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亂女3.慶祝升學

3.慶祝升學

  穎莉想到這里,淡淡的微笑,剛才兒子來告訴她,他考上了十六中,這是個

重點高中,穎莉很高興,就在這個辦公桌上兒子又肏了她一炮。

  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敲響,“進!”

  是人力資源部的主任喬月娥喬大姐,她說:“王總”走近辦公桌遞給穎莉一

份文件,穎莉接過來打開看了看,擡起頭問:“確定是她?”

  “是的,已經從對發得到了確認。”

  “好,你做的很好,先不要聲張,把她叫道我這里來,我來處理。”

  “是!”

  喬大姐轉身出去。片刻,一個戴眼睛的女職員進來,“王總,您叫我。”

  “關玮-坐吧!”穎莉示意她坐在對面。

  這個叫關玮的女職員三十歲,張的眉清目秀,有幾分象電影演員徐靜蕾。

  “最近工作有什麽困難嘛?”

  “謝謝王總,沒有!”

  “生活上有困難嘛?”

  “沒……沒有。”

  穎莉雙眼盯著她,將手中的文件丟給她說:“我想聽你解釋。”關玮心虛的

拿過了文件,還沒有看完,臉色變的煞白,渾身顫抖。

  這個文件是她向客戶索要回扣的調查記錄,金額總共有三萬六千元。

  “你知道,這是公司不允許的,后果是追回所有的錢,然后開出,超過兩萬

的按受賄處理交給司法部門。”

  關玮的眼淚刷的就流了出來,“王總,我……”

  “你在公司也干了快有5 年了,這些你不會不知道的。”

  “王總。”關玮一下就從椅子上滑下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說,“我也是不

得已啊,我退回所有的錢,只求公司別開出我,別把我交給警察。”

  “你有什麽不得已的,是誰屄你的嘛?”

  “嗚……王總,自從一年前丈夫抛棄了我和孩子,我的生活就艱難起來,上

個月我父親又住院要開刀,我急著用錢,才……”

  “關小姐,急的用錢可以到公司先借著,不過就是區區3 ,4 萬塊錢,你這

麽做對公司的名譽有多大損失,你知道嘛?”

  “對不起,我錯了。”

  “你的窘困我很同情,可以不把你交給警察,但是你必須離開公司。”

  “求你了,王總,不要開出我,我不能沒有這份工作,我外面還欠了好多錢。”

  穎莉看著她說:“公司的規定誰也不能違背,我也不行。”

  “王總,求求你了,在給我一個機會,我願意爲公司,爲你做任何事情。”

  穎莉有些心軟,爲難的閉上雙眼思考了一會兒,說:“你在公司一直做的很

好,開出你我也舍不的,但是你真的讓我爲難。”

  關玮在公司的工資是每個月3600元,如果被公司開出了,她在外面就在也找

不到能賺這麽多錢的工作了。

  “你的孩子多大?”

  “快五歲了。”

  “誰代著?

  “原來是我媽代的,最近我爸身體不好,媽媽要照顧爸爸,孩子就送到我二

姨給代。”

  穎莉心中一動,說:“公司的規定是不能更改的,這樣吧,我家的保姆下個

星期就要辭工回家結婚了,你要是願意就到我家,你的錢我給你墊上,你的工資

呢不變。”

  “到你家做保姆?”

  “是的,你考慮一下吧。”

  晚上回到家中,穎莉一家圍坐在餐桌前爲小雄慶祝,二姐美菱說:“小雄,

你好了不起,能考進我們學校,我一定給你找個好班級。”

  “是啊。小雄是咱們老李家的驕傲。大姐好崇拜你喲。”美娟說。

  “得了吧,別忽悠我了,你倆都大學畢業,我才考上個高中,不是罵我嗎?”

  “不能那麽說,你第一步就考進了重點高中,我和你二姐當年就沒有考上重

點,是家里拿錢進的重點。你是憑自己的實力啊,將來一定能考上清華北大的。”

大姐說。

  “是呀是呀!”穎莉說,“來,爲我們家的男子漢考進重點高中干杯。”

  四個人舉杯相碰,一片歡樂。

  吃完飯,二姐美菱說:“今天我有節晚自習,我去學校了。”

  大姐回到自己臥室上網去了。

  媽媽回到自己臥室打開衛生間小解。小雄連忙跟了進去。媽媽正在小便,激

射的尿流打的馬桶嘩嘩做響,見他進來,一下羞紅了臉蛋,陰毛上的水珠,大腿

上緩緩流下一條晶瑩的絲線,“出去,討厭了。”

  小雄嬉皮笑臉的從短褲里套出雞巴就往媽媽嘴巴里塞,穎莉咬了一口說:

“白天在我辦公室還沒有干夠啊。”

  “好老婆,咋會夠呢?”

  穎莉坐在馬桶上含住兒子雞巴吸吮起來。

  小雄的雞巴更加堅挺了,他拉起媽媽,穎莉說:“讓我擦干淨,有尿啊!”

  “兒子給你擦!”小雄讓媽媽轉過身去,撅起屁股,當他的頭靠近陰毛和恥

丘時,聞到了誘人的氣味。

  “兒子,別……那┅┅那里很髒的。”媽媽呻吟著。

  “媽媽,你的一切,小雄都喜歡,不髒。”淫亂的氣味使小雄更加興奮,他

的嘴靠近陰核,伸出舌頭,輕輕舔著腫大的陰核,並向下把兩片紅紅的陰唇含入

了口中。媽媽的屁股不斷的跳動,呼吸也很急促,嘴里無意識地發出“啊┅┅啊

┅┅”的聲音。他的舌頭在肉洞口輕舔著,將外圍的尿液舔干淨,逐漸便向肉洞

里面進軍。

  媽媽的肉洞越往深處越熱,越加光滑濕潤,媽媽肉洞中不斷地溢出新鮮的蜜

汁,混合尿液都流進了小雄嘴里。可能由于一天未洗澡和剛才撒尿的緣故,媽媽

陰部的味道特別濃,小雄慢慢的品嘗著媽媽的陰部,舌頭在肉洞里緩緩轉動。

  “啊┅┅好舒服┅┅別┅┅別舔了┅┅”又一股濃濃的陰液湧入了他嘴里。

  “我弄得好不好?”兒子擡起頭來問道。

  “好!哦……好,好!”

  “爸爸這樣舔過你麽?”兒子問道。穎莉臉色變得更紅,可能兒子的問話使

她害羞和興奮,肉洞口不停地張合,又一股濃濃的淫液從小肉洞中湧出,流向了

粉紅色的肛門。

  “舔┅┅舔過┅┅”穎莉低聲回答道。

  注視著媽媽豐滿成熟的屁股溝,媽媽的肛門很細小,看上去嫩嫩的,呈粉紅

色,粉紅色的肛門也在隨著肉洞不停地張合。小雄輕輕拉開像野菊般的肛門洞口,

露出里面的粘膜,當鼻尖靠近時,聞到淡淡的汗味,由于肛門上粘上了媽媽自己

的淫液,粘膜上閃閃發亮。當小雄的舌頭觸碰到里面的粘膜時,媽媽的全身開始

猛烈地顫抖,達到了第一次高潮。

  “哦,不要啊……”美麗的小肉洞和肛門因爲粘上過多的粘液而呈現出淫亂

的景像。

  “兒子,不要啊……媽媽的屁眼好髒,今天大便了,沒有清洗啊。……哦…

…”

  扶著粗大的雞巴對著紅嫩的小屄口送了進去,小雄不停地抽送著,媽媽雪白

混圓的玉臀左右擺動,在他插入時,兩片漲大的肥肥的陰唇不停地刺激著雞巴的

根部,抽出時,每次都帶出了少許淫水,小雄只覺得雞巴被四周溫暖濕潤的肉包

繞著,收縮多汁的肉壁帶給他無限的快感。

  “媽媽,是我的雞巴大,還是爸爸的大?”

  媽媽的臉紅紅的,嬌羞地用粉拳在他胸口打了一下,說道∶“你要死了,問

人家這麽羞人的問題!”

  看到媽媽害羞的模樣,兒子的雞巴漲得更大,“你不說,是不是?”說著把

雞巴抽出來,再狠狠地頂進去,每次都像射門一樣,狠狠地頂在媽媽肉洞深處的

花蕊上,頂得穎莉身體直顫,再也說不出話來,嘴里只有“啊┅┅啊┅┅”的亂

叫。頂了幾下,兒子停下來,微笑著看著她。

  穎莉轉過身來,她的臉頰含春,滿足地著眼睛說道∶“啊┅┅你┅┅你壞死

了,頂得人家都動不了了。”

  “誰讓你不說了,你要不說,我就再來幾下。”

  說著作勢要插,穎莉忙求饒地說∶“別┅別┅┅人家說還不行嗎?現在你爸

爸的比你大一號……將來你會比你爸爸的大……”說著用手捂住了通紅的臉,小

肉洞中又流出了少許的淫汁。

  小雄呵呵一笑樓住媽媽腰,又插了進去。穎莉此時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

绯紅,兩條腿一條放在兒子的肩頭,另一條雪白的大腿,此時也高高翹起了,盤

在兒子的腰部,伴隨著他的抽送來回晃動。

  輕抽慢插,一連氣干了四、五十下。

  “啊┅┅嗯┅┅對┅┅就是那兒┅┅”每一聲呻叫都伴隨著長長的出氣,臉

上的肉隨著緊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一波波強烈的快感沖擊得她不停地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喘息越來越重,不

時發出無法控制的嬌叫。

  “哦……寶貝……哦……哦……哦……哦……哦……大雞巴兒子哦……哦…

…大雞巴老公……肏死媽媽了……哦……啊!啊!啊!……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舒服

啊!好兒子,使勁肏媽媽……媽媽的小屄讓……親兒子肏爛了……啊……”

  只感覺到媽媽的陰道一陣陣的收縮,每插到深處,就感覺有一只小嘴要把龜

頭含住一樣,一股股淫水隨著陰莖的拔出而順著屁股溝流到床上,沾濕了一大片,

媽媽的一對豐滿的乳房也像波浪一樣在胸前湧動。

  小雄低頭吻住媽媽嬌喘的小嘴,兩條舌頭互相勾動舔舐。

  雙手搓弄媽媽豐滿的乳房,雞巴一刻不停的頂插。

  大姐美娟突然想起這個月工資又花冒了,今天給小弟買的禮物錢不夠,還是

和同事借了一部分,她上了三樓走到繼母門前敲了兩下,里面沒有反映,她推開

了門,“人呢?”

  走進來看到沙發上有媽媽的外套,她推開套間門就聽到衛生間里有聲音,哦,

媽媽可能在洗澡,但是,不對啊,是媽媽呻吟和說話聲。這聲音她不陌生,她和

朋友作愛也是這聲音。

  媽媽有情人了?!

  爸爸出事兩年了,媽媽有情人也可以理解,不過這人什麽時候進來的?會是

個什麽樣的人呢?

  警察的敏感和女人的好奇,令她輕手輕腳的走到衛生間門前,門是虛掩著的,

她向內一看,大吃一驚:天啊!咋會這樣呢?

  只見弟弟小雄坐在馬桶上,媽媽背對著小雄,雙腳踩在小雄腿上,陰戶大開,

正用屁眼夾著小雄的雞巴在上下聳動。

  亂倫!

  媽媽在和她親生的兒子作愛。

  美娟羞恐的忙退出去,做賊似的溜回自己的房間,倚在門上,那心啊“撲通”

“撲通”的亂跳。

  這麽醜陋的事情咋就會發生在我的家里呢?

  美娟的淚水奪眶而出,平日了高貴典雅的繼母咋會作出這樣的醜事?

  他和任何一個男人在一起,美娟都可以接受,畢竟爸爸成了植物人,這輩子

恐怕也不可能在好了,媽媽有權力得到應得的幸福。

  可是怎麽會和自己的兒子相好呢?

  穎莉和小雄並不知道他們的偷情已經被美娟看到了,還沈浸在歡快的欲望里。

  穎莉蹲在地上含住兒子的雞巴舔食他射出的精液。

  第二天早晨,美娟的眼圈通紅,穎莉關心的問:“怎麽了,昨晚沒有睡好啊?

是不是上了一夜的網啊?”

  “沒……沒事……有點發炎。”

  “去醫院看看吧,眼睛可是個大事啊。”

  “我知道了,我去單位報個到就去醫院看看。”美娟打心里有點惡心,從繼

母進門那天起,她就喜歡這個漂亮而善良的繼母,但是從昨天網上開始她就開始

厭惡她。

  “我……這個月錢不夠花了。”

  “哦……”穎莉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千遞給她說,“你先拿著,上班后我會

往你的卡里在打一些。不過,你要省著點,不要大手大腳的。”

  “知道了,謝謝……媽。”

  穎莉看她離開家門的背影,感覺她怪怪的。“這丫頭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她上了二樓推開美娟的房間。

  美娟的房間沒有床,是她自己不要的,她在地板上睡,她說:“睡床能降低

一個警察的警惕性。”

  穎莉在房間轉了兩圈,除了紙簍里一堆面巾紙,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處,這

丫頭昨晚哭過。

  穎莉自從和兒子有了性關系后,生怕被人發現,也變的特別敏感,心里咯噔

一下,“會不會是美娟發現自己和小雄的關系了。”

  越想她越覺得可疑,“難到她昨晚到自己房間去了?去和自己要錢,發現自

己和兒子在衛生間里的淫亂?哦……天啊……不……不會那麽巧……不會……一

定不會的!”

  穎莉的心忐忑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