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池豔遇

       “動起來!釋放你們的快感!Let’sgogogo!”DJ小姐聲音粗啞,卻充滿了讓人無法拒絕的狂熱鼓動力。瘋狂的音樂突然轟響,震耳欲聾,將每個人的血脈都激勵的無比贲張。鐳射燈光強勁的在昏暗狂熱的空間�碰撞,領舞台上的性感的舞女把外套用力甩下,蛇一般的身軀幾乎完全赤裸的扭動著。台下密密麻麻的男女在狂野的音樂中一樣瘋狂的舞動。

  

  我一個人坐在舞池邊的圓台上,雙眼在酒精的刺激下變得通紅,面前的紅燭暧昧的搖曳著妖冶的光。身後一對男女的對話隱隱約約傳到我的耳中。

  

  “要不要來杯雞尾酒,你看這名字,嘿嘿……”男人的淫笑聲。“嘻嘻~”女人的低低的浪笑清晰的刺激著我的耳膜。我身體的某一部分突然膨脹起來。

  

  喝了一口酒,翻開酒單,很快就看到了各色雞尾酒的名字:烈焰紅唇、赤裸美人、翻雲覆雨、3P、口交、69……身體更加燥熱了,迅速翻過一頁,“強暴快感”四個字幾乎沖到眼底。靠!雞巴酒!

  我將酒單扔到地上,然而煩躁如火的情緒卻一直揮散不去,下體居然在這黑暗中完全勃起了,它幾乎到了最大尺寸,脹的難受。

  

  我打開了一瓶酒,卻沒有倒入脖子。紅紅的眼睛陰郁地搜尋著,昏暗的燈光下,到處都是飄揚的長發,倩麗的舞影。

  

  女人。我咽下一口口水,撕開領子,踉踉跄跄的沖進舞池。人群擁擠,我一下撲在一個軟綿綿的身體上,耳邊傳來女人的尖叫和旁人的嘻笑聲,“小姐,沒事吧?”我假意扶那女孩,手卻趁機放到她的胸脯上——挺豐滿的。“你幹什麽?!”一個男子憤怒的把我拉開。然而等我直起身子,他才發現我比他高了整整一個頭,他的拳頭尴尬的握著,聲音變得底氣不足:“你幹什麽啊?”我沒理他,回頭看了一眼他女朋友,身材豐滿的有些過了頭,臉蛋還不如身材對我的誘惑。我嘿嘿笑道:“對不起,不小心。”扭頭擠進人群中,繼續尋找著我的對象。下體依然膨脹著,腦海中只有四個字:強暴快感。

  

  很快,我看到了一個瘋狂舞動的女孩,一頭酒紅的頭發在黑暗中扭撒,她穿著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薄薄的衣衫緊緊的裹著豐滿的胸部,在強勁的音樂中搖擺著曲線玲珑的胴體。她仿佛一只野性的小貓般魅力十足的扭著。修長的腿充滿動力,圓翹的臀有大半暴露在短短的熱褲外,若是穿有內褲的話,一定是那種火辣的丁字內褲。她放肆的和每一個挑逗她的人抛著媚眼,笑起來露出雪白整齊的牙齒。我血紅的眼打量著她修長雪白的腿,那腿若纏在男人腰間,是何等的誘人!還有那豐滿圓潤的臀,我能想象出用恥部擠壓它時那種充盈的感覺,她的胸不能說非常的大,然而緊身的衣衫卻把那曲線勾勒的特別嬌人,恨不得立刻把它們裹入掌心,讓它們在揉搓下變漲變硬。兩個男人一邊在她面前狂舞,一邊向她擠眉弄眼的調情,她抿著嘴角,笑盈盈的回應。我沒有再浪費一分鍾時間,將衣襟全部拉開,徑直走到他們之中,一伸手將那兩個競爭者推在一旁,直接貼在她豐盈的身體上扭動起來。

  

  女孩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把我推開。那兩個被我打破好夢的男人也惡狠狠的把手搭在我的肩頭。我轉過身來,聲音低沈卻凶惡無比:“滾蛋,煞筆!”在昏暗而閃爍的燈光下,我那赤裸的強健胸脯和線條清晰的六塊腹肌更顯得有一種野獸般的殘暴感。我沒有理會那兩個男人灰溜溜的遁走,我只看到黑暗中她的眼睛一亮,隨即彎如新月,給了我一個妩媚的笑,露出那雪白的牙。她舞姿絲毫未停,反而更加的妖娆起來。

  

  

  “你的舞跳的真棒!”她笑著說道。

  

  “什麽?!”我故意裝傻。她把嘴貼在我的耳邊大聲道:“你的舞跳的棒!”那芝蘭般的氣息吹拂在我耳旁——我的耳朵其實很敏感,我想象著這嬌媚的聲音在我耳邊痛苦呻吟的場景,下體膨脹的感覺又一次變的清晰。我把嘴貼近她的耳朵,嘴唇觸到了她的鬓發,我心�咆哮著:我想操你我想操你我想操死你個小騷比。然而話到嘴邊卻變成了一句稱贊:“你真美。小姐。”“謝謝!”她的笑仿佛還帶著羞澀。呵呵,我要操你你他媽還謝謝。我也回以一笑,笑容中帶著無盡的殘暴。我們幾乎緊貼著舞動,我的手不斷的撫摩她纖細的腰肢,手臂有意無意的在她柔軟的胸上挨過。她幽幽的香味彌散在我的四周,當我抱起她光滑如緞的大腿時,我的下體幾乎要爆炸了,幾乎有立即把她按到地板上強暴的沖動。

  

  “我想去下洗手間。”她說道。

  

  “好啊!我送你過去?”我覺得機會來了。

  

  “呵呵,不用了。要不你去12號包廂等我,我請你喝酒?”

  

  “12號包廂?�邊還有誰呢?”

  

  “沒人,我一個人訂的。嘻,你怕我把你吃了?”

  

  我幾乎從心�笑開了花:“還不知道誰吃誰呢。”

  

  我一個人走進了12號包廂,反手把燈關了。脫下上衣,解開皮帶,象一只蓄勢的猛獸在黑暗中靜靜潛伏。胸中的欲火一直舔舐著我那顆準備犯罪的心,漫長的等待仿佛整個世紀,終於,門開了,一個窈窕的身影走了進來。“你在麽?”她的聲音帶著疑惑,手指摸索著牆上的開關。我幾乎是從黑暗中彈了出來,一手關上了門,另一手拉著她的腰,狠狠攬入懷中,手掌捂上她的口鼻。她的驚叫變成了“嗯∼”的一聲悶哼,驚惶使得她打了一個寒戰。我用力把她抛到沙發上,野獸一般撲上去。手抓住了她名貴的襯衣,用力的撕扯。

  

  “幹什麽?”她尖叫。

  

  重金屬般狂囂的打擊樂穿透包廂的門,不但掩蓋了她的叫聲,也使得我暴虐的本性在血管中更加沸騰起來。“Fuckyou!閉嘴!”我狠狠的罵道,“老子要幹你!”突然我手腕一緊,黑暗中不知道她如何一扭,關節上居然一陣透如心扉的劇痛。“啊!”我慘叫一聲,冷汗冒出。剛要擺脫,小腹上又吃了重重一記——幸虧她2寸半的高跟鞋沒有奔我的小弟弟而去,要不當場就廢了。我捂著肚子跌坐到地上,耳邊風聲大做,居然又是一記擺腿,我連忙低頭。哐啷啷,桌上的洋酒瓶被踢了個粉碎。她畢竟是個養尊處優的小姐,嬌嫩的足背雖然踢碎了酒瓶,那碰撞的疼痛也使她哎呀地哼了一聲。

  

  然而她立刻穩住身子,迎面又是一腿:“色狼!”——我靠,這騷貨學過跆拳道麽?一腳一腳踢的呼呼帶風。我狼狽的在房間�躲閃著,漸漸被她逼到牆角,身上不知道吃了幾記,好幾個地方火辣辣的疼。一種被羞辱被戲耍的感覺一下點燃了我:操!老子豁出去了!

  

  

  這一下優勢逆轉,她想大聲呼喊,然而我用嘴緊緊堵著她的嘴——舌頭當然不敢這麽快就伸進她的口腔,我記得她那口雪白整齊的牙呢。她拼命掙紮著,我耐心的緊緊壓著她,一絲絲的耗著她的力氣。同時感受著她魚一般在我身下扭動所帶來的快感。漸漸的,她的腿終於軟了下來,我的陽物已經變的粗硬無比,一個美女豐盈身體如此火熱的在身體下蠕動,同時帶著犯罪得逞的瘋狂,這種刺激過瘾無比。我用一只手按著她的兩只皓腕,騰出一只手撫摸著她滑如凝脂的胸,她的乳房嬌嫩綿彈,手感絕佳,雖然是強暴,我卻更喜歡在情欲上也征服她,所以我並不如她想象中的變態色魔一般狠狠蹂躏她的玉乳,而是如情人般溫柔火熱的撫摸。從墳起的乳房根部順著那光滑如緞的圓錐型慢慢往上,到達頂端後中指和食指輕輕挾弄著那小小的粉嫩乳頭。我在盡一切努力挑逗她的情欲,舌尖也試探著挑逗她的唇頰,她的胸脯上下強烈的起伏著,瓊鼻中氣息咻咻,對我舌頭的挑逗沒有回應,卻也沒有咬我的意思。手指輕輕按著她的乳頭旋轉,身體在她嬌軀上緩慢的蠕動,擠壓著她,灼熱著她。黑暗。瘋狂的音樂。男人濃烈的體味。“溫柔”而專橫的強暴。糾葛的肉體。她的乳頭終於慢慢的挺立起來,身體偶爾也主動磨蹭我。我小心翼翼的移開封緘她的吻,她沒有呼喊,而是發出一聲壓抑已久的呻吟:“嗯∼”

  

  

  在我進入她身體之時,她喊了一句:“戴上套子好麽?”“操你!戴個屁!”我怒吼著挺入了她泥濘不堪的陰道,她啊的長聲叫了一聲:“輕點∼”然而長時間壓抑後是憤怒火山般的爆發,我再也沒有半點憐香惜玉的感覺,用力的沖擊著她的子宮口。恥部強勁有力的擊打在她的玉臀上,啪啪作聲。

  

  “Fuckyou!!”她突然爆出來一句粗話,“你剛出來?沒碰過女人?”

  

  我狠狠的回應:“老子就是剛出來!�面沒女人都是操屁眼!你要不要試試?!”

  

  “你這個禽獸!”

  

  她狠狠的抓著我,尖尖的指甲下是我破碎的肌膚,和血。我呼呼的真如禽獸般笑著,親吻著她的乳房,她仍然狠狠的抓著我,我突然一口咬上她豐盈光滑的乳峰,“啊~~”她發出一聲痛哼,“好痛!你這賤豬!好痛∼嗚∼別咬了∼我不抓你了∼”她果真停止了抓我,我瘋狂的挺入她的陰道,剛才痛苦的刺激竟然使她陰部痙攣了,肉棒上傳來柔軟陰壁驟然緊握的火熱快感,我露出牙齒,邊在她身上喘著氣,邊獰笑看著她皺起來的美麗眉眼。她喘著氣,幾乎流出了眼淚:“你這個魔鬼!變態!”我加快速度抽動著,她情不自禁的扭動腰肢,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我突然又一口咬在她柔膩如脂的嬌嫩乳峰上。她啊的發出一聲尖叫,卻不再懇求,狠狠一口也回咬在我結實的肩頭。我的陽具在這痛楚中變得更加勃大,她的蜜穴也從來沒有如此緊致。門忽然被推開了,一個服務生探進頭來。黑暗中,他還是看清了地板上一對男女正瘋狂的做愛,或者是一個猙獰的男子正在強暴一位性感美麗的女士。

  

  他有些犯蒙,結結巴巴的道:“先生……小姐……我……我能爲您做、做些什麽?”

  

  “滾!”我吼了一聲。

  

  “Getout!”她也尖叫起來。

  

  服務生跌跌撞撞的帶上門走了。

  

  我有些詫異,但強暴的快感卻使我不願多想,她已經撲在我身上,扭動起苗條的腰身,圓翹的臀一下一下的後突,溢滿汁液的蜜壺密實勒著硬挺的肉棒吞吐著。她的手按在我的胸脯上,酒紅色的長發隨著她的扭動飄散,纖細的腰肢蛇一般扭動,就好像我剛見到她時一樣,陶醉的舞在黑暗中,鼻中竟抑制不住的婉轉呻吟起來,聲音無比溫柔甜美,或許她和情人做愛時,便是這個模樣?肉棒上不斷傳來蜜穴緊握抹動的快感,眼前欣賞著一個精靈般的女子姣好的玉體扭動,特別是那一對性感美乳的晃動,這簡直是人間美景。然而我卻不願意讓她占據主動,或者潛意識中,我嫉妒她在我的強暴中竟似乎找到了比我更強烈的快感。我狠狠地把她掀到地上,她猛地從極樂境界中被生硬的摔出來,臉上情欲的绯紅還未退就添上了憤怒的潮紅:“你有毛病啊!”我雙手把她翻了過來。她明白了我的意思,雖然帶著惱怒,依然配合的把頭枕在手上,她剛剛將圓臀翹起,我的陽具就猛烈的頂了進去。以我的小腹撞擊她的豐臀的幻想終於在這一刻得到實現。也許是我和她都偏愛這個姿勢吧,在抽送了幾十下之後,我們不再象野獸一般互相撕咬,都發出了低沈的呻吟和喘息,終於沈心在交合中。她擁有近乎完美的臀,又圓又翹,綿軟中帶著堅實,光滑雪白且有質感,充滿了彈性,陽具插在陰道中都能感受到兩邊臀肉的壓迫感,我幾乎要爲她這個姿勢而瘋狂。

  

  我不知疲倦的挺動著,身體趴在她柔弱光滑的背上,手掌前伸,托著她木瓜般的嬌乳,柔嫩陰道肉壁的摩擦吮吸,讓我一波又一波的進攻著。我和她的呼吸聲此起彼伏,她啊啊的輕聲叫著,不斷的搖晃著圓臀,增加陽具在小穴�的摩擦感。她越搖越快,口中的呻吟也越來越急,雖然是強暴,但在我數百次的強勁沖擊下,她的高潮也應該快來臨了吧?然而她爲什麽卻一點沒有要崩潰的樣子?難道我如此傾盡全力都無法讓她滿足?脊髓�那種又酸又麻的感覺提醒我,我的高潮馬上就要不可抑制的到了。一種挫敗感深深的羞辱著我。而她卻依然妖媚無比的搖著豐臀,陰道緊夾著不斷收縮,將我一步步逼向懸崖邊緣。

  

  不行!我猛的抽出陽具,不能讓她控制節奏。

  

  她猛地撲到在我身上:“別抽出來!下流胚子!快插進來!”我根本來不及推開她,陽具就被她抄在手�,她如春風般溫柔的一坐,龜頭擠開她滑潤的大陰唇,吱的一聲,再次沒入那銷魂的蜜穴中。我咬緊了牙關。她象一個在無奈的父親身上撒歡的小女孩般歡快的動著,嬌媚的聲音在我耳邊呻吟,仿佛無比痛苦,又仿佛快樂到了極點。她瘋狂的扭動,手臂緊緊的摟著我的背部,肌膚由於興奮變成了漂亮的淺玫瑰色,蜜液大量的湧出,嬌嫩的花心一下一下的親吻著我的龜頭尿眼。我的身體幾乎痙攣了。只是木然的抱著她,腦海中除了波濤洶湧的快感,一片空白……

  

  終於,她的陰道開始強烈的收縮了,她長聲歡叫著,肌膚緊繃,她的高潮終於也來了。可是在她筋疲力盡的想最後體會一下肉棒堅挺感覺的時候,我那疲憊的陰莖已經軟軟的滑脫了出來。雪白的精液順著她光滑的大腿流淌下來。

  

  “Shit!”她狠狠的推了我一把,“你居然射在�面!?今天不是安全期!……”

  

  我沒理會她的咒罵,欲望、暴力、殘瘧仿佛都隨著那濃稠的精液,全部射出了我的身體。我軟軟的躺在地板上,閉上了眼睛。

  ……

  

  一個小小尖尖的高跟鞋尖踢了踢我。我睜開眼睛,她已經穿戴整齊,雖然在黑暗中,她卻奇迹般的將剛才所有的一切痕迹都消弭到幾乎沒有。

  

  “起來吧,把衣服穿上。”她點燃了一支煙,冷冷的說道,火光中,她美麗的臉頰如桃花般殷紅。忽然間,我心中波濤起伏,竟覺得這個剛剛和我肉帛相見的女子就是我世界上唯一可以親近的人。我的腦海忽然清醒了,喉頭卻有些哽咽起來。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我鬼使神差的向她傾吐心中壓抑的塊壘:“對不起,我……我剛剛被公司炒了……最好的兄弟賣了我……女朋友也被人搶走了……”

  

  她忽然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打量著我。我不明白她的眼神,卻忍不住歇斯底�的發泄:“我失業了!老天爲什麽還要讓我戀?!”她呼的吐出一口煙霧,把煙頭掐滅在煙缸�,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在我的臉上扔下幾張人民幣:“要是你不那麽粗魯暴力,本來還可以給多一點。可惜,我不是太喜歡。”

  

  “象你這麽帥的鴨,還是不太容易失業的。要不要我給你幾個喜歡SM的阿姨?”她邊說,邊頭也不回的朝門口走去,我所有的怒氣在這一瞬間膨脹的無以複加,幾乎要把我活活漲破!我把那幾張百元鈔票揉成一團狠狠向她擲去:“臭婊子!是老子強暴了你!你他媽搞清楚!是老子強暴了你這個賤比!”

  

  我在惡毒的咒罵中試圖找回被踐踏的自尊:“老子操你操的好爽!比找雞爽多了!不過你也就比雞緊點!拽什麽!?”她聳聳肩,彎腰撿起那幾張鈔票,往深深的乳溝�隨意的一塞,拉開了門,音樂聲頓時撲面而來,同時還有她清冷的聲音:“咱倆誰操誰的,就算了。你已經被社會給強暴了。”

  

  門砰的一聲關上。

  

  [全文完]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