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三位少婦打麻將到深夜

    平常我不愛玩麻將,那天出差到成都,覺得很空就聯系了我在成都工作的同學,當然那個朋友是女的。幾年不見,我們的話題可真多,晚上她叫了她的兩位朋友一起到外面吃飯,在路邊找了個小攤吃燒烤。

    晚上九點左右,在我同學一個朋友的提議下我們到她家里打麻將,其實我打麻將的級別挺高的,幾個回合下來我胡了好多手,那兩個女的說:“換個位子,今天真是奇怪了。”我于是就和她們對換了一下。

    說來也邪氣,自從換了位子之后,我的手氣越來越差,慢慢地錢全輸光了。

    “很晚了,”我說:“困了,還是不玩了吧!”

    其中一個女的說:“輸得精光了,還想走?要睡覺就把衣服輸完再睡。”我以爲她是在開玩笑,不料過了一會兒,另一個女的也說:“對頭,輸光衣服了就在這里睡吧,里屋有床。”我當場就暈倒!

    我同學在一邊上呵呵直笑,說是老公在家,她可要回去了,我也隨著起身告別,又不料同學說:“你這就不地道了,我是真得回去,你就在這陪她們玩三棵莊嘛!”我無言……

    同學走后,繼續打麻將……幾個回合下來我又輸了不少,看著錢包里只剩下的銀行卡和幾張毛票,我一個寒呀!倒黴死了!快一點吧,我實在撐不住了。

    這時候一個女的說了:“唉,帥哥,今晚我們兩個女人把你整慘了,你敢不敢在這睡哦?”我說:“怎麽不敢?我才不想走呢!困死了。又輸了錢給你們,就當是我在這里住旅館好了。”此時,另一個女的給我來了句最猛的話:“那我們就是旅館的服務小姐喲!”我再暈……

    最后的最后,經過她們N分鍾的挑逗,我說:“好,一起睡。我可不想洗澡了,不怕汗臭的就上吧!”這世界上我沒料到的事真是太多了,她們進屋就迫不急待地關上門,雙雙把我推倒在床上,一個解我的衣服,另一個解我的褲衩,我此生的第一次雙飛就和這場麻將開始了,對方居然是兩個美麗的成都少婦。

    她們把我按在床上后就要脫我的衣服,我說:“別急喲!大家洗個澡,順便看看你們倆的身材。”大眼少婦說:“澡肯定要洗,快,不要浪費時間了哦!”

    于是三人走進浴室就洗了起來。

    在我小心地脫光她們衣服的那一瞬間,我驚呆了:成都女人的身材真他媽的好,奶子也大,雖然是少婦了,但都沒有生孩子。聽同學介紹,她們倆都是公司的白領,一個負責做文秘,一個跑外面。我口水差點流了出來,不過幸而有淋浴水,看不出來呀!哈哈!

    我想:“像這麽風流的女人,要是有病我就慘了,我還沒有結婚呢!得在洗澡的時候仔細檢查她們。”洗澡的過程和大多數三級片一樣,這就不仔細寫了,難得打字呀,后面還有很多字要打呢!

    洗完澡,我想我第一次和兩個女人過夜,今晚肯定不會這麽容易睡著。我們三人都赤裸上床,大眼睛少婦輕輕撫摸著我的身體,真是受不了!我的手也不老實起來了,伸出去撫摸她的臉,皮膚很光滑,其實她身體上的每一寸皮膚都很光滑,保養得很好的原故吧!

    她把頭發松開,我用嘴順著她的耳根、脖子、肩膀慢慢遊動下去,手輕輕握著她滾圓的奶子,哇!真的太爽了喲!小狼們,少婦的咪咪你們少有摸到過吧?

    不是一句話就能形容出來的,要親自體會。

    而另一個高個子少婦早已經開始主動來吻我了,她在我背后吻著我的背溝,一直來回地吻,整得我怪難受,卻又怪舒坦。我把右手反轉過去摸著她那豐滿的屁股,這時候一只手握住少婦的奶子,一只手摸著另一個少婦的屁股,爽斃了!

    突然我腦子里彈出一個奇怪的想法:這兩個如狼似虎的少婦今晚要是我搞不定,那多丟人!也許我同學明天會知道這事呢!畢竟她們是最好的姐妹喲!說不準同學這時候正在想著我們三個人在床上打炮的風流事呢!或許同學已經抱著老公進入夢鄉。我暈,要是同學這時候也在,玩4P那是多美的事!成都也沒有白來了。

    正想著,大眼睛少婦生氣了,說:“怎麽了,走神了?看你動也不動。”這時我才在恍惚之中回過神來,我說:“唉,差點睡著了。”豐滿屁股的少婦說:“靠!不會吧,你耍雜子?水我們說。”我急忙解釋:“不是的,我在想要你們幫我小弟弟洗洗頭。”

    話音剛落,大眼睛少婦就用手握住我早已硬得像鋼管般的小弟弟含在嘴里,天呀!我暈,我感覺她那厚而性感的嘴唇就是與衆不同,平生又是第一次有此享受,整根老二撐滿了她的嘴唇。

    她說:“控制著點,別射在我嘴里就完事了。”我“嗯”了一聲,閉上眼睛享受著。這時候思想卻開了小差,因爲我是故意不要集中的,怕真的控制不住,那多不爽,還有個妹妹在等著我呢!

    在口交一分鍾左右我實在受不了了,就把老二從她嘴里拿了出來,在外面涼快一下,我說:“姐姐們,我們休戰幾分鍾,我想給你們拍照好不好?”只聽見大波少婦說:“你神經病呀?”我說:“乖嘛,我想留個紀念。”她們都表示反對,真是沒有辦法。

    我躺在她們中間,想想多神氣呀,像古代的陛下喲!保證陛下的妃子絕對沒有這兩個少婦漂亮。我靜靜地看著她們那白皙的皮膚、勾魂的眼神、圓圓堅挺的乳房,我的娘呀,上天造化,感謝上帝!感謝我的女同學!

    過了良久,也記不起是哪個少婦說:“好嘛,你照吧,可不許照到我們的臉喲!就只照一張,看了馬上刪掉。”

    我欣喜若狂,馬上跳下床,從褲兒包包里掏出我那高相素的手機,暈,怎麽關機了呀?開機……等待數秒……然后說:“姐姐們乖,曾榮獲第九屆鄉村攝影三等獎的中國藝術家XXX開始拍照了。”她們倆蒙住臉,平躺著,讓我喀嚓了一張。照完后我馬上關機把手機放在床頭,繼續去撫摸她們……

    這前戲也做得太長了,我打算用手去摸她們的下面神秘的地方,哇!手指一伸進去,都好多水,忘記哪個水最多了,這里就不彙報出來。她們開始呻吟,很動聽,雖然不太大聲,我感覺得出是發自內心深處的叫喚哦!我的弟弟也在她們小手的掌控下越是堅硬無比,有如那岩石般。

    如此重複著又過了大約十分鍾左右,戰斗在大眼少婦的瘋狂挑逗下打響了,她坐到我上面,握住我的弟弟深深地插了進去,哇!真沒有想到女人這時候是這樣主動。我說:“姐姐慢一點兒,受不了你。”她說:“小樣兒,你這麽年輕,今晚打算來幾次?”我說:“我暈!一次就死定了,還能幾次?”呵呵∼∼我又開始分散注意力了,因爲怕射嘛!小狼們都知道的呀!這時我一只手仍然在大屁股少婦的妹妹里不停地抽動,開始是一根中指,接著是兩根,最后進去了三根,她爽得不行了。

    暈,我明顯感覺她的高潮在我三根粗壯的手指功夫下來了。陰道中一陣緊縮后,她對大眼睛少婦說:“快下來,讓我也來一會。”大眼睛很聽話地就輕輕把我的雞巴從她小妹妹里抽了出來,乖乖躺在一邊上吻著我的肩部。

    哇!那個大屁股姐姐真瘋狂,女人我玩過不少,活到今天才第一次遇到。可能是我剛才把她摸得太爽的原因,她也騎在我上面劇烈來回運動(過程省略),大約五分鍾后我射了,當然是完美地射了進去。經驗告訴我,和少婦打炮不用戴套套的,完全可以放心,但首先得檢查一下。

    完事后她們兩人都誇我經驗豐富,但戰斗力還有待研究。我說:“下次吧,定搞翻你們。”于是留了我的電話。睡覺時已經是三點多鍾了,我狂暈,搞了好幾小時呢!

    快天亮的時候我被一個姐姐摸醒了,老二硬硬的,又像根鋼管了。我迷迷糊糊地問:“幾點了?”其中一個姐姐說:“不曉得幾點了,快要天亮了吧!”這時候我才發現另一個姐姐還在熟睡,我整個晚上都躺在她們中間,兩個熱呼呼的裸體美少婦,她們身體里散發著成熟的體香。

    說起體味,我又想起了去年出差到大連,在一個三星級賓館落腳,晚上十一點左右就有妹妹打電話來,她嗲聲嗲氣地說:“先生,要不要按摩?”開始我很反感,后來在那妹妹三言兩語的勸說下,鼓起勇氣想玩一下大連妹兒。我在電話中說:“你可要給我安排本地貨哦!外地的我可不要。”妹兒在電話那頭嘻笑著說:“先先你就放心吧!我們大連妹兒可水靈了。”

    說時遲那時快,放下電話不到五分鍾的時間,門鈴響了,我起身開門,沖進來的是一個約有一米七二、體重一百三十有五的半老徐娘,我心里一涼:“我的媽呀!當我阿姨還差不多,怎可共渡良宵?”可是那妹兒說過“服務周到”什麽的,于是我把心一橫:“今晚吃定你了!”

    我平躺在床上,任由那徐娘在我年輕的身子骨上按來扭去,說實話,她的按摩還挺專業的,只是體味太難聞了,雖然全身上下灑了濃濃的香水作爲掩蓋,還是無法擺脫那股槽糕的味道。

    十分鍾下來,我說:“我把小費付了,你走吧,我想睡覺了。”她“嗯”了一聲,顯然很不願意離開,但又有什麽辦法呢,最后還是拖著失望的背影走了。

    今晚這兩個姐姐雖然年紀稍比我長了些,可是那成熟的味道又是一番享受。

    我說:“姐姐,你這下把我弄得睡不著了,怎麽辦?”她說:“隨便。”唉!人呀,就是有了第一次后就隨便你了。女人何嘗又不是如此呢,我懂得多了。

    當我伸手去摸她下體的時候,她的妹妹都濕了。我再暈,肯定是剛才摸著我時産生了性幻想,女人也很愛性幻想喲!而且聽說比男人還要豐富浪漫得多。我們的性幻想無非就是昨天在街邊看到的漂亮妹妹、紅極一時的影星、隔壁張三那豐滿的老婆、公司才來的女同事。而女人可就大不同了,她們常把自己老公幻想成童話里的白馬王子,而我今晚讓這位姐姐想成誰了呢?

    我把手指在她那濕濕的縫隙里摸來摸去,當我觸及那肥厚的小陰唇時,她突然抱緊了我,輕聲地說:“哥哥,你好有經驗,我都受不了啦!”哇!女人早上也有想做愛的時候,我原以爲只有男人一覺醒來大老二會翹得多高。

    我抱著把她壓在下面,用傳統的體位進入,輕輕地抽動著,她在下面不斷地迎合,口中發出柔美的叫床聲。我越做越猛,感覺沒有昨晚第一次那麽刺激了,有節奏地來回抽動,她的迎合速度更是快了。

    突然大眼少婦醒了,嘻笑著說:“繼續,我先上下廁所。”這時我才沒有心思去理她呢!心想:“你上完廁所回來再收拾你!”

    走了一個人后,床更寬些了,活動的弧度也更加誇張。我換了個體位,從后面插入,抽動不到十下,大屁股姐姐就叫天要地的了。我纏起她那二尺一寸左右的細腰用力地插、慢慢地抽出,呵呵,小狼們,這一招叫“九淺一深”喲!雖然是書上學來的,但用在女人身上真是屢試都爽。

    從后面插入感覺她較緊,還可以借著窗外的燈光看她那圓潤的屁股。我最喜歡女人豐滿的屁股了,經常走在街上看到女孩們穿著緊身牛仔褲從我側邊經過,我不禁都會把眼光色色地跟過去,我認爲女人的屁股完美到了可以和她們的奶子媲美的程度。

    以背后位抽插了足足十分鍾,姐姐不行了,叫床聲越來越大,我敢說天亮后隔壁的鄰居會感歎道:春光無限好,只是未到我家來。

    昨晚又是一個不眠夜。呵呵,我也快受不了了,但我最終還是控制住了沒有射。我問姐姐:“舒服了吧?”她有氣無力地說:“太舒服了,下輩子不嫁你嫁誰呀!”

    休息了幾分鍾后感覺快要天亮了,卻突然間沒有半絲困意。上廁所的大眼姐姐走了出來,打開了壁燈,我問:“我以爲你不出來了呢!怎這麽久?”她說:“叫得難聽死了,我還在你們邊上觀戰不成?”我挑逗道:“過來,現在輪到你了。”她說:“好,小樣兒,快去洗下雞雞。”

    我飛一般跳下床直奔洗手間,“嘩啦啦”放水沖了一下下面的弟弟,然后洗了手又奔出來,把大眼妹按倒在床上,只聽得“哎喲”一聲慘叫道:“死鬼,你那手冰得難受!”呵呵∼∼剛才沒有注意擦手,主要是太急了。

    前戲當然沒有上一個姐姐那麽多了,這個我只希望速戰速決,我不停地抽動著,越來越用力,她不會迎合我,只躺在那哼哼,像只暈豬一樣。小妹妹里水倒是不比大屁股的少,就是感覺沒有那個姐姐舒服呀!

    沒有換姿勢,十分鍾不到我就射了,那精液有如濤濤江水,洶湧泛濫地進入了大眼姐姐的肉體深處。

    經過數十分鍾的激戰……戰斗結束,雙雙相擁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