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雪阿姨的小穴

七月七日晴,我踩著輕松愉快的腳踏車從學校回家,念了一整天的書實在有

夠累的,反正我已經有大學可以讀了,幹麼還要我這個準大學生去應付剩下的一

次段考呢?不過在學校倒是有些好,我的老師很漂亮,不過那是題外話,有空下

次再說。

  話說今天我的眼皮一直在跳,總感覺今天會有什麼事發生,但一整天下來就

是連不小心和我那漂亮的歷史老師有肌膚相碰的機會都沒有,我實在猜不出來有

什麼事值得我期待的,至於心儀的女孩還在為了直考而埋首苦讀,我根本就不會

去打擾她,想著想著,真不曉得眼皮在跳什麼跳。

  回到家,我家事住在鬧區外的一棟透天別墅,周遭是一座頗大的公園,除了

早晨和下午會有些人在公園里運動,不然其實我家倒是杳無人煙,連能看到一臺

車都算很稀奇的一件事了。

  然而今天卻莫名奇妙的多了一臺機車停在我家門口,而且那臺機車還很眼熟,

但我就是一時想不起來那是誰的機車,我想大概是我眼昏了吧,便沒理會逕自進

家門,這一進去可好了,一雙沒見過黑色的細跟高跟鞋就放在門前,我似乎有看

過,努力回想了一下,靠!竟然是我那二十五歲的清雪阿姨的高跟鞋,前些時候

的家庭聚餐才剛看過,我興沖沖的踢了鞋便跑了進去。

  「哇靠!」我在心中叫道,兩眼直瞪發直,我家清雪阿姨今天真是性感無比,

一件雪白的短T 配上一件超短丹寧熱褲,似乎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泄底一般,紮

起一綹馬尾,高聳的額頭露了出來,俏麗的瓜子臉上有對如星子一般的美麗眼睛,

上頭還有不用刷就很卷的眼睫毛,如柳葉一般的眉毛好搭襯,紅勝櫻桃的薄純,

潔白的臉蛋因為太白而能見里頭的血。

  苗條有致的身材,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偏偏體重又大概不超過五十公斤,

三圍33b 2937更是令人垂涎欲滴,從美國留學回來的清雪阿姨一向都很不吝嗇的

展露自己姣好無比的身材,尤其愛穿合身的衣服,而今天的這一身打扮可說是性

感中的性感。

  清雪阿姨這回來竟然來打牌的,清雪阿姨和媽媽以及其他兩名我不認識的女

人正在牌桌上殺的你死我活,根本忘了我的存在,或許女人家不愛吹冷氣還是什

麼原因我不知道,反正他們四個人就是不吹冷氣只開窗戶和吹電風扇,四人各一

支電風扇,但我一眼就瞧出清雪阿姨的那一支是家中最弱的一支,就算開到最大

也還不及媽媽那一支的中速,我也能猜的出來這肯定是我那心機中的媽媽故意安

排的,畢竟清雪阿姨打牌的技巧可是出了名的厲害,我猜媽媽肯定是要用熱讓清

雪阿姨煩燥而亂打,不過媽媽的新機卻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看到清雪阿姨手邊

的錢堆,我就知道清雪阿姨大概不受什麼影響了,但由於熱的關系,清雪阿姨的

汗水已經留了不少,更讚的是他穿的又是純白T ,如今只要我凝視一看,便能看

到清雪阿姨今天內在美是什麼顏色的了,幹!竟然是鵝黃色的,我不禁看的有些

口渴,但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忍住喝水的欲望,緩緩走進牌桌,尤其是清雪阿姨

的身邊,忽一陣花香撲鼻,不,好像是乳液的味道,反正從清雪阿姨的身體散發

出誘人的香氣就是了。

  「哇,看來這一次我要輸了!」清雪阿姨搔搔頭,用她那鶯聲燕語叫苦道。

  媽媽和其它兩人似乎看到我了,但由於見到清雪阿姨的憂愁而高興竟然也不

出聲,我恨的牙癢癢的,想:「竟然不理我!」

  我眼睛一瞧清雪阿姨立起來的牌,輕輕「哼!」了一聲,右手一伸,取了張

五餅,打了出去,換了一張三條:「吃!」

  這下子可好了,我這一動作可真讓清雪阿姨從地獄飛到天堂一般,其它三人

臉色鐵青,倒是清雪阿姨興高采烈的轉過頭來,笑嘻嘻地說:「雲鴻,太謝謝你

了!阿姨真虧有你救才不會輸個精光!」

  不過清雪阿姨這一動作倒讓我羞紅了臉,我清清楚楚自清雪阿姨的領口看到

清雪阿姨雪白的乳房,不過我不動聲色:「沒事的!阿姨你今天也來打牌阿!真

難得!」

  「黃太阿!這是你家兒子喔!長的很帥ㄟ!幾歲了啊?」

  「要上大學了!」媽媽說。「阿姨們好!不好意思打亂了阿姨們的牌局!」

  我笑著說。

  「不會啦!你很厲害喔!阿姨還得回去煮飯,你替阿姨打完吧!」其中一名

婦人站起身說。媽媽送完客後,又坐回牌桌,至於我呢,我可是穩操勝算,畢竟

我只差一張一餅就胡了,而我猜清雪阿姨待會一定會打出那一張,果不其然,這

一局我贏了!

  「雲鴻的牌技又更上一層樓了呢!阿姨怎麼打也都輸你!」清雪阿姨笑著說。

  那是當然的,過年的打牌,幾乎是我和清雪阿姨的戰場,而我又更勝一籌。

  另外一名婦人走後,只剩我和清雪阿姨在家,媽媽則是出去接念國小的弟弟

和念國中的妹妹,預計起碼要一個半小時回才會回來,再加上媽媽又留阿姨下來

吃飯,預估買完菜回來也要兩個多鐘頭,我這下可樂了!原來眼皮跳是因為清雪

阿姨。

  這回可真美了我寂寞的人生,我跟清雪阿姨因為年紀相近,所以有很多話題

可以聊,而且清雪阿姨又是留美的,開放的很,所以從小我就很喜歡和清雪阿姨

說說笑笑,甚至有時還會開開不該開的玩笑,有時候清雪阿姨就像我的女朋友一

般,曾經還有人認為我們是一對的呢!

  我們打著大老二,我的心則是幻想著用我的大老二插爆清雪阿姨的小穴,實

在有夠淫蕩的我,不過偽裝這一把戲我很在行,打著打著,從小就是贏家的我,

打了二十場,我贏了十五場,而且都是大贏,幾乎把清雪阿姨剛才贏的錢全部都

贏過來了,清雪阿姨好無奈的哀求:「我的小鴻鴻,你就對清雪阿姨放個水嘛!

幹麼打的那麼認真,人家都沒得輸了啦!」

  「那我有什麼辦法,我也只不過隨便打打罷了!阿姨,該你出牌了!還是要

過?」

  我故作天真的說,心中卻想著要叫阿姨打野球牌的打算。

  沒想到清雪阿姨將手上的牌一丟,湊了過來,輕輕在我的耳邊吐氣,纖纖右

手柔柔牽住我的手,素素左手則放到了我腫起的私密處,極盡挑逗嫵媚地說:

「小鴻,阿姨知道你心中在打什麼如意算盤,你原來對清雪阿姨我有興趣啊!」

  我的天啊!我可真被嚇傻了!清雪阿姨竟然完全猜中我這小子的心機,看來

我沒遺傳到我媽的心機,不過我倒是有自己的一套處理方式,否則我那漂亮的歷

史老師就不會是我的囊中物了。

  我也馬上就冷靜下來,左手輕輕摟住清雪阿姨的細腰:「阿姨,你既然知道,

那還等什麼?過不過?我可視聽牌了喔!」

  「阿姨早就過了!好鴻鴻,來你想對清雪阿姨做什麼?」清雪阿姨壞壞的笑

著說。「做什麼?阿姨,你說呢?」我也故意反問回去。

  「你什麼都能做,反正阿姨也沒男人,再加上阿姨有個秘密還沒說,不過你

放心,我不會和你媽說的!只是阿姨想對你這小壞蛋要求一件事」

  「什麼事?」

  「你別再叫我清雪阿姨了!直接叫我清雪或是小雪就好!」

  「我可求之不得呢!小雪,這名字真好聽!來讓我聽你的叫聲!」

  說著,我的左手變順勢往下滑,拍了清雪阿姨的翹臀一下,這一下可真爽死

我了,清雪的叫聲可真是天籟,害我差點就要忍不住了。

  「小壞蛋!」清雪阿姨臉上的紅暈染起,真是有夠美麗的,他輕輕吹了幾口

嬌氣:「鴻,進去房間好不好?」

  「走啊!小雪,進去房間之後你可就沒那麼好過了喔!」我故意要嚇嚇她。

  「走啦!人家好想常常處男的滋味喔!」

  帶著清雪阿姨來到我三樓的房間,一進門我就直接把清雪阿姨摔到雙人床上,

將門鎖上,阿姨被我摔在床上後,竟然做了一個極為挑逗嫵媚的撩人姿勢,看的

我臉紅心跳,清雪把馬尾放了下來,一頭紅銅色的長發披散,幹!實在有夠美的!

  清雪說:「來啊!雲鴻!小雪在這里等你啊!」

  我一個箭步,抓住他的頭發,硬是將他拉至我的雞巴處,說:「脫掉他,然

後吹!」

  真沒小到清雪阿姨竟然像個小綿羊一聽話,我說他就真的脫下我的褲子和內

褲,纖纖十指便輕輕握住我的肉棒,來回套弄了幾下,我的陰莖便頓時挺立,清

雪那張小嘴張開便將我的肉棒吃下去。

  「嗚!嗚!唔……唔……酥!酥!噗……噗……」清雪阿姨來回前後擺動頭,

小嘴已經呈現O 型,賣力的吸吮我這姪兒硬挺的肉棒,我能清楚感受到清雪阿姨

那條靈動滑嫩的紅舌是怎麼一時壓我的龜頭,一時在我的龜頭洞口徘徊,一時在

我的肉棒纏繞打轉,白皙的右手五根手指頭輕微握住我的肉棒根基,時而激烈透

弄,時而緩和按摩,左手的另五根手指頭則是不停玩弄著我的兩粒睪丸,清雪阿

姨的技術真是比他打牌的技術高明一百倍以上,我好想高潮喔!

  我不住打顫了一下,結果清雪似乎有感覺到我的精關在即,竟然用力吹我的

大屌簫,將我的肉棒整個含進嘴中,我明顯能感覺到我的龜頭已經來到最深處,

奮力套弄的結果就是我濃稠精液噴了出來,更令我異想不到的是清雪阿姨喉頭一

動,竟然就這麼吞下我的精液。

  「好大喔!沒想到我家雲鴻的肉棒才十八歲就已經大成這個樣子了,小雪真

想晚個幾年出生,讓雲鴻插一插!不過鴻兒的精液真是有夠美味的,小雪超愛的!」

  清雪阿姨站起身,打算就這麼走人,但對於一個十八歲的有為年輕少年男子

來說,一個極品美女在眼前,怎麼可能不親一親他的芳澤而讓他走人呢?我等到

清雪阿姨下了床,走經過我的旁邊,背對了我,我一個轉身,自後頭抱住了清雪

阿姨,惡狠狠地握住清雪阿姨豐滿彈性十足的美乳,再她耳際說:「雪兒,誰說

你可以走人的啊?」

  「鴻兒,你別鬧了!別這樣!很痛!小雪的胸部,啊!不要!」

  我搓揉著胸部,令清雪阿姨難受,有時甚至還用捏的,清雪阿姨難受極了,

臉上的紅暈更甚,全身不住蠕動。

  「鴻兒,你才剛口爆小雪,難道你還有力氣插小雪的妹妹?」清雪阿姨問。

  我腰間一動,挺立的肉棒便頂在清雪阿姨的背部:「怎麼樣!雪,今天我一

定會插壞你的小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