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護士的誘惑

老護士的誘惑

都只是看穿這什麽制服什麽職業服裝的女人。可我還真是真實地操過一個老護士!

說是老護士,其實當年操她的時候她的年紀並不老,也就40來歲,因爲我們傳統觀念�的護士都是妙齡少女,所以40的女人怎麽的在護士�算是老的拉!

一次住院認識了她,暫且叫她珍吧!說是住院,可病倒也不是什麽大病,但那�的護士很不錯,不光是人好很客氣,還個個讓男人有起歹念的沖動!年輕的漂亮且顯嬌嫩;少婦嘛性感風騷,不怕我們開任何的玩笑。。。當然!這些都要建立在熟悉了以後。

主管我病床的醫生是個很貪玩的盧姓男醫生,因爲我住院一段時間,無論是醫生或是護士,還有同一層樓其他的病人都很熟悉,每當盧醫生值夜班的時候,忙完該忙的,就開始私下叫我們較年輕又相對熟悉的病人到他的寢室打牌:麻將或是紙牌。

護士也是輪流值夜班的,多數也貪玩,另外因爲她們不能早早就進自己的寢室休息,所以在全樓基本安靜下來後,會偷偷溜進來看看我們打牌。我們開玩笑或是說些黃色下流話,都是很注意的,不會當著那些沒結婚小護士說。可遇到結婚的少婦就不一樣了,特別是那些長得還好,又性感又比較放得開的就更加放肆,有時侯甚至故意說些話去撩她們。

珍當時應該就40歲左右吧!我比她小,她臉長得一般,身高也一般,估計160,但胸前的那對奶是巨大型的豪奶,每次我們說笑了,她的奶都能隨著笑頻率的抽動上下晃動,撩得我總是免不了多看幾眼。時間一長,我能感覺到她知道我的眼睛“總是不老實”,每次笑完合攏嘴,奶也晃動完了,臉就一定會泛起紅蘊。可她從來不回避這種“尴尬”和“害羞”。有時還會坐在我身邊靠著我,指點我出這那牌什麽的,當時是9~10月份,我的手臂能感受到她衣服內的奶在噌我呢!所以我就慢慢的開始尋找能搞上她的機會!

因爲一直住院,所以對此女人的想法和玩笑般的戲弄也最多就是如此。69天住院結束出院的那天,正趕珍護士的主班,所以我收拾東西的時候她時不時就過來看看有什麽可以幫我的,等我結帳拿藥的一切都忙完了,她對我說了很多出院後身體的注意事項。。。

眼看就要離開醫院了,今後也不可能晚上專門跑來找醫生打牌吧,其實醫生根本不缺少陪他打牌的人,一帶新人換舊人喲!

離開病友離開病房,從4樓下樓梯,珍一直陪著我下來,還幫我提著裝了些藥的塑料袋,找了個機會對她說:大姐啊!我還真有點舍不得你哦!

她一聽笑了:沒聽說過病人舍不得醫院的! 我說:那你是說醫院,你對我這麽好,又送我出院。。。我住院這麽久,舍不得的是你。

她又笑了:嘴巴這麽甜呀,沒什麽舍不得的,以後又不是不見了,有機會請我們吃飯就可以了嘛!

看了看手表,當時都11點多了:是呀!請你們吃飯呀,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可以下班了嗎?

她也看了看一樓大廳牆上的鍾:嗯~ 差不多了,可按理說還有一會兒呢!

我趕緊說:這樣吧,幫忙幫到底,就幫我拿些東西,我打TAXI回家,怕上樓的時候拿不了,回頭再和他們聯系吃飯的事情。

她猶豫了幾秒鍾:好吧!   就穿這白大卦和我一起走出醫院的大門,隨我上了TAXI。一上車就趕緊把白大卦脫了:現在可以了,要不然別人知道我開溜就不好了。

老婆知道我的病早就好了,只是想在醫院�多休息休息,所以後來也去醫院很少,今天上班去了,中午不回家的,兒子一直是白天在嶽母家帶。。。。TAXI只是幾分鍾的路程就到了我家的樓下,我的東西不算很多,可兩個人拿也不算很少,就這麽一前一後隨我到了我家門口,我開門進了,珍卻止步停留在門外,把手�的塑料袋丟門內的地上:我就不進去了,醫院的衣服還在手上呢!   我說:沒事沒事!又不是什麽傳染病醫院,再說我不是剛從醫院出來嗎? 就上前去把她往�拉了拉,並把那搭在她手臂的白大卦接過來擱在門邊的鞋櫃上:來都來了,這麽遠也送了,你不進來不是罵我不懂事嗎?再說你就不進來參觀參觀?

有什麽好參觀的? 嘴�說著,但還是進來,很自然地就換上了家�的拖鞋。我趕緊請她坐下,打開客廳的電視,再把那些醫院帶來的住院用品和那些藥隨便放好,洗了洗手就幫這珍護士倒了杯水。洗手是一定要的,因爲我很清楚,從事醫療衛生工作的人都有潔癖,什麽都好象是要消毒才行。

來~來~我帶你看看我們家。。。隨意地帶她看了看各個房間和陽台,看完了就又把她請回到沙發上,我也坐下。可能是陌生環境的原因,她沒放松地靠坐,只是屁股落在沙發的前沿,身體略微朝前,手中端著水杯,眼睛看著電視,有一句沒一句的和我說著話,我找了個起身的理由到廚房轉了一圈,回坐再坐下來就緊挨著她,讓她在我的右邊,呵呵~有目的的,咱的右手不是比左手的勁大嘛!因爲都很熟悉,再說我從住院到現在一直“姐啊姐”地叫著。她也就沒察覺任何不妥。

說著話,我就試探性的將右手搭在她右肩上,她似乎很隨意地看了看我,沒什麽特別的反應我們就又繼續聊著,我呢!時不時借著說到的話題故意推推或是拍拍她幾次,也象是朋友間說話的平常動作。。。慢慢又把手挪向她的後腰,因爲我是後靠著沙發坐的,這動作好象也沒顯得什麽不好。不過說實話,她的腰摸得不是很舒服,如果要想摸窈宨女人的性感腰,那還是不摸爲好,可此時的我卻是爲了下一步的心中欲念,倒喜歡這種略有點肉的腰脊,又慢慢的從拍拍的動作再進一步地繞著後半圓來回劃著去摸摸。。。這麽的一系列,她有點反應了,轉臉看看我:喂!平時玩笑歸玩笑,可手就不要動了嘛,多不好啊!

我說:什麽不好呢?平時什麽玩笑都開過了,就這麽點動作你就怕了?這麽摸你一下,難道還比那些玩笑過分呀?

她用手撥開我的手臂:那當然咯,那只是嘴巴上說說。不要了嘛!你不還要聯系他們嗎?都說好了去吃飯的嘛?

我說:是呀!但今天不想請大家吃飯! 她回過頭來:那我走了,要不然下班找不到我就知道我開溜的。

我沒理會她的話,就靠過身去,雙手從後面環抱著她的腰:走什麽走呀!不要咯!

見我這麽一弄,她已經意識到我將要做什麽,開始掙脫地想站起來:不行不行!這怎麽行呀,不要不要,我要走了!

我反倒用勁抱得更緊了,用下額去壓住她的肩膀,不讓她起身,手從外衣�面伸進去,隔著內衣去摸她的肉腰和背,她的反應有點那種半推半就,一會兒顯得無奈地隨你摸兩下,可一會兒又有些掙紮地想站起身來。。。怎麽可能就這麽讓她走呢?想應該是時候可以得手咯,就更大膽些地從後腰拽起紮在褲腰�的內衣,再撩起來,手伸進去摸到真實的肉背部和略微肉鼓起的腰間皮膚,那一刹那,她顫抖了一下:不要不要嘛!你的手好涼! 我在她的耳邊說了聲:哦!是手涼!暖暖就好了,很快就不涼了!

你真是的,我一直把你當做自己的小老弟,怎麽對大姐都動手動腳的呀! 見此,我抽出左手拿起茶幾上的遙控,把電視機的音量調大,以免家�的這種騷動被上下樓的鄰居聽見。靠著她的耳朵說:這個時候就不要說什麽大姐什麽小老弟的了,在醫院就對你想動手動腳,就是找不到機會。是真的!誰叫你撩我了呀?

去去去!把手拿出來,不要臉,誰撩你了呀? 說著就用手去扯開我的右手。 我啧了一聲:不要動呀!接著就把左手也伸進她的內衣�,右手朝前伸向她的胸部,隔著奶罩握著她右奶捏了一下:就是它們撩了我!你會不知道嗎?嗯?

爲了她不掙脫我,我一會兒抱著她腰把她拉回座位,一會兒又去隔著有點硬的奶罩去捏去玩她的那對大奶。。。。見這種反抗已經起不到什麽作用了,慢慢老實些索性就由著我的十指,少少的有些不自在的扭動,也算是用來掙紮吧。

這麽玩了一會兒,我抽出一只手到背上去撥開奶罩扣,因爲擔心她會因爲我雙手的松懈而“跑掉”,撥了幾下都沒撥開。她笑起來了:我來我來!別把扣子弄壞了,弄壞了我的型號很難買的!

我說:就是嘛!搞得我費那麽大的勁幹嘛!   我壞壞地笑了笑:買不到就不帶就是呀,這樣你說多方便呀!是不是? 手完全可以摸到沒奶罩束縛的大奶了,還不是一般的大,一只手掌是不可能將其納入的,摸到的有時半的真實,那感覺真好,雖然是有點松弛,但手感確實是真實又舒服,能這麽從後面地摸著,便沒再去脫她的衣服,只是把她抱著,背完全靠在我胸前,摸呀摸;捏呀捏的,從她的呼吸喘息聲中能感受到懷�的這個大奶女人有點來勁了。

當我的雙手不安於衣服內的捏弄,想完全把她的衣服從前面撩起的時候,被她的雙手抓住了:不行!就這麽玩一下就可以,不能再過分了,好不好!

我說:你說呢!肯定不好! 但是我沒堅持去再撩她的衣服,一只手離開大奶開始順著腹部朝下摸,又被她的一只手死死抓住了:這�更不行,太過分了。 語氣中顯有點生氣!

我心�說:生氣了呀?難道只能摸這�不可以摸那�嗎?兩手各自隨著說話所指示的部位動了動。 惡狠狠的從後面做了個怪相,不管了,一只手掙脫她的五指,從前褲腰貼著小腹插下去,因爲是坐著,所以只能是手指摸著了一點點腹下的毛毛而已。我不甘心,一條腿跨過她的後面,下面那已經硬起來的棒棒頂著她後屁股溝,另一只手在雙奶的位置,努力把她往後抱,盡可能想讓她身體稍平躺一些,好讓我的那只手可以再往�再伸進去些,我的目的她自然很是清楚,雙腿緊緊的夾著:說了不行就不行嘛~ 真是的,知道你會這樣我根本不會幫你拿東西回家,再這樣的話,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我的手邊努力地朝最終目的地逼近,嘴�邊說:不要這樣說拉,你看(用下面的棒棒再頂了頂),都已經這樣了,就讓我滿足一下哦!

珍護士不再說話了,只是堅守那夾緊的雙腿,並把身體使勁朝前往自己的大腿上靠。我知道總僵著總這麽弄也不是個辦法呀,趁她一個不注意,起身迅速地轉到她前面,把她按倒到沙發靠背上,見我起來了雙手也從衣服�出來了,她立刻迅速地把弄亂的衣服整理好。我覺得有點好笑:整理的這麽快呀?我還沒完呢! 我用膝蓋把她死勾著的雙腿壓下來,雙手從前面再次伸進她的衣服�面。後面玩這對大奶雖享受得很,可從前面這麽從下朝上地推握上去死勁捏擠又是另一種快感。。。我知道現在怎麽玩她的奶都是輕松得不用再費勁了,可對此,我已經開始不滿足。所以說人的欲念是無止境的,最初是因爲那對大奶吸引我,只原摸上幾把揉捏幾回就過足瘾了,可此時,終極目的是要玩到她那下面,那死不讓我摸的褲檔最深處,可直到現在,還只是摸到一點點毛呢,毛�藏著的肉唇和肉縫是什麽樣子?會不會很來水?棒棒捅進去又是什麽樣感覺?瘋了!簡直就是瘋了!腦子當時可是什麽都不顧不管,就是來個“強奸罪”也去他媽媽滴!難道強奸犯就是瘋狂出來的嗎?

把她的雙腿擡上沙發,她:說了這樣不行的,玩玩上面就好了嘛。那�是說什麽都不可以的。   我說:哪�呀!你說,那�是哪�呀?

她漲紅了臉不再說話了,側過身去雙腿再次弓了起來,我的腳半支撐著地,身體半趴在她上面,雙手被她死死抓著不能再伸進,還好,除了不能挪位置外,還能繼續擠壓在她的奶上繼續揉著,用懸起的一條腿去頂直她的雙腿,另一只手就開始貼著腹部那有點堆肉的皮膚往檔部進攻,摸到毛了!但是只有不多的稀稀軟軟的幾根而已,這麽少的陰毛啊簡直就和傳說中的白虎差不多嘛!刺激!絕對刺激!再往�伸,竟然輕易的略過了上面的那幾根。沒有陰毛的任何阻礙就摸到了光光的肉縫,還能感覺到有點濕濕滑滑的呢!我想,她應該是被我摸鬧得有點想了,也隨著她這種掙脫的無望,緊繃著的身體開始慢慢松懈。。。

今天達到目的基本沒問題!我狂喜!就把已經摸到女人最深處、最隱秘處的手抽了出來,開始解她褲腰的扣子,再拉開拉鏈,把褲子稍往下退了些,因爲輕松,所以再次輕松地摸盡情的撩那光光的嫩肉。。。。

我雙手一上一下地玩著眼前這位女人的兩大性特征部位,臉轉回到她的眼前,看著她,她僅僅是紅著臉,我能感覺到此時的她,無力反抗的無奈,加上被我弄得受不了而湧出的快感,身體由開始的矜持已經變爲微微的顫抖:早就察覺到你對我沒安好心,該死的我,今天怎麽就一點都不記得了呢。。。你也是的,想要也不能這樣蠻來。。。哎!

聽這麽一說,還是壞笑:你知道我對你有壞心思,要麽躲遠一點要麽就成全我啊,壞事情成全了說不準就變成好事情了。既然不回避我就是願意成全我的是不是?

我不討厭你所以就沒回避,但沒想到你這麽大膽起了這種心思呀!一直把你當成小老弟,完全是兩回事情耶!

我說:不說這些好不好,你也能看出我現在想要你的什麽了,誰要你這�(我又捏了捏她的奶)這麽誘人。

既然是喜歡它們,又不是沒讓你玩,都讓你玩這麽久了是不是,下面就不要,好不好!

我說:不好嘛!這�是這�的味兒,那�是那�的味兒(另一只手的手指隨著說話節奏往肉縫的深處弄了弄)

此時她閉眼不說話,身體又顫抖了一下。看來時機已經成熟,要求她到床上去,她不肯地搖搖頭,我脫她的衣服她說:有點涼就不要脫了。我又開始脫她的褲子:這個總要脫的吧! 她沒說話,只是稍拱起屁股配合著我。。。到房間�拿來一床線毯給她蓋上,隨後也鑽進了毯子�,我側著身字就這麽擠在沙發上,我也沒脫衣服,只退下褲子。手指繼續玩著下面顯然濕很多的肉肉,幾個手指來回輪換著去撥弄那光光沒毛的肉肉和肉縫�越來越滑的一切,嘴巴趴上那大得只有在A片�才能看到的豪奶,是絕對的大,可惜有點松弛,畢竟是40歲的熟女了,奶頭是平的,就是奶頭沒一點的突起的那種,只能看到,手是一點都感覺不到奶頭的存在,似消失在大塊的乳暈中間。這時候眼睛也不在去欣賞,只有雙手一上一下的去捏去撥弄著,我下面的硬家夥緊緊靠在她的大腿側面摩擦著。

隨著她身體的顫抖,喘息聲急促說明性情明顯有了變化,轉身趴了她上去,兩腿把她的雙腿扒開到最大限度(畢竟沙發的寬度很有限,她有一只腳都被我撥到沙發外了),我就勢弓起點屁股,將硬硬翹翹的家夥在那已經很水的肉縫上下來回刮弄了幾下,找準位置,再隨著屁股和腰間的前挺,漲硬又難受的棒棒滑過肉縫鑽進了溫暖的肉洞,珍皺了皺眉長舒了一口氣,鼻間有了輕微的“嗯~嗯~”兩聲。睜眼看著我:你滿足了?

我說:當然!你不滿足嗎? 稍停了會兒:我也滿足了,你是不是對女人很有一套,我被你搞的受不了了。可你不是今天的這個樣子強迫我,我可能會更滿足。你太野蠻了,本來可以慢慢來的,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又那麽熟,爲什麽就不可以慢慢來呢?

呵呵~!原來不是不肯,而是來得太快讓她一下子沒準備!但今天的一切冒險還是值得的,不管她說什麽,還是讓我進入了她的身體。

我隨著下面的猛烈挺進:慢慢來有快快來舒服嗎? 她隔了幾秒鍾的時間沒說話:我不是說現在這。。。我是說。。。哎!不說了,還說什麽呢?玩都玩了,都被你玩到手了還說什麽?

房間�除了電視節目的鬧聲,就是我賣力的使勁地猛沖猛撞到她下體的“啪~啪~啪~”聲音,沒毛的肉肉撞擊起來的聲音就是清脆! 因爲兩人都沒脫去上衣,時不時還要去撩起那礙事的衣物。結過婚有一定的性經曆的女人就是舒服,一但她動情了,把她的性欲望弄起來了,能讓男人完全盡情地享受她的一切。。。她把雙臂從上衣袖�抽出,再撩起我的上衣,我甩開她的外套想去完全脫去只套在頸部的內衣,她說:不要!把頭發弄亂了我怎麽出門,下午還要上班呢! 又弄著我的衣服看看我,似乎問我可不可以脫光,我立刻翹起點身體,在她的雙手努力下全身光光幹淨了,她開始使勁抱著我,並把我的身體在她的雙奶上來回噌:舒服啊!好舒服! 我都不知道她是說這麽噌著她的奶舒服還是快速幹著她下面舒服。   反正我也就:舒服太舒服哦~!~!~!

還真是舒服得很,我不再遺憾她那躺下就覺平坦很多的大奶,此時能盡情享受她發瘋似的來回挪動我的身體所感受到的一切。。。。。隨著我下面猛地快速的狂幹,棒棒感受到下面水多了起來,撞擊的聲音也參雜起濕水的粘糊聲。使得每一次的抽插往返更具刺激性。

就這麽幹著的刺激中,她隨即便開始身體的抖動,嘴�開始女人興奮特有的叫喊聲,說是叫,但還是有所顧及的稍壓低地:喲~。。喲~。。。舒服。。。對~對~就是這麽。。。幹。。。這麽操。。。對對!使勁啊,好舒服。。。你這個壞蛋,早對我就不懷好意,爲什麽。。。等到今天才下手。。。

我心�“哎呀?”起來。聽見興奮瘋狂以外帶有刺激的髒字眼,我有點疑惑了:開始那麽堅決死守最後防線的她,此刻說的是真的還是假?對啊!我每次色色看她那上下晃動的大奶的時候,她知道可決不回避,難道女人一面爲自己那能吸引男人眼睛的獨有而自豪,還一面在你動真胳的時候又那麽恐懼躲閃起來?女人真是不可思議哦,就如女人愛美,都想把自己最美麗最勾男人魂魄的一面展現出來,男人越是色她就越是喜歡在你面前擺弄性感與風騷,可一但你被她撩的欲活難奈要上她要觸及她身體的時候,她們就開始後悔了就躲了起來,甚至還罵天下的男人怎麽就這麽色呢!

她的話使我想到曾經的很多,她總是挨著我坐下,用她的前半身噌著我,是在享受我擺動手臂和身體給她帶來的快感嗎?對!就是的!所以她怕我色眯眯的同時,又想又喜歡又渴望這色男對她身體的“無意侵犯”!盼望這種“侵犯”帶來的刺激,甚至也會喜歡這種微妙舒適的襲擊中快樂。。。。色欲是最具有誘惑力的,男人是,女人也一樣。

我繼續賣力地幹著她,再趴下騰出雙手從腹部往上很勁的去托起那對一直吸引著我欲望的那對大奶,說:我最先喜歡的是它們,開始就是想摸摸玩玩就足夠了,可今天你爲什麽讓我摸讓我玩?因爲我摸著摸著就受不了了,就想這麽在你身上幹你。

你是流氓,你就是個流氓,男人都是流氓,得寸進尺。。。

我說:是!就是!我就是想對你耍流氓。你怎麽樣呢!   不說了。。不說了,我還能怎麽樣,我要。。要啊。。。要你這流氓在我身上。。。再用點勁再快一點。。。好舒服!對!就這麽。。。猛點,好舒服!。。。 你不會就這麽要了一次以後還要吧?

你說呢?嗯?   不是。。不是。。我是怕你是個壞良心的,幹完了這次就不理我了。。。你不會吧! 我說:不會!怎麽可能會呀?你這麽多水,奶又這麽大這麽好玩,我要常常這麽耍流氓,只要你一直這麽多水,能讓我這麽舒服,我就一直要這麽。。。(我下面的堅挺棒棒跟著我說話的頻率又猛沖一次!)好不好?

好~。。。好~。。。肯定好。我要,我喜歡。。。

她一直是邊顫抖著邊由著我這麽猛幹著,就在我要到高潮的那一瞬間,她開始翻白眼了,身體顫抖加劇,雙腿僵硬繃直,不再說那些釋放激情的髒話了,而是張大嘴巴,聲音卻是從吼嚨的深處往鼻腔�頂出來地“嗯~。。嗯~。。。”聲音很悶但很響。我知道她要到高潮了。女人的高潮表現形式應該各不相同的,雖然這是第一次這麽幹她,但我完全能從身體、表情和聲音的微妙,感受到面前的這個女人是象她說的:舒服了!

伴隨她鼻吼聲的拉高,這種再度的刺激讓我再也堅持不住了,體內特有的陽剛之勁,將精液射進她極度舒爽又暖滑的肉洞�。

高潮的她,雙手不停地揉擠著自己的雙奶子,隨著喘息聲的漸漸平緩,雙手沒力地松懈下來:不好意思!我知道我自己,主要是不想搞到你家的床上,怕把床搞髒了。

我知道此時此刻她說明的意思,在我抱起著她屁股猛幹的時候,完全感受到皮沙發座面所擁有的大塊水澆地。這會兒,又加上了我的液體,糊糊一大片呢!虧得是皮沙發。

她穿著衣服,我再次摟住那對大奶不讓她去扣那後扣:你的奶怎麽長這麽大啊。你老公當年應該就是被它們迷住了吧?真是每天都爽呆了喲!。。。對了!你年輕的時候,在馬路上是不是會有男人看著看著就撞樹上了呀? 哈哈!

她還存有點羞澀:是哦!原來坐公共汽車老是有人故意擠你,還是女孩子的時候開始會怕,就使勁躲,後來慢慢習慣了就不怕了,遇到不老實的男的,我就用眼睛瞪他們。這幾年好多了,不行了,年紀不饒人喲!

我趕緊說:誰說的呀?我就是被它們勾引住的,要不然也不會把你弄到家�來。。。呵呵!不再生氣了吧?

那還是因爲你是個壞蛋。。。我說的不是這意思,現在松了很多,你看。。。轉過身用雙手托起大奶對著我。我明白了,是說原來更漂亮!現在的確是不怎麽好看了,這麽完全光著看,還真不怎麽樣,除了大,沒什麽美感,這麽站立著沒任何衣包裹,就是巨乳下垂!而且乳暈也很大,大了就不好看了。但可以想象,那曾經讓她自豪的大奶應該是很具有彈性而堅挺的。

哎!還說什麽呢,我早個20年又不認識你,要不然那時候就。。。。 就怎麽?我又壞笑了:你說那時候要是我強奸你,要麽使勁捏你一把,你會怎麽樣?我再正面用手托起,手的感覺還可以,就又難舍難分地揉捏了好一陣子:好了,不要再玩了,以後有得是機會的,我該收拾一下上班了。就是你!搞得我中午飯也沒吃。

改天請你們吧!

我不是說一定要你請才吃的意思,是我下午要餓著肚子上班哦。你也要弄點吃的,這麽不吃也不行的,再說你還是個剛剛出院的病人呢!說完竟用手朝我的下面撈了一把還咬著牙說:病人還這麽厲害?

雖然我很喜歡那對豪放大奶,但在接下來的時間�,我們在一起幹事情的次數不是很多,一是她的同事我幾乎都認識,盡可能地注意點,隱蔽地找機會在一起會比較安全也不惹麻煩;再就是都有家庭,次數過於平凡,肯定天下大亂滴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分享快樂

感謝!!

應該不錯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