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館之夜

我和女友在回鄉的途中,特地找了一家叫「X馨園汽車旅館」住住,想感受一下汽車旅館的特別風味。各位色友知道我這個人,骨子里總是隱藏著濃烈的淩辱女友的念頭,不論到哪個地方,總是找機會把女友精采美麗的一面秀一下給其他男人爽爽。這次也不例外,我和女友洗浴的時候,故意把浴室後面小窗的布簾拉開,還在洗浴的木板上逗弄女友,讓她完全沒察覺到她的胴體都暴露在站在窗後停車場兩個男人的色眼之中,結果不用說,我那可憐無辜的女友,被我把她的圓嫩嫩的屁股和奶子都秀出來,在那兩個色迷迷的男人面前晃來晃去,就連奶頭也都暴露無遺。我覺得在陌生地方暴露女友,一般比較安全,那些好色的男人看完、爽完,以後也不會再見到他們。但這次竟然在晚上我們看歌舞表演的時候,又遇到那兩個男人,最可怕的是他們認得我們兩個,還拉著我們坐在一起。他們叫添旺和志興,是貨車司機,平時可能沒有太多機會回家抱老婆,看見像我女友這麽漂亮的女生,頓時雙眼發光,添旺還硬要和我女友跳跳舞,那家夥根本醉翁之意不在「舞」,而是趁機摟著她,擠著她的胸脯,還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她拉到一旁,摸她的胸脯,還把她的肩帶都扯了下來,弄得我女友一邊乳房露出一大半嫩肉來。那家夥還想再對我女友毛手毛腳,她就不能忍了,打了他一巴。在衆目睽睽之下,添旺惡狠狠地瞪著我們兩人一眼,就和志興匆匆離開。

但就是添旺這狠毒的眼色,使我心底冒起一陣寒意。我記得以前我也是在汽車旅館看過這種惡狠狠的眼光。那時我的年紀還很小,剛讀國小二、三年級,本來記憶都模糊了,但這次再次看到這種壞眼色,使當時的情景再次浮現在我腦海里……那時候爸爸和媽媽帶我和妹妹回鄉的時候,就坐長途汽車,那時公路不好,司機都不會通宵開車,怕看不清楚路面發生意外,所以每次都會在半路停在一個叫「X州」的小鎮,全車人都會上去住一晚汽車旅館,車票的價錢也包括這一晚的住宿,而且每次都差不多住相同那家破落原始的汽車旅館。現在很多汽車旅館都很高級,跟酒店沒甚麽分別。但那時的汽車旅館還是很簡陋,隨便用木板分隔幾間房子就算是旅館。旅館除了簡陋之外,還是很雜,甚麽人都有,有很多是乞丐,有些看起來根本不是甚麽乞丐,身健體壯的,只是穿得破破爛爛,也跟別人伸著手掌要錢。有一次有個這種假乞丐硬要我爸爸給錢,我爸爸不給,他還硬拉著我和妹妹的小手,爸爸氣憤起來,把他大力推開,還叫他滾蛋!那個假乞丐只好讪讪地走開,但他還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瞪我們一眼。那種眼色就和這次添旺瞪我和少霞一模一樣,都是那麽歹毒,使人不寒而栗。

我媽媽是那種怕事的人,忙對爸爸說:「你不給他錢就不給嘛,何必推開他呢?」爸爸有點氣憤說:「干他娘的,我還記得上次也給過這個混蛋,結果在賭場里就見到他,他拿了錢就去賭!」那家汽車旅館樓下還開設賭場,所以就更加龍蛇混雜,我爸爸也很喜歡賭博,每次都要光顧。這次爸爸媽媽把我和妹妹弄睡,妹妹很好睡,躺在床上不久就睡了,我就經常睡不著,陌生床總是睡不慣,但怕爸爸媽媽擔心,所以我會裝睡。爸爸對媽媽說:「我去賭他媽的一兩局,把上次輸掉的那些撈回來。」爸爸每次都這樣說,但沒聽過他甚麽時候把錢撈回來。媽媽很溫柔地說:「你喜歡去就去,但不要沈迷下去,玩一兩個鍾頭就回來吧!」不過爸爸好賭心切,沒有理會媽媽那種溫柔娴淑,只是說:「你先睡吧,反正不要把門鎖上,我甚麽時候回來就甚麽時候,我已經是大人,懂得自己掌握分寸。」說完就走了。媽媽掩上門,關燈上床,不久房里都寂靜下來,反而能聽到樓下那些賭徒大聲叫喊的聲音。我還是不能睡著,只是看著挂在床上的蚊帳,蚊帳不厚,有很多疏疏拉拉的透氣孔,所以我可以看出去。媽媽那張床也罩了蚊帳,我只能隱約看到她的身影,她靜靜地躺著,大概也睡去了。

突然門一開,一個身影閃了進來,然後把門反鎖。是爸爸嗎?他很少這麽早就回來。那人先把媽媽那張床的蚊帳掀開,看了一眼,再進來把我們的蚊帳掀開,又看了一眼。哇呀,是今天下午那個惡狠狠瞪我們一眼的假乞丐!我嚇得全身都不敢動,他一定是今天討不到錢,要來偷錢!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四處找,把我爸爸和媽媽的行李打開,好像拿了一些錢塞進他的褲袋里。我那時候很小膽,眼巴巴看著那乞丐偷東西,都不敢亂動,我心里想:明天告訴爸爸媽媽,到時候去報案,叫警察來抓他。那個乞丐拿完了錢還不走,還打開媽媽那張床的蚊帳,整個人爬上了床,他到底還想找甚麽?難道他想看看媽媽有沒有把錢收在身邊嗎?他不怕把媽媽吵醒嗎?我幼小的心靈驚慌得亂跳。果然那人上床沒多久,媽媽就被他驚醒了,但一開始就只發出「唔唔」的聲音,她的嘴巴被乞丐掩住,所以才叫不出來吧!我見到媽媽床上兩個身體糾纏著,只聽到那乞丐說:「那邊床上還有你的兒子和女兒,你也不想我傷害他們吧?乖乖聽話,不要亂叫。聽到嗎?再敢亂叫或亂動,我就叫你們一家四口明天死光光!」哇咧,我聽了快要嚇破膽,我想媽媽也害怕了,床上就靜了下來,沒有再糾纏了。

已經很多年了,我還很記得那時我聽到「悉悉嗦嗦」的聲音,還記得媽媽軟弱無力地說:「不要,不要……」還記得媽媽的衣服從蚊帳里面被一件一件扔了出來。當她的內褲被扔出來的時候,媽媽突然「唔唔∼∼唔哼∼∼哼啊∼∼」一陣子悶叫聲,我看見床上兩個身影又再次糾纏起來,但這次那個乞丐沒再叫我媽媽不要動了,一陣子「滋滋唧唧」、「啧啧啪啪」,伴著我媽媽那種可憐的「哼啊……啊嗯……」的聲音傳到我耳朵里,我那時不知道爲甚麽媽媽突然病了,還病得直呻吟。那乞丐吃吃淫笑說:「我就干破你的臭雞邁,看你老公還敢不敢看不起我們這些乞丐。」我就看到媽媽兩腿被他翻弄起來,全身被那乞丐壓了下去,又是一大陣子「撲嗤、撲嗤」的聲音傳來,然後就是我媽媽的求饒聲:「嗚嗯……不敢……我們以後不敢了……不要再……啊嗯……啊嗯……」那個乞丐就和我媽媽在床上翻滾著。那時我還小,以爲媽媽是跟他打架呢,不夠他打,結果被那家夥壓在下面,還不停喘息求饒。爸爸大概一點也不知道我們這房間里發生甚麽事,他還在賭場里想賺回輸掉的錢吧,他想不到媽媽已經被下午討錢的那個乞丐騎在床上,兩腿還被弄翻上來,滿屋里都是「撲嗤、撲嗤」和我媽媽忍不住發出的「哼嗯哼嗯」的聲音。

媽媽的整個床在搖晃著,那張床好像受不了壓力那樣,床板發出「吱吱吱」的聲音,不久挂蚊帳的四個角,其中一角掉了下來,罩在床上兩個人的身上。那個乞丐翻了幾下,把蚊帳拉開,先是乞丐自己從蚊帳里鑽出來,接著他又翻了幾下,連我媽媽也拖了出來。哇靠!這時我才親眼看到媽媽全身都赤條條的,像一條被人捉上岸的魚,在甲板上無助地翻滾著,兩個奶子被乞丐的雙手不停玩弄著,兩條大腿給那男人弄成M字形,那家夥的粗腰雄臀就朝她雙腿之間一下接一下地壓過去,原來剛才那種「撲嗤、撲嗤」聲是這樣發出來的。雖然我的年紀還小,但那時在學校給大同學欺負時,都被他罵「干你娘」,我不明白甚麽意思,那同學就對我解釋說,「干你娘」的意思就是把你媽媽強奸淫辱,但我還是不明白甚麽是強奸淫辱,那同學就仔細形容出來,怎麽把我媽媽衣服脫光,怎麽把他的雞巴塞進我媽媽的洞穴里,怎麽弄得我媽媽呻吟不斷,那同學只是說說而已,但現在媽媽卻真的給這乞丐強奸淫辱。我心里盼望著爸爸快點回來,但沒有,他完全不知道媽媽在這里被其他男人剝得赤條條,還拿著大雞巴往她兩腿間的肉洞里狂干。我之後也有點後悔,爲甚麽那時候沒出聲,只是眼巴巴看著自己的媽媽被那乞丐騎著干著,足足玩弄了一個多小時,等他雞巴拔出來的時候,我媽媽已經被干得全身軟綿綿地癱在床上不停喘息。

「喂,小豬哥,你干甚麽發愣?」我女友的聲音把我叫回現實來:「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對不起,今晚是我弄砸了。我不應該打他一巴,但他實在很過份。都把我抱得很緊,把人家的胸脯都貼到他的身上去,還不夠,還用手來摸人家的奶子……」我本來正擔心著添旺,剛才女友打了他一巴掌之後,那里的服務生偷偷告訴我,那兩個家夥是開這條路線的司機,是這里的地頭蛇,得罪他可不是鬧著玩。我心里更害怕,我小時那次就是爸爸推了乞丐一下,那乞丐瞪了我們一眼,結果我媽媽那天晚上就給那家夥狠狠地淫弄一番。剛才添旺也瞪了我們一眼,所以我有點擔心。不過現在說甚麽都沒用,我拉著女友走下樓,準備回房間去。女友還怕我怪她,又繼續向我訴說:「你不知道,他把我拉過去另一邊,等你看不見,就摸我的奶子,擰我的乳頭,還把人家的肩帶都扯了下來。我已經叫他不要再調戲我,但他雙手又抱著我的屁股,那也算了吧,反正屁股人人都有,沒甚麽希罕……」我女友總是覺得女生有屁股,男生也有屁股,所以屁股沒甚麽特別。她卻不知道她那圓圓嫩嫩又有彈性的屁股,只要稍微搖動起來,很多男生都爲之失魂落魄。她繼續說:「他還把手都從褲管里伸進來,你知道人家很敏感嘛,他的手指還要一直動一直動……還把手指都伸進人家的內褲里去了,摸到人家的那……那個,還想把人家那個剝開,用手指挖進去。」我女友很委曲地說:「所以我才忍不住打他一巴掌。」甚麽?添旺這家夥剛才還把手伸進我女友內褲里,不但摸了她的小穴,還想把她那兩片陰唇剝開挖她的小穴!真可恨,怪不得女友要打他!不過我的雞巴從短褲里翹得老高,腦袋興奮地亂想:如果我女友沒打他那一巴掌,她的小穴豈不就真的給那粗大的色狼挖進去?

我女友是很敏感的女生,每次給我稍微挖一下小穴,她就會全身酥軟,甚麽反抗的力氣都沒有。所以添旺也真差勁,只差這麽一點點,動作只要快一些,把手指插進了我女友的小穴里,她立即就會乖乖地任他擺布,當場任他淩辱……嘿嘿嘿!干,我在想甚麽呢?剛才才擔心著那家夥,怎麽這麽快就想到女友被他淩辱的事?我們回到房里,女友有點潔癖,又去洗了個澡,穿著背心短褲出來,她里面連乳罩也沒戴。剛坐在床上,準備跟我睡覺時,就「笃笃笃……」響起一陣子敲門聲。這家旅館的房間還保留鄉村原始風味,沒有電話,也沒有問鈴,所以叫門就要敲門。女友問:「會是誰呢?」我下床去,開了燈,然後打開門,見到那個服務生小黃,後面還有添旺和志興兩個人。沒等我開口,小黃就說:「胡先生,打擾你們了,我們添旺兄和志興兄來找你們,真不好意思……」「甚麽好意思、不好意思!」未等小黃說完話,添旺已經扯著粗聲粗氣說:「剛才弄得我沒有面子,是誰不好意思?」他臉紅紅的,說話時噴出很濃的酒精氣味,看來他喝了不少酒。志興也開腔說:「小黃,我們自己跟這兩個後生家談,沒你的事了,你回去吧!」小黃聽了,忙向我們點點頭,然後一溜煙就又回去接待處了。

我們房間里就多了添旺和志興兩個粗大的男人,添旺手里還拿了一瓶燒酒,志興卻是色迷迷地看著我女友,她剛才就只是穿著吊帶背心,連乳罩也沒穿,里面兩個圓鼓鼓的奶子和奶頭凸出的兩點都看得見,難怪這兩個男人一直在看個不停。「對不起,兩位大兄。」我先道歉說:「剛才我女友亂發脾氣,得罪了添旺兄,請你們原諒她小孩不懂事。」我想要對付這兩條地頭蛇,一定不能用硬,要奉承他一下。「對對對……」志興也想做和解人,對添旺說:「大哥,他們後生家不懂禮貌,你別跟他們嘔氣了。」說完又朝我和女友說:「來,快過來向我大哥敬酒認錯。」我女友有點害怕,拿來四個杯子,志興轉過身去倒了四杯酒,一杯遞給我,一杯遞給我女友,他自己和添旺各拿一杯。我先敬了添旺一杯酒,喝了下去,他雖然臉無表情,但好像已經沒剛才那麽生氣。接著輪到我女友敬酒,添旺叫她先喝,我女友只好把那大半杯白燒酒喝了下去,她的俏臉立即泛出紅暈,她然後雙手把酒杯送到添旺面前說:「添旺兄,剛才是我錯了,請你喝這杯酒消消氣。」添旺開始有了笑容說:「好、好,肯認錯才是好囝仔!」看到他沒有生氣,我和女友才稍稍放下心來。

當我女友把酒遞過去時,添旺把她幼嫩的手腕拉著說:「你就過來陪我喝酒吧?」我女友回頭看我一眼,猶豫一下,臉全紅了,酒杯就停在半空中。添旺把她的手腕一拉,把她按坐在他的大腿上,然後就伸出右手摟著她的香肩,左手繼續拉著她的手腕,把她的手和酒杯一起拉到他自己的嘴邊,這樣的姿勢就把我女友抱在懷里。這一次,我不敢說甚麽,女友也不敢掙紮,生怕得罪了這個本地大老爺。「來,你也來一杯!」添旺叫我倒酒,然後叫我女友喝。「我沒甚麽酒量,不能喝太多……」女友沒說完,添旺已經把那半杯酒往我女友的小嘴里灌進去。媽的,我這可愛的女友竟然給他當作是陪酒女郎!「哇塞,你還是大學生咧!」志興好像發現甚麽新大陸,原來他看見我剛剛在遠行之前才沖曬出來那六卷相片,里面都是我女友畢業時戴四方帽在大學里拍下來的,當然還有今天早上女友在演講廳里講述她畢業論文的相片。添旺說:「原來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未來社會的棟梁嘛!怪不得敢出手打人呢,打我這種沒知識的粗人。」我女友忙賠罪說:「對不起,是我不對,亂打人。我以後不敢打人了。」添旺嘿嘿笑著說:「真的?我再這樣摸你小屁屁,你都不會打我?」說著他那只粗手已經掃過我女友滑嫩嫩的大腿,往她運動短褲里伸了進去,就在我面前放肆地摸起她的屁股來。

「不要嘛,不要這樣嘛……」我女友身體掙紮了幾下,卻讓他的手伸得更進去,「人家已經有男朋友,不能……嗯哼……」我女友忽然說不下去,全身突然一軟,我聽到「滋唧」一聲。干!添旺這家夥可真色,就在我面前玩弄我女友,應該是手指已挖到了我女友的小穴里。我心里雖然有點興奮,但這種情形很尴尬,我好歹也要叫他們不要調戲她,於是我站起來,想要把少霞拉開,但站起來的時候,頭腦卻一陣子昏亂。干,我的酒量不是那麽小的,剛才才喝一杯呢!壞了!剛才志興在倒酒時轉過身去,可能在酒里加了些甚麽東西!我站不穩,就跌坐在椅子上,雙眼開始蒙胧起來。只見添旺的左手已經伸進我女友的運動短褲里,不停擠弄著,少霞全身扭動著、掙紮著。添旺哈哈大笑,說:「少霞小妹妹,你看你男友已經昏倒了,現在不用裝羞吧!」說完就把她的肩帶向兩邊拉下來,向下一翻,她兩個大奶子就這樣直挺挺地露在兩個貨車司機面前。「不要……不要……」我女友忙用手捂著兩個奶子,卻見到添旺的左手在她褲子里用力搖動,弄得我女友全身發顫,不久又是全身軟綿綿的。志興這時走過來,毫不費力地把她兩手拉開,她那兩個大奶子又是完全露了出來,還發抖晃動著,兩顆小奶頭開始有點泛紅,更顯得誘人。

「啊……」這時添旺朝她奶子吻上去,大嘴巴就含著她的奶頭,還用牙齒輕輕咬著,我女友平時就最怕我這樣弄她,現在給男人這麽一弄,加上剛才喝了兩三杯燒酒,已經忘了矜持,向後就倒在那老式的飯桌上。「哈哈,這個就是女大學生嗎?」志興拿著我女友相片,我雖然看不到,但一定是她畢業照或著演講照。他把照片拿給添旺看,一邊比對著眼前我那已經半裸的女友,兩個淫淫地發笑。我女友好像喝的那杯酒也給志興放了一些迷藥,所以不一會兒,她的頭無力地在那飯桌上晃著,連褲子被添旺剝下來也沒有力氣反抗。「來,志興,替她拍幾張淫照,不然他們明天去報案就麻煩大了!」添旺說著,自己去脫衣服。志興從袋子里拿出一架相機,干,還是新式小型的自動相機呢!我心里一陣子麻亂,干他娘的,把我女友的裸照都拍了,只能任他們威脅了。「先拍全身,然後才逐個部位拍特寫照!」添旺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自己的褲子,一條又粗又大的雞巴蹦跳出來。志興果然像一只聽話的走狗,先把我女友全身赤條條的樣子拍下來,然後拍她的臉蛋,再拍她的兩個奶子,添旺這時把她兩個奶子托起來,我女友本來奶子已經很大,給他這麽一托,就更誇張地隆起來,被拍進鏡頭里。

「不要……求你們……」我女友又低聲悶哼著,她雖然全身無力,但還是知道給別人拍下裸照。但她這種無力的求饒有甚麽屁用?添旺已經把她反過身來,給志興拍下她那兩個圓圓嫩嫩的屁股。添旺這時把我女友從桌上抱下來,他坐在椅子上,把少霞抱在懷里,然後把她雙腿擡起來,弄得我女友像只小青蛙那樣,張著兩腿,志興立即在她面前拍了一張照片,我女友羞得低下頭來,讓長發稍稍遮住她發紅的雙頰。志興嘿嘿笑著,躬著身子對添旺說:「把她那小穴剝開拍一張,好不好?」添旺哈哈大笑說:「當然好,媽的!大學畢業生又怎麽,還不是被人家剝開小穴干?」說完雙手從我女友大腿下伸過去,按在她的兩片陰唇上,然後向兩邊分開。「哦,好羞人……好羞人……不要……」我女友又哀叫起來,但小穴已經給添旺剝開,露出里面的鮮肉,連那小肉洞都能看見。我在一邊模模糊糊,但看見少霞被這兩個臭男人弄成這樣,雞巴也不禁頂在褲子上,非常難受。「唔嗚……」我女友突然發出可憐的聲音,原來添旺把他那粗大的龜頭頂在我女友的小穴口,又給志興拍了一張。「怎麽樣,拍了幾張?」添旺問,志興說:「拍了二十多張。」「還有十幾張,就連她男友也拍吧!」添旺說:「不然明天他不顧女友羞辱而跑去報案,我們就完蛋了!」聽他這麽一說,我嚇得要命,他媽的,連我也拍了照,那我們真的別想要去報案。我已經半昏迷狀態,只知道添旺放下我女友,走過來,把我T恤和短褲脫了下去,然後再把我的內褲也脫了下去,我的雞巴就翹立在空中。干,從來沒給男人脫過褲子,那種滋味真不好受,但這時閃光燈一亮,我赤條條給拍了下來。

添旺很高興地說:「也讓他曲著腿拍一張吧!」說完把我雙腿擡起來,我變成青蛙了。干,這時候我才體會到女友剛才那種羞辱的感覺,沒試過自己連雞巴帶屁眼都給其他男人這樣看法,還被拍下照片,我以後哪里都不能去了。過了一會兒,添旺說:「還有底片嗎?那再拍幾張羞辱他的照片。」說完把我雙腿擡起來,他整個人都壓了過來,他那大雞巴朝我的屁眼直攻過來,嚇得我全身出了冷汗。「呃……」我全身都緊張起來,幸好他只是用龜頭頂在我的屁眼前拍下一張照片,幾乎嚇死我,以爲他連我都想雞奸呢!但我剛松了一口氣,添旺那家夥就站起來,把雞巴拿到我嘴邊來。媽呀,別再弄我好不好?我只喜歡淩辱女友而已,不喜歡淩辱自己嘛!我慌張地把頭轉過去,添旺竟然嘿嘿大笑說:「干,他還有知覺呢,快給我拍他一張。」說完把我的頭硬轉過來,把我的鼻子捏著,我忍不住張開了嘴巴,他就把大龜頭弄進我嘴里。哇呀,好惡心,卻被拍了下來。我這時已經昏了過去,不知道他們再怎麽處置我們這對可憐的男女朋友。過了良久,我才再蘇醒過來,我仍然是坐在椅子上,耳朵已經聽到女友發出那種熟悉的令人蝕骨醉人的呻吟聲,我緩緩睜開雙眼,看見我那女友已經被添旺弄上床,全身脫得光光的,給他壓在床上狂干。

少霞好像也是醒來的,她已經能再發出哀求聲:「我……我不敢了……以後都不敢了……不敢再亂打人……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受不了……」我女友邊發出可憐的哀求聲,邊仰躺在床上,兩腿給添旺分開,用那粗大可怕的雞巴狠狠地插著她的小穴。我女友就像一個戰敗國,她那珍貴的海港完全沒有防備地任由敵人進攻,飛機大炮航空母艦隨便攻了進來,雞巴每一下插進去,都把她的淫水擠了出來,流在蓆子上。這時志興也脫光光走來,他站在我女友頭這邊,一手把我女友兩條小手臂握在手里,一手就在她的大奶子上使勁搓捏,像在搓面粉那樣把她酥軟的奶子捏得變形。添旺一邊干著我女友,一邊對志興說:「干她娘的,真是個騷貨,想不到女大學生還真好干呢!」志興嘿嘿淫笑說:「對對對,如果她戴著四方帽來給我們干就更爽!」頓一下又說:「對不起,老大,我先用一用她的嘴巴!」添旺點點頭,志興把我女友的頭抱起來,她忙要躲開,卻給他握著下巴,躲不過去,他那肥肥的雞巴就塞進我女友的嘴巴里。媽的,真想不到我女友竟然在這種鄉下的地方被兩個男人一起玩弄,還要同時上下兩個「口」都被塞進大雞巴!

我這時看得快要噴鼻血,看著自己心愛的女友被兩個粗大的司機淩辱,心里卻泛起一陣陣莫名的興奮。說實在的,那種感覺實在太使人震蕩心靈,明明今天早上女友還好端端地站在大學演講台上有條不紊地講著論文,現在才過了十幾小時的晚上,卻被兩個沒有知識的粗野司機抱在床上淫辱。我興奮得雞巴又在空氣中脹大起來,當然添旺和志興正瘋狂地奸淫我女友,根本沒看見我這里的情形。可能是我興奮過度吧,頭里又一陣子迷亂,又昏了過去。等我再次醒來,已經是清晨時候,添旺他們兩個已經不在我們房間里,我赤條條坐在椅子上,我女友赤條條躺在床上。我掙紮站起來,走過去看她,只見她的小穴里、嘴巴里都流出精液來,連奶子上、小肚皮上、長長秀發上也都沾著腥臭的精液,昨晚的「戰事」一定很激烈,竟然把我可愛的女友淩辱得這樣不堪入眼!第二天,添旺他們兩個和我們一起在飯廳里吃早餐,添旺還故意把手搭在我女友的肩上,可能是想報複我們昨晚不給他面子的事情。昨晚我女友已經被他們剝得精光,弄到床上去淫弄,現在搭肩這種「小事」,我女友也就沒拒絕他,而且我們被他們拍下淫照,只能任他們魚肉。

添旺還問我們要去哪里?我老老實實回答他,他拍一下大腿笑著說:「太巧了,我們也剛好運貨經過那里!」志興也說:「那太好了,他們就跟我們的貨車一起去。」我女友忙搖手說:「不用了,我們自己搭車就行……」她話還沒說完,添旺已經瞪大眼睛看著她,害她不敢再說下去。結果我們就跟了他們的貨車,不過各位網友別以爲我們是坐同一輛貨車,而是我女友跟添旺的車先走,我跟志興的車在後頭。這樣的安排倒是嚇得我一身冷汗,看不好,女友真的會給人家拐走呢!他們的貨車就由一個小鎮到另一個小鎮,把一些城市的物品禦了,又裝上一些農産品。十幾二十輛貨車就像一條蛇那樣向前開行著,揚起很多塵土。我跟志興的車中午來到一個城鎮時,我緊張地問他說:「爲甚麽添旺兄他們繼續往前走呢?」我心里很擔心女友一個人跟著添旺這個色狼在前面走,這時我才覺得淩辱女友太過份時,就很不好,好歹少霞這麽美美的女友是自己心愛的,說不定以後還要白發偕老呢!志興沒所謂地說:「我們七輛車在這金X村停,他們那十幾輛會再往前一點那個怡X鎮。過了怡X鎮之後,我們這些貨車又會走在一起了,別擔心吧!」雖然他說別擔心,我卻是很擔心,他們卻在這金X村停留了一個多小時,還吃了午飯。

幸好志興沒有騙我,他的貨車過了怡X鎮之後不久,就可以看見我們前面的貨車揚起塵土,我仔細看看車牌,果然添旺的車子也在前面,我這才放心下來。好不容易到黃昏時候,貨車才經過我女友的家鄉,添旺和志興也守承諾,在這里放下我們,他們繼續往前面比較大一些的市鎮開去。我和女友這時像久別重逢那樣在路邊互相擁抱著,良久才停下來,然後沿著鄉間小路走向她祖母的家。我女友低著頭,不作聲。很久,我才問她:「添旺他有沒有再弄你?」女友臉紅紅地點點頭。「幾次?」「一、兩次。」我看女友她有點膽怯,她是個小女人,平時就有點怕我。我聽她說今天又給添旺奸淫過,我的雞巴已經不期然地脹大起來,我心想要怎麽樣才能讓她把事情講出來。於是我裝得有點生氣說:「說話怎麽含含糊糊?甚麽一、兩次?一次就是一次,兩次就是兩次!你還想隱瞞我嗎?」女友看我一眼,輕聲說:「有的一次,有的兩次嘛!你不要發脾氣嘛!」我還咄咄逼人說:「甚麽叫有的一次,有的兩次?」這時我才聽出她話里的意思,問道:「甚麽?你的意思是不止添旺一個人嗎?」女友又點點頭說:「添旺他還有幾個貨車朋友嘛。」聽女友這麽一說,我頓時腦袋有點發昏,自己心愛的女友這一程來竟然被好幾個男人淫弄過。最氣人的還是我沒有看見過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