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般母女

狗般母女(上)

  所謂人不可以貌相,這句說話用在我的家裡可說適合不過。我爸爸是個其貌

不揚,但內裡老實的好好先生,而我媽媽則是艷麗動人,實則卑鄙無恥的蛇蠍婦

人。還有我的妹妹,她雖然才十六歲,外表清秀純潔,一副小天使的模樣,但在

學校內外跟她有過一手的男人,相信最少有一打以上,可憐她的老哥我,到現在

還是處男一個。

  我這個所謂的爸爸是名老實商人,同時也是一名稱職的好爸爸,我自問倒是

喜歡他的,對他的遭遇也感到不值。據我打探的消息稱,多年前我媽媽跟他相識

不久,就因醉酒而做錯事,結果珠胎暗結有了我。

  為了負起這個責任,爸爸忍痛跟青梅竹馬,相識相戀十五年的女朋友分手,

迎娶了我的媽媽並組織一個新家庭。一切看似自然,但實質卻是個天大騙局,因

為我根本不是他的血脈。

  我爸爸是給媽媽活生生氣死的。

  媽媽少女時代跟其他男人有了孩子,但那男人不肯負上責任,恰巧碰上了倒

足十輩子黴運的爸爸。她看中爸爸的老實又有點積蓄,就擺布了這一場大戲。而

我一直忍到十八歲,就是為了要完成我的計劃。

  這一夜的晚飯跟平時毫無分別,我媽媽麗兒跟我妹妹小玲坐在廳中等我煮好

飯。

  女人如果不懂煮飯洗衫,又不務正業,剩下的用途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當男

人的寵物。

  「哥,還沒煮好嗎,餓死了。」

  「你那麼多話,不如由你來煮吧。」

  「才不要,萬一弄壞了我的「纖纖玉手」,那怎麼辦?」

  她真不愧是我的好妹妹。

  煮好晚飯後,我們一家三口坐在廳中一起進膳。

  「玲,最近很多男人打電話找你呢。」

  「嘖,要你管。」

  「明,也不是我這個媽媽說你,與其管教你妹妹,倒不如你也找個女友回來

吧。」

  「這是沒可能的呀,媽。」小玲邊吃飯,邊咕嚕咕嚕地說道。

  「此話何解?」

  「哥有我這個超可愛的妹子,已經用盡所有女人緣的了。」當我想噴飯時,

媽媽居然也跟小玲笑起來,不過很快她們就再笑不出來的了。

  當她們喝下湯後,我在湯裡下的迷藥終於發作,也使她們迷倒在桌面上。

  我開始有點緊張,手也有點震抖,但為了今晚,我早已有非常周詳的計劃,

周詳得連我自己都吃驚,我可能是個天生的犯罪奇才也說不定。

  第一件事是扒光她們的衣服,我等這一日已經很久了。不出我所料,我媽的

身材果然是賤貨級的大波蘿,啡色的乳頭和暗褐色的女陰,還有那濃密的體毛,

不知道以往曾跟多少的男人玩過了。

  而我妹妹的身體則仍是發育階段,胸口兩團白肉微僅可握。乳頭雖是粉紅,

可是下體兩片陰唇早已成褐色,果然又是一個賤貨。

  拿出了我一早預備的兩個滅聲犬圈,戴在了她們的脖子之上,同時也不忘為

她們戴上手銬腳鐐,更用膠布包裹她們的雙手。

  原來脫女人衣服,比起我預計的更花時間,看看手表,大約還剩二十分鐘的

藥力。

  我加快手腳,把她們兩人的大腿分開,把一枝雙頭龍插入她們下體,扶好她

們的面龐。再用一部數碼相機把她們的裸體和樣貌,以及母女倆「交合」的美景

好好拍下來。

  這些照片根本不足以控制她們,但對我往後的計劃卻很有幫助。時間差不多

了,我移走她們的雙頭龍,在她們下體塗上極輕微的春藥,再於暗角設下一個攝

錄機,才讓她們躺在地上等待蘇醒。

  跟計劃好的時間差不到五分鐘,她們終於蘇醒過來,一見自己全身赤裸的樣

子,小玲首先吃驚地以手掩著要害。反而我老媽非常老到,細看四周環境,確認

是否有人打劫。

  「明,你干什麼?」

  「我沒有干什麼,只是讓你們回歸本性而已。」

  「回歸……回歸什麼本性?」

  「即是母狗。」

  我坐在沙坑上翹起腿子,拿出一支煙點上了火,開始在她們面前抽起來。抽

煙並非我的習慣,我只是在兩個星期前開始學習而已,目的是要擺出一個她們陌

生的姿態,增加她們對我的畏懼。

  「母……明!你說什麼,我是你媽媽,她是你妹妹,你居然…居然叫我們…

  母……狗……」

  「爸爸也不是我的真爸爸,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我的親生媽媽?至於這個女

的,不可以是你撿回來的嗎?」

  媽媽目定口呆,大概沒想到我會知道這個秘密。至於小玲,她一方面因赤裸

而害怕,但另一方面更不明白我所說的是什麼。

  「你……你怎麼會知道的!」

  話甫說出口,媽媽已經掩住了嘴,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也讓我省下不

少的功夫。而這一段對話被偷拍下來,將成為我最強的一著棋子。

  小玲則大吃一驚,不知道媽媽指的是「哥哥不是她親生兒子」,還是「小玲

是撿回來的」,但其實媽媽只是指「爸爸不是哥哥的真爸爸」才對。

  「這叫「鬼拍後尾寐」;不打自招。你當初看中了爸爸的家財,然後故意氣

死了他,好來一個謀財害命吧。」

  「你別亂說,我才沒有!」

  「沒有?這種天大的笑話也虧你說得出口,我去驗血的話,一切都會真相大

白。」

  「你……你……你想怎樣,你想要報仇嗎,他不是你的爸爸啊。」

  跟我算計的一樣,老媽是一頭凶狠的母狼,她知道我一定掌握一些證據,最

有利的就是對我動之以情,畢竟我不是爸爸的親生子。即使失敗了,她大不了就

與我分身家,實行動之以利,在她這種女人眼中,自然認定會成功的。

  可惜她的行動也在我掌握之中。

  「媽媽……你剛才說……」

  媽媽身軀微震,才想起爸爸真正的女兒就在身旁。

  「不,小玲……你聽媽媽解釋……」

  「解釋什麼,你們兩母女都一樣。你以為你的寶貝女兒真是天真無邪嗎?她

早己繼承了你的淫賤,看看這個吧。」

  我把一疊成人照片拋到地上,當中全是小玲跟中年男人做愛的照片。這次換

小玲目定口呆,媽媽也看得呆了眼。

  「十五、六歲就開始援助交際了,搞不好上了警局還能見報呢。反正小玲你

日日發夢希望上報做明星,用不用老哥幫你一把?」

  小玲畢竟是個小丫頭,一聽到警局和見報這些字眼,她已張大嘴巴傻傻地坐

著,看來已跌進我的圈套了。

  「明……我真是你媽媽,她真是你妹妹……你……你……」

  「謀財害命的罪行,比起來好像嚴重得多吧。」

  「你……你到底想怎樣……」

  「煩不煩,我早說過,讓你們做我的母狗。」我把話說完,開動滅聲犬環,

她們立時被電殛得滿地打滾求饒。

  「從今以後媽媽就是大母狗「麗麗」,小玲就是小母狗「玲玲」。除非我問

你們問題,否則不要再多說話。你們有誰犯錯,我也會一並處罰,明白沒有。」

  麗麗垂下了頭,我知她在盤算什麼,而玲玲則開始流淚,還狠狠地瞪了一眼

麗麗,最後為了不讓她們有商量的機會,我把她們分開房間來囚禁。初步計劃成

功,我分化了她們之余,也得到了她們認罪的影帶,立於不敗之地。

  現在再讓我統計一下環境和目的。

  我媽媽……不,是母狗麗麗的親友通通都不喜歡她,自從她飛上枝頭變鳳凰

後,已有多年沒跟家人來往。而爸爸一方,早已由麗麗親手為他斷去六親,這可

算是她的報應吧,現在的她已呼救無援。

  而玲玲就讀的五流中學,只要有人交學費就可以了,巴不得所有學生都不回

校,一個、兩個學生是沒人理會的。至於她的援交男友,他們更不敢找上門來。

  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即使她們人間蒸發,也不會有人注意得到。

  至於目的,則由始至於都沒有改變。

  報仇……

  白癡!!

  我雖然同情我爸爸,可從沒想過要報仇。他的仇干我屁事?

  我也想編個冠冕堂皇、天下為公等等的目標,可是最終還是老掉牙的理由。

  第一就是麗麗承繼了的,爸爸那筆為數可觀的遺產和保險金,不然我也不用

忍到法定年齡才執行計劃。第二就是她們的肉體,雖然她們不是什麼好女人,但

我也不否認,麗麗和玲玲的外表仍具一定吸引力。

  尤其是麗麗,我對巨乳犬特別感興趣。

  要得到她們的肉體說易不易,說難也不難。但最大問題是如何讓麗麗那條老

母狗寫授權書,把財產轉到我手上。對於這個視錢財如命根的女人,這是一個不

簡單的挑戰。

  經濟就是麗麗仍能牽制我的地方,也是她心裡有數最倚重的一著,而我手上

的現金,僅能支持約四至五星期左右的時間,這包括了我用在偵探的金錢,所以

對我而言,時間是計劃中最關鍵的鑰匙。

  經過了一晚的折騰,當我把她們從房間拉出來時,她們都顯得睡眠不足。我

昨晚為她們塗上的春藥,目的不是要她們發情,而是要擾亂她們的思考能力。

  「狗是在地上爬的。來,麗麗在前,玲玲在後,依我的節奏舉步。」

  「夠了,我們不是狗,放了我們!」

  一向以小公主自居的玲玲突然向我狂吼,但我沒有回應,只是一按滅聲圈的

開關,她和麗麗又再被殛得哀號慘叫。為了使她們知道誰才是話事人,我還向她

們順便踢了幾腳。

  一輪掙扎後她們才學乖,服從我的命令去行事。麗麗開始爬在前頭,而玲玲

則爬在她身後,依我發出的節奏一步步地爬行。

  「擡起頭,眼望前方。」

  為免再惹來我的懲罰,她們不敢抗命,一起擡頭望向前方。麗麗倒沒什麼,

但在她屁股後的玲玲則走運了,她爬行時也會看到麗麗的女陰和肛口。

  這可是她親生媽媽的私處,也是我和她出生的地方呢。

  我抓起一條馬鞭,在她們的屁股上時重時輕地揮鞭,當中更配合著她們爬行

的節奏,使她們由身至心都學習狗爬的行動。

  吃飯時,我當然是坐在桌子之上,而她們則在我腳下用狗盤來吃。我故意使

詐,讓她們兩人使用同一個特大狗盤,還使用真正的狗糧。她們開始時你眼望我

眼,大家都不願去吃這麼一團肉醬,可是當我的午餐香味傳到她們鼻子時,她們

的肚皮終發出悶雷似的響聲。

  「想吃就吃吧,但誰敢用手我就打斷她的狗腿!」

  十分鐘,她們仍無動靜,但她們的眼珠已鎖定在狗食之上。世上沒有空肚皮

的英雄,我才不信她們這麼有種。

  十五分鐘過去了,麗麗首先忍不住起動,玲玲也不甘後人,兩條母狗開始搶

食。

  由於狗糧有限,她們必須爭奪才能吃得飽。剛才還在裝高貴,現在還不是你

搶我奪地吃狗糧,遲點我放米田共上碟,她們恐怕也會照搶不虞。

  看著她們已甘於放棄人格,餓狗般搶著來吃狗糧,還有那一臉汙穢的嘴臉,

實在讓我看得暢快。

  午膳過後,當然又是牝犬訓練。爬行之後又是爬行,但大家別說我煩悶,爬

行是牝犬訓練的基礎呢。

  最後的維生訓練就只剩下排洩,我帶著她們來到廁所,命令她們在馬桶上排

洩。

  今次我仍是選擇較成熟而沒有多大羞恥心的麗麗,她在我和玲玲眼前,紅著

臉地側開面,在她雜草叢生的地方開始流出了金色的尿液,然後就是大便。

  我和玲玲看得眼也合不上來,一起欣賞我們老媽的排洩恥戲。

  經過她的表演後,玲玲也減輕了壓力,爬上馬桶上表演。少女即是少女,十

六歲卜卜脆,她的女陰比我老媽的幼嫩得多,陰唇雖然是褐色,但內裡的肉壁仍

是粉紅鮮嫩。我越看老二就越硬,可是現在絕非干她們的時機,這一點我相當清

楚。

  經過一星期的訓練,她們已掌握了犬只的基本動作,但這只是指身體而言。

  肉體調教能征服內心,這是一個天真的想法,我相當清楚這一點。她們看似

已經接受,但我曉得她們在等待機會逃走或反擊,而我也在等待機會收伏她們的

內心。

  第二周開始,我就實行了進階調教。

  我在她們的屁眼裡插入了假尾巴,但這並無實質的意思,純粹只是個人嗜好

而已。

  除了尾巴,我還用油溶水彩於她們身上塗顏料,把她們原本美麗的面龐化妝

為兩副犬相。

  對女性而言,這是一記心理重擊,也是削減自尊最有效方法的手法。

  「麗麗,玲玲,來這裡!」

  「汪!」她們不甘的吠了一聲後,就擡高了屁股,一爬一爬地來到我準備好

的大鏡子前。

  「這個樣子才適合你們吧,嘿嘿嘿……」

  她們同時一呆,然後側了面孔,玲玲的身軀還帶點激動,眼中更湧現淚光。

  從女性愛美的本性來攻擊自尊,這種方法真是萬試萬靈。

  「看著鏡子!」

  麗麗首先望向鏡子,但玲玲卻死也不願意,我假裝要開動滅聲圈,麗麗才害

怕地用肘撞了一下玲玲,懇求她合作。當她們妥協以後,我把她們的手腳鎖在一

起,使她們保持蹲著的姿態,兩手壓在地上,以小狗的坐姿面向鏡子。

  重點調教才剛開始,我在她們陰戶和乳頭上塗上春藥後,就放著她們不管。

  時間慢慢過去,藥力也開始生效,她們蹲在鏡子之前開始不斷顫抖。

  麗麗的情況我不清楚,但玲玲這小淫娃一向有精采的性生活,一星期沒有男

人的日子,她應該已到極限,現在被塗上春藥,她更是無法忍受得來。

  「想要了嗎,玲玲?」

  「嗚……嗚……」

  「別忍了,來,大聲地吠出來,主人給你過癮。」

  「嗚…嗚…」玲玲仍是死命地忍受著,看來她的意志比我想像的更頑強。

  「嘿嘿……那麼麗麗呢?你想不想要?」

  「……」她們都極力忍耐,但她們大概也知道,失身於我是遲早的問題。

  「汪……」

  「哎呀,玲玲你說什麼?」

  「汪!」

  我笑著解開了她們的手腳鐐,讓她們可以回復一點自由。

  「我教過你的,母狗求人是什麼模樣呢?」

  玲玲一臉羞恥,但她的肉縫中卻發出閃亮的水光。她慢慢擺出了我教過的姿

勢,兩手懸空屈曲,雙腳蹲著大開。

  「喂,舌頭呢?」

  被我的說話一嚇,玲玲才把舌頭伸出來,擺出我認為最正確的起立姿勢。我

把一條狗帶扣到她的犬環之上,同時用腳趾磨擦她的陰戶,她的眼神復雜到難以

形容,既是享受,但又痛苦。

  「你是母狗,母狗用腳趾就可以了,嘿嘿嘿……」

  我一邊奚落玲玲,腳趾頭卻已經鑽進了她的體內。在過去一個星期裡,她都

沒有得到滿足,但由於為所發生的事而煩惱,所以沒有留意到也很正常。可是當

這具淫賤的胴體被點起欲火後,她的欲求自然一發不可收拾。

  麗麗看著玲玲又痛苦又快樂的表情,她的自尊也暫時被拋下,擺出相同的姿

勢,渴望我給予相同的賞賜。

  我忽發奇想,坐到沙坑之上。

  「你們這兩條母狗,想發洩的話就把賤穴放在我的腳上磨吧。」

  她們母女倆望了一眼對方,竟不顧尊嚴地爬到我身前,背轉身後將陰戶對著

我兩條腿磨呀磨的。我看著兩個大屁股上下擺動,感受著兩具女陰在磨擦我的腿

子,本來應該很高興的我,卻一點高興都感覺不到。

  我怎麼會有這種媽媽和妹妹的?

  (中)

  自從人類文化開始以來,女人都叫男人做「狗公」。

  其實這句話罵得非常恰當,十個男人之中,有九個由朝到晚都想著,如何把

肉棒插入女人的肉縫裡去,滿以為把白色的汁液注進女人的子宮內,就相等於占

有了這個女人。

  這種只有色欲,沒有腦筋的男人實在丟盡我們的面子。

  要插那兩頭母狗的賤穴並不困難,但這樣根本毫無味道可言。占有、淩虐一

個女人,應該是一門藝術,而且是頗具難度的藝術。

  「麗麗、玲玲,吃飯了。」

  今天的晚飯特別豐富,我故意為她們煮了一人一份…一狗一份的漢堡牛扒,

還切碎成一粒一粒的細塊,方便她們在狗盤內吃食。

  「你們這兩日都很乖,這一餐是獎勵你們的。」

  對於我的喜怒無常,麗麗和玲玲已漸漸習慣,她們以小狗姿勢坐於地上,赤

裸裸地端坐在晚餐之前,但卻不敢立即進食。作為一只狗,必須等到主人的允許

才開始進食的,這是狗該有的禮儀。

  「乖了,吃吧。」

  「汪!」

  這兩條母狗劃一地向我吠叫,然後探頭進狗食盤內狼吞虎咽起來,與兩只真

狗已經相差無幾了。經過了三個多星期的時間,她們每一餐都是吃罐頭狗糧,見

到這晚的美食又豈能不垂涎。

  噢……

  我似乎漏掉了一些細節未有說及,事情發生在四日之前。我的好妹妹,小母

狗玲玲她突然生病起來……

  四日之前。

  「明,這樣下去小玲會死的,媽媽求你了,請你放過小玲,媽媽可以為你做

任何事情!」

  全身上下仍是只有一個滅聲項圈的玲玲全身發滾,柔順地躺在我的懷抱裡。

  我探手按到她的額上,她果然發起燒來,而且猜估超過華氏一百零三度。

  「明,媽媽求你,快把她送去醫院,否則她會有危險的。」

  躺在我懷裡的玲玲,她的小手忽然抓起我的衣襟,小聲小聲地夢囈道:「哥

哥」。

  我歎了口氣,解下她的項圈,為她穿回便服。

  臨離開時,我把麗麗鎖回房間的鐵籠裡,在她的女陰上捏了一把,狠狠道:

「麗麗,別想逃走,否則你會後悔的。」

  丟下這句話後,我帶了玲玲去醫院急症室求珍。晚上十一時,在醫院打了一

針,配了藥物後,我帶著仍是昏昏沈沈的她回家。

  大門打開,家裡卻一片淩亂,恰似被賊人搜掠的痕跡。

  我二話不說,把玲玲抱到我自己的房間,甚至連麗麗的房也沒有去確認。因

為我曉得這條老母狗已經逃走了,更趁我離開時在家裡大肆搜掠一番,看看找不

找得到自己的罪證。

  我並不擔心她會報警,一來因為她也有痛腳在我手上,二來她不會控告自己

的親生兒子,免得惹起無法預計的軒然大波。以她的個性必定是先躲起來,然後

想辦法提走所有財產,拋下我們這對兄妹,一個人繼續她花花綠綠的美好生活。

  「醒了嗎。」

  我坐在床沿,抱著玲玲,為她抹拭身上的汗水。她睜開眼睛時先是一陣害怕

和惶恐,接著是一陣迷茫和不解。

  「媽媽跑了。」

  「什麼?」玲玲全身劇震,眼裡湧起了淚水,最終說不出半句話來。

  麗麗剛才還說著為玲玲干什麼都可以的話,只不過是想引開我,趁我帶玲玲

到醫院時,乘機逃去無蹤。她利用了女兒還不夠,還把女兒丟在火坑置之不理,

加上落入我這個變態的哥哥手上,怎不叫玲玲完全絕望。

  但真正的遊戲,現在才開始。

  「小玲,你知否哥哥為何這樣對你們。」我掩著良心,勉強逼出淚水望向玲

玲,這丫頭只懂搖頭,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

  「你那個老媽是怎樣的人,你現在可以看清楚了,她是罪有應得的,而玲玲

你也有不對。你知不知道每次有男人打電話來找你,哥哥的心就有多痛?看著自

己最疼的妹妹隨便跟人上床,這種心情你明不明白?」

  「哥哥……你……」

  「麗麗會逃走我早就料到,但我為何明知結果還是送你去醫院,你難道還不

明白嗎?」

  「哥……對不起……但是……我……」我點一點玲玲的嘴唇,抱著了她的嬌

軀,讓她在我懷裡哭出來。

  「聽我說,媽媽從沒有把你放在心上,也沒把我放在心上,她更不會把一分

錢給你。你本來就讀書不成,又沒有一技之長,隨了靠男人外還可以怎樣?與其

讓其它男人玩你,倒不如讓哥哥養你,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為何還不明白?」

  「哥……哥哥……」

  我把玲玲按在床上,開始吻她的粉頸,愛撫她的胴體。雖然已經調教了她長

達兩星期的時間,可是這種貼身的接觸現在才是第一次,也是最佳時機的一次。

  玲玲的身體已起反應,她一絲一毫也沒有反抗我的侵犯,還非常配合我的動

作。

  我試探地把舌頭伸進她的小嘴裡,她更主動地跟我熱吻起來。

  我的一番分析,她大概已經明白到自己的處境,在她被媽媽出賣之時,我是

她唯一可以依靠的親人。調教之道,就是要目標完全依賴自己,讓她明白到沒有

我,她不能活在世上。

  在我的身軀之下,這名十六歲的親妹妹,這具早已嘗過性滋味的少女胴體,

早就做好迎接男人的準備,只要我往前一送,就可以闖入這片原本不能闖入的禁

地,可是我卻一點也不心急。

  「哥哥……」

  「玲玲,哥哥不會強迫你,除非你是自願做哥哥的寵物,否則哥哥會立即離

開。」

  我在玲玲耳邊溫柔地說著,手指輕輕捏著她兩顆菩堤。

  「哥哥……不要拋下玲玲,玲玲什麼都可以做的。」

  「那麼,玲玲就發誓,一輩子當哥哥的忠犬吧。」

  「……我……玲玲發誓……一輩子當哥哥的忠犬……」

  「你的陰道、肛門、乳房,身體所有地方都是哥哥的。」

  「是…玲玲的陰道……肛門……乳房……所有地方……全部都給哥哥……」

  「哥哥要母狗玲玲跟狗干,玲玲得去跟狗干。」

  「哥……」

  「快發誓吧,否則我就……」

  「哥哥不要……玲玲發誓……只要哥哥高興……玲玲就跟狗干……」

  「乖,但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你不能叫我「哥哥」,也不能隨便說話了,狗

要有狗的規矩。」

  玲玲向我點一點頭,忽然對我癡癡地笑,這個笑容使我明白到,她已徹底地

跌進了變態歪曲的兄妹之戀中,而且一輩子也不能抽身了。如若持續調教,相信

在短時間之內,她將會變成一頭忠心耿耿的牝犬奴隸。

  我把肉捧往前一推,送進了玲玲早就濕滑的陰道之中。

  即使是我,此時也產生出悸動。這是我的第一次,而且我這寶貴的第一次,

竟然是用在自己胞妹的陰穴之內。從陽具的感覺中,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妹妹肉體

的結構,以及她每一下因緊張而起的抽動收縮。

  真不慚是學園的小美人,原來玲玲在做愛時,她的春相這麼富有味道的。她

壓在我的胸前那兩顆乳頭,也硬硬地勃起來了,顯示她已非常興奮。

  「玲玲……我的小母狗……啊……」

  「……主人……哥……主人……」

  「玲玲……主人……要射進你子宮內……」

  「是的……請主人……射進玲玲子宮裡……」

  我全身一震,終把十八年來所儲藏的精液,一下子瀉注進玲玲的子宮之內。

  日出時分,昨晚我破例讓玲玲跟我同睡一床,到今早她的感冒已見好轉。

  「玲玲,坐下。」

  當玲玲剛剛睡醒,還是睡眼惺忪時,我指向地板突然向她下命令。她略為猶

豫了一剎那,但很快就爬下床來,蹲下身體,兩手貼地的坐著。我親手為她戴上

滅聲犬環,她沒有反抗,伸出了脖子任我戴上。

  性奴並不能滿足我,我要的就是像如今玲玲這樣的母狗,一頭連人都不配當

必須服從滿足所有人的命令的最下等動物。

  我取出早已準備的一個銀色狗牌,讓玲玲看上面的刻印。正前方是:「牝犬

玲玲」,背後則是:「阿明的財產」。

  「戴上它,你將不再是人,而是一頭狗,一頭屬於我的母狗,喜歡嗎?」

  「汪汪!」

  幼稚的女人可以為喜歡的男人拋棄一切,而玲玲就是那種經常發著皇子公主

白日夢的傻瓜,我給予她一個不真實的幻想,而她則奉獻她年青活力的肉體,這

應該算是公平的交易吧。

  我在那對已成為我財產的小乳頭上捏了一把,當我解決了麗麗的事後,我一

定要在這雙乳頭上穿上喜歡的玩意。

  清晨六時許,大門的鈴聲響起,我終放下心頭大石,同時知道我的計劃已完

成了一半。門外站著的,正是昨晚使詐逃走的麗麗。

  她面青唇白,一對無比怨恨的目光凶狠地盯著我。

  「噢,是什麼風把媽媽你吹回來呢?」

  「少得意,你到底向我下了什麼毒藥?」

  我冷冷一笑,回到客廳坐在沙坑上,已經成為我忠犬的玲玲則全身赤裸,頸

戴首輪,屁眼中插著尾巴,猶如一頭小狗般半蹲半坐在我身旁,還伸出舌頭作喘

氣狀。

     麗麗望了玲玲一眼,表情狐疑起來,玲玲之前只是不敢反抗我,但現在很明

顯,她已經變成完全服從我。

  「麗麗,你好象忘記了什麼?」

  麗麗眼中怒意閃過,但最後仍是把身上的衣服脫下,像玲玲那樣學小狗般坐

著。

  「你……到底用什麼毒害我……我是你媽媽啊!」

  虧她還有面目自認是我媽媽,真是無恥到極點。

  「我沒教過你嗎,你是我養的一頭狗,沒有我準許是不可以發問的。」

  「……」

  「嘿嘿嘿……算了,我批準你吠吧。」

  「你……到底在我身上干了什麼?」

  「你想知道答案,就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昨晚跟幾多個男人搞過?」

  「你∼∼你∼∼」

  麗麗給我氣得說不出話來,她昨晚逃走前給我做了手腳,使她會整晚產生強

烈需要,以她水性楊花的性格,我想她一定會找野男人來解困。她憤怒地叫了兩

聲,但忽然面色一變,兩手按緊陰戶跪下來。

  「不想回答就算了,我倒沒所謂。」

  「三個……」

  「什麼,我聽不清楚!」

  「我……我跟三個男人搞了……」

  「嘿嘿…真是無恥,玲玲啊,記得別像她那樣自己爬出街亂搞野狗公啊。」

  我悠閒地掃著旁邊玲玲那一頭柔軟如絲的秀發,一邊欣賞氣得開始流淚的麗

麗。

  「汪汪!」玲玲快樂地吠了兩聲,還仰頭主動伸出舌頭,吻舔我的手掌中。

  哈,看著以前不可一世的傲慢女孩,現在變成我最忠心服從的一條狗,這感

覺爽快得無法形容。

  反而是麗麗,看到玲玲的變化,她剛才是狐疑,但現在卻是吃驚不少。

  「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在你的女陰裡塗上了一些細菌罷了。」

  「細菌?」

  「哈哈……那些細菌一塗到女人體內後,當繁殖到一定數量就會奇癢無比,

要有男人的精液才能止癢,想洗清也不容易,可真是不便宜的用品呢。」

  當我帶玲玲出門前,在麗麗下陰捏一把時,就已經把細菌塗到她的女陰上,

如果她不逃走,我回來時還是可以為她抹去的。

  「你……你居然……我是你媽呀……你害我跟野男人……你…你…可惡!」

  「汪!!」

  麗麗向我咆哮之際,玲玲卻向她凶狠地吠起來,十足一匹要護主的猛犬。

  「別對我大呼小叫的,否則我這忠心無比的狗狗可能會咬死你也說不定。哈

哈…

  …」

  麗麗呆看著目露凶光的玲玲,現出了極度震駭的表情,終於發現她真的不對

勁。

  玲玲壞掉了!

  幾乎過了十多秒,麗麗才因為腔內的異癢而回神。

  「求求你…快一點……幫我抹走……」麗麗沒暇再理會玲玲,她額角流汗,

全身不斷扭動,看來那些細菌又再發作。我拍一拍玲玲的頭頂,要她給我取出犬

環和假尾巴,她吠一聲,四腳爬爬地溜到我房間去。當她出來時,她口中咬著了

犬環和假尾,有一頭女犬真是方便好玩,我開始發覺有點喜歡這個妹妹了。

  麗麗心知要做什麼,她急急地取得犬環和假尾巴,肛門還沒濕潤就把尾巴胡

亂的插入去,看來她真的痕癢難當呢。

  「請……快一點……我……快要瘋了……」

  「我記得教過你,狗是怎樣求人的。」我笑著說話,一手磨擦著玲玲的耳背

及腮邊,一手拿出了一筒糖,邊吃糖邊戲弄麗麗。

  形勢比人強下,麗麗兩手屈起放在胸前,兩腿張開,在她的兒女面前做出這

副屈辱的姿勢。不過對這種女人而言,相信未必會感到屈辱,我不得不承忍,調

教這種女人實在太沒趣了。

  「看到嘛玲玲,這只母狗就是我們的媽媽了,真下賤。」

  「汪汪!」

  「求你……快一點……我已經……」

  「嘿嘿……哈哈哈……說起來你一定會不高興,但要對付這種細菌其實很簡

單,它們天生是很怕薄荷的。」

  「……薄荷?」

  「對,就是這個!」我晃一晃手上的薄荷糖。

  「玲玲,張口!」

  玲玲毫不猶豫,仰起了頭把口大張,我把最後一粒薄荷糖拋入她的口中,再

命令她含在口裡不準吞下肚。

  「麗麗,如果想解決體內的痕癢,一是讓我在你的賤穴裡撒一泡精,一是靠

玲玲口裡的薄荷糖,你覺得哪個較好呢?」

  這頭老母狗本身並不愚蠢,聽到我的話,她急急背轉身子,把那光滑明亮的

大屁股向著我們,還搖晃她菊門裡的尾巴。

  「玲玲的……玲玲的薄荷糖……求求你……主人……快一點……嗯……救麗

麗…

  …」

  「看來你終於記起自己的身份了,那主人就幫一幫你吧,玲玲,去!」我取

出一個攝影機,開始預備錄像。

  「汪!」

  玲玲也撐起身,爬向麗麗身後,把沾有薄荷的舌頭伸進她老媽的女陰。在旁

的我,當然是把這個母女口交的珍貴片段記錄下來。

  麗麗輕皺眉頭,那副淫賤的身軀開始扭動,屁股更主動上下搖擺。全心全意

奉行我命令的玲玲,為自己的母親吃陰吃得津津有味,還發出了淫靡的聲音。

  「玲玲乖,望向鏡頭。」

  玲玲持續保持著口交,但也把一對眼眸望著手持攝錄機的我,還努力地綻出

笑容。

  這副賤相實在使我看得血脈沸騰,等一會定要在玲玲的淫洞裡好好享受一番。

  「玲玲,讓麗麗高潮!」

  「汪汪!」

  在玲玲賣力的口交之下,麗麗的狗軀忽地緊療鵠矗

 從陰戶裡噴出了金黃的尿液。

  「玲玲,喝!」

  玲玲已完全地投入進「牝犬」的角色,她沒有厭棄麗麗的尿液肮髒,大口大

口地把尿水喝下肚裡去。

  不知為何,我忽然有點羨慕玲玲。不憂衣食,再無煩惱,除了整天光脫脫地

四圍爬之外,她已沒有什麼需要操心,這樣的生活大概最適合她這種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