色的菊穴,想到今天能把家人全操一遍,我的肉棒就硬得受不了了。

正說著爸爸就把衣服換好了,爸爸換上的是一件中式的大紅色旗袍,腳上也穿上了透明絲襪跟紅色的高跟鞋,完全把身材顯現了出來,雖然沒有像女生一樣的胸部,但是那腰、那屁股、尤其是兩邊開叉到大腿根,看到那白皙修長的雙腿被透明的絲襪包住,真是令人想入非非。

媽媽這時說:「大家去做愛房吧。」做愛房是我們家一間專門用來做愛的房間,大小有五十坪,有一張可以躺十個人的大床,三張大沙發跟一套家庭劇院視聽設備,一間有十五坪大的浴室,恆溫空調,不會讓人覺得太冷太熱不舒服。而爸爸把一台自動攝影機架好說:「今天是小芽跟小梢的一次性交,把影像拍下來做記念。」

進了房間以後,小梢把長裙拉起來說:「人家的小妹妹都濕透了呢。」我一看果然小梢的白色棉質內褲已經被不斷流出的淫水濕透了,我要小梢拉著裙子讓我舔她的蜜穴,我把她的內褲拉下來脫掉,妹妹的下體陰毛稀稀疏疏的並不濃密,,那一片粉色的肉縫顯現在我的眼前,我就用我的嘴巴跟舌頭開始又吸又舔,那味道真香又甜,我把舌頭伸進她的蜜穴花徑之中,小梢就開始了「嗯。。。。」輕微的呻吟聲,而且臉上開始微微的泛紅,小梢也不甘示弱的把我推到床上,用小妹妹壓住了我的臉,然後轉身用嘴吸住了我的肉棒,把水手服拉起來,原來妹水手服下面竟然沒穿胸罩!用她E罩杯的胸部夾住了我的陽物幫我乳交,受這刺激我龜頭上的鈴口一直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小梢也含得更起勁了,一邊含還一邊小聲的呻吟。而我也用嘴親著妹的陰唇,把舌頭伸進了妹的陰穴裡舔來舔去。

妹妹把我口交了五分鐘後含得我的雞巴受不了了,一股陽精就洩了出來,射進了小妹的口中,小妹被射得嘴巴都脹滿了,就把我的肉棒吐出來讓我其他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臉上,妹的臉上、水手服上、紮成了馬尾的頭髮上也都沾滿了我的精液,小妹把含在嘴裡的精液吞下去後,還用手去把在臉上的精液抹下來用手指送進嘴裡說:「哥的精液真好吃,永遠都覺得吃不夠呢!」我淫笑著說:「接下來不要用上面的嘴吃了,改用下面的嘴吃吧!」然後我把妹的裙子掀起來,讓她躺在床上,用已經紅腫熱燙的龜頭抵住了蜜穴入口,輕輕的頂了進去!

妹妹的花穴裡面又熱又緊又燙,我慢慢的進入,妹妹也隨著我的進入放聲的呻吟著:「哥哥的大肉棒好熱好燙哦!」就在這時,我覺得頂進去的力量出現了阻礙,我就跟妹妹說:「妹!哥現在頂到妳的處女膜了呢!再來可能會有點痛,妳要忍住哦!」說完,就用力頂了進去!

妹妹只覺得下體一陣激痛,處女膜就被我頂開了,痛得她喊:「哥慢一點,人家好痛哦!」我一聽馬上停下頂進去的力量,在原地停留著讓妹適應那股痛覺,而且撫摸起妹的全身為妹妹舒緩不適的感覺,過了二分鐘之久,妹妹淫蕩的笑著說:「哥哥,現在人家不痛了,不過小妹妹裡面覺得好癢哦,快點用哥哥的大屌幫妹妹止癢吧!」我聽完妹妹說的,馬上把肉棒退後到只留著龜頭在裡面,淫笑著說:「哥哥現在就幫妹止癢!」用力一挺到底!

妹妹被我這一挺,馬上忍不住的放聲淫叫:「好大、好硬、好粗的哥哥的大肉棒在肏著妹妹呢!子宮口都感覺到了哥哥的大龜頭在頂著呢!」我感覺到妹妹的花穴用力的夾緊了我的大肉棒,然後妹那穿著棉質大腿襪的雙腿就緊緊的夾住了我的腰,雙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背,用力的把我的屁股往下壓,想要我更加的深入,我的雙手也沒閒著,撫摸上了妹妹那堅挺白皙的乳房,用嘴去吸那受情慾感染而變大腫脹的乳頭。

妹妹被我肏得淫水一直從蜜穴中流出來,那又熱又燙的淫水也一直沖擊著我的肉棒,而我的龜頭也一直下下都頂到妹妹的花心,妹妹被我的肉棒肏了五分鐘之後,喘息聲愈來愈急促,放聲大喊:「妹妹。。。的花。。。心。。。好爽。。。陰。。。精都。。。快要。。。丟了。。。」然後我只覺得妹妹的蜜穴用超大的力量一陣緊縮,然後洩了一股陰精就沖擊到了我的龜頭跟鈴口,讓我整個人一陣強烈的快感襲捲過我的全身,然後忍不住的也洩了一大股陽精射進了妹妹的陰道裡面。

我跟妹興奮得直喘氣,妹的處女陰道實在太爽了,我跟妹妹說:「妹,妳的小妹妹真緊呢!你看哥哥才肏妳五分鐘就被你夾得射出來了呢。」妹妹張開紅艷艷的小嘴,吻住了我的嘴,然後把柔軟的小舌伸進了我的口腔之中,開始用她的舌頭在我的嘴裡舔來舔去,下體相連接著不忍抽出來,享受著高潮的餘韻。

我轉頭一看,媽跟姐已經看得忍不住了,姐開始舔起了爸爸的巨根,媽媽則是攻擊起了巨根下面的那一個囊袋,爸被舔得巨根揚起,頂起了旗袍的前襬,媽媽的淫水則是從花穴口經過大腿一直流到了小腿,姐姐的情況也好不到那去,白色運動褲兩腿之間的部份已經完全被淫水濡濕了。然後媽媽用自已的蜜穴口含住了爸的龜頭,用力的一坐到底,被爸的巨根貫穿的媽媽,也開始爽的淫叫了起來。

小妹這時推了推我,要我抽出來,我抽出來後,小妹一坐起來,就從她的陰道裡面,嘩啦啦的流出了她的淫水陰精夾雜著我的精液跟處女落紅,小妹從床頭拿起早就準備好的白色的毛巾接住了這些液體,笑著說:「這是我跟哥哥愛的證明,小梢要留起來當作一輩子的紀念!」然後妹翻了個身,把她的屁股對著我,然後自已掰開了那渾圓的雙丘,露出了緊窄粉紅的小菊穴,說:「哥,人家前面被你破瓜了,後面的菊花也給你破菊吧!」

我看著那令人性奮的小菊穴,雖然舔過很多次但是還是沒有真刀真槍的做過,我把嘴湊上去,用舌頭開始舔起入口處的皺摺,每舔一處妹就發出「啊。。。啊」的呻吟聲,妹妹被舔得受不了了,大喊著:「哥。。快幹人家的小菊花吧!」

我要妹趴在床上,用我的巨根頂住了妹的菊穴,用力的一頂而入!妹被我的巨根強力的頂進了後穴的深處,初經人事的後穴因為沒有真正做過,而且因為沒有潤滑受不了這樣的衝刺,也流出了紅色的鮮血,我笑著跟妹說:「妳看妳的小菊花小處女落紅了呢。」妹妹被我頂得說不出話來,只能直喘氣,已經射過了兩次的我,巨根已經沒有那麼的敏感,一直在妹妹的菊花裡面抽插了十分鐘才洩身,當我從妹妹的菊穴裡面抽出來時,精液跟鮮血也從菊穴中流出,妹妹的菊穴被我幹還不能恢復的在那一張一合呢!妹坐起來,看著精液混著鮮血從自已的下身流出,那模樣真是十分的誘人。

爸看我把妹的前後兩個洞都幹過了,就讓媽媽從他身上起來,過來把妹抱起來,讓妹坐在他的雙腿上,陰穴抵在爸的陽物上,妹的穴口碰到了爸的陰莖,又讓她忍不住的小聲喘息了起來,爸把他那紅艷的櫻唇湊近了妹的耳朵,開口用他那低沈甜軟的聲調說:「小梢現在的樣子真美,爸想和妳交合,一起到那極樂的彼岸、天國的境界,妳願意讓爸愛撫妳那美麗的胴體然後進入妳那又熱又緊的蜜穴嗎?」小梢聽到爸的聲調就渾身發軟了,整張臉紅得好像已經煮熟的螃蟹一樣,輕輕的點點頭說:「人家願意。」爸就輕輕的脫下了小梢的百褶長裙,讓妹的下身完全的裸露出來了,然後用他那紅艷的小舌舔起了妹的耳廓,雙手十分輕柔的在小梢的腿上拂過,小梢就好像蝦子一樣猛地把背弓起來,嘴裡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的嬌吟,爸真不愧是性技老手,完全沒有碰到妹的私處及乳房而只是碰到腿,就能讓妹感受到性的喜悅。

爸接下來把他鮮紅的小嘴在妹的臉上輕吻淺啄,雙手輕拂的範圍也從腿上延伸到妹的腰跟雙丘,妹的喘息聲愈來愈大,忍不住的要求爸說:「爸快插我的小妹妹跟摸我的乳房,人家好想要哦!」爸溫柔的笑著說:「還不行哦,爸要讓小梢知道什麼是極樂的境界。」然後輕輕的在妹的背及雙手上拂過,紅潤的嘴唇也開始親吻起了妹那白皙的脖頸,然後把妹從身上放下來讓她平躺,掀起了水手服吻起了妹的腹部,雙手也在腰腹之間不停的輕拂按摸。

妹被爸這樣的手法刺激全身不停的扭動,把左手放到了自已的乳房上,右手伸向了下身的花穴私處想要舒解那難忍的情慾如潮,但是爸那纖細卻有力的雙手抓住了妹的雙手,在妹的耳邊輕聲笑說:「小調皮,不能自已用手哦,讓爸帶領妳吧!」然後把妹的手放到了妹的頭上,開始用嘴輕輕的淺啄起妹的雙乳跟乳頭,妹被爸刺激不但沒有能舒解,反而扭動的更厲害,叫得更大聲了,這時爸壓在妹的身上繼續親吻的妹的雙乳,把左手伸向了妹的花穴口,輕輕的在陰唇跟陰核上拂摸過,妹受不了爸這出神入化的愛撫,大聲的淫叫:「人家要丟了,人家要丟了!」話才說完,妹的花穴口就流出了陰精,爸爸用那紅艷的小嘴去接住那像水一樣流出的陰精,說:「小梢的陰精真香呢!」然後把那還含著妹陰精的嘴吻上了妹的嘴,妹張開嘴讓爸吻她,兩人的唇舌交纏,十分的淫靡。這時我看了心裡想,爸爸不用插入妹的身體就把妹搞得洩身了,實在是厲害極了。而爸爸這時才開始跟妹性交,他躺在床上,那粉紅色又粗又長的男根豎立賁張,然後把妹抱起,讓他的龜頭頂在了妹的蜜穴口,爸笑著說:「小梢,慢慢的坐下來,不要太快,讓妳的蜜穴花徑嘗嘗爸的肉棒吧!」小梢聽爸的話,慢慢的坐下來,讓爸的男根慢慢的頂進了她的花徑,就這樣一寸一寸的慢慢挺進,頂到妹花心時,妹的全身受到這刺激當場無力、雙手一鬆,全身猛然一坐,爸的龜頭就突破了妹的花心進入了妹的子宮了!

妹的子宮被爸的巨物的熱度一燙,當場淫叫起來:「爸。。。你的好。。。大又燙。。。人家快。。。要被。。。幹死。。。了。。。子宮。。。裡。。。都感覺。。。到。。。爸的。。。龜。。。頭在頂。。。了!」然後陰道一縮,又洩出了一股陰精澆在爸的陽物上,然後從花穴口流了出來,一直流到了大腿上呢。這時爸扶住妹的腰身,開始用力往上頂,每頂一下就頂進了妹的子宮,然後妹就是淫叫一聲,這時姐姐過來開始撫摸起我的巨根,淫蕩的笑著說:「爸跟妹都開始幹炮了,幹下來就輪到我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