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的淫亂

,刺激吧?」黃威說:「還真行,要說這外國人什麼都敢干。你看,那馬的雞巴得有半米長,就硬是操到屄裡去了,也不怕撐壞了?」小梅脫了外衣,在黃威身邊坐下,順手握住父親的陰莖,笑道:「老爸,我就納悶,您老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雞巴還這麼硬、這麼長啊?對了,我媽和我姐怎麼還沒回來?」黃威反手摟住寶貝女兒,道:「你媽打麻將去了,你姐和你姐夫上她小姑子徐娜家去了,說是吃飯,可又沒在她家的飯店,我看準是四個人又玩夫妻交換操屄去了。」小梅一聽,納悶道:「不對呀,徐娜她老公不是出國了嗎?不能這麼快回來呀?」黃威道:「王龍是出國了,不是還有她老爸徐海呢嗎?這老色鬼,不但和自己的女兒徐娜亂倫,連你姐他的兒媳婦也不放過。小霞也是,願意理他。」小梅一聽,笑了:「我說不對呀,今天怎麼剩我老爸一個人在這手淫了?原來是上我徐叔叔那邊去了。你又擺譜不去了是不是?你們倆那麼多年的鐵哥們,還是誰也不服誰,其實我徐叔對咱們多夠意思,一句話就把趙軍調到了公安局,我們賣黃碟不也是他罩著嗎?」「我是看不慣他那牛屄樣,他們家徐娜開的飯店,還有別的生意,多少稅不都是我給免的?有什麼呀?就要他家的那個小保姆…那小姑娘多好,他都不捨得給。」說著,色迷迷的眼睛裡彷佛又看到了那個四川小姑娘的浪蕩模樣。小梅「咯咯」地笑起來:「您老心眼也是小,人家我徐叔不也讓你操著小保姆了嗎?你們倆還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好幾天都下不了床哩!呵呵……」說著話,父女倆都笑起來。這時候黃威的雞巴在女兒的搓揉下,已經奢稜露腦地堅挺著,小梅脫光了衣服,父女倆赤裸的肉體便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黃威的嘴唇壓在小梅的櫻唇上,貪婪地吸吮著女兒嘴裡的甘露,小梅將香舌探入父親的口中,任由父親吸吮自己的舌尖,兩人的舌頭攪拌著、纏繞著。吻了一會,黃威擁抱著女兒苗條的身子,大手在小梅的屁股上、大腿上來回撫摸,小梅把父親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嫩屄,一用力,大雞巴就插進去女兒的穴裡享受了。黃小霞和丈夫徐亮剛一下班就接到小姑子徐娜的電話,讓他倆下班後到父親家來,說是父親徐海請吃飯,夫妻倆都明白那是什麼意思知道又要玩交換夫妻的遊戲了。黃小霞本想叫上老爸黃威一起去,這樣加上公公的小保姆柳月,正好是三男三女,玩得更刺激,可惜黃威不去。小霞知道黃威是為了上次柳月的事仍在生公公徐海的氣,心裡好笑,也不勉強,就和丈夫徐亮一起開車來到公公徐海家。剛一上二樓,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咿咿呀呀」的叫床聲,兩人扒開門縫往裡一看,只見徐家豪華的客廳裡,徐海和親生女兒徐娜兩人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席夢思床上摟抱著,徐海正趴在女兒徐娜身上,長滿胡碴的嘴巴含著女兒徐娜嬌嫩的乳頭,粗大的雞巴插在徐娜的嫩屄裡,來回抽送著操屄;徐娜雙手放在父親的屁股後面,隨著父親的操干,用力把雞巴往自己屄裡壓,同時嘴裡叫著不堪入耳的淫話。「啊……老爸……你的……大雞巴……可……真粗啊……用力……操……女兒……的……騷……屄……啊……對……女兒……最喜歡……叫……徐海……操 ……女兒……的……屄……了……徐海……的……大粗雞巴……夠大……硬牛子 ……是女兒……的……最愛……啊……不行了……女兒……的屄……美死了…… 老爸……你真會……干……啊……比徐亮……老公……操的……好……多……了 ……女兒……的……小浪屄……要飛了……啊……老爸……和你……亂倫……的 ……感覺……就是……刺激……老爸……你說……亂倫的……感覺……怎麼…… 這麼……美……啊……爸的……雞巴……干……女兒……的屄……吧……使勁干 ……啊……爸……女兒……今天……就……嫁給……你了……人家的乳房……叫徐海……吸……嘴叫徐海親……屁股叫徐海摸……屄……呢……屄呀……徐亮的屄……就叫……徐海……操……操啊……」徐海聽著女兒叫的淫話,干得更加用力了,大雞巴在女兒的小屄裡面進進出出,用力奸干著,兩人的肚皮撞擊著發出「啪啪」的聲響,操屄聲「滋滋唧唧」不絕於耳。徐海一邊操著女兒的屄,一邊說:「你哥和你嫂子怎麼還沒回來?你小聲點叫,一會他們回來聽見,又該笑話你了。」徐娜笑道:「不對吧,老爸,咱們家誰笑話誰呀!肉爛了在鍋裡,大家不都一樣嗎?你說,咱家誰沒操過誰呢?我看你呀,是怕徐亮嫂子說你向著徐亮,你呀,心裡就想著徐亮嫂子那個小騷屄,這誰不知道哇!」「那你呢,不也想著你哥的大雞巴嗎?」「徐娜是兩個都想,你和徐亮哥的雞巴把我從小操到大的,能捨得了嗎?呵呵……」徐海也笑道:「那你說,我和你哥誰的雞巴好?」徐娜道:「這可不好比,和誰操屄誰的就好。嘻嘻!」父女一番對話聽得門外的夫妻兩個直笑,小霞在徐亮的耳邊悄悄地說:「我看哪,干脆咱們把名份也換換得了,我嫁給你爸,叫你妹妹嫁給你,省得老是換來換去的。」徐亮一聽笑了:「那你不成我媽了嗎?」小霞一伸舌頭,也笑了:「可不是嗎,那樣你不就成我兒子了嗎?不對,既是兒子,又是姑爺,嘻嘻!」徐亮用手摸著愛妻的屁股,笑道:「那我以後再要操你,不就等於操我媽了嗎?」「死樣,你還少操你媽了?忘了你和你爸把你媽操得三天下不了地了,還是我伺候的呢!」「要不怎麼說你孝順呢?我爸才那麼喜歡你呀!」小霞聽了臉一紅,嗔道:「誰說的?咱家都一樣,大家不都亂倫了嗎?怎麼就說爸最喜歡我?」徐亮說:「是聽你爸說的,他說他操你和小梅時都沒見你那麼騷過,可一到自己老公公前,呵呵!那騷勁就別提了。」提到小姨子小梅,徐亮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小霞也注意到了,笑道:「還說我呢?一提到我妹妹,看你那色樣,天天見面還想她啊?怎麼,好幾天沒操著,雞巴癢了?」說得徐亮哈哈大笑起來。屋裡的父女倆聊著淫話,動作已有所放慢,徐亮這一笑,屋裡就聽見了,徐娜說:「我哥和我嫂子已經回來了,不知道咱倆說的話他們聽到沒有?怪不好意思的。」徐海也笑道:「這兩個小鬼,故意不進來,是聽咱們父女的牆根來著。」 這時門一開,兒子和媳婦走了進來。徐亮接道:「可不是嗎?你們剛才說的話,我和小霞都聽見了。」 黃小霞也說:「可不,阿娜那叫床聲可真騷啊!聽得我和你哥都直起雞皮疙瘩,好……肉……麻……啊!」 徐娜急道:「你們好壞,偷聽人家,我不依嘛!老爸……你看,我嫂子盡取 笑人家。」 徐亮上前一把將妹妹的裸體摟進懷裡,親了個嘴:「你還怪你嫂子笑你?你 叫那麼大聲,隔二裡地都聽見了。來,讓哥哥看看你的屄叫老爸操腫了沒有?」徐娜道:「還不是為了等你們,要不,我和老爸早就『高潮』了。」 小霞道:「你們聽聽,都叫爸操得叫成那樣了,還說沒達到『高潮』呢!你 們說,阿娜要是高潮了得什麼樣啊?我來看看。」說完,伸手在徐娜的陰部摸了一把,笑道:「大夥看看這淫水流的,都能洗手了,哈哈!」 徐娜又不好意思、又急羞地道:「老爸,你看,我嫂子盡欺負人家!我的淫 水哪來的呀,還不是咱爸給操出來的嘛!你們怎麼不說爸好色?就知道說我騷。爸,一會狠狠地操操我嫂子,叫她的騷屄也淫水成河,看她還取笑別人不?」 徐海這時望著俏麗的兒媳,眼裡滿是溫柔的愛意,徐亮見了,就說:「小霞 你先和爸爸操吧,我來安慰安慰我這騷屄小妹。」說完,便趴在徐娜的胯間,用舌尖在妹妹徐娜的陰唇上舔弄起來,舔得徐娜酸癢不已,吃吃地笑著:「啊…… 哥……好癢……啊……嘻嘻……」 那邊,小霞豐腴而苗條的身子已經偎進了公公徐海的懷抱,小霞無比騷浪地叫了一聲:「爸,來吧!」說完,目光盯在公公的臉上,眼中含情脈脈,滿是嬌 羞的模樣,欲火熾熱,已是急不可耐。 徐海雙手從小霞的連衣裙前襟向裡一插,往外一分,連衣裙上身就給脫了下來,兒媳裡面沒戴乳罩,赤裸而白皙的肌膚立時赤裸,胸前一對豪乳驕傲地彈聳 而出,徐海向前一抱,那軟綿綿的少婦香乳就貼在了胸前,兩顆堅硬的乳頭在胸 口摩擦著,撩得人欲火中燒。徐海的大厚嘴唇一下封住了兒媳的嬌嫩的櫻唇,吮吸起來,口中喃喃說道: 「我的好媳婦,可把公公給想煞了。」大手三下兩下就把兒媳全身扒了個精光。 小霞的一雙小手找到公公粗大的雞巴,套弄著,把雞蛋大的龜頭頂在陰唇上就往屄裡塞,徐海的雞巴借著淫水的潤滑,兩人配合著一下就把七寸多長的大雞巴 整根插沒在小霞的嫩屄裡。 小霞嬌呼著:「啊……好爽啊……爸爸……你的雞巴……好大……把……人 家的……小屄……都充滿了……好漲……好充實……啊……太好了……來吧…… 老爸……你在下面……好好……享受……讓媳婦……來……為你……服務。」 兩人往床上倒去,黃小霞嬌軀一翻,就騎在了徐海的身上,把個肉屄套在公公又粗又硬的大雞巴上,一上一下地操弄起來,徐海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著兒媳婦的服務。黃小霞的一對乳房隨著身子的聳動,像兩只躍動著的小白兔兒,徐海看得有趣,上身坐起,把小霞的身子往懷裡一摟,那軟綿綿的細嫩身體越發惹人 憐愛,雙手握住一對乳房把玩,嘴唇一貼,交換著熱吻。 小霞則拼命將小屄套弄著雞巴,恨不得把那雞巴揉碎在陰道裡,火熱的龜頭肉蕾摩擦著陰道壁,並不斷撞擊著花心,產生了強烈的快感,忍不住淫叫起來: 「啊……爸爸……我的……親……老爸……你的雞巴……好長……操到兒媳…… 心裡去了……爸爸……媳婦要……嫁給……老爸……天天……都要……爸爸…… 的雞巴……操……」 旁邊的徐亮和妹妹徐娜一看兩人操上了,也不甘示弱,徐娜頑皮地說:「你看爸爸和嫂子已經開始享受『爬灰』的樂趣了,咱們倆可沒人愛了呢!」說完, 來到徐海和小霞身邊,用手拍了徐海的屁股一下,笑道:「好啊,你們翁媳倆倒 是快活了,就不管我啦!」徐亮道:「我的老妹,想哥哥的雞巴了吧?」說完也緊隨其後地剝光了身上 的束縛,和徐娜摟抱在一起,勃起的大雞巴一下刺入妹妹那剛剛被父親操過的屄裡,開始亂倫做愛。 兩人一邊操屄,一邊欣賞徐海和小霞做愛,真是奇妙的享受。看著徐海的雞巴不停地在自己太太的小屄中出入,徐亮竟有一種完成大業的感覺。與公公的亂倫交媾加上公公豐富的性經驗、高明的調情技巧,使得黃小霞不 停嬌叫「親爹爹,好公公」,不停地用她的小屄安慰著徐海的雞巴。徐亮則聳動 著和父親同樣粗大的雞巴用心操干著妹妹的小嫩屄,沈迷在徐娜迷人的肉體上;同時,看著父親的雞巴在自己年輕的妻子陰道內抽插,給小霞帶來強烈的快感,看著她享受的樣子,不禁為她感到高興。 這時,徐海好像快到高潮了,他為了抑制射精,從小霞陰道內拔出了雞巴,轉而用舌頭在小霞嫩屄上舔舐。徐海的舌頭很長,舌頭在小霞肉屄的貝葉上裡裡外外地舔著、抽插著、吸吮著,小霞被干得淫水淋淋,身體亢奮得發抖。徐亮看到父親徐海如此賣力地干著自己的妻子,真的為小霞感到驕傲和高興。 過了一會,徐海再度把大雞巴插入小霞的陰道干了起來,小霞的熱情再一次 被激發了,她的身體狂扭,小屁股拋上拋下,嘴裡淫叫著:「好公公……好美呀 ……你真會干屄……干得人家的小屄要飛了……飛上天了……啊……啊……好公 公……親爹爹……媳婦的小屄……都給你了……給你干得美死了……美死了…… 老公……你看爸爸好會玩呀……老公……我要嫁給老爸……公公……媳婦要嫁給你了……快干媳婦的……小……騷屄……啊……公公啊……用你的大雞巴……干 兒媳啊……老公……我嫁給老爸……你同意嗎?這樣就可以天天讓他操我了…… 啊……爸……老公……你說好不好嘛?」聽了小霞幾乎狂亂的叫床聲,大家都不由得笑了。平時文靜的小霞,在亂倫 時就會變得淫蕩和大膽。 徐亮一邊干著徐娜,一邊氣喘籲籲地說道:「好的……你就嫁給老爸吧…… 你這個小騷貨……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難道老爸的雞巴比老公的硬啊?好 了……明天咱們倆就離婚……好讓你嫁給老爸。」 小霞聽了,以為徐亮嫉妒了,急忙說道:「老公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老爸的性交技術一流,干得人家好爽好爽,恨不得嫁給爸爸了,可沒說不要你呀!老公啊……其實你的雞巴也令人家好喜歡呐!人家可捨不得你哇!」 聽到小霞天真的解釋,大家都笑了。 徐海又故意逗小霞:「好哇!你這個小浪屄,那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個當公公的不好了?那好,我不操了……」說完,假裝要拔出雞巴的樣子。 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不讓雞巴離開自己的屄裡,嘴裡忙說道:「公公好,公公好,不要離開兒媳嘛!公公的雞巴小霞最喜歡了,小霞要公公永遠都和小霞好,小霞的屄屄要永遠讓公公操。」說完,怕徐亮會挑理,急忙又補充道:「我要老公和老爸的兩根雞巴,兩根小霞都好喜歡耶!」 聽了小霞的話,徐娜對徐海說道:「老爸,我嫂子連屄都叫你操了,你還逗人家,怎麼和我操屄的時候就沒這個勁頭?」一轉身又對小霞說:「兩個雞巴都給你了,你是想餓死我和老媽啊?」「可不,」徐亮接過話頭:「老爸,說真的,小霞和我做的時候都沒這麼野過,看來,我這當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裡有地位呢!」 徐海聽了,哈哈笑了:「那當然了,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槍不倒啊!我看,以後你真要把老婆讓給我了。」徐娜聽了,笑道:「那我媽咋辦呢?」 徐亮道:「媽就嫁給我吧!」 徐娜道:「不要臉,那你不成我爸了?不行,你就知道占便宜,要是那樣我也要嫁給老爸,那我就成你媽了。嘻嘻!」說完,故意叫起來:「啊啊……哥哥 我的大雞巴……兒子……媽……被你干得好爽啊……大雞巴……把……把小 屄……干得……美死了……」 小霞聽了他倆的話,笑道:「你們真不害羞,要是給媽聽見,不撕爛你們的 嘴才怪!」 這時,就聽見門外傳來一個聲音:「誰在說我呢?」小霞一伸舌頭,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老媽真的回來了。 淫亂關系(三) 聽到敲門聲,正在亂倫性交的黃威和黃小霞父女兩個急忙將摟在一起的肉體分開,黃威很不情願地從女兒的小屄中抽出粗大的雞巴,嘴裡嘟囔著:「是誰這麼討厭,偏偏這時候來?」 黃小梅連忙穿上連衣裙,慌亂中竟找不到褲衩,裡面就那麼光著。黃威穿著內褲,無奈雞巴支稜著把內褲前面支起了個帳篷。 黃小梅顫抖著聲音問:「誰呀?」「公安局的。」 黃小梅聽出是男朋友趙軍的聲音,松了口氣,對爸爸說:「是趙軍。」 黃小梅起身開門,黃威仍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雖說趙軍不是外人,但讓自己的未來準女婿看到自己這個做老丈人的操自己女兒,畢竟不好意思。黃小梅開了門(這時兩人已經磨蹭了好久),看見門外一男兩女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一個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男朋友趙軍,另外兩個女人,一個豐姿綽約的中年婦女是母親冷淑芬,另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大美人,是母親的干女兒,也就是徐家的小保姆柳月。「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幾個怎麼搞到一起了?」小梅看到柳月和母親跟趙軍在一起有些意外。 母親淑芬道:「我和你徐姨她們打麻將,打完了就領你妹妹(由於柳月認了 黃威和冷淑芬兩口子做干爹、干媽因此柳月就是小梅的干妹妹)回家住兩天,連讓你妹妹給你爸做按摩。大軍是在門口碰上的。」幾個人進了屋,淑芬就問:「怎麼這麼久才開門?你們爺倆在家一定沒干

好事。」 黃小梅故意反問:「沒干好事是干什麼事兒了?」 冷淑芬說:「準是又父女亂倫操屄了。」黃小梅道:「你看見我們父女亂倫了?再說,就算操屄了還能怎樣的?」 冷淑芬道:「好你個小騷屄,還有理了。」 這時柳月接道:「瞧干媽和二姐說的,一口一個亂倫呀、操屄的,多難聽!怎麼,你們母女倆還互相吃醋不成?」 趙軍聽了,哈哈一笑,說:「可不是嘛,就算操了穴,也沒操外人去,老爸操女兒,天經地義。來,讓我看看,我們小梅的屄給爸操了沒有?」說完,冷不妨把黃小梅的裙子一掀,只見裡面光著,沒穿內褲,就說:「媽還真說對了,小梅連內褲都沒穿呢!」 冷淑芬一見,故意笑道:「我還不了解她?我不在家,她能讓她爸的雞巴閒著嗎?」柳月這時坐在黃威的身邊,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伸進干爹的內褲裡面去了, 她用小手套弄著黃威粗大的雞巴,這時把小手從內褲裡抽出來,放在鼻子前聞了 聞,笑道:「梅姐,爸的雞巴上還有你的騷水味呢!你還不承認?」黃小梅索性脫光了衣服,又脫下黃威的內褲,內用手在爸爸的雞巴上一邊摸, 一邊笑著說:「既然你們發現了,就表演給你們看看,有啥了不起的!」說完, 張開小嘴把黃威的雞巴吞進口裡,舔舐起來。冷淑芬一見,就搖頭歎道:「這小騷屄自從賣黃色影碟以來,越來越不象話了,準是中了黃毒了,這種事也是個大姑娘干得出來的?和親爹亂倫就夠不要臉的了,還要當場表演。趙軍,她這樣你還能要她?」趙軍聽了,笑道:「不要她……才怪,我就喜歡小梅的開放勁兒,她要是個老古板,我還不喜歡呢!再說,小梅這樣像誰呀?」黃威笑道:「還不是像她媽嘛!」 趙軍聽了,笑道:「對呀,這可是爸說的。媽,小梅這樣不就像你嘛,我不要她,要你得了。哈哈!」說完攔腰把冷淑芬抱住,就親了個嘴,雙手不老實地在嶽母的乳房和屁股上四處遊走。 冷淑芬給摸得興起,嘴裡說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大軍,我可是你老丈母娘啊,你連丈母娘也想操啊?」嘴裡說著,反摟著女婿 手可沒閒著,隔著褲子就在趙軍的雞巴上移動著,不一會,就和趙軍互相脫了個精光。別看冷淑芬今年快50歲了,可身材保持得相當好,白白嫩嫩的肌膚,合理 的三圍尺寸,連小梅也自歎不如;天生麗質再加上保持得好,長期養尊處優的生活,那美麗的鴨蛋臉上找不到一絲皺紋,看上去就像三十多歲的樣子,然而卻有著一種徐娘的風韻。 趙軍道:「你們聽聽,誰說要操她了?她自己屄癢了,還說別人呢!大家都聽見了,是媽說讓我操她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不由分說挺槍上馬,粗大的雞巴在冷淑芬的肉屄上磨了幾下,一下就插進丈母娘的陰道裡,嘴裡叫著:「我的好丈母娘啊,我要操你的屄了!」 冷淑芬也叫道:「趙軍,你的雞巴好粗啊,要輕一點操嘛!你這做女婿的, 還想不想和我女兒結婚了?居然操她的媽……啊……好爽啊……操吧……」 趙軍道:「不讓我和小梅結婚,我就操你還不是一樣?」 冷淑芬道:「真不要臉,你簡直是個畜生啊,連老丈母娘都操!小梅啊,你找的什麼東西啊?不能嫁給他呀!他在操你媽呢……啊……用力干……」 小梅此時和柳月正一左一右地用兩人的小嘴爭父親黃威的雞巴吃呢,不時,兩人的嘴巴碰在一起就親一下。三人正在得趣,聽了冷淑芬的話,小梅笑嘻嘻地回頭說:「媽,那好啊,我不嫁給他了,你嫁給他得了。你的屄不都叫趙軍操了嗎?這就叫生米煮成熟飯,讓他射在你穴裡面,給我生個小弟弟得了。呵呵……」 大家一聽都笑起來。 冷淑芬一聽,笑罵道:「操你媽的小騷屄,真虧你想得出來。那你呢,和你自己的親爸爸搞,要是搞出孩子來,是你的弟弟還是兒子啊?」小梅就說:「我們也搞不出來,是吧?老爸,我避孕呢。嘻嘻!」 黃威這時忽然道:「別的事是瞎扯,我看,倒是柳月和咱家小東的婚事應該抓緊辦了,省得他倆著急。柳月也能早日成為咱家的一員。」(注:黃小東:黃小霞和黃小梅的弟弟,黃家的三公子,正在和柳月處談對象。其實這位公子哥兒的對象不止一個,只因柳月是他的干姐姐,因此黃威想叫他倆結婚。結了婚,柳月就成了黃家的媳婦,而黃小東整日在外面鬼混,不常回家,這樣一來,柳月這個兒媳婦就可以由他這個做公公的來「照顧穴」了。)冷淑芬一聽,笑罵道:「老不正經的,你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這樣你就成了月兒的公公,月兒就是你兒媳婦了,小東不在家,你還不把月兒給操死?」 黃威還沒說話,黃小梅已經接道:「這樣也好,月兒成了我弟妹,讓我爸整天用大雞巴操她,就省得操我的小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