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秀秀

一天下午,我在自己的小屋附近請兩個朋友飲酒,在酒酣耳熱之際,突聽外面吵吵嚷嚷的。我出來一看,只見老板正在呵斥一個帶著小孩的婦女,那個婦女鼓鼓囊囊還揣著什麽東西。我和老板老喬關系不錯(我是他的常客),就大喊他一句:“老喬,什麽事,哥們兒正喝酒,敗興。”

  老喬不罵了,回頭和我說:“小哥兒,一個討飯的。”

  我正要順便拿瓶酒,就走了過來,猛然間看到拿婦人眼底的羞澀、無奈和湧出的淚水,也看到她身后的小女孩害羞和對食物的渴望,動了恻隱之心,就說:

  “給她碗飯嗎,算在我賬上。”老喬不言語了,我回來繼續和哥們兒喝酒。

  酒喝完了,我送走了搖搖晃晃的兩家夥,自己也有點晃悠了。正要邁步往家走,突然一個濃重的鄉音道:“小兄弟,謝謝你。”

  我吃了一驚,仔細一看是一個婦女在和我說話,我忙道:“您說什麽?”

  她說:“謝謝你給我們付了剛才的飯錢,剛才孩子是餓極了,不然我不會低三下四的求人。”

  我笑了,忙道沒關系。正要轉身走,那婦女又急急忙忙的說:“小兄弟,我剛才向老板打聽了,您一個人住,家里是不是需要找人幫忙,洗衣服、做飯都可以。”

  我這才仔細看了看那個婦女,盡管那身衣服很顯得老氣,她不過二十六、七歲,容貌稱得上秀麗,最要緊剛才我認爲她身上揣的什麽東西原來並非如此,只是她懷了幾個月的身孕。鼓鼓的,象揣了個大包裹。(我當時一來沒注意,二來喝的有點過量,所以誤會了。)看我打量她的肚子,她羞紅了臉,身子向后縮了縮。

  我笑著說:“即使我雇你,恐怕你也干不了什麽活了吧。”

  她分辯道:“可以的,我自己會小心的。”

  我不知那天發了什麽善心,歎了口氣說:“好吧,我雇你了,不過給不起你高工資。”

  她長舒了一口氣,“不要錢,我們娘倆兒只希望暫時有個棲身之所。”

  就這樣,我的小屋多了兩位客人。她們娘倆睡我隔壁的一間,我睡剩下的一間。后來經過慢慢的詳談,我才了解她們的悲慘身世。

  那個懷孕的婦女叫甄秀,本來是一個河北山村的孩子,在當時還是她們那個村的才女,和他們村另外一個男伢子一起考上了縣重點,被譽爲她們村的“金童玉女”,而且兩人不久就好上了,不過現實畢竟是殘酷的,縣重點離考上大學還是有一大段距離,她們雙雙落榜了。

  本來就此兩人在家鄉結婚、種田,也不失是一個好的選擇。沒想到,那伢子不甘寂寞,要出去闖蕩,她只好含淚送別。不料,一年后便聽到那伢子在某城市建築工地上被淩空而下的混凝土砸成肉餅的消息。

  兩年后,她無奈的嫁給了一個同村的老師,本打算就此過一生,不料不到一年,村里學校整修院牆,一堵牆突然倒塌,她的丈夫被壓在下面,當即斷了氣。

  因爲沒有生育,她在婆家呆不下去,又回了家。從此之后村里人就傳說她有“克夫命”,沾上就會倒黴。

  兩年后,她嫁到了離她家很遠的一個礦區,丈夫是一個礦工,帶著一個七歲大的女兒晶晶,就是她領著的那個小女孩。一年后,她有了身孕,正當她憧憬著未來生活的時候,她的丈夫在井下出了事,再沒回來。

  本來她可以領丈夫的撫恤金,但她丈夫的哥哥爲了爭這筆可觀的撫恤金,派流氓騷擾她,還罵她是“克夫星”,她一氣之下,去礦上一次領斷了撫恤金,然后不敢回家,帶著養女,懷著幾個月的身孕,來這個城市投奔自己的一個姐妹。

  可是,一下車,所有的錢都被人搶了個精光,按照姐妹的地址去又撲了個空。她又不願乞討,所以,直到遇到我之前,她的養女秀秀實在餓得挺不住了,她才出言乞求。

  我仍然記得她講述到被稱爲“克夫”時的憤怒、哀惋和半信半疑。我忍不住勸慰她,“秀秀姐,你也是高中生,怎麽會相信這樣的無稽之談呢!”我從她的眼里看到了興奮、信任和被理解的一種複雜情緒。但是有時她還是忍不住問我:

  “不會真的有克夫這麽回事吧?”令我又好氣又好笑。

  我當然不會真的要秀秀幫我做事,不過她還是閑不住,我時常告誡她小心動了胎氣,她總是不聽。不久之后,我利用關系,把晶晶送進了附近的一所小學,對此秀秀感激涕零。

  這樣很快過了兩個月,秀秀的肚子脹蓬蓬,大如鼓了,這個時候我想她拼命彎腰也看不到自己的腳趾了。別人覺得孕婦很醜,我卻覺得孕婦是如此的性感迷人。這時我帶秀秀去做孕前檢查,發現胎兒已經八個月大了。我強迫她不要做一些粗活,否則后果自負,她說:“農村里的婦女誰不是生孩子的前幾個小時還在地里干活。”我只能是哭笑不得。

  一個晚上,單位聚餐,我喝多了點,回來倒頭便睡。后來被一陣震雷驚醒,黑暗中突然發現窗前立著一個人影。我嚇了一跳,小偷、鬼?我猛的拉開燈,大叫了一聲。就看見一個人從凳子上摔了下來,我定睛一看,是秀秀姐。我忙一邊去扶她,一邊埋怨:“你上去干嘛?”

  秀秀說:“還不是見外面在下雨,你又不關窗,怕淋了你。”

  我一扶秀秀,登時覺得有些異樣,剛才著急沒有注意,現在才發現大概是秀秀來的急,只穿了內衣,偏偏這套孕婦內衣是有點透視裝的樣子(她自己挑的,我當時還奇怪呢?),燈光下,秀秀身上的隱秘部位若隱若現,我甚至能看到薄紗下秀秀神秘地帶黑色的毛發。最要命的是我扶的手不巧正抓在她半露的左乳房上。而她的臉上由於這兩個月的滋養,已經變得白皙光潔,加上剛剛撒上的幾點雨珠,伴上被我抓住乳房的嬌羞,非常象一個剛剛云雨交歡過的少婦。

  我的下體一下就立了起來。這時,上面不好意思的縮了手。看看秀秀沒有反對的意思,我又把縮回的祿山之爪重新放回她的乳房上,而另一只手環上了她的背,嘴也沒有閑著,開始輕輕的啜吸她的耳垂。趁她意亂情迷之際,用手解開她的上衣,撩開她的下衣,然后讓嘴唇輕輕滑過她的玉頸、酥胸、她的大肚子,最后向她的最敏感處進發。

  秀秀眼神迷離,一邊呻吟,一邊小聲叫著:“不要,不要。”

  我雙手完全溜了下來,托著她的屁屁,而嘴唇在她的陰蒂、陰唇四處遊走,秀秀好象快完全崩潰,我慢慢地站起來,嘴唇跟著向上滑到她的乳房,然后抱起她,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

  正在這時,突然一個童稚的聲音傳來:“媽媽,我好害怕,打雷了,媽媽…我怕,陪晶晶睡覺,媽媽,你在哪兒?”

  秀秀好象突然從夢中驚醒過來,慌亂地說著:“不要,不要,阿海(我的名字)。”然后輕輕而又堅決的推開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回到了那邊的房間。

  我自己有點羞愧,想想自己一直覺得是在幫助別人,結果不經意之間差一點上了這個懷孕的少婦。第二天,我趁晶晶不在的時候向秀秀道了歉,秀秀當時羞紅了臉,此后幾天彼此十分的尴尬。

  尴尬直到兩星期后才被打破,我那時剛出差回來,按了門鈴,許久沒人應,我以爲秀秀姐出去了,就用鑰匙開了門。哪知一進門就見她急急忙忙的說著“來了,來了”的從浴室里出來。我登時一飽眼福了。

  秀秀比那天穿著更暴露,一雙玉乳都沒有遮掩,全身只有挺起的大肚子和水簾洞部分遮有寸縷,浴后的身體顯得尤爲秀麗。鼓鼓的肚子顯示著一個母親的驕傲。

  她看見了我,大叫一聲,飛快向自己的臥室沖去。不料腳下一滑,向地上摔去,我一個箭步,從后面抱住她,不過由於沖力太大,我們還是摔在地上,秀秀有我做墊子,沒有什麽,我可慘了,兩個人的沖力加到我一個人身上,我頓時眼前一黑。

  秀秀也顧不上羞澀,慌忙抱起我,我身強力壯,其實只是痛了一下就沒事了,現在有一個美人抱著,我樂的享受,而且趁機大飽眼福。

  她把我抱上床,我哈哈一笑,親了親她露在外面的乳房,她慌忙捂著自己的乳房,大叫:“啊!色狼!”然后轉回頭找衣服。

  我就說:“怎麽這樣出來迎接我?”

  “你不是說明天回來嗎?我以爲是晶晶。”

  “工作完成了,想你了,所以提早回來了。”

  秀秀突然嚴肅的和我說:“小海,我知道你喜歡我,但是我是一個不祥的女人,你還是不要……不要……”

  我看到秀秀還在往上套衣服,我猛得抱住她,一邊說:“秀秀姐,如果你是因爲這個原因不接受我,你就不可原諒。我喜歡你,我也不相信這些,我也不在乎這些。”一邊從后面抱住秀秀,解開了她的上衣,然后一只手輕揉她的乳房,一手開始扯開她的浴巾。

  秀秀剛開始還在掙紮,聽完我的話,便停止了掙紮,任由我扯開浴巾。我輕輕的把秀秀的臉轉過來,看到了她那滿是淚水的臉,我嚇壞了,呆住了。秀秀突然抱住我,瘋狂的吻我。我這才明白過來,開始回吻她。

  很快我們倆就一絲不挂了。我們拼命的接吻,直到雙方都淚流滿面。然后我開始向下,親吻她的乳房、胸膛,她的大肚子,然后是芳草地。不一會兒,秀秀就雙眼迷離,下面潮水澎湃了。

  我知道孕婦比較適宜側面的性交姿勢,所以就在秀秀的后面躺好,然后擡起秀秀的左腿,將我早已蓄勢待發的粗大陰莖捅入秀秀的陰道。剛進去,她“啊”

  了一聲,接著剛剛細微的呻吟聲開始變得大聲,我趕緊親吻她那滿是淚水的臉,她也轉回頭回吻我。

  我立即感覺到挺進了秀秀緊閉的密室里面,狹窄、溫暖。我開始在后面變化節奏,陰莖插入的頻率時緊時松,秀秀的“啊……啊……”呻吟的也隨著節奏時而高亢,時而低沈。

  我插了幾百下,想換個姿勢,於是就抱起秀秀,讓她坐在我上面,秀秀見要換女上式,有點害羞,我輕聲在她耳邊淫笑說:“這個姿勢你比較容易控制,你也比較容易享受。”秀秀站起來,迎面對著我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用她的妹妹包住我的大棍,然后我從后面輕撫她的腰,伴隨著秀秀的一起一落。她每一次落下,就正好將秀唇奉上,還一邊說愛死你。

  就這樣過了十幾分鍾,秀秀起伏的頻率越來越快,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叫聲也越來越高亢,我知道她要快到高潮了,也趕緊加快向上頂的速度。果然,伴隨著秀秀一聲大叫,她最后一次坐下,我的陰莖深深的插入她的底部。秀秀的陰精噴泄而出,澆在我的大棍上,然后整個人軟癱下來。我也趁勢往上一頂,一股陽精射入了她的子宮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