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挑高級情婦

  藤瀨是一位室內裝璜設計師。

  藤瀨從車窗向外看見一個戴淺色太陽眼鏡的女人時,就想到(這個女人很不錯!)。他的身體現在雖然很疲倦,但是看到好的女人時,就不肯放過了。倒並不是馬上想和她做愛,而是想設法接近後,以後有機會再弄到手。

  於是他將車停在路邊,等待女人從車旁經過。

  她有著與眾不同的身裁,這個女人卻像是棲息在南美洲的懶猴似的,懶洋洋的走著,眼皮垂下完全不注意周圍的事物,亞希有著金黃色的健康皮膚,而她的皮膚卻是白的,裸露於洋裝外的一雙大腿,更是如雪般的潔白,任何男人看到了都會蠢蠢欲動,她並沒有穿絲襪,只穿著一雙涼鞋,她的臉蛋雖略微小了些,五官卻顯的很秀氣,她全身雖然散發著懶洋洋的氣息,但卻又顯得相當撫媚動人。

  藤瀨緊張得必須鬆開領帶,等待女人走近車邊時,他溫文有禮的向她說:「早安。」當時是上午十一點,仍可以用這句問候語。

  女人彷彿沒有感到驚訝,慢慢地將臉轉過來,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我送妳到妳想去的地方,好嗎?」

  藤瀨笑著說。他的臉上很自然的流露出一種親切的笑容,似乎很能讓女人性生安全感。他知道自己這個優點。

  「我要去超級市場買麵包和咖啡……。」

  「我送妳去。」

  「可是方向相反呀!」

  「沒關係!在前面掉頭就行了,反正我現在沒事。」

  藤瀨邊說邊打開車門,那女人也很大方的坐進車內,仔細一瞧,女人有著雪白般的肌膚,或許她不喜歡在夏天裡到遊泳池或海灘做日光浴,她的皮膚也非常的細嫩,雖然亞希也有細緻的肌膚,可是她卻顯得高頭大馬,她實際上有一百六十五公分高。

  「妳住在這附近嗎?」

  「是。」

  「我送妳一張名片吧!」

  他一手握著方向盤開車,另一隻手從口袋裡掏出名片給身旁的女人,他的名片與眾不同,周圍鑲有齒輪形狀的花紋,名片的表面印著日文,背後印著英文名字,並印著:「室內裝璜設計師」。

  「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如果方便的話,妳是否可以告訴我妳的電話、地住及你目前在做什麼呢?」

  「沒做什麼,我現在不是坐在車上嗎?」

  他笑了,女人也跟著笑了。

  「請問妳目前在那兒高就?」

  「我沒有工作。」

  「那妳一定是千金小姐囉!」

  她搖頭否認著,這時藤瀨已將車駛入超級市場的停車場,他下車走到車的另一邊,替那女人打開車門。

  「我跟妳一道進去。」

  女人突然喃喃自語並指著一個人說:

  「我很討厭那個禿頭。」

  「禿頭是妳的情夫嗎?」

  「我實在很討厭他不停的咳嗽。」

  「那麼,妳是他的情婦囉。」

  「可以這麼說。」

  「他時常到妳住的地方嗎?」

  「一個禮拜來兩次,他今天中午可能會來。」

  藤瀨腦海裡浮映出這個女人裸露躺在中年男人懷裡做愛的情景。

  「既然妳那麼討厭他,離開他找個工作算了。」

  「我覺得那樣又太麻煩了。」

  女人靜靜佇立於麵包櫃台前,她把手指放在嘴唇裡,不知在沈思什麼。看見女人楚楚動人的神情,藤瀨全身的疲倦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又興奮了起來。

  這個肌膚潔白嬌小玲瓏的女人名叫麻美。

  麻美付好錢之後,由藤瀨提著一袋裝滿麵包、果醬、水果的袋子。然後他開車送麻美回到原處。

  「妳看起來很性感、很迷人。」

  「連你也這麼說,我那個禿頭時常這樣對我說。可是我卻很懶散。」

  「這就是妳迷人的地方呀。」

  「這話是怎麼說的呢?」

  「妳那懶散的樣子,看來就像是剛做完愛一樣!」

  「哎呀!不要胡說。」

  她舉起水手輕輕地拍打藤瀨的膝蓋,她的手指看起來是那麼的細長,耳朵也是小巧,彷彿是用貝殼刻成的,顯得玲瓏剔透。

  「妳的耳朵很迷人。」

  藤瀨一邊稱讚著,一邊伸出手指觸摸著女人的耳朵。

  「好癢哦!你的手怎麼那麼癢呀!」

  麻美的臉頰忽然現出緋色的紅暈,藤瀨突然伸手取掉她的太陽眼鏡。

  藤瀨首先看見她那雙眩目細長的眼睛,然後輕輕地撫摸她的耳朵和頸部,女人受到藤瀨細膩的撫摸,眼睛不由得泛起一層濕潤的霧氣,說不完覺得有點暈眩呢!

  「妳好像很容易暈眩。」

  「因為我的眼球色素較一般人少的關係。」

  「妳有染頭髮嗎?還是掉色了?」

  「是天生的。」

  在日本人而言,那種髮色是屬於罕見的自然咖啡色彩。藤瀨大膽地伸手摸女人露出洋裝外的雪白大腿。

  「你經常做這種事嗎?」

  她撥開對方的手,藤瀨的手上仍留有冰涼柔滑的感覺。

  「很性感。」

  藤瀨覺得眼前的女人跟亞希的確是風味各異,他心裡忽然升起一股慾望。

  「我很希望再見到妳,如果禿頭沒有來,我可以到妳住的地方嗎?不過我會事先打電話給你的。」

  「禿頭在的時候,我是不會接電話的。」

  「要是禿頭榴的話,我該怎麼辦?」

  「他通常不會先開口講話,會先等對方應聲以確知是到底是男人或女人。」

  「那我也不開口說話,對方若是不說話就是禿頭囉?」

  「對!這個辦法不錯。若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我是會接的,可是有時我也懶得聽電話,因為我很懶且患有貧血,想到要握聽筒我全身就沒有力氣。」

  「我們有暗號,第一吹響三聲後就切斷,然後再打。」

  「噢!原來如此,我響五聲好了。」

  「真麻煩透頂,還要算!好吧!就這麼說定。」

  兩人邊說邊聊之際,車子終於抵達她住的公寓。

  於是他將滿是果物的紙袋輕輕地搬入麻美在三層樓的房裡。

  麻美當然不會輕易的讓藤瀨進入她的閨房,她只輕輕的說道:

  「謝謝你的幫助。」

  當麻美張開嘴道謝時,藤瀨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可是只有這次她迅速的移開,以臉頰接受對方的吻,然後向藤瀨拋了一個媚眼,把門關上。

  藤瀨離開麻美的公寓駕著車向辦公室兼住所的地方駛去,他仍然可以察覺到他的身體再度興奮著。

  藤瀨僱請了兩個人。

  一個是女祕書中谷知子,另一個是技術員倉石,他在辦公室和臥房各裝一具電話。

  他回到臥室後,認為麻美的情夫禿頭大概還不會來,於是立刻撥電話給麻美。

  他先讓電話響了五聲,然後切斷再打,可是麻美並沒有立刻來接電話,大概還懶洋洋的幌著,鈴響了七、八聲之後,她才拿起電話筒,慢吞吞的說道:

  「喂喂……。」

  「妳是麻美小姐吧,我是誰……妳知道嗎?」

  「你就是剛才那個人嘛!」

  「妳的禿頭沒有來吧。」

  「他有急事,明天才會來,剛才還打電話來查問我到那兒去了!我是好心為他買東西去的,不是嗎!」

  「妳還替禿頭煮飯?」

  「這種事不是常有的,有時叫人送來,或是到外面餐廳吃。」

  「我帶妳上最有名的餐廳吃飯,我現在可以到妳住的地方嗎?」

  「來一下是沒有什麼關係的。」

  「禿頭會不會突然回來?」

  「不會的,他從來沒有做過那種事。」

  「他有沒有鑰匙?」

  「我要是不讓他進來,他又能怎樣?」

  「六點鐘見面如何?」

  她沈默不答腔了。

  「我會去的,我不再打電話通知妳唷。」

  說完後,藤瀨即掛斷電話。

  如果繼續跟她閒聊下去,女人會改變初衷,使計劃破滅,所以要把握住良機。於是藤瀨把該做的事情對倉石交待清楚。然後睡了兩個小時的午覺。

  他睡醒後再繼續工作,最後將剩下的事情交給倉石處理,他先洗了個澡並換上一套新衣服,馬上開車到麻美的公寓。

  他的心臟急速的跳動著,顯得非常緊張。

  在三樓走出電梯,到了一個裝有門鈴的門前,按了白色的按鈕。響起了一陣清脆的鈴聲。

  經過了一陣仍不見有人來應門,藤瀨正在懷疑大概沒有人在家的時候,門突然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