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臉般的母親

我名叫小周   因為晚讀的關係 今年面臨高中生學大考 已經18歲

我高中的時候功課普普通通,基本上算不上吊車尾,努力一下有機會拼上前十名

那是高中第三次模擬考,我顯得格外不專心,原因就是因為我的媽媽。

     我媽媽今年大概33歲左右,有著一副好身材,因為年輕不懂事嫁給我們家老

頭,搞大了肚子才有了我,所以在周遭的母親當中,我的媽媽算是頗具姿色,帶

出門買東西總是會被成年男子瞄上幾眼,看上去也是20出頭的姑娘,完全感覺不

出來是30歲的女人,媽媽的胸部算大的,因為她身材嬌小,又喜歡穿坦克背心,

總是給人一種胸部呼之欲出的感覺,我問她為什麼,她總說年輕人都喜歡這樣穿

,常常讓我在街上顯得非常為難,不過思想前衛的母親,家庭思想非常古板,每

天就是煮菜洗衣服,監督我功課,打電話跟爸爸報告近況,爸爸為了一些原因時

長得留在公司加班,有時候甚至還不回家睡覺,問他為什麼不多陪家人,總是被

他一句「還不都是為了這個家」給打發了。

     不過這個看起來還算正常的家庭倫理,在我高三那年,完全的崩潰了,那是

一個考試月,所有的考生都在準備考試,我也不例外,我的優點就是會自動自發

讀書,考試也不需要父母操心,但是這次的考試卻讓我非常頭痛,考前兩個禮拜

我天天都是讀書讀到半夜甚至早上,媽媽早上都會有來叫我的習慣,卻發現我最

近月來越晚睡。

     「功課要讀,身體也要照顧,你跟你爸一樣,都不照顧自己的身體這樣不行

,你一整晚都沒睡對不對。」

     「沒辦法,這次實在太難,我也不想這樣的。」

     「你聽好,你要好好休息這樣才會事半功倍」媽媽的口頭禪就是事半功倍,

什麼事情都可以讓她囉嗦上好一陣子。

     「你爸爸今天會回來,你今晚累了就早點睡」媽媽在我準備上學前又補了一

句。

     「喔,我知道,我會早點回來溫習功課」說完我拎起書包就上學去了。

     或許是一整晚沒睡的關係,在學校到了下午,我跟老師請假去保健室睡覺,

不睡還好,這一睡居然讓我睡到晚上10點,因為學校晚上有進修班,所以保健室

沒關門,護士也還在,只不過換人了。

     「現在幾點了?」

     「10點阿,你真會睡,怎麼都沒人叫你嗎,我一直以為那張床上沒人,上一

個小姐也沒跟我說你在這邊」

     「糟糕了,我有門禁,不說了,阿姨謝謝你我得趕快回家了,我媽聯絡不到

我會發瘋的。」

說完我就馬上收拾自己的東西騎上腳踏車回家。

人做錯事情總是會心虛,我就是一個好例子,回到家的時候,我因為怕被罵,所

以輕輕的推開門,躡手躡腳的溜進家裡,我家是一層而已,但是有一條走廊,隔

開我跟爸媽的房間,但我到家的時候家裡一盞燈都沒有,看來是都睡了,於是我

躡手躡腳的準備進房間。

     「阿..阿..小力一點,我會叫出來的」

     「小周那孩子還沒回來,沒關係的」

    「阿….阿..你慢一點,我快受不了了、你別撞得這麼狠、我會、會叫出來

…」

「叫阿,就是要你叫,你這騷貨,老子這麼久沒回來,今天回來就是要狠狠的幹」

「不要…阿阿…嘶…你頂到了、你頂到了。」媽媽歇斯底里的喊著。

「爽不爽,喜不喜歡我的肉棒」我家老頭也開始用言語羞辱她

「喜歡、喜歡….阿..用力一點」

這時候我已經完全忘記自己在幹嘛,心臟已經跳到最高點,完全無法克制自己在

的顫抖,我輕輕的走到我爸媽房門外,把門推開一點點。

看到了一個女人用狗爬式跪趴在床上,白嫩的屁股被身後的男人撞得有點微暈,

那是我的母親嗎…我心裡很驚訝卻也興奮的看著房間裡的激情,褲子裡的老二也

硬的不像話,我喘息聲也有點大,卻沒房間那兩個人大聲。

我爸還是用力的撞擊她圓嫩的屁股,每一下都發出啪啪的聲響,我幾乎可以感覺到

房間裡的溫度是高的,連我身上都一鼓躁熱,我也立刻把我的肉棒掏出來,開始瘋

狂的套弄。

    「老公,幹我,幹死我….好…好爽、好舒服」

「這還用你說嗎,你這小婊子」爸說完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整個粉白的屁股頓

時出現一個手掌印。

「對….對…我是婊子、用力幹我..」媽媽已經開始搖頭晃腦,看起來是已經進入

瘋狂的領域了。

「…喜歡肉棒嗎」啪、啪「喜歡、我好喜歡!!」啪、啪、啪、啪

又是用力的撞擊聲,媽媽正個人幾乎快被撞倒,要不是呈現趴姿,估計她是挺不住

「喜歡肉棒、要不要我叫幾個人來幹你阿」聽到爸爸這樣說我整個人錯愕了一下,

手卻沒能停止套弄我的肉棒。

「不要、我只給你一…..一個人幹」

「賤貨,你不是喜歡肉棒、還在假清純、操..我就不信現在放幾個肉棒在你眼前,

你不會放進嘴裡吸」

說完爸爸整個人都瘋狂了,像隻公狗一樣,抽插速度整個爆走,媽媽被幹到已經放

聲大叫了起來。

這時我爸把我媽翻過來,朝她臉上狠狠打了一巴掌。

「賤人,說!!你要不要肉棒」

說完不等我媽回答他又把肉棒塞進去,我媽尖叫了一聲。

「阿..你不可以這麼壞,我是你老婆….阿..小..小力一點…..我快壞掉了…..」

「說,你爽不爽,喜不喜歡肉棒!!」我爸邊說邊在我媽上用力的往下撞擊,整個身

上的重量撞得我媽往床裡凹下去,又準備接受第二下撞擊,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好幾

下。

我聽到,我這輩子不敢相信的事情…

「喜歡…喜歡…..只要是肉棒都好….給我..快…給我…..幹我…操我…..」

「叫隔壁鄰居的陳醫生也把肉棒拿出來給你,要不要」

「要…要..肉棒我都要…」媽媽已經眼神渙散,我敢說她根本不知道現在自己在說

什麼。

「你這個賤貨,老子今天就要操到你死」

「操死我….操死我!!」我媽這時候已經把腿盤到我爸屁股上,迎合他每一下的撞擊

像演A片一樣,我媽用手指狠狠抓住我爸的背,我知道她差不多了。

「喜不喜歡….喜不喜歡我這樣操你,這樣幹你的小穴」

「喜歡………我好喜歡,我的小穴都被你的肉棒塞滿了…好爽…..好漲..」

「幹…嘴巴!!把嘴巴張開!!」

媽媽把嘴巴張開,我看我爸迅速的爬起來,把肉棒硬塞進她嘴裡,跪坐我媽頭旁邊,

媽媽居然開始吸吮起來,好像那是一個很好吃的棒棒糖。

「快點,你她媽的一個晚上都要吸我的臭肉棒,快點,用力!!」

我發現,媽媽的吸吮力到家重了,她整個人臉頰都凹進去,把肉棒在嘴裡吞吐,速度

也越來越快,幾乎是頂到喉嚨,在拔出來到龜頭部分,又整根硬生生的插進去她嘴裡

,這時候我媽換了一個位置。

背對著我,頭卻快速的上下擺動,我知道她要加快速度了,我手裡的肉棒已經爆出青

筋,配合著我媽的頭,用相同的速度在套弄著。

「賤貨,吸快一點」  只見媽媽用手環繞住爸爸的腰,頭更加快速猛烈的上下吸吮著

肉棒,嘴裡還不斷的發出「吾、吾」的聲音。

這時候已經可以聽見我媽的口水聲,「啪嘰…啪嘰」發出非常淫蕩的聲音。

「我要射了,吞下去,快點…阿……」

「咕噥….唔!!」  我發現媽媽似乎不是不想吞,而我是爸把整根肉棒塞進她喉頭裡

了,在她喉嚨狠狠的射出來,搞得她快窒息。

至時候我爸居然把我媽的臉當成小穴一樣,抓著她的頭髮,屁股用力的撞擊她的嘴巴

,好像那是一個小穴般的合理,我媽卻非常配合的接受他的粗暴撞擊。

大概持續了十幾二時下,我爸慢慢緩下來,放開她的頭髮。

「舒服嗎….」

這是我媽吐出口裡的肉棒時說出的第一句話。

這時我慢慢退了開房門,看著自己爆漲的肉棒,跟一隻大黃瓜差不多,卻又不得硬把

它塞回庫子裡,感覺很是難受。

但是我得完美的演出不在場證明,於是我偷偷溜去門邊,把門打開,燈也打開,接著

用相當的力量把門關上讓房間的人聽到。

大概過了10分鐘,他們兩個人才從房間裡出來。

「小周,你回來了呀,怎麼這麼晚,你又待在圖書館嗎?至少也給媽媽一通電話,媽媽

很擔你你。」看著媽媽舌頭上像喝過豆醬一樣的舌苔,我確定它上面還有濃濃的精液。

「呵呵…我…我在圖書館睡著了…爸今天有空回來啦?」

我明知故問,爸爸也很心虛的笑了一下。

「我今天回來是因為明天要去台北工作,回來看看你們母子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

「小周,這次考是你應付的來吧,別忘了,我說過你考進前10名我就買電腦給你唷」

「我知道啦…好啦,爸,對不起,我今天讀了一整晚的書好累,我想先去休息了」

「等等,我現在就要準備去坐車了,我跟你說我把鑰匙…」

接著就是一大串廢話,我也忘記我聽了什麼,但我腦裡都是他剛剛在操我媽的畫面,

所以我隨便應付一下就進房間了。

    我進房間後,掏出褲子裡的傢夥,發現他今天狀況簡直只能說是野獸,一跳一跳

的脈動著,好像要噴出血似的,我開始粗暴的套弄著,過了大約10分,我發覺毫無幫助

,於是我拿出書桌底下的色情書刊,開始打手槍。

等我完全發洩完之後,已經過了整整一個小時。

這時候我緩和了一點,為了讓自己思緒正常,我趕緊去沖冷水,沖完澡出來,發現我的

傢夥又爆炸了,可能是經過爸媽房間時聞到裡面的腥臭味,讓我的淺意識又興奮起來了

。於是我回到房裡打開課本,希望能讓自己冷靜下來,卻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唯一能讓我發洩的方法可能只有去上女人了,但我知道亂倫是不對的,所以還是很不甘

願的拿出書本,死馬當活馬醫看能不能轉移注意力。

    大約半夜兩點的時候,我的心跳變大聲了,我知道我想幹嘛,我想進去操我媽媽,

一想到這裡,我又掏出我那巨大的肉棒,開始套弄了起來。

改變我們家庭命運的,就是這一刻,當我全心全意的在打手槍的時候,我沒發現,因為

剛剛洗澡的關係我忘記鎖門,我媽來看我讀得怎麼樣,卻只看到我,手裡抓著肉棒在狂

弄。

「咳…小豬」小豬是我的綽號,因為念起來很像,這是我媽在家裡叫的。

我一聽之下我整個人傻掉,是我媽…..

我猛然回頭,只看到我媽傻傻的站在我身後,眼睛還很不好意思的往旁邊看。

「媽….你…….你不知道進人家房門要敲門嗎!!」我很心虛,只能用憤怒來掩飾我的

尷尬。

「我…我怕你讀書讀太晚,想看看你有沒有認真而已…怎知道…」媽媽一臉無辜的看

著我的肉棒,雖然只有一秒鐘但我抓住了那個視線。

    「你這樣讓我很難堪你知道嗎!!」我幾乎是壓抑著說出來。

「你年紀也大了,會這樣做我不怪你,只是…..大半夜的自衛我的意思是說這樣很正常

,媽媽不會覺你很怪,你的年紀也是生理最旺盛的時候」媽媽眼睛飄向我的牆壁。

    「可是你不讀書只知道做這件事情的話,你的成績會變差的你知道嗎」(我心想:也

不看看是誰害的)

「讀書的時候就要先解決完生理需求在來,而….而不是,這樣做事情會事倍功半」

「我也想阿,可是它從剛剛開始就一直這樣,我沒有辦法專心,也解決不了…」我開始

決定讓媽媽動之以情。

    「你都….都弄不出來嗎…?」媽媽說這句話的時候看了一下我的垃圾桶,發現裡面

通通都是衛生紙,還包裹著奇怪的液體,我想她知道那是什麼。

「一開始還可,可是從半小時前就完全沒辦法….我也想認真讀書可是這樣我很..很難專

心…」

說著我把我的手放開,整個肉棒幾乎是用彈的姿態往褲子上拍打,媽媽看到我的肉棒時愣

住了,我抓緊機會,開始用手用力的套弄,想證明我沒有說謊。

時間就像停止了一般,媽媽並沒有制止我,而是傻傻的看著我瘋狂的打手槍,大概五分鐘

的時間卻感覺過了半小時,媽媽屏息一言不發的看著我打手槍。

這畫面時在太詭異了,過了良久,我表示手痠的已經無法在動。(這時候我開始測試媽媽的

反應。)

「你看,我也覺得很討厭,可是我真的解決不了,它一直這樣硬梆梆的,誰讀的下書,所

以我才會這樣做…..」

「…………….」媽媽沈默了很久後,似乎決定開口又閉上嘴巴。

「它….它一直這麼大嗎…?」媽媽終於開口了,我知道機不可失,我的機會來了。

「恩,而且完全無法消退,我已經沒辦法在弄了,況且我也不知道怎麼打自慰,只是這樣

好像會好一點。」

「你不會?」媽媽瞪大眼睛看著我的肉棒。

「課本沒教。」我簡短有力的想誤導我媽讓她以為我是個笨蛋,不會打手槍,她已經

看到垃圾桶裡的東西。

我決定繼續掰,一開始很容易,可是接著就沒辦法控制了…..

「媽,你知道該怎麼辦嗎,你教我好了,你也想我繼續讀書吧」

「我…我教你?這怎麼可以,我是你母親…」媽媽似乎還有些防禦心,我知道,我要把她的

這層防禦卸掉。

「你放心,我沒有要你碰她…我只是要你告訴我怎麼做,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我自己來就

行了」

媽媽聽到這邊似乎放心了,想想似乎只是教導兒子正確的發洩方法,應該也算是母親的職責

於是她開始下口令。

「先…先用你的手輕輕的握住..」

「這樣嗎?」我把手故意往後縮了幾吋,讓我的雞巴感覺像握不住一般。

「不對,你要完全包裹住…」媽媽用她的手在我面前示範抓住自己的手腕,我故意愚笨的

試了一次又一次,終於到她點頭為止。

「然後呢?」我問道

「上…上下動」媽媽似乎已經克服心裡那層障礙,現在說話的時候試看著我的肉棒又看著

我的眼睛,很明顯的在告訴我她只是在幫助我。

照著媽媽的方法我又動了大概10分鐘,「似乎不行…我手真的好痠…..我要不要去掛個

急診算了…」

「不用,這種小事媽媽會處理…爸爸不舒服的時候媽媽也會幫他,我看…你先把手拿開

我看看」

這時候  我發現媽媽移動了位置,她剛剛一直是在我身後,現在走到我右手邊,慢慢跪了

下來,我知道,我成功了。

媽媽接著伸出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然後看了我一眼。

「我…我只是在幫你解決困難,這件事情也不可以跟爸爸說,知道嗎?」

「我知道」我誠懇的看著她「這麼丟人的事情我也不願意說你放心吧」

接著,媽媽握住我的肉棒後,手開始緩緩的套弄起來。

「好燙,一直都這麼燙嗎」媽媽為了化解尷尬,似圖說出一些場面話來圓場。

「是你的手好冰…不過這樣舒服多了…..真的很有效,還好今天是你在,不然我可能真

的會去掛急診」

媽媽聽完吃笑了一聲、很輕,接著不看我,開始專心的看著我的肉棒,並且上下套弄它。

「這樣舒服嗎?」媽媽擡頭看了我一眼。

「舒…舒服」我閉上眼睛大力的吸了一口氣,讓媽媽知道我正在享受她帶給我的快感。

水汪汪的像能出水似的。

「很…很舒服」我咬著牙齒,表示自己也很舒服。

「好麻,這是什麼感覺…你的手好巧…媽….在快一點,」

媽媽說著又加快了她的速度,頭開始晃動了起來,頭髮飄在空中,我聞到媽媽的味道,是

女生特有的味道,跟我們班上的女生很像,那是一種淡淡的肥皂香味。

我手緊緊的抓著我坐著的椅子,手開始難耐得不斷換位置,媽媽在這時候又把她的套弄速

度增快,其實我肉棒線在已經硬到有點沒知覺,但我要假裝很舒服,才能讓這場戲演下去

我故意假裝我媽的速度讓我太舒服,一個沒抓緊,把手放在我媽肩膀上,一隻眼睛半閉

看著她,「好快…好舒服……….」

媽媽看著我的眼睛,又看了一下我的手,卻沒有叫我拿開,這時候她慢慢放慢了速度

看了一眼肉棒,接著死死盯著我,手這時候卻是無比的快速,不對著推拉著我的肉棒,

我這次索性大膽一點。

「嘶….太爽了…用力..再用力」媽媽竟然配合我的指令,手也慢慢收緊使力,一上一

下的套弄著,但雙眼仍然盯著我。

我假裝忍受不了這種快感,陷入瘋狂的享受,我的右手直接去環抱住媽媽的頭,媽媽驚訝

的看了我一下,我故意不看她,閉上眼睛,享受著她給我的快感。

「媽,你好厲害,這樣讓我好舒服」媽媽本來要叫我放開她的頭,聽到我這樣說她想說算

了,我在這種強況下可能也不是故意的,就任由我用手掌壓住她的後腦,直接往我這靠。

過了15分鐘後,媽媽的手似乎也痠了,她困擾的看著我。

「你還不想射出來嗎?」媽媽被我手壓到我側腹部旁邊,擡頭盯著我說道。

「這樣已經比我自己用還舒服了,可是….可是感覺好像還差這麼一點」

「媽,難道沒有更舒服的辦法嗎….快幫幫我,我感覺就快射了,可是就是差這麼一點..」

媽媽放開了我的肉棒,看著我。

我人本來是面對著書桌,媽媽跪坐在我右手邊。

「轉過來,把褲子拖掉站起來…」媽媽沒有站起來,代表她不是要停,似乎她有其他方法

我照著媽媽的話做,把褲子褪下後,媽媽原本是跪坐著,現在改變了姿勢,她直接跪立起來

,跪在我的肉棒面前。

「該不會…」我話還沒說出口,媽媽就用她的嘴巴在我的龜頭上吐了一口熱氣。

「開始囉」說完話,媽媽張開她那粉嫩的小嘴,直接將我的肉棒吞了三分之一。

嘴巴的溫度比手高出很多,我一見狀況,馬上就知道,這次我是一定會射了。

媽媽開始吸吮起來,然後又把我的肉棒吐出來。

「你的…你的小弟弟有點大,所以我會吞的有點困難,你待會可別亂動」

說完這次是直接用吸的,我的龜頭瞬間被強大的吸力吞入一半,或者該說是滑入,媽媽開始

緩緩的吸吮,還用上舌頭在我的肉棒繞圈,因為我的肉棒太粗,也有點長,所以含三分之二

的時候已經頂道媽媽的喉嚨了,媽媽就這樣慢慢緩緩的吞吐,將我的肉棒帶入口中又吐出來

媽媽這時候就像隻水怪一樣,貪婪的看著我,我由上往下看,因為肉棒的關係她的嘴巴在吐

的過程中,呈現一種馬臉的形狀,這時候我已經有點忍不住了,我稍微動了一下,讓我剩下

的肉棒直抵媽媽的喉嚨深處。

「唔,摁!!」媽媽皺著眉頭似乎在表達抗議,可是我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原本媽媽不讓我

亂動的,可是這下我直接把我的手按在媽媽的後腦上,往我的跨下送,硬是深深的要她接受

我整根肉棒的大小,媽媽的喉嚨被撐開時發出一種「咕噥、嗚嗚的聲音」

「恩恩….離噗口以」媽媽含著我的肉棒,又在還有三分之一在喉嚨的情況下發出聲音制止

我,似乎是要叫我不可以這樣不遵守信用。

「媽媽,這樣很舒服,我手沒地方抓,拜託不要停….嘶…..可以在含深一點嗎..我感覺

…感覺快要射了…」

「嗚…咕噥…」這是媽媽妥協前最後發出的聲音。

我開始像爸爸一樣,抓住媽媽的頭髮,唯一不同的是,我沒有用撞的,而是抓住誇下的這

個女人,慢慢的往她的喉嚨深入,一進一出的發出「嘖嘖」的聲音。

媽媽看得出來我很舒服,這時候也慢慢接受我的突入,手慢慢的從我的褲子下慢慢的往上

環抱住我的腰,像爸爸那樣的替我口交,接著是媽媽自己動起來的,媽媽開始用力的在我

誇下吞吐肉棒。

而且是自願這麼做的,讓我感到很訝異也很開心,媽媽的頻率開始變快了,臉上也泛起紅

暈,額頭上冒出一些薄汗。

「媽…謝謝」說著我擦了她額頭上的汗

媽媽聽到這句話後,打開了她的最大加速力,我從沒看過女人可以這樣快速的容納一根

肉棒在喉嚨還動的這麼迅速,幾乎每一下都讓我失神,終於,我快射了,我的肉棒開始脹

大,媽媽知道我快射了,眼珠轉上來看我,我就在同時和她對上了。

「媽,我要忍不住了,我可以抓你的頭嗎」

「嗚」媽媽點頭表示可以,只稍微停頓了一點五秒,媽媽仍然用那種快速的吸吮讓我的肉

棒在她喉嚨裡進出,我可以感受到她喉嚨的肉壁整個被我撐得緊繃,我開始瘋狂了,我抓

住媽媽的頭,用力的用我的肉棒去頂她喉嚨的深處,媽媽也沒有痛苦的表情,但每插進喉

嚨一下都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我開始腦子一片空白,只想用力幹這個女人的嘴巴

,我開始不憐香惜玉,用力的朝媽媽的喉嚨撞去,每一下都讓可以肉棒頂進媽媽喉嚨的深

處,我的肉棒終於漲道極限,就要發射了,媽媽發現了,這時候想把頭抽開,可是被我狠

狠的按住,硬是往喉嚨裡擠,掙扎了一下,媽媽緊講的環抱住我,接受了我的精液在她嘴

裡,喉嚨裡,直接射入,媽媽感受到一陣熱流經過她的喉嚨,直達胃部,接著她不在掙扎

,而是緩緩的吸吮我的肉棒,讓我感覺到一陣肉壁的緊縮和的包圍,因為射的太多了,媽

媽有從鼻孔嗆了一些出來,嘴巴也流了一些出來,看起來整個是淫亂的蕩婦,她的臉呈現

馬的形狀,慢慢的將我的肉棒從她的喉嚨抽出來,當我把肉棒抽出來時,還牽了一條很長

的濃稠狀液體,這時媽媽居然是將那些液體吸入口中,而不是用手拉掉。

「媽媽…你這…」我早有捱罵的準備,畢竟我沒有經過媽媽的允許就擅自亂動,中途還

硬生生的撞擊她每一下,更別說她從沒答應過我要讓我射進她嘴巴裡,看著媽媽的鼻孔嗆

出來的精液還真不少,嘴邊也留著一條我濃濃的精液。

「沒關係,至少你現在舒服多了對吧…」媽媽說話的同時用舌頭去把嘴巴的精液舔掉,

鼻子的精液是用手掌擦掉的。

「舒服嗎?」媽媽還跪坐著喘息,畢竟她剛剛差點窒息,現在正貪婪的吸氣著。

「很舒服,謝謝媽媽」我開心的漾開笑容,對媽媽一笑。

「以後如果你還是這麼不舒服又解決不了,媽媽可以幫你,這樣做事情才會事半功倍,

知道嗎?」

正當我要回話的時候,我的肉棒突然又爆增,慢慢的肥了一圈,媽媽本來看著我說話,

被我的視線引導去我的肉棒上,驚呼了一聲。

「為什麼…為什麼又」說著慢慢握住了肉棒,擡頭看著我。

「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媽媽現在看起來很美吧…」我搔著頭看著其他地方這樣回答

「你唷..」說著輕輕拍了我的肉棒一下

「媽,我有個提議」說著我又把肉棒靠進媽媽嘴邊,稍微用力頂了媽媽的嘴巴一下。

媽媽驚訝的看了我一下,什麼也沒說,先試用嘴唇刁住我的肉棒,接著整跟沒入她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