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萱穎】

【女友萱穎】

  女友萱穎

  (上)

  我叫阿猴,今年24歲,XX大學的大四生。身高180公分,體重75公斤;長一副國字臉,但又隐約帶着俊俏。

  高中大學時代都是籃球隊的主将,也因爲如此,我身邊總是環繞着不少女孩子。(你知道的,小女生最好騙了,會打個籃球就能迷得她暈頭轉向。)

  再來介紹我的女友萱穎,今年24歲,身高162,體重48。皮膚是白�透紅那一型,燙了個卷卷的英國洋娃娃頭。出門時總會細心裝扮,愛美得要死。

  不過這就是我愛她的原因。萱穎跟我同校不同系,我們是從高中就相識,但直到大學才在一起。

  女友長得非常可愛,每個看過她的朋友都想肏死她。這是我輾轉聽到的,朋友間時常傳來誰誰誰想要怎樣玩弄我的大奶女友之類的事。譬如阿彬對萱穎雙乳早就愛戀已久,時常幻想着能給萱穎來一次乳交會有多好;還有豬頭想把他醜陋的生殖器塞進萱穎的小穴瘋狂抽插,然後射一發在�面幫他配個小豬仔來。

  當然我是沒有搓破過他們對我女友的這些淩辱幻想,自己的女友這麽正點怎麽可能拿出去跟那些豬朋狗友分享?不過床笫之間倒是時常拿這幾件事來修辱女友。她每次都說:「要死啦!你那些豬朋狗友沒一個好,每次見面都盯着人家身體瞧。不是藉機碰我胸部一下就是趁機偷看我的底褲。還有啊,每次他們回去我浴室的内衣内褲就有動過的痕迹,濕濕黏黏的也不知道是什麽?」

  心想:「當然是洨啦!還會是什麽好東西。」不過他們也隻有這樣的膽識而已,不可能再對我的女友做進一步的事情。

  萱穎的三圍是33D/24/33。身材棒極了!可不是我憑空捏撰,會有D-CUP完全是因爲遺傳到她媽咪的關系。她媽咪年輕時是個大美人,身材也不輸給萱穎。

  我對萱穎的大奶可真說是愛不釋手,每天早上醒來總是要用硬梆梆的雞巴從萱穎背後頂進她雙腿之間做活塞運動,手上也沒有停歇,兩隻手環繞到前胸搓揉萱穎又大又柔軟的奶子。當水球一般一下集中托高搓揉,一下用力壓扁使之外擴的玩弄着。手指也不時摳弄着萱穎的奶頭,而萱穎時常在我這樣的上下攻勢中發情,奶子馬上潮紅,小穴也微微滲出少許液體。

  她的奶頭不是那麽的粉紅,略爲暗色但算是很長。挺立時跟我的小指最末段一樣高。乳暈比10塊錢銅闆要再大上一點,重點是乳暈上的小疙瘩粒粒分明,興奮時會随着奶頭做挺立狀。每每要到雞巴從雙腿間抽出來沾滿了淫水,逗得萱穎淫性大發,我才大方的撐開雙腿用力插進去,插得萱穎淫聲連連。

  今天早上醒來,該做的事也不能少,在抽插了不下數百次之後我說:「要射啰∼∼我要射啰!我要射破你的子宮。」說完賣力的在萱穎小穴内劇烈抽插着。

  射在女友的穴内一直是我夢想的事情,無奈女友怕懷孕始終堅持要全程戴套。

  萱穎被我幹的雙乳亂晃語帶呻吟的配合說:「啊……不行啦!這兩天是我的危險期,嗯……戴套跟你做就該偷……偷笑了。輕點……慢慢來,要幹死我呀?啊……啊……好舒服……好舒服……要去了……」

  話一說完,萱穎修長的雙腿便死命夾着我的屁股,小腹微微的顫抖,兩人下體結合處洩了許多透明液體,我知道萱穎又潮吹了一次。萱穎雙眼翻白着,十指在我背上緊抓,她已經洩了好幾次。我在幾次劇烈抽插後便拔了出來,扯下安全套,一邊射在萱穎陰阜雜亂的陰毛上,一邊大口喘息着。

  萱穎從高潮的痙孿中慢慢回神過來:「小讨厭!滿足了嗎?快點去洗個澡,上課要遲到了啦!每次都把人家弄得又爽又累。」

  我:「呵呵∼∼肏你哪會滿足的!要是不必上課,看我不把你從天亮肏到天黑。」萱穎:「你要是有這本事呀,還不如拿去多讀點書。要是再被當掉,我可不陪你上課。」

  聽完,我便在半軟的雞巴上用力擠壓,試圖把最後一滴精液滴到萱穎雜亂的陰毛上。看着我的精液從陰毛漸漸往下流至小穴口,幻想着有這麽一兩隻精蟲能夠穿透她窄緊的陰道,進入她的子宮迫使萱穎授精。

  萱穎:「你還看!快拿衛生紙過來。床單髒了你要洗嗎?」打醒了沉醉幻想中的我,便用右手抽了兩張衛生紙往萱穎的下體掩去,随便擦了兩下便走進浴室了。

  萱穎邊清理着淩亂的小穴對我說:「人家今天要上班唷!寶貝,不用幫我買吃的了!」正在刷牙的我含着滿口泡泡随便的回答了一聲:「喔!」

(萱穎下課後在學校附近小巷子内的一家服飾店打工。附近網咖、撞球間林立,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我曾勸她換地方工作,萱穎卻說:「那些小混混敢碰老娘就試試看,看我不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抱着卵蛋哭泣!」

  我心想:「連我朋友都想肏的你雞掰流精,更何況是那些吸毒、拉K、不學無術的小流氓。要是落到他們手�可不把你的小雞掰肏的紅腫外翻,腿三天合不起來。」)

  下課後我在地下室體育館跟同學相約打籃球,一直打到快要晚上11點才離開。中途接到一支沒有聲音的未顯示來電,我想這是沒搞頭的詐騙集團菜鳥打來的吧!(應該說是有聲音,聽得出是個女子,但是收訊很差,斷斷續續的隻聽到她在哀哀叫,不知道是在叫北還是叫木。)

  回到家差不多是11點多,但是房�黑鴉鴉一片:「奇怪!平常萱穎的服飾店不是10點就打烊,10點半就該看到她在家�!怎麽今天11點多還沒看到人影?一定是跟她同事逛街去了。」我也習以爲常的去洗了個澡,準備上網打今天買的ONLINE GAME殺。

  (廣告時間: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你不要死……很囧的廣告。還有一則騎在按摩椅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你不要走……有看過應該都知道。)

  才剛洗好就看到萱穎臉泛淚痕回到宿舍,便問她怎麽了?萱穎起先隻是低頭拉拉小外套裝着堅強的說:「沒事,我很好。」

  但我看出了不對勁,平常她一回來便會對着我說:「下班啰!好累∼∼幫老娘按摩一下肩膀先。」要不就是:「我今天呀!跟同學去XXX吃了什麽什麽,等下宵夜帶你去吃好不好?」之類的話語。而且仔細觀察,就能看出她的服裝淩亂、皺摺不堪。

  我沉下聲,慎重地問了一遍:「你平常下班都是10點就到家,怎麽今天拖了一小時多?中途去幹嘛了?講出來!」

  萱穎的個性帶點驕傲,從不在人前示弱。於是把頭微微向上擡高15度,大聲的對我說:「我去幹嘛要你管呀?我被強奸,你理不理我?」於是便推開我:「不要擋路,我要洗澡。」随手把包包丢在沙發上走向浴室�面。

  但是我看得出來萱穎說這幾句話時候語帶哽咽,鬥大的淚珠泛在眼眶便要落下。隻因爲她天生驕縱、高傲的個性驅使她含住了那滴淚。坐在客廳的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萱穎被人吃豆腐了?難道今天上班被人強奸?」不會,發生這種事她一定會先打給我然後報警。

  沒多久後萱穎洗好澡,卻不跟我打聲招呼便迳自上床睡覺去了。滿腹疑惑的我突然有個想法:「也許能從她穿過的衣服上找出些端倪!」於是便蹑手蹑腳地走入浴室。

  靜悄悄地把洗衣籃拿到客廳,倒在地毯上仔細翻看。最上面一堆是我的臭球衣、臭内褲,翻開之後依序是萱穎的外套、小可愛、熱褲、内衣等等。内衣是上次情人節她央求我許久才買給她的黑色蕾絲造型,也是萱穎最愛的内衣之一。外套除了有點髒以外沒什麽問題,黃色的小可愛跟白色熱褲卻有種拉扯過後線材松脫的痕迹。

  此時心想:「應該沒有怎樣吧?不就是穿久了變形脫線罷了。」但是翻到她黑色絲質D-CUP的胸罩卻看到鋼圈變了型:「一個女人家怎麽會穿脫胸罩到鋼圈都變了型呢?該不會是被人拉扯……不會的,應該是剛剛萱穎氣頭中所以脫的用力了點。」我這樣的安慰自己,雖然隐約知道事有蹊蹻還是暗暗說服自己萱穎沒有被别人怎麽樣,她的身體依然是純潔無瑕。

  接下來拿起她黑色蕾絲小内褲,緩緩的把黑色褲底翻了上來。翻到的物證卻再也無法讓我自我安慰,因爲萱穎黑色絲質小内褲的褲底,居然帶着一層層又白又黃的污漬。我很清楚這不是她私處的分泌物,因爲量不可能這麽大、這麽黃。

  看着這幾層污垢伴随一股熟悉味道傳來:「沒錯,是洨味。這股濃烈厚重的洨味是從萱穎黑色小内褲緊貼私處的布料上,那些黃黃白白的分泌物傳來的。」

  一時之間好像有支鐵鎚打在我的心口:「萱穎對不起我?她跟别的男人……而且看這量至少有四至五個男人噴灑在她的洞口,甚至是陰道深處。這樣的量絕對可以促使萱穎受孕,因爲這幾天是她的危險期呀!」

  但轉念一想:「不會,今天萱穎這麽委屈的回來,一定是在不得已之下。」

  那這褲底又濃又稀白白黃黃的精液是從哪�來的呢?難道她真的被别的男人強奸了?「看這數量不是被「男人」強奸而已,應該是被「男人們」輪奸了。」

  此時我既憤怒又感到無助,怎麽會漠視這種事情發生呢?讓幾個男人把自己的子孫們噴灑到心愛女友的小穴穴,甚至是深深的插進陰道讓龜頭冠嵌在子宮口朝内部噴灑着。

  「天呀!那時萱穎不知是被大字型那樣壓在地上狂幹着,還是像小狗一樣讓陌生人從後面交配?一邊幹着我的女友,一邊用手用口玩弄吸吮她雪白的豪乳、挺立的奶頭,使她淫聲連連不能自己。讓她最後帶着整陰道的精液回來。」

  我決定不再沉默了,現在就進去房間問個明白。

  (中)

  「天呀!那時萱穎不知是被大字型那樣壓在地上狂幹着,還是像小狗一樣讓陌生人從後面交配?一邊幹着我的女友,一邊用手用口玩弄吸吮她雪白的豪乳、挺立的奶頭,使她淫聲連連不能自己,讓她最後帶着整陰道的精液回來。」

  我決定不再沉默了,現在就進去房間問個明白。

  進房間看到萱穎用被子把臉蓋了起來,隐約聽到啜泣聲……我知道女友的性格是那麽驕傲,這個時候的她絕對是吃軟不吃硬的,於是輕輕掀開被子,溫柔地喊着:「寶貝∼∼老公好擔心你,今天發生了什麽事?」

  女友嗚噎道:「老公∼∼如果我不再像以前那麽純潔了?你還愛不愛我?會不會不要我?」

  聽到這�就知道萱穎絕對被他人的精液污染過,但是我的内心卻沒有一絲反感,反而有些期待接下來萱穎要告訴我的那些遭遇。

  我給她個微笑道:「不論你純潔與否都是我的小寶貝,況且那一定不是你自願的。當然愛你、要你啦!」爲了加強萱穎對我的信任又開玩笑道:「我愛你、愛着你,就像……老鼠愛大米。」沒想到我還成唱出這麽老的梗。

  萱穎聽了我的歌後終於破啼爲笑打了下我肩膀說:「好了,不跟你鬧了。」

  接着正色道:「爲什麽你手機打不通?害我被一群混混幹得要死要活。」

  聽到這句話脫口而出,我的陰莖居然微微顫動,難道我心�在期待什麽?雖然萱穎是個衆所公認的大正妹,三圍33D/24/33,修長雪白的大腿加上緊窄的小嫩屄,白皙無瑕粉嫩修長的腳指頭。

  這樣的正妹每晚都睡在我身旁,怎麽會膩?但是四年了,我對她的愛一天不少於一天,可是心中卻悄悄萌生讓别人玩她的想法。

  我興奮道:「快告訴我事情的全部經過,别再哭得像個淚人兒了。」又想:「打不通?難道是打球時候那通詐騙電話?」但不管那麽多,直接聽萱穎娓娓道來就足夠。

  萱穎收起微笑道來:「今天呀!下課後我一如往常走去服飾店上班,路上經過一家撞球店,店門口機車上坐着個小混混。」

  我來說明一下今天女友的服裝好了。女友穿着一件粉紅色棉質薄外套,�面搭了一件五分埔買的鵝黃色小可愛,褲子則是白色薄棉小熱褲。今天出門我才跟她說:「你不覺得這小可愛太低胸了嗎?簡直把一半的奶子暴露出來。」況且女友的奶頭又長又挺,薄薄的小可愛加内衣還是遮掩不住奶頭的形狀,可以清楚地從鵝黃色小可愛上看到激凸。

  萱穎大聲道:「這哪�算露?人家是有本錢才能這樣穿耶∼∼不知道多少人三不五時跟我告白,瞧你女友多有行情呀!」

  我心想:「也對啦!隻不過是半隻奶暴露在空氣中。又不是整隻大奶被陌生人搓揉,甚至是吸吮凸起的奶頭。」

  不過高一點的人隻要站在女友面前往下瞧,就能看見那雪白豐滿的33D深邃乳溝。甚至在她抄筆記的時候,略微前傾就能看到黑色的絲質乳罩包覆着木瓜似的雙乳,挺立的奶頭呼之欲出。女友坐在前面第一排,我想她的教授一定是整堂課硬梆梆,恨不得把女友單獨留在教室,狠撲上去幹死她。

  我緊接着猜想道:「那一定是小混混貪圖你美色,把你拖去奸了對吧?」

  女友嗔道:「你終於猜想到了!不過那是下班後才發生的事……」

  那小混混看着我女友吹了個口哨說:「姊姊很正點唷!人美奶又大。身穿黑色BAR,走路搖又晃。一定是三天沒人幹,小雞掰發癢。對吧?」

  萱穎斜眼看了那混混一眼,鼻中噴氣:「哼!」

  小混混又道:「姊姊不要害羞,弟弟的弟弟超堅挺,一定能把發癢的小雞掰抽插到上天堂。」

  女友别開了頭對小混混大聲道:「去死啦!無聊。」隻見那小混混在原地摸摸下巴淫笑着,而女友走進了轉角的服飾店。

  進入店後女友嬌嗔地對服飾店老闆說:「唉唷!莉姐∼∼撞球館的小混混剛剛又調戲人家啦!你怎麽開店也不選選地方?」

  老闆是個約莫32來歲的女子,叫做莉姐,長得頗具姿色,身材不差,跟老公住在服飾店的二樓。莉姐道:「你那算不了什麽。上次我跟老公在二樓嘿咻時忘了拉窗簾,一票小色鬼躲在撞球館二樓邊看邊打手槍。當着我的面居然還射得出來,真是羞死人了!」

  萱穎聽了後吐吐舌頭,俏皮道:「一堆陌生人看着你跟老公做愛,有沒有特别興奮呀?」

  莉姐臉紅了說:「說實話,那天真的比較快到,而且還去了好幾次呢!」

  萱穎:「呵呵∼∼人家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沒有騙人。好了,我去做事了。」緊接着聽萱穎道:「歡迎光臨。」說完之後女友臉色一沉。

  有個男客人進來了,但女友仔細一看,原來是剛剛調戲她的小混混。女友見是他,隻顧手邊的工作,不想理睬他。

  小混混見狀也毫不怯場道:「唉唷!想買條褲子卻也沒人招呼呀?」萱穎心中沉悶想:「小混混配路邊攤不是恰到好處。來這,哼∼∼有錢嗎你?」

  莉姐見有客人趕忙叫女友過去招呼他:「萱穎呀!去招呼一下那位客人。」

  說完迳自上二樓調訂單去了。女友心中可是千百個不願意,但老闆都這樣說了,又還能怎樣?

  混混見狀對女友道:「原來你叫萱穎呀!人美名也美。叫我B仔吧!巷子口的撞球店便是我開的,有空過來我教你打球呀!」

  此混混年約17、8歲,看來是個高中辍學生,身高該有175公分,體重70公斤,全身結實得很,女友要是被他幹到肯定爽得上天堂。

  B仔一天到晚沒事就泡在撞球店�耀武揚威。其實那是他叔叔開的,他叔叔也算地方的小腳色,所以撞球店�三不五時有奇奇怪怪的混混出沒。當然,混混配太妹,店�也三不五時有些正妹出現,不是穿個露出半截屁股蛋的蓬蓬裙、就是極不合身的馬甲,把兩隻奶子挺得高高的。

  你問我怎麽知道這麽多?嘿嘿,哪個男人不愛看女人!就算撞球館�的太妹是個破麻,也是個讓我每天經過小弟弟都怒然勃起的破麻。如果能用女友一個換一個回來讓我狠肏,隻怕女友天天都要抵押在撞球館。

  萱穎是個陽光健康運動型正妹,連我的撞球都是她教的。所以你猜女友怎生個回答:「撞球還要你教嗎?我國中殺遍學區撞球場的時候,隻怕你還包着尿布在媽媽懷�吃奶呢!」

  B仔低頭看着萱穎的雙峰淫笑道:「是呀!吃奶這個習慣十幾年了還是戒不掉,今天看到你,我吃奶的瘾可又犯起來了。」說完右手抓了抓雞雞兩下,我猜想是陰莖有點勃起在喬位置。

  女友忽地擡頭看到B仔直往自己兩隻奶子猛瞧,便猛地轉過身道:「你要買啥,自己看看吧!」

  B仔輕松道:「姊姊你幫我介紹吧,我看你們球鞋蠻特别的。」

  女友随便從櫥窗拿出一雙球鞋道:「我們家的貨都是老闆親自去日本批的,穿上之後絕對不會在外面跟别人撞鞋。」用手整理一下鞋帶說:「這個SIZE你套得下嗎?」

  B仔坐在試穿的小椅子上,音調下流道:「萱穎姊姊,趕快幫我套一套,我等不及了!」說完後雙手撐起自己下體兩次,好像在暗示什麽。女友看得面紅心跳不已,心想:「他是來鬧場的還是怎樣?我最讨厭這種小混混了。」

  我心道:「套什麽套?是幫你套鞋子,不是用女友纖細嫩白的小手幫你套雞巴。要套雞巴,回你的撞球館找破麻去!」

  接着女友蹲在B仔前面幫他試套鞋子,此時雙腿自然摺成M字型。由於最後兩節是體育課打網球,女友又是代表學校參賽選手,自律甚高的她自然練得一身大汗,所以從外面就能看到萱穎純白小熱褲映着黑色性感三角褲。

  而萱穎的大奶也不遑多讓,這麽一蹲下,簡直可以從乳溝的空隙處看到女友的肚臍眼,整個完美的水滴形乳房有三分之二映照在B仔的眼中。

  B仔看到此景,雞巴頓時硬了一半,右腳微微後抽,緩出褲裆布想讓雞巴舒服點。

  女友見鞋子套到一半,他的腳便後抽,於是蹲着向前跳了一下說:「不要亂動好不好?很難套耶!」不跳還好,一跳,右邊的奶子因爲跳動加上大腿的擠壓而脫離了乳罩的控制,露出半圓形的乳暈和奶頭根部。此時若再有挺胸之類的動作,女友略長的奶頭絕對會突破乳罩的束縛,挺立在空氣中跟B仔打招呼。

  B仔的眼神馬上被吸引過去,而且不自覺地舔舐了一下嘴唇。

  萱穎:「好了!你站起來照鏡子看看。」說完擡頭看到B仔猛盯着自己的胸前,盯到褲裆都鼓起一大包,才低頭發現自己走光了,便匆忙用右手掀開乳罩,左手把快要暴露出來的乳頭及乳暈塞回乳罩�。

  B仔歎道:「姊姊你完全是真材實料,不用水餃墊。乳暈還這麽大,在床上一定很淫蕩。我要是你男朋友,還不天天把你抓來幹,少活十年都願意。」

  萱穎白了他一眼道:「鞋子你看适合嗎?我看不适合你,還是早點走吧!」

  說完卻暗想:「這個人說話這麽下流,可是我的下體怎會微微潮熱?好像有分泌物的感覺。如果他在店�面幹我,我會怎麽辦?」

  B仔笑道:「适合!怎麽不适合?櫃子上面那條褲子也不錯,拿來給我套套看吧!」

  女友此時搬張小椅子站上去拿褲子,隻見B仔緊跟在女友身後。因爲高度差的關系,女友的小雞掰正巧落在B仔的鼻子前面。

  隻見B仔不慌不忙的說:「不是這件,也不是那件,旁邊那條才是。哎唷!

  拿錯了啦!」用言語牽制着女友的行動,卻用鼻子貼近女友的陰部狂嗅,好像公狗聞着發情的母狗一般。

  B仔心内暗想:「汗味加上淫水的味道,這女人絕對動情了,下體正分泌着愛液。」

  女友當然知道B仔在下面做什麽動作,雙腿夾得老緊想阻止淫水的分泌,敢怒卻不敢言的說:「到底是哪一條?每一條都拿了你都說不是。」B仔知道被發現了,馬上改口:「手上那條就是啦!下來吧!」

  女友沒好氣的暗道:「居然在下面聞我私處的味道,才流滿身大汗,一定不好聞。而且……而且……我感覺到小穴口現在一定濕得一塌糊塗,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扒開褲子好好搓揉一下小穴穴。」

  沒錯!此時距離女友小穴不滿20公分的B仔也注意到了。B仔:「這女的熱褲私處部位顔色比一般還來得深,我看她淫水已經流得唏哩嘩啦!真想就地把她幹上了。怎生想個法子來親近親近她的私處呢?」

  壞主意才想完,萱穎就一隻腳擡起準備下凳子,B仔右腳緊踏住地毯往後一扯,萱穎「唉呀∼∼」一聲就連人帶椅不穩的往B仔身上跌去。

  B仔見狀開心得不得了,把口鼻準準對着女友的雙腿之間貼過去。而女友此時的動作卻是雙手扶着B仔的頭頂,兩腿夾着B仔臉頰,私處緊緊貼着B仔的口鼻,就這麽坐在地上。

  「啊……碰到了……有感覺……」萱穎心中暗道。B仔的鼻尖狠狠地頂在女友陰蒂上,舌頭也伸了出來狠狠地朝大陰唇由下至上的舔了一遍。就是這麽猛力一舔,隔着兩層薄布料的陰唇、陰蒂也要被融化了。

  女友此時并無抗拒B仔的舉動,還不時發出微微的呻吟:「嗯……啊……好舒……好舒服……不行了……」B仔感覺到女友沒有反抗,便加緊速度上下擺動口鼻,用鼻尖摩擦女友敏感的陰蒂,不時伸出舌頭,相隔薄薄的布料舔食着女友的大小陰唇。B仔朗聲道:「從沒有女人被我舔了以後不會高潮的,今天我就要你這個小賤貨在上班場所洩出來!」

  萱穎雙眼緊閉,不停喘息道:「不要……不要……再弄了……再弄下去……我就要……就要……啊……啊啊……」萱穎此時忽然大聲浪叫,原來是B仔又有新的花招。他使用上下排牙齒,像離水的鯉魚嘴般隔着兩層薄布料,上下閉合地刮弄着萱穎的大小陰唇,還不時刮弄到女友已經興奮挺立的陰蒂。

  萱穎:「喔……啊……啊啊……」在幾聲吟叫之下,女友竟然主動撫摸自己的乳房,以纖細的食指和拇指隔着衣服和乳罩揉捏着亢奮的奶頭。萱穎道:「就是……那�……那�……舔它……用力……舔弄它……」原來B仔現在專注地進攻女友的陰蒂。

  B仔擡起被淫水濕濡的面部淫聲問道:「那�是哪�呀?要我舔什麽?你不說清楚,我可不會做呀!」B仔已經把我女友弄得濕潤至此,居然還裝作懵懂無知,要女友親口說出那羞恥的字語。

  萱穎咬着下唇,憋着一股要去不去的快感大聲說:「就是……就是……我的陰蒂……我差點……差點就能……高潮……高潮……的陰蒂……」

  B仔邪惡的又道:「你想要高潮嗎?看我的臉因爲你的小穴濕成這個樣子,你想要我怎麽做呀?想要我怎樣讓你高潮呀?」說完又趴回陰部繼續舔弄。

  萱穎:「我要……我要你……從旁邊……翻開……翻開……我的内褲……直接……直接……用火熱的雙唇……和粗糙的舌頭……摩擦我的……我的陰蒂……讓我……讓我達到高潮……」女友喘着大氣,淫聲浪語的說完這幾句。

  B仔接獲指令,二話不說把女友的内褲連同熱褲直接扯到旁邊,舌頭伸到最長,就這麽給我女友舔下去。萱穎:「啊……啊……好粗操的舌苔……在我的嫩肉上……來回……來回摩擦……好爽……好爽……啊……」此時女友已經大口大口喘息,我知道她就快要去了。

  B仔:「呵呵,還是直接舔到嫩肉最爽,你的雞掰比我想像中好吃太多了,不愧是良家婦女,那些破麻怎麽跟你比。可惜現在在店鋪�,沒辦法真槍實彈肏你一番。」

  萱穎翻着白眼,喘着大氣,還想拚命擠出一點理智地說:「啊……啊……不要……不要……說這種下流的話……好熱……好熱……受不了啦……用力……用力……啊……啊……」整間服飾店隻剩下女友粗重的喘息聲,和舌頭舔食陰部肉片的「啧啧」聲。

  就在B仔努力舔食女友雙腿間嫩肉的同時,忽然頭發被女友抓得死緊,接着把頭緊緊往自己下體送;而修長的雙腿也沒閑着,把B仔的頭死命夾在小穴間。

  B仔已經不能呼吸,但是他感覺到從女友下腹傳來一陣陣的抽搐,於是用粗糙的舌苔更猛烈地舔食着女友的陰蒂和陰唇。女友此時已經不行了,一波波的快感侵襲着她的下體:「啊……啊……我要洩了……要洩了……有東西……有東西要從……要從小穴……噴出來啦……」女友咬緊雙唇、憋着氣息、挺高腰肢說:「啊……啊……啊啊……啊……洩啦……」

  B仔隻覺得眼前一黑,忽有大批溫膩濕滑的液體淹沒口鼻:「咳!咳!差點被嗆得不能呼吸。你這個小婊子,沒想到淫水這麽多,肏起來一定爽翻天。」

  B仔用手指摳了摳牙齒,拉出兩三根卡在齒縫中的陰毛,淫笑道:「要弄得你高潮還真不容易,老子差點拿命去跟你換。嘿嘿……極品、極品,總有一天要幹到你。」

  此時女友還在高潮餘韻中,抽搐着下體,躺在店内地闆上慢慢的回神。

  (下)

  B仔笑淫淫的對萱穎道:「小淫娃,還沒爽夠呀?對不對?晚上在撞球店等你。」

  「玩你也玩夠了,還要我怎麽樣?」

  「晚點大雞巴跟小雞邁再親近親近啰!它們還不熟嘛!」

  萱穎心中OS:「小穴越來越癢,趕快下班回家找老公止癢,輪也不會輪到眼前這混混。」

  B仔見萱穎不答又道:「你答應我啦,等你唷!」說完笑呵呵大步出門。

  B仔今晚絕不會輕易饒過萱穎,不知道後頭又有哪花樣要在萱穎身上施展。

  當然是越多人,越淫蕩越好,才能激發出女友骨子�的淫性。

  B仔走出店門口後,萱穎跟着走進了廁所,脫下小熱褲道:「要死了!怎麽會流出這麽多液體,難道我真的是欲求不滿的小淫娃?」用力擰了擰熱褲,熱褲随着緊縮滴下了濁白色的淫液。

  「讨厭∼∼濕成這樣,又不能不穿。」萱穎半無奈歎道,又還是套回胯下。

  雖然底褲濕透了,萱穎還是撐着不舒适繼續上班。

  「萱穎你今天怪怪的,是不是人不舒服?」莉姐邊收拾衣架道。

  「嗯∼∼好像是那個要來了。」萱穎随便找了個藉口敷衍過去,心想:「可不能讓莉姐知道,剛剛在店鋪�被混混舔到高潮。」

  「還差一小時打烊,今天沒什麽人,我看你就先回去好了。」

  萱穎暗自摸了下褲底,發現淫液兀自未乾:「莉姐不好意思唷,那今天我早退啰!」正好讓萱穎回家找老公。

  「前面就是撞球店。」萱穎拉一拉下滑的包包,側頭眼神一飄,故意不朝�面看。

  忽然耳邊傳來「咚∼∼咚∼∼」兩聲,B仔坐在窗後敲了兩下玻璃,萱穎側頭一看,B仔伸出食指勾了兩下意示萱穎進來。

  「ㄌㄩㄝˇ∼∼」萱穎朝他吐了個舌頭,并不進去。

  隻見B仔不慌不忙從口袋拿出了一隻手機,萱穎一看神色大變。不知道什麽時候,B仔偷偷摸走萱穎的手機。

  「還來∼∼」萱穎伸直了右手,大步踩進撞球間,走到B仔面前。

  「還你當然沒問題,讓你聽聽這個。」B仔把手機交還萱穎後,又摸出了自己的手機,開啓多媒體。

  「啊……啊……我要洩了……要洩了……有東西……有東西要從……要從小穴……噴出來啦……」

  B仔邪惡的說着:「怎樣,我錄得不錯吧?音質清不清晰?」

  「你……不要臉!拿來。」萱穎又是羞愧又是氣憤,伸手讨回錄音。

  「B仔∼∼女主角就是面前這妞嗎?看不出來還真淫蕩耶!」由一個戴鴨舌帽、滿嘴鬍渣、體性壯碩的男子口中發出。

  原來不知不覺間,球館内看熱鬧的混混已經圍繞在萱穎的四周圍議論紛紛。

  雖然不多,但也沒少了,約有十來位左右,估計可以把萱穎肏得死去活來。

  「你看她奶子,雪白雪白的!兩個快要破衣而出的大奶頭,真想含下去。」

  「看她穿那麽露,就知本性淫蕩,還用得着你說?」

  「緊繃在熱褲下的翹臀,唉唷!想必小雞邁緊縮得緊,如果讓伶伯放進去,啧啧∼∼隻怕一分鍾我就射了。」話一說完,鹹豬手似無忌憚地往萱穎翹臀抓下去。

  「啊∼∼你們幹什麽?臭流氓!這麽多人欺負我一個。」萱穎連忙用手護住奶子和下體,也不忘和混混們叫嚣。

  「不要說我們人多欺負人少,這樣好了,我們來賭一局,你輸了,陪我們運動運動不就得了?」B仔談判似的跟女友講起條件。

  萱穎瞪大了眼直聲道:「如果我赢呢?」

  戴鴨舌帽那位男子急忙接口:「你赢了,就把剛剛的錄音删掉。不過你赢得了嗎?嘿嘿!」說完朝B仔看過去,B仔也挑眉報以一眼。

  我一聽要「運動運動」便知事情不簡單,但怎知萱穎這天真的傻女孩卻聽不出絃外之音。

  「好哇!比就比!怕你不成?」萱穎的個性從來就激不得,鴨舌帽這招真是一刀命中。

  「你說要比什麽?」萱穎對着B仔問道。

  「你不是說你撞球多厲害嗎?就跟我小弟筆劃筆劃。」B仔球技真的不怎麽樣,爲了确保能夠順利吃到眼前這塊肉,B仔派出球技最強的一人。

  「就打14-1搶30分吧!不過犯規一次,可要懲罰脫一件衣服!」

  「好吧!那你們犯規咧?」目前已經騎虎難下了,不得不答應。況且萱穎毫不認爲會輸給他們。

  「我們唷,我們犯規一次你直接加一分如何?」B仔大方開出這樣的條件,想必知道自己穩操勝券。

  「LADY FIRST,你先請。」B仔的隊友大方讓萱穎開球。

  女友一開球就率先進了兩個,接着穩穩清了六顆才發生失誤。輪到對方打球了,萱穎萬萬沒想到對手雖然其貌不揚,但球技可不差,一下場就連吃10分。

  在第11分才發生失誤。此時拉鋸戰8比10。

  「我怎麽可能會輸?」萱穎一上來心�就這般想着,但手上的動作卻不是這樣,一個不小心,瞄球時候頂了母球一下。

  「呵呵∼∼你要先脫哪一件?」B仔賣乖似的問了問女友。

  隻見小外套先被丢在地上,接着對方打。再來B仔那方吃到19分後,失誤不進。又該萱穎了,目前8比19。不過萱穎手風不錯,連吃了九球。一直打到17比19這才又犯規。

  「又要脫啰,這次脫上衣吧!」B仔對萱穎道。

  「脫!脫!脫!脫……」周遭混混們對萱穎齊聲喊道,鼓勵女友脫掉上衣。

  「愛看就讓你們看個夠!」萱穎面帶紅暈小聲說完後,便迅速脫掉了上衣。

  33D的大奶子ㄉㄨㄞ的一聲彈出,暴露在衆人面前。雖然還有黑色乳罩幫兩點做最後防守,但群衆仍是看得過瘾。

  「哇∼∼哇∼∼」讚歎聲從圍觀群衆間傳來,萱穎聽到後更挺起她充滿自信的奶子作爲回禮。

  「啊∼∼好害羞。不過……不過……有種特别的感覺。」萱穎走向球台準備擊球。

  在衆人的視奸下,有股淫靡的氣氛悄悄蔓延在空中。此時萱穎身着一套内衣加小熱褲,「好大的奶子!」一位混混說道。原來萱穎趴在球台上,兩隻大奶随着地心引力下垂所緻。

  「愛看就看吧,你們!」萱穎知道他們在看什麽,擊球時特别用力,兩隻乳房挂在胸前彈跳着。此時一半以上的混混都硬了,甚至有人不争氣的跑到廁所打起手槍。

  挑逗别人也是要付出代價,一個不小心又犯規了。比數來到22比19。

  「想看嗎?」萱穎對着人群大聲問着。

  「想∼∼脫!脫!脫……」群衆失去控制般大聲喊叫着。

  萱穎一個微笑,背對人群上身下彎,拇指伸進褲頭。緩緩把熱褲向下脫,此時整個陰戶背對觀衆。眼尖的傢夥看到,熱褲與内褲裆部份開的瞬間,居然牽起一絲黏液拉起的線。

  「看啊、看呀,這娘們下面都濕啦!」、「好茂盛的陰毛,好幾根從内褲邊緣跑出來了!」、「這小妞根本就是大淫娃嘛!」群衆起哄鼓譟着。說完,萱穎把手上熱褲擲入人群。

  「給我,拿過來。」、「是我先搶到的!」群衆瘋狂似的争奪萱穎那條濕了的小熱褲。「好淫蕩的味道!」搶到的人第一時間拿到鼻子前嗅着。

  「讨厭!這麽激烈地聞着人家小穴的味道。」萱穎邊說下身傳來一股熱流。

  隻見萱穎剩下乳罩和内褲在身上,就好像海邊的比基尼女郎。穿這樣在沙灘很正常,可是隻穿這樣在撞球場打球,就怪不倫不類的。

  「阿猴看到不知道會怎麽想?這麽多人看着你女友的身體在幻想。」萱穎叉着腳,把球杆夾在雙腿中,偷偷跟私處摩擦着。她以爲沒有人看到,其實一雙雙灼熱的視線,都正盯着萱穎的雙乳和夾緊的私處。

  不久對方一個犯規該萱穎,并且留下一個嗆司。23比25,萱穎加一分。

  「該我了嗎?」萱穎放松雙腿間的球杆,有點搖晃的走到球台邊,看得出球杆被緊夾的那一段有明顯的水漬。

  由於母球在中袋中間,嗆司球在底袋偏右。162公分的萱穎,要一隻腳跨上球台邊緣,才打得到這球。

  「他們都在看耶,我要擡起來嗎?在衆人面前打開雙腿?」萱穎微微遲疑,但還是把右腳跨上球台邊緣,準備擊球。因爲跆腳這個動作,使得大小陰唇在内褲下大剌剌的張開。

  「不止大陰唇,連小陰唇都張開來在流口水。好丢人,千萬不能被發現。」

  萱穎想着。

  「看呀!大腿根怎麽濕濕的?有東西流下來啰!」聲音來自人群中。因爲之前的刺激,内褲還是濕的,再加上現在香豔的肉體撞球秀,小穴中淫水汩汩的分泌,所以内褲才飽和得流出。

  「陰唇的形狀看得好明顯!内褲濕到反光啰!」又有聲音刺進萱穎耳�。

  「濕就濕啰!我當是遊泳課,你們這群色狼男同學,看個飽呗,反正又摸不到!」萱穎邊想邊出杆,不過這球雖然是直線嗆司好球。但是萱穎忘了拉杆,隻見子球緩緩進底袋,母球也朝同一方向滾過去。

  「不要、不要呀!再犯規就要露點給他們看了。」萱穎心中暗暗祈禱母球不要洗袋,但是天不從人願,母球還是應聲而落。

  「呵呵∼∼萱穎姊姊,這次你要露兩點還是露一點呀?」B仔開心的對女友道。

  「我、我……」萱穎抓着内褲,面有難色說不出來,B仔看她如此,又說:「好!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露點給大夥看;另一個是戴上這個玩意兒到比賽結束。」說完右手拿起一個紫色的跳蛋。

  萱穎見露點和跳蛋二選一,默默地往B仔走去,取過跳蛋放在陰阜上。「塞跳蛋總比在這群混混面前露點來得好,隻要再赢7分就勝利了。」萱穎心想着。

  「你可要坐在沙發上,讓我們檢查是否塞在陰蒂、陰唇上!哪有那麽便宜随便讓你塞在内褲底下的?」B仔朗聲道。

  「對呀!對呀!檢查!檢查!」圍觀群衆鼓譟着。

  「好吧!要檢查盡管來。」萱穎對着人群說道。說完之後轉身走向沙發。

  萱穎坐着,兩腳擡到沙發上,此時雙腳是M字型面對圍觀人群。

  「啊∼∼這些人都在看我的小穴,隻有薄薄一層布包覆着的小穴,陰蒂、陰唇的形狀一定都跑出來了!好熱、好熱,怎麽這麽熱呀?」萱穎用手抹去雙乳間的香汗。

  「不是要檢查嗎?看清楚點唷∼∼」萱穎說完把内褲往前拉,把跳蛋移到陰蒂的敏感位置,順便用手指檢查一下小穴的狀況。「�面都濕答答、黏乎乎了,陰蒂現在好敏感,好想要搓揉我的小穴。」心想道。

  做這個動作的時候,圍繞在萱穎左右兩側的群衆,都看見内褲在大陰唇上牽起了幾條細絲。

  「你看,她已經濕透了!」、「她的大陰唇上居然長毛,真夠下流的!」群衆一言一語都故意講給萱穎聽似的。

  「不要太快結束。」B仔對自己的打手小聲的說:「打到23比28故意失誤一球,做機會給萱穎!」

  萱穎從沙發上站起來,忽然表情怪怪的蹲在地上。原來B仔把跳蛋開關打開了,現在那顆跳蛋持續不斷地刺激着萱穎的大小陰唇。不過萱穎沒有被打倒,強忍着快感緊夾着雙腿,緩緩走到球台邊。看着這刺激場面,相信在場隻要是雄性動物,下體絕對會因爲淫靡的氣氛勃發起來。

  「好舒服,從來不知道跳蛋這麽爽。」強忍着快感,萱穎還是高水準的連吃3分。就在要吃下第27分,瞄準母球準備出杆的時候。

  「啊……」萱穎失聲叫了出來,杆頭碰到了母球。因爲B仔把跳蛋由剛剛的弱轉到中。下體突然受到更大刺激,雙手頓時失去控制力,母球歪歪斜斜出去,這次是個子球都碰不到的大犯規。

  「犯規啦,脫乳罩吧!」、「别再撐了,趕快脫!」、「脫!脫!脫……」

  衆人的聲音像是魔音穿腦般,萦繞在萱穎腦海。

  「這樣好了,我們這次陪你一起脫!」B仔說完率先脫到隻剩下四角褲,其餘群衆也跟着脫到隻剩内褲。想當然爾,在場所有的人下身都已經勃起、硬挺。

  「他們都想看我脫衣服,都想看我傲人的身材!阿猴,隻是脫衣服而已,我保證不會給他們摸、保證不會給他們摸……」萱穎邊催眠自己跟着脫下了乳罩。

  「哇∼∼」群衆都傻了眼,第一次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如此淫蕩地裸身在衆人面前。

  「不要再看了、不要再盯着人家看了……受不了……」萱穎的大乳暈暴露在空氣中,而乳頭也一點一點慢慢勃起。衆人的視線像是一雙雙的手掌,掃到哪就摸到哪。

  「呼……呼……他們的四角褲,怎麽都頂得這麽高呀?龜頭前端的布料全濕一片。」萱穎瞇着雙眼,偷偷看着圍繞身邊的人群。

  此時空氣中隻剩下一群男人粗重的呼吸聲、佈滿血絲的欲望眼神,以及淫水混合着前列腺液的味道。

  「該你打了!在想什麽,小蕩婦?不專心點就會輸球唷!」B仔催促女友繼續打球。此時比數來到26比29。

  萱穎全身的敏感帶似乎都覺醒了一般,讓她的身體格外興奮。而胯間的跳蛋直接刺激着小穴,更使敏感的身體難以向前一步。

  「不打了!要放棄了嗎?」B仔對着萱穎這樣說着。

  「才……才不……才不會放棄呢!」萱穎顫抖的說完,緩步走向球台。

  雖然萱穎的身體隻想要快感,但是意志卻支配着萱穎繼續打球。一轉眼萱穎又吃了3分!目前是29分比29分。

  最後一顆球跟前面的嗆司球一模一樣,萱穎又要跨腿在球台邊緣。

  「最後一分了,撐完這顆就能拿回錄音。再讓你們看最後一眼吧!」萱穎又擡起大腿,分開大小陰唇,将騷穴相隔内褲展示在衆人面前。

  「有那麽簡單嗎?」B仔冷笑把跳蛋開到最大。

  「啊……啊……高潮……給我一點高潮就好……啊……」萱穎忘情的叫了兩聲,停在瞄球動作。隻見萱穎跨着腳,将漲蔔蔔的私處在球台邊緣來回摩擦。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一股騷水從褲縫宣洩而下,萱穎竟然用跳蛋和球台邊緣讓自己達到高潮。身體的性欲戰勝了赢球的欲望,達到高潮的同時球杆碰到了母球。再次犯規。

  此時淫靡的氣味充斥在四周圍,個個男性都看紅了眼,打手槍的打手槍,忍不住的射在内褲�。要不是有B仔主持大局,我看萱穎全身的小穴,如陰道、屁眼、嘴巴……等等,絕對都塞滿着現場一根根硬挺的生殖器。

  「呵呵∼∼看我們表演吧!」B仔說完打了個手勢。此時比數29比29,B仔的人連忙上去補進最後一分。

  「現在怎麽樣呀?」B仔問道。

  「2……29比30,我……我……輸了……」萱穎從高潮中掙紮回理智答道。

  「輸了要怎樣呀?你答應什麽來着?」B仔。

  「脫……脫光光,還……還要……要陪你們做……做運動……」萱穎用細若遊蚊的聲音回答,接着背向群衆,脫下了唯一一件的小内褲。

  萱穎的下體早就濕得一蹋糊塗,叢生的陰毛也因爲淫水的濕濡糾結在一塊,高潮過後還想滿足的陰唇,一張一閉的向衆人打招呼。

  「呼呼∼∼這女的真夠淫蕩,受不了啦!」一位硬挺着下體的觀衆,做勢沖上前去強奸萱穎。

  「馬的!這�是你做主還是我做主?」B仔對着那位無腦觀衆大聲叱喝,接着轉頭對萱穎道:「放心,不會強奸你的,陪我們玩點遊戲就好啦!」

  「五度五關獎十萬!第一關:用腳幫我兄弟射出來,鞋子脫了。」B仔大聲說着。

  「阿猴,我隻是用腳幫他們射出來,不會插……插入的,你放心。」萱穎邊脫運動鞋邊安慰着。

  萱穎的腳趾白淨迷人,修長纖細,看得在場群衆嚥了嚥口水。

  「我要!我要!選我!選我!」隻見衆人群紛紛舉手,自告奮勇讓眼前的淫娃服侍。

  「就是你啦!」B仔從人群中抓出一個身型瘦小的男子。

  萱穎坐在沙發上,男子躺在地上,陰莖微軟下垂,萱穎用着修長的腳趾逗弄着陰莖,另隻腳伸到胯間玩他的卵蛋。

  「不要害羞……舒不舒服呀?是不是……是不是這�?」萱穎竟然主動問這位男子舒不舒服。

  「是……是,就是這�!用力夾緊……上下……上下搓動……」男子講話的同時,陰莖被逗弄到暴漲挺立,龜頭兇狠地指向天花闆。

  萱穎利用大拇趾加食趾,用力夾緊男子的陰莖,兩隻腳努力地上下撸動着。

  「舒……舒不舒服?想射了沒?」萱穎邊用腳幫男子打手槍邊問。

  「啊……啊……好舒服……要射了……我要通通射給你……」說完,男子将濃稠的精液噴灑在萱穎的玉足上。

  「終於過了第一關,阿猴,你可要原諒我!」聞着濃稠的精液味道,萱穎的小穴微微抽動着,流出些許湯汁。

  「真沒用!第二關:用你的玉手射出!」B仔說完又挑選了兩名兄弟,這兩名兄弟直接走到沙發上的萱穎面前。将硬挺的陰莖大剌剌暴露給萱穎看,一陣陣陰莖特有的濃郁味道,飄進萱穎眼前。

  「好粗……好大……隻能……隻能……用手嗎?」萱穎心中暗暗想着,同時伸出左右手分别抓住兩支大陰莖。

  萱穎從口中吐出兩大沱口水,直接吐到兩支陰莖上,待有足夠的潤滑後,兩隻手掌緩緩上下撸動着。

  「萱穎在家都不曾幫我這樣打手槍,她在哪�學來的?」興奮又忌妒的我這樣想。

  「喔……喔……好爽……怎麽這麽爽?快一點……快一點……」兩位男子邊說邊前後擺動着腰,試圖讓自己得到最大的快感。

  「爽嗎……爽嗎……想射在我身體哪�……」萱穎淫蕩的問道,手上也不曾停歇,用最快的速度在陰莖上來回撸動。因手部來回動作的關系,萱穎的兩隻大奶子也在空氣中來回搖晃。這是我見過最淫蕩的畫面。

  「我要射在臉上!」、「射在你的大奶子上!」兩男子同聲說話,說完一個噴灑在萱穎臉上,一個噴灑在萱穎乳房。

  「讨厭,射進人家眼睛了啦!奶子都黏呼呼的。」萱穎一手揉出眼睛�的精液,一手撫摸自己黏呼呼的大奶子。

  「呵呵∼∼已經這麽淫蕩啦!接下來還有三關限時賽,時間内沒讓我弟兄射出來,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唷!」B仔道。

  「那有……那有什麽難的,要讓你們射出來……還……還不簡單,不是射了三個了嗎?隻不過不能真的和你們……性……性交而已……」萱穎淫蕩本性漸漸顯露,竟然和B仔眉來眼去對答。

  「你的對手是這三個人!隻能用乳交的方式讓他們射出來,限時十分鍾。開始!」說完三個人沖過去團團圍住萱穎。

  「不要急嘛……一個……一個慢慢來……」萱穎邊說邊用乳房夾住其中一支陰莖。「隻是……隻是……用乳房和……和……他們交……交配……而已……阿猴……沒有關系吧?」萱穎試圖讓自己的行爲合理化。

  「啊……啊……好舒服……這種大奶包夾的感覺……要射啦……」時間才過五分鍾,萱穎已經讓兩位男子射了她滿胸部。

  萱穎繼續用大奶子幫第三個人上下乳交,「喔……喔……又黏又滑……爽死我了……痾……我要你吞下去。」該男子居然硬抓萱穎的頭,在要射的時候蠻橫地将陰莖插入萱穎的嘴巴。

  「咳!咳!嗆死了……臭死人……你憋了多久……這算是時間内吧?」滿身精液的萱穎轉頭向B仔問道。

  「嗯∼∼當然算時間内。」B仔轉頭對着兄弟們說:「把那傢夥丢出門。」

  說完看着剛剛強硬在萱穎口内爆漿的仁兄。「不要啊!B哥我不敢啦!」随着遠方門口傳來呼叫聲,那位仁兄被衆人擡着丢出撞球場。

  「在我的地方不聽命令,就是這種下場。」B仔回頭對衆人們說着。「是、是、是……」衆人低聲應道。

  「這樣輕松進入第四關,你這蕩婦實力不差呀!」B仔道。

  「呵呵……是小兄弟們……定……定力太差,随便玩兩下就……射……射精了。」萱穎擦擦唇邊的精液淫蕩說道。

  「第四關:口交出精,時間十五分鍾。來四個持久點的呀!」說完,人群中踏出四名壯漢。

  「要是十五分鍾内無法讓全數口交射出,你可要接受點懲罰。」B仔對萱穎道。

  「什麽……什麽懲罰都可以,就是……就是不能用你們粗大……粗大的陰莖插入……插入我的小穴做……活塞運動。這樣會對不起我男朋友。」我已經不知道,萱穎這句話是在抗拒還是歡迎。

  「來吧……通通射到我的臉上……」萱穎一臉淫态走向那四個人。

  那四個人一絲不挂站在場中央,萱穎也一絲不挂走近他們。隻見那四根陰莖有長有短,有粗有細。

  「哇……全部都好……硬……硬挺,最喜歡生氣勃勃的陰莖。先從臭臭的這根開始吧!」萱穎跪在四個人中間道。

  隻見萱穎左右手各幫一根陰莖打手槍,舌頭像在品嚐美味一樣的舔弄剩下兩根陰莖。那兩根陰莖上面全是萱穎的口水,濕滑滑的陰莖在燈光下更顯淫靡。

  「好吃……太好吃……這樣硬梆梆的……」萱穎口含陰莖模糊道。

  「爽死了……啊……要射啦……這小妞真會吹……」一陣低吼過後,男子将陰莖用力插入萱穎口腔深處,噴灑在萱穎喉嚨�面。

  「咳!咳!好濃稠……嗆死我了……」萱穎雙眼微瞇,口中牽了唾液混合精液的絲線。

  「啊……我要幹死你……幹死你這個破麻……」最後一名男子要射的時候,雙手抓住萱穎的頭發,大力的前後搖晃,就好像是把萱穎的小嘴當成陰道一般幹着。

  隻花了十二分鍾,四名男子抵擋不住萱穎高超的口技和淫蕩的姿态,馬上繳械,B仔又輸了一個回合。

  「最後一回合:你要用陰道幫我們套出來,限時二十分鍾,你自己選五個人吧!」B仔對萱穎道。

  聽到最後一關要用陰道套出精,萱穎非但沒有一絲抗拒,反而眼前一亮。

  「我選唷,那就……你、你、還有你這五個吧!」不知萱穎怎麽選的,被選到的五人,每個胯下都擁有具物,不是龜頭特别大,就是陰莖特别粗長。轉眼間五個人躺在地上,等待萱穎輪流騎在身上。

  「咦?怎麽有戴套唷?」萱穎對B仔這樣講。原來地上那五支大陰莖雖然硬挺,但是每一支都戴上了保險套。看來萱穎内心頗爲失望。

  「當然!我不能讓你對不起男朋友嘛!」B仔奸笑道。

  「阿猴,隔着一層膜插進去不算通奸吧?你又不在,我能怎麽辦?」萱穎說完,小手扶住陰莖抵在陰唇外,接着腰部一沉。噗滋一聲整跟進去了。

  「啊……好爽……小穴……小穴好爽呀……」渾身噴滿了精液的萱穎,淫語連連,在第一個男人身上大方扭腰擺臀着。

  「爽死啦……這女的雞掰超緊的……雖然有層套子,但還是爽翻天……」下身的男子說完,兩隻手緊抓着萱穎的小蠻腰,上下挺動自己的陰莖,用最大的幅度肏我的女友。

  「啊……啊……再來……用力點……深一點……啊……啊……」空氣中隻剩下萱穎的淫叫、交媾的喘息聲,以及肉體碰撞的「啪啪」聲。

  「不行……這騷屄太會吸了……忍受不了了……」第三個男子用力将萱穎往上頂說着。

  萱穎的兩隻大奶此時也放了開來,在空氣中淫蕩的上下跳動着。圍觀的群衆受不了的都沖上前去把玩着萱穎的奶頭、奶子。

  「好爽……爽死了……啊……啊……再吸吮一下奶頭……啊……啊……再來輪誰了?」不知不覺間已經有四個人射在套子�。第五個正是頭戴鴨舌帽那位,時間才來到十四分鍾。

  「該我了!」話一說完,男子将萱穎一把抓過來,抓住兩隻腳踝往上舉,濕濡發紅的小浪穴正朝着該男子。

  此時萱穎躺在地上,兩腳高舉,好像是ㄥ字型一樣被壓在地上。但卻不斷蠕動她淫蕩的身體,像隻發情的母狗示意生殖器插入一般。

  「快……快來……沒時間了……趕快幹爽……幹爽……我的小穴……」女友淫蕩的說着。

  「我要幹啦!」噗滋一聲,鴨舌帽粗壯的陰莖,整根沒入萱穎的陰道中。

  「啊……啊……你好會幹!把人家……啊……啊……塞得滿滿的……啊……用力……用力插……就是那�……嗯……人家好爽……」萱穎主動告知鴨舌帽要怎麽插才能插到G點。

  從後面看過去,萱穎兩腳大開,陰道正在接納一支粗壯的陰莖。随着陰莖進進出出,萱穎的小陰唇也被肏得翻進去、翻出來……而淫水老早就汩汩的流經肛門,淌了一大片在地闆上。

  「人家好熱……啊……啊……好爽……要噴啦……啊……啊……要去……要去……噴了……啊……啊……啊啊……」萱穎在鴨舌帽一輪猛攻下達到高潮,這次她毫無顧忌地将淫水噴灑出來。

  「哇……真多汁!」圍觀群衆歎道。

  高潮過後鴨舌帽卻還沒射精,繼續抓着萱穎的腰肢,陰莖猛地在陰道進進出出,「啊……啊……不行啦……我……我還有……還有……幾分鍾?」萱穎喘着大氣、半吐舌頭對B仔問道。

  「很可惜,已經過了二十一分鍾。」B仔道:「你要接受我們的懲罰,那就是:用你的陰道,接受全體男性赤裸裸的陰莖直接抽插。」

  「不……不可以……這樣子是對不起……我男朋友……我不能跟你們……跟你們……直接……直接相奸……」萱穎斷斷續續說道,因爲下身的鴨舌帽還在沖刺中。

  「那讓你打電話給男朋友,如果他能在鴨舌帽射出前趕來救你,你就不用接受全體陰莖直接奸淫。相反的,要是來不及的話,你也沒有後路。」B仔真是個好人,居然還給女友這最後的機會。

  B仔拿起手機,找到了我的号碼,用無顯示撥出拿給萱穎:「喂……喂……阿猴嗎?趕快……趕快來救我!我在XX撞球館……喂……你不來……我……我就要被……一群陌生人……直接……直接奸淫了……沒有套套……直接插入……今天……今天是我排卵期……啊……阿猴快來呀……喂……啊……」鴨舌帽似乎還沒有射出來的意思。

  女友聲嘶力竭對着手機另一頭的我叫喊,可惜我那時在體育館地下室。隻聽得出是女孩子斷斷續續的哀叫,并未想到是女朋友即将遭受一群陌生人灌精。

  「呵呵∼∼看來你一點希望都沒有啰,排卵期的萱穎姊姊。」B仔說完示意鴨舌帽把套子拔下來,直接奸淫。

  「啊……啊……這是……嫩肉摩擦的快感……大龜頭……刮磨……刮磨着陰道壁……好舒服……爽死人了……」萱穎瘋狂似的喊叫出來。

  「爽……爽翻了……還是不戴套肏這賤女人最爽……B哥我可以射在陰道�面嗎?」鴨舌帽瘋狂抽插着陰莖問道。

  「這你就要問排卵期的萱穎姊姊啦!」B仔看着萱穎道。

  「啊……啊……不行、不行……如果讓你射……射……進陰道來……啊……啊……我今天是排卵期……啊……啊一定……一定會……授精啊……隻要不射進陰道……射哪……都随便……你……啊……」萱穎晃着雙乳淫聲道。

  「隻要……不射進陰道就可以了嗎?」說完鴨舌帽大起大落,用力的往萱穎陰道内搗入,看這樣子龜頭已經撞進去萱穎的子宮。

  「啊……啊……子宮……子宮……都被你……被你……啊……啊……撞穿了啦……爽死了……」萱穎抱着鴨舌帽的頭淫聲道。

  「不要射在陰道,那直接射在子宮深處就OK啦!B哥我上啰!」隻見鴨舌帽用力挺動下身,把陰莖塞到萱穎陰道最深處,我知道他的龜頭一定嵌在萱穎的子宮頸。外面緊實碩大的陰囊正一收一放的收縮着,将他數以億計的精子灌注進萱穎排卵中子宮。

  「啊……啊……進來了……熱……熱熱的……東西流進子宮啦……我會……我會……被幹到懷孕……懷孕……一定……啊……啊……」萱穎挺着下體,粉嫩的腳趾頭用力弓了起來,下體不時的顫抖痙攣着。嘴上說不要懷孕,但身體卻毫不避諱的接受了全部精液。

  「想上她的都快去吧!隻能射在子宮�,咱們答應過她,千萬不要射在陰道�!呵呵。」說完B仔坐在沙發上看好戲,等待着萱穎的是十幾二十支粗壯的生殖器。

  此時萱穎被擡到球桌上玩弄着,翻着白眼,早失去了意識。萱穎的手指、腳趾、雙乳、口腔、腋下都不時有陰莖存在,一根射了一根頂替。而下體更是被肏得亂七八糟,每個男人射在�面之後不待精液流出,另一根粗大的陰莖又肏了進去。

  「啊……啊……今天是……是我的……我的排卵期……你們盡管來吧……我要……我要……幫你們生一大堆……小雜種……啊……啊……爽死呀……」一根根陰莖輪流進出萱穎的陰道,肏得萱穎語無倫次起來。

  萱穎的生殖器毫無休息的時間,随着陰莖的抽插,大小陰唇翻進翻出,充血勃起的陰蒂也不時受到陰莖強烈有節奏的摩擦,爲萱穎帶來一波波高潮。

  「啊……啊……這蕩貨真好肏呀!」、「喔……我又要射了……把你射得滿滿的……」、「看不出你子宮真能吃……吞了這麽多精液……」一群男人邊肏弄萱穎,嘴巴還不忘羞辱。

  「啊……啊……我一定會懷孕……好爽……懷孕……啊……不過沒關系……啊……是誰的……都不要緊……啊……啊……大家開心就好……啊啊……舒服就好……啊啊……」身體内外佈滿精液的萱穎,堕落的重複着相同的句子。

  聽到這�,我的陰莖愈發堅硬,原來萱穎子宮内的精液數量,不是五、六人份,而是一、二十人份。我硬着下身,緩緩幫萱穎蓋上被子,轉身走出房間。

我也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