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的魯路修

改編自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             H的魯魯修世界

  神聖布里塔尼亞帝國,幽靜的帝都皇家花園之中,正是第九十八代皇帝查爾

斯一個人獨自休息的時間,沒有得到皇帝陛下的允許,即使是皇子和大臣也不得

擅自進入,違者將受到嚴懲。

  而皇帝陛下之所以會一個人呆在花園之中,據說正是為了紀念自己最心愛不

幸在恐怖襲擊中喪生的瑪麗安娜王妃。

  幽靜的花園深處,原本應該獨自一人的皇帝陛下身前居然跪伏著一名女子,

她正跪在查爾斯皇帝雙腿之間,將查爾斯的肉棒含進嘴中,深深吞入自己的咽喉

之中,發出淫靡的啧啧聲。

  順著查爾斯的目光仔細觀察那個女人,就會驚訝的發現她正是已經宣布死亡

的瑪麗安娜王妃,原本已經死去的她此時卻在這里為查爾斯皇帝做著淫靡的口舌

侍奉,這實在是讓人感到震驚。

  而在皇帝的一旁還站著一名少女,正是第六圓桌騎士阿妮亞。阿魯斯特萊依

姆。只見她此時正雙眼無神的站立著,似乎並沒有看到眼前淫靡的一幕。

  瑪麗安娜鼻腔發出低沈的悶哼,吞吐著肉棒的紅唇緊緊的包裹著肉棒,細滑

的香舌仔細的舔舐著囊丸上的每一絲褶皺,光滑的脖頸上不時出現被肉棒頂起的

痕跡,那淫蕩的表情就如同下賤的妓女一般,絲毫沒有王妃那高貴的氣質。

  查爾斯皇帝就這樣一動不動的享受著瑪麗安娜那娴熟的口舌侍奉,數分鍾后,

他突然將肉棒抽出,身子一震,濃稠的精液立刻從馬眼飛射而出,瑪麗安娜也順

從將臉湊了上去,讓精液灑落在她那美麗的容顏上。

  看著滿臉精液的瑪麗安娜,查爾斯終于笑著開口道:“這就是被稱為‘閃光

的瑪麗安娜’的王妃殿下嗎?現在也不過是個淫亂的妓女嘛,當初將你身體上的

傷勢完全治療后,難道就是讓你成為肉便器嗎,瑪麗安娜?”

  一邊說著查爾斯一邊用自己的肉棒輕輕抽打著瑪麗安娜的臉龐,發出清脆的

啪啪聲。

  “嗯……啊∼只要是陛下的願望,瑪麗安娜願意成為陛下的肉便器。再給肉

便器更多更多的精液吧!”瑪麗安娜的雙手不停的在自己的敏感點撫摸著,舌頭

淫靡的舔食著嘴角的精液,大聲回答著查爾斯。

  “哼,就那麽想要精液嗎?那麽先告訴我,計劃進行的怎麽樣了?我哥哥V.V.

沒有發現吧?”查爾斯冷笑著用肉棒頂了頂瑪麗安娜的巨乳說道。

  “是∼計劃進行的十分順利,11區的安排已經就緒了,V.V.也完全被瞞住了,

就等陛下你趕去東京租界了。啊∼”瑪麗安娜嬌喘著回答道。

  “哼,等了兩年終于可以要開始了嗎?不要讓我的苦心白費啊,《叛逆的魯

魯修》。”查爾斯冷笑著說出了一個名字。

  沒有錯,查爾斯已經不是原來的布里塔尼亞皇帝,他的靈魂早在兩年前就已

經被替換了,現在的查爾斯皇帝已經是個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人,擁有著對這個世

界的全部知識、超越現在的未來科技以及神的力量。

  查爾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右眼,看著眼前不斷嬌喘的瑪麗安娜,終于露出了

得意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靈魂轉換的原因,查爾斯的Geass 由原本的記憶修改變得

更加強大和神秘,會隨著他本人現在的意願進行功能上的改變。無論是原本世界

里魯魯修的絕對命令,還是毛的讀取心靈,都可以隨著他的願望而實現,可以說

他現在的Geass 是如同神之Geass 的存在。

  至于他自己原來到底是誰,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從心底里湧現出的欲望,

將這個世界改造成屬于自己的世界,使他立刻開始行動著。

  首先就是利用他記憶里超高科技建立秘密實驗室,將瑪麗安娜損傷的肉體完

全修復,使其成為自己的第一個性奴隸。接下來便是對身邊大臣們的改造,圓桌

騎士中的女性騎士都已經臣服與他的胯下。

  但是擁有Code刻印的V.V.並不會受到Geass 的影響,為了不讓對方察覺自己

已經不是他的弟弟,查爾斯不得不減緩自己的步伐,繼續讓瑪麗安娜的意識寄宿

在阿妮亞深層意識之中進行活動,同時對即將進入自己記憶之中的世界進行了秘

密部署,而現在終于到收獲的時候了。

  “很好,瑪麗安娜。那麽主人我就賞賜給你這淫亂的母狗精液吧,不過你要

自己努力哦。”查爾斯淫笑著看著眼前這個身體以前的主人心愛的女人,現在卻

變得如此淫亂下賤,這種感覺讓他感到由衷的快樂。

  “感謝主人,母狗明白了。”瑪麗安娜高興的應道,跪在查爾斯的雙腿之間,

用自己的那對巨乳緊緊擠壓著那沾滿精液與口水的肉棒,開始了新一輪的乳交侍

奉。而一旁的阿妮亞也似乎接到了什麽命令一般,緩緩地走到兩人中間,跪下來

與瑪麗安娜一起服侍著查爾斯的肉棒。

  而查爾斯皇帝則舒服的躺靠在椅背上,任憑兩位美女服侍著自己,閉上眼睛

不知道在想什麽。

  「Code刻印……不老不死嗎?有趣,不知道和我的神之Geass 融合后會有什

麽變化呢?V.V.,你也是時候好好休息一下了,我的哥哥啊,啊哈哈哈!」

  三個月后,東京租界,阿什弗德學園。在一個窗簾全部拉著的房間之中,一

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男子正看著房間里的電視屏幕,屏幕上正顯示著一輛被警察

直升機追捕的巨型卡車。

  “終于開始了嗎?還真是讓我等了好久啊,不過沒有出現預料之外的情況真

是太好了,專門對警備人員使用Geass 的我看來是有點太過擔心了。”那個年青

的男子輕輕舉起酒杯,對準畫面微笑著一飲而盡。這個青年赫然正是查爾斯皇帝,

只是不知道為什麽他現在變得如此年輕。

  “嗯,真是美酒啊。咲世子,幫我把酒倒滿,好嗎?”一口喝完杯中的美酒

后,查爾斯皇帝笑著說道。

  “是,主人。”

  筱崎咲世子,阿什弗德家派來照顧娜娜莉的看護,同時也是“筱崎流”的忍

者。此時她正站著查爾斯的身后,手上端著酒瓶,聽到查爾斯的話走過來重新將

酒杯填滿。

  “多謝了,咲世子。”查爾斯又看了看正顯示著一場追逐戲的屏幕后,再次

喝光美酒后,就站了起來,“走吧,咲世子,這邊已經沒有什麽需要擔心的了。

接下來帶我去看看娜娜莉吧,畢竟,我這個做父親的可是很擔心她啊,啊哈哈哈。”

  阿什弗德學園,是阿什福德家族建立的貴族學校,而魯魯修和娜娜莉兄妹就

一直隱姓埋名的生活在這里。不過,對于現在的查爾斯來講,這里早已不是什麽

隱秘的所在。

  很快,在咲世子的帶領下,查爾斯就來到了娜娜莉所居住的房間前。隨著門

開的聲音,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美麗少女出現在查爾斯面前。

  “是誰?咲世子嗎?你剛剛去哪了?”少女,也就是娜娜莉開口問道,看不

見的她只能依靠聲音來判斷來訪者的身份。

  “喲,娜娜莉,忘了嗎?我是查爾斯啊,你哥哥的朋友,以前不是也來過嗎?”

查爾斯笑著說道,他的右眼瞬間變為紅色。

  Geass ,原本必須看著對方眼睛才能起作用,但是,殺死V.V.融合了Code刻

印的查爾斯,其本身的Geass 不但沒有消失,反而發生了異變。首先是身體變成

了現在這樣年輕的姿態,而且只要他願意還可以在老年與青年兩種形態進行轉變。

  然后就是查爾斯可以通過C 的世界鏈接世界上所有人的意識,通過意識直接

對對方施加Geass ,原本的限制現在全部都消失了,這個時候查爾斯已經成為了

神。

  “查爾斯……?啊,是這樣呢,很久不見了,查爾斯。”娜娜莉略微沈吟了

一下,然后便好像想起來一樣,高興的叫道。

  皇帝查爾斯看著娜娜莉的反應后,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他就這樣直接坐在了

娜娜莉的面前,笑著說道:“許久不見,娜娜莉你又變漂亮了呢。”

  “很久不見了,查爾斯你還是那麽會誇獎人。咲世子,麻煩你給查爾斯泡杯

茶吧。”娜娜莉微笑著回答道,然后對一旁的咲世子說道。

  “啊啊,不用了,倒是我有一樣禮物要送給娜娜莉你哦。”查爾斯一邊阻止

咲世子泡茶的行動,一邊笑著對娜娜莉說道。

  “禮物?是什麽?”娜娜莉奇怪的問道。

  “你馬上就知道了,不過在此之前,需要做一些準備活動。”查爾斯的笑容

愈發濃厚了。

  “可以哦,那麽,我要做些什麽呢?”娜娜莉也配合的回答道。

  “嗯嗯,咲世子,麻煩你把娜娜莉抱到床上吧。這樣我才能更好的送上自己

的禮物。”查爾斯看向一旁的咲世子說道。

  “是,主人。”咲世子點了點頭,走到娜娜莉的身邊,輕輕的將娜娜莉抱起,

將其放在床上,然后就靜靜的站在一旁。

  “那麽,娜娜莉,請接好我的禮物吧。”查爾斯笑著走到了床邊,站在娜娜

莉的面前,而咲世子也立刻走上前,來到查爾斯身邊,開始脫掉查爾斯身上的衣

物,將那碩大的肉棒袒露出來。等到完全將查爾斯的衣物脫光后,咲世子也開始

在一旁褪下自己的衣服。

  查爾斯伸手抓住娜娜莉的兩只手,放在了自己那挺直的肉棒上,淫笑著說道

:“怎麽樣,娜娜莉?我的這個禮物很厲害吧?”

  娜娜莉一臉驚奇的表情,雙手用力的握住肉棒,驚訝的喊道:“這是什麽?

好熱!”

  “這個是肉棒哦,是用來滿足女人的東西,它會讓你很快樂呢。”查爾斯用

一種誘惑的口氣說道,一邊說還一邊用肉棒輕輕觸碰著娜娜莉的臉頰。

  “嗯……味道好怪哦,好像有一股臭味……”從肉棒上傳來的氣味,讓娜娜

莉微微皺起眉毛。

  “那是當然的了,我可是為了給娜娜莉你一個難忘的禮物,已經整整三個月

沒有洗澡了,這個肉棒當然充滿了精臭味。不過放心,你馬上就會喜歡上這個味

道了。”查爾斯淫笑著說道。

  “是……嗎?”娜娜莉疑惑的抓著肉棒,遲疑的說道。

  “啊,一定的。不過,這個肉棒並不是我最后的禮物哦。還有美味的精液需

要娜娜莉你自己努力才能享受到哦。”說完,就將自己的肉棒往娜娜莉的嘴中送

去。

  “唔……娜娜莉……娜娜莉會加油的……唔!”話還沒有說完娜娜莉的小嘴

就被碩大的肉棒塞滿,只能發出無助的嗚嗚聲,這時赤裸著的咲世子也靠了過來,

不住撫摸著娜娜莉那幼小的雙乳。

  “嗯∼啊∼啊∼哦∼”完全沒有嘗試過性愛的娜娜莉被從身體各處傳來的快

感淹沒,雙目早已失去了焦點,整個人只是下意識的吞吐著查爾斯的肉棒,喉嚨

深處不時發出不適應的干嘔聲。

  “很好,娜娜莉,就是這樣,再含的更深一點。”查爾斯絲毫沒有照顧娜娜

莉感受的意思,碩大的肉棒以更加猛烈的速度抽插著娜娜莉的深喉,可憐的娜娜

莉被干得眼睛都開始翻白,整個人的身體不住痙攣著,而這種痙攣使得查爾斯感

到更多的快感,于是抽插的更加迅速,于是痙攣的更加強烈,形成無限的崩潰循

環。

  不知過了多久,查爾斯終于放開精關,對準娜娜莉的臉龐射出了大量白濁色

的精液。

  “真是舒服啊,娜娜莉,你的喉嚨真的是太棒了,我都不想停下來了。娜娜

莉?”查爾斯滿足的感歎道,隨后他才發現娜娜莉早已將失去了意識,如果不是

胸脯還有微弱的起伏,還以為已經死了一樣。

  “這可不行啊,娜娜莉。接受別人禮物的時候,怎麽能中途睡覺呢?要接受

懲罰哦。”查爾斯淫笑著將娜娜莉擺放在床上,那沾滿口水的肉棒在查爾斯的控

制下,變得比剛剛更大了一圈,如同一個成年人手臂般粗細,對準了娜娜莉的蜜

穴。

  “要開始了平,娜娜莉。嘿咻!”粗壯的肉棒猛地頂開了那幼小的蜜穴,在

娜娜莉平滑的小腹上頂出一個巨大的凸起,原本昏迷的娜娜莉也在這猛烈疼痛下

醒了過來,她大張著嘴似乎想要喊出來,但巨大的疼痛早已使得她連發出聲音的

力氣也沒有了。

  但即便如此,那被誇張撐開的蜜穴卻並沒有被撐裂,將頂進去一半的肉棒完

全的包裹住,展現出了陰道那強大的伸縮能力。

  “嗯,果然娜娜莉的里面也很棒,還是第一次吧?放心吧,我會給你留下非

常深刻的記憶哦。”查爾斯一邊說著一邊也更加凶猛的力度抽插著身下的蜜穴,

而娜娜莉那幼小的身軀也伴隨著沖擊力一次次被頂飛。

  “啊!”隨著查爾斯一聲悶哼,堅挺的肉棒終于頂穿娜娜莉的花心,插入了

子宮當中,瞬間噴射出了大量的精液,娜娜莉的小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鼓脹

起來。

  “呀啊啊啊∼∼∼”娜娜莉終于發出一聲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叫聲,也

同時到達高潮,原本癱瘓的雙腿突然恢復了力量,死死的纏繞在查爾斯的腰間,

直到查爾斯射完精液,才再次暈了過去。

  “還沒有結束哦,娜娜莉。在你哥哥回來之前,我們可是還有很多時間呢,

我的女兒喲。”查爾斯露出詭異的微笑將娜娜莉翻了個身子,而這次他將肉棒對

準了娜娜莉那稚嫩的菊穴……

  “我回來了,娜娜莉,咲世子。”隨著一個溫和的聲音,一名英俊的青年走

進了娜娜莉的房間,他正是魯魯修。V.布里塔尼亞,以后的ZERO. “歡迎回來,

哥哥。”“歡迎回來。”娜娜莉和咲世子笑著回答道。

  “抱歉,我回來晚了。嗯?娜娜莉,你的臉怎麽很紅的樣子?肚子好像也稍

微胖了一點,生病了嗎?看過醫生了嗎?”魯魯修正笑著對自己妹妹解釋時,突

然發現自己的妹妹和往常不太一樣,臉色顯得非常紅潤,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

著一種淫靡的光澤,而肚子則鼓脹了一圈。

  “沒有事哦,只是肚子有點不舒服,多喝了水,一會就好了。”娜娜莉微笑

著說道,似乎真的一點事也沒有。

  “這樣啊,是我多心了。那麽我們吃飯吧。”魯魯修一臉明白了的點了點頭,

說著就朝飯桌走去。

  “喲,你回來了,魯魯修。很久不見了,你還是往常一樣眼里只有自己的妹

妹啊。”這時一個陌生的聲音突然插話道,魯魯修這才注意到房間還站著一個陌

生的青年。

  “你是誰?”魯魯修立刻站直身體,冷淡的問道。

  “微微,你不會是真忘了吧,我們兩個可是好友呢。對吧,娜娜莉?”那個

陌生青年一臉戲谑的笑意,看向娜娜莉問道。

  “是呢。哥哥,你不記得了嗎?他是查爾斯啊。”娜娜莉笑著回答道。

  “查爾斯……哦,是你啊,怎麽想起來來我這了呢?”一瞬間魯魯修就想起

了眼前的男子是自己的好友查爾斯,和娜娜莉的關系也很好,他立刻放松下來笑

著問道。

  “啊,過來看看娜娜莉,順便送給她一點小禮物。”查爾斯笑著說道。

  “哦,那是什麽禮物?”魯魯修頗有興趣的問道。

  “也就是一些營養品,給娜娜莉補補身子。”查爾斯聳了聳肩說道,“那麽,

我也不打擾你們吃飯了,告辭了。”

  “啊,再見。咲世子,送下查爾斯先生。”魯魯修點了點頭和查爾斯告別道。

  “再見,查爾斯。”娜娜莉也乖巧的說道。

  “再見了,兩位。下次有空的時候,我還會再來的。”跟在咲世子身后,查

爾斯離開了娜娜莉的房間,走出房門之前,他的嘴角揚起一絲邪惡的微笑。

  數天之后,被認定為殺害克洛維斯殿下凶手的樞木朱雀送交軍事法庭的日子,

就在這天下午,查爾斯再一次來到了娜娜莉那里。

  “娜娜莉,你哥哥又不在嗎?”看著娜娜莉和咲世子查爾斯明知故問的說道。

  “哥哥,說他還有事,出去了。抱歉了,你找他有事嗎?”娜娜莉微紅著臉

溫柔的說道,一臉疑惑的問道。

  “沒有,我是來找娜娜莉你的,魯魯修不在正好。那麽就按照我們的約定,

魯魯修不在的時候要怎麽樣稱呼我?還有按照我那天說的好好做嗎?”查爾斯微

笑著說道。

  娜娜莉原本就紅潤的臉龐在聽到查爾斯的話后,變得更紅了,她害羞的低下

頭,小聲說道:“是,娜娜莉每天都要用爸爸留下來的冷凍精液泡澡然后塗滿身

體,一天都要喝掉1000ML的精液;小穴和屁眼都被淫具塞滿,進行敏感訓練;乳

頭也要綁上跳蛋,給予刺激讓其一直挺翹。這些娜娜莉全都有好好在做哦,爸爸。”

  說著,娜娜莉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了下面那赤裸的下身,和插在蜜穴和菊

花里的淫具。

  查爾斯走上前碰了碰蜜穴里的按摩棒,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做的很好

哦,娜娜莉。做為獎勵,爸爸再送你個禮物好了。”說著他沖咲世子點頭示意,

只見咲世子出去一會后,回來的時候手里牽了一條黑色大狗。

  “這是爸爸我特意為娜娜莉制作的超級猛犬哦,它的名字叫丹尼。”查爾斯

伸手摸了摸這條黑犬的頭表示親昵,然后將它牽到娜娜莉身前,抓住娜娜莉的手

放在了黑犬丹尼的身上,“來好好和它交流一下吧。”

  “你好啊,丹尼,我叫娜娜莉,今后我們就是朋友了哦。”娜娜莉溫柔的撫

摸著丹尼的背部,高興的說道。

  在聽到娜娜莉的話后,丹尼突然人立而起,前爪搭在了娜娜莉的肩上,腦袋

就靠著娜娜莉的臉龐附近,大張著嘴吐著舌頭熱氣都能讓娜娜莉感受到,最重要

的是丹尼下體那根碩大的的狗陽具,則直接頂在了娜娜莉的小腹上。

  “這是?”娜娜莉驚奇的抓住丹尼那根巨大的狗陽具,那熾熱的感覺,讓她

只覺得一股熱流從小腹流出來。

  “很想要吧,娜娜莉。這根陽具可是根據你的陰道專門制作的哦,絕對會讓

你到達想象不到的高潮的。來這里,讓丹尼給予你快樂吧。”查爾斯拉著娜娜莉

的手,而娜娜莉也順從的從輪椅上站了起來,在查爾斯的幫助下,就如同母狗般

跪趴在床上。

  丹尼也極通人性的自己爬到了床上,將自己的陽具對準了娜娜莉的蜜穴,一

口氣頂了進去。

  “啊∼∼∼”娜娜莉瞬時發出滿足的低呼,被精心開發的蜜穴毫無阻礙的將

巨大的狗陽具完全吞噬,充分享受起性交的樂趣。

  看著完全被性欲征服,完全沒有因為獸交而羞愧,反而一臉滿足的娜娜莉,

查爾斯突然想到了什麽開口道。

  “對了,娜娜莉。丹尼是為你特別制作的猛犬,在它的精子里含有人類的基

因哦。也就是說你會懷上丹尼的孩子,成為狗媽媽哦。”微笑著平靜的說出了禁

斷的事實。

  “啊啊啊∼娜娜莉∼懷上丹尼的孩子∼成為狗媽媽∼啊∼∼∼”娜娜莉淫蕩

的浪叫著,承受著丹尼更加猛烈的抽插。

  “嗯,那要是娜娜莉你懷了丹尼的小寶寶,就嫁給它,做個狗新娘好了。這

件事爸爸我做主了,放心吧。那麽從現在開始,娜娜莉就是狗新娘了,丹尼就是

娜娜莉的老公哦。”查爾斯繼續說著無比淫亂的話語。

  “啊∼丹尼∼老公∼娜娜莉是狗新娘∼啊∼”而娜娜莉早已完全沈迷在無盡

的肉欲之中,徹底崩壞。

  查爾斯看著娜娜莉那淫蕩的面容,不由哈哈大笑起來,一把拉過邊上的咲世

子,享受起那成熟的肉體來……

  到了深夜時分,享受著咲世子騎乘式服務的查爾斯突然說道:“終于來了嗎?

C.C.。”

  “你是誰?為什麽知道我的名字?”從陰影之中走出來一名身穿拘束服的長

發女子,正是不老不死的魔女——C.C.。

  “忘記了我的名字了嗎?趕快想起來吧,你真正的身份。”查爾斯一邊繼續

抽插著咲世子,一邊說道。

  “什麽真正的身份,你到底是……啊!”C.C.正說話間,身上的拘束服突然

牢牢收緊,使得她整個人都無法移動,然后身體不受控制的慢慢躺在地上,將雙

  查爾斯笑著走到C.C.的身前,擡起右腳用腳尖輕輕碰了碰C.C.那裸露出來陰

蒂。只聽見C.C.發出一聲淫叫,一股淫液居然從C.C.的蜜穴之中噴射而出,C.C.

居然潮吹了。噴射出來的大量淫液濺起了足足有一米高,被早有準備的查爾斯閃

身躲了過去。

  查爾斯仿佛起了興趣一般,不斷的用腳卻輕輕觸碰C.C.的陰蒂,而隨著查爾

斯的觸碰,C.C.也一次又一次的潮吹著,短短幾分鍾,C.C.身下就匯聚了大量的

淫液,如同一片澤國。

  已經高潮無數次的C.C.早已將失去了意識,只是下意識張著紅唇,發出早已

沒有聽不見的呻吟。

  查爾斯看著C.C.那失神的雙眼,不由哈哈大笑起來,脫下自己的褲子將肉棒

頂在C.C.的小穴前,說道:“怎麽樣,C.C.?這種感覺是不是非常熟悉啊?你呆

在實驗室的時間可不是白白浪費的啊。快點想起來吧,到底誰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說完猛地一頂,將肉棒插進那濕潤的蜜穴中,當肉棒再次抽出時,只見上面沾染

了紅色的處女之血。

  隨著查爾斯猛烈地抽插,C.C.那混沌的大腦之中湧入了大量塵封的記憶,那

是在一個干淨的實驗室中,C.C.被固定在椅子上……

  “可以注射了嗎?陛下?”一個似乎是研究員打扮的人開口說道,“嗯,開

始吧。”而另一個裝扮華貴的中年男子點頭說道。

  而隨著他的一聲令下,數個針頭一樣的東西插進C.C.的皮膚中將一股股液體

注入到C.C.的體內,而C.C.的意識也隨著這些液體的注入而漸漸低沈起來,在她

徹底昏過去前,她聽到了剛剛開口的兩個人又一番對話。

  “注射進這些由陛下精液特制的信息激素后,這個女人的身體將會完全被陛

下你所吸引,陛下你的命令對她來說,更淩駕于她自身的想法。更重要的是,這

種信息激素將會完全改變她的身體,只要接觸到陛下你的體味和體液,就回讓她

獲得極樂一般的快感,徹底淪為陛下的奴隸。”

  “嗯,你們做的的很好,那麽接下來有關身體部分的改造和調教了,你們也

要繼續努力啊。”

  “遵命,陛下。我們一定會讓她的身體完全記憶下陛下的指令的。”在這之

后C.C.就完全失去了意識……

  當C.C.的雙眼再次出現光彩后,她發現拘束服已經松開,而查爾斯正笑著坐

在一旁。

  C.C.緩緩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不顧地上的淫液,就這樣像狗一樣爬行到查爾

斯的腳邊,恭敬的叩頭說道:“主人。”

  查爾斯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他擡起沾滿C.C.淫水的右腳,將其塞進C.C.的

嘴中,笑著說道:“這次就先跟你打個招呼,魯魯修馬上就要回來了,為了讓遊

戲更加有趣,這次就先放過你了。”

  嘴被腳掌堵住只能發出嗚嗚聲的C.C.,艱難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著拼命舔舐著自己腳趾的C.C.,查爾斯笑著在C.C.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將腳

抽回,然后再看了一眼床上和狗性交的娜娜莉,便微笑著站了起來,而C.C.則恭

敬的跪在地上,直到查爾斯離去。

  而之后回來的魯魯修在看到C.C.出現在自己家里時,連多出來的那條狗是怎

麽回事也沒有來得及問,就拉著C.C.到他的房間里詢問到底是怎麽回事,只不過,

臨走時,他只記得娜娜莉的身材有點不太一樣,雙乳和肚子都似乎大了一些,空

氣中也彌漫一股淡淡的腥味。

己的蜜穴,淫亂的說道:“我們繼續吧,老公,早點讓母狗娜娜莉做媽媽你∼”

  伴隨著呻吟聲響起,新的一天即將到來……

  阿什弗德學園,學生會室,阿什弗德學園的學生會成員們正聚集在這里處理

各種事務著,而魯魯修也和平常一樣不在這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啊,真是的,魯魯修那家夥,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明明是副會長。”從高

高堆起的文件之中站起來大聲抱怨著是學生會會長米蕾。阿什弗德,此時的她正

因為魯魯修將大量雜務丟給她這個會長而大發雷霆。

  旁邊的妮娜、利瓦爾只能無奈的看著會長大人發飙,一點話也插不上。

  “嘛嘛,魯魯一定是有事情才來不了的,會長你冷靜一點啊。”一旁勸阻的

女生名叫夏莉。菲內特,也是學生會的成員之一,暗戀著魯魯修的她開口為魯魯

修辯解道。

  “真是的,夏莉你就知道偏袒魯魯修那家夥。魯魯、魯魯的,叫的真親熱。

你說是不是,查爾斯?”米蕾不滿的叉腰說道,她扭頭看向一旁一直坐著的男子

嬌嗔道。

  沒有錯,皇帝查爾斯已經依靠Geass 成功成為阿什弗德學園學生會的一員,

現在的他的身份正是這里的一員。

  “消消氣,米蕾會長。夏莉說的有道理,魯魯修那家夥是真的有事才沒有過

來的,你要理解啊。”手上正拿著一本書翻看的查爾斯笑著說道,因為他知道魯

魯修的確有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帶領黑色騎士團消滅科奈莉亞。

  “哼,既然查爾斯你都這麽說,我就先原諒那家夥了。不過,這麽多文件到

底要審批到什麽時候啊?”好不容易在查爾斯和夏莉的勸說下放過魯魯修的米蕾

看著桌子上面小山一般的文件,不由呻吟道。

  “沒辦法了,為了讓會長你鼓起干勁,我就稍微給點獎勵吧。”查爾斯微笑

著站了起來,將自己的椅子往后拉了拉,就這樣在學生會的眾人面前解開了自己

的褲子,將自己的肉棒掏了出來。

  “想吃到美味的精液,就請加油吧,會長。”赤著下身重新做到椅子上的查

爾斯看著米蕾微笑著說道,而學生會的眾人似乎早已習慣這一幕,居然一點驚訝

的表情都沒有露出。

  “太棒了,沒想到這麽快就能享用到查爾斯的大肉棒,真好啊。要是一直是

這樣的話,魯魯修最好每次都不要來了。”米蕾看著眼前的大肉棒,性奮的舔著

嘴唇說道。

  “真是的,會長你說的太過分了。”一旁的夏莉立刻不滿的反駁道。

  “對不起,是我太高興了。”米蕾笑著道歉道,便迫不及待的跪到查爾斯的

雙腿之間,抓住查爾斯那碩大的肉棒,一口氣將其完全吞入嘴中。

  “嗚∼嗯∼好臭,但是太好吃了∼啊∼哦∼∼”正拼命舔弄著肉棒的米蕾眼

中浮現出詭異的紅光,正是Geass 發動時的象征。完全被Geass 操縱的米蕾,在

查爾斯的眼中,如同一只發情的母狗。

  “嗯嗯,就是這樣,米蕾。加油哦,這樣你很快就能吃到濃稠的精液了。”

查爾斯笑著鼓勵著米蕾,整個人一動不動的任憑米蕾服侍著,但他的肉棒看起來

卻絲毫沒有射精的跡象。

  “嗯∼唔∼我明白了……我會加油的∼嘔∼”嘴中含著肉棒的米蕾含糊不清

的說道,正努力吞咽肉棒的她完全不顧異物突然湧進喉嚨的嘔吐感,無視自身的

不適也要將肉棒吞進喉嚨之中。

  終于,隨著米蕾從喉嚨深處發出一聲沈悶的呻吟,查爾斯那碩大的肉棒被米

蕾整個的吞咽進了喉嚨之中,最前面的龜頭更是頂穿了喉頭插進了食道之中,而

米蕾本人更是被肉棒頂的雙眼翻白起來。

  查爾斯終于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恭喜了啊,會長,這次也完全將肉棒吞

進去了呢。做為獎勵,就賞賜給你精液好了。”說完,他猛地一挺下身,碩大的

肉棒在米蕾的喉嚨中清晰的凸顯出自己的形狀,將一股股濃稠的精液順著食道直

接射到了米蕾的胃中,不過這股精液實在太多了,仍有不少從米蕾的嘴角溢出,

灑落在米蕾的身上。

  待射精完畢,查爾斯才將自己的肉棒從米蕾的喉嚨中抽了出來,他看著不住

咳嗽的米蕾笑著說道:“米蕾你口交的技術真是不錯,但是你要記住哦,每一次

口交時,你都會無比拼命的將肉棒吞咽到自己的喉嚨深處那里哦,越是感到痛苦

就越有快感啊。”

  邪惡的查爾斯用Geass 將米蕾陷入到了無限的痛苦快感地獄之中,永遠無法

擺脫。

  跪趴在地上的米蕾斷斷續續的回答道:“是,米蕾每次都會都會將肉棒吞到

喉嚨里,窒息和反胃的痛苦米蕾最喜歡了……嘔!”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深深插

在喉嚨里的肉棒給打斷了。

  查爾斯哈哈大笑著將肉棒從米蕾的嘴中抽了出來,沾滿口水的肉棒絲毫沒有

因為剛剛的射精而有絲毫的疲軟,看著那碩大的肉棒,一旁的夏莉不由大力的吞

咽了一口口水。

  查爾斯看向夏莉笑著說道:“怎麽了,夏莉?你也想要肉棒嗎?”

  夏莉立刻羞紅著臉大叫道:“啊!怎麽會……”遲疑了半天后夏莉才說道,

“嗯,我……想要肉棒。”

  查爾斯聽到后不由哈哈大笑,正跪著的米蕾卻突然對夏莉說道:“這可不行

哦,查爾斯的肉棒是我的,夏莉你可不能搶走。”一邊說米蕾一邊跨坐在查爾斯

身上,用手扶正查爾斯的肉棒,對準蜜穴做了下去。

  “嗯∼好棒∼∼”米蕾發出滿足呻吟聲,自顧自得開始在查爾斯身上起伏著。

  “啊,會長好狡猾!”夏莉立刻不滿的叫道,她快步走到查爾斯的身邊跪了

下來,說道,“不行哦,查爾斯的肉棒可不僅僅是屬于一個人的哦。”說著,吐

出自己的舌頭舔向在查爾斯與米蕾的交合處。

  “哈哈,說得好啊,夏莉。等一會我會好好獎賞你的。”查爾斯聽到夏莉的

話后不由笑道,同時他也開始用力頂起米蕾蜜穴中的肉棒。

  “啊∼好深∼唔∼啊∼要被頂穿了∼∼”米蕾在強大的快感的沖擊下,發出

更加淫蕩的呻吟。

  身下夏莉也如同配合著一般,發出淫靡的啧啧舔弄聲,而一旁的妮娜也和利

瓦爾糾纏在了一起。阿什弗德學園學生會就在這淫靡樂章的伴奏下,開始了新的

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