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女講師小芙蓉

野狼泡良,不大講究數量,亦不太講究是不是有羞花之容貌(當然不能醜,

平凡一點可以,但醜了生理上交代不了啊。),一般不摻入過多的情感,享受的

只是對女性的征服感。野狼小半生,在生活上,事業還算順利,但唯一的缺憾就

是,野狼的學識太低,在當今這個人人都是研究生的時代,野狼至今還小本科,

所以野狼對高學識的女性(特別是具有博士學位的大學講師),有特殊的嗜好,

有極其強烈的征服欲望,野狼這麼多年來有機會一直居住於XX大學的教師區老

師的一套住房裡(本文講的就是本狼和XX大學女講師的故事,為當事人隱私著

想,不公布大學的真實名字,小芙蓉也不是她的真名,依然不公布真實的時間,

但事件絕對真實,),接觸的都是大學教師,這種嗜好一直沒變。

  第一次和小芙蓉見面很具有戲劇性,那段時間我生意不順,整日窩在家裡,

心情很煩躁,看誰都不順臉。開學的時候,我對門來了一新鄰居,是一狂熱的音

樂狂,雖然還沒見過面,但我長期處於她音樂的騷擾中,每天晚上她那對超好音

效的低音炮裡散發出的音樂總是狂響到12點,本狼向來喜歡安靜,在忍受了數

十天驚擾後,我敲開了她的門,沒想到開門的是一小姑娘,身高1。60左右,

身穿一件粉紅色的長裙,笑咪咪的小臉,披肩的長發,身材勻稱,凸凹有致,看

起來給人一種很親切很舒服的感覺。我的氣當時就消了,於是虎著臉調侃她:

  “小姑娘你搞什麼啊?每天都制造噪音,沒事做啊?你是哪個班的學生?你

老師沒教你不能打攪鄰居嗎?對了,你怎麼住在這裡?本科生還是研究生?把學

生證拿出來!我是你對面的!負責本樓的保安工作。”她先是一楞,接著又是一

張笑咪咪的臉:“本小姐糾正一下,本小姐不是小姑娘,也不是哪個班的學生,

不是本科生,也不是研究生,本小姐是新來的講師,今年30歲,中文教育博士

畢業,怎麼樣,查戶口的保安科長你滿意了?”

  呵呵,這個小姑娘有意思。再次仔細打量她,一張頑皮的笑眯眯的小臉,大

大的清澈的眼睛裡,沒有一絲的雜質,怎麼看也是一個涉世不深的小丫頭,怎麼

也不會超過24歲啊,本狼的大男人主義又來了,“你是講師??你30了?小

丫頭,哄孩子啊??本人闖蕩江湖這麼多年,什麼眼光啊?分不清老師和學生?

能看錯你?”

  “怎麼樣啊,不相信啊?打賭,你輸了請我吃飯?”

  “好啊,把你的身份證和工作證拿出來”

  “小芙蓉,女,1977年生,職務:教師……”

  “怎麼。還不相信?我的博士畢業證不在這裡,你可以到我的電腦裡看我的

博士課題和個人簡歷啊,怎麼樣,你打算請我到那裡吃飯啊?”她露出了俏皮得

意的笑容。

  “相信相信,實在是相信,明天就請你吃飯”,我想我的臉應該有點紅了。

  “該你了,保安科長,自我介紹一下,認識一下吧”

  “鄙人老狼,男,1979年生,本校2000年畢業生,現在開一小電腦

公司”

  小芙蓉呵呵大笑,“不用強調,你這個樣子一看就是男人,對了,你畢業怎

麼還住教師區啊?”

  “奧,這是我老師的房間,他和家人在前邊一點靖康花園住,所以這裡的居

住權就歸我,閑的時候我就在這邊住,這邊安靜,怎麼樣,小女博士,你的風格

難道是讓客人站在你門口接受你的盤查嗎?”

  “什麼啊,你還倒打一筢,你強盜一樣把我的門錘開,還變成我盤查你了,

好吧,請進吧,對了,你是開電腦公司的?那一定很懂電腦了,真是巧啊,我的

電腦剛中毒,我正不知道找誰好,你正好送上門了,呵呵”

  進了她的房間,我先仔細打量,只見她的房間裡簡單而又整潔,有一種女性

閨房特有的氣息,最顯眼的就是那偌大的一大書櫃的書,仔細找找,好像沒看見

男人的用具,坐在電腦桌旁邊,一邊給她處理電腦一邊和她聊天,

  “結婚了嗎?”

  “接什麼婚啊,難道30歲的女人一定要結婚?”她對這個問題反應很大。

  我連忙安慰她:“我不是這個意思,順便問問,你男朋友不在這裡嗎?”

  “我沒男朋友。”

  “真的?”我不由的一喜。

  看來有戲啊,單身女博士,正好住在了我對面,這不是天降美女?

  “當然了沒有了,本科時候談的當初我考研他工作,分開了,以後就忙著做

學校的事了,考博,一直沒談,沒男朋友很奇怪嗎?對了,你關心這個干嗎啊,

關心一下我的電腦能不能搞好哦”“對對,我不該關心這個,呵呵”我心裡樂開

了花,我要是不能搞定這個女博士啊,那我這麼多年的狼算是白當了,我一邊給

她調試電腦一邊注意看她的文擋,知道她確實是做中文研究的,於是專門和她談

一些文學上的話題,還好本狼當初也做過幾年校刊的主編,還具有一定的文學修

養,我們聊的很開心,但說實在的,和一個中文博士談文學,小狼確實感覺到前

所未有的壓力,我的話題她都能接住,而她的觀點,小狼有些不好應對,還好老

狼的書袋雖然不如她大,但老狼足夠狡猾,所以沒漏出一點破綻。談天說地,一

直到晚上2點多還話意未盡,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

  雖然我很不舍得這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博士,當時就一口吃了她,但做為一只

合格的老狼,我懂的第一影像的好壞對於這樣一個一直在像牙塔裡長大的涉世不

深的女博士的重要性,我知道,如果我要得到她,就必須要收發自如,在她心理

建立起一個男人該有的責任性和睿智感來,不能心急,雖然現在談的很開心很投

緣,但如果著急的話很可能永遠喪失得到她的機會。於是我很禮貌的打斷她的話

題,

  “很晚了,你明天還要上課,早點休息吧,不要讓你的學生們看到他們的老

師昨天夜裡熬夜了哦,我們真是有緣啊,我也喜歡文學,沒想到我能得到一個中

文博士的鄰居,以後要長期請教你哦,看你這麼多的藏書,到時候借基本你可不

能不舍得啊”?

  “好啊,很樂意多你這樣一個學生,說本來是非借不能讀也嘛”她又呵呵的

笑了起來。

  或許是剛來武漢沒朋友也沒親人,好容易有個投緣的吧,送我出來的時候,

能明顯感覺她的依依不舍,有好的開頭就有好的故事,我想我的第二個博士女友

該有戲了。

  從此以後,我閣三差五到她家去借書看,借書是借口,聊天培養感情是真。

想看書我老師的藏書不下千冊。我們一起聊天到深夜也是常事了。說實在的,以

本狼小本科的這點知識,在一個中文博士面前談文學,確實有點班門弄斧,雖然

畢業好幾年了,但一直鑽營商道,學識基本沒什麼長進,所以我改變方法,發揮

自己的強項,跟她講政治,講中國於美國的體制差異,講馬克思主義的荒誕,講

為什麼社會主義不能實現等等(本文不想過多涉入政治話題,所以不表詳細),

聽的她大眼睛一閃一閃的,興趣大增,當她和我談文學的時候,我不再復述書本

上有的大眾認可的觀點,而是發揮想像講自己的獨特的觀點,講到諸葛亮,我不

再以《三國演義》為基礎著重贊美他的智慧,而是結合《三國志》從街亭失守。

  錯令關羽守華容而放走曹操等幾個大的關乎全局的事件來證明他也平庸;講

到《水滸》,我也不人雲亦雲的講梁山好漢的忠義,而是著重論宋江的投降主義

和他用人的狡猾和假仁假義,通過吳用用詭計把諸如盧俊義等許多本來有家有口

過著幸福生活的人逼上梁山為賊而證明他的人格的低劣,通過武松連無辜丫鬟也

殺來闡述他們的殘暴。我費盡心思找到不一樣的正講上沒有的觀點來征服眼前這

個女人(我不由的相信,男人好色起來真是潛力無邊啊,從沒想到畢業這麼多年

自己還來這麼大的學習勁頭),慢慢的,我發現小芙蓉聽我講的時候越來越安靜

了,不再像以前一樣我一句話沒說完她就接了過去,她總眨著大眼睛微微仰著頭

靜靜的看著我聽的入神,安靜的如同一個認真的學生,有個夜晚她聽我口若懸河

的講了幾個小時後,突然贊美我:你講的比我博導講的還精彩些,你這些觀點我

從沒聽過,我發現你講的比他講的更生動可信。我哈哈大笑:“你不能因為我只

是本科文憑就以為我的文學修養是本科啊,魯迅先生還不知道是什麼文憑了,我

只是不大願意考這些破文憑罷了”我發現這麼多年我的臉已經是足夠的厚了,這

麼惡心的話說完我竟然沒紅臉。我想我的第一步已經達到了,從心理上先一點點

征服了她。

  兩個月後的一個周末,我請她吃飯,也算還第一次打賭願吧。這個時候我們

已經是無話不談了,本來說要打車去“三五酒店”請她的,但她非要到學校食堂

去,暈,我挑最好的點,但兩個人還是一共花了30大毛,吃完飯我帶她出去郊

游,我專往那些風景如畫的郊區帶她,她開心的像一只小鳥,飛來飛去,一會做

詩一會頌詞,我不由的感嘆,大學真是一個女人的保鮮箱啊,一直生活在大學的

三十歲的女人,怎麼看怎麼像20歲的小姑娘,從中午一直玩到下午7點半,她

還游意未盡,傍晚回家的時候,我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怎麼樣,累了吧,我

來背你?”

  “不,你有女朋友,我為什麼要你背啊?”她倔強的像個小姑娘,

  “那我拉著你走吧,”她不再說話,我順勢拿住了她柔軟的小手,她的臉刷

的一下就紅了,漫漫的向學校走去,兩個人無言,只有手連在一起,此刻,我第

一次理解了此處無聲勝有聲的境界。

  快到學校了,她急速的掙開我的手,往前趕了幾步回頭給我說:你慢點走我

先走,不然我的學生看到了我不好意思,你慢點啊,不要和我靠太緊,我呵呵大

笑:“那晚飯怎麼吃啊?”

  “小鬼你還笑,小心我收拾你啊,大不了晚飯我幫你打回家啊,誰讓我中午

吃了你的了”她也笑了起來。

  我在校外繞了個圈子回來已經是九點了,本來打算洗個澡去她那邊(每晚和

她聊天已經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但很不巧,沒煤氣了,真郁悶,我只有穿個

睡衣發呆,正在這時候,有人敲門,“過來吃飯啊”“可我還沒洗澡啊,我的熱

水器沒煤氣了”“到我這邊啊,我的有”“那你了,你怎麼洗啊”“當然是我先

洗洗完了你再燒啊,不過要帶你自己的毛巾啊,我的毛巾可不允許你用”“好啊

好啊,我拿了毛巾馬上來”我的心快跳了出來,拿了一條也不知道是洗臉的還是

洗澡的毛巾就跑的她那邊了。

  吃完飯她洗澡,我在那裡玩電腦,女人洗澡可真是慢啊,等她洗完出來已經

是11點多了,她出來的時候我基本呆了,真絲淺粉紅的睡衣飄啊飄的,3點內

衣完全的現在我眼前,剛經過熱水洗禮的她,全身散發著活力,我的眼睛不由的

跟著她轉,她給我把水燒上,發現我在看她,

  “看什麼看,你大姐有什麼好看的,玩你的電腦!我先去休息了,今天可真

是累啊,你洗完回去的時候幫我把門帶上,”我正要答應,突然發現糟糕了,回

來一著急只記得往她這邊跑了,鑰匙忘在外衣口袋了,“完了,我沒帶鑰匙,進

不了門啊,”“那怎麼辦啊?不是要把門搞壞啊”。

  “明天我可以找我老師去要,他還有一把鑰匙,可今晚我就慘了,我住那裡

啊?”

  “看你哪個樣,你是故意不帶的吧你?”

  “不是不是,我對天發誓”說實在的,我確實是著急忘記了,目前我還沒十

成的把握搞定她,我不會冒這個險的,這麼好的機會,我一定不能著急而浪費,

所以沒十足的把握我是不會輕易出手的,這不是一個小姑娘,搞不到算了,這可

是我最愛好的女博士啊,本狼雖然是一只合格的狼了,但博士到目前只搞定過一

個,還倒霉的是處女,所以基本等於沒搞定。

  “算了吧你,小鬼頭,你油的很,我告訴你啊,你洗玩不回去也可以,但你

要乖乖的聽話,你就睡客廳的沙發了,我的臥室門是個壞的,你不許騷擾我,不

然我再也不理你了,聽到了沒?”

  “聽到了聽到了,我那敢騷擾你哦,有那心也沒那膽啊。”

  “心也不許有,誰讓你這麼小就有女朋友,還同居過好多年。”

  她扭著她那豐滿的優美的身段就回臥室了,只留下快留鼻血的我……

  很快臥室的燈就熄滅了,屋裡傳出她均勻而又輕柔的呼吸聲。這下可苦了血

氣方剛的我,坐窩不安,大腦中都是她那嬌柔可愛的身軀熟睡中的優美姿態和她

在我懷裡的幻境,為了轉移注意力,我玩起了鬥地主游戲,早已經是大地主的我

這時候出牌大失水准,不斷走一些幼稚的臭牌,對家一個又一個的離我而去,時

不時被人罵幾句臭水平。顧不上水還沒熱,我就打開水龍頭衝了起來,慢慢的冷

靜下來,我對當前的局面進行了分析:她只穿了睡衣熟睡(我也不清楚她是不是

睡著,也不知道她只是願意和我聊天還是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如果我進去了,

她願意,那就是一夜春宵,爽不可擋。但如果她不願意,只是把我當朋友,那我

就徹底完了,半夜鑽入別人的臥室,超級流氓,肯定被人認為是道德有問題,一

點借口也沒有,一點退路都沒有,以後沒機會得到她不說,今晚就沒辦法出她的

門,臉就徹底丟完了……再說女人是善變的,會不會是我自做多情了??

  思前想後,算了吧,7尺男兒,難道還管不住那7寸小東西嗎?(何況有沒

有7寸還需要考證,呵呵)我狂瘋的用冷水衝洗,等全身涼下來後回到沙發上,

那一夜,我第一次失眠,翻來覆去什麼時候睡著的也不知道,那一夜,我戰勝了

欲望,沒離開沙發半步。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快中午了,她已經不在了,只留下一

個畫著鬼臉的紙條:“不錯不錯,小鬼昨天晚上真聽話,睡的還真乖,大姐去賣

好吃的慰勞你,你醒來先玩玩電腦。不過不要把我的沙發搞壞了哦,那可是學校

的公物,搞壞了要賠錢的,呵呵”暈,看來她昨晚也沒怎麼睡塌實,得到她的時

機不遠了,我想。

  幸福總是突然降臨的。有一天她心血來潮,要顯示自己的廚藝,說要做飯給

我吃,這個在學業上自由馳騁的女博士,廚藝實在不敢恭維,只聽見廚房鍋碗亂

響,我在客廳看電視,可都快8點了,我還沒見到一個能叫做菜的東西出來。正

在期待中,突然她哇的一聲就握著自己的手指頭衝了出來,我趕忙一看,只見她

中指被菜刀割了一個小口,鮮血直冒。我趕忙過去捏住她的手指,扶著她給她包

扎,等忙完了才發現,她小鳥一般依在我的懷裡,一幅可憐楚楚的樣子,

  “都怪你,害我手指頭都破了這讓我怎麼寫字啊?我要備課啊”真是天賜良

機啊,有借口也也退路,她不願意我就可以說和她開玩笑啊,這麼好的機會,我

絕對不能放過了,我輕輕握住她的手,順勢就把她抱進懷了,

  “怪我怪我,我補償你好吶”發現她沒反抗,我輕輕的在她耳邊說:

  “你手破了,我扶你去休息,我來給你做飯吃好嗎?”

  輕輕的把她扶進臥室,平放到床上讓她躺好,但我並不離開,只是用火辣辣

的目光注視她,在我燃燒的目光中,她終於頂不住了,臉蛋開始慢慢變紅,輕輕

的把頭偏向一邊。機不可失,我輕輕的准確的吻住了她的那圓潤的嘴唇。

  正所謂久旱逢甘雨,能感覺出她的反應很強烈,臉上的溫度急速的上升,但

她的思緒又很矛盾,她斷斷續續的把頭轉來轉去,好像要掙脫我的親吻,但又好

像及其享受這強烈的吻,我不斷的吻她,當她側過頭的時候就吸她光滑的耳垂,

她側過來的時候又吻她圓潤的嘴唇,本狼做了這麼長時間的狼,一般的女人是頂

不住我的吻和撫摩的,何況是一個8年沒談過戀愛的女博士,就更不要想抗拒本

狼了(風塵女子本狼從沒吻過,本狼心理變態,從不找小姐,只對良家感興趣)

本狼的手也不閑著,不斷在她後背和大腿跟部撫摩,她雙手按著裙子的下擺,不

讓我的手伸進去,呼吸漫漫的急促,看的出她強烈的壓抑自己“不要這樣,你不

要這樣,我比你大2歲,你自己還有女朋友,我是教師,我不能做第三者”本狼

什麼都不說,只是不斷的吻她,漫漫的,她的嘴巴張開了,我不失時機的把舌頭

伸進去,靈活的在她火熱而又甜甜的嘴裡游走,漫漫的她不再躲閃,任我激烈的

吻她,一個個汗珠在她臉上滾動,我輕輕的把她的手拿起,讓她抱住我,然後順

勢從裙子下擺伸進去,她急忙拿住我的手:

  “你要干嗎?不要把手放進去,不允許。”

  我邊撫摩她邊說:“放心吧,我只想給你擦擦汗,你不願意我絕對不動你,

你難道還不相信我嗎?抱住我”她乖乖的又雙臂抱住了我,我一邊吻她,手在她

潮濕而光滑的大腿上下,雙腿內外側游走,汗水緊緊粘連著裙子,我試探著不時

隔著小三角碰她的神秘地帶,“不允許動那裡”她夢囈般的說,看來火候不到,

我不再理睬三角了,而是專心的一只手游走於她大腿內外側,一只手順勢而上,

在她後背部游走,這些地方都是女人的敏感區域,不一會兒,她全身都是汗水,

滿臉紅潤,我輕輕的夢囈般的在她耳旁私語:

  “把裙子脫了好嗎?都是汗,很難受的,你放心,你不願意我絕對不動你的

內衣,我只是想安慰你一下。”她閉著眼睛,不再說話。

  我輕輕的把她的裙子從下向上卷起,她很配合的抬起腰,雙手高高的向頭頂

伸出,裙子順利的腿去,此刻,一個只著三點的優美雪白身體便展現在我眼前:

  “只見她的身體潔白無暇,細膩而光滑,秀氣靈巧的小臉,微微透著紅潤,

色罩的束縛,呼之欲出,細白的小手,不知所挫的胡亂放在腰下,纖細的小腰,

使人有一種想一把抱住的衝動,平坦的小腹向下,飽滿的三角地帶,一條小小的

同樣粉紅色的雕花的小三角,更難得的是潔白如玉的大腿內側,富有彈性,修長

優美的長腿,光滑而均勻的過度,一雙小巧的小腳,頑皮的向上翹著……”

  我如痴如醉的欣賞這罕見的美景,她感覺我半天沒動靜,微微睜開眼看到我

色迷迷的看她,一把把我樓過去:“看什麼看,不許看。”

  我頓時反應過來,“是啊,看什麼,我不會只是為了看她吧,”我輕輕的抱

住她光滑而又熱氣騰騰的身體,從上而下一寸寸的撫摩她,這時候,她不再反抗

了,甜甜的舌頭和我相互吞吐,我不斷的親吻她的臉龐,吸吻她的耳垂,親吻她

的脖子,分不清是汗水還是口水,她的臉蛋紅潤潮濕而又炙熱,她的反應也更加

激烈,雙手在我後背把我抱的越來越緊,我不失時機把手伸進她粉紅色罩子裡,

一只手按在她豐滿的乳房上,她遲疑了一下,

  “就這麼多了,不許動下邊”

  “我知道知道,你不願意我絕對不動”我一邊說一邊已經解開了她的扣子,

的粉紅的乳頭,我一邊輕輕咬住她的舌尖,一邊玩弄乳頭,而另一只手,依然在

她全身上下游走,不一會兒她的呼吸嚴重不均勻,她恨恨的咬了咬了我的鼻子,

弓著背,臉蛋不斷的在我額頭上來回蹭,我轉而用胸膛按摩她的雙乳,一手從她

後腰饒過去撫摩她圓滑的屁股和細小的腰,一只手在大腿內側按摩,按摩,我舌

手共動,加緊了力度和速度,過了一會兒,她屁股突然上挺,雙腿緊加,抱著我

的雙手更加用力,嘴巴死死的咬住我的下巴,一動也不動了,我知道她的第一個

小高潮已經來到,輕輕的抱住她,愛撫她,也讓她恢復精神。(這個時候女人極

度疲憊,最好讓她好好休息,這樣才能讓她來真正的高潮)

  大概過了5分種的樣子吧,她幽幽的睜開眼,輕輕的拍打我的胸膛,

  “你好壞啊,你可真是個小壞蛋,用手就把我解決了。”

  “這叫什麼解決啊,你不要動,我會讓你知道做女人的真正滋味。”

  “啊,你還不放過我啊,你想怎麼樣啊。”

  我把手伸到她的小三角地方,准備攻下這最後一個防線,

  “不許脫,你說的我不願意你不動我的。”

  “我知道,你不願意我絕對不動你,說話算數。我只是想看看,看看總可以

吧。”

  “有什麼好看的,那麼髒。”

  “我不怕髒,為人民服務嘛。”

  她呵呵的笑了起來,小三角已經被我卸去,她那肥碩而又茂密的神秘地帶終

於出現在我的面前,有點遺憾,她是蝴蝶型的,本狼不大喜歡這個類型的陰部,

但現在顧不了這麼多,我迫不急的把用手按住整個三角,黏黏的女性分泌物頓時

粘滿了我的手掌,

  “這是什麼啊,康師傅綠茶還是營養快線啊?”

  “那是你大姐的汗。”

  “狗屁大姐,大我兩歲,功夫還沒我好,還大姐還,叫哥哥。”

  “不叫,就是不叫,你能把我怎麼的?”

 

  “好啊,我要懲罰你,我要收拾你。”我的中指已經趁著她自己的淫水滑進

她的陰門,(我先要檢查一下,不要倒霉的再遇到一個處女)。

  “不要進去,你說的我不同意你不會進去的,我好多年前只做過兩次,我優

有點怕。”

  看來是天助我也,“我知道,我不會進去,我只是想疼疼你。”

  我又親住了她的小嘴,不讓她說話,而手,這時候大膽的在她的陰門內外刺

激。或許是不一樣的刺激吧,她很快就又來感覺了,這次主動多了。嘴裡哼哼的

哼著,把那一對大乳房往我嘴裡送,我不失時機的咬住了它們,而一只手繼而刺

激她的耳垂,幾分鐘後,她的哼哼聲越來越大,我三兩下退去自己已經完全濕透

的襯衫和褲子,完全赤裸著身子和她抱在了一起,或許是同樣火熱的肉體刺激了

她,她驚恐的睜開眼:

  “你說的我不同意你不會動我的。”

  “我知道,你不同意我不動你。”

  我緊緊抱住她,不斷的滾動,摩擦,而中指,毫不留情發直接深入她陰道,

強烈的刺激,她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我一邊抱著她,嘴巴在她的嘴唇和乳房之間

穿梭,而手一刻也不閑著,中指在她陰道裡進出,另一只手在她全身上下一寸寸

的游走,屁股,腰身,乳房,一個地方也不放過。

  過了一大會,我覺得她全身再次的熱氣騰騰,而陰道裡的水也越來越多,我

一次又一次的把手在床單上擦拭,她的語言也越來越不連貫:

  “你說的,我不願意你不能進去的……我不願意,我真的不願意。你有女朋

友,我不想當第三者,你不能進去,我不能給你,我30歲了,我現在戀愛需要

結婚……我不像你,這麼小這麼壞……我拖不起……”

  而她的身體,和她的語言完全矛盾,激烈的扭動,我把她完全平放,壓了上

去,先占據有利地勢,然後在她耳邊輕輕的問她:

  “我進去好嗎?我輕輕的。”說著,我像前挺去,強烈的阻力,使我只進去

了一小半她的腿就夾了起來,她哇一聲哭了起來:

  “哇,疼,疼,疼啊,你慢點啊,你這個怎麼這麼大啊,我就幾年前做過兩

次啊,我怕啊。”

  兩行淚水和著汗水順著她的臉夾留了下來,看到她哭。我一時間沒了主意,

忙翻身下來輕輕的抱住她,她嬰兒一般淚眼汪汪,偎依在我懷裡,我一邊繼續按

摩一邊親她,等她閉上眼睛的時候再上去,她再哭,急速的往後縮,如此這般好

幾次。我心裡那個恨啊,她那個讀本科時候的男朋友,肯定是TMD一個鹵莽的

豬,肯定是強上她了,讓她產生了心理恐懼。我哄小孩子一般哄她,親她,撫摩

她,等她完全下邊再次完全潮濕,我把她的玉腿大字型分開,一挺身,准確的插

了進去,她的小穴天生可能比較小吧,我完全填充了她,一股溫暖的漲漲感覺傳

便我全身,她敖的大叫一聲,緊緊的抱住了我,為了使她減少痛苦,我壓在她身

上不再動,她抱著我,把頭埋在我懷裡一動不動。

  靜靜的過了幾分種,我試探著輕輕的動,她的雙手也漫漫向下移動,扶著我

的屁股隨著我的移動而上下移動,那最神秘的想連接處,也越來越濕潤,她也不

再拘束,叫聲也越來越大,我不斷很機械原始的上下左右運動,雙手恨恨的揉著

她滾圓的乳房和濕濕的屁股,時間一分分過著,大約進出了幾百下吧,我突然覺

得下身處被一種熱熱的感覺包圍,而她臉色緋紅,強烈的吸我的舌頭,我知道,

她真正的高潮就來到了,我也不再強迫自己吸氣,放松下來,在她緊緊抱住我的

時候完整的把所有的東西都射入她的體內。她下身不斷抽搐,抱著我的手僵硬,

久久不能分開。

  好長時間過去了,她長舒一口氣漸漸蘇醒,“幾點了啊,飯可能都涼了,”

  看看表,“十一點五十,飯肯定是不能吃了,你餓了嗎?要不先找點干果來

吃,明天早點去吃好嗎?”

  “好吧,我不餓,我只是很累,我想睡覺,你抱緊我。”

  “你愛我嗎?你愛我還是愛你女朋友啊?如果我嫁給你,你會娶我嗎?”

  “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如果沒我女朋友,我一定會娶你的,但她跟了我

7年了,從18歲到現在……”

  “我懂了,抱緊我,我好困,我想睡了。”

                <完>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