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勇的艷遇之美艷鄰居

  阿勇因為業績突出公司特別以公司的名義買了一間房子給他住,這棟房子是在台北市郊的社區型別墅,裡面的住的都是政府官員或者是大企業家,一到這個社區阿勇不經意的“哇”一聲,好高貴的社區喔,想不到我這種身分還能來這種房子住真是作夢也想不到。

  阿勇搬家忙了一上午肚子餓了,已經累的不想出去買來吃了,到了廚房找不到可以吃的只找到一碗泡面,可是沒有熱水可以沖泡怎麼辦?跟鄰居借個開水吧。

  叮∼咚∼「有人在嗎?」

  「來了、來了」一個女子講著不標准的國語(好像是外勞的聲音)。

  菲佣:「先生您有什麼事嗎?」

  阿勇:「你好,不好意思。我是剛搬來的因為沒有開水可以泡面,能麻煩你給我一些開水嗎?」

  菲佣:「我問問看夫人吧!」

  阿勇:「麻煩你了。」

  ∼過一會兒∼ 菲佣:「夫人請您進去」

  阿勇跟隨著菲佣走進了房子看到了一位美麗高雅的少婦優雅地坐在沙發上耞著古典音樂。

  阿勇不經意的說出了:「嗯∼巴哈的雙重協奏曲。」

  少婦:「唷∼你對古典音樂有研究嗎?」

  阿勇:「夫人,在下略知一二不是很懂讓夫人見笑了,不過我建議夫人要多耞耞韓德的音樂。」

  少婦:「此話怎講?」

  阿勇:「巴哈音樂比較詭異、激情、陰霾、恐怖,而韓德的音樂在某些特徵是完全相反的。」

  少婦:「煩請指教。」

  阿勇:「韓德的明亮華麗、輕骭愉快、易於親近絕不給人壓力,甚至帶來愉悅的心情,那就是它那具有魅力的外在形像與平易溫和而明朗的性格所帶來的親和力,而巴哈的音樂外表常讓人覺得嚴肅、沈悶、較陰郁而不活潑。」

  少婦:「你了解滿多的嘛,請問你貴姓大名?」

  阿勇:「我叫沈志勇可以叫我阿勇就好了請多多指教,能請教夫人的芳名嗎?」

  少婦:「你也姓沈喔∼我先生也是姓沈耶,我叫陳卉琳,你應該大我幾歲吧!你叫我小琳好了。」

  阿勇:「真是好巧喔∼對了夫人可以給我開水嗎?我要泡面。」

  小琳:「都告訴你要叫我小琳的,叫夫人好像我已經很老了。」

  阿勇:「不好意思夫∼小琳。」

  小琳:「你剛搬來喔!」

  阿勇:「對阿,東西還都很亂沒辦法煮東西吃。」

  小琳:「你會煮菜呀!」

  阿勇:「還好啦!弄個小菜還行啦!」

  小琳:「你中午在這裡隨便吃一吃啦,我順便要像您請教古典音樂的知識。」

  阿勇:「不好意思,打擾了喔,別說請教啦,我知道的都會傾囊相授的。」

  ∼∼∼∼∼∼∼∼就這樣阿勇跟小琳聊了一下午的古典音樂∼∼∼∼∼∼∼∼∼

  小琳:「阿勇哥,我們真是相逢恨晚呀,要是早一點認識你就好了。」

  阿勇:「是呀!真是榮幸能夠認識這樣的美女喔!」

  小琳不好意思的說:「哪有∼人家好醜耶。」

  阿勇:「你長的這麼漂亮身材比例又這麼好,要是你醜∼天底下就沒有美女啰。」

  小琳心花怒放的說:「哪有,我的手臂有贅肉,還有腿太粗了,而且上半身又太小了。」

  阿勇:「其實你身體各部位的曲線沒有太明顯,而導致會覺得不好看。」

  阿勇:「譬如你腿部這個線條,這裡要再明顯一點會更加好看。」

  小琳:「哪裡你指給我看。」

  阿勇邊說邊摸著小琳的腿,阿勇:「還有像你手臂這裡的肉可以在結實一點。」

  當阿勇舉起小琳的手時,從袖口內看到小琳的1/4的乳房,阿勇不好意思看,接著說:「你身體各部分的曲線線條可以利用,我們公司健身器材修飾,會讓你更加美麗喔,我回家拿目錄來給你看。」

  ……

  小琳大致看完了目錄說:「像這些健身器材我幾乎都有用過,而且家裡也有幾種,我用都沒有效耶。」

  阿勇笑著說:「不可能沒有效的,一定是沒有持之以恆的作,要不然就是姿勢不正確。」

  阿勇露出手臂的肌肉說:「你看我手臂的線條就是這樣練出來的唷。」

  小琳驚觃的表情:「哇∼好壯喔∼你的手臂這麼粗阿∼你一定很會健身喔∼能不能教我呀?」

  阿勇:「好啊!」

  這時門外傳來∼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小琳:「孟生你回來了呀,這位是新搬來的鄰居叫做沈志勇,阿勇哥這位是我先生他叫沈孟生。」

  孟生:「喔∼你也姓沈∼你在哪高就啊?」

  阿勇:「我在XX醫療&健身器材當業務,剛剛升經理。」

  孟生心想:「原來是個小角色,以為是哪家企業的大老板∼哼∼∼」不削的表情由臉上表現出來。

  孟生突然∼碰∼一聲倒在地上,小琳驚慌的不之所措大叫出來,在一旁的阿勇不慌不忙的走過來。

  阿勇:「小琳別急∼我會急救∼你幫忙把你先生身體躺平,然後∼∼∼」

  急救過程中小琳擔心的握住孟生的手跪趴在孟生的身旁,渾然不知自己已經曝光了。

  阿勇在急救過程不經意的看到小琳胸前露出四分之三的乳房,為了看的更清楚阿勇故意叫小琳按著孟生的雙手。

  阿勇雙手輕輕按著孟生的太陽穴,眼睛卻一直看的小琳不小心露出的美乳,

  阿勇心想:「哇靠∼看不出來小琳的乳房這麼大,要是能摸一摸∼吸一吸不知道該有多好。」

  其實孟生只是單純的中暑而已,阿勇故意慢慢摩蹭多看一點美景。

  好不容易孟生漸漸蘇醒過來,小琳:「孟生你要不要緊,剛剛你昏倒了,是阿勇哥幫你急救的。」

  孟生:「阿勇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沒有你的急救真不知道我會怎樣。」

  阿勇心想將計就計:「沈先生你要多注意身體喔,我看你是應酬過多菸酒過量,你的肺跟胃有很大的問題喔。」

  孟生:「你怎麼知道呀,我該怎麼辦啊?」

  小琳:「阿勇哥你幫幫孟生吧。」

  阿勇:「適當的運動,少抽煙少喝酒。」

  小琳:「孟生∼阿勇哥公司剛好賣醫療&健身器材,我們每樣都買一套嘛,畢竟人家阿勇哥就了你一命呀。」

  孟生:「那有什麼問題,阿勇順便教教我們家小琳怎麼健身,你看她肥死了,說胸沒胸,說腿粗的要命,手臂贅肉一堆。」

  小琳:「孟生你太可惡了∼不想想看你的啤酒肚∼滿身的贅肉∼又沒有體力∼每次都∼∼很∼∼快∼∼∼」

  小琳看我在旁不好意思再說下去越說越小聲。

  阿勇:「沈先生∼不會啊,嫂夫人身材滿不錯的呀∼只要在適當的健身∼一定比電影明星還美。」

  小琳耞到我如此的稱贊簡直像是吃到蜂蜜一樣甜,直說:「阿勇哥您誇獎了啦!」

  ∼∼∼∼∼∼∼∼∼∼經過了幾天所有健身器材都安裝完畢∼∼∼∼∼∼∼∼∼

  阿勇:「呼∼終於安裝完畢了。」

  小琳:「阿勇哥真是辛苦您啰∼孟生這個死鬼還不回來真是的,連假日都不好好待在家。」

  鈴∼鈴∼鈴∼鈴∼∼

  『喂∼啥麼你又要應酬∼喂∼喂∼喂』

  ———掛斷了———

  小琳接完電話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阿勇:「孟生哥要應酬呀∼男人嘛∼現在時機不好賺錢不容易呀∼」

  小琳:「阿勇哥你別幫他說話了,他一定藉著應酬的名義又去酒店了,算了啦∼阿勇哥你先教教我健身器材的使用方法。」

  阿勇:「可以啊∼不過你要去換件輕便的服裝,最好是韻律服之類的。」

  小琳:「韻律服我沒有耶,休閑服可以嗎?」

  阿勇:「沒關系啦,改天我送你幾件韻律服好了。」

  小琳:「真的阿,先謝謝啰。」

  小琳換好了衣服走進健身房看到阿勇在熱身,小琳直盯著阿勇全身的肌肉當然也沒有放過那跟還沒有發威的肉棒看。

  小琳:「天那∼阿勇哥∼你的身體好壯喔∼穿著衣服看不出來耶∼你的胸部比我還要大耶。」

  說完小琳的手就摸上了阿勇的胸部又比了自己的胸部。

  阿勇:「小琳∼這是我苦練多年的成果∼你看我的胸部還會動喔∼∼」阿勇隨即將胸部動了幾下。

  小琳:「好可愛喔∼我的可以嗎?」

  阿勇:「女生也可以,不過女生最好不要練成這樣。」

  小琳疑惑的眼神:「為什麼?」

  阿勇:「女生的胸部要軟綿綿的比較好,要是像我硬邦邦那多難看啊!」

  小琳:「對阿∼軟綿綿的比較舒服。」一邊說一邊搓揉的自己的胸部,阿勇看的差一點硬了起來。

  阿勇:「好啦!要開始解說啰。」阿勇利用解說各項器材時努力找著小琳曝光的時候。

  阿勇:「像這個仰臥起坐的器材使用方法是要將∼∼∼∼」阿勇看著小琳短褲漏出來的蕾絲內褲。

  小琳努力著做仰臥起坐卻不知道他的內褲已經曝光了,小琳:「阿勇哥我做不起來耶。」

  阿勇:「沒關系啦∼今天只是解說而已啦∼改天在正式使用。」阿勇心想再看下去的話小弟弟就會不安分了。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小琳:「一定是那個死鬼回來了,每次喝醉酒都這樣按門鈴,瑪莉∼∼∼去開門∼」

  阿勇:「你們家菲佣不是來台灣滿兩年回國啦?」

  小琳:「對喔∼我都忘了∼阿勇哥你來幫我一下,那個死鬼每次都喝的醉醺醺的。」

  噁∼∼∼噁∼∼∼天那∼孟生吐了一身的穢物,真是噁心極了。

  小琳:「阿勇哥幫我抬孟生到浴室去吧。」

  一到了浴室阿勇瞪大眼睛看,不會吧∼這哪是浴室,簡直是三溫暖嘛∼有烤箱、有熱水池、冰水池、溫水池。

  小琳要阿勇將孟生抬到按摩浴缸裡面,正准備將蓮篷頭的水沖向孟生時,卻被孟生搶了過去玩起打水仗。

  小琳和阿勇淋的一身都是水,阿勇搶了孟生蓮篷頭之後,轉過頭看著小琳正想跟小琳說話時,卻被孟生將他和小琳推進了溫水池,之後孟生躺在地上呼呼大睡,阿勇和小琳眼睛為之一亮,小琳濕透了全身,整件T恤服貼在身上,看見小琳那豐滿的乳房,還有短褲印出來裡面那件丁字褲,阿勇的小弟弟從短褲中不安分的跳動了起來,也從褲縫中露出一截出來。

  小琳眼睛盯著阿勇的肉棒想:「好大的肉棒,要是會不會被插進去我的小穴,會不會被插死呀!」

  這時小琳的小穴已經濕了,阿勇已經按耐不住性子將小琳緊緊抱住然後深深的親吻著她,小琳被阿勇突如其來的動作有些不之所措。

  阿勇邊吻著小琳,雙手不安分的搓揉著小琳的乳房,小琳忘情的享受著,剛好轉頭看到躺在地上的孟生,然後就推開了阿勇說:「不行,我們不能這樣。」

  阿勇:「小琳你這麼美,我忍不住想要啊!」

  小琳心想:「這個死鬼結婚之後都一直在嫌棄我,也沒有誇獎過我,常常喝的醉醺醺的,每次一上床兩三下就結束了,害我每次都用按摩棒來安慰自己,今天他又醉死了沒有到明天上午是不會醒的,眼前又送來了這個強壯的帥哥,我該不該做呢?」

  阿勇趁著小琳正在考慮的時候,又猛一把抓了小琳到身邊,立刻把小琳全身扒個精光,一口就含住了小琳的乳房,阿勇靈巧的舌頭將小琳舔的是如痴如醉。

  阿勇再使出絕招(指功),不停的摳著小琳的小穴,小琳不由自主的抬著屁股迎接阿勇的指功,小琳叫了出來『哦∼∼哦∼∼阿∼勇哥∼你好厲害喔∼快∼快∼∼∼快一∼點∼啊∼∼∼』小琳高潮了。

  小琳:「阿勇哥你好厲害喔。」

  阿勇:「該我爽了吧?」

  阿勇將褲子脫掉,那根超級大肉棒就彈了出來,結實的打在小琳的臉上。

  小琳:「天那∼好大的肉棒喔,比起孟生那根小火材棒真是天穰之別。」小琳沒等阿勇開口就立刻將大肉棒含了進去。

  噁∼∼阿勇的肉棒太長了,頂住小琳的喉嚨,小琳:「阿勇哥你的太大了,我沒辦法幫你吹。」

  阿勇也不回話給小琳直接將小琳轉身趴下,一股作氣插了下去。

  小琳:「阿勇哥∼別這麼大力∼∼會∼會∼∼∼」

  阿勇邊用力插邊問:「會怎樣∼不說∼插死你。」

  小琳被插的已經胡言亂語的說:「會∼死∼喔∼爽∼∼哦∼∼∼啊∼∼」

  阿勇躺在溫水池邊,小琳坐在阿勇上面努力扭著腰,那兩顆乳房好像果凍般的跳動著,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阿勇:「小琳快∼我要射了∼快∼快∼快∼」

  小琳:「不要∼不要射在∼裡面∼喔∼今天∼危∼險∼哦∼期∼」

  阿勇用力在用力抽插數十下後,將精子全數射入小琳的子宮裡面。

  小琳:「你害死我了啦!要是有小孩該怎麼辦啦!」

  阿勇:「靠∼有小孩就養啰∼哇賽你的小穴好緊喔∼沒有插過這麼緊的∼你老公是不常插你喔。」

  小琳:「有小孩就養∼你說的那麼簡單喔∼我家死鬼常常插我∼但是他那麼短材一吋∼我的小穴當然緊啦!」

  阿勇:「好啦!休息夠啦!再來一次。」

  小琳:「還來呀∼我被你弄得腰酸背痛的∼改天啦!」

  阿勇:「哪有改天的我馬上就要。」

  話一說完阿勇立刻正面抱起小琳插了進去,小琳從沒有過這麼爽的感覺,好像飛到九霄雲外了。

  整個溫水池被他們兩個弄得不知道是溫水還是淫水,孟生還是躺在地上睡到死沉沉的,根本不知道他老婆已經被干的爽斃了。

  ***********************************

##################

如果喜歡,請獻上你的紅心!

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動力!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