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林志玲

被譽為「全台灣最完美女人」的超級名模林志玲,剛從法國參觀最新時裝表演,更加獲邀參加其中一個show。擁有34c-24-36魔鬼身材,天使美貌,身上穿上甚麼根本都好看,有台灣人說假如志玲去選總統,一定可以高票當選,可見她風靡住台灣,甚至香港,因為她為某美容瘦身公司拍攝了一系烈性感撩人的廣告,馬上成為了香港男士的打飛機對像。雖然已經快將30歲,但完全看不出,各種得天獨厚的優點,集於一身。

面對這一隻性感尤物,很多富豪都希望可以同佢狠狠幹一次,但志玲都一一拒絕,因為他家人在台灣都已經是富甲一方,生活無憂,因此志玲的肉價亦都只是天價,有價冇市,不過在眾多邀約中,志玲拒絕了一個不可以拒絕的人,令她面對著人生一個重大轉變。

忽然在一天,志玲好似人間蒸發咁,消失左響呢個世上,冇人找到佢。連男朋友言成旭都在電視公開作出找尋志玲的呼籲。

在沒有燈光的豪華廂房中,志玲漸漸醒來,她爬起身搖搖頭,只記得出門時被人在停車場弄暈了,志玲想了一想,忽然意識到自己不再是在停車場了,四面漆黑一片,只有前面的落地玻璃,面對住海鏡,地方的主人應該是非富則貴。再向四面觀看,發現一個混身肌肉,只穿上一條窄身單車褲,下體巨物的輪廓清楚突現在志玲眼前,同時他正戴著一頂飛虎隊冷帽,只可以看見他的嘴巴及一雙淫邪的雙眼。

志玲感到不安的同時,發現自己身上已被換上為美容公司拍攝廣告時的性感三點式泳衣,「你想幹甚麼呀?」志玲好明顯知道自己是在明知故問。

「林小姐,我是依照我老闆的order來做事的,佢叫我同你做愛,同埋要訓練你成為一個性奴。」

聽到了「做愛」兩字,志玲明白到她已陷入一個大危機中,她仍強行保持鎮定,瞄一瞄四面,發覺廂房的出口就在身後一米多的距離,她便急不及待衝向門口了;但男人只有失笑,門是用密碼鎖的,志玲根本沒可能知道密碼逃出去。在走去開門時,志玲的豪乳上下趺蕩,那男人又冷笑起來。

志玲開不了門慌寸大亂,死命地扭著門鎖;男人已走近她身邊,一手搭著她的膊,說:「乖乖地讓我操妳吧,妳會很爽的。」

「不要!」志玲大叫,一手撥開他的手,男人也不想用強,不過志玲不合作,男人也沒辦法了,於是便強行來個熊抱,緊緊攬著志玲的雙手,祿山之爪再抓到志玲的乳房上;感覺很不錯,志玲是個身材飽滿的成熟女人,雖然有她的泳衣阻礙著,仍感到志玲那種女人的胸脯是多麼的堅挺。

當然,被人抓著的一方是絕對的不好受,志玲逐漸感到男人粗糙的指頭在她的胸部上蠕動,並且不斷向內加壓,可是雙手動不了,沒法停止對方的動作,志玲n惟一用腳狠狠地踩男人的腳。嘩!這可痛死他了!志玲也很識用力,竟然用鞋跟踩下來!男人甩一甩手,志玲便乘機扭身便逃。

男人也不是完全放了手,他的鷹爪反在志玲逃走時,把她的泳衣扯破了,一雙暴乳掛在標準的骨架上,配合著志玲的深呼及,的確令任可男人都要舉旗致敬,志玲意識到男人眼光已打左自己引以自豪的胸前,慌忙用手掩蓋,同時她亦發現男人的下體比之前又暴漲了不少。

志玲呼吸越來越急,男人再次越來越迫近她,她便索性攬著破碎的上衣,跑向廂房的洗手間,看來志玲是希望反鎖自己在內,以等待救援,但男人也不會讓她得逞;正在志玲衝入洗手間的一刻,男人就撲上前,揪住了志玲的頭髮,志玲不由自主大叫「救命」,又企圖把男人的手扯開,在掙扎之中男人已完全取得了上風,他乘機脫下志玲身上僅餘的t-back泳褲,此時志玲十分狼狽。這個最引起男人性幻想的名模,居然被困在一家酒店的洗手間內,赤裸裸的暴露在一個男人面前,十分令其他男人羨慕。在掙扎之間,志玲整個人失了重心,跌向了洗手盆,男人就向她壓下來了。

「走……走開啊!不要……不要過來……啊……咕嚕……啊……救命啊……」志志玲仍然不死心地反抗男人的進一步動作,男人便扭開水喉,讓水柱射向志玲的臉,她似乎很怕水,頭不停地搖擺,又用手撐著洗手盆,避開水柱,但男人用手按著她的頭,志玲根本就避無可避,而且水在洗手盆內貯成了小水塘,要把志玲押下去,整個頭便浸在水中,即使是熟水性的人,在慌亂的情況下,也會感到辛勞吧。

扯著掙扎中的志玲的頭髮,把她扯起,上氣不接下氣,急速地吸入水中得不到的氧氣,便問她:「還反不反抗?」怎料志玲答到「我……我……不會……聽你的……的……說……話……」即時間志玲的頭再被按落水中。

男人不單止要折磨她,還要趁機把她的意志打破,果然,志玲拚命地掙扎上回水面,已經顧不了頭以下的身體了,一雙大乳房在上上落落的動作中起伏跌蕩,志玲再一次被扯上水面,水不斷從她的頭髮流出,流濕了她的全身,連她淺啡色的乳頭,也掛上了水珠;男人再問她:「到底還想不想反抗?」志玲已經沒有力氣回答了,只能口鼻共用,盡把空氣中的氧份子吸入差點缺氧的肺內;志玲不斷的反抗,更加刺激起男人的性慾,是不是台灣人就比較掘強?男人倒有興趣想知道答案。

想知答案也不是難,男人的「弟弟」就可以給他答案。男人把志玲揪落在地上,沒有放棄過反抗,但也被折磨沒什麼氣力的志玲,在地上慢慢爬動,對事態的也沒有幫助了;男人先把自己的褲子脫去,即時撲在她的身上,志玲已經感到我的熱棒緊緊地貼在她的身上了,根本接觸到自己的陰部,也被傳了熱力再自行發熱了,志玲已經感到自己再無能為力反抗。

「哈哈,不能反抗了嗎?那麼乖乖地享受吧,要是舒適的就叫出來啦啦!」 本帖子來自-就去吻-最新地址-www.3gghh.com

志玲當然不會叫,但她始終是一個有性經驗的成熟女人,被男人的陽具碰上了下體,志玲的陰部又怎會沒有反應,分泌系統已經活動起來,淫水好似與志玲本身的意志相抗衡的開始流出。

男人和志玲都形成了狗仔式,但志玲只是一隻被玩弄的母狗,胸前的大木瓜已經在男人把握之中,他根本上一手都未可以完全把握志玲的豪乳,雙手忙碌地玩弄著這個美麗女人的胸脯上每處,志玲一時間流出淚來,心理上的痛苦比起剛才的折磨還要慘,但男人又豈會理會志玲如何想,既然有漂亮的葡萄,又為何不摘下來品嚐。

每邊兩隻指,挾著志玲的葡萄,志玲搖搖頭叫「唔好」,但她受刺激的性感點,就在男人指間發大,這始終是生理反應的一種,就正如男人直接摸上女人的乳房一樣,會感到興奮,男人也一樣,餘下的手指以及掌心,已經運力搾壓志玲的奶子,確實充滿彈力,模特兒的胸脯真的不同凡響,大幅度的擺動,志玲的乳房也不會變形。

男人索性將志玲身子轉過來,抱回床上,讓他慢慢調教,他一手蓋著志玲左邊的乳房,右邊用口吸吮她的乳頭,一時間的刺激令志玲呻吟起來,但她很快就強忍緊閉嘴巴來,志玲明白男人的來意是為了她的身體,任何的叫聲也只會進一步激起強暴者的性慾;但沒用的,男人已經完全沉醉在志玲胸上的一對木瓜。

男人右手運勁搓著志玲堅碩的乳房,甚有手感,看來她的纖體健美計劃令她升級了;男人五指山波浪式內外加壓,排山倒海的捏著志玲的奶子,快感也排山倒海般襲擊志玲;志玲只是側過頭閉上眼,她臉紅紅的,忍得十分辛勞,男人幾乎每一下指頭按下去,志玲的呼吸就會急速一點。

乳房可以後天健身而變得優美的話,那麼志玲乳峰的漂亮,就是她天生的了,因為男人的味蕾完全感覺不到她黑提子哪一處是粗糙的,而且她的乳頭在男人輕輕舔弄下,已經開始漲大,敏感非常,不斷散發出成熟女人的芳香,刺激住男人的神經;男人用口把志玲胸前黑色的寶珠含著,上下嘴唇緊夾著,舌尖再度的輕挑志玲的乳峰,令志玲的乳頭圓硬起來,志玲忍不住大叫起來。

上身玩著志玲的雙奶,剩下來的手也開始不安於份,摸著志玲的軀體往下溜,志玲已經感到下身快要被攻入,但無奈反抗不了,也理不了顧名思義只得在叫「不要」,但男人又怎會理會她,而且她的叫聲也不自覺地帶著一絲絲亢奮的聲調,不過志玲大可以放心,男人是不會一下子就攻進她女性的聖地的。,他來的目的是為了調教她成為一個性奴。

手先沿著志玲她的腰摸進她的私處,摸著她的屁股,第一時間已經深深愛上了,因為志玲外觀上不是「籮霸」型的女人,出奇地她的兩團肉竟是圓滑多肉,而且也不是鬆弛了的肌肉,同樣有很好的彈力,手已經忍不了在志玲的兩間游走,一摸再摸,甚至用力榨下去,弄得志玲「啊啊」聲叫,不用看,男人經在志玲的屁股留下紅印;如此好玩的屁股,一會兒一定要讓「小弟」分享分享。

被人如此榨摸,志玲顯得十分痛苦,很可惜,男人完全把握她的心理,對她說:「志玲小姐這麼緊張,妳的下體很想被人玩嗎?」

男人的說話既挑逗又欺侮,「不是!」志玲睜開她的大眼睛,大聲叫喊,但男人一雙手在好私處四周游走。

用手指頂頂志玲的私處,說:「咦,林小姐,妳的「妹妹」很濕啊!」志玲雖然未必聽得懂男人的用詞,但她也知道是什麼一回事;志玲她在男人用手用口玩弄她的乳頭時,早已經感到下身濕了,她一直希望是自己的汗水所弄成,但現在濃濃的味道,已經清楚告訴志玲和男人,這是她陰道分泌的淫水。

志玲還在強辯:「不是!不是!」但男人的回覆也不是回答她的說話:「總之要洗「頭髮」呀!」「什麼……」志玲在思考男人的說話意思時,男人再志玲進入浴室,將她雙手綁起,掛在浴簾的欄杆上,右手握著洗髮用的花灑,志玲立即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但強烈的刺激已經衝擊她的全身。

「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呀~~」

花灑的高壓水柱射向志玲的黑色叢林,連帶打落在她的陰部的嫩肉上,志玲既感到痛又感到刺激,最重要是部分的亂射水柱,更打在志玲的敏感細膩的陰唇上,加上花灑射出的是熱水,令志玲倍感刺激,整個陰部都紅起來。

「停啊!啊啊啊呀……停手啊!我死啦……啊啊啊啊……」

「洗髮」不用洗髮水又怎麼可以停止呢!男人塗得一手都是洗髮水,一關了水龍頭就把洗髮素抹在志玲的陰毛上;停止了水壓的衝擊,志玲得到十分短暫的舒緩,但很快另一種刺激又激起了,男人的指頭在志玲的嫩肉上亂掏亂摸,肌膚間的磨擦,令志玲下身的體溫再進一步上升,而且男人手上洗髮素,混上了志玲黑森林上的積水,產生了肥皂水,不斷沿著志玲大脾兩側向下流,甚至滲入了志玲的陰道內,肥皂水即時與志玲的「妹妹」流出的密汁混合,製造新的化學作用,一個又一個的氣泡就自的她的陰道吹出。

志玲也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醜態百出!自己不單無力阻止強暴者的施暴,而且她本身也不能阻止自己興奮起來,一浪又一浪的刺激,也令志玲她心跳加速,甚至差不多理性也要崩潰,好不輕易才捱過了接二連三的快感,志玲不知道她還會被辱多少次。

但志玲也沒有時間思考了,一剛一柔的刺激過後,又是被高壓水柱噴射陰部的強勁刺激;今次沖水時,男人甚至用手指撐起了志玲的兩片陰唇,讓水柱直接打在她的陰唇上;被異物撐開了陰唇,志玲搖頭地亂叫,也不知她是痛還是爽了,想是爽的多一點,因為重要的據點被強力衝擊,志玲的叫聲越來越妖媚,而且與水柱反方向的淫水,也隨著熱水而倒流出來;花灑只要稍稍移了位,不同位置的陰肉受壓,志玲分泌陰液的幅度卻更大,一瞬間,志玲就洩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關了花灑,將她鬆綁,抱回床上,看著志玲躺在床上雙眼呆滯,急速喘氣,胸口起伏不定,男人知時候可以操插她了!男人準備好自己蠢蠢欲動的「弟弟」,志玲她也已經無力反抗我了。

「嗚嗚!嗚……不要搞我……嗚……我……我……啊啊啊!痛死我!啊啊啊!我後面還是處女啊!」

志玲用台語講出上面一句說話。

即時來第一插,志玲也即時反應:「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呀……」過了第一下的痛楚後,志玲的臉上開始浮現亢奮,當然攻擊的一方也感到興奮,被志玲的兩團屁肉緊夾著,令男人的肉棒每一吋也感受到志玲屁道的壓迫力,雖然並未享受操插她陰道的樂趣,但志玲的後庭插起來,比不比插前面爽。

鑽進了志玲後庭的盡頭,再拉弓引箭,再度衝刺,男人可感到志玲屁股不斷排擠自己的寶鎗,但在志玲後花園碰到的阻力越大,男人就知道相對地志玲受的刺激越大,她的叫聲已經變得清脆;相反,志玲的前面卻越發感到空虛,志玲被挑起的性慾令她的「小妹」寂寞難耐,在沒有什麼襲擊之下,一度停下來的分泌,又再次活躍起來了。

「啊啊……我……爽……我……啊啊啊……前面……啊啊啊……要爽……啊啊呀……」志玲又講了幾句台語。

男人也無閒理會志玲的陰部了,他集中火力進攻她的屁道,志玲的肉團越是抗拒,我就操男人越起勁,志玲就越受到刺激,她的淫水也越旺盛,而且志玲她被摺疊,陰部幾乎對準了她的臉,密汁濺得她滿臉皆是,間中洩出的淫水,更在她叫床時直射入她自己的口中,差點令志玲她自己咽嗆來。

男人也感到自己的陽具有點飽和的跡像,沒有必要把能量達至最大級數才發炮,這樣才可以久玩一點,他就加快抽擊志玲屁道的速度,志玲她感應到男人攻擊頻率的轉變,居然叫道:「插我……啊啊啊啊……快點……大力點……啊啊啊啊呀…」

「…操死我……啊啊啊啊……」

「那麼林小姐準備好了嗎?」

「嗯!快快射我!啊啊啊啊……射入我的屁股……啊啊……啊啊啊啊啊!」

經過第一次發射後,男人的陽具從志玲的屁口抽出,但依然粗大醜陋,上面沾滿了精液,「他」同主人一樣都在喘氣,不過主人就把「他」塞入了志玲的口中。這時志玲已經癱瘓了在床上,精神散渙,似乎在回味剛才的快感,嘴巴亦不由自主的將開,為男人套玩著,男人站在床上,志玲就跪在他面前,細心地為男人口交,由龜頭開始,舌頭慢慢舔乾淨陽具上的精液,一點一滴,都一絲不苟,直至整支陽具都套入口中。好似乎完全忘記了那支陽具剛插入了自己最污衊的地方,忘記了衛生,只是盡心地舔,一次又一次套入口中弄玩,志玲自己亦不知為何自己有如此舉動。

男人亦出奇地享受著,又再一次欺侮志玲「林小姐,你的口技不錯呀,是不是由言成旭先生訓練你的呢?」

「你根本有性奴的天份」

男人乾脆將志玲整個人壓下,高高在上,然後居然當志玲的嘴巴是陰道,甚至是屁眼,抽插起來,志玲只可以發出「嗚嗚」的呻吟聲。抽插了幾乎15分鐘,男人拔出陽具,上面被志玲的口水沾濕,加上自己的精液分泌物,放在志玲34c的豪乳上,更加捉住志玲的雙手,要她自己擠出一條乳溝,放便男人在自己身上前後「抽插」,同時男人又不放過她胸上的兩點,不時用手指甲捏緊,以刺激志玲的每一吋神經。

男人感覺自己的拍檔已經在這條男人夢寐以求的溝上享受個完畢,更想有所發洩,於是男人又撐大志玲的口,將陽巨插入她口中,再抽插了幾下,完全射在志,玲口內,志玲根本吞不下,想吐出來,又被巨物塞住自己的小嘴,十分辛勞,幾乎令她窒息。男人射完之後,又一次再志玲為她清潔。

男人眼見志玲幾過近3小時的調教,已經疲憊不堪,終於昏暈過去,亦不忌心一個大美人,如此疲憊,因暫時離開了房間。

志玲身上的3個洞口已經有兩個失守了,最後一個亦不久會比這個男人姦淫,男人只是按指示要調教志玲,但背後指示他的人是誰呢?

志玲足足睡了6個小時才在昏暈中醒過來,只覺自己下體,特別是屁股,似乎被火燒過一般刺痛,自己的小嘴巴就沾滿了男人的分泌物,她知道自己剛才比人一個不知名男人強暴過,她叫自己馬上清醒過來,尋找逃生的方法,可是找了半刻鐘都找不到。氣急敗壞之時,她忽然想去沖個涼,可以令自己清醒一點,於是就好奇的打開衣櫃,驚訝的是裡面的衣服居然全是自己拍過廣告的性感泳衣,根本穿與不穿都沒有分別,但她亦勉強找了一件比教布料較多的來穿。

進入了浴室,志玲發現裡面甚麼清潔用品都有,更加有不少香水,洗面奶等護膚品,這是剛才志玲與男人掙扎時不留意的。

開始淋浴了,志玲首先用強力花灑清潔自己的口腔,頓時間又想起同男人口交的情況,一想至此,自己的下體又不爭氣的流出淫水,志玲急忙用花灑氾清洗,但強大的水力又仿佛男人的插入,痕癢難當,一心想為自己清潔的志玲,居然在浴室用強力花灑自慰起來。

經過一番清潔後,志玲被迫穿上那套泳衣,走出浴室,又叫她吃了一驚是,那個剛才幹得她慾仙慾死的男人又坐在床上,他換了另一條緊身褲,不過依然是戴上冷帽。

「志玲小姐,你剛才舒適嗎,我看見你好似好辛勞」

原來自己的一舉一動已全被他攝入機中,志玲心感又羞又怒,再一次對男人作出反抗,那男人彷佛知道志玲的企圖,有力的一支手已掐住她的脖頸,壓得志玲要透不過氣來。那男人以極快的動作拿起了床上的一條粗麻繩,抓住她竭力想要掙脫的雙手,緊緊的纏了幾繞。同時又用剛才志玲剛才的t-back塞住好的小嘴巴,志玲好明顯嗅到那條t-back充滿自己的淫水味道。

她只可以由喉嚨中發出不規則的怪聲,刺激起男人的慾望,好亦明白自己的扭動,會加劇男人的攻擊,只好暫時停下來。自己的雙手被縛,下半身不能自由活動,志玲已經不知所措,她感到那男人的身體壓下來,雙手沿著自己泳衣邊緣摸索著,當摸到雙乳間的絲布帶時,猛地一下將它撕開,豐滿而沉重的乳峰馬上脫離布塊的束縛墜了下來,男人忙雙手接住,那種從兩手中得到的充實的肉感,讓男人興奮的揉搓起來。

自己的豪乳比人家玩弄,志玲拼死掙扎,但反而配合著男人對乳房,乳頭的吸吮,咬弄。男人敏感的舌頭察覺到志玲的乳頭不斷漲大,更加賣力去挑逗,志玲亦發出了一聲聲呻吟,防線又告失守了。

男人又將舌頭向下慢慢游,直到了志玲的最後一個據點。

男人的舌頭在志玲的陰部不停地舔來舔去,志玲在男人的舔弄下嘴裡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為了不使自己的聲音被人聽到,志玲居然用手掩在了自己的嘴巴。

男人雙手托住志玲的彎腿,讓志玲的雙腿向兩側屈起抬高,男人先用舌頭分開那志玲那卷曲的陰毛,頂開那厚厚的陰唇,頓時一股成熟女人的體味和陰部特有的氣味衝進了男人的鼻腔。男人的舌頭輕輕舔著志玲那暗紅的陰蒂,並不時用牙齒輕咬著。志玲在男人的刺激下小屁股輕輕抖動,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啊啊啊不要了,受不了了」志玲正沉醉在男人高超的口交技術中。

志玲的陰道口有如玫瑰花瓣,復雜的璧紋上已經沾滿了蜜汁;兩片陰唇已充血脹大,上面的血管清楚可見,兩片陰唇微微地張合,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