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鏈

四個苗條的美女同樣穿著緞子至肘的手套,精緻的光滑的黑緞子胸罩,皮吊帶高裝的網眼長襪和細跟高跟鞋,全是黑色的。所有裝束都是為了迎合觀眾口味、吸引觀眾眼球而精心設計的。

她們組成一個死亡連環,就是她們一定要死,只是什麼時間的問題。她們將在極度驚駭和痛苦中死去,雖然她們的衣服相同,但她們的死亡卻不一樣。每個人將在她的自己位置上以特定的方式死亡。其中:二個女孩將很快、很容易地死去。麗莎將會被斬首,對她是非常仁慈的。Kerri將會在空中跳舞,持續長達幾分鐘。剩下的兩個最後死去,在她們同歸之前,必須看著同伴遭受痛苦折磨,因此她們不會感覺很舒服。

Patricia要忍受完全的刺穿,要有勇氣面對極度痛苦的死亡。Petra的肩上擔著四個的命運。在她失敗之前她們不會開始遭受折磨。但她一定會失敗,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一但她失敗,即開始殺害她的同伴,而她自己也將遭受巨大痛苦折磨,慢慢地被電邢處死。

每個人都是死亡鏈上的一環,由Petra開始,到Kerri結束。她們是壯麗的犧牲者,是這架snuff機器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這是多麼美麗的一部分。Petra用腳尖站在檯子上,在兩個腳跟下是兩個死亡開關,一個鐵棍從地板上豎起,緊挨著她的陰部,在鐵棍的頂端是第三個死亡開關。還有第四個:一個小鐵棒橫在兩腳間來限制它們移動。這個鐵棒處在一個方形電路中,其目的就是要保持她靜止。如果她移動腿部超過一寸,試圖使腳或陰部脫離開那些死亡開關,鐵棒就會碰觸方形電路而啟動裝置。在她陰部和腳後的開關限制了她上下移動,她試圖移向任何方向都會觸動死亡開關,然後就是她們全體生命的結束。她目前的姿勢是極端地不舒服,她已經非常疲憊,就要達到極限。

行邢何時開始?當Petra支持不住,碰到那四個死亡開關其中之一時,整個裝置將會開始運行。發電機被裝在一個直對著她的陰部像一個直立的肉棒一樣的小桿上。電線從發電機引出來,分成「Y」

字形,分別夾在戴著黑緞子乳罩的兩個乳頭上。織物將會給她一定的防護,使她能多堅持一會。開始電路中是高電壓低安培,之後安培數將會慢慢地增加,直到迫使Petra尖叫。但Patricia不想聽到她的尖叫聲,因為Petra的牙齒正在緊緊咬著一根非常重要的鋼纜,鋼纜的另一端經過天花板上的滑輪聯接著一個小重錘,如果它掉下去就會直接觸動地板上的另一個死亡開關。

Patricia臉朝下爬在一個叫「Jessica3000」

的機器上(這是一台專門用來穿刺女孩的機器),她的黑緞子褲襪沒有提供多少保護,長鐵棒已經插入了她的經過潤滑陰道。現在尖利的燒烤桿抵在子宮上,準備更深的進入。一但Petra叼著的重錘碰開死亡開關,燒烤桿將會在Patricias可愛的身體中穿行,暗紅色血在她的陰唇之間流出,長鐵棒將會繼續深入。

最後它將會到達麗莎的斷頭台的邊上一個開關。鐵棒推動開關;刀鋒落下,Lisa的頭滾落,滾到最後一個死亡開關,Kerris足下地板門打開。這就是死亡鏈的全部運行過程這樣每個女孩將殺死下一個,Kerri不須殺任何人,但她必須看著其她人死去。

另外三人知道她們的生命完全地仰賴Petra的力量和勇氣,直到她失敗,一但她觸動第一個開關,黑暗將降落在她們頭上。Petra的同伴呼喊著,鼓勵著她:「挺住啊,小妹!」

「你能做到!」

「我們的性命在你身上,Petra!」

Petra在非常努力地堅持,雖然她知道命中注定要失敗,為了勇氣和榮譽,她還要堅持。支撐了兩個小時以後,她的小腿脹痛,全身被汗水濕透;從頭到腳閃著亮光。大乳房上的緞子乳罩已經濕透了,她知道濕潤將會更好地導電,但她寧願她不懂得這個道理。

她的全身肌肉開始顫抖,眼淚順著她的面頰流下來,鋼纜拉緊著她的牙齒,她渴望得到解脫。她全身發癢,但她不能夠為自己撓癢。由於出汗,地面變得光滑,她的足趾稍微滑了一下,啊上帝!幸好沒發生什麼。

她像一個光滑、艷麗的包裹在黑色內衣中的女神,但是在她的臉上卻寫滿了恐怖。她何時失敗?她將觸動哪一開關?她的牙齒還能咬住鋼纜多久?她最後還有多少時間?她將會受到多少傷害?

她開始沒有注意那個陰部開關。她的黑色網眼褲襪在輕輕磨擦那個開關,觸動了它。Kerri注意到了。她的位置能看到其他人,她們被安排在一個直線上;她在最後,站在絞邢台上,絞索緊緊住她的咽喉和手腕。她聽到了卡噠聲,她知道那聲音意謂著什麼。「哦,上帝啊,Petra!」

她哭到。Petra轉過頭來用奇異眼光看著Kerri。Kerri哭著說:「開關,Petra!你碰了下面的開關!」

Petra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她知道那是真的。她感覺到在她迷人的乳房中有電流流過。她性感的嗚咽著,現在雖然還不算痛苦,但是很快就會變得更糟。

但她仍然緊緊咬著頜骨,盡力使口中的鋼纜不脫開。

疼痛逐漸在她的乳房中爆發,那是燒灼樣痛苦,疼痛使她振顫。她的又大又園的乳房在胸罩中抖動。她閉上眼睛,緊皺雙眉,頭髮像電暈輪一樣豎了起來。

她的嗚咽逐漸變成了緊閉嘴唇的尖叫。

Patricia對面稍遠的Petra,聽到了這一切。她騎臥在Jessica3000上動彈不得,只能在心裡祈禱:「當它開始的時候,只有上帝和我在一起」

突然,Petra尖叫起來,重錘落下,第二個開關開啟了。

「哦,該死的!它灼死我了」

Petra喘著氣。「它灼死我了,上帝啊,我實在受不了,我……Patricia!哦,上帝,Patricia我對不起你,我……」

現在該Patricia尖叫了,因為粗大的鐵棒正在進入她的身體,她感覺到從未有女人有過的感覺:她的子宮被的抻開、扯裂,鐵棒在她的體內移動,穿過潤滑的腸子。她動不了,她的身體在顫抖。她的豐滿的乳房也在黑色胸罩中抖動,她平坦的小腹在機器上磨擦著。

「它要穿透我了」

她喘著氣。「我能感覺到它在移動。噢!上帝!疼死了!對不起,Lisa,我不能停止它」

「沒關係」

Lisa答到。她的聲音出奇地平靜。「放鬆,隨它去吧,那樣將會比較容易些。這是我們的工作」

她曾說過「我要試著適應它,有人出錢看我們受難,而且垂死的只是幾秒的事」

Patricia全身濕透了,完全失去控制「救救我,我受不了啦!」

她嗚咽著。

「鐵棒如此大,又硬……它是太……噢,上帝,它來這裡了!」

她張開嘴唇,唾液伴著的血水流出來,尖利的鐵棒露了出來。

Jessica運行得非常準確,鋒利的圓鋸片瞬間穿過了她。機器輕易地從陰蒂到胸骨劃開了她,柔軟的內臟像倒水一樣流到了下面的鐵槽中。

現在她能做的唯一就是看著鐵棒慢慢向前移動,向著跪在斷頭上等候生命結束的Lisa移動。Lisa的姿勢幾乎和騎臥在Patricia上一樣,臉朝下。Lisa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好受邢。鐵棒觸到了開關,軋刀帶著風聲落了下來。

她的身體突然立了起來,她感到自己開始旋轉,她看到了已前在鏡子中從未看到過的景象,直接看到了自己的園園的乳房,平坦的胃,她豐滿的臀部。她看見從自己斷了的頸部噴出美麗血泉,閃亮的紅色血雨落滿了她那無頭身體,染紅了黑色的內衣。

她正在落下,滾動,沿著一個螺旋形長槽滾下,最後她的頭停在正對著絞邢台的地板門的機關上,她的臉向著上面,她看見陸Kerri黑色的尖鞋跟穿過打開的地板門落了下來。

Kerri開始感覺到喉嚨上繩索拉緊的疼痛,但她還沒有在意,因為她過於恐懼了。Petra仍然活著,但是已經奄奄一息。燒焦的肉味充滿空氣,Petra的抽搐表明這個女人活不了多久了。將被勒死的Kerri啜泣著看著Petra死去,那是如此殘忍:Petra的舌頭捲曲著伸了出來;肉體發出嘶嘶聲音,乳頭上冒出一股白煙。她的生命結束了,身體變得柔軟,但仍在微微抽動。

Patricia是下一個。她不可能被用六尺長尖利的鐵棒陰部到喉嚨刺穿後還能活很長時間,尤其是她的腸子已完全流到了下面的鐵槽裡。她只是稍微戰慄了一下,喘了最後一口氣,全身癱軟死了。

現在只剩Kerri孤獨地吊在那裡,面對最後時刻到來。她正在經受一種極慢的絞邢。Kerri擡起腳跟一下一下的踢蹬著,兩條腿互相扭搓著,她很艱難蠕動著腹部,她的皮球一樣的非常性感的乳房,在黑色胸罩中跳動著。絞索在她的頸部勒出了一個深深的凹陷。頭髮在她的肩部周圍擺動。她的臉由於痛苦而發亮:嘴吧張開,眼睛半睜著。

一會比一會糟,大約二十分鐘後。她在做生命結束以前的最後掙扎。她在劇烈扭動,抽搐,口水從下巴上流了下來,濺到了發硬的乳頭上,她的小便失禁了,順著黑色的網眼褲襪流到地上。她身體在戰慄,然後變軟。此時四個女孩子沒有活著的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