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的羅姑娘

事情發生在上週六,我去到羅姑娘 屋企, 她扎條馬尾 在家裡穿了短褲和人字拖、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引誘我的關係,她T-shirt 入面好像無穿奶罩,胸前乳頭激突, 相當明顯,真的令人不想入非非也難•

羅姑娘招呼我, 一齊在沙發上看電視,羅姑娘話很喜歡跟我聊天,她覺得我是個有趣的人,聊著聊著,可能是怕我無聊吧,問我要不要來喝點酒我說好,於是她就去準備了•她家裡只找的到幾瓶威士忌,她和我一起喝了些少•喝了一陣子或許是酒精的關係,我突然發現羅姑娘那時的表情真是嬌媚•我迅速的意識到今天家裡只有我跟她在,不管幹什麼事情都不用擔心有人打擾,於是我開始大量的灌她酒•羅姑娘的酒量沒有很好,只是酒膽很夠,沒多久一罐威士忌她喝了三分之二,而我只喝了一兩杯•此時的羅姑娘已經可以說已經醉到在胡言亂語了,我開始試著坐更靠進她,然後多增加些身體上的碰觸,例如牽著她的手,甚至是摟著她的肩,並且不斷的逗她開心•我看她一直沒什麼反抗,反而還會把頭湊在我的肩膀上,我開始在她耳邊吹氣,輕聲的講些挑逗她的話:

「羅姑娘,沒想到妳喝了酒後,變的這麼漂亮」

羅姑娘:「Peter, 叫我Sandy好了,我真的漂亮」

「真的啊,羅姑娘, 如果你再年輕幾歲,我一定會追你的」

羅姑娘:「真的嗎,我這把年紀了,還有人要啊」

「有啊有啊,我就很想要妳啊」

我邊在她耳邊跟她調情,然後輕輕的親吻她的耳際,並且用舌尖在她耳朵旁邊輕舐著,我試著伸手過去抱著她,或許是她也有感覺了,偶爾可以聽到她發出輕輕的呻吟聲,然而,她也意識到因大家年幾差一大截, 她一直跟我說:「我地太over囉」•然後她講歸講,也沒有要把我推開的意思,很快的,我從輕吻變成在她的脖子上貪婪的吻著,然後開始進攻她的嘴唇,將舌頭伸了進去,她似乎是反射動作般的也伸出舌頭與我翻纏在一起了•

我的手開始輕撫著她的無bra雙乳,羅姑娘的乳房不很大,大概只有C cup而已,可是很有彈性,非常好摸,當我碰觸到她的乳頭時,明顯的感覺到她粒的超大粒, 又好硬,  羅姑娘一定是好性興奮了,她呼吸加劇,也開始抱緊我,我讓她跨坐在我身上, 坐在我大比,面向我, 然後將她的上衣脫掉,羅姑娘那白析的雙乳就這樣毫無遮掩的出現在我眼前,她的乳暈又巨大又深色, 乳頭大粒又硬凸,真係好肉酸,羅姑娘自己將雙乳捧起,將乳頭送到我的嘴前,她激動的命令我:「Peter, 吸它!!就像你啜人奶的一樣!!」

我開始不斷的吸吮並且用舌尖來回的舔著羅姑娘的核突乳暈,羅姑娘好像受到電擊一般的,用力的抱著我的頭往她的雙乳埋入,然後開始興奮的浪叫起來•我一邊吸吮並且輕咬著她的左乳暈,另一手同時用力的搓揉她的右乳暈,並且揉捏她的乳頭•羅姑娘不斷的叫著:「Peter,再讓我爽一點!!」

我告訴她:「羅姑娘, 妳想不想再爽一點」

羅姑娘說:「想!想!想!我想!再讓我爽一點怎樣都好!!」

我說:「那妳要當我的女朋友,求我狠勁地幹妳!!」

羅姑娘說:「嗯嗯哼Peter, 喔!!」

我開始將另一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間開始揉搓,一邊繼續的吸吮著她的乳頭,她好像受到更大的刺激似的,用力大喊:「喔幹幹我Peter,求你幹我嗯哼我是你女人了」

我說:「羅姑娘,妳要我怎麼幹妳」

我命令她把褲子脫掉,當她脫掉短褲的時候,我才知道羅姑娘裡面穿的是黑色的喱士T-back內褲,而卡在股溝細縫間的那條線,早就溼到滴出又腥味的淫水了,我笑著跟她說:「原來妳早就穿T-back內褲, 重出咁多水, 想誘惑我來幹妳啊」

羅姑娘說:「人家每天都穿T-back內褲架啦, 係你攪到人家出咁多水, 重好講tim 你平時幫我按脚, 我都出水架la」

我命令羅姑娘脫掉T-back,更意外的發現,她早就把陰毛剃掉,她的私處一覽無遺的出現在我眼前,我說:「妳好淫喔,竟然把毛都剃了」

一看到這樣我更興奮了,原來羅姑娘 也是個外冷內熱的斯文女人啊,早知道我就早點下手了•我要她站在沙發上,在我面前將陰唇撥開,羅姑娘的陰蒂早就因為興奮而腫大,陰唇也因為受到刺激而顯的更加紅嫩,她的淫水更像是流不完似的不斷的湧出,我開始輕咬著她的陰唇,然後貪婪的吸著她的淫水,並試著將舌頭伸到陰道裡面,此時的羅姑娘不斷的腿軟,一直哀求我讓她坐下,這時我也受不了了,我將內褲脫下,掏出我那7寸長的老二,這是我最豪之處,羅姑娘看到我的老二,便慌張的握住,往嘴裡送去,吹了起來•

羅姑娘邊吸邊說:「唔真好,可以嗯被這麼大碌野幹」

我說:「羅姑娘喜歡我的大支野嗎」

羅姑娘說:「嗯嗯喜喜歡」

這時羅姑娘躺在沙發上,我則站著讓她吸我的老二,講真的,羅姑娘的技巧沒我女友的好,然而她的淫樣卻讓我興奮不已•

此時的羅姑娘好像酒也已經比較退了,她跟我說:「Peter,我以後是你女人了, 你可隨時來幹我了」

我問她說:「那想不想要我吊入去」

羅姑娘說:「我要,我要,我要你用你大支野吊我,可是你要帶套」

我跟她說:「羅姑娘, 乜你咁斯文, 會講操口阿! 現在哪來的套子啊」

羅姑娘說:「可是人家現在是危險期,會懷baby的」

我一聽她這樣說,當場更加興奮,我不斷的用龜頭在羅姑娘的洞口摩擦,可是羅姑娘似乎還是很顧忌,一直不願意讓我唔帶套插入,跟她僵持了一下,我便顧不了那麼多,跟她說:「 羅姑娘,妳今天是我老婆,我一定要插爆妳!!」

於是我便將老二直挺的插入她的陰道,被插入的羅姑娘, 两隻脚的脚趾都咪了起來,然後開始大聲的呻吟,「喔救命啊Peter喔嗯哼喔」

我說:「羅姑娘,這樣插妳爽不爽啊」

羅姑娘說:「喔我我喔喔好爽」

羅姑娘說:「Peter 仔, 你唔用套, 好壞嗯哼你咁壯, D 精液會好濃, 我會有BB架」

這時的我用力的將每一下都插到底,輕輕的抽出,再用力的插入,此時的羅姑娘早已陷入狂亂之中,我將羅姑娘翻過身來,用狗交式幹她,我要她將上身立起來, 向着窗口對面的樓:「讓大家看到我在幹妳, 讓大家看見你外表斯文, 乳暈原來咁肉酸, 又大又深色!!」

羅姑娘說:「唔好丫, 我同印巴男人扑野比人見到, 比人唱我淫架」

我告訴她:「對面有個阿伯也在看我地吊緊你這大乳暈, 但又靚又斯文的護士呢!!」

羅姑娘一聽到,似乎好驚, 便大喊:「唔唔好呀, 快柵窗窗廉呀」

我告訴羅姑娘說:「比人見你平日斯斯文文, 同男人扑起野來咁激, 幾好訝!」

羅姑娘這時候又講出一件更驚人的事「我自10年前失戀, 已有五年無同男人性行為了, 有男人見過咁肉酸的乳暈, 都沒興趣和我幹了」

我聽到這一點真的是興奮到翻掉了,兩腳差點腿軟,於是我跟她說:「羅姑娘我要做你男朋友, 妳要幫我生一個BB」

羅姑娘說:「好Peter快把羅姑娘肚子幹大嗯我幫妳生」

羅姑娘又大喊:「對對喔我我要我要懷你的孩子快射在我子宮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