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養在房間的金髮小蘿莉 03

  艾莉絲被我拉靠在懷裡,一直沒有動,並且只是擡頭有點不安的看我。

  我對她露出微笑,她也露出甜甜誘人的微笑,並持續散發淡淡的香水味。

  啊……身邊有隻貨真價實的萌萌蘿莉真好,果然貧窮真是罪惡啊……

  我忍不住為這件事感到羞愧的想著:『對不起,窮人蘿莉控們,十八歲的我

會連你們永遠得不到的幸福一起好好享受的……』

  看著艾莉絲天真潔淨的水藍雙眼,鮮潤欲滴的櫻唇,出落的宛如純潔小天使

那般,我完全不知道接著該做什麼,只是自然的伸出另一隻手撫觸她耳旁垂下的

金髮,長長的髮鬢,舒服的髮絲……

  艾莉絲一直安靜擡頭望我,都沒有其他動作,懂事又惹人疼愛。我猜她離開

家之前,她的家人應該有再三交代過她到人家那裡去一定要乖乖的聽話,這樣才

會得到人家的喜愛,有更好的生活……

  我不知道那名負責的人口販子是怎麼跟艾莉絲的家人說的,除了可能是要去

有錢人家家裡當童傭,另一個比較可能的應該就是以善意謊言告知富裕國家的有

錢人家生不出孩子,所以想買一個女孩子回家當女兒;因此他們一定不會知道艾

莉絲是要被我買來破處並養著天天做愛,否則我想他們絕對不會願意交出這麼可

愛懂事的乖女兒……

  不論如何,這樁交易已經完成,任何人沒有再回頭的餘地,艾莉絲已經永遠

屬於我,所有相關合法文件都有,也得到對方家人的親筆簽名,所以過去的就讓

它過去吧。

  我摸著艾莉絲的金髮,褲子裡的陰莖又爭氣的變更大,甚至我都感覺漲到會

有點痛。

  我想開始對她出手,但又一直很緊張,緊張到會害怕而不敢真的出手,雖然

我一直告訴自己:『艾莉絲已經是我的,不會有外人進來,我做什麼也絕對不會

有人知道……』

  於是我看著她決定先開口緩和緊張情緒,順便讓她知道一件最重要的事……

  我用手比著她:「艾莉絲。」

  她看著我的手先比著她,接著聽我忽然說話,就有點小訝異的擡頭又一直看

著我。

  我又比著她,再說一次:「艾莉絲。」

  她一直睜著水藍雙眼看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

  於是我用手比著自己:「哥哥。」然後我停頓幾秒,「主人。」

  她依然天真望著我。

  我用手比著她:「艾莉絲。」

  她依然躺靠在我懷裡看著我。

  我再用手比著自己:「哥哥。」然後再次停頓幾秒,「主人。」

  就這樣重複幾次,艾莉絲終於懂我的意思。

  她看著我,有點小心的慢慢開口,聲音聽起來同樣乾淨又柔和,並不尖銳,

非常舒服:「哥哥。主人。」

  我很高興的點頭,然後叫著她:「艾莉絲。」

  她露出開心的微笑:「哥哥。主人。」

  我同樣很高興的點頭,然後用手比著她再說:「艾莉絲。」

  但是接著她卻沒有學我說艾莉絲,而是舉起小手比著自己並開口:「伊娃.

莎娃波拉.瓦倫提尼。」

  這是生她的雙親給她的名字,我知道,那名負責人有跟我說過,而她似乎以

為我是問她的名字,於是我故意拉起一張臉搖頭。

  她看到我嚴肅的樣子,以為我生氣了,臉上的微笑也跟著消失。

  過幾秒我再度露出微笑安撫她緊張不安的心,用手比著她說:「艾莉絲。」

  她看著我。

  我再比著她說:「艾莉絲。」

  她終於作出反應,舉起小手比著自己:「艾莉絲……?」

  我很高興的點頭,然後叫她:「艾莉絲。」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但她還是露出放心的笑容比著自己:「艾莉絲。」

開始認識自己的新名字。

  我高興的再點頭,知道她雖然記著自己的本名,但早晚還是會完全習慣艾莉絲

這新名,而且她才八歲而已,隨著時間遺忘不曾再叫過的本名應該只是早晚的事。

  從這時開始,我和艾莉絲之間有了最基本的語言交流,她知道當我叫艾莉絲就

是叫她,並把我告訴她的兩個名稱連起來稱呼我:「哥哥主人……」

  她看著我,又天真的甜甜喊我:「哥哥主人……」

  我的陰莖本來就微微漲痛了,這會更是快受不了刺激。

  我看著她,猶豫著,一直緊張的掙紮,終於決定微笑跟她說:「艾莉絲,對不

起,算哥哥對不起妳,哥哥真的沒有經驗,好想要試試看……」

  艾莉絲聽不懂,只是依然天真看著我。

  我再跟她說:「艾莉絲,對不起,原諒哥哥吧。」

  在我懷裡的艾莉絲依然天真看著我。

  我把她只是安靜看著我的行為解讀成她會原諒我的行為,我終於鼓起勇氣和決

心開始行動……

  因為她穿著像艾莉絲夢遊仙境的那種西洋連身衣裙,所以我緊張微笑看著她,

並開始將我一直摟著她肩膀的手伸到她背後,很快就在頸子口摸到拉鍊,然後慢慢

向下拉開。

  艾莉絲不知道我會對她做什麼,畢竟她才八歲,還清純如白紙,只知道我正在

拉開她背後的拉鍊而如同本能反應的好奇轉頭想看,甚至天真到沒有一絲害怕男性

不軌的情緒。

  我阻止她的動作,另一隻手趕緊伸過去摸她細嫩的臉頰,並努力保持微笑跟她

說話:「乖,看著我。」

  艾莉絲雖然聽不懂我說的話,至少她聽我說話後就一直看著我,都沒有再動,

並且臉上充滿天真的疑惑。

  我忍著心臟的激烈跳動,開始感覺口乾舌噪,依然保持微笑看著她,但我的手

卻依然一直將拉鍊向下拉,直到腰部最底端再拉不下去為止。

  艾莉絲又想轉頭,不過我又阻止她,因此她終於疑惑的看著我開口:「哥哥,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