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男生都一定會想進去的公司(一)

我和女友,本來就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可惜一個偶爾的機會,她搭上了一個富家公子,扔下我一個了。我不怪她,她有權利去追求更美好的物質生活,我只能自責自己為什麼沒有一個有錢的父親。

愛情不如意,我就專心在事業上好了,剛畢業不久就碰了經濟不景氣,在學校的成績又算不上好,也沒有什麼人際關係,只找到一份薪水低微的電腦程式員的工作。

本來,朝九晚五的生活還過得去。可是年少氣盛的我,為了替一個女同事出頭,在法庭上指證鹹濕上司性搔擾女同事,並且拍下他犯罪的錄影帶,令他名聲掃地。

其實自己也不是愛上那女同事,只是一腔見義勇為的熱血,可是換來的,卻是和那女同事,一先一後的被全男班管理層報復性辭退。沒法子,只好再度四處碰運氣。

幸好有一間偏遠的公司接受了我的求職信,叫我去面試。為了生活,再偏僻都要去試試。那公司叫維斯,生產時裝,而我就應徵這公司的軟件工程師。職責方面,應是編寫自動化生產程序的軟件及監控電腦系統,有一年工業軟件編寫經驗作靠山,我相信我可應付這工作。更有趣的是我可用最新的VB編寫程式,讓我能以熟悉的程式去編寫,確保自己作為程式設計師的價值。

但我對公司位處的小鎮的印象很差。這兒的環境像沙漠一般荒涼,不,這兒根本就是沙漠,樹木少得可憐,更別說綠化什麼了。只有幾間小房子,活像荒廢的鬼城。當然,人工高的話,我不介意住這兒。反正我不活躍,大部份時間都躲在家中。有部電腦,我便可高興的活下去。帶著這種想法,我把車子駛進維斯的停車場。維斯是由十多座現代化建築物組成的建築群,和小鎮的荒涼形成強烈對比。

而當我進入這大樓後,我卻留意到一些很不尋常的事。

剛巧有兩名OL在我身邊走過,其中一個穿著短得不能再短的連身裙,另一位則穿上了超短的緊身迷你裙,半個屁股都露出來。

不知道她們有沒有穿內褲呢……冷靜!這不關我的事,我是來面試,不是來發春的!我趕緊收拾心情,到接待處登記。接待員的穿著和那兩個OL很像,都是極短的裙子,而透過薄薄的衣料,我隱約看到那女孩胸前的兩點。深吸一口氣,把不恰當念頭通通壓下,故作冷靜的道出來意:「小姐,我是面試應徵軟件工程師。」

接待小姐看了放在桌上的資料:「是了,你是威廉.李先生。下午二時面試,請跟我來,我帶你到會客室。」

入到公司內,我看到過百個員工,清一色都是女性,而且全部都穿著各式各樣的短裙,險些就春光乍洩。可是她們卻一臉自然,好像不把這春光當作一回事。難道這兒無男職員嗎?還有那些短裙是怎麼回事。公司怎會容許職員穿成這樣?我在會客室的真皮沙發坐下後,接待小姐彎下腰,遞來一杯紅酒,令我清楚看到她深深的乳溝和胸前的兩點。她笑著說:「人事部經理潔文很快便會為你進行面試。還有,你要幹我嗎?」她問我要否幹她時的語氣,輕鬆得就像問我要不要咖啡一樣!

只是我卻被她嚇得從沙發中彈起!她剛剛說什麼?問我要不要幹她?我一定是聽錯了,不會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她看我的表情,有些理解的說:「啊!她們未知會你吧!不要緊,面試時會提到的。不過,我是很認真的,你現在要幹我嗎?」我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但還是有些口吃:「你…傑沒出…麝…跾…」發現自己語無倫次說著不知所謂的話,我趕緊用手掩著不受控制的嘴巴,等稍鎮定後,才盡量平靜的說:「是,我想和你做愛,非常想。」

「嘻嘻…」她輕笑著:「新人們的反應真有趣呢!」

她雙手伸進裙底把內褲拉下,接著拉下我的褲子,豪不猶豫地低頭跪著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裡吮吸,陰莖迅速在她的小嘴裡膨漲起來!我的陰莖在小嘴裡和舌頭探入的彼此交纏著,柔軟嫩滑的舌尖在我的陰莖上絞動著,服侍得十分體貼。爽得我差點叫了出來!她爬上我身,一雙十分溫暖的手不斷在陰莖摩擦撫慰滑動,我也解開接待小姐襯衫的鈕扣,兩個雪白細嫩的乳房跳了出來,裡面連乳睪都沒有!我撫摸著她酥胸上一對嫩白細膩的奶子,忍不住在她兩粒粉紅色的乳頭上輕輕地吻。

她的身材好棒,長得又漂亮,望著接待小姐這副雪白的胴體,我產生一股強烈性衝動,看著她柔婉嫵媚又嬌羞的表情,實在是心癢難熬。我將中指伸入她陰道中,果然是濕了一大片,又用手指撥開她的陰唇,只見粉紅色的嫩肉中出現了她細小陰道口,真的很美。她分開雙腿,下體陰唇完全裸露,祇見粉紅色的嫩肉中出現了她細小陰道口,真想不到接待小姐的陰戶是那麼濕潤,那麼漂亮!

待陰莖完全硬了後,她便躺在茶幾上分開雙腳,我雙手按在接待小姐的細腰上,急不及待把陰莖插進她陰戶內抽插著。抽插了一會,她轉過身趴下來,屁股擡得高高的,搖搖晃晃的示意從後面來。於是我不再客氣,陰莖狠狠的從後插入了她的濕淋淋的陰戶。她開始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地浪叫,乳房和屁股也上下擺動。

她雙手緊緊抱著我,嘴唇熱情吻著我。我感到陰道收縮帶來的壓力。聽見她毫不壓抑的浪叫,沒堅持太久,便在她體內爆發了。完事後我躺在沙發上休息,她溫柔的用口把陰莖清理乾淨,及替我整理好衣服。之後,她感激的對我說:「舒服嗎?多謝你肯幹我,真的,我都忘了上次是何時被人幹的了。另外,潔文很快便會為你進行面試的了。」說完後她便離開,我甚至還未知她的名字。在等待的時候,我坐在沙發上想著剛才的事,但就怎都想不明白。

很快,潔文便來了,她看來還不到三十歲,擁有標準以上的美貌及身材,穿了一條短到大腿根的連身裙,完全暴露修長的美腿。

「李先生,很高興能認識你。」隨著這公式化的開場白,接著應該便是握手了。不過,她並無和我握手,而是給我一個法式濕吻。

「歡迎來到維斯時裝。我看過你的履歷表,你的才能很適合我們,也通過了剛才的『面試』,測試了你的性取向。我們很樂意聘用你。首先我介紹一下這公司,維斯在1982年成立,過去26年,我們一直生產優質的時裝。現時,公司總共有84923位員工,暫時全都為女性。聽艾曼達所說,你已經知道了這兒的『性政策』。」

「不,正好相反,我完全不清楚,也很好奇那是什麼。」

「我可以想像…」潔文輕笑著:這樣說吧,我們很難聘請到需要的人才,如你所見,這地方十分荒涼,沒有人願意住在這兒。

人們都想住在大城市,或一般鄉鎮也可以,但就非如荒漠一般的這兒。雖然不喜歡,女士們也勉強能接受這兒的環境,甚至有些女士會喜歡遠離嘈吵的都市;但男士們卻完全受不了。即使我們提供比一般公司更優厚的條件,也不能說服他們為我們工作,你可以想像得到,我們在招聘男員工方面的困難。尤其是男性主導的高科技程式編寫範疇,加上網絡公司的冒起,大量搶走這方面的人才,所以董事局決定推出現在的『性政策』。

相信你曾聽過其他公司關於『性騷擾』的官司,男士要求女性提供性服務,作為換取工作的代價,而女性則憑這點控告他們。但這兒,我們完全沒有性騷擾的想法。不但這樣,所有女職員都明白,自己必須隨時隨地準備為男職員提供他想要的性服務,並且無條件接受所有男職員提出的性要求。

「你是說,我可以和這兒所有的OL做愛?」她所說的事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在做夢吧!

當然可以,我們規定所有女職員在一般情況下,都必須穿上短裙和不可戴胸圍,不論是連身裙、半身裙或迷你裙,都必須高於膝蓋六吋以上。有女士會穿內褲,有些就不穿內褲。同樣,有女士選擇把陰毛剃掉,有些則保留,這點公司現時沒有規定。

若你想搓在身邊經過的女職員的奶子,或想吸吮她們的乳頭,直接動手便可以了,她們都會停下來,讓你吮到不吮為止。想接吻,把手搭在你想吻的人的肩上,直接吻她即可,也可以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裡,她必定會給你熱烈回應。

你可以伸手入任何一個女職員的裙底,撫摸她的屁股及陰戶,把手指伸進她的陰戶或屁眼內玩個夠,然後叫她把你的手指舔乾淨。如果嫌不夠刺激,你可以拿各種不同硬物去狎玩她的陰戶,例如毛筆,但不可用會令身體受傷的東西去玩弄她們的下體。

若你想看坐著的女職員雙腳間的風景,直接叫她們打開雙腳,或你自行動手分開她們的大腿也行。不過通常女職員坐下後,都會自覺打開雙腿,讓你可以自由地伸手進她的雙腿間,撫摸她的大腿及陰戶。

女職員彎低腰的話,你完全可以揭起她的裙子,拍打她的屁股。想看她的陰戶,叫她把內褲脫掉,或自己動手也可。亦可以要任何一個女職員脫光了躺在你的大腿上,讓你檢查她的奶子和陰戶。若你手上有按摩捧,也可以隨便插進她的陰戶,所有女職員都不會反對你玩弄她們的。

若你想口交,只需把女職員的頭按在你褲襠附近,她們便會曉得要做什麼。你亦可以要求她們跪在桌底下為你服務,以免影響工作。亦可以叫女同事們在你面前自慰直至你喊停,令你享受著口交或乳交時,同時看著女同事高潮時所造成的一地淫水。

「好吧,接吻、愛撫和口交都可以了,那真真正正的性交呢?」情況看來越來越吸引。

當然可以啊!這才是整個『性政策』的宗旨,什麼時候你想幹誰的話,直接說『要幹你』、『躺下、打開雙腿』,或差不多的話便可以了。不,你根本不用問,把她壓在牆上、桌上、甚至推到在地上,直接插她的陰戶便成了,她絕對不會拒絕你的。

這兒簡直是男性的天堂!「不過,這兒的OL真的不反對這種制度嗎?」

面對這種可怕的招聘困難,女職員都豁出去了。你要明白我們在招聘有能力的男性員工時有多困難,我們有84923位女職員,而沒有一位男性。就算是最高峰時期,也只得6個男職員。若打開雙腿便能留住優秀的人才,我們是非常樂意這樣做。而且小鎮的男性稀少之餘,又多是人生的失敗者,我們看不上眼。這裡有才能的男性,早就離開這兒到往外闖了。

更何況,在這兒工作,穿上輕薄的衣服,不停露出內褲或屁股,早讓我們的身體充滿慾火,所以女職員不但願意讓你幹,還非常、非常感激你在八萬多人中選擇了她們來玩弄。其實,根本不用你主動,也會有大量女同事來到你面前,求你去幹她們,或邀你晚上到她們家作客。主動求歡雖是很不禮貌的行為,但我想告訴你不要怕侵犯了我們,我們是非常希望被你侵犯的。

「若你說的是真的,那好吧!」

「那讓我帶你參觀一下公司,感受一下『性政策』,再決定是否受聘。」她說。我們離開了會客室,走進一個大型的辦公室。眼前幾千個只穿越短裙或是迷你裙的漂亮女郎不停穿梭,讓我感到深深的震撼。

有些OL坐在自己的坐位上,就像潔文所說的,大方的把雙腿張開。有些OL正彎腰工作,其中一個OL的裙子,短得即使站著也僅遮住小半個屁股。不少辦公室女郎都穿上高跟鞋,把身高提升數吋,讓長腿表現得更誘人。我更發現了一些OL的內褲,己出現了深色的水跡。當我正遊目四顧時,有小部分OL對著我微笑,其中一個繞腳坐著的OL在我望向她時,立即把雙腿打開,把沒有內褲遮掩的陰戶暴露在我眼前。

更驚訝的是其中一個女職員是全身赤裸的,身上沒有半片布料,看來這兒並不禁止裸體上班。我指著那個裸體的女人,向潔文問道:「為什麼她會不穿衣服?」

唔,就我所講的,所有裙子都必須高於膝蓋六吋以上,她很可能犯規了。犯規的話,該職員便會被罰三天內不準穿任何衣服上班。

我們沿走廊行著,在步行中,我決定測試一下潔文說的,關於我可以做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嘗試向迎面走來的金髮女郎施以祿山之爪,她不但沒有避開,還挺起胸脯讓我方便搓揉。

接著我連續摸了幾個OL的奶子,拍打了更多的屁股,還吻了數個紅唇。我甚至把手伸進數位OL的裙底,隔著內褲感受她們的陰戶,或直接拉下她們的內褲,把手指插入她們的陰戶內。有些OL在我檢查她們陰戶時不停的輕笑著,有些更反過來撫摸我的褲襠。

跟著我們走進廠房,女工們正把各種內衣產品包裝。若說剛才在辦公室的風景令人想入非非的話,那這兒便足以讓人血脈沸騰。

過千個穿著短裙的年輕女工不停走動,短裙隨著她們的動作揚起,露出誘人的丁字內褲,以及渾圓的屁股,甚至是毛茸茸的陰戶。其中一個女工正在爬梯子走上一個升起的平台,平台上還有數個女工站著。那些女工都向我友善的笑著,而我所在的地方,一擡頭就可清楚看到她們大部分都沒穿內褲,有幾個還剃光了陰毛。

「你說我可以幹這兒的女人,現在可以嗎?」這些刺激讓我無比興奮,快忍受不住了。

「當然了,不如我們現在休息一會吧!」

我走向一個忙著把胸圍產品裝箱的年輕女工身後,拍了拍她的肩膀。

「Hi」她帶著笑容,輕輕的回答。

「你想…唔…和我…做愛嗎?」我緊張得有些口吃。

「當然了!」她仍是微笑著回答,沒有感到半點冒犯。

我把她推到在其中一張工作桌,讓她彎腰伏在桌上,掀起了她的裙子,準備脫下她的內褲,卻看見沒有內褲及陰毛遮掩的陰戶。我脫下褲子躺在工作桌上,示意她騎在我身上。

她蹲在我身上,對準位置把我的陰莖納入她濕潤的陰戶內,狂熱的上下移動身子。我再一次感到女性陰道的壓迫感,不久前才射了一次,所以這次用了更長時間才射精,而期間,我的對手洩了數次了。休息了一會後,她自我的身上爬起,感激的對我說:「多謝,多謝你選擇幹我,這實在太好了。」

「噢…」我有些尷尬的說:「不客氣。」這實在太不可思議,竟然有女人因為我幹了她而多謝我,而且還是個漂亮的女人。

「不,真的,無論任何時候,我都很高興能為你打開雙腿,用陰戶為你輕鬆。」她誠懇的說著:對上一次為男性服務,已是一年前了。而且那次那位先生只讓我替他口交。當然我也非常高興有幸為男性提供口舌服務,不過只用口的話,我可得不到高潮。所以你能容許我用淫穴替你服務,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希望將來我能夠再有機會使用淫穴、甚至屁眼為你服務。

潔文笑著對我說:「新員工在要求女職員提供性服務時,總會感到有些尷尬的,但我想不久之後,你就能高興的享受女職員為你提供的服務了。」

接著,我們上一層走到另一間房內。

這是你的辦公室,在這兒,你可以向下望到整個大辦公室。那兒是你的桌,另一邊有一組沙發、一個小型酒吧,幾組桌椅,地上也鋪了軟墊,方便你在那兒使用我們的身體發洩。

若你想肛交,這裡有KY軟膏,我建議你走後門前先使用一下。那邊櫃子裡有一些手銬、拘束衣、按摩捧之類的東西,若你喜歡這方面的遊戲,相信能為你提供方便。當然,若你需要皮鞭之類的道具,總務部的同事們也會高興的替你準備,不過不會提供容易對女性身體做成傷害的東西。

還有一點,公司是沒有男衛生間,員工廁所是男女共用。你可以隨時看著女同事大小便,亦可隨時把尿液和糞便排在她們口中或身上,她們渴望著被你去侵犯的。

「我還有個問題,這兒性交的風氣這樣普遍,如何防止性病及懷孕的問題?」

首先我澄清這兒的性交風氣並不普遍,一般情況下,女職員不會主動要求做愛。我們只在男職員要求下,為他們提供他們想要的性服務,而公司最後一個男職員,也已在一年前離職。

所以,若你接受這工作的話,公司的八萬多名女職員,都會以任何你喜歡的方式為你提供性服務。當然,你亦可叫職級比你低的同事為你沖茶遞水按摩印文件,如果她們願意的話。

「對不起,我……」

不,要說對不起的應是我,我有些反應過敏了。說回你的問題吧,這兒的員工都會作定期的身體檢查。我們有專屬的醫生及檢查器材,平均兩個月為員工進行一次全身檢查。你不需要擔心會被感染。所有女職員都有進行避孕,你並不需要用避孕套。因為公司明白到,男同事如果要戴著避孕套才可以享受「性政策」,那麼樂趣一定大幅減少。

即使女職員意外懷孕,我們也有完善的免費托兒服務,母親也可以選擇墮胎,完全免費。但基於考慮女方心情,墮胎與否男方只能提供意見,不能代女方決定。

「反正我不想要小孩,我看還是去做絕育手術算了。」

我們的醫療津貼包括了絕育手術,若你真的需要,我可以代你安排。除了在公司內你可以任意幹每一個女職員外,每一晚你都可選擇最多三十個女職員帶走。你可以帶她回你家或是到她家,或者是郊外等,讓你在晚上玩弄。我們的女職員現時大都是單身,即使結了婚,甚至有了小孩,她們的丈夫也不願意來這兒工作。所以基本上,你可以毫無道德顧慮的地和她們做愛。

不過,有些同事可能因為探親,或者業務上的關係,會和公司以外的男人發生性行為。這會比較麻煩一點。因為她們都要在發生性交後的三天內,接受身體檢查,確保身上沒有性病,健康良好。而在這三天內,她們會穿著保守的服飾,示意自己不允許為男同事提供任何性服務的,男同事亦不允許對她們提出性要求。目的是妨止性病的傳播。

有些女職員和她們的女兒住在一起,她們很多都能下廚,你在享用她們的身體時,也可享用她們為你準備的食物。我相信她們都會非常樂意讓你玩弄她們的女兒,甚至是同時玩弄她們母女。不過請緊記,若那些女孩是小於十六歲,即使她們母親同意,你也不可和她們發生性關係,因為是法律禁止。

你還有問題嗎?

「有,你說的,還有我親身的經歷都很吸引,我相信很難有男性會拒絕。但你說所有男員工都離職了,為什麼呢?要是有些什麼特別問題的話,我可不想陷進來啊!」

對於這個問題,董事會曾開會研究,得出的結論有兩個。

第一,可能因為性事太多了,物極必反。這可從男職員要求性服務的次數看出。

以往我們沒有阻止女職員求愛,結果每個男職員要求女職員提供性服務的次數隨著時間顯著下降。甚至不停地請假,更有選擇辭職,所以我們只容許女職員有限度挑逗男職員,禁止她們主動向男職員明言求歡,而且,當如果男職員表明不喜歡女職員的挑逗,她們必須停止。只有男職員主動才可主動求歡,當然若男職員只顧玩樂而影響工作的話,我們會毫不猶豫辭退他。

第二,是男性的權力慾。

因為聘請不到男性,令公司的高層全都是女性,雖然男職員可以隨便幹她們,但在公司決策上因為職位、資歷等因數,沒幾多發言權。所以,在與女職員相處時絕對的權力,及在公司決策上的無力,讓一些男職員感到難以適應,最後唯有選擇離開。

針對這點,董事會定下新的方針。

在每一個月,我們會在所有男職員當中,抽一位男職員,給他一次增加員工守則的機會。在不違反現行的大規定下,他可以增加一項關於女職員的規定。這項新規定會由各部門的主管研究對她們部門的影響,一天內決定是否執行。通過的話便會在下一個工作天開始試行,並在三個月後檢討是否永久保留。若被否決了的話,這機會算是浪費了。如果是涉及修改大規定,就要全體過半數職員同意下,方能生效。還有其他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