泌尿科裡的診療

仁愛醫院的門診大廳內,站著一個局促的學生模樣的少年。他臉上有淡淡的

雀斑,頭發蓬亂,身上的外套明顯不合身。不住地有護士小姐問他問題,但是他

一言不發。

  究竟是找不到家長了,還是沒有錢掛號看病?要麼,是小偷集團的釣餌?

  一個長相英俊,看上去非常干練的保安終于忍不住。他向孩子走了過去,少

年一時間嚇了一跳,幾乎撒腿就跑。不過他終究還是沒勇氣逃跑,很快就乖乖跟

著帥哥保安進了保安室。一些早就在防范這個少年的護士和保潔員、病人紛紛向

那邊指指點點,猜測這少年究竟是什麼人。

  不過,僅僅幾分鐘后那少年就出來了。帥哥保安跟在后面,臉上笑眯眯的。

這一幕搞得觀眾們莫名其妙。

  眼見孩子掛號之后上電梯去了,一個一直看著這一幕的護士問:「這孩子怎

麼回事啊?不是小偷嗎?」

  「啥?小偷,不是噢。他是雞巴出狀況了,啊哈哈。」那保安笑得更詭異了。

  「壞蛋!一點正經話都沒有!」護士小姐打了他一記粉拳。這位漂亮的九零

后小護士昨晚還和這個帥哥保安一起偷偷操了屄,彼此有心照不宣的默契。

  帥哥保安卻直搖頭:「我可沒開玩笑,真的啦。你要不信,我帶他回來,給

你看看?」

  護士小姐飛了他一眼:「你怎麼這麼壞啊?一個小孩子的,有什麼好看的,

要看就看…。你的……」

  帥哥保安正求之不得,「好啊,現在就給你看。」

  「嗯。」

  大廳的人流中,一個保安,一個護士,悄悄脫崗了。他們先后走進了大廳最

角落的一個衛生間,幾分鐘后,護士小姐就和保安哥哥操在了一起,發出了壓抑

的呻吟聲。

  不過,他們並不是我們故事的主人公,所以,我們還是繼續跟著孩子來到5

樓泌尿科511診室。

  這里的病人並不多,說來也不奇怪,大白天的,到一個很容易遇到熟人的地

方來看這種病,很多人都沒勇氣。少年的到來,更加讓這里的氣氛顯得詭異。

  其實,原先的氣氛已經夠詭異的了。因為醫生是個女人。很多患了陽痿的病

人來了之后看到是女人接診,悄悄就溜了,所以,這里的人更少了。

  這位女醫生戴著很大的黑框眼鏡,穿著肥大的白袍,戴著口罩和手套,眼神

冰涼。說到底,就是那種讓男人一看就沒了欲望的女人。

  幾個尷尬的病人走了,房間里只剩下男孩子和女醫生兩個。

  其實,男孩的掛號排位早就到了。只不過,女醫生一直沒當他是病人,總以

為是跟著家長來的,所以叫到男孩子號的時候,男孩一出現她總是忽視,后來干

脆以為此號無人。

  直到這個時候,女醫生才扶了扶大眼鏡,奇怪地看著男孩子:「小朋友,你

爸爸呢?」

  「啊,我沒有……」少年局促地扭了扭身子。「我從小就沒爸媽。」

  女醫生想了想,才明白孩子誤會她的問題了。這孩子原來是個孤兒啊,難怪

穿得這麼寒酸。不過,醫院尤其是公辦醫院的醫生一向沒有和病人拉家常的習慣。

這孩子的家境如何,家庭成員如何,與女醫生無關。

  女醫生這時已經看到了少年手中的新病歷和掛號條,知道他本人就是患者,

于是他冷冷地打量了一下少年,問:「你是來看病的?」

  不過這下打量之后,女醫生突然發現孩子髒兮兮的臉蛋其實十分俊俏,如果

不是因為營養不良,現在就是個小帥哥了。而且,憑借醫生的觀察能力,這少年

其實不像看上去那麼小年紀,他只是發育有些遲緩罷了。

  少年點了點頭。女醫生把那種醫生專用腔調給切換了,轉而親切地問:「你

多大了,叫什麼?嗯?」

  少年沈默不語,女醫生微笑著說:「沒事啊,是病歷要填嘛,你可以不說真

名的。」

  類似這些話,醫生是從來不耐煩和病人解釋的,何況這位女醫生一向比其他

醫生更冷酷。不過面對這個少年,她就是冷不起來。

  少年聽了女醫生的解釋,老實地說:「我叫陳林,18歲。」

  「噢?這麼大了啊。」女醫生還是稍稍感到有些意外,她以為少年就16歲

頂頭了。她溫和地開始問診:「告訴阿姨,哪里出問題了呢?」

  少年憋了半天才說出幾個字:「我……下面……」

  女醫生笑了,「不要緊,醫院是看病的地方嘛。是撒尿撒不出來嗎?」

  「不是。」

  「那是?」

  「我……」

  要是平時,哪個醫生會有這樣的耐性?

  但是,看著這個男孩局促不安的樣子,女醫生突然發現自己很喜歡看這個稚

氣未脫的孩子。一種奇妙的感覺抓住了她,讓這個出了名的冷淡的醫生有了一絲

激情。

  「來,到后面來檢查下。」女醫生拉住男孩子的手,感覺到他的手汗濕汗濕

的。

  「平躺。」女醫生吩咐。

  「把褲子脫掉。」

  這些話,貌似唐突,對于這個女醫生來說,則是每天要重復的,早就麻木了。

但是不知為什麼,此時女醫生卻有些顫抖,口罩下的臉也在悄悄發燒。

  「噢,好。」少年有點局促地退掉了運動褲和短褲。

  女醫生低低地叫了一句:「啊!」

  原來,男孩子的下面長著一根與身材不相稱的大陰莖,仿佛一根大香腸掛在

那里。

  女醫生的職業就是專門看男人的陰莖,她還沒看過哪個男人的陰莖在靜止的

時候有這麼粗大的!可這個還是一個發育遲緩的小小少年啊!

  原本以為自己早就對男人的雞巴麻木的女醫生感到內褲里面竟然開始有一種

濕滑的感覺……

  「撒尿有什麼問題嗎?」女醫生盡量平靜,卻發現自己的聲音顫抖。……

  「不是,我……經常有的時候會好脹……」少年結結巴巴地。

  女醫生更加興奮了,這就是說這家夥已經開始會頻繁勃起了!勃起了該多大

啊!

  女醫生悄悄脫掉了手套,直接用手握住了男孩子的陰莖。這是她頭一次做檢

查時脫掉了手套……

  「啊,阿姨,不要……」男孩子抗議著,但是來不及了,他感到一只溫暖而

柔軟的手抓住了他的雞雞,還感到阿姨的食指指面按住了了沒有包皮包住的龜頭

部分,一股自己都無法理解的衝動爆發了!

  「啊!!」女醫生尖叫起來:男孩子的大雞巴就在她的手里迅速勃起,仿佛

突然生長的大樹,又粗又長,脹大到了駭人的地步!

  「天噢……」女醫生貪婪地用另外一只手也來撫摸這巨大的陽具,因為一只

手根本無法握住!

  「阿姨,是腫瘤嗎,我會不會死掉?」少年問。

  女醫生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大夫身份!她隨口搪塞著,「不,不會的,問題不

是很嚴重,讓阿姨檢查下就好了。」

  什麼是她的檢查呢?她忘乎所以地用手去愛撫他的睪丸,挑撥他的粉紅色的

大龜頭……她並不是在誘奸他,她甚至沒有認真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

  讓她感到更加難耐的是,男孩子的雞巴在她的撫弄下,居然還在增大增粗!

  女醫生已經有十年沒有做過愛了,因為她厭惡一切男人!可是,這個時候,

這個干淨的男孩子,碩大無朋的大雞巴衝垮了她的偏見,讓她不顧一切地想要男

人,想要男人操自己!

  「阿姨,越來越腫了!」男孩子的聲音帶了哭腔。

  「啊……不要緊,阿姨這就幫你消腫!」

  女醫生說著,一把扯下口罩,摘下眼鏡,張開櫻桃小口,一下含住了男孩子

的大雞巴!

  「噢……」她的嘴巴裝下大雞巴實在勉強,喉嚨里發出了嘟噥聲,但是她仍

然努力含著,任由刺鼻的腥臊氣息刺激著自己!

  男孩子的大雞巴在女醫生口中開始顫抖,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體驗這樣的快感!

  她開始用舌頭舔著龜頭,用手指同時套弄著肉棒還有肉蛋,她本能地挑逗著

這可怕的大性器!

  最后,她瘋狂地趴倒了檢查床上,嘴巴套住陰莖,開始套弄!

  吞吞吐吐,進進出出!

  手指撚著男孩子的睪丸,撫弄著男孩子小小的肛門!

  男孩子終于開始大叫起來,「阿姨,阿姨!」

  女醫生好喜歡聽他的叫喊,她不能說話,含糊地哼哼著,鼓勵男孩子繼續大

喊大叫!

  終于,男孩子在莫名的興奮當中身體一抖,龜頭里發射出了滾燙的白色岩漿!

  「啊啊啊……」女醫生哪里肯放過這個小男孩的童子精!她貪婪地張開嘴,

全部吞進去,吞得嗆到喉管,還是沒有停下!

  末了,她還把男孩子噴射到自己臉上的、嘴邊的精液全部吃掉,最后,開始

舔著男孩子的小腹、大腿,睪丸,那上面也有不少殘余的精液。

  太多了!太滿足了!

  但是,這只是開端,女醫生已經感到下身一片汪洋,肯定把內褲都濕透了!

  現在該是真刀實槍的干起來了!

  她嫵媚地衝著男孩子一笑,撩起了醫生長袍……

  男孩子定定看著她,似乎沒有清醒過來——去掉眼鏡和口罩之后,男孩子幾

乎認不出眼前這個阿姨了!

  她長著嫵媚的鵝蛋臉,面頰上泛著動人的光彩,小嘴微微張開,充滿誘惑

……

  少年一時間心扉搖曳,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衝動,又是興奮又是害怕。原來,

少年是個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從小就個子矮小,寡言少語,偏偏成績很好。只是

因為沒有讀大學的學費,少年這才開始在外面打工。偏偏最近他感到下面非常異

樣,又沒有親近的人可咨詢,這才到醫院來就診。

  女醫生雖然還沒來得及問少年的詳細情況,但是她已經猜到了這孩子多半是

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又沒有什麼朋友。這樣的話,少年才會連這麼簡單的生理

問題都懵懂無知。她決心今天一次性給少年啟蒙。

  想到這里,女醫生已經把白大褂的下擺和裙子下擺一起聊起,塞在了裙帶里

面,下面只有一雙黑色絲襪和一條黑色丁字褲。少年似懂非懂地看著女醫生的下

面,感到一陣陣異樣,突然回過神來,往自己下面一看,當時就哭叫出來:「醫

生,我,我那里又腫了……」

  女醫生媚眼一瞄,還真的呢!她原本打算再給少年做一次口交,讓他硬起來

就和他大干一場,沒想到少年會自己這麼快就硬起來。看來不光是大,還是一根

異常發育的奇葩般的肉棒呢!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不耐煩的聲音,「有人嗎?」

  女醫生嚇了一跳,險些蹲坐在地上。

  自己這是怎麼了?這是在單位啊,在出診啊!

  她慌忙整理好胸前有些淩亂的衣服,把男孩子的衣服穿好,最后把眼鏡、口

罩弄上去,這才走出了里面的檢查室。

  「叫什麼呢?」她冷冰冰地掃視了一眼面前的護士。

  「魯醫生,是你啊!」那護士鎖起了頭,「我看到有病人在這里等,就…

…」

  「哼!」

  女醫生瞪了護士一眼,回頭和少年交代著什麼,少年頻頻點頭,約好了下次

復診的時間。

  女醫生嘴角露出了期待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