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從愛上媽媽開始 (1-7)

    第一章:驚夢

  我這一生中迷戀的第一個女人是我的媽媽。

  我的媽媽是一個受過比較正規的傳統知識教育的女人,她的身上有一股古典

的氣質,她外表溫婉而內心剛強。

  她結婚比較早,二十歲的時候就生下了我姐姐,二十三歲生下了我。

  我從小就非常的聰明,上學之後,在學校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再加上我懂

事又聽話,所以家裡的人包括姐姐都特別的疼我愛我。

  我的性格屬於比較開朗的那種,跟同學,親人都相處得很好,而且喜歡戶外

活動,很少會有抑鬱的時候,但是在我十四歲的那一年,卻發生了一件特別令我

苦惱的事情。

  那天早上我從一場怪夢中驚醒,夢中的情景讓我的內心如翻江倒海,久久無

法平靜。

  夢中有我的媽媽,她躺在一張大床上一動不動,捲縮著柔韌而豐滿的身體,

睡相十分的閑靜,就好像嬰兒一般的可愛。而我就坐在她的旁邊。夢中的我處於

極度興奮的狀態,情不自禁地去掀媽媽寬鬆的睡袍,當時我根本無法抗拒媽媽那

成熟的身體對我的吸引力。即使夢醒之後回想起當時的情景我依然感到無比的美

妙。

  夢中的我就像著了魔似的想去侵犯我的媽媽,剝去她所有的衣物,然後肆意

地蹂躪她的身體,但是當我就要看到我媽媽赤裸的美乳的時候,卻滿頭大汗地從

夢中驚醒。

  醒來之後那種興奮的感覺還未散去,一種強烈的罪惡感就已經襲上我的內心。

  我當時感覺到整個人的靈魂好像被抽離了出去似的,突然發現自己的一隻手

正抓住自己下身硬硬的生殖器,同時還沾滿了粘稠的精液,當即讓我有種彷彿天

塌下來的感覺,好一會兒才稍微地鎮定下來,撕了紙巾把精液清理乾淨。

  此時天才微微發亮,我渾身無力的躺在床上,就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生死大

戰。

  而事實上心理上的生死大戰已經在我的心中激烈地開展了。

  生理上的快感與道德上的罪惡感就好像是魔鬼和天使,它們同時進駐了我的

心靈,以我的心靈作為戰場正鬥得天翻地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見敲門聲響起。

  「阿傑,怎麼了,這麼晚了都還不起床?」

  是媽媽的聲音,我頓時嚇了一跳,趕緊大被蒙頭,裝作還在熟睡的樣子。

  媽媽見我沒有回應,便自己開門進來,她坐到我的床邊,關切地道,「啊傑,

你醒了麼?」

  「嗯……」我乾脆自己掀開被子,裝作好困似的,一邊伸懶腰一邊打了個哈

欠,「媽媽,我還沒有睡醒呢,被你吵醒的。」我有點底氣不足地道。

  媽媽顯然是不太相信,她伸手摸我的額頭,而我趁機瞥了一眼媽媽豐滿的胸

部,只見那兩團乳房隨著媽媽的呼吸起起伏伏,我頓時間心都快要跳了出來,既

感到害怕又感到愉悅。內心很矛盾。

  我以前很少留意媽媽這個性感的部位,現在才知道媽媽的這對美乳是多麼的

吸引我,但同時強烈的罪惡感襲上心頭,使得我如泰山壓頂。

  我的天哪!我這是怎麼了?她是我的親媽媽啊,我怎麼可以對她有非份之想

呢?

  我的心如同一頭剛剛被關進了籠子的野獸一般衝撞起來。

  那夢境中媽媽如同可愛的嬰兒一般躺著在我面前的情景,和此時近在眼前的

豐滿胸脯,就好像結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正在吞噬著我的靈魂。使我被捲在旋

渦之中難以自拔。

  我做賊似的收回了視線,媽媽並沒有發現我的異常,同時她也沒有從我的額

頭上探測到我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她疑惑地皺起了柳眉,責備地道:「現在都七

點半了,你怎麼還在懶睡?」

  媽媽從小就對我要求非常的嚴格,每天必須六點半就要準時起床,無論要不

要上學都是一樣的。今天剛好是週末,並不用去上學,但媽媽還是要求我六點半

就起床。

  「媽媽,我好困,好想再多睡會兒。」也許是今天早上的變化,讓我第一次

產生了違逆媽媽的念頭。

  媽媽顯然很不高興,「那你就繼續睡吧,早餐你也別吃了。」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就離開,我偷偷地以欣賞一個女人的眼光,看著她美麗的

身影消失在門口處。

  從此之後,我暗暗地迷戀上了我的媽媽。

  媽媽離開沒多久我就起床了,洗漱之後來到餐廳,我還以為媽媽剛才說的只

是氣話而已,但現在卻發現真的沒有我的早餐。

  爸爸吃完早就出去了,餐桌上只有媽媽和姐姐,我的位置上空空如也。

  「媽媽,弟弟的早餐呢?」姐姐奇怪地道。

  「你吃你的,管那麼多干什麼?」媽媽看了不看我一眼就說道。

  今天的媽媽明顯有些不同,以前她很少會以這樣的語氣跟她的子女說話的。

  她會保持端莊賢淑的形象,溫言婉語。

  而當我聽到媽媽的話時心裡就堵住了似的,感到委屈,於是一聲不哼地就離

開了餐廳,回到自己房間上網去了。

  姐姐早餐都沒有吃完,就來到我的房間追問緣由,「弟弟,你為什麼要跟媽

媽慪氣?」

  「誰跟她慪氣了?」我委屈地道。

  「還說不是呢,媽媽為什麼不讓你吃早餐?」

  「她愛不給就不給唄,她是媽媽,我是她養的。」

  最後的這句話,聽著好像是賭氣,其實我明明是在提醒我自己,但是又有什

麼用呢?此時我的內心早已經被早上那個怪夢淹沒了,再加上剛才跟媽媽的不愉

快,使得我對媽媽的態度脫離了以往的軌跡。終於我心裡的那些邪念稍稍地佔據

了上風。

  「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姐姐不高興地道。

  「我這樣說不對嗎?」我針鋒相對地道。

  「當然不對!她是媽媽,你要尊重她,你這是怎麼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子

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我有點做賊心虛地道。

  就在這個時候,媽媽推門進來,她換了一身潔白的連衣裙,穿上了肉色絲襪

末,非常的性感,頓時讓我看得心裡一跳,呼吸都有點兒急促起來。

  以前媽媽也有穿得性感的時候,但我卻從未有過現在這樣的反應。

  「蓉蓉,你別管他,快去換身衣服,我們出去走走。」媽媽說完之後看也不

看我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姐姐回過頭來,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地道,「媽媽今天心情很不好,你卻還

要跟她慪氣。」

  我有點奇怪地道,「怎麼會心情不好?」

  姐姐湊近我的耳邊,悄悄地說道:「因為爸爸今天又出差了唄。」

  「爸爸經常出差啊?」我不以為然地道。

  姐姐皺了皺眉,在我的頭上輕輕敲了一記,道,「這裡面有隱情的,但這畢

竟是大人的事情,我們管不著,但是姐姐今天要你先表個態。」

  姐姐突然神情變得很嚴肅起來,這讓我預感到有些不妙。

  「表什麼態?」

  姐姐眼睛盯著我道:「如果爸爸和媽媽離婚,你會跟誰?」

  我嚇了一跳,「什麼?這不可能的吧,他們不是很好的嗎?」

  「很好?哼!還相敬如賓呢,你覺得夫妻之間相敬如賓很好嗎?唉!你年紀

還輕,感情的事我跟你說你也不會懂的,總之我問你,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的話,

你是願意跟媽媽還是爸爸?」

  她的話無疑更加讓我心亂如麻,一時之間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蓉蓉!」這時候媽媽又在叫姐姐。

  姐姐忙道:「好了媽媽,我很快就來。」然後她轉過頭來,眼神有些冷地盯

著我,「快說。」

  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好,有些不耐煩地道,「你先去換衣服吧,我很煩,

你讓我靜一靜。」

  「哼!我可把話說在前頭,真要有那一天的時候,你如果要跟爸爸,那從此

就沒我這個姐姐!」

  姐姐的語氣非常的冰冷,同時透露出她內心的堅決,她還是第一次這樣對我

說話,使我感到有些無所適從。

  姐姐和媽媽外出之後,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

  肚子實在是餓了,於是我來到了廚房,想找點東西吃。但是同時又不想讓媽

媽發現,找了半天連胃口也找沒了,突然就不想吃了,返回的時候,路過媽媽的

房間,突然心頓了一頓,腳步也隨即停了下來。

  我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向媽媽的衣櫃,裡面有媽媽的性感衣服,我想我可以

利用這些性感衣服更輕易地幻想到我媽媽熟透了的裸體。

  邪惡的念頭開始在我的內心氾濫起來,我的呼吸隨即變得急促。

  由於家裡只有我一個人,這使得我的膽子比平時壯大了無數倍,只覺得無拘

無束,無所顧忌,做什麼事情都行。

  最終我推門進了媽媽的房間。由於我心裡懷著邪念,緊張到了心都快要跳了

出來。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媽媽的衣櫃,只見裡面果然有媽媽的性感內衣和絲襪,

這些最貼近媽媽的成熟肉體的衣物很快讓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媽媽赤身裸體的形象。

  我的呼吸頓時窒住。還差點呻吟出聲。

  接下來我的舉動,完全失去了理智,我三兩下子就把自己剝了個精光。

  我的生殖器早已經硬到了極致,就好像一根鐵棒一樣,這時候我還沒有看過

其他人的生殖器,所以也沒法確定自己的生殖器是什麼水準。

  我手有些發抖地把媽媽的性感衣物扯了過來,緊緊地抱在了懷裡,同時幻想

著把媽媽誘人的裸體擁在懷裡,肆意地蹂躪,我的身體突然發起抖來,連退幾步

倒向媽媽的軟床。

  我這時候還不知道如何手淫,只知道一隻手緊握著自己的陽具,突然我想把

媽媽的性感衣物,我幻想中的媽媽的赤裸的身體,塞向我的下體,但是這個時候

我突然又恢復了一絲理智,終究因為害怕弄髒了這些衣物以至於被媽媽發現,所

以才沒有這樣做。但是與此同時,我突然感覺到我的陽具中有一股液體就要噴射

出來,雖然我還不知道這就是精液,但卻能猜到一定是髒的,我害怕弄髒媽媽的

床被,因此我用我自己的衣服,用力地按壓住我的下體。

  我感覺到越用力按,感覺越舒服,越美妙,最後我乾脆撲面倒在媽媽的床上,

而下體的位置依然用我自己的衣物墊著,以免弄髒媽媽的東西。漸漸地,我開始

摩擦我的下體,摩擦不到一會兒,一股濃濃的粘液就奔湧了出來。而伴隨著這股

濃液的是我通過內衣幻想出來的媽媽的裸體,我幻想到自己把媽媽的裸體壓在身

體的下面,感覺到飄飄欲仙。

  而大概過了十多秒之後,這種飄飄欲仙的感覺開始變淡,取而代之的是強烈

的罪惡感和自責。

  「我這是怎麼了?我都做了什麼?她是我的媽媽啊……」

  空虛!

  我的心中突然極度的空虛,雖然剛剛經歷了夢境以外的第一次性高潮,但是

此時此刻卻感覺到這所有的一切都毫無意義,反而給自己帶來深深的羞恥感。

  喘息了一陣之後,我仔細地清理了這一次荒唐行為所留下來的一切痕跡,把

媽媽的性感衣物放回到原來的位置。我做得極為細緻,因為心裡真的很害怕被媽

媽發覺這件事。

  然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感覺非常的疲憊,倒在床上很快就睡了過去。

  「弟弟,弟弟,弟弟……」

  是姐姐輕柔的聲音,這時候應該是中午,我記得我的鬧鐘已經響過。姐姐和

媽媽早就回來了,這時候我卻依然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條內褲,還不蓋被子。

  姐姐倒不介意看我這種裝束,實際上我全身赤裸她都看過了,甚至在兩年以

前,她坦然地光著身體在我面前,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就算是現在,她已經

十七歲,我十四歲,都接近成年了,而她在換外衣的時候都不會刻意地避開我的

視線,她會坦然地讓我看到她只穿胸罩和內褲的模樣。

  而我現在,雖然對媽媽產生了邪念,但是對姐姐卻依然能夠保持著以往那樣

的平淡。

  我想也許是因為姐姐的身體還未完全發育成熟吧,我看她的那對乳房,想要

長到跟我媽媽的那樣豐滿圓潤,還需要一兩年的時間。

  她進來之後就幫我蓋上被子,然後試圖喚我起來,但是我真的很疲倦,感覺

頭腦昏昏沈沈的,聽到她的呼喚也不想起來。

  「弟弟,你哪裡不舒服麼?」姐姐的聲音裡充滿了關懷。

  我翻了個身,背朝上面貼床地伏著,「姐姐我心裡好悶,你讓我靜一靜好嗎。」

  我說的可是實話,我真的很鬱悶,內心裡充滿了羞恥感,但是又像著了魔似

的幻想著蹂躪媽媽的身體。

  這時候媽媽也進來了,她仍然穿著連衣裙和性感的絲襪,我已經經不住誘惑

用目光去姦淫她的裙子包裹著的妙曼肉體。

  「快起來穿好衣服。」

  媽媽命令式的語氣頓時打破了我的幻想,使我重新意識到:「她是我的媽媽,

既疼愛我又對我管教嚴厲的媽媽。」

  「我……我不想起來!」其實並不是我不想起來,而是我的陽具早就因為我

媽媽這性感的身體而硬了起來,我怎麼敢現在翻過身來,讓她們母女倆看見?

  「弟弟!」姐姐喝斥了一聲,她因為我違逆媽媽的舉動而生氣了。

  在我姐姐的內心之中,媽媽無疑是神聖的,以前我也是這樣覺得,但是無奈

我現在心生邪念,想要打破媽媽神聖的外殼而玩弄她聖潔的肉體。

  媽媽今天的心情確實不是很好,見兒子兩次違逆她,還絲毫沒有悔改的意思,

想不生氣都難,她板著臉道:「好,那你今天的中午飯也別想吃了。」

  媽媽和姐姐離開了之後,我的陽具才漸漸地軟了下來。

  「又得餓一頓。」我摸著自己的肚皮,無奈地嘆氣。

  媽媽對我和姐姐從來都是如此,最嚴厲的懲罰就是不準吃飯,以往爸爸在家

的時候,就會對此提出反對,說這樣對孩子的健康有害,但是媽媽一直堅持自己

的做法,在管教孩子的事情上爸爸總是無法讓媽媽屈服。甚至媽媽似乎非常反感

爸爸摻和到這件事來,在她看來似乎管教孩子只能是她自己的事情,爸爸沒有這

個權利。

  我現在的確有跟媽媽慪氣的想法,但是這根本就是毫無道理的,有些無理取

鬧的意味,但是我難得意氣用事一次,還就真的無理取鬧了。

  我也許是想以此來使媽媽發現我內心剛剛產生的邪念,並且要求得到某種超

出道德的滿足吧。但是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是一種可憐的自我安慰罷了,可這

又有什麼問題呢?我現在需要的其實就是自我安慰,根本不可能有別的人來安慰

我,因為我不敢讓人知道我內心有這樣邪惡的想法啊。

  我乾脆把房門反鎖。姐姐想偷偷給我帶點面包和飲料進來,但是敲了半天門

我都沒有給她開。到了晚上我依然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雖然一天都沒有吃東西,

但是肚子反而不怎麼覺得餓。

  「弟弟,吃晚飯了。」姐姐敲著門叫道。

  我任憑她怎麼敲門怎麼叫我,都沒有答聲,我的內心很失落,很無奈,很恐

懼……總之充斥著各種情緒,連說話的慾望都沒有了。

  「弟弟!你到底怎麼了?」姐姐明顯急了。

  我想道:「媽媽應該也著急了吧。」

  果然,媽媽也來叫我了,語氣明顯變軟了許多,「阿傑你不餓麼?快起來吃

飯。」

  我頓時感覺到一陣快意,我顯然勝利了,媽媽是非常在乎我的,她不可能讓

我一天都不吃飯,要是把我餓壞了最心疼的反而是她。

  但是我還是沒有開門,我心裡並不滿足於此,但是令我無比苦惱的是,我根

本沒有辦法也沒有勇氣讓媽媽知道我的真正意圖,是要得到她的身體,要與她發

生性關係。我敢跟她說嗎?

  「媽媽。」我突然無比痛苦地叫了一聲。

  這下可把媽媽和姐姐都嚇壞了。

  「阿傑!」

  「弟弟!」

  兩人同時驚呼出聲,並且用力的敲門,她們顯然是以為我在裡面出了什麼事

情。

  「阿傑你先開門讓媽媽進去好嗎?」

  「不能開!」我堅決的道,而不能開門的原因跟之前不能起床的原因是完全

一樣的,都是因為我的陽具已經變成了鐵棒,真是無奈啊。我現在真的很想撲到

媽媽的懷抱中大哭一場。

  「阿傑聽話,快開門。」媽媽幾乎以哀求的語氣道,「早上都是媽媽不對,

以後再也不會強迫你那麼早起床了。」

  媽媽這是在向我屈服,頓時讓我感覺到一陣快感,彷彿媽媽已經臣服在我的

身體下任我施為。我情不自禁地握緊了我的陰莖,它已經勃起到了極致。在生理

上的快感的引導下我無師自通地開始套弄了起來。

  「媽媽!」我一邊大膽地叫著只隔著一道門牆的媽媽,一邊快速地套弄著我

的陰莖,而幻想著媽媽就在我的面前,我們赤裸相對。

  「阿傑,媽媽在呢,先開門好嗎?」媽媽溫柔而帶著哀求的聲音無疑是最好

的催情藥,讓我頓時興奮到了極致。她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兒子正在腦海中奸

淫著她的身體。

  「媽媽!」我最後叫了一聲,便再也忍不住,一股濃濃的精液從我的陰莖噴

射而出,一波接著一波的快感,猛烈地衝擊著我的大腦。

  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剛剛經歷過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可是那那該死的罪

惡感和羞恥感卻瞬間襲上了心頭。

  我無精打采地清理乾淨我的精液,然後想去開門的,最終卻無力地躺了回去。

  「阿傑快開門,你想急死媽媽呀?」媽媽聲音都變得哽嚥了。

  最終我還是開了門,媽媽和姐姐看到我一臉的憔悴和疲憊,既疑惑又心疼。

  很顯然這不可能是跟媽媽慪氣所造成的,一定是另有原因,但是她們想破腦

袋都不可能想得到,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我已經深陷對媽媽的肉慾之中。

  「阿傑你有什麼心事麼?告訴媽媽好嗎?」媽媽一臉的急色,完全沒有了白

天對我時的那種嚴厲和冷漠,這才是她的本性啊!

  她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很自然地要把我摟進她的懷裡,這要是在以前,

對於我們母子來說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是現在卻大不相同了,我頓時如同觸電

一般,猛地推開了媽媽,連續地後退直到我認為她無法摟得到我為止。

  開什麼玩笑啊,以現在媽媽的身體對我的誘惑力,別說是和她身體接觸,就

算是看到她穿著性感的衣物,如果控制不力的話我的陰莖也會馬上勃起,讓媽媽

摟住的時候萬一我的陰莖硬起來頂到了她可怎麼辦是好?

  但是我這反常的舉動顯然不能被媽媽和姐姐理解,她們同時怔住了。

  媽媽回過神來,非常傷心地道,「阿傑你討厭媽媽?」

  我搖頭不語。

  「我親愛的媽媽,你要我如何跟你解釋呢?我倒是很想光明正大地摟抱著你,

觸摸你的發膚,或者舒舒服服地享受著你溫暖的懷抱和溫柔的撫摸,但是我現在

根本不能夠再像從前那樣純真地享受與你的親近了啊!除非你能夠接受我對你的

非分之想。」我無奈地想道。

  「唉!是因為媽媽對你管教得太過嚴厲,你記恨媽媽了對不對?」媽媽還是

維持著她的誤解,她有點心灰意冷地道,「好吧,以後媽媽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嚴

厲了……」

  「媽媽你真的誤會了。」我說了一句,也不解釋,就奪門而出,衝進了洗手

間,因為我發覺被媽媽剛才撫摸了一下我的頭髮之後,陰莖無可避免地再次勃起。

  在飯桌上我隨便吃了些飯菜,便無精打采地離開了飯廳。

           第二章:同眠

  我深深地體會到,當對媽媽懷有非分之想的時候,那份衝破禁忌的快樂只不

過是一瞬間的,就好像是一股洪流,無論它如何的洶湧澎湃,最終卻也難逃破滅

的命運。

  當曇花一現般的快樂消散之後,洶湧而來的痛苦就會徹底地籠罩著我的內心,

使得我如墜入魔道,沈淪於苦海。

  我感受到了從來沒有過的痛苦。自從發生那天早上的事情之後,我上課全無

精神,這完全不再是以前的我。

  現在我每天都無精打采,幾乎成了行屍走肉,而又不願意跟任何人交流我的

內心。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讓別人瞭解到我此時的內心所想,否則的話情況就會

更加的糟糕。我不由得想像,我或許會被當成精神病患者而被強制送去隔離治療。

  其實是我想得太嚴重了,但是我這時候年紀畢竟還小,雖然在課堂上學過一

些生理知識,知道男生到了一定年齡就會出現夢遺的情況,當時上課的時候還為

此跟同學們嘻哈玩笑,完全不放在心裡,可是那時候的教科書裡面沒有教我當夢

見自己的媽媽而遺精的時候該怎麼辦啊?該不會讓我把這件事情也去請教我的生

理老師吧。這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只能無知地痛苦著。

  其實媽媽也早就意識到了我的不對勁,但是因為我故意逃避與她的接觸和交

流,所以她也只能夠干看著而沒有辦法瞭解我的狀況。更不會想到我所面臨問題

的根源所在。

  這些天家裡有了新的變化,媽媽突然不再去上班。姐姐告訴我說她已經辭去

原來的工作。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感到非常的驚訝。我的媽媽算是半個成功女士,

但這並不是說她的事業還不夠成功,而只不過是她事業成功的同時,對於家庭,

也是照顧得頗為周到,所以她的光輝有一半被作為家庭主婦的成功所掩蓋,但其

實她是一個事業有成的女士。

  最終我還是通過姐姐才得知,原來媽媽是想自己出資開一家美容院。

  她說,「以前媽媽是為了照顧我們才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現在我們長大了,

所以她也應該有自己的事業了呢。」

  「原來媽媽是要向事業型女性轉變。」我心不在焉地說了句。

  姐姐道,「那是當然,媽媽過去為我們付出太多了,所以這次我們一定要支

持她。」

  「怎麼支持?」我不以為然地道,「那是屬於大人的事,你怎麼老是那麼喜

歡多管閒事,什麼事你都插手啊?要做管家婆你也還小呢,毛都沒長齊,等嫁出

去了你愛怎麼管怎麼管。」

  我想也許是因為剛剛產生了戀母情結,所以我潛意識裡更加希望媽媽向家庭

型女性發展吧。

  如我所料,我以上這番話馬上招致姐姐的雷霆大怒,但我自有我的一套應對

辦法,就是任她怒火衝天我自淡然應對。

  時光如常,悄無聲息地流逝,而我手淫變得越來越頻繁,且每次手淫的幻想

對象都是我的親媽媽,現在她身體的每個部位都被我意淫了不知道多少遍,而事

後我總是會感到無地自容,罪惡感充斥著我的內心,再加上聽姐姐說媽媽正要向

事業型轉變呢,因此我開始嘗試改掉這個令我感到羞恥的惡習。

  由於我每次手淫都會選擇最佳時間和最佳場合,而結束之後,都會非常小心

謹慎地清理乾淨現場,所以到如今為止家裡還沒有人知道我已經沾染上了這樣的

習慣。因此手淫給我的身體所造成的虛弱疲憊被媽媽誤以為是因為我學習太過刻

苦所造成的。

  要特別交待一下的就是,我現在正在上初二第二學期的課程,過了這個夏天

之後我就會升初三級,就要面臨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大考——中考,所以在戀母事

件發生以前我就非常的勤奮刻苦,這並不需要媽媽再費心督促什麼,我有這樣的

自覺性,而這基本上都是媽媽的功勞,她從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培養我和姐姐勤

奮好學的習慣。

  媽媽還沒有著手開辦她的美容院,或許是想讓自己多休息些日子吧,但是由

於我對她的故意疏遠,使得她完全沒有了休閒的心情,能夠看得出來,她心裡也

是很難受的。

  在我想來,想要淡化對媽媽的非分之想,主要靠的是自己的意志力,首先嘗

試戒掉手淫這個習慣。但是這個嘗試很快就宣告失敗,我發現在面對性快感的誘

惑的時候,我自以為很堅定的意志力卻是顯得那麼的不堪一擊,根本就不是暗暗

發下個什麼毒誓,就能夠戒得掉的啊。因此我便想還是先逐漸減少手淫的次數吧,

一步一步地實現目的,可是當連續一個星期下來之後,除開始那兩天次數確實減

了下來,到後來就再也無法克制,最終又回到了原來的狀態,努力全都白費。

  這學期的最後幾個星期,我完全處在這件事的困擾當中,到了期末考試,我

精神不振地走進考場,然後再精神不振地走出考場,就這樣,我以這些年以來最

差的成績,結束了我的初二學業。

  終於到了暑假,媽媽知道我的成績之後,非常的生氣,聯合姐姐一起對我進

行審判。

  「你給我老實交待!到底怎麼回事?我看你前段時間學習挺努力的啊,怎麼

考出這樣的成績來?」媽媽怒火衝天地衝著我叫道。

  我想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會老實交待的,便心虛地道,「總會有失手的時

候嘛,我是很努力啊,你們也都看到了的,可能是我智力衰退了吧,這可怪不得

我,也許我該吃藥,增長智力。」

  「狡辯!」

  「那就是狡辯吧。」

  姐姐卻是冷眼旁觀,但我從她的表情裡就能夠感覺到,她似乎在猜測著什麼,

或許不可能猜得對,但絕對沒有什麼好事,她的眼睛裡正放出狡黠的光芒呢。

  果不其然,待媽媽把我臭罵一通後,她就突然冷不防地拋出一句,「媽媽,

弟弟好像是發春了呢,他肯定是喜歡上了哪個女孩子,卻沒有能夠追到手,是為

情所困,所以才耽誤了學習,成績才會下降得這麼離譜。」

  「啊!」我差點跳了起來,「你怎麼能這樣說話?無憑無據……」

  姐姐嘻嘻地笑著對媽媽道,「媽你看,被我猜中了吧?」

  「阿傑!是不是這樣?」媽媽顯然信了大半,剛剛柔和一些的臉色又陡然變

得嚴厲起來。

  到了這關頭,我想完全不理會那肯定是不行的,必須要說個合理點的理由,

但是最關鍵的是不能讓媽媽知道我在意淫她,這絕對要比因為追女孩子而耽誤學

習還要大罪,然而這樣一來,我又不知道該如何說好,便想迴避,最終不耐煩地

道,「媽媽我沒有喜歡什麼女孩子,只不過……哎呀!要我怎麼說!我不會說!

這種事我真的沒法跟你們說!我也煩死了!你們別再給我添麻煩!我要死了!」

說著說著,連我自己都火大了,簡直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

  看到我跟發了瘋似的,媽媽的態度倒是突然變軟了。她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

道,「看來你身上確實發生了什麼麻煩的事,致使耽誤了學業,好吧,媽媽不再

逼你,你也別太著急,事情總會解決的。」

  我對媽媽的撫慰很是受用,內心跳得特別快,毫無疑問我的邪念又來了,不

過這次我卻不用再怕我的那根陽具勃起頂到媽媽,因為自從那天之後,我換上了

特別緊身的內褲,可以很大程度讓那不安分的東西就算硬了也不至於往外頂到媽

媽,我想這種辦法絕對不是我首創的,我只是無師自通而已。

  我乾脆抱著媽媽,這是我做夢都想的,我的心窩很快被媽媽那兩團柔軟的香

乳填滿了,我真想現在就把下面那根硬得跟鐵似的東西套得濃精衝天,但是打死

我也不敢的啊。這就是有色心沒賊膽的表現。我只能緊緊抱著媽媽的身體,內心

肆無忌憚地意淫著她。

  「媽媽。」我情不自禁地叫道,聲音中包含著一種疲憊。這時候我才真切地

體會到意淫是疲憊的,意淫自己的媽媽就等於疲憊的疲憊次方。

  媽媽被我這一聲喚得內心全化作了柔情,化作了如春水一般的慈愛,滋潤著

我身體的所有部位。

  這天夜晚,我很早就睡覺,並沒有如往常那樣睡前先手淫,很奇怪,我抱著

媽媽意淫了一番之後,似乎就飽了,回到房間裡再也沒有性衝動。

  這樣很好,我想我總算可以度過一個純潔的夜晚了吧。

  但是我這個想法出來沒多久,媽媽就突然來到了我的房間。

  她沒有穿鞋,赤著一雙晶瑩如玉的美足,我床前的燈亮起來時,我才發現她

進來了,嚇了我一跳,同時也喚醒了我內心深處的慾望。

  只見她穿著一件寬鬆的吊帶睡裙,裡面沒有穿內衣,從她胸前的兩個突點就

能夠看出來了。此時她的長發是盤起來的,盤得很是講究,也很好看,就好像古

代女子盤的那種烏鬢如雲的髮式,盡顯婦女的慵懶與嬌豔。而最能使我性慾飆升

的是,她穿的是低胸睡裙,讓我能夠看到她懾魂動魄的乳勾。那簡直就是一道萬

丈深淵,我明明知道卻還義無反顧地跳進去。

  我差點連心臟都跳了出來。

  媽媽突然進我的房間,想要做什麼啊?

  還好我還不至於腦昏到以為媽媽進來是要主動和我亂倫做愛。她絕對不會有

這種心思的,目前也還沒有察覺自己的兒子有這種心思。這樣很好,我便有機可

乘。

  果然,媽媽的微笑裡依然帶著作為一個母親而特有的慈祥和溫情。

  「睡著了麼?」媽媽溫柔地道,一隻手輕輕地撫了一下我的額頭。然後,她

自然大方地上了床,拉過被子,跟我同睡一床,同蓋一被。

  「呃……還沒有睡著。」我心虛的道。

  「今晚陪媽媽睡吧,我們母子很久沒有一起睡過了呢。」

  我當然沒有不同意的道理,我做夢都想著呢,但是想要發生點性關係,那是

沒有可能的,但是能夠和我朝思暮想的媽媽睡在一起,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於

是我順勢抱著媽媽,鼻子貪婪地吸著她勾魂攝魄的體香。也不怕我下面硬起來會

出什麼事。安全措施時時都做足的呢。

  我突然想撫摸媽媽的秀髮,但是卻盤起來的,一時無法如願,當時也沒有細

想,就脫口而出道,「媽媽我想玩你的頭髮……」

  話一出口我臉上就燙了起來,心直懸到喉嚨上去。

  幸好,媽媽似乎並沒有往我內心的那方面去想,她沒有任何遲疑,很大方地

答應了我的要求,道,「那我把它放下來吧。」然後她輕輕拿開我抱著她的手臂,

坐起身來,撥下髮夾,隨著一頭烏黑亮澤的秀髮散落在媽媽的背肩,一股清幽的

香氣撲面而來。

  然後媽媽重新睡進我的被窩裡,主動地抱著我,讓我的手繞到她的身後。我

如願以償地撫摸到了媽媽的柔髮。內心的性慾迅速地鼓脹。

  「阿傑,為什麼現在不肯對媽媽說心裡話了?」媽媽輕柔地撫著我的背部道。

  我不由得停止了動作,手搭在媽媽的香肩上,這才發現媽媽的眼睛充滿柔情

地看著我,嘴唇上露出頗為苦澀的微笑。

  我一時之間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問題,也不敢與她炙熱的目光相觸。我默

默地迴避著。

  須臾,耳邊傳來媽媽傷心的嘆息,「是因為我和你爸爸的事吧。」

  我想了想,突然覺得這倒是個合理的解釋,便有了借階下台的意思,裝作被

猜中了心思似的說道,「媽媽,你們……怎麼回事?」

  媽媽忽然直視著我的眼睛,她明明目光很柔和的,但是卻讓我覺得她好像看

穿了我的心。

  而事實上她當然不可能看得穿我的內心,我想除了我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人

會有這種能力。

  「阿傑,這是我們大人的事,你別想太多了好嗎?你只需要知道,不管將來

媽媽和你爸會怎麼樣,媽媽總是愛你的,還有你姐姐,你們姐弟倆,媽媽一個也

不會放手,你們都是媽媽的命根啊!」

  話音剛落,兩行熱淚便從媽媽的眼窩裡湧了出來。

  我心裡一驚,媽媽竟然哭了,自打我生到這個世界上以來,我就沒有見媽媽

哭過,現在竟然哭了!

  我突然不知所措,想要起床去叫姐姐,但是媽媽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似的,

拉住我,抽泣著道,「沒想到媽媽也會哭是麼?媽媽為什麼就不能哭呢?你這樣

對媽媽,媽媽很傷心啊!」

  「媽媽,都是我不好,我不聽話,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我頓時也差

點湧出了眼淚,但我知道我現在不能流淚。

  我想媽媽真的太在乎我了,她覺得可能會失去我,將來我不會跟她一起生活,

所以才傷心到慟哭,我真不應該騙她的,我現在簡直後悔死了!

  「媽媽,我不會離開你的。」我表決心道。

  「那你為什麼要疏遠媽媽?難道不是怪媽媽平時對你管得太嚴麼?」

  「絕對不是的,媽媽,我發誓,絕對不是,我也很愛媽媽呢,我更捨不得離

開媽媽。」說著說著,我突然把媽媽抱進我的懷裡,我絕對是出於情不自禁,難

得這次真的是純潔的,「媽媽,請相信我。」

  媽媽嘆了一聲,似乎並不適應被我抱在懷裡,便掙脫開來,道,「好了,媽

媽信你,那你為什麼這段時間不肯跟媽媽親近,也不肯跟媽媽說心裡話?還總是

跟媽媽堵氣!」

  「我……」我不敢說出實情,吱唔了一陣才編了個謊,道,「是因為媽媽你

太霸道了,一天二十四小時,只有睡覺那七小時是自由的,吃飯還得規定多少時

間得吃完,散步也規定每天必須兩次,我想我怎麼也算得上半個大人了吧,我想

擁有更多的自由,但是我真的不是討厭媽媽啊,我還是很喜歡跟媽媽生活在一起,

只是希望媽媽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