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提斯戰記>> 第三集

書名:亞特蘭蒂斯戰記03

作者:狼太郎

出版:河圖文化有限公司

內容簡介:瑞格小團隊終於來到了古老的東方聖華隆帝國,幾經波折地開始了整個東萊大陸最負盛名的鉑京魔法學院入學考試。

有著魔鬼核心薩勒幫忙作弊的小流氓瑞格,被學院的考官們誤會為有史以來最強的天才,對他重重刁難,而與此同時,瑞格身邊的美豔女外交官,也對他頻頻進行試探……

人物簡介:

  艾斯碧拉:聖華隆帝國的美女外交官,艷麗的貴婦人,

真實身分卻是帝國安全部的密探,懷 著神秘任務而接近蘿菲絲,最後卻栽在了

瑞格的手上。

  蘇珊:鉑京魔法學院魔晶分院副院長,帝國魔法協會的高級

理事,王室宮廷魔法師團客座指導,十三級超階魔法師,脾氣古怪,博學多才,

美麗清高,極為冷傲。

  艾格麗絲:鉑京魔法學院第一美女,年度星後大獎得主,美

貌絕倫,星迷無數,卻是拿瑞格沒有辦法,瑞格最喜歡叫她的角色名伊莎蘿維。

  奧格歷:鉑京魔法學院魔導分院院長,十級高階魔法師,

有著雪白的胡子,為人慈祥和睦,卻 因為和蘇珊搶奪瑞格而大動肝火。

  唐納德:鉑京魔法學院院長,德高望重的十一級超階魔法

師,很喜歡瑞格,但卻因為手下兩大 分院長的爭奪,而對瑞格采用了史上最難

的考題。

  第一章龍威的作用

  已經高潮一次的科娜迷喘息未定,只感覺好像有一根燒得通紅的鐵柱在自己

的下體高速出入,粗得要撐破自己緊窄的花徑,深得每一次都頂中嬌嫩的花心,

力道重得仿佛要刺穿她的身體。瑞格十指大力捏著她胸前雙峰,好像要將那豐挺

的乳房捏爆。雖然科娜迷也覺得有幾分痛感,但很快就被翻江倒海般的快感淹沒。

  “啊!啊、啊……頂、頂到底了……”科娜迷摟緊瑞格的後頸,借以掛住向

後傾仰的身子,狂亂的呻吟回應著狂風驟雨般的沖刺,子宮口像餓了多時的嬰兒

一樣,不停地吸著瑞格的龜頭,想要獲得更多更大的快感。瑞格抱著科娜迷的纖

腰,結結實實地沖擊她的身體,科娜迷渾身香汗淋漓,原本就光滑如玉的肌膚幾

乎連抓都抓不住。此時連科娜迷都記不清自己已經承受了多少波沖擊,只知陶醉

地熱烈反應。

  突然她身體一陣痙攣,花心處再次陰精泉湧,語不成聲的尖叫:“啊、啊……

不行啦……又、又要丟了……啊……”同時陰道壁上細密的鱗片拼命收縮,想要

咬住瑞格的肉棒,但在瑞格的強力抽刺中,沒兩三下就潰不成軍。

  “好、好大力……頂、頂壞了……啊、啊……哈……”科娜迷已經無力迎合,

像沒有了骨頭一般任由瑞格馳騁,雪白肉體上香汗淋漓,顯得香艷淫靡。

  瑞格也覺得精關越叩愈急,知道高潮在即。他更是毫無保留,結實的腹部不

停地撞擊著綠龍少女高隆的恥丘,發出啪啪的響聲,一輪密如雨點般的狂插之後,

他將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肉棒上,一插到底,堅硬的大龜頭沖破科娜迷子宮頸口,

整個進入子宮,然後如火山噴發般,灼熱滾燙的精液勁射到嬌嫩的子宮壁上。

  科娜迷的陰道瞬時一陣抽搐,一股股溫熱膩滑的陰精也噴了出來,全身繃緊,

接著就像全身力氣都被抽干了一樣癱了下去。瑞格俯下身去,吻上了科娜迷不住

嬌吟的小嘴,將舌頭伸了進去,吸取她的香津,科娜迷也拼命地回應著他的舌頭,

鼻中發出蕩人心魄的顫吟。

  高潮之後,兩個人的身體仍然緊緊相連,科娜迷整副嬌軀貼在瑞格身上,酥

胸急劇起伏,那對顫顫巍巍、渾圓挺翹的乳球在瑞格胸膛上來回摩蹭,一張俏臉

滿是紅暈,整個人都癡迷得不知所以了。

  樹林外面,蘿菲絲一臉通紅的坐在火堆旁邊,一動都不敢動,守在這裡,還

可以辯解說臉是被火烤紅了的,要是走到一邊去,平胸少女就真的不知所措了。

  不過……這兩個人也太無恥了吧,居然就在這荒山野嶺裡肆無忌憚地野合起

來了!

  想到這裡,蘿菲絲又有些憤憤不平的,瑞格承認自己是個流氓就不去說他了,

可是科娜迷那麼漂亮美麗,居然也會陪他胡鬧,這簡直就讓蘿菲絲想不通……難

道,是科娜迷欠了瑞格很多錢,那個無恥的流哦強迫她以肉抵債?

  蘿菲絲正在胡思亂想之際,突然看到了迪維拉奇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不

由得沒好氣地喝道:“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啊?”

  本來荒山野嶺再加上夜深人靜,孤男寡女湊在一堆,耳邊又有人現場播放活

春宮,應該很危險才是,但是蘿菲絲卻是一點不在乎,因為在她眼裡,迪維拉奇

是與她簽訂了魔法契約的僕人!

  除非蘿菲絲自己願意,迪維拉奇是無論如何也冒犯不了她的……當然了,就

算蘿菲絲美女的某方面稍微平了點,但聖域之城來的美少女,也是絕對不會看上

又黑又髒,壯得跟搬運工沒兩樣的傻大個!

  再說,瑞格那家夥雖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但人家可是長得很帥的說!薩

勒如果窺知了蘿菲絲的想法一定會很欣慰,說真的,在瑞格那張本來不怎麼樣的

臉上搞改造,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瑞格抱著科娜迷,雙手不停地在她雪白的身體上撫摸著,嘴裡用龍語說著一

些非常肉麻的甜言蜜語。

  科娜迷剛剛歷經數次高潮,渾身乏力,瑞格又是在她的玉體上下其手,撫摸

得綠龍少女非常舒服。所以她懶懶地靠在瑞格懷裡,既不想動也不想說話。

  過了一會兒,科娜迷突然感覺到瑞格胸部的肌肉變得僵硬無比,擡頭望去,

卻愕然看到小流氓那還算英俊的臉已經扭曲得不成模樣,大顆大顆的汗水正從他

額頭上滾滾流下,綠龍少女不由得嚇了一跳,驚道:“瑞格,你怎麼了?”

  正在遭受強殖裝甲後遺症反噬的瑞格,哪有辦法回答科娜迷的問題,他全身

都沈浸在巨大無比的抽搐與疼痛當中,只恨不得暈死過去,只可惜,有著薩勒護

法保駕的共生者,想要暈死過去,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瑞格,你到底怎麼了?生病了嗎?”科娜迷伸手撫摸著瑞格身上縱橫扭曲

的肌肉,觸及肌膚,卻是嚇了她一跳,這個人類男人的身上,竟然已經變得滾燙。

  急切之下,科娜迷想起來以前那些用晶石向自己換口水的冒險者說過,龍族

的龍涎是一種珍貴藥物,綠龍少女立即就捧著瑞格的腦袋,主動地向他度起口水

來。

  瑞格的眼淚在一剎那間就流了出來,這當然不是感動的,而是被嗆的。他渾

身上下的肌肉組織都暫時失去了控制,且由於肌肉扭曲和姿勢的緣故,科娜迷度

過去的龍涎,幾乎都直接進入到了他的氣管裡面;但他又不能控制肌肉咳嗽,於

是流淚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純天然沒有經過加工的綠龍龍涎帶有劇毒,會毒死一個人很正常,但要嗆死

一個人倒還是史無前例。眼看小流氓就要榮幸的名垂青史了,薩勒只得肉痛地放

出了魔法。

  說到底解決掉瑞格的後遺症雖然要付出一定的能量代價,但也比換個共生者

輕松不是?特別是這個共生者,還可以經常上演一些兒童不宜的節目。

  一旦恢復了對肌肉的控制,瑞格快如閃電般扳開綠龍少女的腦袋,然後就是

一串驚天動地的咳嗽聲響了起來,直到把自己肺裡的龍涎全咳出來,瑞格才算喘

過氣來,又氣又惱的,他下意識地就在科娜迷圓圓的肉臀上狠拍了一記。

  科娜迷發出一聲慘叫,瑞格突然肩頭一疼,科娜迷已在他肩上狠狠咬了一口,

只見龍族美少女表情猙獰,咬牙切齒地又撕又扯,還不依不饒地咆哮著不知道在

吼叫些什麼。

  瑞格掙了幾下,在沒有薩勒的幫忙之下,竟然是掙脫不了科娜迷的撕咬。一

時間心中大亂,突然靈機一動,瑞格又開始挺動起下身來。

  剛才做完愛後,瑞格並未把肉棒從科娜迷的小穴中抽出,是以科娜迷對他下

體的變化立時生出感應。秘穴被撐得脹脹的,無數倒鱗被大龜頭頂得一跳一跳的,

又酸又癢,淫水源源不絕的從股間滲了出來,兩人下體的毛發黏黏的糾結在一起。

科娜迷不由得叫了起來:“壞人,你敢打我,放開我……哎喲,好酸!”這最後

一句話已從斥責變成了呻吟,似嗔似怒,如訴如慕,嬌媚無限,聽起來說不出的

舒服。瑞格按捺不住,翻身抱緊科娜迷柳腰豐臀,大進大出的抽動起來。

  連番幾十次沖擊後,科娜迷從喉嚨裡發出了“啊”的一聲長長的滿足歎息,

綠龍少女伏在瑞格懷裡,呢喃道:“美死我了,你剛才為什麼不讓我死了算了?

死流氓,你剛才為什麼打我?”

  瑞格伸手輕輕梳理她那綠色的秀發,沒好氣地道:“你差點嗆死我,你不知

道啊?”

  綠龍少女立即不滿意地說‘,“我那是救你呢,好心沒好報,你剛才是怎麼

了啊?是中了龍毒嗎?”龍族雌性的體液都帶有無與倫比的劇毒,科娜迷自然是

心知肚明的。

  “是啊,差點把我毒死呢,所以你要對我好一點!”瑞格立即接口道。他伸

出雙手,緊箍著科娜迷的蠻腰,手掌在她豐臀摩挲著,把臉湊到她耳旁,輕嚙著

她圓潤嫩滑的耳珠,歎息道:“為了讓你成為史詩中的女主角,我可是做出了很

大的犧牲哦。”

  天真的科娜迷頓時良心不安起來,囁嚅道:“我跟你說了交尾會中龍毒的啊……”

  “中毒我倒不怕,不過你得告訴我,怎麼運用龍威!”瑞格吻上綠龍少女的

香唇,一雙手肆無忌憚地在她動人的肉體上下活動著,掌心到處,一陣陣引發科

娜迷春情激蕩的熱流,湧進她體內。科娜迷被逗得春情勃發,不可遏止,不住喘

息扭動逢迎,瑞格在她耳邊柔聲道:“科娜迷,告訴我,等下一定讓你比剛才更

爽!”

  “哦……”沒有智慧財產權保護意識的科娜迷嬌媚地呻吟著,在迷迷糊糊中,

就將龍族的大秘密告訴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人類。

  當然了,最主要的是,單純的龍族美少女,根本就不覺得運用龍威是什麼秘

密。瑞格與科娜迷走出樹林時,綠龍少女的臉上還流露著被充分滋潤後的容光,

引得迪維拉奇死盯著她左看右看,一點都沒有顧忌的意思。

  瑞格當然知道,樹林裡的動靜,全被這兩個奇怪的新同伴聽到了,使他一陣

陣的臉皮發燒,倒是科娜迷卻是一臉沒事的表情,畢竟在龍族的觀念裡,交尾是

件莊嚴甚至神聖的事情,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

  坐在火堆旁邊的蘿菲絲,則是將頭都埋在曲起的膝蓋裡面,讓人根本看不到

她的臉,要不是寶兒還興致勃勃的在她金色長發裡面爬來滾去,瑞格幾乎都要懷

疑這名聖域之城出來的少女變成雕像了。

  吟遊詩人本來一直是盯著科娜迷看的,但綠龍少女那若無其事的表情,讓迪

維拉奇始終等不到臆想中的羞澀,黑大個歎了一口氣,收起了對龍族廉恥之心的

期盼,轉眼瞄向瑞格,這一看卻是吃了一驚。

  “我靠,不是吧,老大你連龍威都搞出來了?”迪維拉奇一臉吃驚的樣子。

正郁悶著的瑞格立即洋洋得意起來。老實講,他根本就沒有發覺龍威有什麼用,

但剛才折騰得那麼辛苦,甚至連強殖裝甲後遺症都拼上了,為的就是分享綠龍少

女的龍威。這下遇到行家,頓時眼睛都發光了,瑞格一臉期待地望著黑大個,急

切地問道:“你看出來這是龍威啦?”

  迪維拉奇盯著瑞格看了又看,才用教育文盲般無奈的語氣道:“龍威不是看

出來的,是感覺出來的!”

  瑞格沒有理會吟遊詩人言語中的輕蔑,而是又道:“我這個龍威厲害嗎?”

迪維拉奇上上下下地打量著瑞格,然後以無限贊歎的口吻道:“老大你真的很細

心啊,這個龍威持續的時間雖然短了點,威力雖然小了點,但至少今天晚上,沒

有蚊子什麼的會來騷擾我們了……老大你不知道啊,這荒山野嶺裡,蚊子那是一

堆一堆的,你看,我手上腿上全都是包了……”

  瑞格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瞪著迪維拉奇的黑臉看了又看,怒道:“老子的

龍威,只能用來趕趕蚊子?媽的,受那麼多的苦,這是為什麼啊?”

  看到瑞格的怒容,迪維拉奇干笑了一下,有些小心翼翼地接道:“其實,對

離得近的老鼠也有一些用的……”

  眼看瑞格就要在地上找石頭砸過來時,迪維拉奇已急忙道:“老大,你還不

滿意什麼啊?你可是亞特蘭提斯有史以來,第一個擁有龍威的人類啊……光憑這

一點,你就會是傳說中永垂不朽的永恆主角了,更別說你還操了一條龍……”

  “砰!”的一聲,可憐的吟遊詩人被華麗地摔了出去,瑞格愕然的左右看看,

看到科娜迷也是一臉的茫然,顯然不是這條龍干的,再望向剛才迪維拉奇坐的地

  這是來自聖域之城的平胸小美女,實在受不了某無良吟遊詩人脫口而出的下

流話,才憤然出手了。

  對於迪維拉奇的生死瑞格是不放在心上的。讓他感覺到稍微欣慰的是,現在

面對平胸小美女,特別是她還在施放魔法的時候,以前那股讓自己極為不舒服的

強大壓迫力,已然消失了好多。

  薩勒分析過了,說是這個來自聖域之城的小女生,身上八成帶有什麼神族的

寶物,所以才會讓魔族共生者瑞格感覺到不舒服。

  至於到底是什麼寶物,薩勒也是說不出來,畢竟神族的寶物存在的目的與薩

勒很是相似?神族制造的寶貝,就是為了對抗魔族的!

  身為魔族魔鬼武裝核心智腦的薩勒,偵測不出來小女生身上有什麼神族寶貝,

當然是很正常的,畢竟,那名平胸小美女,也不知道近在咫尺的瑞格身上,隱藏

著一顆魔族至寶。

  “那就是聖華隆帝國的長山關邊境檢查站了。”迪維拉奇指著一道建在險峻

山谷間的關隘,像個向導一樣對著他身邊的人介紹道。

  看著那完全由巨石壘起的雄偉關牆,瑞格不由得嘖嘖稱奇道:“這城牆真大

啊,比我們公國的首府桑多尼亞城的城牆還高呢!”

  蘿菲絲漂亮的小臉上滿是不屑:“整個蠍尾地區加起來都比不上聖華隆帝國

的一個行省,更別說你們那個破柏拉圖公國了,人口加起來才幾十萬人吧?聖華

隆一個小小的縣城,就抵得上你們全國總人口了……”

  看著蘿菲絲對自己發火,瑞格奇怪地道:“蘿菲絲,你這兩天怎麼動不動就

愛生氣啊?是不是什麼特殊的日子就快要來臨了?”

  蘿菲絲小臉羞得通紅,小手一翻,就凝聚了一道初階土箭術,瑞格慌忙後退

道:“蘿菲絲啊,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多少給點面子啊……就算你不在乎我的

面子,也總得在乎‘中階魔法師’蘿菲絲的面子吧,偉大的中階魔法師都是涵養

很好的高人哦!怎麼可以當著幾百人的面,用‘高階’魔法欺負自己根本就不會

魔法的同伴呢?”

  這個馬屁顯然拍得很到位,蘿菲絲冷哼一聲,收斂了手上的土箭術,狠狠瞪

著瑞格,低聲啐道:“你再敢在我面前胡說八道,下次我就撕了你的嘴。”

  瑞格根本就沒有把蘿菲絲的威脅放在心裡,徑自道:“走吧走吧,天都要黑

了,趕緊去吃看看聖華隆的飯!”

  流氓團的成員們,緊趕慢趕地來到長山關前,關口前的空地上,站著幾十個

等待檢查過關的行人,當地的周邊住民只是向守關的士兵點點頭,就直接大包小

包的進入了關口,而陌生人就麻煩得多了,不但要出示居住國的證明文件、通關

公文,還得打開行李,讓士兵們逐一搜查。

  瑞格幾個人成群結隊來到關口前,兩位美麗的少女立即就引起了士兵們的注

意,可能是看到蘿菲絲穿著華麗,估計是有身份的人,檢查站的士兵對他們直接

采取了提前接待。

  一名掛著腰刀的軍官在四名士兵的簇擁下,迎向了蘿菲絲四人,在離蘿菲絲

還有幾步時停了下來,很有禮貌地問道:“請問,你們是哪裡人,是準備進入帝

國境內的嗎?”

  蘿菲絲手持短杖,行了一個極為淑女的禮,清脆的聲音猶如黃鸛的鳴叫:

“我是遠道而來的椰露沙冷聖域之城魔法師蘿菲絲,這幾位是我在路上結識的旅

伴,我們是準備進入聖華隆帝國境內的。”

  軍官顯然怔了一下,才道:“椰露沙冷的女魔法師?那請問你這幾位同伴是

來自哪裡的人士?”

  瑞格拿出漢克叔叔為自己和科娜迷準備的資料道:“我和科娜迷,是來自□

拉圖公國的魔法留學生,這是我們的證明文件。”

  軍官盯了一眼像乞丐的迪維拉奇:“這位呢?”迪維拉奇干笑了一聲,道:

“我是一個居無定所的吟遊詩人,沒有固定的國籍?”

  軍官立即搖頭道:“不好意思,我們不能放沒有身份證明文件的人進入帝國

境內!”

  迪維拉奇嘿嘿笑了起來:“我有啊,我是這位魔法師小姐的私人財產,是簽

了魔法契約文書的,帶有魔法契約的文件,比任何證明文件都更有權威吧?”

  “魔法師的私有財產?”軍官和士兵們都是一臉癡呆,蘿菲絲連忙解釋道:

“就是僕人的意思,我一個女孩子家,獨自出門在外,萬一遇到壞人什麼的,這

個家夥至少也能幫我擋上兩刀不是?”

  看著迪維拉奇那又黑又壯的身材,軍官和士兵倒是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又

看了看蘿菲絲那張漂亮迷人、一臉誠懇的小臉,然後思索了一下,對蘿菲絲道:

“美麗的魔法師小姐,請將你的證件給我,魔法師進入國境都必須要詳細備案的,

另外請你們幾位也在這裡登記一下。”蘿菲絲從包包裡掏出一張閃動著魔法光芒

的紙張,那軍官小心翼翼接過來,看了一眼:“初階魔法師?”

  蘿菲絲小臉一紅,干咳道:“已經晉級了……只是還沒有參加魔法師資格升

級考試而已。”

  “哦。”軍官點了點頭,低聲囑咐了兩句,帶著兩名士兵走回了關隘,另外

兩名士兵就叫一名文員開始登記瑞格和科娜迷的檔案。

  “魔法師入關有這麼麻煩嗎?”蘿菲絲皺起了眉頭,有些不滿意地道。迪維

拉奇笑了起來,低聲道:“蘿菲絲啊,你也說過了,聖華隆帝國可不是我們先前

經過的那些幾萬人的小國家,這裡對魔法師的登記和控制應該是很嚴格的,可不

像那些小國家,只瞟一眼就讓我們通行了。”

  蘿菲絲奇怪地看了迪維拉奇一眼:“你對聖華隆帝國很熟悉啊。”

  迪維拉奇嘿嘿干笑道:“我可是一名博才多學的吟遊詩人啊,如果連這些最

起碼的知識都不知道,還怎麼在外面混啊!”

  少女魔法師立即嗤之以鼻,不屑地道:“我看你混得也不怎麼好啊!都混成

乞丐了,還有什麼好得意的。”

  迪維拉奇臉上的得意頓時僵住,翻著白眼橫了蘿菲絲這個小丫頭一眼,卻不

再說話了。第一早外交官貴婦人瑞格和科娜迷的通關文件很快就簽好了,甚至連

迪維拉奇這個冒牌僕人的魔法契約書都通過了審驗,但拿走蘿菲絲魔法證書的軍

官卻還沒有回來。等了約半個鍾頭,少女魔法師不由得有些不耐煩起來:“搞什

麼啊,登記個魔法證書要這麼久嗎?我還沒吃晚飯呢!有沒有搞錯啊!”

  瑞格和科娜迷兩眼向天觀望流雲,裝作根本沒有聽見蘿菲絲的抱怨。倒是迪

維拉奇深有感觸地猛點頭:“是啊,中午只吃了五碗飯,真的很餓了。”蘿菲絲

強行控制住自己,才忍著沒一腳把這個飯桶端飛。那名登記的文員,笑了一笑,

說道:“魔法師小姐,不好意思,由於艾斯碧拉大人離這裡有點遠,所以請你再

稍等一下。”

  “艾斯碧拉大人?”蘿菲絲奇怪地問道:“這是什麼人啊,我為什麼要等他?”

  “艾斯碧拉大人是帝國外交部派下來的外交官,她是專門負責審核和接待魔

法師的專業人員。”文員介紹道。

  蘿菲絲卻是怔了一下,喃喃自語道:“外交官?”目光投遞過去,卻看到迪

維拉奇的眉頭也悄然皺了起來,顯然對這位外交官大人也很感冒。

  亞特蘭提斯無論哪個國家,外交部基本上都跟特務劃上了等號,外交官其實

就是公開了身份的情報人員。

  蘿菲絲是來自於椰露沙冷這樣敏感的國家,還沒有進入聖華隆帝國的領土,

就被人家的外交官盯上,這顯然是蘿菲絲預料不到的事情。

  “說起艾斯碧拉大人,艾斯碧拉大人就到了。”文員突然笑了起來,對著蘿

菲絲道:“魔法師小姐,我們外交部特派長山關外交官艾斯碧拉大人已經來了。”

  蘿菲絲急忙收斂心中的胡思亂想,移目望去,卻看到一位衣著華麗的貴婦人

在幾名頂盔甲胄的士兵簇擁下急匆匆走了過來,陪在那貴婦人身邊的,正是剛剛

離去不久的軍官。

  瑞格流氓團所有人都是一副瞠目結舌的樣子,連見多識廣的吟遊詩人都不由

自主地喃喃道:“開……開……什麼玩笑,特派外交官居然是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