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級生(12-13)待續

第十二章

大姐楊澤唯的追擊

    媽媽忽然想起兩個女兒要吃早餐,離開我的身體、跪的起來,親吻龜頭;才走開準備早餐、媽媽幾乎忘記穿起衣服,全裸的做起早餐看到媽媽忙忙碌碌,下面流著白色我的精液與媽媽的淫水交織,我的凶器翹了翹;注意到自己也是裸體就先到廁所沖洗,媽媽到門邊說:等一下你大姐二姐下來時、記得叫他們吃飯,大寶在餐桌等媽媽!奇了、為什麼要“等”咧?穿好衣服出來沒見到媽媽、姐姐們從客廳走來,叫兩位姐姐吃飯!大姐說:不簡單這麼早起!二姐說:我還在夢中嗎?不錯嗎、損我!一起到餐桌吃飯。

    姐姐們坐在一起,而我坐對面、剛開始不以為意,但我的褲子內褲被剝下來;是姐姐嗎?太遠、不可能!誰呀!翻開桌巾、嚇了一跳!是媽咪!Oh!My God是全裸!凶器又漲大起來!原來“等”是這個意思!大姐說:媽咪呢?在此同時媽媽以把凶器吞弄起來,我歐了一身!說:“毆……在我下面”姐姐們不懂其意?我回神說:在樓下準備開店。我爽快痛苦的回答,二姐說:大寶!你好像很痛的樣子。我說:我的下半身被田美沙老師踢到、現在還再痛!(凶器沒有休息,一直處於磨擦狀態、不擦傷也難!)我想快點結束,一手抓著媽媽乳房、一手抵著媽媽的頭上下移動,而大姐起身杓湯、穿著低胸睡衣又沒戴胸罩,與媽媽同等級D杯、勃起桃紅色乳頭和乳房輕輕抖動,感官的刺激、抓著媽媽乳房的手移到媽媽的頭,閉著眼睛、雙手抵著媽媽的頭用力壓著、讓媽媽嘴中的凶器自由發揮射出。

    當我打開眼睛時、發現大姐彎著的身體從桌底起來,臉色泛紅、大姐說:我吃飽了、要上班去。難道被發現的嗎?不久二姐也去上課。當姐姐們離開時,我示意叫媽媽可以出來,我起身站立、媽媽爬出跪在我面前,媽媽說:媽媽今天的表現好嗎?我抓著媽媽的頭髮往凶器貼附,用手把龜頭的馬眼滲出的精液點在媽媽臉上,並說:在我沒回來之前、媽媽臉上精液不許擦掉、我要觀賞!媽媽點頭、輕吻龜頭而離開。

    先上桐美鈴導師的課,上到一半太累了、便舉手向導師反應,到醫務室休息、齋籐真老師見到我時,就說:這麼早就來找老師。我說:睡眠不足,想睡覺。老師說:為何睡眠不足。清晨被媽媽叫醒搬人……不是啦!貨品。我看見床位便躺下呼呼大睡。

      不知睡了多久、我有聽到鎖門的聲音,看到窗外還很亮;應該是中午休息時間、老師準備吃飯。起床時以為老師不在、但老師還坐在那�!決定玩一下老師。我忽然喊說:齋籐真老師、我的下半身很痛。老師走過來說:有給醫生看過嗎?我說:媽媽有帶我去看、但醫生說沒事!可是現在很痛啊。老師說:大寶先脫褲子給給老師看看。我小心翼翼的脫起褲子和內褲,露出半軟的陰莖;同時老師走到我面前、半蹲下來,觀察我的陰莖!

    這時我看見老師半蹲、短裙下的白色內褲,中間略帶潮濕有凸起物;上半身V字白色衣賞、鈕扣包不住呼之欲出的F罩杯乳房,而臉上泛紅、眼睛迷濛的發情訊號;使我的陰莖茁壯翹起,當齋籐真老師要開口說話時!我的臀部向前頂、凶器突進老師的口腔,雙手抱住老師的頭往後送、造成整支陰莖都在老師口中,只留卵蛋在老師下巴!由於事發突然、老師緊抓我的手想要般開,但我越是用力。

    直見到老師哀求的眼神和無法呼吸的唔…唔…聲!我才把用力的手放開、但老師的頭卻沒離開,抓我的手也沒鬆開;便開始老師口中前無後繼的吞吐套弄,臀部些微的抽插動作、和雙手輕放在老師的後腦,埋在口內的陰莖,陡地更挺直了!隨著迸湧而出的精液「老師把它吞下…」持續的吸准吞嚥!而沒離開陰莖。

    也由於太大的刺激,陰莖又再老師的口中漲大、老師垂下眼,把口腔埋得更深入些!「嗚…嗚…」硬直又熾熱的男性龜頭,摩擦著她的唇、上顎、臉頰、甚至頂到喉部,老師不由得發出聲音呻吟著。齋籐真把一頭秀髮撥弄至耳際,重新更賣力地上下抽動著;慢慢地的齋籐真額頭冒出了汗水,胸部起伏得更劇烈了,但我一付緊張貌、齋籐真用舌頭開始沿著陰莖的內側吸吮著。

    雖是已為人妻了,但自己的學生,做這種露骨的口交性事,不禁讓齋籐真興奮!一直也沒什麼這方面的經驗,所以要領也不太能把握得好;但技巧歸技巧,而且四年來丈夫的無性生活,心中的「慾求不滿…」被點燃了、於是老師用心地從陰莖的左邊側面一直到尖端,重重地吸吮著,再從右側面慢慢的滑下去,第二 次又從右邊到左側再一次吻上去。然後舌頭一邊跟著攪動,而左手掌則輕柔的撫摸著陰囊。

    我不知不覺把手伸入齋籐真的豪乳中,老師使盡全力地用舌頭在陰莖的龜頭上摩擦,然後輕輕地用牙齒咬齧,最後整個唇覆蓋了上去。拉著已灼熱的陰莖為軸心,任意地上下抽動,老師的唇於是上下地移動、齋籐真自己也似乎感覺到體內殘餘的慾火似乎又即將被點燃似的,待勢即發!每當我的陰莖的龜頭,頂到喉嚨深處之際,我總是提高聲音呻吟著!突然之間,老師的手一把抓住我的臀部,手指甲插入屁股、埋在口內的陰莖,陡地更挺直了!再噴出的精液,我的下肢也振動著,「老師第二次把它吞下…」齋籐真一時之間失神著,但還是把溢出來的精液吞進了喉嚨內。

    扶起齋籐真時,想親吻老師、但老師閃開!老師說:嘴巴充滿戰利品精液、不想被親吻。於是我親吻齋籐真額頭,老師說:這下子陰莖應該不會痛了吧?我靦腆的笑著!齋籐真說:下次還有問題?可以隨時找老師!

    下午到職員室找體育教師田美沙,跟老師要幾條“童軍繩”田美沙說:要做什麼?是不是想把老師綁起來呢?田美沙笑了笑,而笑聲充滿誘惑與挑釁!放學時找桐美鈴上補導課、上到一半桐美鈴老師突然問我說:是學生重要還是男朋友重要。我說:要問老師自己。老師應選男朋友重要、就學生而言當選學生重要!上完課找月靜香,但不在宿舍、聽同學說:月老師去醫院看生病學生。趕去醫院看到月靜香與之談話和慰問生病同學。

    回家路上經過汽車旅館、剛好發送折價卷且限定客房!想到一個好計策、但需二姐楊絵里幫忙。回到家已快晚上八點,媽媽店裡剛打烊、再客廳遇見媽媽,發現媽媽臉上的精液痕跡還在;更與媽媽接吻而媽媽的手輕輕的愛撫陰莖,使我有一種衝動想把“童軍繩”綑綁媽媽!但我又想、先綑綁田美沙,且又是田美沙老師自己說的、綑綁媽媽!就留到後面,也突然想到一句話:「做愛有數,生命要顧」放棄慾望,媽媽游走到背後、頭抵著我肩膀,在我耳朵說:「大寶現在不跟媽媽做愛、晚上媽媽就到大寶房間睡覺……嘻嘻笑的淫聲媽媽!」我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到自己房間門外時、又看到田美沙在我房裡面,先是在書桌旁的椅子深呼吸、又到床邊移動呼吸;看不懂老師再做甚麼?我走到二姐楊絵里房間、故意放大聲說:大寶來找二姐,二姐在嗎?二姐答:講這麼大聲、要嚇人嗎?門沒鎖自己進來!見到二姐後,把最近看到大姐身旁的事告訴二姐、二姐對我說:大寶要不要幫助大姐。我就說:這是一定要的。拿出一張旅館折價卷交給二姐,另一張旅館折價卷明天給「青蛙叔叔」並說明煽動廖揉淋色誘陳漸鴻,拍攝器具有,時間在禮拜三晚上。走出二姐房間關門時,田美沙已在外面堵我!說:代餐有沒再吃?我不耐煩說:有啦!田美沙聽完回到自己房間,我也回房製作“精液濃湯”給田美沙。

      送走“精液濃湯” 回房時、看見媽媽站在樓梯旁,黑色薄紗睡衣、薄紗裡面一絲不掛;也未免太衝的!我開始有點後悔打開“性慾野獸”,好說歹說、好不容易“請”媽媽回房去,臨走時媽媽打開睡衣、手握乳房愛撫,另一手兩根手指頭深入口腔吸准、給我“淫邪誘惑”。我不是不想做,而是不敢做、因為陰莖受傷膨脹的痛和做愛時的爽快以分不清楚!

    早上起來、我幾乎用“逃”來躲媽媽,快遲到、求田美沙載我上課,只是奇怪田美沙一直用眼角看我的下半身、而放在排檔上的手不自主撫摸著!更神奇的事田美沙居然載我進入學園。今天上課沒有甚麼新鮮事,上補導課時、因桐美鈴有事而取消,便去醫院看同學又遇到月靜香,又和月靜香談話和幫同學打氣。轉往補習班找「青蛙叔叔」商討如何煽動廖揉淋色誘陳漸鴻;也拿出一張旅館折價卷交給「青蛙叔叔」並告知折價卷只到明天為止!

    離開補習班遇到學藝股長,她說:剛在路上有看見桐美鈴與一男子走到樂山大飯店去,應該去吃飯吧?學藝股長功能終於出現了!事不宜遲、拜別學藝股長,就直衝樂山大飯店。在大廳,目睹桐美鈴和男友爭吵、而老師的男友留下傷人的言語,頭也不回地走了、的分手過程。受到失戀打擊的桐美鈴,脫下教師的假面,露出女人脆弱的一面獨自哭泣;在此、我要極盡全力安慰桐美鈴,向前攀談、桐美鈴主動提議到餐廳一敘。

    邀我到樂山餐廳的桐美鈴,開始點酒喝悶酒、還問我:是為老師打氣,還是大寶是超樂天派。我說:大寶是超樂天派。桐美鈴笑了笑、繼續喝。最後,桐美鈴喝得爛醉,連走路都有困難,我叫服務生訂房間;負起保護桐美鈴的責任。房間號碼7558(欺負我吧)也很奇怪、離開電梯時、服務生還對著我笑!桐美鈴在房間後,仍然纏著我、忽然給我親嘴、抱抱,老師口中的酒氣真讓人受不了想推開老師;我的頭一直閃避老師的親嘴,實在太噁心的、拿杯水給老師喝,喝的一會、老師突然打嗝哦…哦…!

    桐美鈴把我推倒在床、口中一直喊熱、老師就一邊脫衣服邊跟我談話;說:天氣真是熱啊!脫掉黑色無肩外襯,我無語、心中想是“慾火”又說:大寶的大姐也在學校、是老師漂亮還是大姐漂亮?又脫掉紅色長袖襯衫,我說:兩位老師都很美、但桐美鈴老師“略勝一籌”老師說:教師在誘拐學生ㄡ!脫掉黑色短裙,我說:老師不怕壞人嗎?老師說:老師有練“詠春” 又脫掉紅色胸罩及內褲,我看著老師的裸體、顫抖的說:那﹒打妳﹒的人﹒可慘了!老師說:可愛的學生老師是不會打的。脫掉黑色吊帶褲和我的衣服!老師說:老師是E罩杯、在六十九學園是數一數二的!老師脫掉我的內褲時,陰莖猛跳出來、老師握著陰莖說:這麼有精神,大寶要怎麼根老師玩呀!還是要老師自己硬來呢?

    待老師說完時、一手撐開淫水氾濫的陰戶,吞噬一手握著陰莖、噗著一聲;桐美鈴臀部開始上下抖動,而我的雙手放在老師跪著的雙腿往下壓!老師的哼聲越來越急促,“嗯…嗯…大寶的陰莖在老師的陰戶很飽、很充實!”我的雙手轉移陣地捧著老師E罩杯乳房、手指捏著乳頭!老師興奮說:大寶不可摸老師、老師可以被大寶撞!同時老師的手抱著我的手撫動乳房。

    太刺激了!老師!我已經……桐美鈴應該也知道我快到極限了,老師陰戶離開我的陰莖、爬下跪在我打開的雙腳,身體俯伏!老師嘴巴含著陰莖。啊啊!在桐美鈴嘴巴裡……已無法等到零秒的發射聲,我的陰莖在桐美鈴的口中併出火花,屯積的精液全部從狹小的尿道口併出;大量白色混濁的液體夾帶著浩大的聲勢直接襲擊桐美鈴的喉嚨,發散到舌頭和臉頰的內側。

    嗯嗯嗯……桐美鈴在那個從嘴唇的隙縫間溢出來前,就那樣含著我的陰莖把它吞下去、射精之後有一種酥癢的強烈刺激在陰莖上遊走,我下半身神魂飄蕩,一邊在床上把腰向上抬。桐美鈴咕嚕咕嚕地將我的精液喝下去。我除的媽媽、齋籐真之外從未有像這樣感激對方將自己射出的東西喝下去的感覺,不過他並沒有時間去感激,桐美鈴的嘴唇又勒緊了龜頭頸部的地方。

    桐美鈴把嘴巴裡面的精液全部喝光、不但如此,還想吸取殘留在尿道的精液、一滴也不剩;因為那樣,我感到就像被吸乾無法再爬起來一樣、把弄髒了龜頭舔乾淨後,桐美鈴終於把我的陰莖吐出來,滿足似地喘息了一下。我就那樣把沾滿了口水的陰莖露在外面,全身無力似地將身體沉入床上裡面睡著!

    不知過了多久,醒來時桐美鈴老師正輕吻我的臉頰;同時老師也穿好衣服、而我只剩著內褲,不好意思、批上棉被。是我在做夢嗎?還是確有其事!在想過程中、老師已遞上茶水給我,並說:是大寶太累了,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好了!已晚上九點多該回家了。便穿起衣服、當穿外褲時裡面居然有紅色內褲,先收好、在穿時注意桐美鈴的腿部,老師褲襪已經沒穿上、種種跡象,是、沒錯!但太可恨了!自己睡著。

    坐上電梯、再停車場坐桐美鈴的車,我一直注意老師、離開飯店……中途也沒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到家的、對桐美鈴說:老師加油,我照妳。桐美鈴笑一笑開車離開!拿起桐美鈴內褲聞一聞、還真香、我的凶器不由自主的抖動,先洗個澡、洗澡前注意下半身陰毛和陰莖鼠蹊處發現口紅印,使我更加確定!洗完澡之後到二樓打電話確認「青蛙叔叔」是否成功談成,他說:OK!但無確定時間。我說:這樣就可以了。到的自己房間先泡代餐給田美沙、而這次忘的加精液!又到二姐房間討論細節。

    早上起來、我用“姐姐們”來擋媽媽,因要休息養屌、養兵時辰用在一時,上體育課時田美沙無精打采、又偏偏圍在我身邊,但老師既然沒有操我、讓我感到意外。上補導課、桐美鈴很意外約禮拜六一起去洗溫泉,我想奴隸桐美鈴腳步可要加快、那天我就可以和桐美鈴洗個“鴛鴦浴”。去醫院看同學也遇到月靜香,又和師談話和慰問同學、說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趕快和二姐住旅館、想說折價卷差一號應該隔壁吧!服務生給我們一張指示圖、原來入口和出口不再同一窗口。好加在、隔壁差一號,二姐與我從後面陽台爬過隔壁,並在床前放置DV(DV藏在玩具裡面)、二姐突然口渴我把桌上紅酒遞給她,要離開時!聽見有開門聲音、來不及的,我和二姐便躲在衣櫃裡;但這時候從門外進來一對神情親密的男女卻讓我說不出話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見的景象,我傻眼了、居然廖揉淋和大姐美艷程度是伯仲之間。

    二姐看到我突然愣住,順著我驚訝的眼光向外看,「真的來了,這個可惡的東西。」看起來二姐好像是怒氣大於驚訝,莫非二姐早就知道了。我吃驚的看著二姐,二姐說:「沒錯,我事前有聽到一點風聲,只是我現在才確定。」二姐光看我的眼睛就知道我想說什麼,真省事。「妳既然早就知道了,為什麼不告訴大姐?」連我自己都聽到了自己聲音中的乾澀。

    二姐聽出了我話語中的不諒解,無奈的說:「你認為我早說就有用嗎?如果我在沒有一點證據的情況下跟大姐說「大姐!妳未來的老公是個花花公子,而且他還跟妳的好朋友有曖昧的關係。」你認為大姐是會抱著我說感激我,還是會甩我兩巴掌?」沒錯,剛從門口進來馬上就抱在一起跳三貼舞的俊男美女,男的是我未來的姐夫陳漸鴻,女的卻是我大姐最好的朋友,一起並稱彰師雙辣的廖揉淋。

    廖揉淋跟我大姐在大學認識,是同校好友,有時到我家來玩,畢業後差一點就可當學園老師,後在陳元煌開設補習班當老師;交情可說是非常深厚的,怎麼想都想不到她居然會搶大姐的老公。

      看著他們這對「姦夫淫婦」那股親熱樣,我忍不住慾火上昇,我才剛動一下,二姐卻馬上抓住我的手說:「鎮定一點,別心急,會有機會好好教訓他們的。目前最重要的,是抓到他們的痛腳。」我聽二姐說的有理,冷眼看著這對在客廳�親密擁吻的狗男女。二姐看著我,突然歎口氣說:「大寶,你真的很喜歡大姐啊…」我正在慾火頭上,沒聽清楚二姐在說什麼,就追問她說:「二姐,你在說我什麼?」二姐有點不高興的說:「我什麼都沒說。」

    二姐幹嘛突然生氣?我疑惑的看著二姐,二姐居然被我看的臉紅了起來,罵我說:「你在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沒看過啊?」然後把手上的紅酒給喝了。二姐罵的凶,臉卻變的更紅了,奇怪,二姐在想什麼?怎麼會露出這種女兒態,呵呵呵,有意思,我已經好久沒看到二姐這種害羞的表情了。也許是被我看的不自在起來,咕嚕咕嚕的喝個不停。二姐是怎麼了?不太對勁啊!我不安起來,剛想制止她。

    我湊到二姐旁邊,看著衣櫃縫外的畫面,哇靠!老天啊!真是香豔刺激啊!

廖揉淋坐在床上雙腿張開60度,陳漸鴻站在她的兩腿之間,邊親吻著她的耳朵,左手伸進她的衣服�,猛搓著廖揉淋豐滿的乳房,右手伸入三角褲內揉動著。

      廖揉淋呻吟著說:「嗯…鴻…輕一點嘛!不要捏得那麼用力…會…會痛啊…」陳漸鴻淫笑著說:「會痛?是會爽才對吧?看妳的騷穴都濕成這樣了。」陳漸鴻把右手的手指身出來,上面閃著亮晶晶的水光,然後一把將手指插入廖揉淋的嘴�,說:「來!舔舔乾淨。」廖揉淋就把他的手指當成棒棒糖來舔,那股淫樣,跟平常親切端莊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太假了吧。

    陳漸鴻也亢奮起來,飛快的把廖揉淋的衣服都給脫了下來了,然後緊壓著她,先用手指輕揉著廖揉淋的乳頭,然後出其不意的把整個乳房握實,使勁的又揉又搓的捏著。玩了一會,陳漸鴻又把手慢慢往下移,摸到她那叢毛茸茸的陰毛,伸出手只插入廖揉淋的陰道內扣弄著。廖揉淋受不了陳漸鴻這樣的玩弄,忍不住的搖擺起來說:「不要…不要再玩了…進來…進來吧!」

      陳漸鴻這才將自己的衣服脫光,露出他那…哈哈哈…小香腸!真的是小香腸!天啊!哈哈哈哈∼陳漸鴻把廖揉淋的大腿拉開,扶起自己的小香腸,順著淫水往那銷魂洞進攻,可是不知道是姿勢不對,還是夥計太短,硬是插不進去。廖揉淋這可急了,也不管自己是坐在床上,將大腿張到極限,一伸手就引著小香腸滑入桃花洞�,只聽到「撲滋」一聲,一根到底,全桿進洞。

    廖揉淋好像很爽的叫著說:「啊。。。好漲。。又好舒服。。。」靠!居然被小香腸插的哇哇叫,真虛儰。

    陳漸鴻一手玩弄著廖揉淋的肥白大乳,下半身也死命的向上頂,看他那賣命的樣子,恨不得能將那兩顆蛋蛋都擠進廖揉淋的銷魂穴�去。陳漸鴻白白的屁股不停的前後挺動著,拼命的向小穴狂插。這麼淫糜荒蕩的畫面,讓我嚐過女人滋味的偷窺感到無比的刺激。

    突然我感到有人在我耳邊吹風,回頭一看,哇!是二姐!只見二姐的臉呈現一股病態的昏紅。我搖著肩膀說:「二姐,現在是什麼時候了,別鬧啦!等一下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二姐笑嘻嘻的說:「怕什麼?他們現在正在爽,不會發現我們的。」我從二姐的口中聞到一股酒氣,糟糕,二姐不會是喝醉了吧?二姐的酒量這麼差嗎?這時候在給我發酒瘋,我該怎麼辦?

    廖揉淋這時已經轉身趴在床上,陳漸鴻從後面一邊玩著她那對肥大的雙乳,又看著自己的小香腸在她那兩片肥美的肉臀�插著,雙重刺激讓他更加感到興奮,瘋狂的抱著廖揉淋猛抽狂送的,動作非常激烈。二姐突然趴在我背後,她超滿高聳的乳房,緊壓在我背上揉動著,眼前的畫面看的到吃不到,已經讓我很難受了,二姐又來這一手,不是想害死我嗎?我胯下的大凶器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把我的褲子撐起了大帳棚。

    我緊張的跟二姐說:「二姐,你在幹什麼?別鬧啊!」二姐不但沒理我,還把手伸到我的兄弟那�揉捏著,還驚訝的說:「天啊!大寶!真看不出來你已經長的那麼粗了」這真是太爽…喔!二姐雙手把內外褲脫去裸露凶器、又用魔手握著凶器,帶著淫蕩喘息、壓低聲音說:「二姐幫妳套弄凶器,要忍耐不許叫出來。」也許是因為二姐話�的挑逗,我嚇了一下,然後二姐慢速的套弄我的凶器,盤坐在我背後、二姐俏臉泛紅,眼睛�含著春水,口中絲絲吐著淫蕩氣息,不久、二姐另一手深入抓著的卵蛋撫弄。  

    終於,陳漸鴻和廖揉淋在一陣劇烈動作後,氣喘吁吁的抱在一起;同時我的龜頭射精到了二姐的手心、持續包覆不讓精液流出,最後陳漸鴻和廖揉淋無語的穿好衣服,好像趕時間就走了!我回頭看見二姐迷濛的眼睛與精液手掌靠近自己的鼻子呼吸和“啾啾聲”的舌頭舔食精液,若不是提醒二姐、否則二姐還在當下,無法自拔!後我與二姐收拾拍攝器具連忙著離開。

第十三章

桐美鈴老師與大姐楊澤唯的進攻

    早上五點多起來,帶著桐美鈴的內褲和給大姐楊澤唯看得DV上學!順便到樓下店裡取一朵深紅玫瑰花與桐美鈴的內褲合體包裝,及一朵薰衣草,到的學園直衝英文科辦公室找桐美鈴,科辦公室、老師與老師之間的隔板很高又圍很大像小型個人工作室,很難看到隔壁、若要討論或教訓學生是很適合的。

    幸好桐美鈴很早上班、從身後輕聲細語招呼老師,我說:「桐美鈴老師早、我有帶來神祕東西,希望送給老師。」桐美鈴說:「是甚麼神祕東西,老師到想看看大寶會送什麼。」摪摪!神祕的“玫瑰內褲” 桐美鈴臉頰泛紅的微笑出來,桐美鈴說:「老師無功不受祿、但老師可以幫大寶做一件事。」我說:「什麼都可以嗎?」桐美鈴無心機的說:「是!什麼都可以。」我說:「我喜歡桐美鈴老師、我想跟那天一樣,在這裡與老師“做愛”。」老師的臉更是紅潤,桐美鈴說:「在這裡不行、我們是師生、這裡又是學園,是禁止的。」我說:「老師自己說什麼都可以得嗎?」桐美鈴一時語塞!桐美鈴說:「不然這樣,老師問幾個英文問題、如果大寶都答對的老師一定答應。」

    我說:「不行,老師對我不公平、且我也沒得到好處。」桐美鈴說:「那麼大寶要什麼好處。」我說:「答案對了、老師也要脫一件衣服,這樣才對我公平。」桐美鈴說:「可以,但答錯兩題、只能等到下次。」我說:「好!老師開始吧。」

    1在一個颱風來臨的星期四,桐美鈴老師在第一節課時,依課表到一○六班上英語課,一進教室班長依例大聲喊: A Open your book B Stand up C Close your book D Sit down 我說:「B」桐美鈴說:「答對了,大寶要老師脫那一件!」我說:「白色上衣」老師便脫起白色上衣,桐美鈴漂亮身軀還剩內衣、胸罩、短裙、內褲、吊帶襪等!我要PUSH。

    2因為天氣有點冷,所以桐老師又說:A Your name is Bill B Yes, you are  C Close the door, please  D Thats nice 我說:「C」桐美鈴說:「答對了,大寶要老師脫那一件!」我說:「白色內衣」老師便脫起白色內衣,桐美鈴露出雪白透紅的上半身、雖然有有胸罩,但再過不久……我要PUSH。

    3在碰到我們熟識的人,我們通常會問候他們的身體狀況,其問與答如下:問:How are you 大寶要怎麼回答?我說:「Very well, thank you And you Fine, thank you」桐美鈴說:「答對了,大寶要老師脫那一件!」正常情況一定選胸罩但我是神經病,選擇「胸罩」因為我不是笨蛋!我說:「胸罩」老師脫掉胸罩,桐美鈴展現出透紅豐滿乳房及桃紅色乳頭的微妙體態、但老師用手臂遮住E乳房,可愛至極。

    4你在做什麼?→ 主詞是「你」,為第幾人稱。我說:「第一人稱」桐美鈴說:「答錯了,為第二人稱、大寶只剩最後一次機會」桐美鈴開心的笑。真氣人!怎麼錯在這麼簡單裡,不用怕、小頭會支持大頭、大頭會挺小頭的。

    5 How beautifully she dances!中文翻譯為?老師真狡猾、超出範圍且有生字也聽不懂,拼一拼!小聲的說「她跳的舞多好看啊!」桐美鈴說:「答對了,要老師脫那一件!」我說:「短裙」老師要脫短裙、護胸的手放下來脫短裙,彎下身來的裸乳更顯碩大、想像我的陰莖放在桐美鈴豪乳中間不知道有多好!

    6 分別寫出它們的 Yes 和 No 的簡答句Is he sleeping in his room?我說:「Yes, he is和No, he isnt 」桐美鈴說:「答對了,大寶要老師脫那件!」我說:「內褲」老師要脫內褲、護胸的手放下來脫內褲,全身裸體呈現、桐美鈴羞愧、臉部更加紅潤!變成一手遮陰部雙腳交叉,另一手臂遮住E奶拿書本。我暗想老師會一直「輸」的原因是一直拿「書」本。

    7 They are our friends 請依畫線部分,造出原問句。我說:「 Who are they 」桐美鈴說:「答對了,大寶要老師……!」我說:「吊帶襪」老師脫吊帶襪時、因是坐著、彎下腰脫吊帶襪,身體的曲線更加完美!桐美鈴全身裸體已沒有遮避物、桐美鈴臉部更深紅!我說:「老師妳大腿也應該OPEN了吧!」桐美鈴顫抖的說:「大寶再答對一題」。

    8Youre a teacher,()she is, too()是什麼?我說:「and」桐美鈴說:「答對了……!」桐美鈴老師深紅臉上害羞的打開雙腿、放開的雙手置背後交叉,露出水水亮淺褐色陰戶及雪白透紅的豪乳。

    突然間,門口出現大量走動的聲音、我叫起失神的桐美鈴老師,說:『有人來了』桐美鈴驚恐的穿起衣服,迅速幫老師收起內衣、胸罩、內褲、吊帶襪等放進自己袋子!我也幫老師整理衣服,桐美鈴看是清裝,激凸的乳房、淫水流下清涼不過的臀部,更加火辣驚豔!凶器尤以敬禮。桐美鈴眼神望著我,像述說著:「謝謝你大寶,我好感動!」我與老師走出英文科辦公室,一同前往操場集合升旗。

    上午下課休息時,在走廊遇見大姐未婚夫陳漸鴻;是來找大姐楊澤唯,(天助我也、想到一個夠淫檅刺激的點子!)陳漸鴻說找不到楊澤唯、叫我幫忙找我大姐,我說在這裡等、我去找比較快,先去內務櫃拿DV、在找尋的半路上,在男生廁所遇見大姐;大姐正在檢視男生廁所、拿DV給大姐並說在最裡面左邊的隔間等我!

    我便去找陳漸鴻,半路上沒多說話、只說大姐在廁所檢查沒空;快到男生廁所時,我說要去上廁所、陳漸鴻在門外等待。

    我加快腳步、在最裡面左邊的隔間開門見到大姐,並用手勢叫大姐不要說話;我打開DV及耳機給大姐聽看!沒多久、我看大姐臉色幾乎要哭出來,於是我拿走DV、從身上取出給大姐喜歡的薰衣草ㄧ朵!

    陳漸鴻在門外上小便斗小便,還哼著歌被大姐聽到,大姐抱著我暗自哭泣!於是大姐放下手上的薰衣草、開始脫起衣服,我開始猶豫是否該阻止大姐的行為、沒錯這是我想要的;但不是現在。

    當我還在思考時,大姐已把黑色無肩無痕胸罩拿下、D罩杯乳房崩跳而出;和之前在大姐房裡窺視感受相差極大,再大姐門外的悸動、而現在眼前的衝動!淫慾漸漸吞噬理性,伸手碰觸胸罩時、大姐搖頭,眼神似乎告訴我「不要動」!更讓我驚訝的事,大姐連超迷你平口內褲也脫掉、露出稀鬆的陰毛,大姐全裸坦誠相見!剩下吊帶襪和高跟鞋。

    大姐身體前傾,伸手解開皮帶,拉開拉鏈將褲子內褲脫下掛到了隔板門上的掛鉤上。身為女教師的大姐突然跪下、我還在站立、陰莖已經翹得老高,鄧指著大姐的嘴巴。大姐先用手觸摸陰莖往下般,開始生疏的來回前後套弄。一個這麼看似清純實則火辣的大姐兼女教師,如此柔滑的手,任何男人都受不了。

    我以為大姐會持續套弄陰莖、但卻是手握陰莖愛撫臉皮雙頰、用鼻子對準龜頭吸氣、我龜頭一下就碰到了大姐的嘴唇。感覺軟軟的,大姐握著肉棒在她嘴唇上來回摩擦了幾下,然後抽離,因為興奮,龜頭上冒出的粘液連在大姐的嘴唇和龜頭之間,感覺非常淫蕩。突然大姐一張開嘴,含住陰莖。於是我現在感覺就像是在開苞一個處女一樣;我將龜頭慢慢抵進大姐的小嘴、進去了一點後,我感覺有牙齒。我說:(大姐儘量不要讓牙齒碰到我的陰莖)大姐很快領會了,張大了嘴。我於是雙手抱著大姐的頭,開始往她的嘴裡進發。

    開始,我插得不深,就抽出來,然後又插進去。我低頭看著大姐美麗的臉,感覺著她嘴裡面水汪汪的,熱熱的觸感。感覺就像要升天了一樣。在弄了一會兒後,我說大姐自己來動動看。大姐於是開始主動的前後擺頭,吞吐我的肉棒。看著誇下性感的姐姐女教師,我感覺自己就是大姐的丈夫。後來,我受不了刺激感覺快射了,我原本想要抽出顏射、但姐姐女教師聽到陳漸鴻在門外講話聲音時、手按住我屁股不讓陰莖離開、而我的雙手一邊愛撫乳房一邊狠抓乳房和捏乳頭。

    大姐也不甘示弱的用小嘴開始猛烈的上下吞吐。而且一次比一次含得深,弄得大姐自己嗚嗚的叫,陳漸鴻在門外還說:(這是什麼聲音)我說:(在嗯嗯),同時間大姐還不時來一次深喉然後吐出來,插得大姐不斷咳嗽和乾嘔,看到美麗的臉下面掉著很長的口水,感覺到一種SM的快感。

    唉,想來大姐的未婚夫陳漸鴻真可憐,自己有這麼漂亮的未婚妻不知道品嚐,現在被我把大姐嘴巴開了處,還使勁插成這樣。我再次抱住大姐的頭,開始猛烈抽插,感覺要射了,我突然一下插得很深,將精液射進了大姐的口中。感覺射了很多,也聽到大姐吞嚥的(咕嚕聲)、大姐就這樣讓我陰莖保持在嘴裡五分鐘之久;大姐才捨不得的吐出。大姐滿臉通紅的張開了小嘴,我看到裡面白色的液體在紅色口腔裡淫靡的畫面,非常動容感激。

    大姐在我眼前讓精液在喉嚨中慢慢吞食,一會又生吞陰莖想盡辦法吸食龜頭內液體!這時陳漸鴻說:(不知楊澤唯在哪)、我爽翻痛苦說:(大姐在我的屌上)、

    陳漸鴻笑一笑、並說很喜歡楊澤唯、談論婚嫁之事、此時大姐用眼神叫我坐下、大姐淫水氾濫的濕地對準我陰莖慢慢被插入、大姐悶悶的哼了一聲,大姐流下眼淚;因為我的陰莖出現血漬,難道大姐真是(處女)而剛剛的眼淚是(處女喪失的眼淚!)刺激實在太大了,要快射出時、我想拔出、但大姐熊抱不想離開、我也無法睜開、最後爽快無比(中出)大姐教師。陳漸鴻覺得奇怪為何主角從進廁所開始到現在一直鬼叫、不等我說明陳漸鴻不一會就離去、我攤坐馬桶上、大姐則臥倒在我身體呼吸聽著我心跳的喜悅聲。

    直到第三節下課鐘聲響起,我的陰莖還在大姐身體裡溫存三十多分鐘之久;我叫醒還在休息的大姐,抱起身來讓大姐站立、陰莖才離開大姐的陰戶;我跪下讓大姐ㄧ條腿誇在我肩上方便用嘴巴舔弄清洗大姐的陰戶,有種淡淡血腥味和微甘粘粘的淫水、陰莖不由自主翹了翹打在大姐的腿上!發出啾啾的聲音使大姐臉上紅嫩害羞與做愛完後愛撫的悸動,後拿起我的內衣在大姐身上擦拭讓大姐保持清潔乾爽;大姐穿上衣服而我在旁幫忙整理。

    等大姐衣著OK!我說:大姐先離開,當要走時、又轉身跪下,我的陰莖剛好輕敲大姐額頭!大姐就說:(小寶是不是捨不得大姐啊?)就伸手握住陰莖和抓住卵蛋,往大姐自己臉上拍打、而龜頭上的馬眼漸漸滲出透明淫水的前列腺液,點點滴滴在大姐臉上形成光亮斑跡!我就說:(大姐臉上又髒了!)大姐就說:(大姐臉上酸痛需要精液按摩?)想了想、有其母必有其女,媽媽和大姐對於另一半的外遇、相當的反感與激烈,若找到適當的出口、會義無反顧的愛上對方甚至屈就於對方,更演變成對性愛的大膽開放和愛情執著。

    我決定一件事那就是要促進大姐跟陳漸鴻結婚、再與大姐偷情,況且手上握有陳漸鴻和廖揉淋的把柄、相信大姐在夫家的地位會更高,可以控制陳漸鴻!在加上我和南綾香的…心中燃起莫名的興奮。

      中午休息時間遇到桐美鈴老師,桐美鈴說:(今天補導課在教室上課!)不都是在科辦公室嗎?放學離開時、學藝股長跑來告靠我說:(楊大寶你完了!英文抽考成績很差,老師要來罵你了)、一會桐美鈴老師來到教室大聲伺罵我,不知如何回話只有挫著等!同學一看不對勁,門窗緊閉如有大事發生,紛紛趕快回家。桐美鈴突然間站立於前、說今天要好好補導主角。

    剛開始、桐美鈴把扎於短裙的白色上衣挪上去放於裙外,把白色上衣的鈕扣般開、只剩底下最後一顆且早上被我收走內衣、胸罩、內褲、吊帶襪等;形成一個(超深V字半裸窈窕身材)讓我的陰莖忍不住發抖起來,走到我的背後雙乳緊貼我肩膀、乳頭有如針灸般的溫柔刺痛,桐美鈴呼吸之間擅發出熱戀般的誘惑氣息;我的心情是異常的平靜、心中所想卻是如何調教桐美鈴及奴隸桐美鈴,所以我要忍耐、不可以射精給桐美鈴!

    桐美鈴移動位置,又坐到我旁邊緊靠著我、桐美鈴右手繞過背部撫摸我胸部和肚子,乳房夾住我的手臂、左手已開始解開皮帶、拉下拉鏈、深入內褲輕撫陰莖;不久桐美鈴雙手已在褲子上、試圖脫掉,我稍微起身桐美鈴順利脫起褲子和內褲!進入桐美鈴眼簾的是勃起陰莖、老師已彎下腰口舐著勃起的下體,看桐美鈴正十分投入的喘著氣,充滿貪慾的神情…

    我心裡一陣雀躍欣喜,為了落實計劃裡桐美鈴奴隸的角色,在老師巧妙的舌頭愛撫下,我說:「老師,妳在做什麼?」桐美鈴的舌頭停止轉動,慢慢地,有點羞怯的抬起了臉。「…大寶。」桐美鈴此時嘴唇像火那般的艷紅,與以往的模樣大不相同,臉上浮現的儘是貪慾,連眼睛都泛漾著。雖然頭髮已梳往後面,還是有幾撮頭髮垂到前面來,正如同老師慌亂的心。

    「不可以,不要靠近我!」為了徹底實現主控權,我以主人的口吻讓老師碰釘子。桐美鈴就像是一個受操作的奴隸般,一付狼狽的表情。桐美鈴說:「大寶,我…」我說:「是誰允許老師含著我的東西!」桐美鈴說:「老師…已經忍不住了。」我說:「什麼忍不住了?」桐美鈴說:「啊,你不要逼我,求你!」桐美鈴開始輕撫著我的身體。我說:「等等,我知道了,妳很需要,是嗎?那麼一切都得聽我的。」無論如何都要冷靜,我沒想到一向都很沈著穩重的桐美鈴,竟然會操控在他手中,我心裡十分得意。

    一定要拿出主人的樣子,把桐美鈴馴服得服服貼貼的,桐美鈴說:「是這樣子的…早上我第一次看到大寶溫柔體貼,心裡就…」我說:「好了,好了。我又沒要你說這些,如果要跟我相好,就把真心拿出來給我看看!」桐美鈴說:「啊啊,我當然想跟你要好。」我說:「是真的嗎?好…那麼,老師有什麼要求我的?這樣好了,先把短裙脫了。」桐美鈴說:「…知道了。」完全是奴隸的口吻,老師站起來,將身上黑色的短裙立即脫去。出乎意料的,桐美鈴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沒穿上內褲、奇怪?老師是有時間穿的為何……?接著,她脫去了襯衫。露出碩大豐滿乳房,我越來越有自信了。如同我所想像的,老師現在一身不掛,情色十足,卻相當美艷動人。

    能夠得到這樣一個超級女郎當自己的性奴隸,而且又能隨心所欲的玩弄,對男人來說,這才是真的天堂吧!我感歎著桐美鈴的魅力,慾望之火又燃燒起來了。「對了,到這兒來。」我讓一身不掛的老師立在一旁,我踢開脫放在地上的短裙,桐美鈴不明白我究竟想幹什麼,臉上顯得很不安。那姿態模樣簡直就像是上帝精心雕琢過的藝術品,下部露出的性器,更顯得妖嬈,充滿了官能美。

    我覺得十分口渴,於是用舌頭去潤嘴唇,被慾望充斥的視網裡,燃繞著桐美鈴的艷姿。我盤腿坐在椅子上,一邊玩弄著自己的性器,一邊以挑逗的眼神投向桐美鈴。老師說:「啊…大寶…」我說:「老師,別害躁啊,這樣好了,妳來趴在桌子這裡。」我慢慢從椅子上起來,將桐美鈴的頭往下抽,讓老師的四肢呈趴著的姿勢;「啊…老師,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桐美鈴嗚咽著聲音說。我看老師那姿態,好像動物一般,更激起我淫蕩的慾望。

    我毫不遲疑地,伸出了中指便往秘孔裡去,手指開始逗弄起來。「啊、啊…」桐美鈴像蛇般的扭動身軀,發出了滿足的聲音。然而,我的目的並非要使老師快樂。我說:「怎麼了?老師!很舒服吧?」桐美鈴說:「啊…是…」我說:「再叫大聲些!」我的手指開始前後摩擦,每當手指一伸出來,便有蜜液流出,將老師的下部課桌都弄濕了。

    桐美鈴一面扭著屁股,一面發出嬌聲。「啊,不要停止!」我不理會老師的哀求,將沾著液體的手指放進嘴裡舐著。然後,開始拍打老師豐滿的臀部。「妳真不是一個的好教師!」拍打屁股的聲音,漫了整個教室裡。桐美鈴說:「啊,好、好痛啊…不要打了。」我覺得桐美鈴的屁股好有彈性,每一拍打下去,便有股興奮的快感;我想不管屁股多麼紅腫,都不能輕易停下來。我說:「老師妳真的答應我做任何事?」桐美鈴說:「我是個壞女人,壞老師做這樣的事。但是,我絕不後悔!」

    我聽到老師這句台詞,心裡相當感動,我欣喜著桐美鈴終於成為我的性奴隸了…調教終於奏效了…後來發現調教是多餘的!在溫泉之旅桐美鈴告訴我說:「經過飯店事件後,老師已深深愛上大寶、而英文問題不過是老師自己的藉口!桐美鈴,願意為大寶做任何事。」

    因為我想把“好事”留到明天,所以沒有射精、增加桐美鈴老師的慾望,已好驅使;老師渴望的眼神望著我說:「老師要大寶幹我、更要大寶的精液」我說:「老師不是答應我做任何事嗎?現在我不想跟老師“做愛”」老師不悅的眼神看著我。我就說:「老師是不是不聽我的話呢?」奇怪!台詞好熟悉毆,好像玩角色扮演、身分對調;老師收起不悅的臉,露出可怕淫笑的說:「那老師吸准大寶的小鳥總是可以吧!」好阿!老師在激我,我偏不上當;同時、已含住陰莖的老師說:「桐美鈴要大寶射精」我爽快痛苦的說:「我…偏偏…不…射…精」老師與我的淫聲蕩語,充斥著小小教室!

    我真是活該、因為沒有射精,陰莖腫的麵龜一樣大;是可以走路、只是要用書包遮擋褲子凸起物,等公車時、聽旁邊的人說公車有人罷駛,所以要等很久、且說已經等三十分鐘,人啊!一倒楣後續會接著“帶屎”好吧!用走的回去吧。走得十幾步、公車來了我又沒注意,突然有同學說:「大寶再見」;回頭來不及的,我被耍了、算了!誰叫我沒耐心。一閃、好眼熟是月靜香老師,剛從車上下來、原來月靜香是有車階級還會開車。

    還以為是…老師進入書店,我也跟去看看、也許我走得太慢,進入書店已看不見老師、便隨便逛逛;上二樓時太專注階梯上文字、頭並沒往上看,突然有人跌的下來、本能反應抱著,滑嫩的臉蛋從我臉頰遛過、胸口又是軟軟的,應該是女孩?女孩說:「好險!」我說:「是危險吧?」女孩頭一縮,原來是月靜香老師、我說:「太累了ㄡ?不約我胖小子出事了ㄡ」,老師還驚魂未定!月靜香說:「大寶你下面有放東西嗎?怎麼一直撞老師的大腿」我驚覺才把月靜香放下並說:「沒有沒有」月靜香臉紅微笑!

    離開書店月靜香說要載我回家,月靜香說:「在附近繞了四十多分鐘一直找不到停車位所以身體很累,才會跌倒」我就建議老師多吃一點營養食品、像我一樣胖胖的、說錯了,老師的身材是最棒的!月靜香的手向我的腿上打打氣,只是老師的手沒有離開、感覺老師開玩笑地撫摸大腿找尋撞老師“東西”我便說:「老師星期天有空嗎?我想約老師一起去公園!可以嗎?」等老師知道是什麼東西時,抽手回去、並答:「看你的表現!」月靜香回錯話了。月靜香臉紅的說:「好!但大寶要聽老師的。」

    又沒爽到、陰莖腫的更大,回到家已八點想直衝二樓浴室、見到父親和二姐再看電視,媽媽剛好在洗澡;我便敲門說:「媽快讓我進去、我下面快痛死了」媽媽沒穿衣服開起門來,我脫起鞋子便往裡面衝。關門後媽媽說:「媽咪等大寶幹媽媽很久了,媽媽需要你那支幫媽媽止癢」我脫衣服時、媽媽沒幫我脫,而是跪下快點取出凶器吞吐,我脫完衣服後、叫媽媽脫起我褲子和內褲,媽媽像離不開凶器、脫起內褲沒辦法吸准,脫掉之後又快速含上。

    我用手拍打在媽媽的臉、說「我要捅媽媽!」,媽媽站起身來、握著凶器走到浴缸旁,叫我躺著、媽媽跨著我身體,一腳半跪、一腳蹲著、一手撐在我肚上、一手般開陰戶往我凶器慢慢插入,哼!著一聲、完全吞沒坐下。陰戶的手又撐在我肚上,跪著的腳起來形成蹲著慢慢移動、而媽媽的陰戶在我的凶器上上下下的套弄;啊…喔!嗚…嗚…啊!的媽媽叫聲漸漸響起,原本綁在媽媽頭上的秀髮經不起上下抖動而落下到乳房,形成“髮絲乳房指揮曲”交互彈奏。

    父親走到門外說:「是什麼聲音?」更大聲說:「大寶有在裡面嗎?」媽媽還在動的情況說:「嗚…!你兒子又沒照顧好,啊…!大寶說下面很痛、喔…!你又沒關心、喔…!看好之後、順便幫兒子洗澡、喔…!啊…你有意見嗎!」父親在門外小聲說:「對不起!不好意思!」媽嗎說:「喔…!等一下幫大寶拿衣服來啊…!」

    太有趣的、也太刺激了,忍不住就射精到媽媽的花心裡!媽媽也許是太興奮或太累了雙腳伸到後面去、身體倒臥在我身上,發覺自己凶器還在媽媽花洞裡並未軟掉、換我出擊的!一手抱著媽媽背一手握著媽媽臀部,小心翼翼的翻轉過來、漂亮!凶器還在媽媽陰戶裡,我先親吻媽媽、雙手抽出移到媽媽腿部,挪開雙腳讓我的下腹部更接近媽媽陰戶,開始凶器的抽插!

    我的雙腳關節撐地微彎,腰部微升已一百零八公斤的體重突然向下墬擊陰戶;媽媽慘叫「啊」一聲!體重是媽媽的兩倍再減兩公斤!我以為媽媽會喊痛,結果媽媽居然說:「很舒服、很痛,但爽死了!」又說:「用力幹媽媽!幹死媽媽!」浴室就響起啪吱!啪吱!啪吱!原來才知道彈簧床與硬地板的不同,彈簧床把撞擊力量吸收而硬地板則是媽媽的陰戶全盤吸收。

      媽媽的爽叫聲越來越抖越小聲,說:「幹死…媽媽…!媽媽…喜歡…大寶幹死…媽媽…!媽媽…愛…大寶!更…愛…大寶…幹死…媽媽啊…!」門外的父親說:「衣服拿來了,趕快開門!」我停止抽插、要起身時,媽媽用單腳勾住我臀部、不許我離開!並說:「媽媽…還沒…爽夠,不許…離開…」我就說:「媽媽在不起來,我就不動作!」媽媽用討厭不悅的眼神說:「媽媽討厭大寶、恨大寶」不情願的起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