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絲襪女友(二)——昏暗的樓梯間

2昏暗的樓梯間

    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我被手機短信的鈴聲弄醒,「老公,桌子上有早飯,記得

吃哦,老婆特別做了納豆飯,一定要吃的幹幹淨淨的,才可以造的多多的哦…呵呵,

麼……啊。」我傻笑著,心想,有這樣的女友,真是省心不少。洗漱完,吃光她做的

納豆飯,看看手表,8點整,準備出門上班。

    由於我們倆是在不同的方向,而我們又住在城市中間的位置。所以每天她總是早

起乘地鐵到西邊,而我則開車近50分鍾到東邊上班。

    臨近出門,穿鞋的時候,突然發現女友的飯盒忘在了鞋架邊,打開來,應該是早

上準備的午飯,匆忙中忘在鞋架上了,這粗心的小丫頭。沒辦法,給她送去好了,我

算了下,如果開的 快一點,繞幾條街,不堵的話,送給女友飯盒後應該還是能夠及

時趕返到公司�。於是我迅速下樓,開車趕去女友的公司。

    本來想打個電話給她,讓她下樓來我直接遞交給她,但是不知爲什麼,她的電話

老打不通,估計是在開早會吧。於是我決定自己送上樓去。25樓……正值上班高峰,

眼看著通向高層電梯人多到不行,正好,去15樓的低層電梯到了,我心想,幹脆到15

樓,再爬樓梯上去得了,可能還比較快。

    上到15樓,我直接從樓梯間飛奔到19樓。但是剛想往上繼續,卻隱隱約約聽到20

樓那有一對男女在對話,而其中的女聲正是我女友的聲音!我假裝打開19樓的安全門,

但事實上我卻沒進去,強烈的好奇心驅使我想靠近偷聽他們的談話。

   「昨晚打電話給你怎麼不出來啊,你這小浪貨,白白讓哥哥我旱了一宿,瞧你這

身穿的,短裙�還配吊襪帶,光是用想的我就來火,更別提你那股子騷勁了,哎,你

到底準備什麼時候給哥哥敗敗火啊?」說著,他撩開女友摩挲著她白皙的屁股,果然,

女友穿的是白色蕾絲吊襪帶,襪子是無彈力的複古長筒襪,我們一起去香港的時候買

的。不由得我一股醋意湧上心頭,但卻還想繼續看看下面的發展。

    「討厭……就知道說人家……他昨晚確實是出去喝酒了,但是我正準備出門找你,

他媽媽就打電話過來了,一個勁兒的和我聊,我能怎麼辦啊,陪她足足聊了倆小時。

哼……」平時乖巧可愛的女友居然任由另外一個男人撫摸,居然還不時的發出嬌喘聲。

    「那後來怎麼連我電話都不接我的?小浪蹄子,你這絲襪挺滑啊,哪買的?」

    「人家和老公去香港買的啦,他就喜歡我穿各種各樣絲襪,你們男人是不是都喜

歡啊?啊……性感嗎?別摳……嗯……嗯,後來他就回來了嘛……喝的醉醺醺的,我

要照顧他,放水洗澡,還怎麼出去啊,電話也顧不上看了……怎麼……壞蛋,一天就

能憋死你 啊,大壞蛋……嗯……別弄……要是被人看到怎麼辦啊……啊……」

    「我不管,你TM就知道急我,小浪貨。快,先幫我放放火再說……」隨後我聽到

了松皮帶和拉開褲鏈的聲音,女友嘴上說害羞,但此刻卻毫不猶豫的順從蹲下身子。

這時候的我,根本無法抑制心中的怒火,全身都在發抖,但是一種強烈而又變態的欲

望卻充滿我的腦子,我感覺頭漲的厲害,卻還是躡手躡腳的繼續偷偷的窺視著這對狗

男女究竟會做出什麼舉動。

    借著昏黃的樓梯燈,只見我女友蹲在低一級的樓梯上,一只手扶著男人的腿,一

只手套弄著他的雞巴,嘴巴也湊過去含住龜頭舔吃,我可愛的女友居然手口並用的爲

那男人口交,而那個男人也沒閑著,按著我女友的頭前後推送,另一只手卻在不停的

按著手機鍵盤,是在拍下這個場面還是在給顧客發送短信?我不得而知,只是從手機

屏反射在他眼鏡上的光亮,讓我看到這個男人舒服的瞇著眼,嘴角微微上翹。

    我不停的抖著,女友居然將整根雞巴都吞到嘴�,平時她都不肯和我試的深喉,

居然一大早在公司的樓梯間�幫別人弄,男人爽的直哼哼,而更過分的是,那個男人

竟突然提著女友的馬尾,讓女友給他乳交。女友的乳溝很深,和她乳交那種享受,是

我從來沒有過的,而現在這般的極致的享受居然是另一個人在體驗,而不是我這個正

牌男友!

    男人弓著腰用手揉捏女友的乳頭,而女友也一條腿半跪在樓梯上,一條腿伸直了

踩在下面的臺階,用手推擠2邊柔軟的乳房夾弄他硬挺挺的雞巴,還把項鏈甩到脖子

後面,以免龜頭頂到,舌頭也舔著乳溝�露出的龜頭,用口水潤滑著整只大雞巴在自

己的乳溝抽送。時不時的還擡頭用可憐的眼神看看那個男人,而男人也扶著她的肩膀,

不停的前後操弄女友柔滑粉嫩的乳房。

    「啊…不行了…」,明顯男人已經受不了了,突然用手從女友的乳房抽出雞巴,

快速的套弄了幾下,女友見狀立刻站起來,順勢脫下一只高跟鞋接在男人的雞巴下面。

男人壓低雞巴,猛的將一股又一股的濃精液噴射進女友的鞋子,而其中幾股還噴到了

我女友小腿的灰色絲襪上。女友的手套弄著那個男人的雞巴,擠出最後一點精液,然

後用嘴巴啜吸龜頭�的殘精,男人爽的昂起頭,撫摸著女友的頭發。

    我捂著嘴,不知怎麼辦才好,顫抖的雙腿已經用不上任何力量。而這莫名的興奮

也拉住我,讓我無法做出任何動作。「喔……真TM爽,就知道你會弄……還弄個鞋子

接,哈哈,真去火……」 女友低著頭,準備用紙巾將射在鞋�的精液擦掉,但男人變

態的制止了她,還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女友聽了,嬌嗔著打了男人一下,居然把絲

襪腳伸進了滿是精液的鞋�,少許濃白的精漿順著鞋後部與腳之間的縫隙溢出來。

    「壞蛋…涼死了…黏糊糊的,怎麼走路啊…」

    「涼快點不好嗎,哈哈,小蕩婦,快收拾收拾上去吧,晚上下班再找你。」

    「恩……知道了……」女友欲眼迷離,點了點頭。男人整理好衣服,拉好褲鏈,

一邊打著手機一邊慢步上樓。女友理了理襯衫,放下卷到腰部的短裙,重新提了提絲

襪的襪邊,整了下下馬尾,也輕聲慢步的上樓去了。

    我一屁股坐在階梯上,昂頭看著昏暗的頂燈,手�還拎著她的飯盒。剛才的一幕

幕無法阻止的回放在我的腦海中,我懊悔爲什麼要給她送來飯盒,看到這一幕,我是

那麼愛她不是嗎,可是她居然那麼早的來到辦公室給別的男人瀉火,平時我只有在淫

虐她的時候才幻想過這些場景,熟不知這事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身上,我混混僵僵

的挪動著身體,但是下身硬的發燙的雞巴,卻告訴我,我愛她,但是已經不是之前的

愛,我心�殘留的只有淫虐女友時才有的那種快感……

    我強忍著暈眩站起來,慢慢地走到25樓,整理了一下思緒,在他公司前臺打了個

電話給她,電話那邊,一如既往的蹦出一個可愛而且粉嫩的聲音:「老公?什麼事兒

呀,才那麼會兒就想老婆了嗎?納豆飯有米有吃光光呀。」

    「恩啊,是想你了,所以我給你送來了好吃的。」

    「啊?你在我公司嗎?」

    「恩啊,在前臺,快來,要遲到了我。」女友雖然笑吟吟的,但是明顯心事重重

的快走過來,拉著我來到樓梯間。一把抱住我,我閉著眼睛親吻她軟嫩的嘴唇,我們

的舌頭纏在一起,撫摸著她的屁股,「小騷貨,穿的吊帶襪,那麼騷,是不是想勾引

你們同事OOXX你啊?呵呵。我都不知道怎麼這個時刻我還能笑的出來。

    「恩,是的呀,老公不在,只有找他們來滿足你的美老婆咯,呵呵。」女友順著

黃河修馬路,「傻老公,人家是爲了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讓你那個嘛…你忘了今天是

什麼日子了嗎?」

    我有點懵,但是立刻反應過來是我們認識2周年的日子。「我當然記得啦,那晚上

見吧,去吃墨西哥菜,怎麼樣?啊,老婆,我要先走了,這下真的要遲到了。」

    「恩,好老公,晚上見呢…路上開車小心,別開太快。」

    我點點頭,卻叫住正要往回走的她:「哎?你絲襪上是怎麼了,怎麼髒兮兮的?」

    「啊……?」女友緊張而又尷尬的低頭看了看,「可…可能是牙膏吧,一會我換一

雙好了,恩,快去吧,老公。」

     我笑著道了別,下樓開車疾馳在去公司公路上,嘴�那股與她接吻時留下的腥腥

的味道,讓我作嘔,而我心中也漸漸有了自己的計劃…

(非原創)絲襪女友(五)——迷亂的夜

(非原創)絲襪女友(四)——廁所激情

(非原創)絲襪女友(三)——濃「精」咖啡

(非原創)絲襪女友(二)——昏暗的樓梯間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大家一起來推爆!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太棒了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