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玫瑰幽情

(1)哭泣的蜜穴

  小小的飯廳充滿了飯菜香氣,屋子里母女二人都心不在焉地吃著晚飯,眼光不時張望著窗外風雨。

  這陣子風勢又更強了,霧雨瀰漫得遠近房舍、燈光都一片朦胧。

  這是間公寓式住宅的一樓,三個人的小家庭住起來還寬敞舒適,當初買這戶邊間房子就因爲看中了有個小前院,近十年經營下來,這十來坪前院俨然成爲滿眼花團緊簇的一片。

  秀薇放下碗筷,辛苦地走到落地窗邊伫立著,眼光只是戀戀不舍地望著小院牆角那幾叢玫瑰。

  去年新栽的那些倒還罷了,當中那本可是買這棟房子時自己親手種下的,這二日花朵開得正盛,如今幾瓣嫣紅竟已觸目驚心地墜落泥濘中。

  「是輕度颱風吧,明天要放假了。」麗兒企盼的語氣,打破了屋內沈靜。

  十六歲的麗兒,對於課業始終有本能的抗拒,或者說是不甘於青春被定型的作息束縛。

  秀薇沒有說話,倆人交換個會心的笑容。

  倆人的容貌都是那種明星海報中時常能見到的玉女型,活像是一個模子中翻印出來的,都是那麽清雅秀麗,就像是一對嬌豔動人的姐妹花。

  女兒面容中就多了那麽一點靈秀,母親的神情中則有股高貴雍容氣質,個性是一樣的恬靜、優雅,這使得她們都享受與彼此的相處。

  自從一年前健雄接受公司派遣到上海,母女倆就感覺份外親暱。

  倆人都生性好靜,如果有一天颱風假,那麽不用上班、上學的母女二人會慵懶一整天,就吃些水果與零食,自在又消遙地度過一整天。

  其實在平常假日也是如此,少了能夠安排生活的健雄,秀薇與麗兒就只是隨性地看看閑書,或彈奏鋼琴打發過假日,一年來,也習慣了這樣地恬適生活。

  已經九月了,氣象局昨天發佈了輕度颱風預警,可說不定這颱風是吹往香港還是台灣。

  「總歸這風不會吹到上海去。」秀薇癡笑地想著,她將雙手環抱前胸模擬健雄溫柔的觸摸。

  健雄在二個月前休完假返回上海工作,十余年的夫妻了,自己仍然貪戀他的擁抱。

  健雄是個極愛家的男人,公司允許每三個月休假回台灣一星期,他從來不因爲公務繁忙而錯過,當他擁著自己與女兒在客廳長椅上說笑時,那種幸福溫馨地適意,足以補償無數寂寥空虛夜晚。

  「就像牛郎和織女鵲橋相會。」

  二個月前健雄將要離開那夜晚,秀薇在他身下嬌嗔地抱怨,臉頰紅豔得如同初春少女。

  「那麽,今晚要愛你一整晚。」健雄奮力挺動著肉棒進入她身體。

  「下次回來,或許就不能再做了。」

  健雄的大手輕撫在她微隆的腹部,一面愛憐地親吻她每一寸肌膚,就像珍愛完美無暇地藝術品。

  誰說不是呢?雖然秀薇在心底抗拒自己已四十歲的事實,但是一身肌膚仍然如少女般雪白嬌嫩,曼妙的身材玲珑有緻,辦公室里或走在街上時,也少不了要迎接男人愛慕的眼神。

  在想到健雄的擁抱及男人們好色的注視時,秀薇的隆起的小腹下竟然會有些騷癢,秀薇偷偷回頭望了麗兒一眼,仍然強自抑制將手移到兩腿間的沖動。

  這一年來秀薇開始自慰,懷孕以后這幾個月幾乎更難停止,原本可從沒打算過結婚十七年后再懷孕。

  就是在五個月前,健雄初進家門的那個下午,麗兒還在學校,秀薇提前由辦公室回到家中。

  健雄與秀薇就在客廳沙發上擁吻著劇烈作愛,淫液沾濕了剛換新的沙發絨布面,留下一片醒目水漬,禁锢三個月的性欲如火山溶漿爆發,興奮中她也忘記自己沒有避孕措施,任由健雄將濃濃的精液灌入體內。

  「就是那麽湊巧。」

  秀薇憤憤的想起初結婚時,如何努力計算日期,纔懷上麗兒這嬌貴女兒。

  「我不要!四十歲的高齡産婦…把它挐掉好嗎?」秀薇在檢查確定懷孕后,多次在電話中向健雄撒嬌怨怼的要求著。

  「麗兒也會不開心,她一向是獨生女兒,已經十六歲…」

  「就多個孩子吧。」健雄私心中總是幻想再生個兒子。

  想到生産時那錐心撕裂的痛楚,那是男人們所無法想像的;再想到親友、同事們揶揄的暧昧笑容。秀薇臉盤不由的燒燙起來,下身敏感部位又傳來麻癢的感覺。

  秀薇回頭望見麗兒仍然出神地看著電視,於是手指悄悄地滑過高聳的腹部停留在蜜穴搔弄。

  或許是因爲懷孕后性欲需求更強烈,秀薇最近每晚都在夜深人靜時手淫。

  起初還只是安靜地撫摸自己身體,任由小穴、乳頭敏感的悸動傳遞到全身,漸漸地會幻想一些與健雄的激情回憶。

  「要不要吃柳丁?我要先吃啰。」

  「你先吃吧,媽媽等一下過去。」

  麗兒已經端著水果盤走向客廳,秀薇拉過一張椅子面對小院坐下來,霧濛濛的窗外,幾朵玫瑰連著枝葉在風雨中搖曳。

  今天穿的是健雄的寬松運動褲,秀薇將手指由褲腰穿進……

  『好了,不要急,我來了……』

  她掀開已經濕潤的小內褲,爲了懲罰自己肉壁內的不安份麻癢,這次她決定自陰蒂開始。

  指尖停留在腫脹陰蒂上,那股熟悉的悸動感覺迅即湧出。

  『還是你最聽話……現在偏不去摸他們,偏不要……』

  她這一生中只有健雄一個男人,實在也無從想像與其他男人的性愛,近幾日秀薇變得很奇怪,雖然健雄只離開二個月,手淫時幻想中健雄的面貌逐漸模糊,有時候會想像電影明星,或是周遭生活中的男人。

  秀薇集中心神感受陰蒂上最敏感處的愉悅,肉壁內也騷動起來,淫液湧出沾濕了指尖,像是哭泣著請求指尖進入……

  『等一下,還沒有輪到你們……』

  還需要一些興奮累積,還要些绮想……那些好色男人……

  她彷彿是指揮大軍的將領,耐心地引導自己身體感受,她的指尖持續在陰蒂忙碌著。

  與別的男人作愛會是什麽感受呢?粗細會不一樣?長短會有不一樣感覺?

  秀薇決定將一只指尖進入陰壁,她熟練地用沾滿淫液的濕滑手指在突起肉球上繞幾次圈子,再猛然伸入一個指節,肉壁迅即嗚咽著緊緊吸吮。

  『只能一只手指,不要太貪心……』她心里喝斥著,讓食指指節停留在肉壁不再深入,姆指忙碌著安撫癢透心頭的肉核。

  『都是些不乖的孩子……』

  秀薇繼續用一只指節,在陰壁插入后轉動,讓身體發出連串抽搐顫抖。

  『只有我知道怎麽弄會舒服……』

  姆指撥弄著陰核,快速翻動的手指,用只有手淫過的女人能做到的靈活指間動作,輕重不一地揉搓著敏感的肉芽。

  靜坐的身影有如完美的塑像,秀薇閉上眼睛,額角沁出些細小汗珠,身體內欲潮洶湧起伏著。

  淫液流濕了腿間,這次愉悅的感覺來得比較快,幻想總是令人興奮,尤其是那些不像健雄的面孔……

  別的男人會不會像健雄那麽溫柔,或許會很粗暴用力,或許會毫不憐惜我,就把燙熱那只肉棒統進蜜穴……

  在忘神的遐思中,彷彿麗兒開門迎進什麽人,秀薇驚惶中抽出濕漉漉的手指自窗邊回首時,發現兩腿間已經濕了好一片。

  「姑,還好趕上吃飯。」阿明一身雨水,笑嘻嘻地走進來。

  「我們都剛剛吃完,以爲你今天不會來了。」麗兒替媽媽回答。

  「唉!這麽個天氣…」秀薇在慌亂中記起,今天是阿明給麗兒補習數學的日子。

  「風雨這麽大,何必過來,你媽知道你要來?快把濕衣服換下來。」

  「先脫鞋子啦!你踩得滿地都是水。」麗兒跟在表哥后面興奮地嚷著。

  阿明仍然滿不在乎地就地脫去鞋襪,滿頭滿臉都是雨珠,任由秀薇與麗兒把他推向浴室。

  「濕衣服都丟進洗衣機……我去找你姑父的衣服給你換。」

  秀薇在碰觸阿明肩膀時,突然發現這孩子已經比自己高出好一截,男子的氣息和墳起的肌肉使她心神蕩漾,身子竟然有點暈眩。

  在臥室撿衣服時,秀薇又愣了好一會兒,這纔醒覺到運動褲外有些自慰后的濕痕,已經來不及沐浴,她急忙換上新買的孕婦裝,藏起濕淋淋的內褲。

  爲阿明選出一套棉布運動衫褲,習慣性地又撿起一套內衣褲,在到臥室里間浴室拿出健雄的浴巾,再想了想,還是把內衣褲放下,……男人共穿內褲好像很奇怪。

  秀薇走到外間浴室門外,遲疑的輕輕敲門,待阿明縮頭縮尾地露出半個上身打開浴室門時,秀薇竟然有些羞怯,

  「記得要吹乾頭發再出來吃飯,不要感冒了。」

  秀薇把目光急忙由他赤裸胸膛移開,低聲向阿明說,然后像是做了虧心事般趕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