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草與少年

月色下,少年褪下衣服,露出白皙剔透的優美身段,一頭金色的秀髮披在雪白的背上。他先用修長的手探探水的溫度,很清涼,然後輕盈地跳進湖中。 少年游魚般在湖中暢遊,突然有什麼東西纏著腿,少年掙脫著,卻惹來更多的糾纏,很快細細的腳裸已經綁緊了,少年用盡全力游到岸邊,雙手扶著岸邊,還沒松一口氣,岸邊的水草纏住他的雙手。無論他怎麼掙扎,水草像有意識地把少年拉成大字形,半浮在水中。 水上的水草有好幾條伸向了少年的胸前,先象試探般蜇了蜇紅萸,然後不斷搓揉,等乳珠變得又紅又實的時候,在緊緊的纏了個圈。“不要……啊……為什麼……會……這樣……啊……”開始還很害怕的少年,在淫褻的觸手撥弄下,呼吸愈來愈急促。 而水下的水草也不甘示弱,從小腿一直上去,繞過大腿,來到軟軟得分身上,抓纏著前面和兩個小球,收放很有節奏,一波又一波快感傳到少年腦中,很快,少年的分身已經變得很硬了。水草還惡意的用一條小小的觸手拮進少年的前端。“啊……嗯……好棒……嗯……”少年已經忘記了自身的處境,沉浸在快感當中。還有更大量的水草來到少年身後,有兩條線伸進少年的小穴中,冰冷的水隨之流進穴中,少年得到一刻的清醒,“不要,不要這樣。”可是,水草集體地擁進密穴中,好像比賽一樣鬥誰進得深,“啊……啊……不要進來……啊……太深了……啊……”少年哭叫著,全身使勁地掙扎。不過當水草碰到一點時,少年馬上軟了下來。水草像知道什麼似地,瘋狂的攻擊那點。“啊……啊……這裡不要……嗯……啊……好……大力點……嗯……再多……嗯……嗯……來……我要……啊……啊……還要更多……啊……”極致的感覺令少年意識不清,少年配合著水草地動作,淫蕩的擺動臀部追求更高的快感。終於,少年在水草的纏繞下解放了,而水草也放開了少年,瘋狂的競爭著在水中漂流的精液。只有一小截水草像有意地,隱藏在少年體內的深處。 少年在經歷了刺激的性事後,也失去了知覺。 等少年醒過來後,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少年渾身無力,他費勁地穿上衣服,一刻也不敢逗留,逃似地離開了隱沒在森林的這個奪人精魂的湖。

但奇怪的是,每到晚上,淫穴的深處就會變得很饑渴,淫賤地想再經歷那晚的快感,無論他用按摩棒還是別的相似的東西塞進去,他還是覺得很空虛,還是想要更多更深。 � 過了一個星期,他終於抑制不住,夜裡又來到了湖那裡。入目的是一個濕透的青年全身赤裸的躺在湖邊,少年走了過去。青年聽到聲音,抬頭看了過來,只見青年淚眼朦朧,面頰緋紅,薄唇輕啟,全身上下散發著性感誘惑的魅力。青年應該是剛經歷完少年上次的事。 不知怎的,少年著魔一樣狠狠的吻住了青年,一邊脫下衣服。待少年也赤裸後,他抬起青年纖長的雙腿架在肩膀上,把自己的分身插進青年紅腫的幽穴中,“啊!” 青年驚呼,擺動著頭,水珠從發上飛灑出來。

好舒服,青年的小口又濕又緊。當自己深入捅到一點突起時,媚肉會收縮蠕動,而當自己離開,小口又會緊咬自己不放。這是一種不同于從後面得到的快感,這是一種作為掠奪者的快感。

突然,水草從後面伸出無數觸手,一下子把正在纏綿的兩人拉進水裡。少年緊緊的擁抱著青年,就在那一刻,他發現他離不開青年。

下到水中,水草糾纏著他們。它們插弄著少年,向最刺激的那點鑽,同時,幾條觸手來到他們相連的地方,加快了少年在青年體內的律動。

“啊……啊……不要……夠了……啊……嗯……受不了了……救我……啊……求你……”晶瑩的淚水不斷的滑落,青年的嘴語無倫次地吐著話,霎時可憐動人,惹人疼愛。

少年吻去了青年的淚珠,忍受著前後傳來的致命的快感,用力頂向了青年嬌嫩的凸起,兩人同時高潮,而青年也在痛苦和快感交織下暈了過去。

少年滑了出來,水藻又開始發瘋地爭奪精液,因為少年射進了青年的體內,有不少觸手擠進張開的小口裡吸吃精華。少年拖著青年虛脫的軀體,回到岸上。溫柔的幫他穿上散落在四周的衣服,以指腹撫過被自己坑吻的紅腫地唇,然後把他帶了回去。 青年慢慢掙開千斤重的眼皮,環視著四周,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豪華奢靡的房間中,想坐起來,可身體像被車輪輾過一樣,痛得動不了,特別是後穴,火辣辣的刺痛。一瞬間,所有發生的事全部回籠,昨晚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碧水蕩漾的湖,下了水後卻突然被什麼東西捉住,然後自己就……本來完結上岸後就應該沒事了,誰知好像遇到一個人,他竟然和那些東西一起對自己做那種事。

“你醒啦?”一把清脆的聲音喚回青年。青年茫然的看過去,是一個擁有天使面孔的少年。

青年憤怒地別過臉,他就算是天使,也是個墮天使,因為昨晚就是他。青年感到床褥下陷了一點,然後臉被扳了過來。 少年甜美地對著他笑,“我是羅蘭 聖 修菲洱德,你叫什麼名字?”

青年震驚地看著眼前的少年,這個人就是這個領地的領主,修菲洱德伯爵大人?貴族原來年紀輕輕就繼承了封號。 伯爵移近青年的身軀,含笑將額地在抵著他,逸出的微熱氣息,夾著淡淡的紫羅蘭味,拂過青年的耳畔。 “伊雷斯。”嘴瓣張合間,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觸伯爵過分接近的唇。

羅蘭因伊雷斯的回答而笑了,同時貼上他的唇,溫柔的舔著,嚼著,親昵的摩挲著柔軟的小嘴,靈活色舌尖熟練的探入伊雷斯的口腔後,如蛇一般糾纏住被動的舌,執意索的他的回應。

熱……好熱……

被羅蘭狂烈索吻的伊雷斯,只覺得全身發燙得就要窒息,他掙扎著要離開。

“伊雷斯,”羅蘭稍稍退離,水色的眸子很深邃,屬於情欲的火焰在他眼中閃爍著。“你逃不了的。” 伊雷斯張口微喘,輕喃的聲音幾不可聞,“誰理你。”

在伊雷斯還反應不過來時,羅蘭又再度吻上他,更加放肆不羈地挑逗他不知所措的舌,直到察覺伊雷斯整個人癱軟在床上後,才打住。“先睡一下吧,今晚有更刺激的事等著你。”

伊雷斯本來還向反駁,不過昨晚實在太累了,而剛剛又耗盡他最後的力氣,眨了眨紫眸,又沉沉地睡去了。 好癢,好辛苦,有什麼東西,有什麼東西在他的後穴波動著,挑逗著,一下又一下地刺激著他的神經。伊雷斯艱辛地翻過身,用手指探向小穴,不夠,手指不夠長又不夠粗,到不了洞的最面。

“嗯……誰來救救我……啊……好辛苦……”

在他最痛苦的時候,一隻有力的手從身後繞道前面,搓揉著顫抖的分身,而後面,另一隻手拉開了他,一樣又粗又硬的物體插了進來,“啊……好舒服……”

濕軟的物體舔食著青年光滑的後背,“還要逃嗎?”

伊雷斯知道騎在他上面的是那個伯爵後,想要擺脫他的束縛,可是當伯爵作勢要離開的時候,青年在也顧不得什麼尊嚴羞恥,兀自高高翹起了臀部,淫蕩的小口緊緊地含住青年地分身不放,“啊……不要走,我要,啊……”

少年邪魅一笑,深深得捅進青年的最裡面,享受著尖端撞到那點的摩擦和鄒折蠕動收縮所帶來的快感,前面越有感覺,後面淫洞的饑渴和空虛就會越少。羅蘭是貴族,慣于佔領和掠奪,受的滋味一兩次還行,要永遠臣服于那些海草或其他男人,都是決不可以。還好現在,他已經找到解決的方法。 以獸交的方式插入,能夠直接衝刺到體內深處,“還要……啊……給我……深一點……啊……”青年忘乎所以,大力地擺動著翹臀,迎接著少年的肉棒。

少年對準那點加快抽插,惹得青年吟叫不斷,滾燙的熱液一下子充滿了青年的小洞,青年也跟著射了出來。不過少年很快就恢復元氣,不用拔出來又可以繼續律動。青年儘管勞累,可是剛嘗過甜頭的淫穴,又怎麼捨得安靜。羅蘭和伊雷斯就像兩只發情的野獸,交合著,噴射著,就是沒有停頓的休息。

到了天開始泛白,兩人才因為筋疲力盡,抱倒在床上沉沉睡去。羅蘭比伊雷斯早醒,他坐了起來,分身也順勢拔了出來。他敏銳的發覺,本來青年的小口應該充滿白液,可是現在只有那麼一點粘在那,想被吸收了一樣。羅蘭想到了湖裡的海草,它們也是以吸食精液為生,莫非有些還草海留在體內,導致他們渴望被上。

伊雷斯醒過來後,身體似乎沒那麼疲勞了,雖然密穴還是腫腫痛痛。他撐扶著走進浴室,背靠著牆壁淋浴著溫水,暖暖的感覺讓他放鬆了身體。

想起昨晚,是他懇求少年不要走,還不知羞恥的擺動著屁股引誘男人。自己的身體究竟怎麼了,淫蕩地渴求著被進入被充滿,而且好像永遠也不夠一樣。現在,當清水流過屁眼時,它就會自動蠢蠢欲動,而身體又會操熱起來。伊雷斯不自由住的把臀部抬起對著水,讓水流更深的流入體內。“嗯……嗯……”

“放浪的伊雷斯,你又想要了嗎?”羅蘭不知何時進了浴室,翹著手欣賞著青年羞恥的姿勢。其實,當他在門外聽到伊雷斯呻吟的時候,他也十分得想要了。

少年一手抬起青年的一條腿,用另一隻手取下了發灑,然後把水近距離得對著青年的屁眼,水就這樣直接強力地沖進青年的最內面。

“啊……啊……太刺激了……啊……太深了……嗯……”青年一邊嬌喘,一邊用手愛撫著自己的紅萸和分身。 少年看到如此情景,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沖進青年的淫穴,從下往上的衝撞著青年。因為在水流的沖洗中,他們很快就到達了一個又一個的高潮。可是反觀伊雷斯,他的需求好像一點也沒有緩解到一樣,還不停的要著。

羅蘭把伊雷斯帶到浴池中,繼續著放蕩的性事,邊射精邊注意著,如他所料,他們體內的確藏有那些水草,因為他們幾次解放出來的精液,沒有多少在水中飄浮。剛才伊雷斯那麼饑渴,是因為水沖走了海草的食物,所以淫褻額觸手才會不斷挑起伊雷斯的情欲。

如果知道問題的根源,一切就好辦了。羅蘭注視著青年,雖然伊雷斯已經昏了過去,但紅腫的密穴仍張著小口,羅蘭嘴角翹起了一個弧度。 伊雷斯來了幾天,不是在床上就是在浴室做愛,今天是第一次走出房間。這裡可是豪華得很,作為平民,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有機會踏足遙不可及的城堡。現在好啦,過著貴族式的生活,不過是靠著這個娼妓般的身體。比起開始,他已經不討厭那個美麗的少年,因為淫蕩的是自己,怪不了別人。

走著走著,差不多去到一樓,卻聽見有把嬌弱的聲音在哭泣, 偷偷看下去,有一個纖細的少年跪在地上,像在哀求著伯爵。突然,美少年解開自己的睡袍,當面在羅蘭面前自慰起來。看得青年面紅耳赤,呼吸又開始急起來。“伊雷斯,在上面看那麼辛苦,何不下來?”羅蘭不知何時發現了躲起來的伊雷斯。伊雷斯只好硬著頭皮走了下來,低著頭不知看向哪兒好。突然伯爵把他拉倒在沙發上,一手捉住他的雙手置於頭頂上,讓他動彈不得。 ^“如果你不想被趕走,現在上他。”伯爵對著美少年要求。 伊雷斯和美少年同時驚愕得看著伯爵,可是很快,美少年走向伊雷斯,推掉他的衣服,一口含住了伊雷斯的分身,青年那受得了刺激,呻吟聲抑制不住叫了出來。“啊……不……你的舌別碰那裡……啊……別吸……” 美少年一邊幫青年口交,一邊用手指開發著他的後面,等他四隻手指都能自由進出的時候,美少年再次用可憐的眼神望向伯爵, “用後背坐位。”羅蘭冰冷的發著命令。美手年靠著伯爵的幫忙,在伊雷斯的後面坐著插了進來。

“ 啊……”伊雷斯驚呼,他從沒試過這種體位,由於插在體內的分身是由下往上,加上重力的關係,肉棒來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啊……好深啊……嗯……左一點……嗯對……就是那一點……啊……”別看美少年好像很瘦弱,自豪的分身可一點也不弱,都把青年的小洞塞得滿滿的,而且深得還幾乎頂到直腸。一輪衝刺,美少年噴射了,精液射中伊雷斯的敏感點,令淫穴緊緊的收縮,為美少年帶來前所未有的快感。

不等伯爵在下命令,美少年逕自律動了起來。青年就好像有一種誘人的媚力,那種騷得入骨的淫叫,那個緊致濕潤的蜜穴,還有他的身體和一切一切,都讓人想不斷的糟揉他,污辱他。

青年兩腿大張地面向自己,大腿被美少年扶著上下起伏,淫蕩的小口吸附著腫大的分身,被自己射到肚子上的白液,緩緩的流向交合處,經過洞口被吸了進去。

伯爵用兩只手指擴展著似乎已經沒有空隙的小穴,青年擺著頭抗拒著,美少年似乎知道伯爵意圖,把青年的腿拉得更開。羅蘭提起了伊雷斯,把前端硬塞進僅有的空位內,然後一放手,伊雷斯重重的坐了下來,鄒折被完全展平,而淫穴也張到最大,深深的包圍住了兩個又粗又硬的肉棒。“啊……不要啊……要壞掉了……啊……啊……要壞了……”

他們不等青年適應,就開始瘋狂的衝刺。因為有兩個分身的關係,洞穴咬得緊緊的,而且在抽動中相互摩擦,令快感在攻者身上直線上升。

開頭,伊雷斯還習慣不了被兩個人一起上,可是,分身掌握了節奏,一時同時進出,一時一出一進。兩只鐵棒揉恁著小口,每每都能捅在突起上,還特意坐著圓周運動。

“啊……太棒了……上我……嗯……嗯……來,一起來……噢……插我……不夠……啊……嗯……還不夠……嗯……啊……啊……啊……插死我吧……”

不知做了多少個回合,兩個肉棒不斷撒出大量的液體,而青年在得到精液後,也越發的亢奮,越發得騷浪,似乎想要榨幹兩人的精氣。

羅蘭突然感到後穴的搔癢感消失了,而轉移到接觸伊雷斯充滿精液的淫穴的分身。伯爵笑了,笑意直達瞳眸,在自己體內淫褻的海草已經被食物引了出來,去到青年的洞穴內。 伯爵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可是他已經不想放開伊雷斯了。羅蘭一手推開了正沉浸在欲海的美少年,把伊雷斯雙腿環在背後,就著結合的姿勢走了上樓。 伊雷斯雖然覺得後穴松了點,可是分身插著新的方位滿足著他,他緊緊擁住羅蘭,享受著新一輪沒有盡頭的蹂淪。 伊雷斯在敞大的花園裡散著步。自從被羅蘭和美少年一起上的那次以後,已經過了一個月,羅蘭沒再和別人一起公用他了,但還是夜夜與自己糾纏交合到天亮。而自己的身體,在經歷再激烈的性愛後,也會很快恢復體力。他現在的淫穴,已經離不開羅蘭了。還不止,自己的性欲異常的旺盛,昨晚羅蘭才狠狠地滿足完他,今天一早,這幅浪蕩的身軀又想要了。通常羅蘭早上都要去做正事,伊雷斯自好抑制住欲望,或者是自慰解決。 � 又來了,青年本來想忍耐到回房,可是雙腿已經沒力。他看了看周圍,好像沒有其他傭人經過,青年隨手摘了十幾個已經成熟的櫻桃,半褪下了褲子,跪趴在草地上,羞恥的把一個櫻桃塞進淫洞中,還遠遠不夠。繼續把第二個,第三個推進去,直到第十四個只塞了一大半就塞不進了。伊雷斯收縮著洞口,自己搖動起翹股來。

沉醉在欲望中的青年並沒有發覺走進的腳步聲,當他知道時,已經見到三個男人眼怖紅絲的褻視著自己。他們沖了過來,對他上下其手。伊雷斯正想求救,男一號說著,“叫啊你,讓所有人都見到這麼淫蕩得你。” 伊雷斯停住了。“讓我們好好想用吧。我們不會告訴少爺的。”

三個男人用手和舌頭污辱著青年,騷刮著他的乳尖,含弄著他的肉棒,戳揉著他的小球。 男一號從身後抱住他,讓他坐在男一號身上,抓搓著他的分身。男二號啃咬著他的一邊紅萸,右手捏刮著另一邊,男三號找來的小鏟子,用柄捅進青年塞滿櫻桃的淫穴中,櫻桃的紅汁全都流了出來,看的男人下身都應了起來。

“怪不的少爺那麼痛愛你,單單是看,我都快要高潮了。”男三號舔著流出來的水果汁,舌頭淫邪的伸進洞裡。“啊……不要……你們走開……啊……”伊雷斯哭著掙扎,除了羅蘭,他不想被其他男人碰。

男二號摘了好多連枝的花回來,還拿了一個窄口長身的裝滿營養水的瓶子來。“小妖精,我們玩點別的男一號制止伊雷斯的行動,男二號把瓶子緩緩得塞進洞的深處,推的好入好入,營養水隨之灌進了青年的直腸中,然後抽了出來,男三號馬上拿著花,一下子圈插進屁眼裡,十幾枝花,堵住了要流出來的營養液。“看,現在你的淫穴長出花了。”

營養液在肚子裡蕩來蕩去,無數支枝條混著櫻桃渣充滿著後面,“啊……好難受……啊……羅蘭,救我……啊……受不了了……”

“你們在幹什麼?”冷酷的聲音響了起來。當羅蘭聽到伊雷斯呼叫自己,趕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幕。那三個男人下的一下子僵硬了,然後放下伊雷斯跪在一邊,羅蘭走了過去用衣服遮住了伊雷斯。“切了他們的命根,喂他們吃完後五馬分屍。”

侍衛應聲而行,把呼天搶地的三人拖了出去。 伊雷斯的淚珠不斷的溢出眼眶,“羅蘭,我好辛苦,幫我。” 羅蘭讓伊雷斯側躺在草地上,緩慢地把花枝抽出來,因為塞得很緊的關係,他要搖著枝條,把小口弄得鬆動一點,“嗯……”伊雷斯低吟著,本來噁心的感覺現在被快感取代了 伊雷斯把那拔出來後,營養液混著紅色的櫻桃汁冉冉的流了出來。“嗯……裡面還有,啊……”不用青年說,少年已經把手指伸了進去,掏挖著果肉。 已經清理乾淨了,可是裡面又濕又熱,媚肉本能似的緊含著手指,羅蘭不舍的繼續逗弄著小穴,摸索著令到伊雷斯瘋狂的那點。“嗯……啊……還沒行嗎……我……嗯……好熱……”羅蘭的中指終於碰到一點突起,他用指甲輕輕得搔刮了一下,“啊……別這樣……嗯……”換來伊雷斯一陣淫呼。少年加大了力度刮那一點,還用兩只手指擠按那裡,“啊……我要去了……”

正在這時,少年用另一隻手的手指堵住了青年分身的洞口,阻止了他釋放。“啊……放手……嗯……讓我去…啊……啊……別折磨我……嗯……”羅蘭邪魅的一笑,“我要你在後面解放,伊雷斯。”然後不停的專攻那敏感點,最後,用兩只捏住那突起,用力一扭。

隨著青年的一聲高喊,大量的液體從後穴流了出來,沾濕了少年的手。

“你看,這是你後面的東西,盈滿你得淫穴呢。”少年舔著手指,“好甜,說不定以後,我會迷上這種疼愛你的方法。”放開握住青年分身的手,白液像溪流一樣出來。伊雷斯喘著氣,全身一抖一抖的在顫動,太激烈了,激烈到連腸液也分泌了出來,後穴就像女人一樣,懂得自動分泌淫液,易於男人進入。

羅蘭幫他穿好衣服,抱著他回城堡。

晚上,伊雷斯才醒過來。

“為什麼你會在那裡遇襲?他們應該不敢碰我的人。” 羅蘭半躺在床上,漂亮的藍眼睛注視著伊雷斯。 伊雷斯想起原因,羞恥的別開頭不敢面對羅蘭。

“為什麼,莫非是你勾引他們。”羅蘭眼中燃起忌火,伊雷斯是他一個人的,只有他能痛愛他,折磨他。“不是這樣的,是因為我想要你。” 伊雷斯一時口快,說了出來,面馬上紅得像煮熟了。

燦爛的笑容綻放在羅蘭的嘴上,“我的小妖精,原來不止你愛我,原來你的身體也是。既然如此,我送一樣禮物給你。這個可是我分身的模型,尺寸是一模一樣的,一定能夠滿足你。來,自己試著把它插入你那張貪婪的小口裡。”

伊雷斯面紅的接過禮物,羞恥的打開雙腿,把假陽一寸一寸的塞進去。調整著呼吸,毫不用意,才把如此粗大的推了進去,不過還是露了一點出來。羅蘭見狀,狠狠的把剩下的硬捅進去。

“啊……好大……”

“這下滿足了吧,他還可以動哦。”少年伸手進去按了一個按鈕。假陽立刻律動了起來,就好像真的一樣。“好吧,我們下去吃飯了。”

伊雷斯一邊用餐,一邊忍著體內瘋狂的抽動。他不想在數百名家庸面前顯出淫蕩的騷態,好不容易才熬過一頓晚餐。

一回到房,青年馬上跪在地上,大喘著氣。少年脫下了青年的緊身褲。

“淫蕩的伊雷斯,不但前面,連你的後面也流出淫水來。”少年愛撫著他圓潤的翹臀,“這個禮物還有一個功能, ”

青年抽搐了幾下,釋放了,而同時,假陽也釋放出白液,盈滿小穴。

“只要你美麗的小口達到一定的高溫和緊致度,就能夠類比射精。射完一次後,還可以換新一包得淫液,想要多少都行,喜歡吧?”

羅蘭把伊雷斯抱了來到床上,“不過有我在的時候,當然是我來滿足你了。”

雖然方法猥瑣,可是很好的能夠解決伊雷斯無窮無盡的欲望。這天,當伊雷斯用假陽捅著自己好幾次後,液濟用完了,可是不夠,青年的淫洞還是很饑渴。他記得少年好像曾經說過,在書房好像還有存貨。

他辛苦的走了過去,四周尋找著,發現在角落有一個小孩子玩的木馬,他童心大起,想起一下再找,可是當他坐下去後,聽到一點聲音,然後他想起來的時候,發現陽和木馬的某個地方整合了,而且好像開動了什麼似的,木馬開始自己前後擺動起來。不動還好,木馬移動,假陽一深一淺的進入著他。

“原來你來了這。”羅蘭的聲音喚醒了他。“這個木馬我還想給你個驚喜,不過你自己發現了。” 伊雷斯模糊的看著羅蘭,“啊……救我,我……啊……夠了……”

羅蘭關了開關,笑了笑,“夠了嗎,可是我還沒開始呢。看來你很喜歡騎馬,明天帶你去吧。” �第二天,羅蘭把伊雷斯裝扮好,帶他來到私家馬術場,傭人把一匹馬牽來後,都全被清走了。

“脫褲子。”羅蘭隊這伊雷斯說。

“什麼?為什麼?” 伊雷斯以為自己聽錯。

“你第一次騎馬,很容易弄鄒這些高貴的絲褲。來,脫吧。”羅蘭漫遊道理的解釋著。

伊雷斯根本不信,不過也沒有反駁的理由,唯有羞恥的脫了褲子。現在,他上身穿著整齊,下身光溜溜的,但腿上卻穿著來到膝蓋的長靴,即誘惑又放浪。

伊雷斯坐在前面,羅蘭坐在身後單手牽著馬。

伊雷斯開始十分緊張,不過很快他就適應了坐在馬上。突然,後穴有怪怪的感覺,是手指,伯爵從後把手指放了進來。

“不要,羅蘭,別這樣。” 伊雷斯移動著身體,卻惹得手指越伸越進。

“不要怎樣,這樣,還是這樣。”羅蘭抽動著手指,擴張著淫穴。“把身體抬起來。”

伊雷斯搖著頭,可是身體去不自由住得抬了起來,讓羅蘭更容易進入。很快,羅蘭感到小口已經開始有淫水流出了,他抽出手指,伊雷斯還緊咬著他不想放開。羅蘭一下子插入了伊雷斯,在飛奔的馬上幹起伊雷斯來。 “啊……啊……太深了……別……啊……”隨著馬的一顛一波,伊雷斯的小穴受著巨大的衝撞。 ,

羅蘭加快馬鞭,讓駿馬狂奔,享受著無與倫比的快感。相連的兩人,同時感受著想要飛起來的感覺。

今天,羅蘭帶著伊雷斯去ball。伊雷斯不習慣晚會的氣氛,獨自走到了陽臺,享受著夜風的微涼。 突然,一隻手捂住了伊雷斯的口,一隻手曖昧的放在他的股溝,隔著褲子愛撫著。

“別出聲哦,外面可是有很多人的。”低沉的男聲從耳邊響起。

然後那只五住他口的手放了下來,來到他的前面。伸進褲裡,色情的套弄著炙熱。後面的手也伸進來,用手指刺探著緊閉的小穴,繼而把指頭探進去,開發這裡面。

“嗯……”伊雷斯受不了低低的呻吟著。前端已經開始流出精液了,後穴也收縮著。

“真不愧是伯爵最愛的新寵,你看你的小穴,想要把我的手指吸進去一樣,而且裡面又熱又濕。”男人便說,便加快雙手的速度。

伊雷斯用手捂住嘴,可是誘人的吟叫聲還是從指間洩露出來,他搖動著腰部,追求更深的快感。在他快要高潮的時候,男人停下了手,伊雷斯紅著臉回望過去,那是一個英俊的男人,可是他想要知道的事為什麼不讓他高潮。

男人緩慢的用手指抽插著他打開的蜜穴,自動分泌的液體不斷流了出來,“想要的話,自己用手指伸進來,要用雙手哦。”

伊雷斯掙扎了一下,但欲望戰勝了理智,用修長的手指一前一後的自己玩弄著。現在,他的褲子已經半褪到小腿上,雙手沾滿液體,大腿也留著幾條液體,臀部配合著自己的動作搖晃著,淚眼朦朧,小嘴吐著舒服得叫聲。沒有一個男人能敵手這樣的視覺衝擊。

又在伊雷斯快要去的時候,男人握住了他的欲望,“啊,不要這樣,求求你……放開我……阿……”

男人舔著他的紅珠,說道“自己打開你淫穴,讓我進來,不然我不讓你解放。”

伊雷斯戰抖著手指,撐開了留著液體的蜜穴,“啊……”伴隨著滿祝的叫聲,男人的巨大終於插進去了,把小穴沖得滿滿的。

“啊……我要……好舒服……深一點……再動快一點……啊……嗯……”

做了五個回合,小穴被填得滿滿的,男人的分身還在最深處,頂著伊雷斯的敏感點,他每呼吸一下,敏感的身體都會抖動一下,這樣又加深了分身在那點的磨擦。“太舒服了,淫亂的小妖精,你的身體會讓人上癮的。”男人狠狠的頂了一下,把最後的精華都灑在深處,熾熱的液體直接衝擊在前列腺上,讓伊雷斯也達到高潮後的 高潮。 男人把分身抽了出來,馬上用塞子緊緊地塞住蜜穴,然後再幫他穿回褲子,整理好儀容。

臨走前,還在他得分身上擰了一把,“小妖精,我會再來疼愛你的。”

伊雷斯雖然十分羞恥,但是身體卻有種被填飽的感覺,很舒服,很滿足。不過,這件事決不能讓羅蘭知道。 他故作鎮定地走過大廳,直向洗手間。一進去馬上把門鎖上。顫抖著脫掉褲子,爬上洗手盤的大理石上,背對鏡子跪在水龍頭前。一手撐著前面保持平行,一手伸到菊穴後,緩緩地把塞子拿出來,因為塞子又粗又長,伊雷斯要搖動著塞子套弄出來,“啊……”菊穴不自覺收縮著,令塞子更難拔出來。

伊雷斯緩緩把身體座低,把洞口對準水龍頭,讓水龍頭的前端插了進去一點,然後把水扭開。

“啊!”太刺激了,強力的水一下子充滿了後穴,他忍著快感,讓最大量的水深入到體內後才關掉水龍頭,然後把手指伸到裡面掏挖,把剛才男人殘留的精液弄出來,幾次以後,才把菊穴搞得乾乾淨淨。可是卻讓整個人處在高度饑渴的狀態。

他用手指撥弄著小洞,類比著男人的巨大抽插著,不過遠遠不夠,想要更大更粗的東西進來。伊雷斯只好把小穴在水龍頭上摩擦,小嘴拼命收緊,很快就把水龍頭含到了最深處,身子一上一下,用重力讓那點狠狠的撞在水龍頭的頂上。

“淫蕩的伊雷斯,這麼想要東西填滿你的小嘴?”不知什麼時候,羅蘭走了進來。

伊雷斯一驚,欲望隨之噴射出來。他喘著氣,羞澀的看著佰爵。 “我淫蕩的伊雷斯,你就這麼欲求不滿嗎?”羅蘭優雅的走過來,用指腹摸挲著青年紅豔的小嘴。 “啊”伊雷斯微啟雙唇,伸出小舌舔著羅蘭的手指。

羅蘭狠狠的吻住伊雷斯,瘋狂的攫取香甜的蜜汁,待伊雷斯快要喘不過氣,才鬆開向下,啃嗜著優美的脖子,鎖骨,來到胸前的紅腴,輕輕的吹了口氣。 羅蘭舔著周圍,就是不觸碰中心。“你看,已經硬起來了,好美麗。”

“好辛苦不要”伊雷斯全身顫抖,被情欲熏的全身通紅,胸前更是染成誘人的玫跪色。

玩弄夠了,羅蘭終於含咬住突起的乳珠,用舌頭感受它的僵硬。然後一把咬住,用牙齒拉扯著。

“啊好痛”

把一邊撥弄得又紅又腫,轉向另一邊。手也下滑套弄著前端,晶瑩的汁液不斷溢出。羅蘭用指尖摩擦著前端的小孔,直接強烈的刺激讓伊雷斯尖叫著。

“哈啊嗯不要弄那裡啊”

羅蘭放開手,然後扳過伊雷斯淫蕩的身體,讓他對著鏡子。

“看著鏡子自己弄,不過不能讓它出來,知道嗎?”羅蘭舔咬著敏感的耳朵。

伊雷斯大張雙腿,羞澀的用手逗弄著分身,淚眼注視著鏡中放浪的自己。

把手伸進溫熱的密穴,感受到媚肉緊致的包含著手指,還不斷滲出液體,讓手指的動作變得更通暢。摸到那點,羅蘭皺了皺眉。

“伊雷斯,你剛剛幹了什麼?”

“啊沒有我要啊”

用指尖反復地刮弄著那點,另一隻手伸向前面撫摸飽滿的小球,“說,剛剛幹了什麼?”

羅蘭熟悉伊雷斯身體的每一個地方,特別是他敏感的部分。他察覺剛碰到的那點和平時不大一樣,雖然以前一碰他,伊雷斯的小穴就會強烈的收縮,那敏感點也會隨著媚肉輕顫,可是現在,那點有點腫了,今天自己還沒碰過他,也沒有用玩具。

“啊給我好辛苦啊”伊雷斯淫賤的擺弄著屁股,雙手快速的套弄著前端。

“是不是有其他人碰了你?”冰冷的聲音讓被欲望衝昏頭腦的伊雷斯一驚,動作停了下來。

“好啊,我沒能滿足你,你要找其他男人。”

“不是這樣的,羅蘭,我啊”

羅蘭一下子插了進去,粗暴的衝刺起來,持續攻擊著體內最敏感的一點。

理智已經被怒火控制,他只想要更多,只想更深地進入身下人火熱緊窘的內部,想掠奪他的全部。他是他的,任何人也不能碰。 激情的淚水卻禁不住地從眼角泌出,如同被揉按著的前端一般,淫液淋漓。 粉色的密穴被撐到了極限,可它也極富有彈性,蠕動著,緊緊包裹著巨大的分身,貪婪地允吸。

“啊啊!……那裡!……啊……別再戳了,我要……快要到了……啊啊!……”再也忍不住了,伊雷斯在羅蘭瘋狂的蹂躪下,大張著腿夾著男人的腰身,狂浪地大叫著,宣洩著身體得到的歡愉。

手握住他的分身,一把堵住那淫糜地泌著愛液的前端,男人殘忍地用領帶緊緊地綁住分身。

“嗯啊!……不要……啊啊啊……”

狠狠地撞擊著他的豐臀,男人只是持續折磨著他,掠奪著他,在自己滿足之前,絕不會讓他先高潮。

淫糜的小穴被完全刺穿了,在被強悍地貫入時會敏感地一收肌肉,在被強行抽出時會連嫩肉都一起凸了出來,那裡的敏感流竄至全身,使在下麵的男人只覺得銷魂欲死。

“哦……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