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珍品

小霞篇(一)

  豐陶縣西部的五寨坑有一棟土磚平房,平房裡住著一戶李姓人家,李家養育

了2個女兒。大女兒紅梅遠嫁他鄉,二女兒桂芝年方19歲,李家父母想把她招

郎,為李家延續香火。

  而東部黃米村,剛好有個叫黃強的想找戶人家入贅。黃強2歲時父母雙亡,

被人收養。因家裡人多貧困,眨眼已是30歲的黃強嗟嘆自己迎娶無望,遂想找

戶人家入贅。經媒婆介紹,他認識了鄰村的桂芝,桂芝姑娘不僅外貌姣好,心地

善良,而且比他小了整整10歲,黃強自然喜上眉梢。

  1983年農歷4月18日,在一陣劈劈叭叭的鞭炮聲中,李桂芝與黃強喜

結連理。兩口子新婚倒也美滿幸福,只是黃強性欲過於旺盛,常常在大白天也要

與桂芝做愛,弄得桂芝有些吃不消。

  1985年正月,李桂芝生下一個女兒,取名李小霞。1987年農歷11

月4日,兒子李小雄又出世了。

  盼孫心切的李家老父可惜沒能等到這一天便離開人世。李家住在山高林密、

人煙稀少的大山裡,本來生活就難以維持,隨著家庭人口的增加,生活更加困難

了。

  黃強自從入贅到李家後,做事拈輕怕重,田土功夫不想出力,手裡有錢便抽

煙喝酒。李母對他的行為看不順眼,經常當著他的面嘮叨指責,岳婿二人常常發

生爭吵。

  1990年5月的一天,黃強因岳母在他面前嘮叨了幾句,竟將她從幾米高

的坎上推了下去。李母對女婿已感到絕望,要女兒堅決與他離婚。黃強惡狠狠地

對她說:「我既然進了你們李家的門,想趕我出去沒那麼容易,除非絕了你們的 ..

種。」

  丈夫的脾氣越來越暴躁,李桂芝只好處處忍讓,但有時也免不了在丈夫面前

流露出埋怨情緒。

  一天,她正抱著半歲的兒子喂奶,要丈夫在生活上節儉一點。黃強一聽暴跳

如雷,繼而去搶她手中的兒子。李桂芝抱著兒子衝出了門,黃強返身抱起5歲的

女兒往水庫方向跑去。鄰居聞訊後追到水庫邊,從他手裡搶過被嚇得嚎啕大哭的

小霞,才免去一場悲劇的發生。

  此後,黃強無聊時便拿女兒來出氣,挨打受罵成了小霞的家常便飯。小霞4

歲那年,從祖母那裡得知了父親的身世。有次父親罵她時,她賭氣說了一句:

「你不是我家的人,你回自己家裡去吧。」此話激怒了黃強,他掄起竹條,將女

兒打得遍體鱗傷。

  1996年,李家老母去世。面對一貧如洗的家庭,李桂芝只好丟下一雙兒

…..

女,只身前往廣東打工。

     ***    ***    ***    ***

                (二)

  李桂芝長年累月在外操勞,黃強卻在家裡游手好閑。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小

霞小小年紀既要料理家務,又要照顧弟弟。小霞由於經常勞作,長得健康俏麗,

苗苗條條,15歲的時候,胸脯已經脹鼓鼓的了。

  黃強也開始注意到女兒身體的變化,有時情不自禁地向女兒多瞄幾眼。小霞

16歲生日的時候,他特地去城裡買了兩對胸罩給女兒。小霞當時紅著臉接下父

親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2001年農歷5月18日晚上,小霞和弟弟小雄像往常一樣,吃完晚飯便

一塊在堂屋裡做作業。小雄做完作業後上樓睡覺去了,小霞想到學校快進行期末

考試了,還在抓緊時間溫習功課。時鐘逐漸指向12時,她做完了最後一道題,

…..

收拾書包准備上樓睡覺,突然感到肚子一陣疼痛。

  父親就睡在隔壁房裡,她輕輕推開房門,怯生生地說:「爸,我肚子疼。」

  黃強剛起床解完小便,見女兒說肚子痛,便問道:「是不是來了月經?」

  「不是。」小霞搖了搖頭。

  望著眼前水靈靈的女兒,黃強渾身陡然升起一股無名的燥熱,一個可恥而充

滿罪惡的念頭隨即產生。

  「過來。」他把女兒喊到身邊,「把褲子脫下,讓爸爸看看。」

  小霞一聽,不禁臉上一紅。「爸,我是肚子疼,不是下面……」

  黃強看著女兒紅撲撲的嬌臉,欲火更熾,板著臉說道,「小孩子懂什麼,女

孩子肚子疼就是因為下面有問題。快脫!」

  小霞看見父親生氣,心裡不禁害怕,慌忙解下長褲。黃強色迷迷地看著女兒

露出的潔白雙腿,以及單薄的粉紅底褲,忍不住連吞了幾下口水,一把拉住女兒 ….

的小手,把她靠在自己懷裡,伸手把她的小內褲拉脫到小腿,露出少女那雪白如

玉,嫩滑如脂的圓臀來……小霞不禁驚呼出聲,「啊,爸爸……」

  「別叫,讓爸瞧瞧哪裡生病了。」黃強用手捂住女兒的小嘴。雙眼則往女兒

下身望去,只見雪白的兩腿間三角地帶,長著稀疏的金色恥毛,可以很清楚地看

見她可愛的幼嫩陰戶。

  小霞的身子開始掙扎、擺動,想要從黃強身上掙脫開去。這些多余的動作,

卻沒有換來做父親的憐憫,只喚醒了他更熾熱的情欲。他用力地抱緊女兒,厚顏

無恥地說道:「你肚子痛可能是要來月經了,讓爸爸來跟你做個試驗,看還要多

久才來月經。」

  「快放開我啊,爸爸……」小霞感到恐懼。

  黃強大怒,「再喊,看我打爛你的屁股。」

  一手攬著她的細腰,一手拍打起她的雪白屁股來。小霞知道父親的牛脾氣, …..

打起人來就像瘋子似的,不禁忍著疼痛,緊咬嘴唇,不再吱聲。

  經過一輪的摑擊,女兒柔嫩的雪白屁股,開始染上了一層瑰麗的紅色﹔錯綜

復雜的手掌印,浮現在那結實而挺翹的屁股蛋上。

  看到女兒開始溫順,黃強又把她抱到床上,獰笑著說:「開始檢查拉!」說

完,把頭俯向女兒雪白的陰戶。用手指扒開那粉嫩的兩片陰唇。

  只見女兒陰道內部顏色是粉紅色的,陰壁的四周分布著細小的肉色小顆粒,

看上去給人一種粘乎乎的淫靡感覺,在陰道的上方是一粒鮮紅的小顆粒,水靈靈

十分可口,令人忍不住想舔上一舔。

  他把鼻子湊到她李開的陰道口,用力地嗅了嗅,聞到的是一股淡淡的醒神的

氣味,有點花香的味道,聞起來十分舒服。他把舌頭伸到女兒粉嫩的小穴裡,細

心地用舌頭在她嬌嫩的陰壁上舔了起來。 …

  小霞的身子顫抖起來,嘴裡發出了小貓咪般的呻吟聲,同時穴裡開始分泌溫

熱的液體。她不禁又怕又羞,「爸,檢查完沒呢?」

  「就快了,嗯……嗯……好甜……」黃狂亂的吻著那道柔柔的窄縫,展開又

一波的攻勢,他邪笑著,以指尖摩准著她已經溢滿花蜜的柔軟花瓣,之後緩慢而

誘惑地滑入她緊窒溫潤的花徑之中,來回移動著,他吻著她雪白的雙腿內側,最

白皙柔軟、敏感嬌嫩的肌膚。

  「不……要!」小霞全身顫抖著,連聲音都像在哭泣,嬌軀因父親的猥褻而

不斷顫抖,她掙扎著,美麗的大眼睛裡已經有些濕潤,「放開我……爸……」,

她幾乎要哭出來了。

  他卻不顧女兒的感受,仍舊挑撥著花核。小霞終於受不了了,「哇!」的一

聲大哭出來,「爸爸……你欺負我!」

  「爸爸是為你好,等會肚子就不疼啦,爸讓你飛上天去……」黃強淫笑著脫 ..

下自己的褲子。

  他弓起身子,把灼熱的男根竄入女兒體內,處女膜就此破裂。她因為徒然的

痛楚而驚叫出聲,一時之間腦海裡一片空白,本能地抱緊壓在她身上的父親,咬

著唇發出輕吟,只能知道他的巨大幾乎要撕裂她了。黃強已經在她的深處蠢蠢欲

動,每一下呼吸,都牽動了兩人的心跳。

  「噓!不疼了,等會兒就不疼了。」他誘哄道,長指來到兩人結合處,輕柔

地撫弄著,讓她能夠快些接納他。] 她的花蜜潤滑了他的占有,他緩慢地揉弄,

在聽見她的低吟時,情不自禁地以濃濁的低吼配合著她。大嘴往她紅撲撲的臉上

親去,舌頭不時地舔著她的鼻子、眼睛。聞著她呼出的溫暖而香甜的氣息,不禁

用力吻住她的櫻桃小嘴,舌頭在她嘴裡不停地攪拌著,狂吞著少女香甜的口水。

  雙手則扯掉女兒的上衣和乳罩,用力揉擦著那對小巧可愛的乳房。堅硬的陽

具在嬌嫩的陰道裡越漲越大。

  「呃……」她情不自禁地拱起身子,承受著他愈來愈強而有力的衝刺,本能

地響應他。

  當疼痛褪去,不受守控制的歡愉讓她無助地顫抖,在他的移動衝刺下低吟、

扭動著,嬌美的身子與他的身軀緊緊交纏著。他的挺動愈來愈快,愈來愈有力,

灼熱的肉棒在柔軟花徑中反復進出,他將她逼到了最接近情欲的頂峰。她的全身

緊繃著,喘息的聲音與他配合,在他最後急促的插入時,將汗濕的嬌軀緊貼著他

顫抖著。

  他最後深深的一擊,直嵌入了她的最深處,讓她難以承受地拱起身子,緊緊

閉上雙眼,熱呼呼的精液溢滿了她的花房,蜜道內壁劇烈的收縮著,吸納著他的

精華。

  空氣中飄灑著歡愛過後的氣息,她既屈辱又痛苦,眼淚怔怔地流了下來……

  小霞的童貞就這樣被禽獸不如的親生父親奪走了。 ….

  從此,每隔兩三天,黃強便將女兒喊到自己房裡進行一次「試驗」。

  在父親一次又一次的摧殘下,小霞變得沉默寡言。一天早上,她剛起床,就

感到一陣反胃,連忙跑到門外嘔吐起來。

  她預感到自己出了什麼事,便給父親留了張紙條:「爸爸,我好像懷孕了,

請帶我去醫院」,把紙條放在父親的枕頭上後,她回自己房裡睡覺去了。

  黃強看完紙條後把它燒了,然後來到女兒的房裡,提出要與她發生關系。氣

憤已極的小霞第一次在父親面前發起了脾氣:「我都懷孕了,你不帶我去醫院,

倒還來害我,你叫我以後怎麼讀書,怎樣去見人?」黃強對她說:「你如果真的

懷了孕,我搞點藥吃了就沒事了。」說完,他又撲到了小霞的身上。幾天後,黃

強買回兩瓶當歸精。小霞見是補血用的,便給弟弟吃了。 ..

  小霞越來越感到身體不適,並且發現腰圍漸漸粗起來。一天中午,她抱著最

後一線希望對父親說:「你再不帶我去檢查,我就要告訴媽媽。反正我這一生都

讓你給毀了,大不了我去吃農藥。」誰知父親對她嗤之以鼻:「你想死就去死,

你死了,你娘和你弟弟也活不長久了。」

  小霞見要父親帶她去看病的希望徹底破滅了,只好問他要錢自己去醫院。可

父親每天煙酒不離,就是不肯給她一分錢。小霞想瞞著父親去拿錢,但她又猶豫

了。

  記得有一次交學雜費,問父親要錢不給,便瞞著他拿了6元錢。父親發現後

追到學校,當著同學的面對她大罵,並跟老師吵了一架。眼看開學的日子越來越

近了,小霞焦急如焚。為了盡快去看醫生,她趁父親不在家的時候,麻起膽子在

他房裡到處尋找,結果沒有找到一分錢。 …..

  沒有錢便去不了醫院,以後讀不了書,小霞想一死了之。8月24日,在和

弟弟小雄一同去伯父家喝生日酒的路上,小霞對弟弟流露了悲觀的念頭:「我的

肚子大了,裡面有小孩了,是爸爸害的,我和他反正有一個會死。」小雄疑惑不

解地望著姐姐,不知她講的是什麼意思,只是勸她千萬不要去死。

  就在這時,母親李桂芝從廣東回家裡來了,小霞看見母親,不禁失聲大哭,

把父親的獸行全盤說了出來。聽完小霞的哭訴後,母女倆抱頭痛哭。之後,李桂

芝問女兒怎麼辦,小霞說:「我要告他!」

  李桂芝知道丈夫是個性欲狂,她原來在家裡時,不管白天晚上,丈夫一衝動

就拿她發泄。但她萬沒想到,丈夫的性欲竟會在自己年幼的親生女兒身上發泄。

面對丈夫的所作所為,她憤恨不已,也想把他繩之以法。但是,想到脾氣暴躁的 ..

丈夫一旦刑滿釋放回來,會瘋狂地對她們母女倆進行報復,她只好違心地安慰女

兒,要她給父親一個改邪歸正的機會。

  她緊緊地抱著女兒:「小霞,媽媽對不起你,媽媽沒有保護好你,但是這種

事情一定不能衝動啊!這是女孩子的名聲。」

  在母親的勸慰下,小霞慢慢取消了主意。

  9月5號,李桂芝帶小霞去廣東打工。由於小霞身體上的原因,不宜墮胎,

次年產下一子,自己喂養不到一個月,便被母親送給一對膝下無子的中年夫婦撫

  2003年2月,小霞在廣東認識了一位男友,自此開始正常的感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