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痛苦的回憶

我叫丁舒韓,曾經是一個矜持可愛的女孩子。在我高二的時候,家里惹上了

黑社會,糾纏不清。那個小頭目對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償。結果我慘遭強暴

后還被迫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且要跟他同居。他平時對我還不算很粗暴,只是,

他在性方面給了我無盡的折磨,讓我苦不堪言。像我這樣羞澀的女孩子,居然被

他用各種方式摧殘身體,而且逼著我主動的配合他,在開始那段日子里,真是羞

恥萬分,有時被他蹂躏完以后,真想一死了之。可是,我不能就這樣離開這個世

界,要是出什麽狀況的話,黑社會一定會狠狠的對付我的家人的。而且我那時才

17歲,有著自己的夢想和期待。家里只有我這一個女兒,如果我死了,父母親

的后半輩子可怎麽過。我只能堅強的活下去,總有一天他們還需要我去照顧。

       熬過了最開始的那段日子以后,我慢慢的習慣了,也就沒了羞恥心。不要說

身爲女孩子,我連做人最起碼的尊嚴也沒有。他的花樣越玩越多,也越來越厲害,

但我都忍受住了,在他的淫威下生存下來。我很少有機會回家,爸爸媽媽都很想

念我,一想到我會怎樣的受苦,他們就止不住的流淚,但我所受的苦,又怎麽會

讓他們知道。他們無能爲力,也只能這樣了,依然供我讀高中,希望我終有一天

能脫離黑社會的魔爪。

       記得一開始的時候,他就要我做深喉技術。那種刻骨銘心的恥辱來自於少女

的矜持。后來,他玩起了肛交,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讓我一天都走不了路,只

好請假不去上課。以往在學校里,老師和同學眼中的我應該是一個楚楚動人的乖

乖女,人緣不錯,也保持著特有的羞澀與優雅。我有一襲長長的披肩秀發,16

3的身高,喜歡穿著白色調的裙子。我的身材還不錯,也很注意打扮自己,可惜

后來只有在學校才能保持這種形象,一回到家,就必須面對折磨,面對恥辱。而

那時候起,爲了不讓別人知道我在同居生活,能繼續在學校呆下去,我斷絕了所

有朋友,變成一個孤僻、極端內向的女孩子。這樣的日子,真的很不好過。要躲

避衆人的眼光,放學回去路上都好象做賊一樣,回到家還有非人的虐待等著我。

常常有男生在我背后指指點點,我知道他們在罵我冷漠、甚至變態,也只有把淚

水往肚里吞了。有時候實在受不了同學冷酷的指責和對待,傷心的我就跑到僻靜

的教學樓頂痛哭一場。

       他經常讓我吞精,最惡心的是在食物上泄了一灘灘的濃精然后要我吃下去。

而最難受的是周末他經常會特別的折磨我,而且特別喜歡在我的肛門上發泄獸欲。

爲了保持我體內的清潔,免得排出汙垢,他在此前常會餓我一天,然后給我清洗

好下體才動手。他不但要我在過程中做出羞澀的姿態,痛苦的呻吟,而且要我的

身體配合好他的動作。他的花樣實在好多!開始的時候我又羞又怕,不願按他說

的做結果慘遭他的毒打。

       實在想不起來我是怎麽熬到今天的。許多的折磨,我已經漠然了,甚至忘記

了。但有些事,卻將是我一生都無法抹滅的記憶。只有面對它,我才有勇氣去面

對以后的生活。

        記得有一晚他帶我去參加一個舞會,出發之前他餓了我一天,幫我清空了大

腸后干了我的肛門。那次持續了很久,害我很長時間都覺得痹疼。他干完以后,

拿了他的牙刷慢慢塞進我的屁眼里,刷子部分在下面。牙刷完全沒入我體內,外

面只剩一截細絲繩,方便以后再拉出來。之后,他又把一根20多厘米長的電動

震蕩陰莖捅進我的嘴里,直到喉嚨深處還不停。這根東西是比較細的,而且很柔

軟。他竟逼我自己把它吞咽進去。我努力的嘗試著,開始的時候真的很不習慣,

只伸到喉嚨口就連連作嘔,不過由於沒吃飯,嘔出來的都是酸水,而且嗆的我淚

水不住的流。他不耐煩了,一把推我在床上,用絲帶把我的手反綁在背后,然后

扯著我的頭發讓我的頭擡高。我知道他的意思,楚楚可憐的望著他,但我知道哀

求是沒用的,所以我張開了嘴巴。“這麽小你都吞不下去!等下你要是吞不進,

明天都不給你吃飯!”我點點頭,於是他再次的插進來。由於這次姿勢調整過了,

喉嚨和食道是直線的,所以東西比較容易進入。我大口大口的吞噬口水,幾次以

后,他突然的順勢一推,一股涼涼的感覺傳到我的喉嚨底,然后我眼睜睜的看著

眼前這根20厘米長的塑膠軟棒漸漸的沒入我口中。我知道已經插進我的喉嚨了,

而且越來越深入,我好怕啊。我想嘔但是嘔不來,喉嚨又很痛,只希望他趕緊發

泄完,讓我得到片刻的休息。他模擬著抽插,讓陰莖在我喉嚨里進進出出。中途

有好幾次陰莖滑了出來,於是我又多了幾次吞食的經曆。他蹂躏了我幾分鍾之后

才作罷,幫我取出來。我已經痛的發不出聲音了。

        他換了另一根粗的陰莖,拖過我的大腿大字分開,插進我的陰道。我實在很

難想象這根20厘米長而且比他的陰莖還要粗一小圈的電動棒子是怎麽完全進入

我的下身的。插進以后他開動了它讓它震起來,電力足夠2個小時。他之后又找

來我的一根小發夾,在一端穿好絲線后,緩緩的插進我的尿道里。他滿意的看著

我下身的三個孔都被插滿了東西,說舞會以后才給我取出來。我當時嚇的哭了,

帶著這些在身體里出去參加晚會?不過他怎麽說我就怎麽做,反抗是沒用的,我

只能忍受他的折磨了。

       之后他用衛生巾幫我墊好,防止我的體液被刺激流出來。然后幫我穿上月經

帶,就叫我自己去穿好衣服了。走動的時候我才知道下身的感覺很難忍,屁眼那

里牙刷頭刺到里面敏感的內壁,讓我幾乎要失聲叫出來,而陰道里的震蕩,讓我

感覺濕漉漉的,分泌液可能已經滲透到衛生巾上了。我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很好看

的襯衫,還有一條優美的乳白色長裙,這是我最喜歡的打扮。然后按他的要求化

上淡妝,戴上一些首飾和裝飾品,穿一雙乳白色的高跟鞋。

        出發前他摸著我的柔長秀發,對我說:“好好的表現,不要讓我失望。”我

順從的點點頭。

       出到外面,我才知道這是折磨的開始,大幅度的走動都讓我的下身很難受,

特別是坐在車里,路上稍微一顛簸幾根東西都頂住了我,我幾次忍不住低低的叫

出聲來。我不敢在座位上坐實,要用手微微的撐起上身來,很辛苦的到達了目的

地。而到了舞會上,我要跟別人應酬,假笑著聊天,我真不知道我怎麽熬過來的。

他的一些上級邀我跳舞,還好這里是比較高級的場所,跳的是慢舞,我起碼能很

別扭很勉強的維持我的儀態,要是平日他和那些哥們去的舞廳,我想我跳兩下就

會暈死過去的。后來我一直是坐在椅子上,不敢到處亂動,不到半小時,我感覺

牙刷的尾端把我的小腹深處插的很痛,陰莖則把我的子宮頂的生疼。發夾還好,

只是在家里剛進入的那個過程有點刺痛,以后倒沒什麽了。誰能相信,在我美麗

的外表下,居然隱藏了這麽多羞人的秘密。他不時的注意我,看到我勉強的笑容,

似乎感到極大的滿足。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感覺是那麽緩慢,簡直是一種煎熬。

到后來,我幾乎要暈眩過去了,連坐都坐不穩,渾身冒冷汗。只希望快點回到家,

讓我解脫吧。

       終於,惡夢就要結束了。回到家,我的尿已經憋的很急。雖然沒吃飯,但我

還是有喝水的,而且今天只排過一次尿,現在……

       他只拔出了那根陰莖。知道我要排尿,他要我就這樣去拉,而且反綁住我的

手,和我一起進了廁所。我坐在馬桶上,雙腿被他高高的擡起,爲的是方便看我

排泄的過程。等了好一會兒,我感覺下面終於放松了,細小的尿水開始淅瀝瀝的

流淌下來,發夾也一起出來了。一陣陣的痛楚傳上來,淚眼模糊,大概是發夾已

經磨損了我的尿道壁。斷斷續續流了很長時間,他有時把頭伸到我下身,舔食我

的新鮮的尿液。

      “很好,接下來,把牙刷也一起排出來吧。”

    我盡量的用勁,用勁。其實肛門已經快要沒感覺了,但還是能感到牙刷在一

點點的排出體外。我的羞恥讓我不能睜開眼睛,但我知道,牙刷頭,那最難熬的

部分已經出來了。之后順利了很多,終於掉落在馬桶里。我喘息著,虛弱無力。

一天沒吃飯,再加上今晚的折磨,我的體力已經不支了。“給我喝一點水好嗎?”

我無助的哀求他。

       他解開了褲帶,露出他碩大的陰莖,對著我的臉。“要喝就喝我的水吧!”

    我張開了口,擡起頭湊進他的下身。他撒出來了,熱呼呼的液體打在我臉頰

上,他很快調整好角度,瀉進我的嘴里。我口還是張開著,而喉嚨則吞咽著。他

在晚會上喝多了啤酒,此時也很憋了,由於水分多,他排出的尿液味道還不是太

濃,我勉強喝了一些下去,然后只是配合著他,微微張著嘴。我想我的姿勢和神

情激起他極大的欲望,他見我不再喝了,就撒到我頭上,澆的我滿臉都是,頭發

濕漉漉的,然后還有我的衣服、裙子,全都濕透了一大片。他排了很長的時間,

尿液浸滿我全身,終於,他心滿意足的停下來了。

      “你今晚好乖啊。好好的洗個澡出來,等下給你吃點東西。”幫我松開了手。

       我感激的看著他,他滿意的離開了。我洗了很久,把身體洗的干干淨淨。還

有用女性的護理液洗了下身,有消毒作用。

       我出來后休憩了一會兒,他才從廚房里出來。“等下給你吃一些香蕉,不過

之前有個要求,要先幫我口交。”我當然順從了。他已經把衣服脫光了,直挺挺

的陰莖又粗又硬。他舒服的靠著牆角仰坐下,屈起大腿分開。我跪下來,握住陰

莖的根部,輕輕的把龜頭含入嘴里。他很爽的顫抖了一下。我先用舌頭在嘴里舔

食著龜頭,他的陰莖粗壯而光滑,色澤也比較白,龜頭很幼嫩,樣子沒有平時被

迫看的那些A片的男主角那麽醜。我繞著溝冠處遊走了一會兒,退出來,又去舔

別的地方。我舔他的屁眼,會陰,他舒服的直顫。然后把陰囊吃在嘴里,再含他

的陰毛。最后我又回到陰莖上,用舌頭勾住它的根部,一遍遍來回的舔著,自下

而上,時而從中間橫著咬住。他今天還沒洗澡,陰部帶著特別的騷味和刺激味,

但我不能表現出半點厭惡。我一直舔弄到龜頭處,整根陰莖都干淨了。現在,我

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口吞進了半根陰莖,含住吮吸起來。這些動作已經很熟悉

了。

       “滋、滋……”輕微的唾液和摩擦聲,極大的刺激著他的快感。精液滲出來

了,混合著我的口水,順著陰莖流下來。我開始用嘴上下套弄起來。過了一會兒,

他抓住我的手反扳到背后,這樣我的重量就傾斜在頭部,他一按,我整個頭低下

去。陰莖已經頂到了喉嚨他還不肯放松,我盡量的吞咽,龜頭已經到達深喉,整

根陰莖被我吃進三分之二,再進去的話可能會插穿我的喉管了。

       我的屁股翹的很高,屁眼向上。他已經支起了上半身,此時一只手仍然扳住

我的手臂,另一只手越過背后伸到我的屁股,中指摸索著我的屁眼。找到了緩緩

的用力按進去,然后揉搓了幾下。我那里本來已經在隱隱作痛,他的手又干燥,

被他一搞我不由得一顫,顫動傳到他龜頭上,他很爽,於是就繼續摳我的那個地

方,甚至把中指完全插進去。

       終於,他快要泄了。他松開我立起身來,我跟著仰起頭,再度用手握住那里

的根部,嘴巴抽出來,快速的套弄著。“喝下去!”

       他泄了,徹底的泄了。精液量還不少,味道倒沒濃精那麽腥臭,我一口一口

的咽下去。他滿意的在我嘴里泄完最后一絲,又放進里面喘息停了半分鍾。我的

嘴已經累的發酸了。

       他拿來了一碟剛切好的香蕉片,另一只手上是一個玻璃瓶。我知道那是什麽,

他以前告訴過我,我不在家時他手淫后都會射在瓶子里收集起來,等哪天多了會

讓我喝給他看。那是一個裝酒精用的瓶子,大約有300多毫升,已經有半瓶多

了,平時放在冰箱里保鮮。這麽多,大概積累了很多次了。他再拿來一個高腳的

酒杯,倒了瓶子里的一半進去,搖了搖交給我:“先喝了吧。”

       接過來剛到嘴邊,里面的腥味就透上來,很濃稠的精液啊。我想一口喝光它,

但是他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先告訴我要一口一口的喝。我反胃的厲害,不時的作

嘔,很艱難才喝完它,還要伸舌頭進去舔干淨。我覺得我不用再吃東西就已經飽

了,喉嚨里很粘,很想把胃里的東西全都嘔出來。

       他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傾倒在香蕉片上,攪得黏呼呼的遞給我。餓到極點的我

這時才開始吃今天的第一頓,雖然很腥味很惡心,但我還是全吃光了。他很滿意

的摟著我睡覺了。而疲勞無奈的我,很快就昏沈沈的睡著了,明天星期一還要早

起上課。

      我不明白他爲什麽這樣做,這種變態到極點的事情爲什麽會讓他這麽欣賞。

記得有一次睡覺的時候,他溫柔的撫弄著我的頭發,告訴我,他的夢想就是這樣

蹂躏一個美少女,用極度的手段來摧殘她,讓她學會在變態中適應,體驗這種極

限。而我就是他的這個願望。他還說只要我再放開一點,習慣了這種蹂躏以后就

將獲得到無限的快感。我想我一輩子都體會不了這樣的話,因爲性對我來說已經

是恐懼的代名詞。別說性高潮,只要能脫離他就已經是我最大的快樂了。

       直到某一天。最難忘的一次折磨發生在這之后……

       星期六,我被餓了一整天。第二天淩晨,當我還在睡夢中的時候被他叫醒了,

從溫暖的被窩里拖出來。我知道一周一次的大虐待開始了,但我絕對想不到,厄

運已經降臨,這次將會比以往殘酷一百倍一千倍。

      他把我剝光衣服后拖進洗手間,讓我跪趴在地上,屁股翹高。然后拿起早已

準備好的20毫升大針筒,掰開我的屁眼把那玻璃頭插進去。這倒不是很痛,但

很難受。他注射了好多不知什麽液體在我體內,一會以后我有了便意。他交代我

拉干淨一點,然后自己洗刷整理好去地下室等他。只一兩分鍾,我就覺得身體好

象拉得五腹六髒都空了,稍微洗了個熱水澡,刷牙、梳理好以后,我光著身子到

地下室去了。這時已近冬天,又是清晨時刻,真的很冷呢。我到了以后,發現里

面多了一台特殊的杆狀裝備,說不清楚是什麽,其他倒是沒什麽改變。等了幾分

鍾后,他來了。

      他拿來了很多東西,放在小桌子上,看不清是什麽。“過來!”我走過去,

按他的要求躺在一張有點像婦科醫療台的小床上,兩條腿分在兩邊的腳架,剛好

空出中間的陰部,方便他在我下身的動作。真不知道他怎麽搞來的這些裝備,只

是這張台子是金屬的,又硬又冷,我凍的直哆嗦。眼睛的余光看見他過來了,手

里是一個白色塑料盒子,不知道裝的是什麽?“把自己的屁眼掰開!”他命令我。

我聽話的照做了,然后他從盒子里捏起一樣東西,啊,竟然是冰條。大約有3厘

米長,跟大拇指差不多粗。不是吧,要把冰塊塞進我的肛門?我倒吸了一口冷氣,

腦子里一片茫然,只準備好迎接折磨。

       冰條刺到我的小菊花正中,我一陣抽緊,不由得繃緊了。“放松,放松!”

他指引著我,讓我把下體放松,我盡量的配合著,感覺冰條端在我的菊花瓣附近

遊走著,漸漸的受熱融化變小。一點點的進入了。下體傳來一種難以名狀的刺激,

說不清是痛還是冷。進入一截后,突然感覺他用力一推,整個冰條沒入我的體內。

我“呀”的叫了一聲,居然沒事。之后又是第二根、第三根。到第三根的時候我

的小腹開始隱隱作痛,我一邊痛苦的忍耐,一邊對他說:“好痛,不要再來了好

嗎?”

       “別擔心,不會有事的。還有幾根呢,你好好的享受吧。”盒子里傳來嘩啦

嘩啦的冰塊聲,我嚇傻了。這麽多插進我的肛門,我真怕大腸被撐破。無奈的,

我感覺著冰條一次次的進入,有時他還用手指揉我的下身,拇指戳進來把冰條推

的更深入。當最后一根進來后,我覺得整個小腹都漲痛,甚至到胃了,屁眼已經

被冰的沒了知覺。停了一會兒,他又過來了,這次插進來的是他那熱熱的大肉棒,

我知道他用我的洗面乳做了潤滑,但主要是因爲我的下體已經被冰塊插到松弛,

所以很順利的進入了,他把我兩條大腿盡力的掰向兩邊,陰莖深深的進入我的肛

道,和冰塊混雜在一切。他迅速的發泄了一會兒,可能不到一分鍾就射了,溫熱

的精液我能清楚的感覺到。

泄完以后,他叫我翻過身來。我照做了,跪趴在台子上,屁眼對著他。他的

手用力把兩瓣屁股一掰,“刺撲”,我肛道里的冰液混合著精液噴撒出來,順著

大腿流淌,很涼。“拉出來吧。”聽到他的話,我放松的一瀉,“撲撲撲”,水

液、還有沒融化完的小冰渣全部拉出來,掉在地板上噼啪作響。我長長的呼了一

口氣,小腹下舒服一些了。

        照往常來說這只是前奏,真正的折磨才剛剛開始。只是不知道他今天會玩什

麽內容?我低下頭,從兩腿之間望過去,看見他拿來了幾件道具。第一件是衛生

棉條狀的塑膠。棒,帶著長長的線頭。我知道那是電震蕩器,手指大小,2- 3

厘米長,震蕩強度很大。他輕松的把它塞進我的肛門里。之后他拉我下來,反扳

起我的手把小臂屈起來。直到我覺得不能再動爲止,他就用麻繩捆綁起來。還繞

到胸前,把乳房也圈了起來。然后他讓我轉身,張開嘴巴。這次拿來的是一個大

個的檸檬,他用力的塞了一下,硬塞進我嘴里。我的嘴完全動不了了,連發出聲

音都困難,如果不用手根本沒法把它吐出來。

       他帶著我來到那台新的柱狀物前。難道,這也是……?我仔細的看了一下,

主體是根一米多的鋼管,下面有基台,頂端是一個類似自行車皮座的東西,但是

比女式的還要小一些,而上面則固定了兩根小棍子,一根前面的好似陰莖狀,足

有20多厘米長,后面那根好象扁平的牙刷柄,估計也有10幾厘米長。皮座的

正中是由頭到尾的一截粗麻繩,小棍子正是穿透它立起來的。這東西有什麽作用

呢?雖然我知道一定是用在我身上的,但實在想象不出怎麽用。

      “坐上去。”我嚇了一大跳,這東西怎麽坐啊?!我沒有動,驚異的看著他。

他重複了一遍,不耐煩的把我推上前去。我嚇的心撲通撲通跳,簡直不可想象,

真的要我坐在棍子上啊?

       座位很高,我很勉強才夠的著。他撩起我的大腿,半抱著我幫我提上去。先

是對準好我下身的兩個口子,他掰著我的陰部,前后兩個都對上了就放手,此時

我幾乎是半懸空的,身體的重壓一下子就讓我含入兩根東西。由於潤滑倒還可以,

所以沒有什麽痛苦,只是感覺特別異樣,漲鼓鼓的,好羞辱。坐實了以后我才覺

得陰部下的麻繩好刺好癢。

       他還沒完成,這時又把我的小腿臂盡力的屈起來和大腿靠成並行,用繩子緊

緊捆在一起。做完以后我突然發現我完全的懸空了,周圍完全沒有可以靠住的東

西,而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我的陰部上!不知道他要搞多久,要是我中途掉下去怎

麽辦?不過我很快又發現插在我體內的兩根東西可以讓我完全的直立,不會歪倒。

他似乎還沒做完,再用另一根繩子把我兩邊的腳連起來,腳底板朝上的吊,這是

很別扭的姿勢。突然,頭上套過來一圈東西,啊!他居然把繩子套在我脖子上。

我的腿如果一放松,就會連帶扯到我的喉嚨,頓時透不過氣來,幾乎昏眩。套在

我的脖子上的這一段感覺上比較寬,不是一般的繩子,而且有彈性。但是沒有什

麽用。我不知道他要搞多久,我估計用不了幾分鍾,我就會暈死過去。

       就這樣,我的身體成了一個反弓形,遠遠看起來一定很像被插在一根鋼管上。

他又在我乳頭上夾了兩個電極,我嚇的發抖,這次的情形好象很嚴重。眼角瞥見

他手里好象拿著類似控制器之類的東西。一下子,我小腹深處震蕩起來,啊,是

原先放入的那根震蕩器,被牙刷柄頂入體內深處,現在開動了。不知道是痛苦還

是興奮,只覺得下身的分泌液出來了。

      接著他又啓動了一些器件,突然,肛門里的那柄東西緩慢的旋轉起來。“唔

~~恩、恩~~……”我簡直呻吟起來了,那種感覺太刺激太強烈了,下身有種禁不

住要噴射液體的感覺,就像快要尿出來了,但又不是那種感覺。我喊不出來,上

半身被勒的昏眩,下半身被捅的滴出汁液,直想喊救命。這還是開始,緊接著,

乳頭上傳來了酥軟的電擊,而陰道里的棒也開始放電。“恩~~~~~ ”我長長的亨

出一聲,陰道里的汁液傾流而出,背后唯一能動的腳趾和手指不停的屈緊顫抖。

微電擊持續了幾十秒后,整個鋼管基座突然垂直震動起來,很急促,我隨著被稍

微的抛離皮座,就像經受性交的震蕩,整個人被懸空抛動著。帶著全身的重量,

我的陰部和肛門一次次猛烈的撞擊在皮座上,被麻繩刺的不住的抽緊。

       突然,我發現自己的身體深處傳來某種異樣,那是從來都沒有試過的感覺。

那是一種臨近迸發的狀態,就像快要到達某個頂點,快要從我體內爆發。我不知

道接下來那瞬間會是什麽滋味,我害怕,真的好害怕!但不容許我再想多一些,

那個瞬間已經到達了。

       我的全身激烈的抽搐起來,一陣接著一陣,伴隨著從沒體驗過的強烈快感。

陰道里的汁水大量的湧出,下體像抽筋那樣的劇烈,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四

肢繃的緊緊,盡力的抵抗著這種暈眩的極度刺激。不到幾秒鍾我就已經受不了了,

再繼續下去的話我的身體就會崩潰!劇烈的快感已經超越了我的承受能力,“恩

~~~~~~唔~~~~~~~~”我想要叫喊卻無能爲力,想要掙紮四肢都被綁緊了,只能用

最后的一點力氣拼命的發出呻吟。

       十幾秒后我的體內才開始消退。我在暈眩中明白了,這就是所謂的高潮了。

我繃緊的身體無力的松弛了,想要癱倒。雙腳再沒力氣,喉嚨被勒緊了,透不過

氣,好難受,好辛苦。雖然地下室很冷,我卻渾身都是汗滴,吃力的呼吸著。頭

發濕漉漉的沾在后背,陰水濕透了皮座,滴落到地上。再過一陣子,電擊、震蕩

都停止了,只有腹部還隱約傳來振動。

      這時旁邊的CALL機響了,他走開去看。過了一會,他很不高興的跑過來,

撫摸著我說,“我有事要去辦,你慢慢的體驗這種刺激吧。”之后他離開了地下

室。我想問他要把我綁在這里多久,但我說不出聲,絕望的聽著他呯的帶上樓梯

門。

       我渾身都動不了。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手臂和大腿已經開始酸麻了。

姿勢實在太別扭,長時間被迫保持這個樣子非常的難受和辛苦。而下身,唯一的

支撐點,開始隱隱作痛。嘴也很酸累,口水不斷的分泌,但是要吞咽很困難,因

爲塞著一個檸檬,而且喉嚨被勒著,只能任由口水從嘴角溢出,順著下巴流淌下

去。昨天一天沒吃飯,加上剛才那場劇烈的消耗,我開始頭暈眼花,漸漸的不省

人事。

        又不知多久以后,我在昏迷中醒過來,原來肛門中的攪動又來了。緊隨著電

擊、震蕩……分不清這是刺激還是折磨,這次的過程好象比上次更久,而我也在

高潮中再度昏迷過去。在接下來的那段漫長的時間里,我半昏半醒,被摧殘的不

成人形。痛苦的高潮中,我甚至希望自己就這樣死去,不要再經受折磨了。我的

身子已經很虛弱了。

       我大約已經經曆6次高潮,除了每次的高潮我都是處於半暈死狀態。不知過

了多少個小時,在第7次高潮即將來臨時,房門終於被打開了。我知道我終於熬

過了這段惡夢,失聲痛哭起來,淚水不停的湧出,楚楚可憐的眼神哀求著眼前的

這個男人。他冷酷的觀賞著我在眼淚、疼痛和震蕩中度過的最后一次高潮,終於,

停下所有裝置。然后解開我身上的繩索,拿掉嘴里的檸檬。我的嘴過了很久都合

不上,手腳、胸部被勒出了血痕,幾乎不能伸直。他抱起我,慢慢的從皮座上拔

出來。我看見皮座上濕漉漉的,混雜著血水,粗麻繩已經染紅了。我知道它早已

進我的陰唇里,把我最敏感和隱私的部位都磨破了。

       虛弱柔軟的我被他放在地毯上,連換個姿勢都沒有力氣。他拉著我下身的線

頭,把震蕩器取出來。我一動不動,下身早已失去知覺。身上所有的東西被除去

后,我有氣無力的透出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我被摧殘過后那種軟弱憔悴的姿態

勾起他強烈的性欲,他突然撲到我身上,瘋狂的干我。我的手腳都動不了,但我

其實沒半點反抗的意願,因爲他的體溫帶給我溫暖。我閉著眼睛,流著冰冷的淚

水欣慰的享受著他的震蕩,身子似乎恢複了一些知覺,特別是他那熱燙的精液,

射在我身體深處很舒服。

       干完以后他讓我睡在原地。地下室已經沒有那麽冷了。他吃了一些精力劑,

不久又性欲大作。疲倦得睡不著的我剛剛從頭眼暈花中恢複知覺,這時他又過來,

把我的手腳捆綁住,然后抱到一條長板凳上趴著,這條凳子是很傾斜的。我知道

他要做什麽了。他在我面前坐下,握住堅挺的陰莖對著我的嘴巴。然后他松開按

在我身上的手。板凳很滑,所以我很快就向下傾滑。我的頭是朝下的,板凳並不

高,但我的嘴離他的龜頭卻有二十幾厘米多。我仰起臉,張開嘴巴,帶著緩緩的

沖力落下去。

      “哦……”他舒服的大聲叫喊起來,龜頭深深沒入我的喉嚨,這一頂讓我非

常疼痛,淚水立刻就掉下來了,過了好一會都無法按他的要求做吞咽動作。我只

能盡量配合著他,滿足著他。他按著我的頭,希望更進入,更進入一些。陰莖已

經進入大半他還繼續著,喉嚨痛的就像被撐裂了一樣。我不住的作嘔,那種被壓

住的抽動反而極大的刺激了他的龜頭。終於,他射了。我被嗆的咳嗽,如果不是

他扶住我的肩膀,我想我的喉嚨一定會被捅穿而死,那種情形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直到現在都會做惡夢。

      結束以后,我終於有機會換一下氣,淚水滿面,渾身無力的癱靠在凳子上。

他看起來還沒有滿足。我知道,他每次服用了春藥最少都要干2、3次才會過瘾。

“你一天沒吃東西了,現在給你喂一點營養液吧。”他拿來了一個玻璃瓶,但卻

沒有喂我喝,而是拿出另一根細軟的塑膠吸管。他把我翻過來,頭朝上靠在高的

那頭。他盡量把我拉高一點,讓頭能后仰,然后要我張開嘴。那根塑料管插進我

嘴里。由於頂端是圓滑狀的,所以比較容易進入我的喉嚨。他慢慢的插入、插入,

我能感覺那股涼爽從喉嚨深入到食道,一直到底,尺把長的管子已經看到尾部的

小漏斗了。他把營養液從漏斗倒進去,通過塑料管流進我的食道。他的手動起來

的時候帶動了管子,我的喉嚨又痛又癢。

      這個過程花了10幾分鍾,他的陽物又堅硬起來了。他這次又把我抱回醫療

台上,跪著。我的上身無力的趴在台子上,之后,他進入了我的肛門。他最后一

輪的沖擊是排山倒海的,我全身都經受他的頂撞,被大幅度的帶動,頭發都散亂

起來。之后我忘記了一切。

       我只隱約記得他把我抱回睡房的那一刻,模糊中看到窗外下著暴雨。我的淚

水在欣慰中滴落,靜靜的閉上了。

       那次我傷的很重,足足在床上躺了兩天還沒恢複。

       這個惡魔折磨了我將近一年。期間我曾經懷孕,但我沒有告訴他,趁他不在

的時候去墮了胎。那時我才17歲啊!曾是多麽天真羞澀的少女,可是我的經曆,

也許已經是人類所能經受的極限了。我有時問自己,爲什麽我這麽堅強,居然還

能活下來?換了別的女孩子的話,也許一開始就已經自殺了。

       但生命總是可貴的。也許老天也可憐我,他后來在一次幫派的拼斗中中槍而

死,隔天一個晚上他的手下才來告訴我的。他死了,我家里和黑社會的關系終於

告一段落,而我這段日子也抵清了我家所惹上的那個糾紛。

       沒想到我竟能重見天日,失控的淚水滿面。那時我已經高三,打算在最后的

半年里拼命用功,考上大學。之前的日子我的成績一落千丈,因爲平時要做飯、

做家務,還常被他拖去參加那些哥們的聚會,晚上要跟他上床,能不被他折磨得

無法上學就已經不錯了,根本沒辦法在家里讀書。可惜我的厄運還沒完全結束,

他的手下有幾個人早就對我不懷好意,只不過之前不敢下手,大哥剛死,他們也

有顧忌。時間一久就不當回事了,有時候會來騷擾我家里。悄悄的搬家后,我終

於能靜心讀了最后幾個月的書。但是終於在高考前幾天,有一晚我補習回家時在

路上被他們遇到。他們截停我的單車,強行拖進面包車里輪奸了,最后把奄奄一

息的我扔在偏僻處揚長而去。衣服都被撕爛了,我只好捱到深夜沒有人的時候才

拎著小書包一步步艱難的走回了家。

      受到這樣的打擊,一連幾天我都睡不好,精神恍惚,高考一塌糊塗。我的成

績只夠的上兩年制的成人學院。不過在大學的兩年里我終於漸漸的恢複過來,又

有了往日的神色和淡雅。曾有不少人追求我,但我沒有接受,因爲我只想有個平

淡的環境好好讀書,找份好工作,永遠的離開那個給我身心留下無限創傷的地方。

【全文完】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