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就是要找人來一起干

    我老婆是那種給她少少驚喜就會開心好幾天的小女人。她是個銀行職員,結婚前便肯穿著制服給我玩,結婚后,蒙眼、繩綁、輕度SM、拍照、拍影片等,我們什麽都做過了,她可以說個很好調教的女人。

    儘管她什麽都肯做,但慢慢地,我開始覺得還是不夠刺激,我想玩得再刺激一點!老婆是那種死心塌地、爲我怎樣都可以的女人,但如果我有第二個女人,她肯定會發瘋,甚至會拿刀插死我呢!所以我的“一皇兩后”想法就告吹了。既然這樣,就反過來吧!我把這個想法和老婆的相片(臉上加了馬賽克)都放了上網,招募“志願者”,不到一晚就有過百人報名參與了。

    雖然我不否認我有點精蟲上腦,但這種事如果搞得不好,影響會蠻大的,總得要小心處理。我看了應徵者網上提供的資料,再約了其中幾個出來,見個面、傾談一下,最后終于敲定了最后人選——阿斌。阿斌是個專業髮型師,不但收入挺高,而且女人一大堆,最重要的是有這方面的經驗,那就不怕中途搞出什麽意外啦!

    我和他談起我的計劃,他還以自己的經驗給了我不少建議呢!我們策劃了兩個多星期,終于到了設定的那一天!

    我那天專程接了老婆下班,一起吃完晚飯才回家裡。一進屋她就攤了在沙發上,我雙手按著她的肩膊,慢慢給她按摩起來。“呀∼∼”她舒服的哼了一聲,我問她:“舒服嗎?”老婆說:“唔……好舒服啊!”我邊問:“那這樣呢?”手就襲上奶子了。

    “啊……你好壞啊!”她揮出粉拳打到我的胸口上,嬌嗲的說:“你讓人家先沖個涼,換了衣服才來嘛!”我回道:“不行,我就是喜歡你穿制服呢!”說著,她已經害羞起來,臉都紅了呢!

    老婆這麽可愛,就讓我更想欺負她,于是我拿出眼罩、塞口球、手铐,色色的在她面前展示,讓她的臉紅透了。

    我抓住老婆擋在胸前的雙手扭到背后,扣上了手铐,我的魔掌便遊上她的奶子,隔著制服把玩著奶頭,癢癢的感覺讓她不禁搖動著身子。我沒打算停下來,手繼續遊移到大腿上,噼開她的腿,由內側撫到內褲的裆部,她緊張得心都“砰砰”跳,身體也開始敏感了,我便把眼罩也套了上去:“看不見東西,感覺是否有點不安又好興奮?”

    “你好壞……”她一開口說話,我就趁機把塞口球都塞進了她口中。

    然后我自己撥響手機,“咦?寶貝,有人找我啊,我先覆個電話,你等我一下吧!”

    “唔……唔……”老婆悶哼著點點頭。

    我馬上悄悄的開了門,把早就在梯間等候著的阿斌叫到屋子裡來,“哇!”

    阿斌看著我老婆已經被綁好、噼開雙腿的放在眼前,不禁以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叫了一下。

    我作爲地主,當然要揮一下手,讓客人先享用啦!于是阿斌立即走到我老婆前面,跪在她兩腿間愛不惜手的摸到腿上,手先在大腿上不停地撫摸,然后慢慢往上移,當摸到近小腹時,更用兩隻姆指在陰戶上來回撩弄。“唔……唔……”

    老婆開始有反應了,他的手卻轉戰到奶子上,雙手搓一搓,老婆又叫了起來。

    阿斌開始解開老婆的鈕扣,由外套、恤衫,到直接看到奶罩,他的手便伸進上衣內,把奶罩扯低一些,慢慢地玩著這雙豐乳。只見他兩手交叉的搓著奶子,手指一時撩著奶頭,一時輕掐,嘴還吻到脖子上去呢!

    “唔……唔……”聽到老婆半喘半叫的發情模樣,阿斌便伸手解掉那顆塞口球,伸出舌頭朝嘴唇吻了上去,兩條舌立即纏繞在一起。

    看著阿斌一步步的和我老婆親熱,我是越來越興奮了,趁他的嘴巴一離開,我就趕快湊上去配起音來:“怎樣,我玩得你爽不爽?”老婆說:“爽啊!”我問:“那你想要了嗎?”老婆只羞答答的“唔……”應了一聲。阿斌聽到更興奮了,他一手挽著小腰、一手按著玉背,便把老婆抱了起來,老婆也自然反射地以雙腳緊緊纏著他的腰。

    看他們親密地黏在一起慢慢走進睡房,我的慾火便更上升了。只見阿斌進了房間便把老婆放在床上,老婆側躺著,圓潤豐厚的屁股就露了出來,“啪!”我急不及待就一掌打了上去,她不禁叫著:“啊……”我忍不住“啪!”又一掌,她又叫一聲,這下連阿斌都受不了,也跟著我打下去。

    老婆屁股的嬌肉隨著拍打不斷晃動,讓我們兩個色鬼都動了心,我把手伸到她下陰“嚓∼∼”的一聲撕破絲襪,手指便摳進她的小穴去了。“啊啊啊……”

    老婆隨著我的摳挖不停地叫著,模樣十分淫靡卻又惹人萬分憐愛,聽得我雞巴都硬到發痛。

    不到一會,老婆便渾身抽搐起來,我立即加速又捅又挖,手指像馬達般運動著,連陰蒂都摩擦到了。“呀∼∼”老婆終于受不了,全身勐然一顫到了高潮,淫水激射而出,噴得阿斌一身都是!

    看到他無奈的表情,我忍住不笑出聲來,但真的笑死我啦!阿斌尴尬得冒火起來了,當然就是用我老婆來消消火啦!只見他匆匆脫掉被淫水噴濕的衣褲,便挺著怒氣沖沖的大雞巴要干我還在喘氣的老婆了。

    阿斌雙手抓著我老婆兩條腿勐地左右拉開,雞巴一對準洞口就迫不及待地捅了進去,“哎……慢點嘛!”老婆不禁嗔叫著。阿斌也沒理她那麽多,屁股一沈就開始開始擺動腰肢在我老婆身上激烈地操起來,一下下用力的抽送干得我老婆舒服無比,摟住他的熊腰配合地又扭屁股又叫床。望著眼前老婆與好友合演的活春宮,我不禁握住自己的雞巴打起了手槍來。

    “啊……好刺激……好舒服喔!你今晚好棒啊!比平時強多了。”老婆爽得不亦樂乎,現在連干她的人是誰都認不出了。真的假的,難道屄裡的雞巴大了一號也分辨不出嗎?

    “嗤∼∼”阿斌忍不住笑了,我一火起來,便使出一招“抓奶龍爪手”,握住老婆的奶子便拼命抓,要懲罰她說錯的話。“啊……啊……啊……”老婆反而越叫越淫蕩,還以爲我是在逗著她玩呢!可是聽在阿斌耳裡卻更加激動了,他一邊加速抽插,一邊向我打眼色,我便把他準備好的玫瑰放到老婆口中,說:“咬著它吧!”

    老婆乖乖的咬著玫瑰花,隨著阿斌的抽插“唔……唔……”的悶哼起來。這是阿斌的癖好,他打炮時喜歡看到女人皺著眉、口中咬著玫瑰花,被自己干得搖頭晃腦的就更興奮了。我瞄了一眼,他那根雞巴果然又變粗了一圈,把我老婆的陰道撐得滿滿的,兩片陰唇都翻開了,淫水多得將他們倆的陰毛都沾濕到能扯出黏絲來。

    我邊撸動陰莖,邊看著老婆,只見她咬著玫瑰花,半哼半喘,被干得滿臉春風、香腮桃紅,真的增添了好幾分嬌豔,再配上阿斌下胯勐烈撞擊我老婆陰部的“啪啪”聲,果然淫聲浪語、春色無邊啊!

    隨著阿斌越插越快,老婆的喘息也越來越急促,我知道她就要高潮了。見阿斌插得那麽忘形、老婆被干得這麽陶醉,我便偷偷拉開了眼罩,“唔……唔……呀!”老婆矇矓中被阿斌多插了幾下,才發覺干她的不是自己老公,“啊!你是誰?!”她驚慌地雙腳亂蹬,推著阿斌的胸膛就想爬起身逃走。

    阿斌不愧是玩慣了女人的高手,臨危不亂,馬上壓下身抱住我老婆不讓她走脫,在她耳邊“啊……啊……啊……”的喘叫著,腰肢也跟著瘋狂地挺動起來,只見他的雞巴插得又深又勐,下下全根盡沒,老婆頓時被操得渾身酥軟,力也使不出來了。

    “不,不,不……”老婆推又推不開,避也避不了,小穴只好捱著他那根雞巴的極速抽插、龜頭連連戳到花心敏感處,她哪受得了如此搗弄,身體抵受不住地弓了起來,突然渾身一抖打起了冷震,就這樣被阿斌蓦地操到了高潮。阿斌也趁著這刻把雞巴整根挺入,“噢∼∼”的一聲,他的精液就“噗噗噗”的直接灌進我老婆體內。

    老婆高潮得迷迷煳煳,無力動彈,阿斌伏在她身上休息了一會才爬起身來。

    我老婆半睡半醒的大字形躺在床上,口中還輕輕喘著氣,想到她剛剛和別的男人激戰並被中出,我已經慾火中燒,再也忍不住了,立馬跨到她身上。

    老婆迷煳中看到是我,才回過神來,“老公?!那他是誰?他……他強姦了我!”緊張的急急說道。我可沒興趣先跟她解釋,一把就將雞巴塞進她口裡,然后抓住她的頭立即啓動腰肢,不停往她嘴裡抽送。“嗚……嗚……”老婆辛苦地叫著,這卻讓我更加亢奮,毫不理會地更用力操著她的嘴。

    一輪急攻快插,雞巴不斷插到喉嚨裡,我也受不住要洩了,雙手把住老婆的頭用力往雞巴拉,整支插入喉嚨裡,她被憋得不斷“咳咳咳”的乾嘔,但我卻繼續享受著那高潮的馀溫。過了一分多鍾,我才拔出雞巴,“咳!咳!”她被精液嗆到了,不禁流出眼淚來。

    事后我和阿斌各點上一支煙,一邊吞云吐霧,一邊評論著我老婆在床上的表現。“覺得我老婆怎樣?”我問阿斌,“不錯,奶大屄窄,是個一級棒的女人。

    老哥是不是用得很少呢?”他豎起大拇指讚不絕口,“我都說嘛,我老婆就是優呢!”我喜形于色。但老婆看到我們兩個相談甚歡,簡直傻了眼。

    “對了,你要不要試試我老婆的嘴?”我又問阿斌,“什麽?!老公……”

    她驚訝極了,我卻已跑到老婆身后,幫手制住她。阿斌見我盛意拳拳,他便卻之不恭了,一邊撸著自己半軟的雞巴,一邊向我老婆靠過來。

    “老公,不要啊!不要……”老婆瞪大驚恐的雙眼哀求著我,我卻命令她:“快張開嘴,含住它!”可她死命別過頭去不肯就范。沒辦法了,我一手托著她的下巴,一手掐著她的口,硬把她掰開來,阿斌也不客氣,挺起撸硬了的雞巴對準雙唇中就插了進去。我抓住老婆的頭前推后拉,替阿斌晃動著爲他口交,看著雞巴一下下的消失在老婆嘴裡,我又莫名的興奮起來。

    “呀……呀……呀……”阿斌舒服的叫著,我就把老婆的頭搖得更急,不停地把老婆的頭塞到阿斌胯下。“嗚……嗚……”老婆發出痛苦的哀號聲,可她越叫得慘,我的雞巴便勃起得越堅挺。

    “哎……夠了,我還想操第二炮呢!”阿斌突然叫住了我,手已經在挖著老婆的小穴了。但我還意猶未盡呢!于是邊搓著奶子邊說:“那要不要試試她的奶子?我老婆打奶炮也一樣棒呢!”阿斌望望陰戶,又望望乳房,有點猶豫不決,但有甜頭又誰會不貪?他馬上就跪了下來。

    他把雞巴放到我老婆兩乳之間,我立即配合地擠壓著兩乳,把他的雞巴緊緊地夾住。我老婆羞得側過臉去,不願目睹自己老公幫別的男人對她欺淩,我卻把她的奶子用力地向中間擠壓,不斷爲阿斌套弄著呢!“咕噜∼∼”聽到老婆吞著口水強忍,就讓我更想戲弄她,用兩隻大奶包裹住阿斌的雞巴上上落落地擠弄,“呀……呀……好爽……”阿斌被激烈的摩擦弄得又舒服地叫起來了。

    這樣玩著玩著,慢慢也玩膩了,現在又要變換新花樣了,我把老婆扯起來,帶到客廳裡把她丟到沙發上,她沒有再反抗,因爲知道反抗也沒用,便逆來順受了。這就更好辦了!我抓住她雙腿一下便拉起來,將她整個人翻過去躺了在沙發上,然后噼開她的大腿,讓小穴完全展示出來,老婆以這麽淫蕩的姿態暴露在另一個陌生男人眼前,她簡直羞得臉都不知要藏到哪裡去了。

    我不理那麽多,隨即趴到老婆身上,把雞巴插進她的小穴裡,“唔……”老婆輕輕哼叫著。這是我今晚第一次插到她體內,真是特別興奮呢!腰肢不由自主地大力擺動起來,一下下拼命把雞巴深插進去,“呀……呀……”老婆也被我插得哀哀叫。

    想到她的淫穴之前被阿斌操得高潮了,我就亢奮起來,雞巴膨脹得似鐵棒一般硬,我瘋狂地擺動著腰,“啪啪啪啪”的大力捅到最深處,不停地向她的陰部轟炸。“呀!不,不,縮開你的手!”原來阿斌又在調戲我老婆了,雙手抓著兩隻奶子拼命搓,肆意地享用那雙豐乳。

    見到老婆被別人欺負,我就更加爽斃了,雞巴以極快的速度抽來插去,小穴不斷被填滿、抽空,令她不禁一下下的抽搐起來,很快我和老婆都受不住了,便“呀∼∼”的一起洩了身。

    我把精液都灌進子宮后,等射得乾乾淨淨才爬下來,讓老婆舔乾淨雞巴。阿斌卻完全不讓我老婆有喘息的空間,立即就爬上沙發要把雞巴插進去了。他和我不同,是扎起馬步面對著老婆的,只見他腰往下一沈,像打樁一樣將巨棒樁入我老婆的陰道,這下雞巴是完全磨擦著陰道壁直戳花心,馬上干得我老婆“嗚……嗚……”的發出悲鳴。

    “你好美啊!”阿斌一邊樁搗著我老婆的小穴,一邊稱讚著她美麗,我老婆被阿斌邊望邊操,感覺就更加難受了。

    “快說,求求我多點操你吧!”阿斌這句話嚇到了我老婆,我卻聽得十分興奮,便喝令她:“說呀!快說!”

    “老公,不……”話還沒說完,“啪!”我一巴掌就掴過去,我已經精蟲上腦了,“他媽的賤貨!”大聲吆喝著:“你說不說?!”老婆含著淚,快要哭出來了,委屈地勉強叫著:“求……求求你,多操我一些。”剛說完,她便“哇”的一聲慘哭出來。

    不過聽到老婆對著阿斌說“淫語”求他操她,這實在太妙了!我聽得雞巴都硬了,阿斌卻又落井下石:“快承認你很淫蕩!”我瞪著老婆,她不敢不說,含淚的又吐出一句:“我……我好淫蕩。”阿斌一句句的教學,讓我老婆口中吐出一句句的“淫語”,這令我太興奮了!

    阿斌見“淫語”已教得差不多了,便專心慢慢地抽插起來,雞巴插入、抽出的每一細節我都清清楚楚看到,“呀……呀……呀……”我老婆給阿斌干得浪叫起來,紅透著臉、兩顆巨乳隨著抽插上下蕩漾,眼看著他是如何操弄我老婆,心內的慾火就更加難捺了。

    我真的受不了了,挺著脹得難受的雞巴按到老婆臉上,老婆察覺到了,唯有免爲其難地張開口,含住雞巴,讓我抽插起來。雞巴一下下插到老婆嘴裡,看著她難受的樣子、聽著她“噜……噜……”的口水吞咽聲,我腰肢的擺動幅度便更大了。

    阿斌也不是省油的燈,朝著陰戶“啪!啪!啪……”一下下的樁下去,我老婆根本抵受不了,淫水滴滴答答的沿著股溝不斷淌到沙發上去。我們兩個一來一往不停地抽插著老婆,她上下兼顧、疲于奔命,漸漸應付不來兩支雞巴的瘋狂進攻了,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我更興奮、更想欺負她呢!

    雙管齊下的攻擊讓老婆不一會又到了高潮,我不禁再次按住老婆的頭,急速的擺動腰部,雞巴連根插進她嘴裡。阿斌見到我上了力,也不甘示弱,大力挺起腰“啪啪啪啪……”的抽插起來,雞巴不斷捅到陰道最深處。我老婆哪受得了,她忍不住吐出了我的雞巴,往后一仰躺倒在沙發上,勐地抽搐幾下又丟了出來。

    我立即跨到老婆頭上對準她的臉打著手槍,“呀∼∼”一聲,精液就灑在她臉蛋上了。阿斌看得高興,也加重了力度狂干,十幾下后他“啊!”大叫一聲,便重重的樁下去,雞巴深入小穴底端,緊接著全身一顫,一股暖流就直接噴到我老婆的子宮內。

    阿斌剛才已經在我老婆小穴裡內射過一次,想不到這次精液量仍然那麽多,他一抽出雞巴,乳白色的濃漿便像決堤一樣從陰道口洶湧而出,老婆也不禁同時“呀”一聲,大腿內側的肌肉情不自禁地慄動起來,她一定是被干得好舒服了!

    我和阿斌不停地玩著我老婆,一晚下來,阿斌一共在我老婆體內發射了三炮(他挺注重養生呢),我就當了一夜七次郎!到了后來,我們把眼罩又戴回老婆眼上,讓她根本不知道是誰在干她。我和阿斌交替地抽插著,看著老婆被我們輪姦或共姦的無奈樣子,實在太刺激了!

    最后,我們甚至用老婆的口紅在她身體寫上“母狗”、“公廁”的字樣,還一邊玩、一邊拍照和錄下影片。當然,這些都已成了我的私人珍藏啦!

    經過這次3P之后,我就更愛上這玩意了,三不五時約阿斌來我家狂歡。雖然我老婆從來沒有表示過贊同,但每次還不是乖乖的被我們玩?!某程度而言,她已經成了我的家養性奴了,嗯,這還不止,她還會出去打工,賺錢給我花呢!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