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父女亂倫

          白沙層層落下,精致的巨大床榻上,交纏這兩具火熱滾燙的軀體。

  「爹……爹……」媚豔的胴體緊緊卷縮在爹爹的懷里,月兒幸福的好想大哭

一場,海浪般巨大的喜悅一波波的沖刷著她的心靈,她終于又回到爹爹身邊了,

她好開心,好開心啊……「月兒,我的寶貝,爹好想你……」林雨玄溫暖的大手

愛戀的摩挲她嫣紅的小臉,聲音低沈嘶啞,宛如醇厚至極的美酒,充滿了無限的

誘惑力,「你呢?你想不想爹爹,嗯?」他緩緩的伸出一只手,用一根手指輕輕

勾住月兒秀氣小巧的可愛下巴,把她那美的令人窒息的清純臉兒勾起望向他。

  「想好想好想爹爹……」月兒凝望著他俊美無濤的面容,星眸柔媚得宛如一

汪春水,「月兒無時無刻不在想念著爹爹,沒有爹爹在身邊的日子,月兒好難過

…… 好難過……」月兒雙臂一伸環繞住他結實的腰肢,小臉深深埋在他火熱的

胸膛上,隔著單薄的衣裳,貪婪的呼吸著屬于爹爹的醇厚氣息以及男性獨特的談

談馨香味。 「爹爹,月兒這想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再丟下月兒一個人了?」

她可憐兮兮的抽搐著瓊鼻,美目里竟隱隱有波光浮動。

  「小傻瓜,爹怎舍得丟下你!」林雨玄的心都痛碎了,他似乎每次總讓他

最心愛寶貝兒難過。他用力的緊摟住月兒綿軟的嬌軀,力道之大仿佛要把她給深

深鑲嵌進體內一般,「爹愛你還來不及呢,這輩子你永遠也別想擺脫爹了」

  「嗯,我不要離開爹爹,永遠不要!」月兒孩子氣的抓住他的一只大掌,纖

細的小拇指纏上他的,「爹爹,我們來打勾勾,你永遠不可以丟棄月兒,月兒也

永遠不離開爹爹,好不好?」兩根小指的互相緊緊的糾纏著,代表了彼此一生不

變的承諾。

  「好,月兒,你要你高興,爹什都依你,我們永遠不分離……」林雨玄大

手順勢落下,挑逗的撫在那線條優美的白皙玉頸上,細嫩、柔滑如玉潤般的完美

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的摩挲把玩,鼻間嗅到她散發出的誘人心向,讓他健碩的

虎軀繃得更緊了。

  「月兒,我要你!」下體腫脹的難受,似快要爆炸了一般,林雨玄只知道,

他要她,他要馬上擠進她柔嫩、滑濕又窄小的甬道,否則他一定會崩潰。

  「爹爹……人家本來就是你的……」月兒羞不可聞的低頭道,好羞哦,她是

第一次講出這大膽露骨的話語,爹爹會不會笑話她?

  渾厚的笑聲在頭上沈沈響起,果然,她還是被取笑了!月兒羞惱的起頭,

卻不慎跌入了一雙溫柔蕩人心神的深幽黑眸里。

  「月兒,自己脫下衣服,爹爹先看你誘惑我的樣子。」林雨玄低啞的嗓音里

滿是濃濃的欲望,月兒急促的嬌喘一聲,臉兒瞬時漲得通紅似火。

  「嗯……」月兒顫抖的輕輕揭開衣襟上的扣子,松開腰間的系著的的束帶,

一件一件衣裳慢慢滑落床上。棉襖、內衣、肚兜……越來越少,白嫩迷人的雪潤

胴體漸漸裸露,在爹爹熾熱的嚇人的眸子注視下,一種異樣的酥麻感瞬間流竄全

身,令她難耐的扭動身子嬌喘出聲:「啊……爹爹……」

  「寶貝,你真美!」;林雨玄的雄軀滾燙似火,男性的欲望更是暴漲到一個

全所未有的廣度。他用力攬緊月兒的細腰,粗沈的鼻息不斷噴在她的玉頸上,「

來,替我也脫了衣裳。」大掌牽起她的手,引導向他的衣服。

  「爹……」月兒的芊指越發顫抖,當單薄的衣衫逐漸滑落于床時,一具挺拔

的如山嶽的結實雄軀毫無遺漏的展示在她面前。肌膚古銅有力,猶如鋼澆鐵鑄般

閃閃發亮,散發出無限驚人的男性魅力。月兒看得面紅耳熱,視線卻癡癡無法移

開。

  「喜歡嗎?」林雨玄邪肆的舔舔嘴角,「要不要摸摸看?」他不待月兒的反

應,握住她的小手抵在他強壯的胸膛上,蠱惑道,「來,取悅我,寶貝!」

  「嗯,我喜歡爹爹……」月兒桃腮紅,芊嫩的小手被他的大掌帶著,一寸

一寸撫摸過那片糾結滾燙的肌膚,慢慢向下,隔著褲子停留在一個巨大硬碩的燙

熱硬物上。

  「好燙!」月兒直覺的想甩開手,卻被他緊緊按住不放。

  「解開褲子,揉弄它!」林雨玄促嘎的低吼,語氣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不要了……」月兒嬌羞萬分,掌下悸動不已的狂野令她身軀燥熱難安,兩

只白皙的乳房也不知不覺腫脹疼痛起來,兩枚粉嫩的乳蕾更是紅豔奪目,硬挺的

就像個小石頭。林雨玄的大掌壓下她的頭顱,啞聲命令道:「乖,聽話,解放它

!」

  褲頭松開,血脈盡顯的巨大陽莖瞬間彈跳而出,擊打在月兒低垂的頭上,灼

燙了她嬌嫩的臉兒。好粗好長的一根,滿布青筋的猙獰象鐵杵般灼人,紫紅的龍

首還在微微顫動,一滴透明的水珠慢慢從前端滲出。「含住它,寶貝……用你的

小嘴取悅它!」

  「啊……」月兒還沒反應過來,滾燙的肉棒就被深深的灌入檀口,順時一股

濃烈的男性體味滿滿充斥了口腔,月兒的小腦袋轟然爆炸了。

  怎、怎辦?月兒驚慌的握住巨棒,小嘴被塞得滿滿當當的,無法吞咽的唾

液順著嘴角不斷的滴落下,快要窒息了。她的小嘴已經盡量張大,可是也只能

勉強包含住那碩大無比的滾燙龜頭,她無措的用雙手包住那根巨莖,柔滑的丁香

小舌下意識的舔滑過敏感的前端。

  「嗷嗯!天啊!」林雨玄全身竄過一陣麻癢的電流,狂野的低哼從他喉間逸

出:「棒極了,月兒,就是這樣……慢慢的,用你的舌頭舔它……吸吮它…… 

啊……很好……」看著月兒青澀含舔龍莖的嬌媚模樣,林雨玄的手指也順著月兒

光潔的背部滑到她翹高的雪臀間,那兒已是濕漉漉的春潮一片。

  「月兒,你的小穴流了好多淫水,瞧瞧,弄得你多濕啊……」林雨玄一手包

住她垂下的腫脹雙乳,用力搓揉擠弄著,另一只手則從她的雪股探進那兩片飽滿

多汁的花肉間,摸索到她充血的花核,曲指重重彈擊。

  「啊……爹啊……」月兒如遭雷擊,敏感的珠子不堪忍受的劇烈嬌顫起來,

腰肢酥麻得險些支撐不住癱軟床上。含住龜頭的檀口也隨著小穴的顫動而收縮,

幾乎低到她喉間。

  「喔,好舒服,月兒,你這小妖精,你弄的爹爹好興奮!」林雨玄快慰的咆

哮著,猛地挺起健臀,將自己的火熱往她濕潤甜美的口腔深處頂弄。而手指也掠

奪性的撐開她潤濕的貝肉,擠進緊窄的花莖里,狂野的抽插、再抽插……「唔…

…」好酥、好麻啊,花莖被粗葸手指不斷刮過,血嫩的內壁劇烈的緊鎖著,月

兒難忍的挺腰扭擺,配合著他的手指一上一下輕輕起伏,口中舔吮的巨莖也時深

時淺的被她含吮套弄,爽的林雨玄全身血液狂速沸騰,前面的小孔急促開合著,

差點就要噴射而出。

  「寶貝,你的小嘴真是極品,爹爹差點就被你弄出來了!」林雨玄粗喘著氣

,手指懲罰性的撚住月兒嬌嫩的珍珠用力旋轉擠壓,頓時一股酸麻的快感瞬間穿

磁小腹,月兒吐出巨棒尖叫,激烈的弓起了細腰,「不……不要撚那里……月兒

好麻……啊啊」絢目的亮紅色占據了她的視線及腦海,月兒難過的倦縮起腳趾,

劇烈哆嗦起來,「爹爹,爹爹……泄了……月兒泄了……」一波香甜的愛液不受

控制的狂湧而出,瞬時將她的私花和玉腿打得濕淋淋的,好不嬌豔。

  「這樣就泄了,月兒,你也太敏感了一些吧!」林雨玄邪笑著翻過月兒軟癱

的身軀伏身壓上,粗碩的硬棒抵住她濕熱的穴口,充血腫脹的嬌花還在輕輕收縮

顫動著,他一個縮臀挺腰,凶猛的巨獸便狂野的沖進了她緊窄嬌嫩的甬道內,重

重頂進了她最深處的柔嫩蕊心。

  「啊……爹爹……爹爹……」月兒還未從極致快樂的云端上下來,又被猛然

進入的野獸狠狠的推上了更高的云端,「好漲,好漲啊……月兒要被漲死了……

」深處的花心眼兒頓時被陽具頂的酥酥麻麻的,簡直酸癢到了骨縫里去了。

  「寶貝,你可真浪,爹爹還沒干你,你就酥軟成這樣。」林雨玄如石般強悍

的龍莖狠狠的大力抽送著,手掌用力抓住她不停跌蕩起伏的兩只雪乳,大力蹂

擠壓,將它們抓握得變形紅腫,更顯嬌挺。

  「爹爹……輕點兒……太大力了……啊啊 ……慢點嘛……嗯……」剛經曆

高潮的月兒又怎成受得了如此強烈的進犯,她哀哀呻吟,雪白的身子向后仰躺,

不斷地顫抖,烏黑飄逸的秀發如瀑布般披散床上,雪白、黑亮兩種截然相反的色

調讓他更感激烈,大手強悍的推開她的雙腿,張到最大的角度。

  「月兒,小妖精,看你的穴兒多緊,多熱,爹爹今天要干死你!」他挺起雄

健的壯軀,猛然拔出巨物,月兒頓覺下體一陣強烈的空虛,還未回複過來,他又

一個凶狠的深搗,想要頂穿她的五髒六腑似的,巨大而又強硬的深深戳擠進去,

直抵甬道最深處的花蕊嫩心。

  啊!尖叫!燦爛絢麗的火花爆炸了!月兒那片刻間,被突如其來的狂猛高潮

淹沒了,靈魂都仿佛失去了聯系,陣陣淫蕩的水液如失禁般泉湧泄出,整個身子

都麻痹得不行了。「爹爹……你好強啊……月兒要被你搞死了……」月兒嗚咽的

癱軟躺在濕漉漉的床榻上,全身酸軟酥麻的,可是林雨玄似乎並沒有打算放過她

,他笑得無比的狂妄肆意,「小乖乖,這樣就要死了,爹爹還沒滿足呢!爹爹要

來了,寶貝,接受爹爹的欲望吧!」

  明知她剛高潮過,甬道敏感收縮到極點,可是他結實的小腹依然不斷用例撞

擊著她嫩美的臀縫,慰燙著深處的每一分嫩肉,摩擦著每一處敏感地,讓月兒想

收縮又無法合攏,快慰中又夾雜著疼痛,刺激得月兒腳趾頭都倦縮了起來。

  「爹爹……饒了月兒吧……月兒會死的……會被爹爹玩死了……嗯嗯……好

酸、酸麻得不行……嗯嗯啊,求你了爹爹……」

  「淫蕩的小東西,你要我饒了你,可是你的小穴兒還是咬得我那緊,是不

是還不滿足啊?」林雨玄輕笑的吐著淫邪的語句,狂野的將他卷縮的雙腿扯開,

連連聳動虎腰,蠻橫的在她緊縮的花穴里撞擊,一下比一下用力,也一下比一下

更深入,『啪啪』的水漬聲混合著肉體撞擊聲,淫穢的從他們相交處發出,銷魂

蝕骨。

  「爹……爹……月兒不行了,月兒又要高潮了……啊啊啊……」悅耳的嬌軀

又是一陣劇顫,細嫩的甬道強烈的收縮痙攣,雪潤的花蕊急促的嬌彈,一波香甜

花蜜似又要狂湧而出。

  「寶貝,又要泄了嗎?爹可不想讓你這樣泄出來……」林雨玄嘴角彎起絲邪

魅的笑,大手箍住月兒細軟的腰,將深深頂在花蕊深處的巨莖緩慢的向外抽去。

  「啊,爹爹……不要……不要啊……」感覺那灼熱的巨龍似要離開,月兒就

像被從云端打入地面,難受的空虛瞬時彌散了全身。月兒無法控制的縮緊了內壁

,輕喊道,「爹爹……別走……不要走嘛……」

  「天啊,寶貝,別咬得那緊……」林雨玄的巨物在月兒那嬌小萬分,緊窄

異常的甬道內,每抽一步都艱難異常,他低低的喘著氣,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月

兒的細腰,幾乎讓她無法呼吸,「月兒,你這小妖精,這不想讓爹爹出去嗎…

…是不是想讓爹爹狠狠地干你,說呀,是不是?」他半撐起強健的身軀,低吼道

  「爹爹……才沒有……」月兒害羞的捂住臉,絕美的玉上羞紅無限,她好

想,真的好想爹爹用力的深入她的蜜穴,可是天性羞澀的她根本無法開口,只能

不斷的收縮著下身的小嘴,緊緊的咬住碩大巨棒不讓它離去。

  「害什騷,你這淫蕩的小東西……」林雨軒用力的抓住月兒那不盈一握的

碩大綿乳,粗魯的反複揉搓、毫不憐香惜玉的動作令月兒難受的撅起眉「爹爹的

肉棒干的你舒不舒服,是不是還想要?想要就說出來,說要爹爹狠狠的干你,要

爹爹用力操你的小淫穴……告訴爹爹,你想不想要?」林雨玄的巨龍猛力的一個

抽出,刮得月兒細嫩緊窄的花莖一陣急劇的緊縮顫動,極度的空虛感令月兒不禁

哭叫道「爹爹……不要嘛……爹爹……」

  「說呀,寶貝,大聲的求爹爹啊!」林雨玄慢條斯理的用著碩大的陽具抵住

滴水的花穴口,不斷摩擦著兩片粉嫩貝肉前端的血紅珍珠,手指也挑逗的撚起月

兒挺翹的乳尖兒旋轉揉弄,逼得可憐的嬌嫩人兒只能哀哀嬌啼:「爹爹……不要

揉了……嗚……爹爹……月兒好難受……爹爹……啊啊……」敏感至極的血紅小

珠突然一個劇烈的嬌顫,一股酥麻的抽搐令月兒全身繃緊,忍不住狂亂的叫道:

「爹爹……不要再折磨月兒了,求求你,求你進入月兒的小浪穴里吧……用爹爹

的大棒子狠狠地干月兒……把月兒玩死也沒關系……啊爹爹……」

  「小寶貝,既然你這求爹爹,爹爹就干死你吧!」林雨玄弓著腰,抵在月

兒嬌小蜜穴口的巨棒狂猛的一個挺送,凶悍粗壯的巨物頓時全根沒入,開始向嬌

媚的絕色尤物異常緊窄的花莖狂抽狠插。「啊啊,好緊啊,寶貝,小妖精,你想

要爹爹的命是不是,怎Ξ緊得那厲害!」渾厚的快意咆哮顯示了撞擊著她的

男人的快樂,林雨玄粗魯的扳開月兒的雙臀,不斷的讓肉棒深入深入再深入。

  「啊啊啊……爹爹……用力的干月兒吧……把月兒的小浪穴干壞去……嗯嗯

恩……好舒服,爹爹的大肉棒插得月兒好舒服啊……不……不行了……月兒好酸

…… 啊!」本就達到高潮而在拼命收縮的酥軟穴兒又被這樣暴戾的對待,月兒

雙目迷離的狂擺著皓首,嫩嫩的內壁被他強悍狂野的沖擊干得既痛苦又快樂,靈

魂像要被撕成碎片般遊遊蕩蕩,似要飛上天堂……「小妖精,爹爹干的你舒不舒

服,在高潮的時候被進入是不是更爽?」他操弄著腿間怒漲的灼熱凶莖次次深入

她的花穴,浸淫著滑亮春水的粗長還不時的挑刺她那最敏感軟嫩的花心,令月兒

酥麻得百骸俱散,聲如顫絲,嬌不已。

  「爹爹……不行了,月兒好酸……好麻……月兒要死了……要被爹爹玩死了

……啊啊啊啊……泄了……月兒又要泄了……」極至的銷魂高潮鋪天蓋地的朝她

襲來,月兒弓起細腰,戰栗的花穴隨著他撞擊肉體的『啪啪』聲緊緊的縮起,歡

愉過度的嬌軀死死埋在爹爹滾燙的胸前,張著小嘴哆哆嗦嗦的丟了……「噢……

好爽!」龍頭前端被月兒溫暖的陰精澆得一片酥麻,林雨玄喉間不由得發出了低

沈如野獸般的嘶吼,瘋了似的簡直就在蹂月兒般暴力的沖頂, 「寶貝,太棒

了,你的淫穴簡直棒極了,真想把你的小穴兒弄壞去!再多出來些,寶貝,再把

你甜蜜的淫水多流出來些,爹爹要讓你泄死!」他狠狠的抱緊月兒癱軟的胴體,

粗大駭人的肉棒下下深突,重重地全都撞在她深處奇嫩無比的花蕊上,直插得月

兒白白的小腳亂蹬亂踢,只覺得那深處的嫩肉兒似欲酸壞,禁不住哭泣的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