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黃蓉亂倫

話說黃蓉最終給東邪黃藥師從西毒手中救回,但黃蓉已被西毒強行餵服下西域至邪至淫的淫藥 (詳情蛓於黃蓉西毒淫虐篇),淫毒的藥效極長,現在黃蓉的身體會變得敏感無比,只要一摸便會全身麻癢,渾身躁熱,日日思春,淫水長流,無法遏止,除非每天能高潮不斷,才可獲得短暫的清醒。

黃藥師急運內功試圖迫出女兒體內的淫毒,當淫毒迫出大半後,東邪這時看了女兒一眼,但見黃蓉秀髮披垂素肩,姿色動人,有如柳楊醉舞東風,玉貌花容,艷色照人,眉淡拂春山,雙目凝聚秋水,朱唇像櫻桃,皓齒排兩行碎玉,嘴角含春,一雙明眸中,卻是水光流轉,實人間尤物,於是突然一個邪念湧上心頭。

黃藥師忍不住說:“蓉兒,你太美了,今晚如果能擁有你確是天下最幸福的男人,西毒就沒有這福份了。” “爹,那我們父女不是亂倫了嗎?”黃蓉嬌羞地說“蓉兒,爹是東邪,即使與你亂倫也很正常,你和郭靖在床上也是這樣,有什麼好含羞的,我的床上功夫比郭靖好多了,準能爽死你。”“爹,看你說什麼,我不想對不起靖哥哥。”

“那傻小子,我把女兒嫁給他已便宜他了,我很後悔當初沒先把你破身後再嫁給他。”“女兒很多謝爹你救了我並迫出女兒體內的毒,只要你同意不插入,女兒可以讓父親品嘗一會。”

“好吧,爹保証不幹你,你就陪爹到床上玩玩。”東邪黃藥師做事往往不依常規,聰明的黃蓉也沒他辦法,只好橫躺在床上,雙目緊閉。 黃藥師大喜,給這國色天香的女兒寬衣解帶,其實黃藥師對女兒早有非禮之意,他開始動手動腳開了,手掌撫摸著黃蓉如凝脂的乳膚,同時吻向紅唇,只覺嘴唇觸及之處溫軟香滑,說不出的受用,只是黃蓉牙關緊閉。黃藥師左手已隔衣撫上女雙峰,黃蓉的雙峰是格外的挺拔,觸手之處彈性十足,黃藥師急急解開黃蓉的胸前繩結,只見粉紅色肚兜下雙峰微顫,黃藥師不及的左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女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團,又如一只成熟的水蜜桃。黃蓉感到父親向下滑動的手正在逐漸攻破自己苦心經營的防線,雪白的小腹有如衝浪板般光滑,父親的手撫摸過平原,正在解自己的腰帶。哇!終於解開了,黃藥師手向下探索,觸手之處是一片細草地,盡管褲子還沒脫下,但黃藥師的手還是義無反顧的向下摸去。黃藥師摸到一條細細的裂縫,有些潮濕,手指再向下,觸到兩片柔軟的嫩肉。

黃藥師又親吻了女兒精致的耳垂,最後落在迷人的紅唇上,被父親火熱的雙唇攻擊,黃蓉感覺自己好像此時在夢中一樣,當父親的舌尖分開自己雙唇時,她並無絲毫抵抗的意念,理智上告訴自己:自己貞節的雙唇是留給丈夫的,但身體上卻無法拒絕,當父親的雙唇與自己香舌纏繞到一起時,口中竟然分泌出津液。黃藥師又突然進攻,厚厚的嘴唇封上了黃蓉濕潤、柔軟的雙唇,吸吮間一股津液由黃蓉舌下湧出,兩人都有觸電的感覺,彷佛等待了很久似的,親吻的感覺如此美好,黃蓉體內淫毒本未清,霎時間感覺到百花齊放,自己就像一只快樂的花蝴蝶一樣,在花叢中自由飛翔,輕盈無限,兩人舌尖纏綿,互相吸吮著,再也不願意分開。

黃蓉陶醉在美好的感覺中,覺得背後父親一雙大手順肩胛到腰際不斷撫摸,被撫摸過的地方熱乎乎的感覺久久不去,偶爾撫上豐滿的雙臀,那可是美女的雙丘啊!那雙魔手肆意的抓捏著,愛不釋手。“嗯…爹…不要嘛……”黃蓉口是心非的說。可是黃蓉發現,父親那雙魔手的目的不限於此,有時竟偷偷的越界想從腋下迂回到胸前,黃蓉忙伸手摟緊父親,使兩人上身不留空隙,沒想到這樣的後果是雖然父親的雙手暫時不能進入,但胸前的淑乳卻更加受到刺激,黃蓉不由得全身微顫。

黃藥師並不著慌,右手順著白皙秀麗的耳廓摸到耳垂,再順頸部而下,沿著第一個紐扣的開口向下推進。直指女兒的兩座聖女峰,這時黃蓉感覺不光上面有入侵者,在小腹處也好像有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不時彈跳兩下,自己的桃花源地不時被碰到,更加濕了,小溪順著大腿流。渾身的力氣不知跑到哪去了,自己就像抽取了骨頭一樣,支撐不住了,只好用雙臂掛在父親的脖子上。

防線既然已經被攻破,黃蓉也就不再堅守,任由父親一雙魔手將自己的紐結一個一個的解開。“滋”的一聲輕響,黃蓉胸前一涼,胸衣被扯開,接著連粉紅色的肚兜亦扯離了身體,波濤洶湧似的雙乳已經暴露在父親面前,很快,黃藥師就把這個絕色美貌的清純麗人黃蓉剝脫得一絲不掛。他停下來,欣賞著這個清純可人的絕色俏黃蓉那美麗赤裸的玉體。只見黃蓉一具粉雕玉琢、晶瑩玉潤的雪白胴體裸裎在眼前,那嬌滑玉嫩的冰肌玉骨,顫巍巍怒聳嬌挺的雪白椒乳,盈盈僅堪一握、纖滑嬌軟的如織細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優美修長的雪滑玉腿,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誘人犯罪。尤其是美麗清純的女胸前那一對顫巍巍怒聳挺撥的聖女峰,驕傲地向上堅挺,嬌挺的椒乳尖尖上一對嬌小玲瓏、美麗可愛的乳頭嫣紅玉潤、艷光四射,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一搖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嬌挺著。

販    

美麗絕色的黃蓉黃蓉芳心嬌羞無限,秀靨又泛起一片暈紅,只見她如星玉眸含羞緊閉,再也不敢睜開來。 天仙般美麗絕色、清純可人的大美人又羞紅了小臉,嬌羞怯怯地一聲聲不由自主地嬌啼輕哼。她不敢擡起頭來,只有把羞紅無限的美麗螓首埋在他肩上,一對飽滿可愛的嬌挺椒乳也緊緊貼在他胸前,美麗的黃蓉那優美雪白的桃腮羞得更紅了,好半天才以低若蚊鳴的音嬌羞怯怯地道:“你……你……別插入……” 黃藥師就發現黃蓉身上有一股特殊的清香,現在一動情,更是暗香流動,雪白的酥胸在微微顫動,兩點嫣紅點綴其上,平滑的小腹仍然緊繃。黃藥師心中大呼過癮,感到手中女峰的無比彈性,兩隻手才能握住一只,黃藥師被仙女的雪白、顫動、溫軟無比的雙峰所沈醉,低頭吻上乳尖,只覺口中甜美。再看黃蓉嬌羞不可方物,再向下就是桃源地了,一大片陰毛,長得很茂密,飽滿的陰阜微微裂開一條細縫。黃藥師用手指輕探寶蛤,已然潺潺流水,掰開大陰唇,兩片嫩紅的小陰唇靜靜守護著小穴,等待著新主人的到來。迷人的陰蒂不甘寂寞,偷偷探出來張望,沒想到被黃藥師逮個正著,中指輕揉陰蒂,黃蓉如遭雷擊。黃藥師再次欣賞自己的維納斯,嬌俏的面容,幾幾分羞澀,幾分颯爽,挺立的酥胸即便躺平,仍然是巍巍挺立,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黑森林,修長的雙腿交叠,伸縮顫抖,撥開森林,一條小溪若隱若現,再進一步探索,窄窄的淺溝,上端羞澀的相思豆在等待,黃藥師迅速地用一只手握住俏黃蓉一只美麗嬌挺的雪白椒乳,用兩根 手指夾住那粒嫣紅玉潤、嬌小可愛的美麗乳頭一陣揉、搓,“嗯……”一聲迷亂羞澀地嬌哼,俏黃蓉芳心不由得又有點酥癢。 

黃藥師一把捏住了黃蓉胸前的果實,盈盈一握、綿軟噴香,讓人愛不釋手。猝然遭到父親如此攻擊,黃蓉倍受細心呵護的雪白貞節胸乳,第一次被爹的手摸到,是那肆無忌憚,有是那快活,真有一種利刃穿心的感覺。黃藥師像摸到一隻受驚的白兔一樣,感到手中的聖女峰的驚慌失措,勝利者的感覺油然而生,真好啊!這樣大號猢胸相滋味真好。黃蓉的椒乳猶如天鵝絨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顫,當手握緊時,又那彈性十足,隨著黃藥師的蹂躪,黃蓉的椒乳已經越來越大,在黃藥師手中不停的變化著形狀。“爹,輕點,女兒受不了..。”黃蓉在床上羞澀地責怪,黃藥師一低頭,就吻住絕色美麗的黃蓉一隻柔軟晶瑩的透明般的可愛耳垂,舌頭又舔又吮,黃蓉天使般美麗絕色的動人的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來。

只見黃蓉整個人無力的趴在床上,不時的微微抽搐,一頭如雲的秀髮披散在床上,由瑩白的背脊到渾圓的豐臀以至修長的美腿,形成絕美的曲線,再加上肌膚上遍布的細小汗珠,更顯得晶瑩如玉,乳波臀浪,這幅美人春睡圖,看得黃藥師口幹舌燥,再見到黃蓉這副嬌柔媚態,不由心中慾火高漲,他再度趴到黃蓉的背上,撥開散亂在背上的秀髮,在黃蓉的耳邊、玉頸處輕柔的吸吻著,兩手從腋下伸入,在黃蓉的玉峰處緩緩的揉搓,正沈醉在高潮余韻中的黃蓉,星眸微啟,嘴角含春,不自覺的輕嗯了一聲,帶著滿足的笑容,靜靜的享受著爹的愛撫。

漸漸的,黃藥師順著柔美的背脊曲線,一寸寸的往下移,逐步的舐去俏黃蓉背上的汗珠,經過堅實的豐臀、結實柔嫩的玉腿,慢慢的吻到了俏黃蓉那柔美飽滿的腳掌處,聞著由纖足傳來的陣陣幽香,黃藥師終於忍不住伸出舌頭,朝俏黃蓉的腳掌心輕輕的舐了一下,此刻正沈醉在高潮余韻之中,全身肌膚敏感非常,早已被黃藥師剛剛那陣無止境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顫不已,再經他這一舐,只覺一股無可言喻的酥癢感竄遍全身,整個人一陣急遽的抽搐抖動,口中呵呵急喘,差點沒尿了出來。

黃藥師擡頭一看,只見黃蓉全身泛紅,水汪汪的雙眸帶著無盡的春意,微張的櫻唇傳來陣陣急喘,柳腰如蛇般款款擺動,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無意識的上下夾動,原本緊閉的陰唇也朝外翻了半開,顯現出一顆晶瑩閃亮的粉紅色豆蔻,一縷清泉自桃源洞口緩緩流出。看到黃蓉又將抵達高峰,黃藥師卻又將目標移向密洞,黃藥師輕而易舉的就用手指進入了黃蓉的密洞之內,這一次黃藥師可沒那客氣了,甫一進入,就是一陣快速的抽送,更將左手手指插入黃蓉的秘洞之內不停的抽插摳挖,不消片刻工夫,黃蓉粉頸玉背上還不時傳來我輕柔綿密的舐吻,陣陣快感如浪濤般襲來,至此,黃蓉的理智終於崩潰,完完全全的沈醉在淫欲的浪潮之中……“爹,女兒我受不了….爹…插入吧,”

黃藥師紫紅色的大龜頭微微散發著熱氣,迫近黃蓉的櫻唇,黃蓉羞得無地自容,肉棒已然突破黃蓉雙唇,抵在她的貝齒上,她只有拼命抵抗,不讓它進入自己口中。黃藥師早有準備,雙手猛捏豐滿的雙峰,突然受到攻擊,黃蓉不由得“啊”的一聲,肉棒乘機衝關而入。粗大的肉棒在黃蓉口中抽插著,使黃蓉的丁香小舌無處可逃,黃藥師只覺柔軟的包圍使自己的肉棒十分受用,不由想達真個銷魂。將玉杵從黃蓉櫻口中抽出,轉而攻向桃源地,用玉杵撥開大小陰唇,抵在黃蓉的相思豆上,用相思豆的愛液不斷潤滑,使玉杵摩擦陰蒂。黃蓉只覺一陣陣衝動由相思豆傳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電擊似的,禁不住想從喉嚨中發出呻吟,黃藥師的陽具毫不猶豫地插入了女兒的身體,黃蓉“啊”一聲,她那只握住黃藥師陽具的可愛小手立即將“它”從她體內拉出來,大肉棒與她陰道膣壁內的粘膜嫩肉的摩擦更使她芳心一陣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