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傳奇2

第004章 初戀情懷

  “謝謝蘇老師!”

  大寶羞赧地卷起換下來的衣褲,快步向教室跑去。

  “哇塞!大寶什麽時候烏鴉變鳳凰了?”

  “鳥槍換炮了?”

  教室里面一陣喧嘩聲。

  “安靜,晨讀!”

  常婷婷是班長,說話自然有著無比的威嚴,喧嘩聲停歇,響起來晨讀的聲音。

  嬌美少女常婷婷有著十分出衆的身材和容貌,上好的遺傳基因,和她媽媽蘇雅琴一樣的美麗,她的身段高挑,婀娜多姿,圓潤柔和的臉型,挺直而小巧的鼻梁,淡淡地斜挑在一縷蓬蓬松松的劉海下的眉毛;一對在潔白的牙齒襯托下更顯嬌豔誘人的紅唇,一雙清澈透明讓人幾乎不敢正視的眸子,還有那一頭流光閃動的披肩發,雪白的脖子下漂亮的連衣裙里聳立著兩座挺拔的玉女峰,再往下是發育完美的袅娜的豐臀,渾身上下都閃動著誘人的美麗。大寶卻不僅歎服常婷婷的姣美,更是佩服嬌美少女常婷婷身上的巾帼英雄的氣質,暗恨自己就缺少她那種高傲威嚴的氣勢。

  “大寶,你的胳膊怎麽受傷了?”

  常婷婷也很詫異大寶今天怎麽穿著如此時尚,好像世界杯冠軍性感的意大利隊隊員一樣,如同藍色的旋風吹動著少女的芳心,不過,她很快發現了大寶胳膊上面包紮的紗布,不禁關心地問道。

  “沒事的!不小心摔倒了,刮了個口子,剛剛蘇老師幫我包紮了一下!”

  大寶躲避著嬌美少女常婷婷火辣辣的目光,他們倆同桌兩年了,他最近才感覺常婷婷對他非常關心,而且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樣,水汪汪的美目看得他心里慌慌的。

  沒有想到,常婷婷下課就打聽到了事情的真相,滿校園找弟弟常磊磊,卻發現常磊磊早就料到惹禍會被表姐責罵,根本就沒有來上學,同學們看見常婷婷氣勢洶洶的樣子,知道常磊磊今天在家就是有爸爸護著,恐怕也躲不過去一場暴風驟雨了。

  認認真真地聽課,仔仔細細地作業,踏踏實實地複習,簡單有效的三部曲,就足以輕輕松松地取得優異的學習成績。文武之道一張一弛,課外活動打了半場籃球比賽,大寶手風很順,連續三個三分空心投籃,百發百中,彈無虛發。聽見嬌美少女常婷婷的嬌聲叫好聲,大寶這才在同學們善意調笑的噓聲之中,不好意思地陪伴著美女放學回家。

  “大寶,你干什麽不告訴我?看我回家不把磊子狠揍一頓?”

  婷婷恨恨地說道。

  大寶自嘲地笑道:“我都不生氣了,你怎麽還生氣呢?算了,你也別爲難磊子了!怪我自己沒有本事,連一只小狗都打不過!”

  “大寶,你呀!什麽都好,就是太老實了!馬善被人騎,人善被犬欺!”

  婷婷嬌嗔道,“你是不是拐彎抹角地罵磊子是小狗啊!”

  “我哪里敢啊?”

  大寶笑道,“磊子如果是小狗,那你不也是……”

  “好啊!你敢連我都罵啊?看我不打你!”

  婷婷嬌嗔著追打大寶,大寶大笑著逃跑,一個跑,一個追,藍天上的白云都在打鬧著追逐,好像美女奔跑時隨風飄逸的長發。

  少男少女手拉著手,在夕陽的余晖之中徜徉,彼此不時地相視一眼,眉目之間都流露著心里的甜蜜。

  “大寶,你有什麽夢想嗎?”

  婷婷問道。

  “婷婷,我說出來你不要笑話我啊!”

  大寶笑道,“我從小就想上炎都峰上看看炎都池里面到底有沒有湖怪?另外,我還想去你家的天心閣里面看看一下明清才子的遺迹!”

  “那這兩個夢想很好實現啊!”

  嬌美少女婷婷咯咯嬌笑道,“爸爸凶些,從來也不許我們姐弟倆進去,我小時候進去過一次,其實里面也沒有什麽,好像只是一些書籍什麽的。高考完了,我就帶你偷偷進去天心閣仔仔細細觀賞一下,好嗎?對了,天心閣的后門就和我們家側門通著的,我們可以從那里進去,省得爸爸發現了又大呼小叫的!還有,咱們暑假去炎都峰上旅遊去吧?趁機追尋一下湖怪的真相,好吧?”

  “看來我的這兩個夢想很容易實現啊!呵呵!”

  大寶自嘲著笑道。

  “大寶,你準備報考哪個大學呢?”

  嬌美少女婷婷羞赧地說道,“我們倆報考同一個大學,好嗎?”

  “我還沒有考慮過大學的問題呢!”

  大寶黯然地說道,“我也不知道……”

  “你看你,一說讀大學的事情,你就一幅愁眉苦臉的樣子。”

  嬌美少女婷婷甩了甩大寶的手,愛憐地嬌嗔道,“媽媽說只要我們都考上大學,她就供我們倆,好嗎?”

  “可是我……”

  大寶嗫嚅著,不知道應該說什麽好,結結巴巴地喃喃道,“我謝謝你和阿姨的好意,可是我……”

  “可是你不能接受我們的幫助,是嗎?”

  嬌美少女婷婷柳眉倒立地大聲嬌叱道,“我知道你從小就自立要強,知道你不想依賴別人,可是,我偏偏要和你報考同一個大學,你跑也跑不了,總之你的學費我包了,不管你怎麽辦,再去煤礦打工也好,去碼頭扛包也罷,大學的一切事情我說了算!聽見了嗎?”

  “嬌美少女婷婷,你爲什麽要對我這麽好呢?”

  大寶榆木疙瘩腦袋一樣地執拗道。

  “你知道狗熊怎麽死的嗎?”

  嬌美少女婷婷惡狠狠地瞪了大寶一眼,芊芊玉手還不解恨地在他手上扭了一把。

  “哎呀!”

  大寶疼的慌忙縮手,依然一知半解似懂非懂地看著突然變臉的嬌美少女婷婷。

  “把手給我!”

  嬌美少女婷婷高傲地命令道,芊芊玉手再次將大寶的手握住,輕輕愛撫著,眨眼之間又含情脈脈地看著他,溫柔地嬌嗔道,“誰知道我頭腦里面哪根筋搭錯了,怎麽會對你這個大狗熊這麽好呢?”

  說完,突然湊近臉來在大寶臉頰上輕吻一口,然后嬌羞無比粉面绯紅地跑回家去了,留下大寶傻呵呵地看著嬌美少女婷婷搖曳多姿的倩影,少男的心里狂跳的好像野馬奔騰一樣。

  舅舅家並不富裕,卻也不算貧窮,芳表姐和萍表姐高中畢業之后先后進入鄉鎮企業打工,家庭狀況大加改善,倒也闊步走在奔赴小康的大道上。只是舅媽始終沒有生育出兒子傳宗接代,成了老兩口心頭抹不去的痛。

  農村就是這樣,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裕,依然固守著不孝有三無后爲大的孔夫子的思想,即使是十里八鄉的大富翁土財主如果沒有兒子,也感覺在人前人后擡不起頭來,直不起腰來,連說話都不硬氣。

  “大寶,你的胳膊怎麽了?”

  芳表姐關心地問道。

  “你哪里來的這身新衣服?”

  萍表姐也納悶道。

  一聽說事情的原委,有性子的萍表姐吵著鬧著要去找常家評理去:“狗仗人勢,哪里有這麽欺負人的?”

  “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就別火上澆油了!再說,人家蘇校長已經替兒子陪禮道歉,還幫大寶包紮了,還換了新衣服,姑奶奶,你就少說一句吧!”

  舅舅膽小怕事地說道,“大寶沒事就好就好啊!”

  “只是一點皮肉傷,沒事的。”

  大寶拿出換下來的破爛衣褲,嬉皮笑臉地說道,“好萍表姐,你別生氣了,給我補補衣服吧?”

  “我才不給你縫補呢!小笨蛋,淨給姐姐丟臉!”

  萍表姐杏眼圓睜,不依不饒地嗔怪道,“你有本事把那條惡狗給殺了,我就給你縫補衣服!”

  “好萍表姐。”

  大寶了解萍表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實最是心疼他的,索性撲到她的懷里撒嬌耍賴道,“我偏偏要萍表姐給我縫補嘛!”

  然后趴在萍表姐的耳朵旁邊低聲說了一句話。

  芳表姐22歲了,萍表姐20歲,姐妹倆都長的如花似玉的,遠近聞名的美女姐妹花,不同的是芳表姐身材更豐滿一些,很是符合她文靜穩重的性格,將來肯定是典型的賢惠善良的賢妻良母;萍表姐略微瘦削一些,卻也符合她繼承了舅媽火辣辣的脾氣,十足一個紅彤彤的小辣椒。

  大寶此時就可以感受到萍表姐溫暖柔軟的懷抱,嬌挺突起的酥胸,沁人心脾的芳香,熏得他頭腦暈暈的。

  “真的?這才是我的弟弟嘛!”

  萍表姐嬌笑道,在大寶的臉頰上疼愛地扭了一把。

  “好了好了,你呀就是不教大寶學好!”

  芳表姐嗔怪道,“大寶,不衣服拿過來,她不給你縫補,我給你縫補!”

  “還是我芳表姐疼我!”

  大寶見風使舵地笑道。

  “好啊!小壞蛋,牆頭草,隨風倒,叛徒一個!”

  萍表姐柳眉倒立地嬌嗔道,三個人笑成一團。

  “不要發瘋了,吃飯了!”

  舅媽訓斥道,萍表姐伸了伸舌頭,悄悄做個鬼臉,饒是她不肯輕易服人,對舅媽卻也有所忌憚。

  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剛出鍋的熱氣騰騰的肉包子,蘸著蒜泥醋碟,本來也是大快朵頤,其樂融融。

  “大寶,馬上該高考了啊!怎麽樣?有把握吧?想過報考哪個大學了嗎?”

  芳表姐打破了飯桌上的沈寂。

  “咱們大寶成績這麽好,肯定十拿九穩的一類本科啊!”

  萍表姐驕傲地說道,她的神情仿佛是大寶已經拿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一樣。

  大寶看了一眼滿面冰霜的舅媽,猶豫了一下,喃喃道:“我不知道,我還沒有考慮呢……”

  “考什麽大學呀?不說考不上,就是考上了,花那麽多錢有什麽用?前面的柱子花了6萬塊錢讀三年什麽計算機什麽大專小專的,現在不是還是在家里閑著啊!6萬塊錢啊!上哪弄去?搶銀行啊?”

  舅媽冷冰冰地訓斥道,“給我老老實實地在家呆著,高中畢業了就去到工廠煤礦碼頭打工,自己掙錢自己成家!我和你舅舅把你拉扯長大成人了,你還要喝干我們老兩口的血啊?”

  “大寶成績這麽好,不上大學可惜了的!”

  舅舅歎息著嘟囔著。

  “成績好,上大學,去找自己爹媽要錢上啊!纏著我們干什麽?”

  舅媽向來不容舅舅說話的,立刻一棍子打死。

  “媽,你說的啥話啊?姑媽姑父不是不在了嗎?你這不是戳大寶的心嗎?”

  萍表姐不服氣地爭辯道。

  “哼!誰知道是在還是不在了?就憑那人一句話,就把這個大負擔推給咱們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什麽都見不著,連累我們辛辛苦苦了18年,一把屎一把尿地把這個小混蛋拉扯大,我們欠了一屁股外債,我們容易嗎?”

  舅媽把飯碗一推,哽咽著說道,“說不定他們倆躲在一邊升官發財呢!”

  大寶心如刀絞,眼淚吧嗒吧嗒的,飯也吃不下去了,起身跑進自己的小房間。

  “媽!你瞎說什麽呀!”

  萍表姐埋怨道,“姑父姑媽都死那麽多年了,你又胡說八道地提起傷心事干什麽?”

  芳表姐慌忙跟隨著跑過來安慰大寶道:“大寶,大寶!”

  “芳表姐!”

  大寶多少年孤兒的心酸痛楚在此時此刻爆發出來,撲進芳表姐溫暖柔軟的懷里,雖然緊緊咬住嘴唇拼命控制自己,可是淚水漣漣已經濕潤了芳表姐的肩膀。

第005章 神秘莫測

  “大寶,你知道你舅媽就是這樣說話不走腦子的,不要傷心了,畢竟你舅媽平日里刀子嘴豆腐心,歸根結底還是疼你的!”

  芳表姐緊緊擁抱著大寶,溫柔地勸說道,“你認真高考,姐姐供你上大學,好嗎?”

  芳表姐掏出香噴噴的手帕,輕輕擦拭去大寶兩腮和眼角的淚水,嬌笑道:“男子漢大丈夫,可不要輕易賣瓜子啊!被人家婷婷看見了,人家女孩恐怕要笑話你喽!”

  “芳表姐!”

  大寶被芳表姐一句話逗得破涕爲笑,羞澀地喃喃道,“我哪里有什麽女朋友啊?婷婷和我只是同桌同學……”

  “同桌同學?那我下午看見誰和婷婷手拉手肩並肩說說笑笑開開心心的?婷婷又在誰的臉上親了一口呢?”

  芳表姐嬌笑著揶揄道。

  “姐姐!”

  大寶沒有想到都被芳表姐看見了,羞澀地把臉趴在姐姐的肩膀上,不好意思擡起頭來。

  “我們的大寶也長大了,知道交女朋友了。不過,高考之前沒有幾天了,不要再和女朋友來往了,聽見了嗎?不然,姐姐會生氣的哦!”

  芳表姐最是喜歡表弟大寶動不動就是一臉大男孩的羞澀,帥氣可愛,她不禁溫柔地嬌嗔道。

  “姐姐!”

  大寶感受著芳表姐溫暖柔軟的懷抱與萍表姐的不同,她給他一種更加豐滿圓潤的感覺,那酥胸的飽滿給他的胸膛以彈力十足柔軟渾圓的享受,腦海里不由自主地聯想到蘇老師豐挺的山峰,少男的心里再次野馬奔騰一般地狂跳,反唇相譏地調笑道,“那姐姐也不要再和男朋友約會了,不然,大寶會傷心影響高考的哦!”

  從小到大,大寶對芳表姐和萍表姐都有一種深深的依戀感。

  “小壞蛋,那不一樣的!”

  芳表姐聽他如此類比,粉面绯紅,羞赧無比地嬌嗔道,她今天第一次感覺到大寶的身軀那麽強壯,渾身上下散發著濃烈的男子漢的陽剛氣息,熏得她有些心慌意亂的。

  “芳芳,你先出去一下。”

  舅舅推門進來了,緊皺著眉頭說道,“我有話要和大寶說!”

  夜色漸漸上來了,星星在夜空里閃爍,無憂無慮地眨著眼睛。

  “舅舅,舅媽說的是真的嗎?”

  大寶目不轉睛地看著舅舅的眼睛問道,“我爸爸媽媽到底還在不在呢?”

  舅舅長長歎了一口氣,悠悠說道:“孩子啊!我就你媽媽這麽一個妹妹,自幼父母雙亡,我們兄妹倆相依爲命,在炎都峰山腳下長大。你媽媽非常聰明好學,后來考上了大學,和你爸爸是大學同學,再后來聽說你爸爸媽媽都上了軍事學院的研究生,好幾年他們都沒有回來過,直到90年,他們倆突然回娘家來了。”

  “你媽媽懷抱著你,托付給了我們。你那個時候才過了百天,你爸爸媽媽說是奉命要去炎都峰上的炎都池里面尋找什麽湖怪,好像十分危險,你媽媽說如果能夠有幸生還,就還回來把你接走;萬一遭遇什麽不幸的話,就拜托我這個當舅舅的把你撫養長大成人。隱隱約約我還聽見他們倆說什麽寶藏,我一個農村人又沒有什麽見識,也不知道他們倆說些什麽?”

  “第二天,你爸爸媽媽就帶領著一群什麽人在天心閣里面研究了很久。”

  “在天心閣里面研究了很久?”

  大寶詫異道。

  “是啊,然后就出發登山去了,我和你舅媽燒香拜佛保佑你爸爸媽媽能夠平安歸來,提心吊膽地才過了兩天,就聽說炎都池出事了。等到我爬上去,只看見炎都池旁邊血迹斑斑,還沒有等我尋找到你爸爸媽媽的遺物,就被很多軍人驅趕了下來,封鎖了三天三夜,后來我找到軍事學院詢問個究竟,他們卻說根本沒有你爸爸媽媽這兩個人,呼天天不應,叫地地無門,最后也不了了之。我和你舅媽就只好化悲痛爲力量,辛辛苦苦地把你撫養成人,雖然,你舅媽有時候咋咋呼呼的,其實,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並沒有什麽壞心眼的!”

  “無論如何說,我們好歹把你拉扯大了。可是,有一件事情我現在也不能瞞你了:在你三歲那年的冬天,我突然收到了一張3000元的彙款單,沒有姓名沒有地址,最出奇的是連彙款地的郵戳都沒有,從那年開始,隔三差五地收到一張彙款單,一直到今年這個月又收到一張,昨天我收到的這個月的彙款單還沒有來得及去郵局呢!”

  舅舅說著從背后拿出一張彙款單和一個紅布包。

  大寶接過來彙款單,看見上面真的只有彙款金額1萬元和本地郵戳,只有舅舅的名字袁開山同志收,六個手寫的鋼筆字,沒有彙款人的姓名地址,連彙款地的郵戳都沒有。

  舅舅一層一層地打開紅布包,是一個小本子,里面還夾著一個存折:“大寶啊!這些年來的彙款,我都記在這個本子上面了,都給你存起來了,都沒敢讓你舅媽知道,就是留著給你上大學用呢!前前后后收到了彙款有六萬……”

  “舅舅,別說了!”

  大寶打斷了舅舅的報帳,驚聞如此奇異過程,他不免如同晴天霹雳,如被電擊,心潮澎湃,波瀾壯闊,深吸了一口氣,長長籲出來,握住舅舅的大手,撫摸著他手掌上面的老繭,誠懇地說道,“舅舅,您和舅媽把我拉扯長大成人,我就已經感恩不盡了,這些錢我不會再要了,芳表姐已經訂了今年十月出嫁了,家里肯定還要花錢,還有萍表姐,總之,這些錢就放在舅舅您這里吧!我一定要尋找爸爸媽媽,到底是生是死?什麽身份?幕后背景?事情真相?我一定要調查出來調查清楚的!”

  夜色彌漫,大寶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無法入眠,手中的彙款單已經看了無數遍,爸爸媽媽,天心閣,炎都峰,炎都池湖怪這些詞語在他的腦海里面閃現著翻騰著。

  他起身下床,悄悄出來,到廚房拿了兩個肉包子,抹上了毒鼠強,用紙包包了,蹑手蹑腳地開大門出來。

  月光如水,大寶來到天心閣的外面,鐵將軍把門,想要破門而入肯定驚動常家人,實在不知道里面什麽內幕,搞不好再打草驚蛇。大寶想起來婷婷下午曾經說起過天心閣的后門和她家側門相通的,他無聲無息地走近常家大院的牆頭外面的一棵梧桐樹。

  幸好練過幾年武術,雖然沒有多麽高超的身手,卻好歹靈活一些,自小在山水之間長大,爬樹遊泳都是閉著眼睛穿開裆褲就會的基本功。

  三下兩下手腳並用地爬上樹去,里面藏獒嗅覺敏銳,立刻“汪汪嗷嗷”地犬吠起來,大寶借著蒙胧月色迅速把肉包子準確地抛到了藏獒的身旁。

  “來福叫喚什麽呢?是不是有小偷啊?”

  聽見蘇雅琴的聲音從房間里面傳來。

  “誰敢到我常家來偷東西?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沒事的,放心吧!”

  常俊來狂妄自大地笑道。

  大寶借著蒙蒙月色看見二樓婷婷的臥室已經熄燈休息,磊磊的臥室沒有燈光,卻有銀屏光閃爍,估計他十有八九還在打電腦玩遊戲呢!

  大寶默數了30下,來福已經沒有了聲音,他順著大樹的枝蔓爬過布滿玻璃茬子的牆頭,沒有聽見藏獒的叫聲,他抖動手中的樹枝,縱身形輕飄飄地墜落在常家大院里面,縮身在牆頭下面。

第006章 心慌意亂

  只見白天還凶猛無比的藏獒來福此時已經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了,渾身癱軟在地上,連抖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大寶先仰頭觀察尋找了一下天心閣的后門,然后悄無聲息地走到常家大院的側門,才發現側門和天心閣后門上面居然都是鐵將軍把門,回頭看見一樓常俊來的臥室還亮著燈,有低聲說話和急促喘息的聲音隱隱約約地傳出來,他蹑手蹑腳地走到窗戶底下,貼在空調主機旁邊順著窗簾的縫隙向里面觀看。

  天哪!常俊來正在和蘇雅琴敦倫夫妻之事。大寶心里冰涼冰涼的,他心目中的女神一般的蘇老師柔軟的長發飄落在床邊,隨著玉體的蠕動而長發搖曳飄逸;眉目含春,雪白細巧的脖子很好看的偏向一邊;一條雪藕一樣的手臂無力的垂到地上,露出了白嫩的腋下肌膚,女神一般的蘇老師居然在常俊來的胯下嬌喘籲籲,婉轉承歡,雖然他們是夫妻身份,敦倫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可是大寶的腦海里依然無法接受,在他的眼里常俊來是個卑劣不堪的小人;而在他的心目中蘇老師是高雅賢淑的女神,天壤之別的兩個人竟然是夫妻,這本來就是大寶向來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不看見也還罷了,此時此刻親眼目睹這樣的場景,大寶感覺心都碎了,都涼了,都在流血。

  幸好常俊來沒有折騰幾下,就很快丟盔棄甲潰不成軍一瀉千里翻身落馬。

  “你怎麽這麽快啊?你怎麽越來越不行了啊?”

  成熟美婦蘇雅琴大失所望地推搡著常俊來。

  “可能太累了,可能今天喝醉了吧!”

  常俊來含混不清地嘟囔著,說著說著,癱軟在一旁呼呼大睡鼾聲如雷。

  “混蛋!”

  成熟美婦蘇雅琴忿忿幽怨地罵道,她穿著一襲連身絲質半透明睡袍,那衣裳薄如蟬翅,望過去可以清清楚楚看見里面的一切,透明程度和沒穿幾乎沒有分別。在壁燈掩映下,豐腴圓潤的玉體顯露無遺,玲珑浮凸的曲線簡直令人熱血贲張:胸前豐滿的乳峰像兩個大雪球,潔白無瑕,翻身時一巅一聳地上下抛落,嫣紅的兩粒乳尖硬硬的向前堅挺,把睡衣五俯投地的支持起兩個小小的尖峰,深紅色的乳暈圓而均勻,襯托得兩粒乳尖更加誘人;修長的雙腿肌膚細嫩,瑩白的膚色讓人想起了象牙雕塑。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順手披上一件絲質睡袍,下擺散分讓她近乎完美的雙腿顯得格外的修長勻稱,緊繃在她的身上令她驕人的身材和曲線盡覽無遺,就連高聳的雙峰上兩個精巧的小點點也清晰可見。

  成熟美婦蘇雅琴恨恨地瞪了鼾睡如同死豬一樣的常俊來,慢慢將一只芊芊玉手愛撫著自己豐滿高聳的酥胸,一手探進雪白渾圓的玉腿之間愛撫自己……只見側坐著的成熟美婦蘇雅琴眼光迷離蒙胧,嬌軀沐浴在柔和的壁燈燈光下,嬌軀仿佛在發著光,隨手取過的睡袍薄薄的像是透明一般,即便隔著一層,也可見成熟美婦蘇雅琴雪白的肌膚圓潤的玉體,披散的發絲上頭頗有幾絲光暈,顯然剛剛被她咬在唇間,也不知是掩著什麽聲息。

  不過心里猜測歸猜測,大寶可沒有辦法將注意力自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身上轉移開來。輕聲的埋怨似已無法令成熟美婦蘇雅琴清醒了,嬌軀抖顫之間,隨意披著的睡袍已滑了下來,露出了成熟美婦蘇雅琴稱得上玲珑有致豐腴圓潤的雪白胴體;絲質睡袍的帶子早已散了開來,松松地披在成熟美婦蘇雅琴身上,而這動情的美婦注意全不及此,只是那山峰著實飽滿高聳,既堅且挺,顫顫巍巍,十分誘人。

  此刻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玉股之間,更是一副誘人景象;臀股之間再沒留下蔽體之物,那芳草萋萋肉光致致的模樣,當真媚人已極。從大寶的角度雖是難窺全貌,卻也看得真切;隨著成熟美婦蘇雅琴纖手不住動作,肌光掩映間竟似已有水光潋滟,尤其當成熟美婦蘇雅琴難耐刺激,臀腿微微擡起之際,更可見粉胯春光乍瀉,看得大寶心里慌慌,狂跳如萬馬奔騰。

  隨著芊芊玉手的動作愈發強烈,成熟美婦蘇雅琴口中的埋怨聲逐漸消失,慢慢轉變成微弱的呻吟,一開始還有些許羞怯畏懼,但慢慢的,本能的刺激超越了一切,成熟美婦蘇雅琴的哼聲逐漸甜美起來,嬌軀更是不住顫抖著,不時微弓纖腰;只是無論她嬌軀如何劇烈顫抖抽搐,那睡袍硬是不肯從身上滑落下來,令大寶完全看不到重點,眼中只有玉臂粉腿不住嬌顫動作,還有成熟美婦蘇雅琴含羞帶怯,又似強忍又似難堪情動的嬌羞媚態,看得他心慌意亂,不免心猿意馬胡思亂想起來。

  在常俊來如雷的鼾聲之中,蘇雅琴似已上了巅峰,房中的她一陣嬌尖呻吟,整個人登時從動作當中停了下來,癱軟在床上不住輕喘;只見她嬌軀汗濕,燈光下周身仿佛綻著一層豔光,眉目之間微帶茫然,不似平時的清亮專注;櫻唇蕩著平日絕難見到的紅豔,即便上了胭脂也不會這般嬌美。身上的睡袍已完全散亂,肌膚在燈光下滿是酡紅,美女老師泄身的模樣著實豔麗性感。

  大寶感覺心髒好像要跳出來一樣,熱血幾乎沸騰出來,少男之心有些心慌意亂,又有些心猿意馬,又仿佛在精神上受到了些須打擊似的,勉強收回了了看到新世界的眼睛,依依不舍地離開了充滿誘惑的窗戶,拖著沈重的腳步回到了家里,似乎忘記了自己去常家的原始目的了,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更加無法入眠,美女老師蘇雅琴雪白豐滿的胴體和柔媚的舉動不由自主地來回在他的腦海里面浮現:成熟美婦蘇雅琴美眸微閉,還帶著濕潤汁光的纖指竟緩緩移到唇邊,丁香輕吐之處,就好像吸吮著什麽甘蜜甜物一般,將指尖那黏膩的光芒全吸入口中,更令人心動的是她吮吸時的神情,熟美柔媚中還帶三分冶蕩,還有種似是上瘾般無可自拔的癡態。

  大寶無論如何沒有想到今天晚上會在無意之中看見了如此蕩人心魄的一幕,他竟然窺見心目中的女神美女老師蘇雅琴嬌喘籲籲,嘤咛聲聲,眉目含春,媚眼如絲,豐腴圓潤的胴體蛇一樣的扭動……

  躺在冰涼的竹席上面,大寶身體里面的熱火依然在熊熊燃燒,大寶情不自禁地把手探進了自己的大腿之間……火山爆發出來,才昏昏睡去。

  “大寶,你不去上學了嗎?怎麽還不起呢?”

  芳表姐的叫聲才把大寶驚醒,睜眼一看,已經7點半了,手忙腳亂地穿好衣褲,趕緊往學校跑去,這才發現手臂上的紗布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掉在哪里去了?路過常家大院還不忘向天心閣張望一眼,想起來一夜美夢,依稀是一會與婷婷,一會與成熟美婦老師蘇雅琴,蒙胧模糊,仿佛是花前月下親熱纏綿,真是感覺特別難爲情不好意思,跑進學校的時候,臉頰依然通紅。

  臨近高考的最后幾天,學校已經沒有正式的課程安排,大家只是在自查自咎複習調整,當然還有一件畢業生必作的功課,就是畢業分別留念,無非是相互交換留言冊,寫上一些或是意氣風發慷慨激昂或是悲悲切切纏綿悱恻的臨別贈言,或是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或是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或是曆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或是記憶下高中同窗的點點滴滴,或是調侃著宿舍教室中的奇聞趣事,或是五花八門的外號綽號,或是傳聞暴光中的绯聞男女生,或是志同道合臭味相投的哥們姐們,嬉笑調侃,美好祝福,殷切希望,理想祝願,多姿多彩,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