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壞女生

  中午的校園天台上,散發著淫霏的氣息。一對男女正在廣闊的天空下交溝。

  「啊呀……輕一點……嗯啊……頂得太……入了……嗚嗯……」美莎雙手扶在圍杆上,挺著美臀讓男生抽插。

  「美莎越來越淫蕩了……啊呀……小穴又緊又濕……插得好舒服呢……」抽插她的當然是浩樹。美莎所穿的灰色絲襪已經退下,里面並沒有穿內褲,這是爲了方便浩樹隨時的性要求。自電影院的事以後,美莎便成爲了浩樹的泄慾工具,經常被要求在學校中性交,天台已經成爲她們午飯時間的性愛天堂了。美莎雖然仍有點矜持,但身體早已接受了,何況又不得她不接受。

  「喔噢噢噢……太快了……快停下來……啊…呀……受不了」「啊呀……聽你叫得這樣淫蕩……真想不到美莎以前是個清純的女生……」交合處的「啪啪」聲越來越快,美莎身體開始跟不上快感的速度。浩樹知道美莎快要高潮了,於是改變抽插方法,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入,又把陽具整根插出,再插到底。不一會,兩人互相噴出淫穢的性液,美莎腳軟得跪下來,不停喘氣。她感到子宮里面熱熱黏黏的,精液又從中一點點流到地上。

  「好過份……每次都在人家體內射那麽多……」美莎嘗試用紙巾抹去精液,但精液還是不停流出來。

  「誰叫你的穴吸得緊,每次射精都抽不插來。簡直就是要吸乾我的精液才放過我似的。」浩樹的回答讓美莎羞得不能回應。可是午飯時間已經結束,美莎只好放棄,直接穿回絲襪便急急腳回到課室,只剩下浩樹一人在天台上回味剛才的余韻。

  今天下午有體育課,美莎回到課室時,大部份女同學已經到了更衣室,她拿了運動服後也走到更衣室。她跟所有女同學一樣,穿上了白色的短袖運動服和紅色的三角短褲。今天的天氣較冷,大多數女生都穿著黑絲襪上課,除了保暖外,也省卻了脫絲襪的麻煩,這已經成爲她們學校獨有的文化。

  「啊呀……」奈奈一如以往地玩弄美莎的乳房,美莎不禁叫了出來。

  「美莎的胸部好像比以前大了……難道已經被男人揉過?」奈奈一下子竟說中了美莎的事,當然她極力此口否認。

  「對啊對啊……不只胸部,皮膚也比之前好了。」別的女同學也插嘴討論這位校花。

  「怎麽會…別胡說了,趕快上堂了,不然老師又要責罵了……」一班女生喧喧鬧鬧地走出更衣室,引來男同學的眼光,當然吸引人的不單止是一群青春美少女,還有一堆只穿著三角短褲的絲襪美腿。美莎和同學走到操場上,眼前的便是人稱魔鬼老師的黑田一郎。

  「爲什麽換衫要這麽久?!」黑田手拿

  一條藤條,大聲責罵學生遲到。每一位學生都嚇得低下頭來。

  「還有,爲什麽會穿絲襪上課?!」全場只有黑田一人在大呼大喝,沒有人敢回答。

  「老師,天氣冷,學校又沒有長的運動褲,我們才逼於無奈穿絲襪啊。」美莎單方面捱罵,終於忍不住回答。

  「穿絲襪只會影響肌肉收縮和散熱,我就是討厭你們這些女生穿這淫蕩的衣物!!」「可是……」

  「不準再說了,冷的話,給我跑二十個圈。」美莎完全沒有辦法,唯有照著黑田的說話做。對女生來說,跑二十個圈簡直要命,一邊跑一邊叫苦。但男生方面,卻一邊跑一邊欣賞女同學的美腿絲襪,倒是不亦樂乎。由於美莎挑起了黑田的怒火,今天接著的體育項目都是體力型的。下課時,同學都剩下半條命似的走回更衣室。唯有美莎被黑田叫到倉庫去負責收拾體育用具。

  美莎今天運動後,又悶在一個倉庫中,流出的汗水多得染濕了整件運動服。收拾後,她坐在軟墊上休息一下,絲襪也被汗水粘貼著她的肌膚上,令她感到有點不舒服,或許真的應該像黑田所說,不應穿著絲襪上課。一想之下,剛才自己魯莽地跟他頂嘴,不知會不會得罪他,讓自己受苦。想著想著,門就打開了,走進來的不是別人,是黑田。

  「爲什麽要這麽久?!」黑田又再板起自己的臉。

  「不……已經執拾好了」美莎慌張的回應,她已經感到有點不妙了。

  「你剛才在堂上的表現,令我十分失望,你不懂得尊師重道嗎?」「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請老師你原諒」

  「還有,你知道你穿成這樣子上課,男同學都不能集中了」黑田令美莎越來越不知所措,她感到絲襪更加實自己的皮膚,明顯在冒汗。「所以,我得給你一點懲罰。」「啊呀呀呀呀!!!不要」黑田一個飛撲把美莎推到在軟墊上,原本面對一個成年的男性,美莎已經是力有不逮,何況今天經過體育課後,疲累的她只有束手就擒。黑田不知從何處拿出一條繩子,熟練地把美莎的手綑在背後,另外還把繩子繞過胸部,收緊的時候,美莎的乳房便像兩個肉球擠出來似的。綑好後,美莎上半身完全失去了自由,只得躺在軟墊上,不停揮動絲襪美腿掙扎。

  「不要這樣……求求你……快放開我!!」美莎正在尖叫,可是體育倉庫離校舍有一段距離,似乎沒有人聽到。

  「真是淫蕩的雙腳,竟然穿著絲襪上課來勾引男學生,真的要懲罰一下。」黑田站起來,俯望著掙扎的美莎。然後拿出平時使用的藤條,狠狠的向美莎的大腿鞭下去。

  「啊呀!!!好痛……!!」美莎本能地向後一縮,揮動的美腿立刻停下來。左腳大腿處的絲襪頓時裂開,原本白晢的肌膚瞬間紅起來。黑田不只鞭一下,轉頭又是一下。不是會,美莎雙腿上的絲襪已經變得破破爛爛,兩腳出現多處傷痕。

  「放心吧,我可是很愛學生,不會給你留下傷痕的。但這樣還不夠讓你改過。」美莎一聽之下,勉力得爬起來想逃走,卻很快被黑田從後抓著。黑田用力撕破美莎的運動服,讓她的乳房一下子暴露出來。

  「咦啊呀……不要……」美莎胸口感到一涼,她知道胸前的乳罩也將不會再保護自己了。

  「甚麽,竟然是花邊的乳罩?你就那麽喜歡勾引男同學嗎?」黑田一怒之下把乳罩扯下,一雙不像女高中生的豐滿乳房便彈出來。黑田不憐惜的揉搓,因爲繩子綁緊使乳房充血,現在變得非常敏感。美莎受不了黑田的乳辱,發出不知是痛苦還是享受的呻吟聲來。

  「你們跑步時,男生都被這雙乳房吸引著,一定要好好懲罰一下」黑田一只手用力揉搓,另一只手挑弄著乳頭,美莎的身體漸漸産生快感,取代下半身的痛楚。

  「呀……輕力一點……好痛……」美莎縱然拼命的掙扎,上身被綑死的她只能不停的扭動柳腰,乳房仍然讓人繼續淩辱。由於倦疲,美莎掙扎不了多久便放棄了,黑田見她身子開始軟下來,才把雙手離開她的上身。美莎躺在軟墊上喘氣,她正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綿山一樣。黑田見狀,也不急不忙地把她上身的繩子解開。美莎的柔軟的雙乳終於從粗糙的繩子中解開出來,明顯被黑田揉搓得通紅,甚至差點變形。但美莎放松了不久,便發現黑田已經把自己的手腕和腳腕用手铐扣上。

  「不……不要望……羞死人了……」美莎的雙腳強硬要擡起成V字,下體隔著絲襪和運動褲正對著黑田。

  「看你這個樣子,多少有點悔意了,但是我發現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黑田伸手挪開美莎的三角運動,美莎心一慌,立刻閉上眼。

  「果然,你這小淫娃,連內褲也不穿便來上課。難怪我從外面看看不到內褲的痕迹,最初以爲你竟敢穿丁字褲上課,原來連內褲都不穿。看來不得不重重的懲罰你。嘿嘿嘿嘿……」黑田一怒之下把灰色絲襪的裆部撕出一個大洞,令原本破爛的絲襪更加不堪。美莎感到下體一涼,不禁叫出來,不停請求黑田放過她,但黑田的手指,已經伸進去她的陰道了。

  「看你一臉清純,但已經不是處女了……陰道里還這麽濕,快說,你是不是一邊上課一邊想著男同學的陽具。」黑田開始慢慢的用手指抽插她的陰道。

  「喔嗯……這是汗而已……啊……求求你,不要再插……」上課前跟浩樹做愛後,美莎的身體仍然很敏感,私處被人這樣一弄,便流出淫水來,但她當然要否認。

  「看來不受點苦,你不會說真的。」黑田的手指突然發爛,在她的陰道中亂撩,弄得她又痛又癢。

  「啊啊……不……要……哦啊啊……我說了……嗚……我一邊上課……一邊想著……男同學的……」美莎已經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黑田這才稍稍的放過她,但當他的手指拔出時,發現有一些白色的粘液隨之而流下。

  「這是男人的精液!!你竟然在上課前跟別的男同學做愛?」「這……我……不是的……」美莎也百辭莫辯,難道說她被人要脅嗎?她支支吾吾,只能暗歎自己不幸。

  「想不到你這麽大膽,還讓他射在里面。今天若不好好教訓你,恐怕你又會用美色勾引人。」黑田從倉庫中找出一條銅制的接力棒,接下來,美莎已經想像到會發生甚麽事。不錯,接力棒正續少續少的進入陰道。

  「啊啊呀……太粗了……呀呀呀」濕潤溫暖的陰道突然被一根又冷又硬的巨棒插入,美莎現在感受的,可不單單是快感。黑田一點也不憐香惜玉,一下子便將接力棒推到底,直擊美莎的子宮。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莎的陰道一下子被充滿,發出極大的呻吟聲。黑田覺得她叫得太大聲了。於是除下自己的褲子,把陰莖硬塞入美莎的口里。

  「好好的閉嘴給我含……」黑田伏在美莎身上,兩人形成69的姿勢。黑田的陽具又黑又滿是青筋,他把龜頭抵住美莎的嘴唇,美莎堅持著不肯打開嘴,黑田便將開始抽插接力棒,用力拔出,再用力插進來。美莎很快便受不了叫出來,黑田利用機會把肉棒一下子插進去口腔來。美莎被厭在下面,不得不替他口交。黑田見美莎終於靜下,才減慢抽插的速度。

  「嗯嗯……喔嗯……」可憐的美莎,下體被粗大的棒子入侵,卻不能用口舒發任何的感覺。但隨著時光的經過,體內慢慢産生被占有的快感。快感一點一點的積聚,從陰道逐漸向全身擴散,渾身上下變得異常敏感。當棒子進去的時候就很舒服很滿足,出去的時候就著急就特別的想要。陰道里不知分泌了多少淫水,口中要是沒有肉棒,一定會急的亂扭亂叫的。或許連她也發發覺,她在發情時,舌頭不知不覺舔起黑田的馬眼來。

  「喔……想不到你這小淫娃……舌頭這麽厲害……啊呀」黑田也不禁叫好。美莎這是第一次含著其他男人的陰莖,比起黑田的,浩樹那一根味道算是「好多了」。美莎感覺到陰莖在她口在漸漸變大,又分泌出精水沾染自己的口腔。可是身體被黑田壓著,不能反抗,下體又不爭氣地産生讓她酥軟的快感。明明大半數女生都穿絲襪上課,但偏偏黑田只選中懲罰她,恐怕也是她美色所惹的禍。

  美莎的口腔被肉棒頂了多時,也開始發麻。突然,她感覺到肉棒變得異常堅硬,從經驗中,她大概估到要發生甚麽事,陰莖一跳一跳的向準她的喉嚨噴出射液!美莎的嗅覺被強烈的腥臭味所刺激,正産生反抗,但無論怎樣,嘴唇都因被塞滿而吐不出來,最後精液還是順著食道吞到肚內。

  「咳咳……嗄嗄……嗄……」黑田等到精液都射完後,才把陰莖抽出,美莎才得以松一口氣,口中仍然滿是精液。

  「算是舔得不錯,不然待會有得你受。」對於黑田的說話,美莎不明所以。黑田站起來,接力棒仍留在美莎的下體中插著。黑田用手指碰了一下美莎的屁眼,美莎下意識地全身抖了一下,她突然明白過來。

  「不要……我知錯了……不要碰那里……啊呀呀呀呀!!」黑田的手指續少的插入去美莎的肛門內,幸好因發情時産生出的荷爾蒙,麻痹了感官,才不致太痛,但還是有一種肛門快要撕裂的感覺。

  「屁眼這麽敏感,看來這里還是處女。爲免你用來迷惑男生,今天老師要替你的菊花穴開苞了,嘿嘿嘿」黑田插抽了數下之後便拿出手指,改爲用陽具對準她的屁眼。

  「嗚……不要……太粗了……放不進來……!!」黑田忍受不了美莎的亂叫,便扯下了她右腿破爛的絲襪,擠成一綑塞進她的口里面。

  「放心吧,陽具上有精液做潤滑,忍耐一下便能插進去。」美莎眼看一條充滿中年男性精液的陽具正要塞進自己的肛門里,但口中只能發出「唔唔」以示抗議。

  「嗚……唔唔唔唔唔!!!!!」終於,在黑田的猛力下,龜頭插入了美莎的肛門里,美莎在痛楚下發出了悲鳴。黑田捉在她的美腿,再用力將自己的陽具壓入去。在多番努力下,已經有大半條陰莖塞到她的肛門里面。美莎除了痛楚外,也産生出酥麻的快感。肛門和陰道之間只有一塊肉壁,故肛門被外物擠滿時,陰道對接力棒也産生了壓迫感。

  「哦……哦……想不到你這小淫娃,

  後庭這麽緊……抓實我地陽具像要吸進去似的。」黑田左手抓住仍然穿著絲襪的左腳,右手則揉捏著乳房開始扭動屁股。

  「唔喔……喔……!!!」美莎感到肛門的異物開始進出,便發出呻吟聲來,但由於絲襪,她盡情的發泄只能換來唔唔的低吟。諷刺的事,爲她帶來痛苦懲罰的,也是她口中的灰色絲襪。黑田抽插得越來越快,原因也多得私處因接力棒分泌出愛液,流到肛門作潤滑劑,使黑田也漸漸享受起美莎剛開苞的屁眼。

  美莎也漸漸適應了痛楚,相對的快感漸漸掩蓋著其他感覺。黑田見時機差不多,便拿出了她口中的染滿口水和殘余精液的絲襪。

  「美莎同學,你知錯了沒有?」

  「啊啊啊……呀……知……知錯了……啊呀……」「那你對老師的懲罰,心服口服嗎?」

  「嗄嗄……好舒服……啊啊……噢噢噢!!要…要去……唔唔唔唔!!!」黑田不只抽插她的屁眼,還瘋狂的抽插她另一個穴上的接力棒,美莎忍受不了身體被兩支巨物刺激,一下子噴出大量愛液,接力棒整根飛出來了。

  「看來你還不知悔改,竟然高潮出來。這小賤貨,老師要干死你!!」陰道放松之後,肛門也變得松弛了一點,黑田便更加瘋狂的插抽她的菊花穴,陰莖已經每一下都能頂到底了。

  「啊呀……受不了……老師……噢喔……快停……哦哦啊呀呀呀」美莎才剛高潮,身體特別敏感,卻被人每下頂得這麽深入,整個人就像被頂穿一樣。故她不停扭動腰部,讓自己舒適一點。可是黑田因她的舉動,原本已經興奮的陽具,被亂動一番,終於忍不住,在她的屁眼內灌以大量濃烈的精液。

  美莎感到精液差不多要倒流入大腸內,黑田才緩緩抽出陽具。精液和愛液染滿了整張軟墊,倉庫中除了淫霏的味道外,便甚麽也聞不到了,但黑田對美莎的處置,還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