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秘密女友

我的秘密女友

 可能是我在房間裡耽擱了一些時間,待我下樓後,早就不見了阿輝的蹤影。

  這裡地方雖然不大,可是畢竟週圍都是高等院校,夜生活的人數並不少,所

以這麼晚了依然很繁華。我只好在四週的夜宵店、攤子上轉悠,覺得阿輝雖然有

些難堪,但是應該還不至於有什麼人身傷害,可能現在正躲在哪個角落裡暗自神

傷呢!

  我找了沒多久,就看到一群人正在不遠處的馬路旁圍著,旁邊燈光飛躍,接

二連三的汽車飛速通過,看來應該是出了什麼車禍。由於我正著急的尋找阿輝,

所以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加上這個季節的晚風濕冷濕冷的,最為令人清醒,

我的腦海裡一遍遍重複著阿輝出車禍的鏡頭。

  「讓一讓,讓一讓。」我一股腦鑽進人群,用雙臂扒開密集的人流,擠進事

發地。一陣寒風襲來,多餘的頭腦發熱被寒風吹散,一絲善念閃過心頭:千萬不

要是阿輝,雖然他平時嘴巴挺討厭,為人又小氣又喜歡佔便宜,可好歹是住了一

年有餘的室友,真心不希望聽到他的噩耗。又是一陣寒風襲來,我的頭腦中卻忽

然閃過了佩兒的影子,一個細微的聲音正從我內心深處發出:千萬不要是阿輝,

不然這件事就鬧大了。

  領隊剛剛交代我要交友謹慎,才一個小時,自己就因為交友不慎而搞出了車

禍,這可是頂風作案啊!領隊這次一定會通知我父母的,而我父母一來,到時候

他們一定會見到我和琳兒依然在一起,那……那,不,我必須要掌控局勢。

  媽的,阿輝你連這點度量都沒有,這點事情用得著尋死覓活的嗎?過多的思

維讓我偏向於考慮自己的利益,而心思也在慢慢轉變。

  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男人躺在地上,看上去沒有多大事,正大聲喊著讓人打

電話叫白車。人群裡發出不同的聲音,看笑話的、看熱鬧的、傻裡吧唧找肇事車

的。

  我橫著掃了一眼這些高貴的大學生,又久久的盯著那個傷者一臉血汙的臉,

心裡驚嘆著人生的短暫和脆弱,社會的無助與無奈。不知道什麼時候,一些古怪

的道理慢慢地出現在了我的心裡。原來少不更事的自己好像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真

正的男人,懂得了利弊人倫,許多問題之間都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似乎也在浮

現。而這一切,貌似都是從佩兒身上學到的,我自以為是這樣。

  「喂,蘇琳,阿輝他回來了嗎?我找遍了週邊都沒有看到他,不知道他跑哪

裡去了。」我掏出手機,準備給阿輝電話,卻想起阿輝的手機還在琳兒那裡,於

是只好給琳兒打電話,看看阿輝是否心情平靜後回到了房間。

  「他沒有回來,手機也在我這裡。這下怎麼辦,要不要報警?」琳兒從小養

成的習慣,一有事就報警,可這是在國內,完全和國外是兩種處事方法。

  「不用報警,只是小事情。阿輝也只是覺得難堪罷了,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嚴

重,或許他一個人靜一靜就會回來了,或許他已經打車回寢室了。放心,你們到

房間裡等著吧,我就回來。」事情絕不能鬧大,我於是向女友解釋道。

  「好吧,我覺得這事情我們都要鄭重向他道歉,還要把這些照片都刪掉。」

琳兒看起來有些自責。我知道類似的惡作劇對於她的過去可能很常見,但對於阿

輝,不同文化成長下的人或許有些難以接受,這或許也讓琳兒認識到了差異。

  「嗯,那我先掛了。」我深吸一口氣,心裡暗罵阿輝,準備回房間和大家商

議。

  夜還是不那麼平靜,原以為令人麻煩的事情會隨著午夜的鐘響而逝去,卻不

想此時卻如同滾落山丘的雪球,越來越大,遠遠超出了我的承受能力。我拖著有

些疲憊的心走進大廳,敏銳的目光卻又一次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那是小軒,

她正躡手躡腳的躲在一個沙發後面,看著大廳另一側的大門。

  我一見到這個令人生氣的身影,怒火就往頭上湧。我心道,這個無事生非的

人怎又在偷偷摸摸的,八成不是什麼好事。本來海島那次小軒就害我不淺,今天

更是挑出了諸多事端,現在看她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我突然起了報復的念頭。

  你不是鬼點子很多嗎?又是防狼噴霧,又是裸照風波,這次不知道又準備害

誰,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於是,我也偷偷的跟在了她的身後,來一招螳螂捕蟬黃

雀在後,就算是幫自己和阿輝出氣了。

  在前章中我提到了賓館一樓的大廳,大部份都租出去給別人做生意,有夜宵

店,同時也有休閒會所之類的。這次我跟著小軒從側門溜到了一個不大的門口,

地上座落著霓虹燈廣告牌——泰國浴、推油、按摩,上面的字都不太清楚了,看

來是家很小很小的紅燈小店,小軒跟著誰溜了進去,八成不是什麼好人。

  帶著心裡的疑問,我也溜了進去。進門後的長台後坐了個人,見我鬼鬼祟祟

的,並沒有阻攔我。通過長長的狹窄走廊,沒有多少人的身影,過了一個拐角,

我終於看到了小軒的身影,她似乎在和一個侍者摸樣的人在說著什麼,然後掏出

了幾張鈔票,走進了一個房間。

  「先生,推油嗎?」那個侍者熱情地問我。我按章辦事,也成功的進入了那

個房間。裡面的設施果然很簡陋,與其說是推油,不如說是色情交易的地方。一

進門便有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孩過來詢問是否辦事,我只好推說已經約了人的,她

們一個個灰溜溜又再次坐下。

  「王八蛋,垃圾,人渣!」我在這個有許多隔間的大房子裡很快就找到了小

軒,她看上去很氣憤,以至於連隔間的竹簾門也沒拉上,所以我很輕易就找到了

她。這會,她正透過一條竹製牆壁間的縫隙在偷看隔壁,似乎畫面很令她不滿。

  我見小軒如此不爽,心裡很高興,但也很好奇是什麼讓她吹鼻子瞪眼。正當

我疑惑的時候,一個男人只圍了一條浴巾從我對面走來,而此時隔壁的竹簾門也

拉開了,我往旁邊一閃,躲在一個大沙發裡面。

  「噓噓……過會你千萬不要出聲,動作也不要過大,保證不會露馬腳的。」

這個從隔間裡走出來、彎著腰駝著背、同時也圍著一條浴巾的男人正是開始沒有

跟上來的秦峰。

  「老同學,這次真的沒問題,不會像上次那樣吧?」那個男人問道。

  「操,你還不相信我?這次這個很軟弱的,但還是不要被發現的好,我還捨

不得她那雙長腿呢!告訴你,這個可是我女友,如果你不聽我的,讓她發現了,

我到時翻臉不認人,你可要配合好啊!」我見秦峰一臉興奮,吐字都不清不楚,

而那個男的似乎比他更著急。

  「峰,你不是說來給我推油的嗎?怎還不來?」隔間裡傳來了小軒細小的聲

音,雖然門開著,可我琢磨了許久才聽出來,看來隔音效果還可以。隨後,兩個

男人雙雙進了房間。

  「媛,來,戴上這耳機聽聽歌,我特意選的音樂,保證你全身都放輕鬆。」

在關上竹簾門的那一刻,我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這是怎麼一回事?我爬出沙發,

站在那裡正思索著,卻不料旁邊房裡的小軒怒目圓睜的衝了出來,和我撞了個

正著。

  「你……你怎麼也在這裡?噢,我知道了,你也是來這裡玩這個這個的吧?

一群畜生!」小軒若有所悟的指著我的鼻子罵道,然後推開我準備往外跑。

  「見人就罵,你瘋了你。男不男女不女,海島上這樣害我,出餿主意害我室

友,我是畜生?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小軒那張令人討厭的臉加上侮辱的罵聲

讓我被冷風吹滅的怒火也燃燒了起來。我不等小軒作出任何反應,一把抱住她,

拽進了房間,隨手關上了竹簾門。

  「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不管你想幹什麼,你們這麼對我妹妹,我就是

拼了命也不會讓你們好過的!畜生,你們都是畜生……唔唔……」不知道當時我

的表情有多嚇人,居然讓小軒說出了類似於同歸於盡的話語。可這一來我更加迷

惑了,只好一把抓住小軒,死死捂住她的喊聲,心中不停地過濾著猜想。

  可是小軒就像拼了命的野馬,我雙手是沒有辦法按住她,正好她開始偷看的

地方有一張沙發床,我便將小軒壓在那床上。不經意,我也從那個竹製的缺口縫

隙處看到了隔壁那間房裡的情形,還有細小的聲音。

  「媛,舒不舒服?萬一要是不舒服,你叫我一聲就可以了。」秦峰手裡拿著

手機,站在旁邊,輕輕的踱著腳步,嘴在小媛耳邊輕輕說道。

  而此時的小媛戴著眼罩和耳機躺在一張皮墊子上,背上蓋著一條浴巾,原本

來時的衣褲都掛在旁邊,看來是全裸了。開始門口見到的那個男人正氣定神閒的

跨坐在小媛的臀部上,一下下的用手搓揉小媛的肩膀。登時,我似乎明白了秦峰

的企圖,也清楚了小軒的無名火的源頭。

  「不要喊了,我不是他們一起的。」我鬆開捂住小軒的手。

  「什麼?秦峰是你的室友,你不是和他一起的,你……你騙誰?!」小軒眼

睛裡充滿了男人的思緒和女人的精明,不肯相信。我只好將事情從頭說了一遍,

她才猶豫的點了點頭。

  「你打算怎麼辦?當初可是你覺得我花心壞蛋,秦峰人長得老實、安全,才

讓你妹妹跟他好的,現在你準備去揭穿他?」我知道秦峰的嗜好,也知道小軒對

小媛的感情,所以有些同情的問道。

  「揭穿?你以為就這麼簡單?!當初我讓小媛跟他,是因為我手裡有他的把

柄,萬一有問題,不能讓他對我妹妹妥協,我就讓他一輩子都擡不起頭做人!」

小軒惡狠狠的盯著隔壁,掏出手機死死握住,一股冷冽的氣勢壓倒一切。

  「把柄?」我疑惑的看了一眼小軒手中的手機自言自語道。小軒似乎知道自

己失言了,吞了一口唾沫將手機死死握在胸前,這更加激起了我的好奇心。話說

秦峰那裡又不少小媛的不雅作品,真沒有想到小軒這麼心機重重,居然也有秦峰

的把柄,我倒是想要見識見識,說不定哪天還有用呢!

  「你還說和他不是一夥的,把手機還給我……」我很輕鬆就把小軒的手機拿

到了手上,這激起了小軒的反抗,但完全就是螳臂當車,我輕鬆制住她,開始翻

看圖片視頻資料。果然,其中有一段視頻設置為了保護,看時間應該是海島第一

夜錄下的,我的心裡一咯登,想起了秦峰上次給我看的視頻。可是,這次我毫不

猶豫的打開了。

  視頻並不太短。一打開,很黑,但還是可以憑藉拍攝時的月光看清楚緊貼鏡

頭的那張臉,是一張醉醺醺的臉,是秦峰的臉,還有極為粗重的呼吸聲。畫面裡

的頭像時近時遠,在過了幾十秒後,我能看到秦峰的大手向鏡頭這裡摟了過來,

並且發出了說話聲參雜在呼吸中。「小媛……」隨著聲音的發出,秦峰的手摟了

個空,重心不穩的跌落到了床上,似乎揮舞的手臂摟住了床上躺著的一個人。

  「嗯嗯……李嚴……是,是你麼?」這次聲音聽得很真切,我完全忽視了已

經不再動彈的小軒,眼睛圓睜著,大氣都不敢出。

  視頻在不停抖動,可見小軒當時也是半醉半醒。而漆黑的視頻中依稀可見秦

峰明顯喝多了,跌落的時候雙腿發軟,半邊身子架在了床尾,簡單的對話一完,

他的身子就滑落到了地上。可他手上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對眼前女孩的侵犯,伴著

粗重的呼吸聲,他找不到北的在撕扯女孩身上的衣物,但始終毫無效果。倒是女

孩在他拉扯和托舉的力量下,從躺著變成了趴著,雙腿也伸出了床尾,夾在秦峰

身子的兩邊。

  秦峰在那裡搖頭晃腦了一陣,似乎在緩解酒勁。但這一瞬間之後,他的頭就

深埋在了女孩的臀肉之間。視頻中看不清他的動作,可是可以猜到他似乎在撕咬

什麼……拉扯,拉扯,女孩的雙腿慢慢遊走於秦峰腰際兩側,重力讓女孩的雙腿

慢慢的接近地面,而在落到地面之前,秦峰持續了一兩分鐘的動作終於完成了。

  我還在思索這視頻會是哪裡,因為我始終不敢相信這些畫面是那天晚上。可

是摔落,不是手機,而是連人帶手機,小軒似乎無力支撐了。鏡頭的最後一刻,

手機定格在了拍下的最後一個畫面,秦峰的雙腿正跪於女孩的雙腿之間,而屏幕

的最左邊的地上還有一張熟悉的面容,那張面容屬於一個名字叫李嚴的人!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一臉茫然,心裡打翻了五味瓶,完全說不出任

何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