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模吳佩慈》

Ch. 1

         吳佩慈在出道時號稱「九頭身美少女」,當然這一切都起源於她那雙筆直修長的美腿。  沒有一個男人不會傾倒在長腿美女之下的!  吳佩慈就是這種令男人神魂顛倒的女人。  而她迷人的電眼則是充滿著一股不食人間煙火的叛逆氣息,令周遭的男人都不敢正眼看她。

          美艷的女人,怎能容忍自己一身誘人的侗體白白浪費?  因此吳佩慈隨時都會挑選幾個的男性朋友陪在她身邊,在必要的時候滿足她的需求。  而我很慶幸的…..就是其中一人!

          每當吳佩慈打電話給我時,當我看到來電顯示上的「吳佩慈」三個閃爍的字,我心頭就會像被閃電擊中一樣,熱血沸騰不止…..

        我和吳佩慈做愛的時候,大部份都是在她家。  我曾經在雜誌上看到她穿著一件短小的無袖襯衫和迷你熱褲,將美腿和纖腰展露得毫無保留。  所以我很喜歡她穿得像雜誌那樣與我做愛。

          那天我準時到了吳佩慈家。  她果真穿了我最愛看的無袖短衫和迷你熱褲…..近看更是血脈賁張!  她光滑纖長的美腿發出油亮的色澤…..全身的肌膚也是白淨得一點黑斑、瑕疵都沒有。  還有她的肚環也將她的小蠻腰裝飾得極為耀眼!  一頭捲髮蕩漾著如野浪般的激情。  任何有智慧的生物到了這一刻,都會忘了理智,只剩下本能…..之所以在我還沒來得及欣賞完她的全身上下,就在剛進門的時候被她一把環抱住脖子 ,印上我的嘴唇猛親。  而我也輕輕摟住了她的腰,對她溫柔地回禮…..   

        「等…..等一下」在嘴唇相黏的空隙間,我吐出了幾個字,「妳…..怎麼這麼急啊?」

          「想妳嘛!」吳佩慈嬌笑著說。

          「想我哪裡啊?」

          吳佩慈不好意思回答,只是笑著,繼續吻我。

          我和吳佩慈抱在一起,站著接吻。  她的味道每一次都像第一次那麼美妙!  我的嘴唇首先柔柔地在她的嘴唇上輕點著,一面半睜著眼,觀察她的表情。  只見吳佩慈並沒有望著我,反倒輕輕地閉著眼睛,好像很陶醉我的吻。  我才輕輕吻了幾下,她就好像已經受不了了…..一開始也是輕輕柔柔地回應我的吻,到後來她的嘴唇卻越張越開,越吻越烈,越吻越深…..我們的舌頭不住地交纏在一起…..濕潤淋漓著慾望;我的身體好像燒起來一樣,心跳加速,腦中天旋地轉,好像下一秒就要暈過去一般!

          但我必需冷靜…..現在吳佩慈的慾火好像也已經逐漸上昇…..只覺得她緊貼著我的身體越來越燙,我也能夠感覺到她的鼻息越來越急促…..緊皺著的眉頭透露出極度的渴望!  那麼表示我已經成功一半了,那我就更急不得,破壞了吳佩慈的興致!  身為男人,我有義務要令這樣的尤物享受一次最美妙的體驗…..

        吳佩慈高挑的身段忽然間矮了下來,大概是因為全身都發軟得站不住了。  她的雙臂環抱著我的脖子,越抱越緊…..於是我給了她一個小驚喜: 就是冷不防地將她一把橫抱起來!  吳佩慈驚喜之下興奮得笑出聲來,嘴唇卻始終吸著我的嘴唇不放,更為激烈地在懷中狂吻我…..

          吳佩慈對我笑了笑,一隻溫熱的手撫摸我的臉頰,嬌柔地對我說: 「那妳就快吻我…..」我也笑了笑,點點頭;脫了襯衫,俯身繼續深深地吻著她的唇;我喜歡她的舌頭熱烈濕滑的快感,她好像也很喜歡我的,拼命吸吮著我口中的慾望菁華。  我吸出她香滑的舌頭,深入吸入口中呵護;再吐出自己的舌頭,交由她品嚐…..

        我半睜著眼,欣賞吳佩慈陶醉的神情。  這時她已經眉頭深鎖,雙眸也更為緊閉。  這位男人夢寐以求的的尤物已經被我逗得慾火焚身、快感連連…..令我嚐到無與倫比的成就感!  於是我的手也開始挑逗…..開始伸手到她的腰際,愛撫著她細緻如絲的肌膚。  吳佩慈以狂吻及緊抱回應我,鼻腔的低吟向我吐露她的渴望;她的雙手不僅在我的背上拼命的撫摸…..她的雙腿也沒停下,肌渴地糾纏著我的腿…..彷彿恨不得自己全身上下都長滿了嘴唇,可以在同一時間 品嚐我全身的細胞似的…..

        我的手又繼續向下遊移,愛撫吳佩慈滑嫩的長腿。  她每一吋肌膚都嬌嫩得像一朵朵纖弱的小花…..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破碎。  於是我的掌心放軟,溫柔地呵護她的肌膚…..我深知唯有溫柔才能讓她的慾火燃燒至最頂點!

          我暫時離開吳佩慈的唇。  一面撫弄著她捲曲的秀髮,一面望著她,問她說: 「妳還喜歡我親妳哪裡?」

          這個問題似乎很難回答…..因為慾火中燒的吳佩慈,想要被親吻的地方,大概不只一處吧?  於是她這樣回答了我: 「全身!」一邊說,一邊已經在幻想自己全身都在被吻…..興奮的期待之下,回答時滿臉都是笑容。

          「好啊。」我輕聲地說;然後開始吻著她的脖子,輕舔她的耳朵…..另外再用手按摩她的臉頰,撫弄她的頭髮。  

          「妳的頭髮好香喔…..」我瞇著眼睛看見吳佩慈的雙頰已泛起紅暈…..雖然還是緩緩地在低吟,但呼吸卻已越來越急促,額角已經湧出大粒的汗珠。  我見了她這樣的反應,全身已覺像火燒一般 …..真恨不得現在馬上就挺進她的身體裡!  但我征服的慾望卻戰勝了一切!  下定決心一定要等她親口對我說「想要」,我才會給她!

          我開始吸吮吳佩慈的耳瓣,又把舌頭伸進入攪動。  耳朵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吳佩慈一受到刺激,突然一聲低吟,接著發出一陣陣斷斷續續的喘息聲。  那喘息聲隨著我吸吮舔弄的頻率時強時弱……可見快感有多麼強烈!  她扭動著身軀,試著讓每一個部位都能摩擦到我的身體;雙手急促地在我身上遊走。  我卻鎮定著,不慌不忙地慢慢挑逗。  吳佩慈忍受不了我緩慢的親吻,於是身子扭動得更加急了…..沒錯,這幅景象才是我最想見到的!

          「舒服嗎?」當我吻近她的胸口時,我這樣問她。

          「嗯…..」吳佩慈心花怒放之下,再也說不出話…..只「嗯」了一聲,就沒有力氣再多說了。

          於是我又繼續將唇舌滑到她的小腹,舔了舔她的肚臍…..她突然格格笑出聲來,於是我問她:「妳在笑什麼啊?」

          「好癢…..」

          「癢?  哪會啊?  這裡才癢咧!」我用指間在她腰間裡呵癢,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還有這裡也是!」我又在她的腿脕裡呵癢,她縮起身子,又是一陣大笑。  我又來了個突襲,迅雷不及掩耳地含住她不經意裸露在外的乳頭,並深深地舔吸起來…..吳佩慈一陣驚喜的低呼,連忙抱住我的頭,扭動著身驅…..完全浸淫在肉體的歡愉之中…..

        我深深吸吮著吳佩慈的乳頭;她仰頭倒抽一口氣,像是沮喪的嘆息,卻又像愉悅的沈吟。  我又用掌心輕輕摩擦她另一邊乳頭,她舒服得嬌吟聲越來越豪放。  隨著我輕咬、舔舐、吸吮…..種種頻率不同的刺激感,令她渾身酥麻起來,不自主地揉著我的頭髮…..

        吳佩慈的肌膚在我熱情的軟化之下更為柔嫩。  我伸出舌頭,一路舔回吳佩慈的耳窩裡,另一方面把手下滑到她的兩腿之間。  她還在矜持,不好意思讓我伸進去,即使褲子還是穿著也一樣令她羞愧。  於是在我伸手下去的時候,緊張得用腿夾住我的手。

          「嗯?  怎麼啦?」我柔聲地在她耳邊問道。  也不管她會怎麼回答,就毫不猶豫地將她的腿分開,把手放了進去,另外再輕輕舔吸著她的耳朵;嘴攻上,手攻下…..燃燒她的慾火…..

Ch. 2

        「嗯…..嗯…..啊…..」吳佩慈的呻吟逐漸轉為淒涼,似乎有什麼惱人的痛苦困惑著她。

          「怎麼啦?」我又問了她一次。

          「脫…..脫掉…..」吳佩慈發出充滿渴望的哀求聲;令我聽了無比亢奮,獸慾大增。

          「脫掉什麼啊?」我故意逗著她問。

          「我…..我要…..」慾火中燒的吳佩慈,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此刻她腦海中除了「想要」還是「想要」,根本喪失了語言能力來回答這個問題。

          我代替她說道:「要我把佩慈的小熱褲脫掉嗎?」一面親親她的臉頰。

          「嗯…..對…..內褲也要!」

          於是我依言將吳佩慈的熱褲和內褲脫了下來。  然後在毫無預警 之下,迅雷不及掩耳地將頭埋進她兩腿之間…..

        「啊!」吳佩慈一陣驚呼,慌張得用腿夾緊我的頭,全身開始顫抖起來…..

        隨著我的舔吸、吮弄…..吳佩慈發出一連串的嬌吟: 有時狂野的嘶吼、有時細微的低吟。  她左手緊抓住床單,右手抓住我的頭髮,沈積以久的慾火全寫在她逐漸蒼白的臉上…..

        慾望在燃燒中熔解成液體,從吳佩慈腿間的叢林中狂湧而出。  我貪婪地吸乾她的慾望菁華,卻又湧出更多,一下溼透了整片床單…..

        我把手留在吳佩慈的腿間,把唇移到她耳畔,柔聲問她說:「想要了嗎?」

          「嗯…..要…..」吳佩慈無力地點點頭,「快…..快放進來…..」她抱著我的頸子哀求我說。

          我等這句話已經好久了!  我欣喜若狂地脫下牛仔褲與內褲;吳佩慈躺著注視我,一臉渴望的神情。  她主動分開腿來,閉起雙眼迎接我的來臨…..

        終於可以進入我夢寐以求的侗體裡了!  我輕輕柔柔地放進吳佩慈體內…..感覺一股電流湧入全身!  我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吳佩慈也倒抽一口氣,弓起身子想更貼近一點。  我兩手撐著床,深呼吸一口,然後一下子全部挺進吳佩慈的身體裡!  突然有一股很強的吸引力將我緊緊地包圍住,又溫又溼,說不出的舒適!  吳佩慈則是在全部進入時一聲驚呼,已經空虛已久的靈魂突然瞬間填滿,令她露出滿足的笑容…..

        看到吳佩慈滿足的笑容,使我感到無比的成就感!  征服的快感令我更為堅聳挺拔;開始律動我的腰部,一遍又一遍地刺激著吳佩慈的體內。  我試著冷靜下來,用緩慢的速度進出;而且每一下都只淺淺的進、淺淺的出,為的是挑逗吳佩慈的慾火,讓她春心蕩漾,沈醉得渾然忘我…..

        「舒不舒服啊?」我問。

          「嗯…..」吳佩慈嬌喘著說。  她先是緩緩地喘息著,接著突然倒抽一口氣,似乎受到什麼劇烈的衝擊!  原來我終於挺進了吳佩慈的最深處,讓她驚喜交集地低呼了一聲!  我越看越愉悅,俯下身去狂吻她飽滿的濕唇,她也緊抱住我,激烈地回吻我…..慾望在唇舌的吞吐間綿綿不絕。  我依舊以緩慢的節奏淺淺地抽送著,然後重覆剛才的舉動: 突如其來的深入!  吳佩慈很快地像染上癮一般,沈迷在這種慣例性的蠕動;每一次溫柔的進出,她的情緒就會蘊釀出無窮的虛求,然後在毫無防備地挺入之下,慾火在頃刻間被撫平。  然後慾望又再次漲起,再次撫平,周而復始…..吳佩慈渾身猶如從天堂掉入地獄,又從地獄中救回天堂一般…..銷魂徹骨得難以言喻…..

        吳佩慈的表情隨著情緒的起伏而五味雜陳: 首先是矜持被破除而感到的驚懼,再來是慾望緊繃住的憤慨,接下來又是空虛被填滿後的欣喜,最後又是在一次又一次解放中回味無窮的滿足感。  吳佩慈的澎湃激昂中的神色,似喜似驚,似怒又似悲…..她的呻吟和喘息也將這種種不同的情感,發自內心用聲音表達出來。  於是我的唇舌離開了吳佩慈的嘴,讓她有空隙從鼻腔和喉間盡情釋放她的激情。  我抓著吳佩慈兩腿的腿脕,一面加快律動的節奏,一面欣賞著美人欲仙欲死的表情與姿態 …..

        「舒服嗎? 嗯?」我問她。  可是吳佩慈卻無力回答;除了喊破嗓子呻吟之外,只是半睜著眼注視著我,好像總有一種欲言又止的情感,想告訴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我開始覺得倍感壓力…..因為她是名模吳佩慈,不是普通的女人!  之所以在律動中有好幾次我都差點要承受不住而「失控」!  好在吳佩慈的表現徹底滿足了我征服的快感,讓我的肌肉更有力繼續下去…..即使早已汗如雨下,我也要用意志力控制住我的下半身,讓自己與這位尤物溫存的時間能夠儘可能地延續下去。  只要我還存有一口氣在,我一定要讓這畢生難忘的夜晚更加食髓知味…..

        每當我覺得快要承受不住了,我就會先緩一緩情緒,深呼吸一口,放慢速度,俯身吻一吻吳佩慈;或有時候就完全靜止不動,先給她來個擁抱,在她耳邊說說悄悄話:「嗯…..佩慈妳真的好迷人喔…..」說到吳佩慈心頭麻癢難耐,她就會拍拍我的背,用纖弱的低音呼喚我說:「快…..動快一點…..」我馬上又回復到原先的亢奮狀態,重新衝刺起來…..  

        我捧著吳佩慈的腰,將她的下半身托起來,使我能夠頂到她體內更深層的地帶。  吳佩慈嘶喊著,左手緊握住枕頭,右手扯住自己的襯衫領口…..在劇烈的震盪下,一雙雪白的乳房如海浪般激盪著,簡直美不勝收!

          我再俯下身去,這次我更激情一點,把吳佩慈那雙誘人的長腿扛在肩膀上,並用手撐著床。  吳佩慈雙腿高高擡起之下,被我刺激到最深層的部位,於是喊聲更為激烈。  她兩手緊緊扯住床單,好像要把床單撕裂一般。  然後,在我反覆的衝擊之下,我試著用意志力保持清醒,觀察她的表情。  只見這時吳佩慈的頭高高仰起,嘶喊聲逐轉淒涼,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她的裡面越縮越緊,我知道吳佩慈就快要到達激情的最頂點了!  於是我更加亢奮地抽送,越來越快…..吳佩慈的雙臂不由自主地舞起來,雙頰泛起紅暈,櫻紅的嘴唇轉為蒼白…..這一刻的她,已經和雜誌上的臉孔簡直判若兩人!  即使把吳佩慈原先的容顏,擺在這裡比對她的臉,應該也不會有人認得出是同一個人吧?  畢竟很少會有人看過她像現在這麼地美…..  

        吳佩慈的深淵猶如發狂的獸口,貪婪地咀嚼著我。  我全身酥麻得超乎想像!  她溼熱的叢林猶如瀑布急速湧出,滔滔不絕 。  吳佩慈又半睜開眼望著我,因為遭到我的凝視而羞愧,於是閉眼側過頭去矇住臉。  卻又似有話要說而再睜眼望我,兩手拼命撫摸我的肩膀…..   

        「啊啊啊…..要…..要…..要…..快、快…..」吳佩慈的哀嚎著急喘,喘得快要窒息。  我更加快抽送…..對她的情感,每一下都紮實地都挺進她的最深處;每一下皮膚相碰都而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吳佩慈翻起白眼,精神陷入恍惚狀態…..然後「啊」的一聲尖叫,她胸中沈積已久的氣猶如山洪一般爆發!  我趕緊再加把勁,幫助吳佩慈的高潮如核子反應爐般連鎖反應,讓她體驗一波又一波決堤的快感….

        「到了嗎?  舒服嗎?」我問;這一刻我深感不枉此生!  即使要我現在就死去,能夠死在像吳佩慈這樣雪嫩修長,白淨無瑕的尤物身上,我也可以心干情願地瞑目了。  此刻我覺得自己像個神!  我以身為男人為榮!  無論再轉世幾次我都要當男人!

          「喔…..嗯…..」吳佩慈原先激昂的嘶喊聲,現在輾轉變為崩潰一般的低吟。  她再次睜眼注視著我,幸福的神色帶有幾分欽慕。  我悸動的頻率重回之前的溫柔,然後改以畫圈的方式,輕輕攪動著安撫吳佩慈剛剛崩潰的心情。  她以更多更多的溫濕回應我,身體還餘有幾分顫抖….. .

        「你真美…..」撫觸著吳佩慈汗水淋漓的臉,我覺得很慶幸能欣賞到她最美麗的一刻。

          「來…..換妳到我上面!」我抱著吳佩慈翻過身來,她慌忙地驚呼一聲:「啊…..不要!」直到她的美腿趴開跨坐在我身上,身子被我使勁頂起時,她馬上又重回興奮狀態。  隨著我一上一下地衝刺,吳佩慈又開始一聲一聲愉悅地呻吟起來:「啊!啊!啊!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不…..不要…..嗯啊嗯啊…..」

Ch. 3

  

         「不要嗎?  嗯?」我兩手扣住她白嫩的纖腰,「真的不要嗎?」但吳佩慈不用開口,答案已全寫在臉上…..

         吳佩慈跨坐著,上半身攤軟得像是筋骨全都痲痺,幾乎無力挺直…..我幫她托著腰,好讓她可以舒服地坐著享受。  吳佩慈兩條白晢的手臂自然下垂著,仰頭呻吟著。  頭髮和乳房像波浪般激盪起來;她的短襯衫滑落肩下,那種半遮半露的美態,性感到了極致…..

          我越來越堅硬,越來越有勁;一面瘋狂地抽送著,一面撫摸著吳佩慈的腰和腿,又搓揉著她堅挺的雙峰。  吳佩慈的嬌軀汗水淋漓;她身體向後一仰,用手撐著我的膝蓋,激情豪放地呻吟。  整張床從頭到尾都沒停過「嘎吱嘎吱」地搖響著,幾乎就要被震垮!

             我扶著吳佩慈的腰,又改以畫圈的方式扭動,給予她體內不同角度的刺激。  又搓了搓她的乳房;吳佩慈彷彿全身像電流般環繞,呻吟從間歇性的嘶喊變為婉轉的呼喘…..就是黃鶯也沒有這種優美的嗓音。  她扭動著頸子,長髮前後左右地甩動著…..美不堪言!  吳佩慈把白晢的玉手按在我的胸上,指甲掐進了我的肌膚。  我一陣興奮,牽起她的手,扣進她的指間,緊緊握著她上下抽送。  她也緊緊握住我的手不想放開…..這種渴望激發了我更多潛在的男性獸慾,使我更努力地向上衝刺!  望著這麼完美的尤物坐在我身上銷魂,即使肉體早已精疲力盡,我的意志也不會允許我停止…..

          「啊…..真過癮!」連我自己都忍不住呻吟了一長聲。

             吳佩慈之前的高潮已經為她蘊釀了足夠的情緒,因此才一會兒工夫,她又馬上重現高潮反應!  只聽吳佩慈的嗓音又開始淒涼地變調:「嗯嗯啊啊啊啊…..要…..又要…..又要…..」

             「又要到了嗎?  嗯?」我越來越興奮;兩腳撐著床墊,將吳佩慈頂上了天!  她又一次進入了連鎖的高潮反應,使她的靈魂好像被瞬間抽離軀體,再也無力挺直;尖叫了一聲之後,上半身癱趴在我身上,全身不住打顫…..

          「舒不舒服啊?」我抱著她,速度又緩慢了下來。

             「嗯…..舒…..」吳佩慈嬌喘著說;聲音極其微弱,幾乎只有氣音,「舒服…..好…..好舒服…..」

          「很舒服啊? 」我吻了吻她的唇,「佩慈很舒服嗎?  嗯?」我溫柔地哄著她。

          吳佩慈捧著我的臉,熱烈地回吻我。  

          我們抱在一起擁吻;不僅是嘴唇相吸的聲音…..就連手腳交纏時肌膚摩擦的聲音也極為激烈。  我感覺吳佩慈的身體自然而然地隨著我扭動起來,於是我完全靜止了律動,她便開始自己上下左右地抽動起來,鼻間不時「嗯嗯」地哼出聲來…..

        吳佩慈柔柔的髮絲輕拂我的臉頰…..一陣醉人的迷香令我神魂顛倒。  她軟棉棉的乳房摩擦著我的胸口,溫溫的很舒服。  我舔舔她的脖子,親親她的耳朵;左手愛撫她的臀部,右手愛撫她的背部…..讓她的歡愉在兩腿間迴嚐之餘,全身肌膚也都能同時體驗快感…..

        「我…..我想…..」吳佩慈將唇瓣湊近我耳畔…..欲言又止。

          「怎麼啦?  佩慈想要什麼啊?」我撥了撥她濕滑的捲髮,望著她埋在柔絲之間性感的容顏。        

          「我想從後面…..」她撒嬌著哀求我說。

          「好啊! 」我開心地答應道。  吳佩慈坐起身來,轉過去趴在床上,將渾圓豐潤的臀部高高翹起;顯眼的紋身在最接近慾望深處挑逗我的視線。  她背部的曲線也一樣玲瓏有致,弧度優美。  我摸了摸她雪嫩的臀部,將我的下半身貼在那溫濕的山谷之間,輕輕地滑進吳佩慈的身體裡…..

       「喔…..」吳佩慈嬌吟一聲,「快…..」她轉頭看了我一眼,眼神極為渴望。

          我扶著吳佩慈的豐臀,又開始衝刺了起來…..吳佩慈也跟著呻吟了起來!  她用手撐著床,又撥了撥自己的長髮,不住地吶喊:「啊!啊!啊!  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別…..不行…..那…..那個…..啊啊啊啊啊…..」一連串說含糊不清的語無倫次,足見心情多麼澎湃激昂,樂不思熟…..

        吳佩慈讓我一遍一遍「噗吱噗吱」地撞擊著,雪白的臀部立時通紅起來!  沈溺於極致獸慾的我,放棄憐香惜玉,抓起吳佩慈的兩條手臂,拼了命向前抽送;彷彿過了今夜我就會死去,所以人生一切未了的事都必須全在這一刻完成…..

        吳佩慈跪在床上。  她的深淵還是一樣的緊;潮濕的叢林越來越洶湧狂放,讓我高漲堅硬的情慾順利地包圍在其中進入抽出!  這位以自己誘人的軀體為傲,而與大眾公開陪睡身價的名模吳佩慈,如今在我的驅使下臣服!  彷彿被我這樣的男人征服一夜,再有高貴的身價也不重要了!  想到這裡,更使我獸慾大增,無止境地擺動著腰,全身肌肉都膨脹起來,要令她徹底地嚐盡我的男人味…..

        吳佩慈盡情地呼喊著,早已忘了矜持為何物!  看著她甩動著的乳房,我忍不住伸下手去搓揉著把玩。  然後乾脆把她整個上半身拉起來摟住;一面吸吮她的耳朵,一面緊貼著她的背部…..美體入懷的滋味永遠都是那麼美妙…..我忍不住讚嘆了一聲:「呼…..好爽!」吳佩慈聽了我的讚嘆,知道我這個男人有多麼對她吸引,於是深深引以為傲地發出一陣竊笑,將手向後伸過來摟住我的脖子,激烈地熱吻我的唇。  我從未停止抽送;直到吳佩慈的體溫急劇上升,呼吸越來越急促,呻吟也逐轉淒涼…..我知道她又要再高潮一次了!  我抱緊她,再加把勁用力抽送,將她體內的慾漿一次又一次地爆發、洩潮…..

        我放下吳佩慈癱軟的上半身。  她四肢無力地趴在床上,喘息尚未止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