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紀嫣然

我舒服地躺在一張太師椅上,漫不經心地對早已跪在一旁的紀嫣然說:「嫣

奴,脫光衣服。」

  「是,主人。」紀嫣然的聲音充滿了順從。不一會她脫光了衣物,說是赤裸

也不盡然,她身上還是有不少飾物的,不過這些飾物只能使嫣然顯得更加的淫美

誘人。

  但見美人兒晶瑩潤澤的玉頸上圍著一件黃金狗圈,狗圈上正系著一條精致的

精金狗煉。胸前一對渾圓的肉球顫微微地晃動著,肥碩的乳房因爲過于龐大而緊

緊挨在一起;光潤豐腴的乳肉像是要爆裂開來似的,在白嫩的皮膚內一蕩一蕩,

而又滑膩如脂得仿佛輕輕一碰,乳肉就會像黏稠的液體一樣流出。

  行動間,粉嫩的肉球相互磨擦,宛如兩團雪白的油脂上下抖動,掀起陣陣白

膩的肉光,仿佛被無數人把玩過,顯得豐滿而又柔軟,充滿了成熟的妩媚風情。

突起的乳暈足有掌心大小,色澤紅潤,仿佛兩只圓圓的小蓋子覆在乳球頂端。兩

只突翹的乳頭高高挺立,像兩只可以把握的小柄似的,它們通體殷紅,隨著乳球

的抖動一顫一顫,閃動出紅寶石般的光澤。

  一條烏金腰鏈系在她小蠻腰上,無數如絹絲般纖細的烏金絲從腰鏈垂下,宛

如流蘇一般,又把雪膩柔滑的肌膚襯得無比誘人;圓潤剔透的玉臍上鑲嵌著一顆

碩大的紅寶石,搖曳閃爍著性感誘人的光芒;接著來到那最神秘的私處,本該是

芳草萋萋之地如今卻是寸草不生,光禿禿的玉戶直接暴露出來,兩瓣肥白粉嫩的

陰唇護不住主人的蜜穴,反而因充血而泄漏出蜜穴深處的秘密;纖細的腳腕上挂

著一串金鈴,隨著驕軀地扭動不時發出悅耳的叮當聲。

  我指了指腳下,「爬過來吧,嫣奴。」

  「是,主人。」美人兒四肢彎曲,兩肘支在地面上,肥美誘人的圓臀高高挺

起,像只妖豔的雌獸一樣緩緩爬來。光亮的地面猶如鏡子,清晰地映出天下第一

美人兒那嬌美淫豔的女體,兩團香軟的雪肉拖在地上,底部被壓成平面,紅嫩的

乳頭乳暈隨著乳球的拖動時隱時現。

  在我的注視下,嫣然慢慢的爬到我的胯下,她春水般的雙眸癡癡地望著我,

伏下身子,鼻尖貼在地上,呵氣如蘭地輕聲說道:「主人,嫣奴拜見主人。」看

著天下聞名的絕色美人兒像只狗般服從我命令,這種感覺實在太棒了。

  悠閑地端起一杯美酒,我躺在舒適的躺椅上,將腳重重地放在在我面前趴伏

著的美人兒雪膩肥圓的美臀上,從上面看去此女肌膚晶瑩似雪,身材玲珑有致,

只是潔白如雪的美屁股上被我踩著幾個烏黑的腳印,誰能想到紀大才女如今竟淪

落爲我的人肉腳凳。

  我用腳踹了扒伏在地上不敢稍動的美人兒一腳,跟著道:「學幾聲狗叫。」

嫣然擡起頭來,湖水般幽深的眼睛里噙滿了哀傷,乞憐地望著我,我惱怒的一腳

把她踹翻在地,疼得嫣然「啊」的慘叫了一聲。我接著大聲道:「叫你學狗叫。」

美人兒默默地爬起來重新趴伏在地上,張開甜美柔軟的小嘴,「汪汪,汪汪……」

輕輕的叫了起來。

  「讓主人我看看你的賤穴。」嫣然羞澀得閉上了雙眼,嫩白而柔膩的肌膚因

爲羞恥逐漸泛紅,她顫抖著趴在地上,白淨的玉手伸到臀后,將並在一起的肥臀

嫩肉慢慢剝開,把那肥嫩多液的玉戶坦現在我眼前,美人兒的玉戶很豐滿,干干

淨淨,除了紅白以外,再沒有其它顔色。

  白的是陰阜,陰阜細嫩柔滑,修整過的陰毛又細又軟,紅的則是那兩片嬌美

的陰唇,豔紅的陰唇張成橢圓形狀,內層的小陰唇翻開,猶如一瓣小巧的紅蓮。

美人兒白嫩的手指嬌媚地微微翹起,按住陰唇輕輕打開,一股馥郁的體香便彌漫

出來,透過粉膩的腔道,可以清楚地看到嬌嫩的肉壁像呼吸般一鼓一縮,震顫著

滴出清亮的蜜汁。

  我表面上一副懶散的樣子,一邊品嘗著美酒,一邊用腳摳弄著美女用自已白

嫩的小手扒開雪股而露出的甜美多汁的淫穴,漸漸的地板上布滿了紀嫣然高潮時

所噴出的淫水形成的水澤。

  「呵呵,嫣奴真是淫蕩呀,擺出這麽羞恥的姿勢竟然還會興奮呢?」,我一

邊小聲的對著紀嫣然說話,右腳同時靈活的挑出紀嫣然的粉色陰蒂用力夾弄。

  「唔……」敏感點上的刺激帶來的強烈快感讓紀嫣然差點尖叫出聲,突然我

左腳趾深入紀嫣然的蜜穴,用力摳弄著,不斷地磨擦她的陰戶,她原本羞澀的表

情因異常的快感而開始變化,變得非常妖豔淫蕩……

  過了一會,我拔出沾滿淫水的腳趾,慢條斯理地將一根玉筷插入眼前這具潔

白無暇的胴體。

  「啊……嗚……啊……」嫣然仰起了美麗的下鄂,檀口微張,晶瑩的淚水從

美麗的大眼睛里順著秀麗的面龐滑落下來,綿軟的柳腰輕輕地擺動著,兩條雪膩

修長的玉腿隨著玉筷緩緩的插入而不停地顫抖。但我並沒有停下的意思,仍將玉

筷慢慢地深入美人兒的子宮盡頭……

  「嗚……嗚……」美人兒的臉上現出痛苦的神色,花容慘淡,呻吟聲也變成

了哭腔,扒開了玉門的的柔嫩小手由于沒有命令不敢收回去,胸前肥碩誘人的奶

房隨著哭泣聲不停的搖晃著,渾圓挺翹的美臀向前蠕動著,汗珠沁出香肌,沿著

水一般的腰臀曲線滑落大腿,玉趾緊緊蜷起,粉薄的腳掌心紅嫩紅嫩的。

  「主……嗚,不要,嗚……」嫣然艱難地扭過頭來,兩彎月眸迷濛著一層水

霧,乞求著我的愛憐,但得到的回應是另一根玉筷的無情而粗暴的插入。而她只

能痛苦地顫抖著,烏黑亮麗的如瀑青絲披散著,幾乎連哀求聲都已發不出來了。

  第三根,第四根……,伴隨著美人兒的低低的哀鳴聲,總共有十根玉筷插入

嫣然的子宮內,將美人兒尚未經過充分開發的迷人玉道撐得滿滿的。

  我將雙腿從她曲線玲珑的玉背上搭過去,伸出沾滿淫水的腳趾,「看看你這

騷貨干的好事,竟敢將主人的腳趾弄髒,還不趕快用你的賤嘴給我舔干淨!」

  紀嫣然身爲天下第一美人兒,何時曾舔過男人的腳趾頭,正稍有遲疑,插入

蓬門中的玉筷便被我用力地一捅,疼的她馬上伸出可愛的丁香小舌,細細的繞著

腳趾縫舔了起來。我松開了手,任玉筷在胯下這個高貴但顫抖著的雪膩肥臀上晃

動著……

  我伸手揉捏把玩著嫣然圓潤滑膩的的豪乳,品味著那肥白香軟滑膩的乳肉的

奇妙質感,偶爾還撥弄一下兀自顫動的玉筷,操縱著這個正細心舔著我腳趾頭的

美人兒那不住顫抖著的白嫩肥臀。

  嫣然雙眸緊閉,表露出苦悶複雜的表情,聳著豐潤的臀股,在塞滿子宮的玉

筷的強烈刺激下不停的扭動著,同時她還不得不含淚伸出無骨香舌細細的舔弄著

我那肮髒的腳趾。

  而我則舒適的躺在椅子上,手持盛滿美酒的金杯,而用另一只手操縱著玉筷

在胯下那美嬌娃那粉嫩誘人的美穴中肆意抽插玩弄。

  一切聲音都好像停止了,只有被玉筷玩弄著的美嬌娃小嘴不停發出含混不清

的嗚咽聲……

  過了很久,我站起身來,走到窗前,命令道「過來,在這里趴下。」,玉筷

還插在紀嫣然的小穴中輕輕顫抖,由于不敢讓玉筷掉出來,只得夾緊了陰道,撅

著雪白肥嫩的屁股爬了過來,她那羞花閉月的容貌和苦悶、無奈的眼神形成了一

道淒豔的風景。

  我拍了拍嫣然雪白晶瑩的屁股,然后露出胯下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嫣然只

看了一眼,就轉開臉發出羞顫的呻吟。

  我谑笑著說:「來吸我的肉棒吧!你一定沒一次享用過這麽強壯的肉棒吧?

可憐你了,你丈夫的就像小蚯蚓那麽小,真不清楚你已前怎麽熬過的?嘿嘿……」

  嫣然如小母獸般發出輕微而短促的激喘,美麗動人的眼眸浮起一片水霧,顯

得更加淒美而惹人憐惜,她纖手握住火燙粗硬的陽物輕輕套動,香舌舌尖先從我

硬如岩石的胸肌上往下舔,舔到陰莖、吻遍卵袋,再回到龜頭,張開小嘴辛苦地

吞進那條粗大的龍柱。

  「呃……真爽……這騷貨真會弄……嘴都塞得那麽滿了……舌頭還會在里面

攪動……服務真好……我…………」我皺緊眉頭舒爽的說。嫣然只好努力地擺動

腦袋,將口中暴滿的男根吸得啾啾作響,我粗魯地拉扯她的頭發和纖弱身體,要

她完全吞吮我胯下的怒棍,一直到她筋疲力盡都不放過她。

  「真希望這一泡能射進你這母狗的子宮……噢……」我話說完沒多久,一股

接著一股的腥濃熱精就已陸續噴出馬眼,嫣然仰著臉接受我濃精的洗禮。

  我慢慢的走到嫣然身后,將玉筷一根根取出,帶出一條條粘連在美人兒的玉

門內的銀絲,問道「可以進去了嗎?」

  嫣然含羞帶怯的頓了一下頭。我卻對她的回答甚不滿意,冷冷問道:「要我

的陽物爲你下種,應該說些什麽?我有教你吧?」

  嫣然羞恥地低下了頭,兩行清淚立刻滑了下來,像是對自己老公有無盡歉意,

不過最終她轉回過頭閉上眼眸,哀羞地說:「請……用您粗大的陽具……擠開……

擠開我的小肉穴……用力……用力地蹂躏我身體……最后把……把……精液裝滿

我的子宮……讓我懷孕……」

  但我還不放過,更無恥的問身下已經俏臉暈紅的嫣然:「想用什麽姿勢受孕

啊?說出來給我聽吧?」

  嫣然顫抖而斷斷續續的回答:「狗……狗爬……我像母狗……趴著……讓主

人從……后面上……求求你……快點……」

  「這樣啊……要讓我用狗爬式來干你,然后呢?你不是這樣就滿足吧?」我

還不將漲到青筋血管畢露的大陽物放進去,發燙的龜頭在嫣然濕淋淋已快熟裂的

恥縫上磨揉,似乎要把嫣然最后一點羞恥心也崩解才甘心。

  「想……想要……讓主人的大東西……頂到我最深的地方……完完……全全

結合在一起……沒有縫隙……的結合……」她喘息著,如泣如訴的說著,張啓雙

唇左右擺動著頭,身體已經承現高度興奮的現象。

  我從美人兒背后將陰莖慢慢的插了進去。嫣然葡伏在地上,在我進入她身體

的瞬間,嫣然一雙光潔的玉腿似乎疼苦的抽動了幾下,嘴里發出令人棘然的抽泣

聲。我騎坐在嫣然雪白的屁股上,自顧慢慢地享受她那美妙女體提供給我的快樂。

故意用緩慢的抽插折磨著胯下這美麗高貴的肉體。

  「學狗叫。」我用手拍打著胯下不停顫抖著的雪白屁股。

  「汪……汪……汪汪……」嫣然張開可愛的小嘴隨著我陰莖抽插的節奏,盡

力的討好我。

  「是誰教會你狗叫的的?」騎在她屁股上的我好像不再意的問道,同時用左

手玩弄著她凝脂一般充盈飽滿的乳房。

  「汪…………嗚……汪汪……嗚……是主人教我學的……嗚……嗚……」嫣

然雪白的屁股不由自主的前后擺動著,抽泣著回答騎在她身上的我的問題。

  「不準停下來,繼續學狗叫。」騎在屁股上的我猛的捏著她紅寶石般的奶頭,

同時結實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足足進了一半到嫣然體內。

  「噢!……」嫣然的腳趾倏然彎屈,「啊……汪……汪汪……」嫣然幾乎哭

出了聲。

  「那你喜不喜歡學狗叫呢?」,我一邊命令她自己主動用雪白的屁股套弄我

的陰莖一邊責問道。

  「嗚……汪汪……嗚……汪……喜歡……」已經帶著哭腔的嫣然不知道說什

麽好,只能撅起顫抖著的美麗的屁股拚命的討好這身后醜陋的陰莖。

  我將肉棒連根沒入嫣然窄小的嫩穴里。

  「啊……好……好大……嗚……」嫣然不知是痛苦還是滿足,整個人趴伏在

地板上不停地抽慉著。

  我看著自己勃起的粗壯陽具在這雪白的股間進出,多麽好看的屁股,柔嫩滑

膩,隨著肉棒的抽插微微顫動,宛如凝脂一般,而它的主人,一個具有攝人心魄

的美豔容貌的美女,正在自己肉棒的指揮下拚命的用它討好著自己。突然猛的一

巴掌打在顫抖著的雪白屁股上。「說說你對下人訓話時你應該怎樣學狗叫的。」

  嫣然流下了淒楚的淚水低聲道,「汪,汪……嗚……主人……叫我……舔我

的……腳趾頭……嗚……一邊叫我……嗚嗚……裝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樣……

大聲地責罵下人……嗚,嗚……每罵一聲……就讓我學一聲……一聲狗叫……汪,

汪……嗚、嗚、嗚……」

  我不懷好意的笑著,「啊,是這樣的啊。」突然用左手中指猛的插入嫣然那

粉紅的菊花蕾,毫不可憐的攪動。

  「啊……汪、汪……」異樣的感覺使嫣然慘叫著叫出聲來,但仍然不敢停止

學狗叫,長長的秀發猛的甩開,全身都在不停的顫抖。

  「怎麽樣,有一種想去死的屈辱吧?」我玩弄著高高聳立著不停顫抖的雪白

屁股,有什麽還能夠比折磨這曾經高高在上的美麗軀體更讓人快樂的呢?

  「汪、汪……是的……」

  「聽說你以前是很多的仰慕者?」

  「汪、汪……嗚,嗚……是的……」

  「但是以后你就只是我的奴隸,一只被我愛怎麽樣就怎麽樣的玩弄你高高撅

起的屁股的小母狗。」

  「是的……汪……主人……汪,汪……」

  我繼續用左手中指攪動著嫣然那粉嫩的屁眼,一面用右手抽打她顫抖著雪白

的屁股。一面命令道:「跟著我抽你屁股的節奏學狗叫,每抽你一下,就用你的

屁股給我套弄一下陽物。」然后我將插在嫣然屁眼里的中指抽出來,伸進她的小

嘴,在那紅菱小舌上擦干淨。

  「是的……主人……汪,汪……汪,汪,汪……」一面學著狗叫。嫣然拚命

的跟上騎在屁股上的我毫不留情的抽打屁股的節奏,瘋狂地聳動起圓白的屁股,

用自己美麗的身體不停的套弄著我粗大紫色的肉莖,把嫣然的小淫穴撐成一個濕

淋淋的大洞,吐吐沒沒。

  「啊……汪,汪……嗯……啊……主人……」嫣然的帶著哭腔的狗叫聲慢慢

透出快樂的呻吟,屁股扭動了起來,但每當她剛有一點感覺,騎在屁股上的我就

會故意的將陰莖抽出來。

  「汪,汪……嗚……嗚……汪,汪……主人……求求……汪、汪……」嫣然

不停的甩動著秀發,被折磨的苦悶和無奈使她快要崩潰,自己平時是多麽的高貴,

而此時卻像一條跪趴在那里的小狗,不停的學著狗叫,被男人的陰莖肆意的玩弄

著高高顫抖著撅起的雪白屁股。無邊的黑暗慢慢襲了過來,嫣然秀美的大眼睛里

流下了淒楚的淚水。

  「啊……主人……饒饒……啊,嗚……」嫣然抽泣著,那張曾經充滿智慧的

臉龐上流滿了淚水,長長的秀發甩動著……

  隨著嫣然屁股愈動愈快,濕淋淋的男根把陰道里的充血嫩肉拉出又塞入,嫣

然不僅屁股在動,細腰也淫蕩地扭了起來,我的兩只大手掌也扒開她兩片雪嫩的

股丘,幫助她的小穴把肉棒更貪婪地吃到底。

  「跟我作愛好不好?幸不幸福?」

  「啊……好……好大……好充實……嗚…………我……」她陷入迷亂的狀態,

胡亂回應。

  我突然緊緊的按著她的屁股,然后把沾滿了淫液的分身抽了出來。,高潮即

將來臨時美味的大肉棒被拔了出去,美人兒頓時若有所失的「啊」了一聲,轉過

頭來哀求「主人……棒棒……求你了,快點把棒棒還給我……」

  「那你就雙手掰開自己的屁股。」我把肉棒頂在她柔軟恥處,一邊繼續命令

著。

  嫣然臉上又是一紅,又要玩弄自己的肛門了,她心中微微一陣緊張中又帶有

一絲期待。

  我嘿嘿地笑著,看著這清純美人兒在被奸淫的時候還自己露出屁股洞的淫蕩

姿勢,不由稍稍加大的肉棒抽送的力度。我一只手指輕輕揉了揉嫣然的菊花口,

慢慢探了進去。

  「嘿嘿,夾得不錯嘛,看樣子最近的訓練很有效呀!」面對著她這被我充分

開發過的肛門,我顯得很得意。

  嫣然紅著臉,並不答話。雖然這一個月來她被侵犯的次數算不得特別多,但

她后庭被插入的次數並不比她的玉門少多少。那可怕的男人,從不放棄任何折磨

她的機會。屁眼被侵入給她帶來一股充實的感覺,「也許他馬上就要插進來了……」

嫣然將自己沈醉在快感之中,輕輕地呻吟起來。后面傳來我一聲冷笑,手指離開

了她的肛門,嫣然的臉刷的一下又漲得通紅。

  但緊接著插入的卻不是肉棒,嫣然感到有硬物侵入了自己的屁眼。她頭猛的

一擡,頭上果然吊著一瓶液體,連著長長的軟管通向自己的肛門。

  「這地方怎麽會有這種東西!」沒等嫣然想通這一點,冰涼的液體已開始流

進肛門。嫣然「啊」的一聲叫,胸中充滿著說不出的厭惡感,輕輕扭了扭屁股。

  「很喜歡是嗎?」我繼續嘲笑著,「一般來說,美人兒被灌腸的時候,肉洞

會夾得非常緊的。你的小肉洞雖然還很緊,不過你夾得不好,所以要調教調教。」

我得意地高淡闊論著。嫣然痛苦地呻吟著。

  經受了我那麽多次的變態奸淫,她已不再排斥肛門被插入了,但她仍然極度

討厭被浣腸。將性欲和大便聯系在一起,總是讓她有作嘔的感覺,結果總是將她

的即使有的性欲也沖得無影無蹤。但現在不是她喜不喜歡的問題,而是我喜不喜

歡的問題。待一整瓶液體都注入嫣然的直腸后,我拿一個肛門塞塞在她的屁眼上。

  「啊!別這樣……」嫣然發出軟弱無力的抗拒,身體卻十分順從,美麗的眼

眸淒迷地望著我,乞求著我的憐惜。

  「小母狗,主人好心要給你清洗腸道,你該乖乖的聽話才對,知道嗎?」我

冷酷地說道,肉棒又開始使勁地抽送起來。

  嫣然委屈地點點頭,趴伏在地上低聲地哀泣著,每一次被灌腸,我總不許她

舒舒服服地拉出來。她肚子里翻天覆地地打著滾,直腸里有大量的物事正向外沖

著,她只能用盡力氣收縮著約括肌。

  忍耐的感覺是很難受的,尤其是當還有一根興奮的肉棒插在陰戶里興奮地沖

刺的時候。她拚命收縮著肛門,同時將她陰道的肉壁也繃得緊緊地,粗魯的肉棒

在似乎毫不憐香惜玉一般,在美人兒的嫩穴里橫沖直撞,每一下磨擦都好像彈在

拉緊的弓弦上一樣,使她窄小的陰戶不停地顫動著。

  「這麽緊……」我喘著氣,賣力地抽送著肉棒。肉棒已被這絕代佳人的肉洞

箍得實實的,而那繃得發硬的肉壁還在不停地夾緊。

  我抽插嫣然足足有四、五百下之多,而且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猛烈,

有時我在送進嫣然身體深處前,會技巧地扭動屁股,讓龜頭在敏感的洞口充份轉

動,再突然用力頂入,有時則是頂入后再扭轉,使龜頭充份磨揉花心。

  嫣然落在我手中,就像一只赤裸而完全馴服的羔羊,任由我一次又一次地挑

起原始的反應,然后完全接受我的灌溉,嫣然迷亂的眼神帶著羞慚看著我,肉體

卻不爭氣的發出陣陣快樂痙攣,口中胡言亂語的喊著:「嗚……不能再撞那里……

嗚……麻了……不要……面……嗚……」

  「不想高潮是嗎?」我的下身「啪啪啪」地和嫣然的下體快速撞擊。

  「是……不要…………讓我高潮……求求你……別讓我………………好羞……

嗚……」嫣然羞怯地哀求著。

  「就是要讓你羞!認命吧……唔……我有感覺了,要出來了……」我一味加

快速度。

  嫣然迎合地擡高屁股,口中激動地哀叫:「我……我也要出來了……對不起……

老公……我要和主人……一起……出來……嗚……」

  「爽死了!」我喉中發出一聲悶哼,不可竭止的快感驟然失控,我小腹一松,

滿滿的熱漿在嫣然的體內爆發開來,悲羞與滿足的複雜情愫構成了極度動人的神

情,她美麗赤裸的胴體在我胯下激抖扭動,同一時間也泄身了。

  我痛快地射了一炮,身子一攤,離開嫣然的身體,重新回到了躺椅上「好舒

服!」,笑吟吟地看著慌亂的嫣然飛身撲到馬桶上……

  「屁股洗干淨了嗎?」我笑笑地對嫣然說,「我看還沒有吧!那兒還有一瓶,

自己弄。嘿嘿!」

  嫣然的臉一下子變得雪白,桌子上還放著一瓶甘油。

  美人兒俏臉上露出恐懼萬分的表情:「主人,求求您放過嫣然吧,這樣下去

嫣然會壞掉的!」,她低首哀喚,柔膩的嗓音幾不可聞,出口都成了顫酥酥的喘

息。但這顯然不會收到任何效果。屈辱的美人兒顫著手,將滿滿的一瓶液體換過

空瓶,流著淚將軟管插入自己的肛門……

  嫣然狼狽地趴在地上,親自將第二瓶甘油注入自己的肛門。我色淫淫的目光

現在對她來說已經不成問題了,畢竟她的陰道里還充滿著我的精液。可憐的紀才

女現在唯一可以慶幸的是,這一次她可以痛快地排掉體內那令人作嘔的穢物了。

  連續排泄的同時也在一分分地耗著她的體力,本來已筋疲力盡的嫣然在二次

劇泄之后無力地倚著桌子倒在地板上。她的胸口不停地喘著氣,兩只美玉般的乳

房隨著胸部的起伏微微地泛動著,她雙眼半閉,兩片嘤唇微張,正一口一口地輕

輕呼著氣。

  「很好,看樣子今天你已經進步了不少,作爲獎勵,我將爲你配上一條美麗

的尾巴,怎麽樣,看看漂亮不漂亮,小母狗?」說著,我從里屋端出來一個錦盒。

打開打放到嫣然面前,她好奇的看了一眼,便不由得羞得粉臉通紅。

  錦盒里是一條珍珠鏈子。鏈子由是二十三粒晶瑩剔透的珠子通過天蠶絲串起,

那珠子比鴿蛋稍小些,似乎和一般的珍珠不太一樣,泛著晶瑩的光澤,而且還散

發著一股奇特的幽香,嫣然再仔細一看,竟然是流香夜明珠,此珠遇熱就分泌一

種香液,不但香味奇特,而且有清潔垢物的功效,乃是無價之寶。珠串的另一端

則與一條雪白的仿制狗尾相連,尾巴毛是混合了天山雪狐的尾毛制煉。

  「漂……漂亮,多謝主人的賞賜。」紀嫣然紅著臉把雪膩肥軟的美臀輕輕擡

起,哀喘哼哼的乞求著「請輕……輕一點……請主人……一定要憐惜嫣然呀……」,

剛剛洗完腸的肛門猶如盛開的菊花般向外綻開著。

  「是不是很期待呢?你終于可以成爲一只合格的美人兒犬了……」我淫淫邪

笑著,把串珠上的第一顆珠子按在她的菊花口上,慢慢插入進去……

  我沒花多少力氣就把葡萄般大的夜明珠推進了她的屁股,看著她的菊門被強

行撐開,小巧的肛蕾向外鼓起,括約肌以珠子爲圓心向四周擴張,,宛如一朵紅

嫩的雛菊冉冉開放,細密的菊紋被一一拉平、消失,只剩下一圈嬌豔欲滴的紅肉

箍在珠串上,將小巧的菊洞撐成一個渾圓的肉孔。嫣然的腸道異常深邃,也只有

她這樣完美的菊肛,才可能同時塞入二十三粒鴿蛋大小的夜明珠。

  「啊,啊,啊……主人……嫣然……」,隨著一顆顆晶瑩的珠子慢慢地進入

嫣然的后庭菊穴里,她忍不住從櫻桃小嘴里發出似痛非痛的呻吟聲,美人兒感覺

隨著自己后庭里的那一顆顆珠子的滑入,自己體內的某種極隱秘的東西被慢慢地

觸動了。

  同樣的方式,同樣的結果,剩下的珠子在和美人兒菊門的對抗中都順利進入

了她的屁股,只留下一條潔白瑩雪的尾巴拖在她的屁眼外,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與美人兒雪膩柔滑的肌膚相映成趣。

  我不知道天下有幾個美人兒能抵擋流香夜明珠的魅力,特別是這些價值連城

的珠子就在自己體內最隱私的秘道里充當著淫穢的道具。嫣然這才貌雙全的奇女

子,竟也未能免俗,我只是輕輕拉動了幾下留在外面的尾巴,她的又一次高潮便

到了。

  「小母狗,喜不喜歡主人給你特別定做尾巴呀,你屁眼內的流香夜明珠加起

來可以買下萬傾良田了,不過也只有這才能配的上我的心愛的美人兒。」我溫柔

地撫摸著才女那肥白挺翹的渾圓美臀。

  接著,嫣然嬌小誘人的檀口內被我塞進一枚白玉雕成的口枷,一條白金鎖鏈

束縛在她的后頸對上的位置,櫻唇被迫半開半合,晶瑩透明,細長如絲的香液垂

流而下,更爲美人兒增添了幾分添嬌弱可憐的味道。

  我牽著扣上嫣然雪頸犬環的金鏈,帶她爬到了落地鏡前,讓她可以清楚地看

到自己現在的模樣,一只成熟美豔的性奴牝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