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照(請勿在沒有准備衛生紙的情況下欣賞)!

藝術照(請勿在沒有准備衛生紙的情況下欣賞)!

值 炎熱的夏季某一天,我跟明偉說我說生日快到了;並要明偉送我一個生日禮物,但明偉不知要送什麽。我想了一下,覺得自己身材不錯且長得頗有氣質,可是從來沒 有記錄下來,以後要是了生小孩,可能全部走樣,所以想趁現在留下美好的記錄。於是就跟明偉說我想要拍一組藝術照,明偉覺得這個點子不錯,所以我們就出門去 找專門拍藝術照的店了。

比較了幾家,終於找到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店。老板是一位專業的攝影師,瘦高的身材並透著藝術氣息,看起來蠻專業的。於是我們和攝影師討論了一些構想後,一行三人就來到了地下攝影室。

因爲現場只有我們和攝影師,所以拍起來格外輕松,拍了一會兒,攝影師說我的條件不錯,又是夏天,應該可以拍的清涼一些,這樣才能真正留下完美的身材。

我跟明偉討論一下,明偉說∶「好吧!」反正有他在場沒關系。於是我在攝影師的指導下,慢慢地解開襯衫的釦子,微微地露出半邊酥胸,又緩緩撩起裙擺露出迷人的大腿,甚至連半透明的T字褲都若隱若現,而攝影師的鏡頭也卡擦卡擦的捕捉我的迷人體態。

過了不久,我已經脫下了上衣,露出了黑色的迷人胸罩。由於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脫衣服,我覺得很害羞又有點不安,但是攝影師很親切又很專業,讓我放心了不少,不過我還是感覺全身都有點發燙的感覺。

又拍了一會兒,攝影師示意我把裙子脫下,我看了明偉一眼,明偉也有點興奮地點點頭,於是我就緩緩地脫下裙子,露出性感的半透明黑色丁字褲,我發現攝影師似乎吞了吞口水。

由於我是第一次穿這麽少暴露在兩個男人之間,真是有點害臊,可是內心卻有點刺激和不安的感覺,這是我結婚以後從來沒有過的感覺。閃光燈閃了幾下,攝影師又說既然來拍了,不如拍一些可以永久紀念的裸體藝術照,讓生命留下一些精采,所以請我放開一些。

我問了明偉,他說既然是送我的生日禮物,就由我自己決定。明偉說結婚以來,從來沒仔細地看過我的裸體,所以也很想看看拍出來的成果。由於有陌生人的在場, 我也覺得很刺激。而且既然要留下完美的記錄,何不拍得徹底一點,以後也許沒有這種機會了,而且攝影師看起來還滿正派的,這又沒有多余的人,於是我慢慢的把 內衣脫下,34C的乳房就彈了出來。

雖然結婚好幾年了,但是我的美乳還是沒有什麽變形,雖然乳頭顔色有點深,但這種顔色更能透出我這種成熟美婦的嬌豔,當34C的乳房彈跳出來之際,我霎時羞紅了臉,也不太敢擡頭看照相機。

攝影師這時呆了一下,就一直猛按快門,我的表情看起來也很詫異。此時的我,由於曝露在外人面前,體內已産生了異樣的變化,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正衝擊著我,心跳加快、全身發熱,使我産生前所未有的感覺。

攝影師贊歎之余,示意我把身上最後一件內褲也慢慢脫下。天哪!我豈不是全裸了?在兩個男人面前全裸是我從來沒有過的行爲,我想我大概已經有點興奮了,加上 攝影師的遊說及贊美,所以我就緩緩地脫下了內褲,全身已經裸露在他們面前。整齊的陰毛也露了出來,這使明偉臉上的表情更爲驚訝,可是明偉愈是驚訝我似乎愈 是迷網在這氣氛中,原來這是另一個的我?????

此刻的我已經感覺小穴中已有一絲淫液流了出來,腦部因受到很大的刺激,所以有點神魂顛倒,在攝影師的指導之下,我的動作愈來愈大膽,行爲已有點失控了。擺 了很多姿勢之後,攝影師故意問我是不是處女,並稱贊我的體態像處女一樣純潔可愛,這番挑逗的話語讓我心中像吃了嗎啡一樣性奮,身體也更加亢奮起來。

此時攝影師告訴我說∶「美人,乳頭要挺一點,拍出來才會好看喔。」並叫我自己捏捏自己的乳頭,看能不能讓乳頭挺一點,我於是羞地照著攝影師的話做,不過這畫面真是令人血脈噴張,因爲我搓揉自己乳房的畫面,像極了日本A片中的情節。我發現連明偉的褲檔也迅速膨脹起來。

忽然攝影師停止了拍攝,說ㄋㄟㄋㄟ拍出的效果不好,於是他到樓上拿了一個黃色的小模型杯,接著從小杯中拿出一根小冰棍,走到了我身邊,口中還是不斷贊美我 的身材,說因爲乳頭不夠挺怕畫面不夠美,所以他征求我的同意,要用冰棍刺激一下乳頭,由於我很信任他的專業,也沒聽清楚攝影師的話就點點頭。

只見攝影師拿了小冰棍就往我的乳頭上磨蹭繞圈,我顫抖了一下,並發出嗯~~~~嗯地一聲呻吟,我從來沒有過這種刺激的經驗!不過我的表情應該是很舒服的樣 子,乳頭也迅速的挺立起來,連乳暈上的小蕾也清晰可見。嗯!還是攝影師有經驗,不然可能要明偉的舌頭才有辦法了???CC???

攝影師這時還貼在我的耳邊,喃喃地不知說些什麽,手中的冰棍也輕柔的刺激我的乳頭,此時我似乎不自主地微微地張開雙腿,順著細縫看去,熟悉的愛液也潺潺的 順著陰唇流下。這時攝影師將冰棍交到我的手上,並引導我將拿冰棍的手放到陰唇上滑動,才起身回到照相機旁繼續拍攝。不過明偉在旁邊卻看的慾火焚身,快受不 了了的樣子,因爲明偉和我認識這麽多年,從來沒看過如此火辣的場景,這是另一個我,跟明偉認識的我有天壤之別。

正當我性奮之余,一個極具香豔的畫面出現在明偉的面前,我將冰棍在自己的小穴口滑動,有時還輕輕的塞進穴中,而且我的臉上出現紅潮了。我知道我在極度性奮之中,雖然我強忍著不發出聲音,但他們還是可以隱約聽到一些急促的呼吸聲。

此時的我感覺陰道比剛才更濕了,全身發燙,一種莫名的快感和刺激持續的衝擊著我,雖然沒有人真正觸摸到我的身體,但內心的慾望已使我無法自己了,我甚至不想這麽快結束攝影,淫慾已漸漸的淹沒了我的理智。

這時攝影師拉開幕簾。後方出現一張古典的歐式大床,並請我移動到床上繼續拍攝,明偉不放心地問我:「可以了吧!」我瞇著雙眼明偉說∶「再拍一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