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難不死,必有艷福.2

菲菲妹妹

——————————

  接著很快便過了一個禮拜,由於有飛機上弄回來的食物,我們沒有去打獵。我們也曾經

嘗試跑遠一點,想試試找不找得到出路,但森林實在太大了,我們走了大半天,再爬到樹項

去看,還是看不到到密林的邊緣,最後也放棄了,安心的在山洞等待救援。

  我特地在小山丘頂上生了個篝火,讓它通宵的燃著,希望可以吸引到救援隊的注意。我

還挨夜冒著寒露守在火旁,不讓它熄滅。

  我們一班人在這種無邊的期待中,很快又再過了一個星期,期間我們還好像聽到了一次

直升機的聲音,但當我們跑出洞外看時,卻連直升機的影子也沒看到。

  空姐林伶伶終於滿臉擔憂的告訴我們說,憑她的經驗,我們得救的機會恐怕不多了……

因為墜機前那場大風暴應該會讓我們的飛機偏離了航線很多,而且機尾一開始便被打破了,

裝在那裡的「黑盒」不知有沒有損壞?就算僥倖沒有,黑盒掉落的位置跟真正的墜機現場也

不知相隔了多麼遠?

  救授人員找不到飛機殘骸的痕跡,很可能會判定我們整架飛機在空中便已經解體粉碎,

那樣根本不會有人生還的。這裡位處原始深山,要大規模搜索的話一定會耗費大量的人力物

力;所以如果找到生還者的機會不高的話,拯救行動相信很快便會取消的了。

  她又補充說:如果這幾天也再不見有人來,那麼他們很可能已經放棄搜索,以後不會再

有人來了。

  我們聽到了之後,心情當然是沮喪到了極點。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隨著我那次撿到的東西慢慢吃完,大家的情緒也越來越低落了。山

洞附近可以採得到的野果也被我摘光了,我們開始再嘗試到林中打獵,但卻始終沒能成功的

打到獵物,大家唯有饑一頓飽一頓的……唯一可以慶幸的,是菲菲的傷終於好了,已經可以

自由走動了。她因為受了傷,很多時都跟走我一起,而且自從那次我乘她解手時輕薄過了她

之後,以後每天替她洗屁股便成為了我被困在這裡唯一的樂事。

  她似乎也漸漸的習慣了,對我那些有點色色的撫摸也像是接受了,只要我不是太過份,

她都不會阻止的。

  這樣子又再過了幾天,真的還是沒見到有人來……但最麻煩的,是我們已經找不到任何

可以吃的了。

——————————

  因此我不得不提議大家都要冒險分頭出去尋找食物了,否則全部人都可能要餓死的!

  我們決定分成三組,儘量跑遠一點。我把劉濤濤和李欣欣編在一組,林伶伶、秦嵐嵐和

孫甜甜三個是第二組;菲菲的傷還沒完全康復,為了方便照顧,我還是把她帶在身邊了。

  我領著菲菲沿著小溪往下遊走去。很快便到中午了,我們在某處山邊找到了一些野果。

吃飽了之後,又看到一隻胖胖的野兔。這次有美女在身邊,我更加不敢怠慢,先讓菲菲繞到

另一邊把兔子唬嚇得向著我藏身的大樹跑過來,然後才突然撲出來,一槍便刺中了那隻野兔。

  我拿起野兔,用力扭斷了它的頸骨,用手秤了一秤,應該有兩、三斤重……

  「真好!今晚有烤兔肉吃了!」菲菲開心極了,抱著我直跳,似乎忘記了自己衣服都破

爛了,身體上很多地方都露出了來。不過她就是愛乾淨,所以洗得都很乾淨,白晰的肌膚在

破衣下掩掩漾漾的好不誘人。

  我看著她忘形的甜美笑容,忍不住就在她頰上香了一口:「還要多得妳幫忙啊!菲菲,我

們真是天生一對的好拍檔……」我語帶雙關的說。她嚶嚀一聲,粉臉騰地紅了,有些害羞地

要推開我,嘴裡直說:「別……別這樣嘛……」

  忍了這麼多天,今天才找到個這麼難得的獨處機會,我可不肯放手了,還鼓起了勇氣抱

緊了她的小蠻腰,非常誠懇的告白說:「菲菲,妳知道嗎?這次很可能會沒有人來營救我們的

了,可能我們以後都要在這裡一直待下去!所以,我也不得不向妳表白了……」

  「不……不要嘛!」她滿臉通紅的,硬是想躲開我的目光。

  我卻伸手托著她的下巴,把她的俏臉擰了過來,凝望著她非常認真的說:「菲菲,妳聽我

說。我相信就算我不說出口,妳也已經知道的……我從讀書時便已經愛上了妳!只是妳實在

太優秀了,我感到配妳不起,所以才一直都不敢向妳追求。但現在我們可能真的是只有今天,

沒有明天的了。菲菲,不如,妳……就從了我,跟我在一起吧,好嗎?」

  菲菲臉紅紅的,有些猶豫,訥訥地說:「你……別說這些嘛……」

  「菲菲,難道妳對我真的沒半點感覺嗎?還是妳仍在嫌棄我?……我們已經出不去了!

永遠都不能離開這裡了!」我很堅決的說:「我知道自己配不起妳,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妳就答應我,讓我照顧妳好嗎?反正上回……上回我幫妳包紮傷口和這幾天替妳清洗……那

裡的時候,妳連身體上最私隱的地方都已經被我看過、摸過了;在我心裡早已經把妳當成我

的老婆了!而且每次想起妳,我都會很衝動的呢!不信的話,妳看看……」我大著膽子拉著

她的小手,隔著褲子去摸我的雞巴。

  這時我褲襠裡的雞巴早已經漲得老大的,粗硬的像根燒紅了的鐵棍一樣,還在一跳一跳

的。

  她踫了一下,馬上像是被蜜蜂蟄了似的急忙把小手縮開,粉臉更是紅上多兩分,美目裡

恍惚也有些少迷離的醉意:「別這樣嘛……我不要……那太羞人了……!」說著喘息也急促了

起來,熱熱的噴在我的臉上。

  我不讓她逃開,繼續用力抱緊了她。低頭便往她嬌艷的紅唇上湊下去。她掙扎著躲閃了

一下,見沒法子躲得開,就好像是認命似的閉上了眼睛。我知道她是默許了,便慢慢的把嘴

湊了上去,輕輕的吻在那豐潤的櫻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